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百八十八章 :万字一章 、五百红票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这些图案在杀戮法阵中相互吞噬融合,最后再杀戮天赋的法阵中央,形成一幅画卷出来。**《》*

    画卷十分的残破,上面描绘了死亡、绝望、死寂、怨恨等一系列的糟糕画面。

    时间流逝,吞噬了雾丝的画卷展开,残缺的部分慢慢的被充满负面情绪的画面给填补了上去。

    画卷填补,雾丝仍然不断的侵蚀着整个杀戮天赋的法阵,但在充足的金色液体的修补下,法阵根本没有崩溃残缺。

    等画卷把整个法阵都填补完成后,那些黑色的雾丝对法阵的侵蚀一下子停止了,转而疯狂的朝包裹了法阵的画卷灌输进去。

    连绵数里的黑云转化成雾丝,足足一刻魔法时时间才全部灌输到画卷当中。

    而吸收了所有雾丝的画卷在这个时候,被库卡斯的秘法刺激,然后像心脏一样开始轻微的跳动起来。

    画卷跳动的越来越是激烈,到最后,直接从库卡斯的斗气空间中飞了出来,直接出现在本体的头顶上。

    画卷展开,散落在四周围的魔兽白骨发出一阵嘎吱吱的声响。银光闪烁的魔兽骨头在越来越大的位面威压下崩溃,化作一团粉末漂浮在空中。

    在画卷展开后,那些白骨粉末好像飞蛾扑火一般,疯狂的朝画卷涌了过去,然后一头扎进画卷当中不见了踪迹。

    大量的骨粉融入到画卷中,不长时间,那描绘了无数负面影像的画卷上开始出现累累白骨。金银交错的画卷,也开始慢慢的朝骨白色方向发展起来。

    数万头强悍魔兽的骨头被杀戮天赋转化的画卷给吞噬一空。此时库卡斯催动斗气,说出一个个古老的骑士文字烙印在画卷中,借此想要铸造完成自己的天生异象根基出来。

    几个古老的骑士文字从他口中说出,即将结束这一次秘法的时候,那缠绕在他灵魂上的两条锁链突然间发生了异常。

    缠绕在他灵魂上的两条锁链,一条是绿色的蝌蚪文字,而另一条则是金色的由数十万份小世界中的记忆铸造而成的。

    这两种不同的锁链在库卡斯秘法即将结束的瞬间,同时释放出奇异的波动出来。

    伴随了奇异波动而来的,则是金绿交错的光芒从锁链上释放出来,然后开始冲刷起那副画卷来。

    绿色的蝌蚪文字虚影烙印到画卷的大地、天空山石中;金色的记忆光芒融入到飞禽走兽、草木浮游之中。

    最后绿色的蝌蚪文字和金色的记忆光芒在画卷的中央区域相聚缠绕,形成一根粗大的铜柱矗立在画卷中央。

    铜柱上绿锈斑驳,一个个蝌蚪状的文字在上面游走,散发出一丝丝神秘的光辉出来。有金色的光芒凝聚成河流,从铜柱顶端流淌下来,开始浇灌画卷中的大地和天空。

    这种异常的现象足足持续了一个多魔法时的时间,才突然消失掉。而在此期间,库卡斯只能呆呆的着画卷中的变化,却根本没有能力进行阻拦和改变。这一切变化,都是画卷自行演化出来的。

    烙印了绿色蝌蚪文字和数十万份不同记忆的画卷最后形成了一个新的图案出来:荒芜的大地上,遍地都是森森白骨,碧绿的磷火在白骨间飘荡着。一个个白骨生灵从荒芜的大地上爬了起来,它们斩杀着其他白骨生灵,然后吞噬掉那些生灵脑袋中的碧绿火焰来强大自身。

