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战天者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金戈铁马!这是红宝石经师用法师秘法以及她所感悟到的黄金宝藏的一部分用古老的魔法文字铸造而成的。-

    十八匹铁马拉了一辆战车从红宝石经师的权杖中飞了出来,铁马嘶鸣,战车不断的演化各种金黄色的武器从其中劈砍下来。

    这些武器中有库卡斯杀戮长矛和各种位面宝物的模样,还有她曾经遇到过的一些强大敌人拥有过的魔法道具的模样。

    这些武器,不仅拥有红宝石经师见到的那些武器的模样,还拥有那些武器中蕴藏的一些威能。

    例如一把神弓状的武器,那武器的原型是库卡斯猎杀的一名九阶神功手使用的一件魔法道具。现如今红宝石经师借助秘法把那个魔法道具的投影了出来,却是拥有了原本魔法道具的十分之一穿透力量。

    虽说每一件武器投影只不过拥有原武器威能的十分之一,但随着时间推移,红宝石经师对黄金宝藏的秘法掌握的越发纯属后,那些投影的威能就能够慢慢的增加,甚至到最后,可以跟原武器的威能相提并论。

    铁马奔腾,金戈轰鸣,数百件武器投影好似雨点一半朝那十多个人影卷下来,还有一部分,因为红宝石经师内心的愤怒,而遵从了她的灵魂意志,从而朝库卡斯斩杀过去。

    “疯了!”到那些武器朝自己攻打过来,库卡斯下意识的嘟囔了这么一句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经师如此的愤怒:“莫非是在做春梦,恼怒他人打扰才成了这样?”

    感到自己的理由好笑,库卡斯刚摇了摇头,却是猛的想起经师是在睡梦中用秘法推演黄金宝藏的手段,因此这才反应了过来:“该死的,老子要宰了你们。”

    一声怒吼,库卡斯催动覆地印的威能直接出现在那些人中的法师后面。

    大手举扬起来,好似一座小山从天际坠落一般,携带了无穷威能朝那个施法者的脑袋拍打下去。

    这施法者喊叫着正准备魔法,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过缓慢了,要比库卡斯见到的任何一个施法者的速度都要缓慢。

    “这就是短时间里大幅度提升自身力量的缺陷吗?也不过是如此。”库卡斯狰狞怪笑,大手重重的拍打在对方脑袋。

    一巴掌下去,覆地印的威能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轻易的撕裂了他的脑袋和灵魂。在库卡斯的感知中,对方身没有任何魔法防御,甚至连被动型的魔法道具都没有。

    心神转动,聚拢在一起的覆地印的威能一下子朝四周围宣泄了出去。旁边三五个职业者身简陋的斗气和魔法力量,瞬间就被撕裂开来,强横的灰烬斗气瞬间就把他们那连隐藏都不知道隐藏的灵魂给磨灭成了虚无。

    红宝石经师的秘法落下,在铁马的嘶鸣声,残存的十多个职业者瞬间就被踩踏成了肉泥。其中有三五个人还操控了灵魂想要逃匿,但却被后面的战车给碾压成了碎片。

    一旁的库卡斯心狠手辣,前一步,足踏虚空,硬生生的那数千份破碎的灵魂给踩踏成了虚无。

    没有耗费多少力量的金戈铁马在大厅中盘旋一圈,然后倒卷到从天花板探出来的权杖中不见了踪迹。

    “库卡斯大人!”一旁的侍从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虽说在这里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库卡斯的杀戮,但每一次的杀戮,都让他心惊胆战一番。特别是这一次,一次性有十多名八阶存在死亡,这让他感觉到自己未来的前途极其的暗淡。

    “没事,你下去!这些东西我自己清理。”着地的肉酱,库卡斯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对了,帮我询问一下关于那个战天者的事情,如果有什么发现,那就过来告诉我。”

    说话间,他从地捡到了一枚保存完整的空间指环。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个空间指环是一个美丽的女性施法者佩戴的。现如今那个美丽的施法者已经陨落,而这件空间指环却幸运的保存了下来。

