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当年我如何如之何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就在库卡斯打量那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少女时,这群突然到来的年轻男女们也在注视打量他。

    “凶人!”一个英俊男人眯缝了眼睛轻声说道:“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戮气息和血腥。死在他手中的人,恐怕数不胜数。”

    “如此凶人,必应斩杀,也算是我们来这里历练的一个对象。”有少年足踏虚空,头上长发无风自动,一股傲视天下的气息释放出来,凝聚成实质,在他四周围翻滚不已。

    “他身上是深渊联盟的气息,斩杀自己人,却是有些不妥当。”起先那个英俊的男人拥有一头金色长发,衣着华丽,仔细去,见他长发上有金色的符文游走,虽说散发的气息并不强大,但他话语说出来,那傲视天下的少年却是不再言语了。

    “这位朋友,你可能见过一个跟她一样的女子?如果有她的消息,我们会给你足够的报酬的。”

    金发男人上前一步,走到库卡斯身前不过三五丈距离沉声询问起来。

    “不曾见过。”库卡斯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那个黑长直的少女身上仔细的观察着。

    库卡斯的行为起来有些无理,但是这群年轻人当中,只有少数几个人显露出怒意来,其他人只是微皱眉头,并没有表露出恼怒的表情。而拥有银红色双眸的黑长直少女,则仍然微微扬着嘴角不说话。不过她的目光,却下意识的落在库卡斯身上,仔细的观察起来。

    “她曾经在这里停留过,就在昨天。”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头戴高尖帽子的少年出来。少年双手碰了一个金黄色的水晶球,在水晶球中,闪烁了大量的画面和金光。一身预言师的装束,在无数的奇异文字缠绕下,让他起来十分的神秘。

    “我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任何人。”库卡斯摇头,在感知了那个黑长直少女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想起对方的来历了。在想起对方的来历后,他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有惊喜,有懊恼,有不安,有兴奋。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恼怒。

    “该死的。”暗自咒骂一声,库卡斯想起了当年冰雪城池中的那个第一掌权者。

    “你认识我吗?为什么我感觉你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就在此时,黑长直少女上前一步,眨了眨眼睛有些俏皮的询问库卡斯:“莫非我在小时候见过你?或者说你见过我?可是为什么我却想不起你的名号呢?”

    “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你。不过现在我认识你了。”库卡斯摇头,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而此时,那个预言师开始用秘法观过去,在他的水晶球中,显示出了一个同样拥有银红色双眸和黑长直的少女出来。这个少女的面容和装束跟库卡斯眼前的这个十分相似,但影像中的少女起来十分的安静,而眼前这个少却起来却是那么的俏皮。

    水晶球中的黑长直少女就在库卡斯所在的位置稍微停留了一些时间后,就转身离去了。不过几个魔法时的时间,库卡斯的身影才出现在这里。

    然而当水晶球中刚浮现出库卡斯的身影来,他的身影就猛的抬头朝天空了一眼。

    这一眼好像是跨越了空间和时间,直接落在那个带着尖顶帽子的预言师双眸中。狂暴的气息从影像中的库卡斯双眼中喷了出来,这些气息冲天而起,瞬间贯穿了水晶球,跟那个预言师的气息撞击在一起。

    在这撞击下,那金黄色的水晶球就猛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刚刚成型的人影瞬间就崩溃了。

    在水晶球中的人影崩溃的瞬间,库卡斯的目光跟那个水晶球中自己的虚影的眼睛碰撞在一起。《《》》()两人双目相交,一些莫名的信息在他们两人之间传递起来。

    “好强大的气息。”那预言师双手捧着水晶球,身子因为恐惧和兴奋而颤抖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跨越时间,直接破碎了我的预言?”

    “恩!我不知道我曾经有过这样的行为。”库卡斯眯缝了眼睛,沉声说道:“你到的是我的过往?”

    “是的,你的过往。不过那是昨天的你,而不是现在的你。”预言师颤抖了双手下意识的回答了库卡斯的话语:“据说传奇和神灵们,才能够感应到那些来自未来的探测。或者说是拥有特殊秘法的人,才能够感应到。”

    “你是谁?”就在此时,拥有银红色双目的少女眨了眨眼睛,一脸好奇的盯着库卡斯说道:“你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我妹妹吗?”

    “你妹妹?”

    “是的,刚才画面上的那个女孩子,她是我的双胞胎妹妹。我想她遇到了危险,可是我们的力量不够强大,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黑长直少女轻声说道:“放心好了,我会给你报酬的。”

    “永夜,我们这些人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找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一副傲视天下模样的少年上前一步,狠狠的瞪了库卡斯一眼,然后扭头对黑长直轻声说道:“万一他是那些人派遣来的人呢?”