    阴沉的天空中没有任何光亮,一股股阴风从上而下吹了出来,阴风所过之处,白骨生灵轰然倒塌。等阴风消失后,又有新的白骨生灵重新爬出来,然后再一次的开始了杀戮。

    图案中的场景如此的单调,但却让库卡斯感到一阵阵寒意。因为在他的设想中,杀戮天赋在经过天地规则的考验后,会转化成一种杀戮异象出来。那杀戮异象是九头骨龙拉扯了一辆战车悬浮长空,并不是这种荒芜大地上的无声的白骨生灵之间的杀戮。

    愣了很长时间,库卡斯这才回过神来。心神转动,那画卷轰然破碎,然后化作一道道白森森的光芒从他身体的一些特殊位置中钻了进去,最后重新汇聚在斗气空间中,并以画卷的形式烙印在中央的祭台上。

    在画卷烙印到几台上后,代表了杀戮天赋的法阵算是彻底的消失了,但那个法阵,却在天地规则以及他的秘法下,形成了一种天生异象出来。

    这种天生异象跟他以前催动秘法杀戮时形成的异象有很大的差别。以前因为催动秘法而形成的异象,不过是暂时的,不过是秘法自行形成的,那些异象,在对付敌人方面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现在形成的异象,则是永久性的,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效果十分的强大。

    当然,由于他这个异象是刚刚修炼出来的,在短时间里还不能够用于对敌,只有等他的异象成长到一定程度,一般情况下,等他成为十阶职业者后,那异象的威能才能用于对敌。

    而在这之前,他的异象还需要大量的物资和时间来一点点的成长。

    当然,如果他提供的物资足够丰富,那异象或许会提前成熟,然后就可以用于对付敌人了。

    想起那异象形成的画卷中展现的白骨累累,库卡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天生异象称呼为:埋骨之地。

    “将来是我的仇敌们的埋骨之地,或许也将会是我,灰烬骑士库卡斯的埋骨之地!”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库卡斯下意识的嘟囔着:“考研结束了,最后的认可呢?”

    思索间,抬头朝天空去,他的杀戮天赋虽说已经演化成了埋骨之地这个异象的根基了,但杀戮天赋的威能仍然没有消失,反而会随着时间推移,那杀戮天赋的威能会伴随了天生异象的成长而继续强大起来。

    当然,当初他为了施展一些秘法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好处,让自己形成的天生异象更加纯净和强大,他舍弃了其他所有的天赋,唯独保留了最强大的杀戮天赋。

    事实证明了他的做法成功了。虽说他的天生异象不过是刚刚生成一个简单的根基,而且还违背了他的意愿生长,但他仍然感受到了这个异象的强大之处。其中的一些特性,早就自行传递到他的灵魂当中了。

    他相信自己的天生异象是极其完美的,因为在天生异象形成的时候,作为根基的杀戮天赋法阵保持了完整。而这种完整的法阵,铸造成天生异象的根基,这会让他的天生异象,要远比一般职业者的天生异象牢固。

    不过由于他舍弃了其他的天赋能力,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天生异象在真正的成熟后,其中的功能会十分的单调,并不能跟其他职业者们的天生异象相提并论。

    当然,功能虽说会单调一些,但在某些方面的功能上,可能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强大。而在杀戮的时候,特定方面的强大,可能会让他占据更多的优势。

    天空中的黑云已经消散,为了铸造天生异象,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在这段时间里,天空中有一条条锁链浮现,这些锁链晶莹剔透,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也没有任何奇光异彩,只是静静的悬浮在天空中,相互交织在一起,好像自古一来就在哪里悬挂着一样。

    “位面规则。”心神颤抖,穿刺在虚空中的心神瞬间倒卷出来,快速的朝那些晶莹剔透的锁链缠绕了过去。

    锁链相互交织,心神感应上去,瞬间就被弹开来。

    库卡斯知道,这是他在顺利的度过位面考验后,这位面给予他的最后奖赏。这种机会,每人都会遇到过一次,能不能把握,那就要这个人的修炼天赋了。

    如果天赋好一些,可以顺利的感应到这些具化成锁链的规则。但如果天赋能力一般,那根本无法感应到这些具化出来的规则。当然,有极高天赋的职业者们,或许在晋升为八阶的数十年时间后,就可以轻易的感应到隐藏的天地规则,从而借助天地规则,让自己显得更加的强悍。

