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乌拉尔、书写名号的序章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并非传奇精血,不过是一滴半步传奇的精血而已。《》 ”着那滴金银交错的鲜血,库卡斯狞笑一声,反手再一次催动覆地印的威能朝那个黑发青年脑袋上打了下去。

    “砰!砰!砰!”覆地印的威能接二连三,短短不过瞬间,库卡斯的掌印就拍打在那滴精血上十多次。

    每一次碰撞,那滴金银交错的精血就颤抖一番,在覆地印的威能压制下,爆发出强大的神光出来。这神光转动,硬生生的抵挡了库卡斯的十多次攻击。不过每抵挡一次攻击,这些神光就薄弱一份。

    “砰!”一声爆响,神光破碎,覆地印的威能瞬间降临到那黑发青年脑袋上。

    英俊的面孔,骄傲不逊的表情,这一切,都在这短短一个瞬间里,被硬生生的磨灭掉了。

    打爆了那个黑发青年的脑袋时,库卡斯也顺手把对方隐藏在体内的灵魂和心神给磨灭掉了。而这一切,从他出现到黑发青年跟前再到黑发青年身陨,期间不过三两个瞬间而已。

    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在场除了少数几个职业者有能力阻拦外,其他人根本都反应不过来。然而那些有能力阻拦的职业者,则因为各式各样的缘故,并不去拯救那个黑发青年,反而在他们的有意无意间的催动下,让库卡斯硬生生的打爆了他的脑袋,磨灭了他的灵魂。

    “乌拉为!怎么样?我帮你杀了这个垃圾,你有什么好报答我的。”打爆那个黑发青年的脑袋后,库卡斯足下黑龙咆哮,在散去了骑士秘法后,那隐匿到虚空中的庞大身子完全显露出来,然后翱翔在天空之下,再配合上库卡斯那一身血煞气息,显得气势冲天,凶恶异常。

    “库卡斯!我可不想让荣耀之手的这位殿下死去,而是你实在是太过残忍了,硬生生的杀掉了他。”那被称作是乌拉为的人,是天国之门的一名圣殿骑士,一名隶属晨曦教会的圣殿骑士。

    身为圣殿骑士的乌拉为要远远的超过其他圣殿骑士们,他虽说也只是八阶,但自身掌握了极其强大的骑士秘法。再配合上他那头独角狮子坐骑,在天国之门派遣到极北冰原的成员中,算得上极其厉害的一个角色了。在整个极北冰原上,除了库卡斯也只有寥寥几个生灵才能跟他厮杀一番而不落败。其他的生灵,哪怕是九阶,也曾被他斩杀过。

    在这乌拉为英俊的脸蛋上,有一条深可见骨的疤痕,那疤痕是他在跟库卡斯争斗时留下来的。

    这一条疤痕,他虽说有能力清除掉,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一直留了下来。虽说疤痕丑陋,但生长在乌拉为的脸蛋上,到是让他那英俊的外表增加了一丝丝凶悍气息。

    圣殿骑士乌拉为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的疤痕,自从库卡斯给他留下这条差点爆掉脑袋的疤痕后,他总是习惯性的抚摸它。

    “哈哈!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库卡斯嘎嘎的怪笑起来。他对那个圣殿骑士乌拉为的话语根本不相信,因为他知道,在他刚才出手灭杀那个黑发青年时,这个乌拉为是绝对有能力从他手下拯救哪个黑发青年的。只不过是他并没有出手,只是装模作样的喊叫了一声而已。

    “这次你们在神藏之地中的收获,同样要上缴一半给我。”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嘿嘿的怪笑着:“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是应该有所表示的。”

    “我们是敌人,你认为我应该给你表示吗?”

    “当然!你我的敌对关系,不过是身后的强大存在们引发的,你我之间,其实是没有根本仇恨的。”库卡斯嘿嘿怪笑着。

    “这神藏之地中的所有收获,都是属于你的,我绝对不会插手。”圣殿骑士乌拉为深深的了库卡斯一眼,最后视线又落到那黑发青年破碎的尸体上摇头道:“很可惜,我却是没有能力替荣耀之手的殿下报仇雪恨了。唔!我想荣耀之手的各位,是绝对不会怨恨我的,是这样的吗?”

