第八百章 莫名其妙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你就是一头恶魔。**《《》》*”有年轻的天才恐惧道:“杀戮成性的恶魔。”

    “恶魔算什么东西?他们在我库卡斯跟前,照样要跪伏在地。”光头恶汉狞笑不已,一脸的不屑:“当年我身为八阶,斩杀九阶巅峰的生灵不计其数,你们又有谁能做到?”

    “他们也能够做到,不过只是遇到你这个更加变态的人才显示不出他们的威能来。”永夜少女到同伴尴尬和恐惧的表情,心中有些难受,因此轻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找我妹妹?我担心她发生什么意外。”

    “我让你推断你妹妹的所在地。”库卡斯点头,却是察觉到了这个少女的心思,只不过他没有点破而已。

    开启魔法道具,很快联系上了那个化作少女模样的半步传奇出来。

    “找我什么事情?咦!这些小家伙怎么跟你混在一起了?”半步传奇的投影出现在库卡斯跟前,然后注意到了永夜、伊萨格和那数十名顶尖天才少年们。

    “呵呵!有意思,没想到在这地方,你竟然能够遇到你的后裔?唔!让我,好吧,你的后裔都要超越你了,你难道不知道继续努力吗?”半步传奇的投影在库卡斯和那个永夜少女身上来回游走,最后低声说道:“真的很有意思。唔!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孤家寡人呢!”

    “你说什么?你说我是他的后裔?”一旁永夜少女见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正在惊讶之际,却听到了半步传奇的话语,这让她一下子愣住了。而那数十名天才少年也都愣住了,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传说中的杀戮恶魔竟然是他们同伴的长辈。

    “难道你不知道吗?哦,库卡斯,莫非是你胡乱风流时留下来的后裔?有意思,呵呵!”半步传奇悟了小嘴咯咯的娇笑着,只笑的她花枝乱颤,一身魅意只把几个心智不是太过坚定的少年给吸引的神魂颠倒。

    “这道气息的主人在哪里。”库卡斯轻哼一声,伸手把永夜少女的妹妹:永雪、伊萨格的气息交给了半步传奇。希望让对方在最短的时间里帮他找到目标。

    “唔!真的很有意思,你不这样认为吗?这道气息的主人,同样是你的后裔,难道你就没有解释的吗?没想到你的修炼天赋那么的底下,但后裔们的修炼天赋却如此的高。让我猜猜,你的另一半应该不是传奇吧!”

    “该死的,不是传奇。”库卡斯低声轻吼:“帮我找到这个气息的主人所在地。最好能够把我们直接送过去。”

    “好吧,帮你找到这个气息的主人是很容易,但是让我把你们这些人都送过去,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的空间屏障极其的坚固,我只能勉强自己一个人进行传送,却是没有能力传送其他人。”半步传奇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的说道:“我想很多人都乐意知道你的另一半是谁。”

    “或许吧!这道气息的主人在哪里?”库卡斯摇头,他不喜欢半步传奇总是说关于他后裔的事情。

    “我找人给你推算一下。”半步传奇的视线扫过那些天才职业者们,然后摇了摇头,就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我真的是你的后裔?”在那个半步传奇离开后,永夜少女一把松开库卡斯的胳膊,后退几步一脸怪异的着库卡斯说道:“可是为什么在族谱中,不到你的名号?而且从来没有人提及过?”

    “杀戮过多,导致后裔身上发生大灾难,莫非是你的缘故?你是我们伊萨格家族的开创人?”

    “不,你们的老祖母才是。她不过是从我身上得到一点血脉而已。(_《《》》)”库卡斯面对永夜少女的责问,感觉有些不自在。当年跟第一掌权者发生的事情,他已经下意识的忘记了,根本没有做好有后裔的心理准备。

    “哈哈!你们这些男人果真是没有多少好东西。上了我的老祖母,现在却一副这种模样。如果她知道的话,一定会十分伤心的。”永夜少女眨了眨眼睛,一滴滴眼泪顺了光滑的脸颊流淌了下来:“是的,我想她一定会十分伤心的。”

    “唔!当年是她强行推倒我的,并不是我主动的。”库卡斯下意识的给这少女擦拭的眼泪解释起来:“我想你应该问问她,她不会欺骗你的。”

    “她不会欺骗我,是不是代表着你会欺骗我?”永夜少女泛了泪花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库卡斯,想要从他脸上到一些东西似的。

    “我也不会欺骗你。”

    “真的是我的老祖母把你推倒的?”少女眨了眨眼睛,眼中的泪水开始消失起来。

    “是的。”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有些尴尬道:“这事情我没有必要隐瞒你。”

    “哈哈!没想到杀戮无穷的库卡斯,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强行推倒了,有意思,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恐惧的恶魔,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糟蹋了。”永夜少女一抹脸,脸上的泪水瞬间消失,转而露出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来:“真是有死,怪不得刚才那女人说有意思,来真的是有意思。”

    “当年她推倒你的时候在什么地方?”