    心神一次次的碰触在那些晶莹剔透的锁链上,但无论感应多少次,他的心神都没有办法感知到。

    虽说心中早就有了准备,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显得相当的失落。

    “不让我感知天地规则吗?我就不相信,你永远也阻拦我感知天地规则。”库卡斯低声的嘟囔起来,他没有抱怨自己的天赋,也没有抱怨这个位面,只是不甘心而已。

    天空中交织的锁链不过数丈大小,而且持续的时间也不长,不过数百个呼吸时间而已。时间一到,那些相互交织在一起的锁链,瞬间就崩塌毁灭,不过刹那间,破碎的锁链就隐匿到虚空中不见了踪迹。

    规则锁链消失后,一团灰色的洪流从虚空中凭空钻了出来。这些灰色的洪流,瞬间灌输到他体内,然后直接出现在他的斗气空间中。

    灰色洪流在他的斗气空间的祭台周围相互缠绕交织,无数的烙印镶嵌到祭台上。让那祭台显得更加的解释,更加的高大。

    一些禁制和烙印从灰色洪流中涌了出来,这些东西缠绕在祭台上,不断的填充到祭台中的一些法阵中,让那祭台法阵显得更加完善起来。

    伴随了祭台中的法阵越发显得完善,那祭台转动的速度就越来越快,单位时间内,产生的斗气也就越来越多了起来。

    当祭台中的法阵完善结束后,祭台中冲出一道刺目的金光出来。金光冲天而起,重重的撞击在空间屏障上。

    空间屏障颤抖,疯狂的朝四周围扩张起来。无数的金色符文在空中相互缠绕,不断的烙印在空间屏障和空间的大地上,一次又一次的加固着整个斗气空间。

    一滴滴金色的液体从祭台上空滴落下来,滴落到祭台中。这些金色液体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甚至形成了一团金黄色的瀑布出来。

    金黄色的液体倾泻下来,不断的浇灌到祭台当中,其中的数量,远比库卡斯以前接收到的所有金色液体多数倍甚至十多倍。

    在生成天生异象后,这些金黄色的液体不仅仅可以用来勾勒天赋法阵了,更是能够充当材料,填充到天生异象当中,进一步完善天生异象,让它尽快的成熟起来。

    对于这些金黄色的液体,库卡斯本来是打算重新勾勒一些天赋能力的,但是因为缠绕在灵魂上的两条锁链的缘故,导致了他的天生异象发生了变化。而产生变化的天生异象,让他又改变了起先的打算。

    这改变的天生异象,在库卡斯来远比他当初打算勾勒的那些天赋能力强大的多。因此,为了让天生异象早日成熟,因此就决定把这些金黄色的液体填充到其中。

    金黄色的液体足足倾泻、了数百个呼吸时间才停止下来,最后又有大量的知识直接灌输到库卡斯的灵魂当中。而他的斗气,也凭空暴增了十倍有余。

    虽说斗气大幅度增加了,但正常来说,他的斗气空间根本没有能力承受大规模斗气的全力灌输,因此,增加的这些斗气,不过是让他节省了一些修炼时间,让他战斗的时候,可以选择的杀戮手段更多了一些而已。

    “这就成功了。”感受着四周围的威压越发显得弱小后,库卡斯的心情波澜不惊,根本没有晋升的喜悦,有的只是平静。他知道,自己距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了一步,但想要踏足巅峰,他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烙印在灵魂中的知识,让他对行走在无尽虚空中的职业者们的认识更加的深刻起来。