    说这话时,圣殿骑士乌拉为足踏虚空,刹那间就出现在荣耀之手成员们的前面。他的视线并没有落在那明显是头领的法师身上,而是落在那个起先阻止黑发青年冲动的美貌少女身上。

    “乌拉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起先劝说黑发青年的少女在到乌拉为出现在她面前时,柔弱的身子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最后她的视线在乌拉为和黑发青年的尸体上来回游荡着:“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现在他死了。你满足了吧!其实你是可以救他的,是这样的吗?”

    少女颤抖的声音响起,立刻引起了荣耀之手其他成员们的关注。有一些荣耀之手的成员跟那个黑发青年关系交好,现在听到这样的话语,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

    “是你杀死了殿下,组织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有人指点圣殿骑士拉乌尔大声的咆哮起来:“你要跟我们回去,去跟众人解释殿下死亡的原因。”

    “很抱歉,我没有能力拯救他。库卡斯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我记得我曾经告诫过他,告诉他库卡斯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但是他并不相信,最后成了这种结局,这并不怨恨我。”圣殿骑士拉乌尔耸了耸肩膀,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想你和你身后那些人,其实都是知道的,这样的事实,你们是没有办法否认的。”

    “你有能力拯救殿下,但是你没有那样做,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少女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淡金色的卷发无风自动起来,一丝丝金黄色的斗气从她身体中无意间泄露出来,虽说那些斗气并不强大,但是不远处的库卡斯却感受到了其中蕴藏的强大力量来。

    “莫丽尔!不管我有没有能力拯救他,你口中的殿下已经死亡了。死在灰烬骑士库卡斯手中,而不是我乌拉为手中。”圣殿骑士紧紧的盯着金发少女,现在的结果是他一直想要的,而到对方因为那个黑发青年的死亡而如此激动,他本来就十分好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糟糕起来。

    “我知道,你是在恨我才这样做的是吗?你难道不知道吗?殿下死亡了,你有能力救助他,却没有出手,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引起他父亲的怨恨吗?”被称为莫丽尔的金发少女情绪激动的叫喊着。姣好的面容,在情绪的牵引下,变得狰狞丑陋起来。

    “我恨你?不,你错了,我并不恨你。毕竟你是我曾经最爱的人。”圣殿骑士乌拉为摇了摇脑袋一脸的微笑:“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跟荣耀之手的第三千个殿下相处时,我当时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吗?不过现在好了,到你过的不如我好,我就高兴了。”

    “她是你曾经的女人?”库卡斯歪着光秃秃的大脑袋在乌拉为和那个金发女人之间徘徊着:“哈哈!怪不得那一次我见到你们晨曦圣殿中的女祭司勾引你,你却不动心,原来是有一个小情人啊!不过很可惜,来你的小情人给你带了一顶绿帽子。”

    “绿帽子,嘎嘎,我喜欢。”库卡斯脚下的黑龙发出刺耳的嘲笑来,他裂了嘴巴,大声的吼叫着:“原来晨曦教会的圣殿骑士乌拉尔的女人被荣耀之手的人给干了,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我相信极北冰原上所有的人都喜欢听到这个消息。”

    巨大的咆哮声在这天地间传递,虽说天空中的轰鸣声越发显得强烈起来,但声音仍然传递到数万里之外了。在这个范围中,只要不是有特殊情况的生灵,全都听到了黑龙的咆哮。

    晨曦教会的圣殿骑士乌拉尔的强大在一些长期厮混在冰原上的生灵们心中都是有数的,在这极北冰原上,也只有乌拉尔和少数几个生灵,才能够跟最凶残的库卡斯相提并论。由此可见他的强大了。