    “不错,我们这些人联合起来,在这个位面中又有什么人能够抵挡住?没有必要再添加其他人了。”

    “杀人如麻的凶人,没有资格在我们的队伍中。”

    “如果不是时间紧张,我必定要斩杀他。”

    “如此凶恶之徒,完全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些年轻人三言两语间,让心情有些激动和恐惧的库卡斯竟然平静了心情。

    他一抹光秃秃的大脑袋,嘎嘎狞笑几声,然后上前一步,距离那个黑长直少女不过一尺距离。

    “告诉我你的全名。”库卡斯眼中闪过一丝丝期待,他现在又是希望对方是自己的后裔,又希望对方不是。矛盾的心情,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

    “永夜,永夜伊萨格!”黑长直歪着脑袋,继续说道:“我妹妹是永雪伊萨格!”

    “你的名号是什么?”永夜、伊萨格轻声反问起来:“在你身上,我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可是我的脑海中却没有关于你的任何影像,或许我在小时候见过你?”

    “库卡斯,灰烬骑士库卡斯。”光头恶汉摇了摇头,难得一脸温柔的说道:“我想你一定听说过这个名字。”

    “很抱歉!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永夜歪了脑袋摇头笑了起来:“不过我感觉你的气息真的很熟悉,或许我忘记了吧!你应该知道,小时候的一些记忆,很容易被遗忘的。”

    “该死的。”库卡斯听了这个永夜、伊萨格的话语后,一脸恼怒的拍打了自己光秃秃的大脑袋:“没想到我竟然落了一个虚无。”

    “该死的,快走,他是杀戮者:库卡斯、血腥恶魔、臭名昭著的凶人、被诅咒的生灵。”那个预言师在听到库卡斯的名号后,失声喊叫起来:“他会杀了我们的。”

    说话间,这预言师拎了水晶球就想离去。但是下一个瞬间,他却猛的停下了身子,然后颤抖了身子不敢动弹半分。

    因为此时此刻,有强横无比的气息好似吞天巨蟒一样,从库卡斯身上散发出来,然后缠绕在他四周围。

    “谁敢走?”库卡斯狞笑一声,伸手指点那个预言师怪声道:“你敢走吗?”

    “不敢!”这预言师心中极其的不甘心,他想要反抗,但在库卡斯那无穷无尽的杀戮气息缠绕下,却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你敢走吗?”库卡斯又伸手指点那个蔑视天下的少年。

    这少年被库卡斯的气息压制,浑身骨头噶蹦蹦的怪响,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好似一根根锋利的长矛一样穿刺虚空。他咬紧了牙关,低声吼叫道:“敢!”

    “那你给我走走!”库卡斯闻言嘎嘎怪笑连连:“你若是能从这里离开,我亲自把我头颅砍下来送给你。你若是不能从这里离开,那你就把你的头颅留给我,好让我铸造我的天生异象。”

    “你用阶位压制我,我却是不服气。”少年低吼,身上肌肉暴涨三五圈,一丝丝斗气冲天而起,撕裂了衣袍,露出洁白如玉的上半身出来:“给我滚开,吼!”

    一声沉闷的低吼声从这少年喉咙里响起,下一个瞬间,这少年伸手缠绕了无尽斗气,想要朝库卡斯抓下去。

    “无知。我就算是不用阶位压制你,你也奈何不了我。”库卡斯冷笑一声,双眸之中流露出一丝丝杀戮气息来:“修炼不过三五十年,连杀戮都没有经历多少,又怎能跟我抗衡?”

    说话间,光头恶汉足踏虚空,距离这傲气冲天的少年不过一尺距离。而那少年双手虚握成爪,但却没有办法抓到库卡斯,反而被他那强横无比的杀戮气息给硬生生的压制下去,甚至让他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了。

    “我不服!”少年再一次大吼,身上的斗气猛的暴涨数倍,斗气腾空,化作团团火焰隐约间扭曲了虚空,但却仍然没有办法撕裂库卡斯的气息压制。

    “你不服也的服。”库卡斯冷哼一声,猛的扭头朝其他年轻的天才们去:“谁敢走?”

    “这位朋友,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金发男子顶着库卡斯的气息威压,硬生生上前一步沉声道:“我们之间其实是没有任何冲突的,难道不是吗?”