    “知识啊!”对九阶的能力有所掌握的一些信息,库卡斯心中竟然感觉到了一些后怕。因为根据他掌握的这些信息来说,那些九阶职业者们,灭杀一些八阶职业者实在是易如反掌的。可是由于知识的积累以及秘法的修炼问题,那些职业者们并没有真正的发挥出九阶的真正实力。

    思索片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到脑后,库卡斯就准备离开这里,转而继续朝这个柯玛丽迷雾森林深处行去。他想,在这森林的深处,是否有真正的虚空苍木存在。如果真的有虚空苍木这种逆天物品的存在,他不介意把那东西放到自己的天生异象或是黄金宝藏中。

    至于那东西是否有主人,现在的他是根本不会考虑那些问题的。

    就在他要起身前行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从数万里之外的地方,有无穷强大魔兽的气息正朝他所在的位置扑杀了过来。

    “该死的杂碎,卑鄙的入侵者,我要杀了你们。”有愤怒的声音咆哮着,那声音跨越数万里长空,直接出现在库卡斯耳边。

    声音洪亮,好像那会战争古树们咆哮出来的声音一样。

    “这里是我的领地,该死的杂碎,马上滚出去。”

    间隔数万里,库卡斯就感受到数千道强悍的魔兽气息朝他缠绕了过来。这些缠绕在身上的气息狂暴没有任何理智,但实力却极其的强悍,甚至超过了十阶十一阶的威能。

    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那些缠绕在他身上的气息,自身没有智慧,因此对他的威胁要小很多倍。

    “让我滚出去?好猖狂的东西。这里是你的领地吗?不,这里是我的领地,我灰烬骑士库卡斯的领地。”光头恶汉低声咆哮,身后黄金宝藏隐约浮现,随后从其中飞出一根燃烧的黑旗来直接贯穿到大地上。心神转动,黑旗迎风暴涨数百丈高大,随后就隐匿到空中不见了踪迹。

    无数道光芒从柯玛丽迷雾森林中闪烁起来,每闪烁一道光芒,就有数万头绿皮出现在这里。

    这些绿皮们每一个都拥有七阶巅峰的力量,他们都是库卡斯通过位面道具,从前线的战场上抽调来的。

    混杂在绿皮当中的,还有一头头数十丈甚至上百丈高大的绿皮巨人。这些绿皮巨人们一直在燃烧的位面中生活,但现在为了对付这个柯玛丽迷雾森林,库卡斯不得不把他们调遣过来,让他们协助自己进行杀戮。

    “柯玛丽迷雾森林中的生灵,全部抹去。”库卡斯心神转动,强大的意志在第一时间里就烙印到了隐匿在虚空中的黑旗上。而那些通过黑旗传送到这里的绿皮和绿巨人们,则把他的意志,当做了至高无上的意志来奉行。

    “吼!绿色,吃掉,唯一。”绿皮们大声的呼喊起来。

    “为了无上的意志。”

    “杀!杀!杀!”绿皮们咆哮,挥舞了各式各样的武器疯狂的攻击着他们到的一切生灵。并且迅速的朝四周围蔓延出去。

    心神转动,一具斗气盔甲出现在他身旁,这斗气盔甲在他本体晋升后,虽说仍然只是他本体的十分之七力量,但总的力量来说,已经跟他本体八阶时的力量不想上下了,甚至在杀戮方面,还要超越了他的本体手段。毕竟这些斗气盔甲,都是专门为了杀戮而被古老的灰烬骑士们研究出来的战争机器。