    而如此强大的一个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女人也保不住,这让一些生灵心中升起了一丝丝悲哀之意。这其中即便是深渊联盟的人,也为圣殿骑士乌拉尔感到不值和悲哀。

    黑龙咆哮而出的话语,让哪个金发女人本来就苍白的脸蛋变得更加的苍白了。

    “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能够这样说呢?”金发女人无助的着圣殿骑士乌拉尔,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帮助。但是回应她的,只有一脸的冰冷和无情。

    “杀掉那个库卡斯。”荣耀之手中有战士挥舞了战刀朝库卡斯冲上去。

    战刀划过长空,狂暴的斗气刚刚缠绕在战刀之上,库卡斯就出手了。

    巨大的手掌好似从天而降的山峰一样,瞬间拍碎了那把战刀,然后狠狠的打在那个战士的胸膛上。

    强横的灰烬斗气瞬间灌输到这个战士体内,轻易的瓦解了他体内的斗气防御。一股股斗气在他体内疯狂的肆虐着,不过瞬间,这个战士的身体就破碎开来。

    一块块缠绕了灰烬斗气的血肉从他身上炸裂下来,这些血肉尚未落地,就化作了灰烬被寒风吹走了。

    “啊!”

    在那战士陨落的瞬间,有施法者释放了单体法术朝库卡斯攻击过去。那单体法术本来是协助那个战士的,但是现在却要独自面对库卡斯。

    随手磨灭掉那个战士,在血肉化作的灰烬中,库卡斯到一道红光朝自己撞击过来。

    “联手绞杀我?”心神转动,秘法施展,蕴藏在燃烧的位面本源中的斗气盔甲闪动一下,随后从上面脱落下一个手套来,跨越空间和时间,直接出现在库卡斯的手上。

    大手挥动,跟红光撞击在一起。

    一时间斗气狂暴,魔力肆虐,一拳下去,库卡斯竟然硬生生的打爆了那个施法者释放的单体法术。

    足下黑龙咆哮,他虽说恨不得库卡斯尽快的死亡,但此时的身体仍然在库卡斯的禁制操控下,下意识的施展了骑士秘法出来。

    强横的龙气跟库卡斯的灰烬斗气缠绕在一起,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刹那间出现在荣耀之手的人群中。在那些人群中,正有一名施法者捏碎卷轴想要释放其中的魔法继续攻击库卡斯去。而这个施法者,就是刚刚协助那个战士一起攻击库卡斯的人。

    黑光刺破了施法者身上的防御,在刹那间就穿透了他的身子,狂暴的龙气和灰烬斗气缠绕在一起,狠狠的撞击到他的冥想空间中去。

    强横的力量在一刹那间就撕裂了施法者的冥想空间,然后化作一个足踏巨龙的骑士虚影挥舞了骑士长枪重重的撞击在其中的祭台上。

    虚影破碎,祭台炸裂。蕴藏在其中的灵魂瞬间逃逸出来,混杂在一块破碎的祭台碎片中想要逃离出去。

    但是还不等这个祭台碎片融入到血肉中,就有龙气和斗气混杂的黑光缠绕过来,化作上下两个磨盘,硬生生的把那个祭台碎片以及其中的灵魂给打磨成了虚无。

    灵魂消散的施法者身子迅速的干枯了下去,在黑光之下,他失去的不仅仅是自身的灵魂,还有那一身的精血。

    黑光倒卷,跨越数百米的距离返回了原地重新形成库卡斯和黑龙的本体出来。

    瞬间灭杀两名八阶职业者,而且是在数千名荣耀之手成员跟前灭杀的。这样的杀戮手段,让荣耀之手的成员们疯狂了起来,同时也让远处观战的其他生灵们感觉到了热血沸腾。

    “杀戮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千万人中,想要杀谁,就去杀谁。”圣殿骑士乌拉尔低声的嘟囔起来,一丝丝凶光从他眼中冒了出来,最后落在那群荣耀之手的一些成员身上。

    那些成员都是跟随黑发青年的,现在黑发青年陨落,乌拉尔认为自己很有必要让这些忠心耿耿的仆人们伴随他们的主人一起陨落。“毕竟他在荣耀之手中也是排名三千的殿下,死亡后,并不应该单独一人上路。我却是应该给他找一些陪葬去。”

    一连串的恶毒念头在乌拉尔的脑海中浮现,不过也只是在他脑海中浮现而已,现在的他,却是没有那个能力把这个念头给明目张胆的实现了。

    “杀了他!”