    虽说抹去指环的印记,他发现烙印在其中的印记极其的简单,那种烙印印记的手法,就好似他在三阶时使用的手法一样简陋。而这种简陋的手法出现在一个八阶施法者佩戴的物品,这却是让人感觉到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大人,战天者就居住在下面的十二层,他说不喜欢有人居住在他头顶,因此就让这些人来给他清理房间。他们一共有三百多人停留在十二层。”那个侍从咽了口唾沫,有些贪婪的望着库卡斯手中的指环继续说道:“他们是前天刚来这里的,在来的时候,听说有联盟的掌权者接待了他们。”

    就在年轻的侍从给库卡斯讲述关于那个战天者的信息时,空间扭曲,一个黑袍人的投影出现在库卡斯面前。

    这黑袍人的投影有几条不起眼的金色丝线,而那些丝线则代表了他的身份:冰雪城池的巡查者。

    刚才库卡斯他们的争斗虽说极其的短暂,但十多个职业者爆发了自身的斗气和魔力出来,却是瞬间就引起了安放在城中的魔法道具的检测。因此会有巡查者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这里,查具体情况。当然,这些巡查者不是八阶,也不是九阶和十阶之类的存在,而是神灵和传奇之流的顶尖存在。

    “库卡斯,说实话,我一直希望你能够死在外面。”黑袍人的投影有些夸张的做了一个头疼的姿势,然后认真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发生了冲突?”

    “放心!我还等着挖掘你陨落后形成的神藏之地呢,又怎么会提前死呢?”库卡斯嘿嘿的怪笑几声,他指点地的肉酱道:“他们不喜欢我住在二十一层,因此就来找我的麻烦。好!其实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的名号不够响亮,他们这些新来的并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我的凶名。”

    “收起你这些可笑的理由。我想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黑袍人的投影把视线落在一旁的侍从身。

    随后就有两道金光从黑袍人的投影中释放了出来,直接钻到了年轻侍从的脑袋里。

    无数的图案在金光当中游走,不过呼吸时间,那黑袍人的投影轻哼了一声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那就呆在自己的房间中不要出来。”

    说了这话,黑袍人的投影狠狠的瞪了那个面目有些痴呆的侍从一眼,却是在怪罪对方的小心思。当然,他并没有动用属于传奇的威能,否则单独凭借着他的视线,就能够把这个低阶职业者的心神给摧毁掉。

    原来在黑袍人的秘法下,他瞬间从年轻施法者的灵魂中得到了这件事情的来龙气脉。

    其实战天者的下属们刚打算到二十一层去说服一些职业者,跟他们交换房间,并不是一来就打算找库卡斯麻烦的。但恰巧的是,库卡斯差距到声响后,主动下来了。

    而年轻的侍从在发现了库卡斯后,就下意识的寻求他的帮助。这样一来,他就避免了得罪更多八阶职业者了。至于得罪库卡斯的事情,那就不是他所担心的了。因为他们已经熟悉了,侍从知道库卡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情而怪罪他。毕竟他也没有说谎,正常来说,这些人早晚会找到库卡斯,要求更换房间,现在不过是稍微提前了一点点时间而已。

    “那样会很憋闷的。”库卡斯耸了耸肩膀,有些不满道:“其实你应该去警告那个所谓的战天者去,如果不是他找麻烦,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你放心好了,我会找他的。”黑袍人的投影简单的应了。

    “那就顺便告诉他,让他最好别离开冰雪城池,否则我一定会让他明白我库卡斯的名号是怎样被人写出来的。”光头恶汉狞笑一声,一丝丝杀戮气息从他身不受控制的释放了出来。

    这些杀戮气息虽说数量不多,但仍然让一旁的侍从承受不住那种压力,直接昏迷了过去。如果不是黑袍人的投影用秘法护卫住他,恐怕那个侍从早就被这一丝杀戮气息侵染了灵魂,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人形怪物了。

    “你的名号是怎么写出来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的是,那个战天者不好招惹。从极其古老的年代一直到现在,每一名战天者都是同阶无对手,能够越阶杀戮的存在。”黑袍人的投影认真道:“而且每一个战天者,身必定流淌了极其高贵的血脉。”

    “在每一个战天者背后,都盘踞了大量的势力。这些势力不希望战天者早夭。如果你杀了他,你的敌人会更多的。”

    “一些人希望你死去,但有人却希望你活下去,而且还比其他人活的都要好。所以我个人还是建议你最好少招惹那些强大的势力。平白给自己招惹敌人,这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终有一日,错误的选择会把你拖向永恒的深渊中去。”

    《书》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m)無彈窗閱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