    留下一具斗气盔甲后,库卡斯直接撕裂空间,朝这个森林深处传送过去。

    踏足空间裂缝,还不等他从空间裂缝中钻出来,就有一只锋利的爪子撕裂空间屏障,直接朝他身上抓过来。

    “滚开!”库卡斯低声怪叫,双手虚握成爪,狠狠的朝那巨大的爪子抓了下去。

    十指好似锋利的杀戮长矛一样,瞬间就穿透了那狰狞的巨爪,九种不同的负面力量缠绕在庞大的灰烬斗气上,疯狂的朝巨爪灌输进去。

    一声凄厉的哀鸣声穿透了空间屏障,直接传递到了库卡斯所在的传送空间当中。

    那狰狞的巨爪疯狂的挥动起来,硬生生的切割了四周围的空间。

    传送空间破碎,发出沉闷的爆炸声来。一道道空间乱流肆虐,狠狠的把库卡斯抛了出来。

    “吼!”刚从空间裂缝中被甩出来,库卡斯就感受到四周围有数十条藤条朝他穿刺抽打下来。

    那些藤条出凄厉的呼啸声,最后扭曲了空间,一下子封死了库卡斯所有闪避的路线。

    “战争古树,也不过是如此。”库卡斯心神转动,数十道灰色气流从他体内倾泻而出,这些气流在他脚下编制缠绕,形成数丈大小的黄金宝藏出来。

    黄金宝藏浮现,散发出金灰交错的光芒出来。这光芒笼罩数百丈范围,瞬间就蒸腾了那些藤条。

    一头只剩下三只爪子的魔兽躲闪不及,被这光芒扫过,瞬间就化作了飞灰,连灵魂也没有残存下来。

    “谁敢拦我?”库卡斯大吼一声,足踏虚空,朝正对面的一颗战争古树冲了过去。

    单手举起,强横的灰烬斗气从指尖喷了出来,然后在他掌心处缠绕,形成一个玄妙的图案出来。

    覆地印!全力催动他这个最为熟悉的杀戮秘法,库卡斯瞬间就出现在战争古树面前。

    蒲扇大小的手掌狠狠的拍打在那颗战争古树的面孔上。强横的灰烬斗气倾泻而出,刹那间就蒸腾了这颗战争古树形成的面孔。就连那能够咬碎空间的金属牙齿,也被覆地印的威能硬生生的磨灭掉了。

    被摧毁了面孔的战争古树疯狂的挥舞了身上的枝条,凭借了感知朝库卡斯缠绕过去。

    黄金宝藏散发出金灰色光芒照耀,瞬间就蒸腾了那些枝条。

    而下一个瞬间,库卡斯足踏虚空,出现在这颗战争古树的树冠上。曾经斩杀过无上存在们残存的心神投影的枪斧浮现在他手中,枪斧下落,狠狠的劈砍到这颗战争古树的树冠上。

    轰!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响起,那战争古树堪比魔法道具都要强大的枝干瞬间被劈砍出一条巨大的裂缝出来。汁液四溅,散落在地上散发出恶臭的气息出来。

    被枪斧劈砍一下,这战争古树哪怕是失去了面孔,但仍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不过这惨叫声持续了短短一个瞬间,就瞬间熄灭了。

    一丝不甘的心神从破碎的裂缝中钻了出来,在疯狂的挣扎中,被枪斧给强行吸纳了。

    失去了那一道心神,这具战争古树身上的气息顿时消失一空,远处有几头战争古树,那些战争古树发出咆哮声来,张牙舞爪的朝库卡斯扑杀过来,想要把他给撕裂成碎片。

    “用你血肉,来铸造我的无上威能。”库卡斯狞笑一声,脑后灰白色的光芒闪烁,却是把自己尚未修炼成功的天生异象:埋骨之地给释放了出来。

    当然,这时释放出来的埋骨之地并不是用来杀戮的,而是为了收取那颗战争古树的身躯。

    灰白色的光芒闪过,卷了这个充满了强横力量的古树残躯消失不见踪迹。

    远处的数十头战争古树发出哀鸣:“该死的入侵者,把他的身躯释放出来。”

    “你知道你招惹的是什么人吗?我要把你永恒的镇压起来。”