    “你的房间?她的房间?有没有其他人在场?”

    “当时用的什么姿势?你后来主动了没有是?”

    “做了几次?会不会很舒服?”

    这永夜少女好像是一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一个问题接一个的说出来。

    “有没有记忆水晶?给我来一份当初的画面如何?我真的很好奇。”

    “她在糟蹋了你之后,有没有表示什么?我们家族的名字,是你确定的?还是她确定的?或者说是你们两个一起确定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难道就不想她吗?”

    “有没有想着去找她?你恨她吗?”

    永夜少女的一番话语,不仅让库卡斯惊呆了,就是她的同伴们也全都惊呆了。

    “这不科学。”有职业者下意识的嘟囔起来:“这根本不是永夜。”

    “是,一直都是,只不过她一直隐藏着她的本性而已。这才是真正的她。额!我心中的女神破碎了。”金发青年低声嘟囔着。其他一些年轻的职业者们,也都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光着永夜少女在哪里嘟嘟囔囔说个不停。

    “你们起来很奇怪,不过放心好了,我只是简单的打扰你们一下,然后就离开。”半步传奇随手取了一枚银灰色的记忆水晶丢给库卡斯:“这就是你那个后裔的位置,说实话,她的情况起来有点不妙。”

    半步传奇的话还没有说完,库卡斯就捏碎了手中的记忆水晶。随后有画面浮现在他们面前。而半步传奇则好奇的了永夜少女一眼,然后崩溃了身子就消失了。

    半步传奇的消失,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到那副画面中了。

    在画面中,有一个跟永夜少女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正在空中狼狈的飞行着,在她四周围,有三五个天国之门的骑士正在追杀她。

    华丽的衣衫破碎,露出白嫩的肌肤出来,那些天国之门的骑士们,则用言语羞辱她,并且借助攻击,一点点的撕裂少女身上的衣衫。

    “妹妹!”永夜少女到画面中的女孩后,大声的喊叫着。而伴随了她的大声喊叫,画面中的少女好像是有所感应一样,抬头朝天空扫了一眼,但随后又继续赶路。

    “他们屏蔽了我跟我妹妹之间的感应。”永夜少女连续不断的大声喊叫着,希望通过画面能够跟自己的妹妹联系上。

    “库卡斯,杀了他们,他们在欺负妹妹。”

    而此时的库卡斯并没有太多关注永雪少女,而是眯缝了眼睛,不断的观察着那三个天国之门骑士身后的虚空。

    在哪里,他感应到了一丝丝极其隐晦的气息,正是那些隐晦的气息,才遮挡了永夜跟永雪之间的心灵联系。

    “是在设置圈套吗?目标是谁呢?呵呵!有意思,敢对我的后裔出手,那就准备好死亡的代价吧!”心神转动,足踏虚空,十三根燃烧的黑旗从他后背上浮现出来。

    这十三根燃烧的黑旗浮现,立刻散发出冲天气息来。黑旗招展,硬生生的扭曲了四周围的空间,那些年轻的天才们,则在黑旗的威压下,不由自主的后退出去。

    “去!”伸手指点画面,十三根黑旗狠狠的穿刺到画面当中,这钻入画面中的黑旗,好像是十三根长矛一样,携带了无穷的雷火,狠狠的朝那三个骑士的脑袋穿刺了下去。

    而在数千万里之外的天空下,永雪、伊萨格正在惊恐的奔跑着,在她的感知中,身后追杀她的不仅仅是那三名骑士,还有隐匿在虚空中没有显露形体的几个施法者。

    而那几个施法者,早就在她踏足矿脉中搜集神材的时候就盯上她了。

    同为施法者,永雪、伊萨格的精神力量极其的强大,她可以在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清楚的感应到四周围情况。

    早就在她和自己的姐姐永夜、伊萨格之间的心灵感应被斩断的哪一个瞬间,她就察觉到了不妙。不过最后却没有办法抵挡,只能够被动的逃跑,因为那追杀她的,足足有数十人之多。

    长时间的追杀,让她用各式各样的秘法斩杀了数十名追杀者,但随着那几个能够隐匿在空中,只能够被她感应到的施法者们出现后,她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那些隐匿在虚空中的施法者们,虽说没有出手攻击他,但却用各式各样的负面法术影响了她的状态。从而让她的战斗力大幅度的降低了。

    也正是这种原因,才导致她一直没有办法清理掉最后那三名骑士或是逃脱掉。

    “伊萨格家族的,不要再妄图逃跑了。没有人回来拯救你,如果你乖乖的跟我们合作,那我们就可以相互联合起来,成就一番事业。但是,如果你打算继续反抗下去,我们不介意把你的头颅,送到你们的家族当中,让你们家族的人,知道我们天国之门不是那么好招惹的。”隐藏在虚空中的一名施法者突然开口劝说库卡斯,希望对方能够认清现实,从而让他们完成自己的任务。