    “你都九阶了,欺负一个刚晋升为八阶的人,难道这样很有成就感?”一旁的黑长直:永夜、伊萨格是所有人当中唯一没有受到库卡斯气息压制的人,她虽说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这并不妨碍她做出一些判断和推测。

    “只不过是气息压制而已,这些气息,不过是我单纯的杀戮气息而已。其中没有任何心神威能。”库卡斯摇头,对于这些年轻的天才们,其他人对付起来或许很困难,但对他来说,打爆一个顶尖天才,不过是翻手间一样轻松。

    “你杀戮很重啊!真不知道你杀了多少人,才汇聚了如此多的气息。”永夜、伊萨格眨了眨眼睛,上前挽住库卡斯的胳膊轻声问道:“以后能少杀戮一些吗?我听我的祖母说,杀戮太多的话,会给后代们造成极其强大的威胁的。”

    “没听说过。”库卡斯闻言微皱眉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至少目前是这样。

    “我的祖母只有一个孩子,那就是我父亲。而我父亲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死了。在晋升八阶的时候,突然就死亡了。那时候听说他不过才三十岁而已。”

    “我有三个哥哥,他们也都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死亡了。唯独我们这些女性活了下来。恩,好在他们死亡以前,都已经留下后代了。”

    “而且我听我的祖母说,在我们整个伊萨格家族中,从第一代的老祖母哪里开始,所有的男性都活不够四十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伊萨格家族的第一个男人杀戮太多造成的。”

    “我曾经问过我的老祖母,她说我的老祖父早已经死了,死在无尽虚空中了。而家族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杀戮造成的。”

    永夜少女的一番话,让库卡斯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他变糟糕的心情并不是因为后裔中男性成员的死亡,而是担忧自己这个被诅咒的生灵,是否会影响到他今后踏足传奇。当然,当年冰雪城池的第一掌权者让他直接死亡,也是让他心情糟糕的一个重要原因。

    “人总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死的早一点和晚一点的差别而已。”库卡斯摇头,他对那些后裔的死亡,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可是他们都太年轻了,按照我的老祖母的话语说,伊萨格家族的男性,都有踏足传奇和神灵的能力。可惜他们却没有机会成长下去。”永夜少女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你能够放过他们吗?我的哥哥们死的很早,我一直把他们当做我的哥哥,能不能放过他们?”

    “如你所愿。”面对永夜少女的请求,库卡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可以拒绝其他人,但面对自己的后裔,他却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毕竟对方的要求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库卡斯收回了自己的杀戮气息,而那个傲气冲天的少年则低吼一声,作势去扑杀他。但是却被一旁的金发青年给阻拦了下来。

    “谢谢!”

    库卡斯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些事情上继续纠缠什么,更是当做没有到。

    “你妹妹得罪了什么人?她一直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库卡斯低沉了声音反问了永夜少女。

    “不知道,前些日子她说要去采集一些神材,因此就跟我们分开了。可是后来我却发现跟她的联系突然中断了,所以才知道她发生了意外。”永夜少女没有任何隐瞒,因为她感觉在眼前这个光头恶汉面前,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眼前这光头恶汉,给她一种极其安全的感觉。

    “把她的气息给我。”库卡斯了身旁的永夜少女,然后轻声笑道:“我帮你找她。”

    “谢谢!”永夜少女闻言兴奋的跳了起来,她随说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会帮助她,但事到临头,她还是忍不住的兴奋起来:“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

    “永夜,他是杀戮恶魔,是灰烬骑士库卡斯,难道你不知道他的凶名吗?难道你的家族没有告诉你,在这永恒位面中,不能招惹的人当中有一个名叫库卡斯的人吗?”一旁女声嘟囔起来。这个女孩跟永夜的关系十分要好,因此,哪怕是危险,她也要提醒自己的朋友。

    “我们伊萨格家族,从来不惧怕任何人。永恒位面中的人虽说厉害,但却没有任何人可以让我们恐惧的。”永夜少女微微扬起下吧,一脸自豪的说道:“我们家族的老祖母,曾经就是这里的一个掌权者。这里,没有任何让我们惧怕的。”

    “唔!”一旁的少女听了,心里不由的哀鸣起来。她没想到,自己同伴的家族竟然会这样教育后代。她知道,伊萨格家族不过是刚成立的一个小型家族而已,整个家族当中,连一名传奇也没有。可是说出的话语,却远远比那些拥有大量传奇和神灵的家族更加强横。这让她不知道是该感叹这个家族的无知,还是该感叹他们的无畏。

    “不错,伊萨格家族在这个永恒位面中,不用惧怕任何人。有人敢找你们的麻烦,我就把他们彻底的灭杀了。”库卡斯狞笑一声,一身杀戮气息再一次释放了出来:“谁敢抓伊萨格家族的人,我就让他们彻底的消失掉。”

    “真狂妄!”那傲气少年虽说被金发青年阻拦了,但他仍然不服气,恼怒库卡斯的行为。

    “狂妄?我有那个资本,你有么?我在永恒位面大肆杀戮的时候,所有人到我都要俯伏在地,恳求我的宽恕。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