    面对那些战争古树的咆哮,库卡斯只是狞笑不已。手中枪斧倒转,携带了无穷的灰烬斗气朝冲的最猛的一颗战争古树冲了上去。

    枪斧挥动,化作一片光幕铺天盖地的朝对方劈砍下去。

    枪斧瞬间切割了千万枝条,然后在那颗战争古树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出来。

    与此同时,又有一道心神力量被枪斧强行给吸纳了。身后灰白色光芒闪烁,埋骨之地的微弱威能展现出来,瞬间就把那头战争古树给卷走了。

    有魔兽冲了上来,这魔兽拥有数百枚大小不一的眼睛,那些眼睛睁开,从其中喷出数百道土黄色的光芒朝库卡斯照耀下来。

    光芒临身,库卡斯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

    七八件位面宝物被他用秘法取出来,然后在身前自爆。

    位面宝物自爆,产生的威能席卷数千丈范围。狂暴的爆炸力量,不仅摧毁了那些光束,更是把那头魔兽给彻底的绞杀成了粉末。

    “接受伟大的森林之王,纲目大人的怒火吧!”数十颗战争古树同时咆哮,它们察觉到单独的个体不是库卡斯的对手,因此使用秘法,开始相互融合起来。

    数十颗战争古树,不过短短几个刹那间就融合在了一起。融合到一起的战争古树仅仅有百丈高大,而且身上缠绕的枝条也少了无数倍。仔细数下去,不过数十条粗大的枝条而已。

    枝条虽说少了,但挥动间,释放出来的威能却强横了数十倍之多。

    枝条晃动,撕裂了空间,缠绕了无穷的空间乱流好像洪流倾泻一样,朝库卡斯绞杀过去。

    粗大的树根穿刺到虚空中,所行之处,空间坍塌,数十丈粗大的树根从虚空中猛的钻了出来,直接朝他的下体奔袭过去。

    足踏虚空,黄金宝藏倒转到后背上,一道道金光缠绕在他的双臂上,双臂挥动,覆地印的威能接二连三的释放出来。跟这异常的战争古树碰撞在一起。

    每一次的碰撞,都伴随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强横的冲击力量下,空间坍塌,无穷的空间乱流缠绕在战争古树上,硬生生的把库卡斯的枪斧给抵挡住,根本不让那柄诡异的枪斧劈砍到自己的枝条上。

    一些绿皮传送到这里,他们想要参加到争斗中,但是还不等他们踏足其中,就被争斗的余波给震死。或是被四溅的空间碎片切割了身子。

    “杀!”

    身后黄金宝藏疯狂的转动起来,大量的斗气闪过了斗气空间,直接灌输到了双臂上。覆地印的威能上缠绕了九种不同的负面力量,这些力量虽说诡异强大,但仍然不能阻拦战争古树操控的空间乱流伤害到他的本体。

    “我还要吃了你。吼!纲目大人的尊严是不允许任何人践踏的。”战争古树咆哮,巨大的嘴巴张合,锋利的金属牙齿硬生生的咬碎了身前空间,然后咀嚼了那些空间碎片,形成一根根长矛疯狂的超库卡斯投掷过来。