    面对天国之门的人的威胁,永雪、伊萨格只是轻哼一声,根本不予理会。自从她跟自己的姐姐永雪、伊萨格的联系中断后,她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你是在威胁伊萨格家族的成员吗?”就在此时,永雪、伊萨格身前的空间猛的破碎开来,一道道金光好像是雷霆一般从其中喷了出来。无穷的金光喷射,从四面八方朝那三名骑士缠绕了过去。

    这三名骑士察觉到危险,各自爆发了斗气挥动武器朝那些金光劈砍过去。然而他们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弱小了,在位面本源力量化作的金光下,好似无力反抗的婴儿一样,瞬间被本源力量破碎了武器,绞杀了身子。

    灵魂从破碎的血肉中飞了出来,然而不等化作流光飞走,就见一根枪斧从远处投射到他们的灵魂旁。下一个瞬间,枪斧闪烁,把这三个骑士的灵魂一下子给卷走了。

    “找死。敢插手天国之门的事情,不想活了?”虚空当中有施法者大声呼叫,随后就见数十道魔法朝库卡斯一股脑的笼罩过去。

    “天国之门算什么东西?给老子趴下。”一声低吼,光秃秃的大脑袋晃了晃,足踏虚空,身上释放出一丝丝的灰烬斗气出来。斗气缠绕,刹那间就撕裂了对方数十种魔法攻击。

    足踏虚空,身子跨过七八里路程,缠绕了灰烬斗气和位面本源力量的双手猛的穿刺到虚空中,然后左右分开,硬生生的一条裂缝出来。

    裂缝强行蔓延,刹那间就蔓延到了一处虚空处。随后就听到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响起。裂缝蔓延的尽头,虚空猛的收缩一下,然后突然爆炸开来。

    伴随了虚空爆炸,两个身形狼狈的施法者从其中跌跌撞撞的滚了出来。

    那两个施法者身上缠绕了大量的防御魔法,但是库卡斯在见到他们的瞬间,则足踏虚空,上前挥舞了大手狠狠的朝这两个施法者脑袋抓了下来。

    大手下落,好像是山岳崩塌,又好像是海水倒卷;携带了铺天盖地的气势硬生生的朝两名施法者笼罩下去。

    那两名施法者早就在库卡斯出现的时候有了防备,但此时此刻,面对他那滔天凶煞气焰时,却被硬生生的压制住,整个人的灵魂都被那滔天杀意给冻结了。

    砰!砰!

    数十层魔法防御在库卡斯手中,好像纸张一样被他轻易的撕裂开来。硕大的脑袋,在那巨大的手掌下,硬生生的被抓碎。

    两道灵魂在施法者的血肉携带下,化作一道红光冲天而起,想要逃离这里。只是不远处的枪斧伴随了库卡斯心意颤抖,瞬间劈砍到那两个灵魂上,硬生生的把那两个灵魂给吞噬了。

    从库卡斯出现,到灭杀这些追杀者,也不过是一个呼吸时间而已。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光头恶汉愣是耗费了大量的位面本源,否则也不会如此快速的把这五个追杀者给轰杀掉。

    轰杀了五名追杀者后,那永雪、伊萨格才反应过来。

    “你是谁?伊萨格家族的人?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永雪、伊萨格跟永夜、伊萨格虽说相貌一模一样,但她们说话、思维的方式,却有很大的差别:“莫非你就是伊萨格家族的那名男性创始人?或许我该称呼你为祖父?”

    “你可以称呼我为库卡斯,灰烬骑士库卡斯。”光头恶汉稍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会在如此短暂的瞬间里猜测出他的身份来。不过他也没有去追问,对方是如何知道他身份的。

    “我还以为应该称呼你为伊萨格的。”永雪、伊萨格耸了耸肩膀,一边整理身上破损的衣物,一边轻声说道:“我很奇怪,你的名号中没有伊萨格,我祖母的名号中也没有伊萨格,为什么你们要在我们的名号中带上伊萨格呢?”

    “这应该去问你的祖母,这一切都是她决定的。我并不知道这些。”库卡斯摇了摇头,一脸平静道:“你姐姐正在找你。”

    “我知道她正在找我。恩,现在那两个人死了,我跟我姐姐之间的感应已经重新联系上了,她很快就会过来。我想你刚才的攻击,把他们的秘法或者是道具给打破了。”永雪轻声笑了起来:“至于名号问题,不过是我随口一问而已。我也没想着能够从你这里得到什么解释,因为你不知道的事情,我知道。我这样问,只是想你是否真的不知道。”

    “哦!”库卡斯简单的应了一声:“如果没什么事情,最好尽快的离开这个位面。这里十分的危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