    “为殿下报仇,一定要杀了他!”

    “我们数千人,难道还不能灭杀一个灰烬骑士?”

    “若是不杀他,我们必定遭受比死亡更加恐怖的惩罚,杀!”

    “抽出他的灵魂来,把他制作成傀儡,让他永生永世都受到惩罚。”

    一连串的喊叫声响起,数千名天国之门的职业者在一阵阵喊叫声中,热血沸腾起来。

    “卑贱的生灵们,想要杀我伟大的主人,你们还没有那个本事。”黑龙咆哮,发出一声声嘶吼来。

    “走!”库卡斯见这些荣耀之手的人情绪激动,只想着一门心思的灭杀他,因此也不在这里停留,足踏黑龙,催动了黑龙直接返回到红宝石经师那里去。

    “事情本来并不应该成为这样的。”红宝石经师虽说间隔百里,但她一直在关注着库卡斯的一举一动。在发现他连续灭杀三名八阶职业者后,就知道残酷的追杀将会再一次上演。

    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库卡斯去追杀其他生灵了,而是对方来追杀他。

    怜悯的了那十多个战士一眼,心神转动,一些信息迅速的传递到他们脑海中。

    在红宝石经师刚给那十多个战士传递了信息,库卡斯足踏黑龙就出现在她身边。

    “很抱歉,我想我又要拖累你了。”库卡斯耸了耸肩膀残忍的笑了起来。

    “没什么,我想我已经习惯了。”红宝石经师随口应了一声,一连串的经文从她口中飞出,不过一个瞬间,就有数十道光环加持在他和足下黑龙身上。

    数十个金色光环笼罩,让黑龙的速度顿时增加了一倍还多。强横的龙气从他体内不受控制的宣泄、出来,在秘法的作用下,不断的扭曲了身后空间,抵挡一些施法者们的攻击。

    “那就行。”库卡斯点了点头,后背上浮现出十三根燃烧的黑旗虚影出来。这黑旗虚影招展,瞬间扭曲了虚空把他的斗气盔甲直接召唤了过来。

    狰狞的盔甲笼罩在身上,身后披风晃动,伴随了黑龙行走,切割了身后的空间。

    大片大片的空间破碎开来,那些施法者们的法术大多数都被这破碎的空间给吞噬了。而少部分穿透破碎空间的法术攻击,也被红宝石经师的魔法力量给打磨掉了。

    “血腥的盛宴!嘎嘎!我喜欢!”远处的恶魔冰尸到数千名荣耀之手的成员突然一起出手追杀库卡斯,顿时怪叫起来。这样的场景,他曾经在十多年前见到过。不过那个时候追杀库卡斯的是天国之门的人,现在则更换成了荣耀之手而已。

    “好熟悉的感觉啊!”停留在原地的圣殿骑士乌拉尔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痕,那个疤痕就是在十多年前他跟数千名同伴追杀库卡斯时留下的。长达三五年的无休止追杀,数千名同伴,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而被追杀者库卡斯,则用他们的鲜血,书写出了他那赫赫凶名

    现在,他相信库卡斯一定会用当年对付他们的方法,去对付那些荣耀之手的人。当然,他相信这一次库卡斯会用荣耀之手数千人鲜血书写出自己的名号来,让他的名号在这极北冰原上更加的强大。

    “或许我该离去了,只是我想在离去之前,你需要多长时间用数千人的鲜血来书写你的名号。”乌拉尔的手指划过脸颊,最后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金发女人身上。到这个女人,和她身旁的干枯尸体,埋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扭曲想法疯狂的滋长起来。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