    从黄金宝藏中飞出无穷的符文缠绕在库卡斯左右,硬生生的把那些拥有强悍穿透力量的空间长矛给阻拦下来。

    那黄金宝藏毕竟是库卡斯刚刚整合出来的,其中很多的功效,他还没有尝试过,根本不能进行合理的利用,因此只能用这种本方法,消极的抵挡着。

    “七罪烟尘杀!”库卡斯见枪斧不能砍碎缠绕在战争古树上的空间乱流,没有办法伤害到古树的本体,因此收起枪斧,准备施展自己最强大的攻击一击灭杀掉战争古树。

    而那颗战争古树也担心发生意外,因此强行命令四周围的魔兽上去阻拦库卡斯,而他本人,则后退身子积攒力量,准备一举灭杀掉库卡斯。

    库卡斯身后的黄金宝藏化作一道流光包裹了他,穿过空间和时间,朝那颗战争古树穿刺过去。

    数十头强悍的魔兽阻拦在他们之间,库卡斯化作的灰黑色光束在刹那间就穿透了它们的身子,最后撕裂了空间乱流,硬生生的在战争古树身上穿刺出一个一人多粗的窟窿出来。

    粗大的窟窿出现,战争古树仍然没有停止他的杀戮手段的准备,只是任由大量的汁液从窟窿中流淌出来,散落在地上散发出恶臭的气息。

    数十根粗大的枝条在战争古树的头顶编制成一个奇异的九芒星法阵出来,一根根粗大的树根,好似地刺一样,直接破碎了虚空,从下方穿刺库卡斯的本体去。

    数十根粗大的树根连续撞击在黄金宝藏上,只炸的黄金宝藏颤抖不已,大量的山岳、殿宇崩塌。

    灰烬斗气根本演化的池子发出嗡嗡的怪响,大量的斗气涌了出来,浇灌到破碎的山岳、殿宇中,瞬间就恢复了它们起先的样貌。不过即便是如此,那黄金宝藏也因为连续受到重创,而缩小了数尺范围。

    枝条编制的法阵中喷出一道金光冲入苍穹,下一个瞬间,数万里范围内的苍穹猛然收缩了一下,随后以金光为中心,开始朝下面塌陷起来。

    苍穹塌陷,天崩地裂,山河倒流,岩浆倒卷。

    数万里范围的苍穹不过是微微塌陷,强大的威能就笼罩了这个范围。无数传送到这里的绿皮们,连杀戮的吼叫声都没有喊出来,瞬间就被强大的威能给挤压成了肉酱。

    一些魔兽在苍穹塌陷的威压下在空中疯狂的咆哮起来,他们打滚翻腾,最后猛的睁开眼睛,朝森林深处大声的咆哮起来:“纲目,终有一日,我们还会回来的。”

    数十头最为强大的魔兽清醒过来,他们不复刚才的昏昏僵僵,而是眼中流露出了智慧的光芒,发出愤怒的咆哮来,

    库卡斯并没有关注到这些,因为在苍穹塌陷的时候,他受到的压力最大。

    身后黄金宝藏转动,喷出数千丈高的金灰色光束抵挡压力,脚下燃烧冲天斗气火焰,四周围的空间隐约扭曲,却是要抵挡苍穹崩塌带来的威压。

    “想要用苍穹崩塌来灭杀我?你还没有那个本事。”库卡斯怒吼。

    足踏虚空,脚下斗气火焰朝四周围疯狂的蔓延起来,一步步朝那颗战争古树走了过去。

    行走间,黄金宝藏中蕴藏的斗气,和斗气空间中的斗气疯狂的灌输到他双手上,然后在双手不断的凝实缠绕,形成两柄巨大的攻城锤出来。

    “入侵者,纲目大人仁慈才让你在这里晋升,但你却伤害了他的子民,所以你必须要死。”战争古树咆哮,他跟库卡斯一样,都无视了那些突然清醒的强悍魔兽,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对方斩杀掉。

    “狗屁纲目,敢跟我库卡斯作对的,全都要死。”每走一步,库卡斯的气势就增加一份,脚下燃烧的斗气火焰,甚至都把虚空给燃烧了。

    战意冲天,杀戮气息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四周围数千里范围的空间,全都被他的杀戮气息给笼罩了起来。

    “侮辱纲目大人的,必须去死。”战争古树的大嘴开合,不断的撕咬了身前的空间。

    穿刺到虚空中的树根晃动,一条粗大的树根直接打碎了空间,从库卡斯身后出现,想要把他给绞杀了。此时,苍穹塌陷的速度明显的加快了。

    光秃秃的大脑袋微微晃动,身后黄金宝藏转动,无量金灰色的光芒化作锁链缠绕那条树根,然后枪斧出现在他手中,扭身就想把那粗大的树根给斩断。

    然而这颗战争古树早就察觉到了库卡斯手中枪斧的威能,但树根已经被锁链缠绕起来,因此立刻断裂了那截树根,迅速的把剩下的树根隐藏的虚空中游荡,等待着新的偷袭机会。

    苍穹塌陷,空间被强行封锁了,不过数百丈的距离,库卡斯只能一步步前行,根本没有办法瞬间跨越虚空。

    塌陷的苍穹好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一样,不急不缓的朝他头顶上压下来。

    而且那苍穹不断的缩小,露出天空中一块数万里大小的黑洞出来。

    黑洞里释放出无穷的吸力,那些不懂的运用自身力量的强悍魔兽,只是凭借了本能的力量对库卡斯进行截杀。

    现如今在黑洞无穷的吸力下,这些魔兽们空有一身强悍的可以撕天裂地的力量,但却忘记了怎样运用,瞬间就跟随了破碎的山峰和大地被卷到黑洞不见了踪迹。

    苍穹崩塌,天地震怒。无穷的雷火从黑洞中倾斜出来。这些雷火的威能比库卡斯接受天地考验的时候更加强大。

    一道雷火劈砍在数万丈大小的山峰上,瞬间就把那座山峰给蒸发了,在原地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岩浆池子出来。

    这些从黑洞中倾斜而出的雷火大多数都劈砍到塌陷的苍穹上,加快了苍穹下落的速度。大多数的都劈砍到数万里之外的地方,疯狂的毁灭着大地。

    战争古树的枝干开始崩裂,一道道绿色的汁液喷洒到地上,却是通过法阵操控着塌陷的苍穹,让他的承受力快要达到了极限。

    苍穹每下落一分,库卡斯承受的压力就增大数倍。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仍然一脸狰狞,一步步的朝那颗战争古树走了过去。

    “我到要,你能否在我斩杀你之前,让苍穹把我给镇压了。”库卡斯咆哮,拖拽了枪斧加快了步伐。

    那枪斧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冲天战意,或许是被塌陷的苍穹给刺激了。一团透明的火焰从枪斧上自行燃烧起来。

    透明的火焰燃烧,库卡斯顿时感觉到自己承受的压力小了数十倍之多。

    足踏虚空,庞大的身子直接跨过百丈距离,离那战争古树不过近百丈而已。

    砰!库卡斯身前的空间猛的扭曲了一下,然后轰然爆炸开来,一些破破碎的树根从空间中飞溅出来,然后被苍穹塌陷的威能为挤压成粉末。

    “想要偷袭吗?恐怕现在的你是有心无力了。”库卡斯冷笑一声,继续足踏虚空,朝战争古树走了过去。

    一些莫名的文字从战争古树破损的伤口中流淌出来,这些文字一部分烙印到战争古树四周围,一部分朝崩塌的苍穹烙印上去。

    文字烙印在苍穹上,那苍穹的下沉速度立刻暴增了数十倍。

    轰鸣声震天动地,大地彻底破碎开来,无穷的岩浆倒卷,瞬间就吞噬了数万里范围的一切生灵。

    黄金宝藏转动,把无穷岩浆逼退。此时足踏虚空,不过是跨过数十丈距离而已。

    距离战争古树不过咫尺之间,但却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攻击。而那战争古树为了让苍穹崩塌的速度更快一些,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粗大的枝干崩塌了一半左右,穿刺到虚空中的树根,也因为自身力量的缘故没有能力隐匿到虚空中,被强行弹了出来。

    虽说他同样没有能力攻击库卡斯了,但他知道,随着时间推移,卑劣的入侵者必定被他释放出来的秘法永恒的镇压起来。

    “卑贱的垃圾,现在知道了纲目大人的无上威能了吗?现在只要你俯伏在地叩拜纲目大人,自愿成为纲目大人的奴隶,或许会我放你一条生路,让你成为我的一条狗。”战争古树咆哮,断裂的树根挥动,尝试着想要斩杀库卡斯,但却在崩塌的苍穹下,根本没有办法移动那些树根了。

    ——————万字一章————其实一点也不少了————嫌更新少的话——我就把章节拆开——分成五章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