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模糊的见面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酒馆越发显得热闹起来,人们谈论的最多的都是关于红、巾佣兵团的事情。**《书》*有的支持这个佣兵团,有的反对。而且双方的观点都显得是那么的充分。

    “我可是听说了,过些日子红巾佣兵团打算在帝都制造一场暴、动,到那个时候,我们帝国子民的表现,就知道哪一方是得到民众支持了。能够得到大多数人支持的,绝对是好的。”有人大声喊叫,向其他人输出自己的观点。

    “呸!那个佣兵团敢在帝都闹事?恐怕他们刚一进帝都,就会被帝国的军队给抓起来了。还想着搞暴、动?连职业者都没有,凭借他们那简陋的武器还想有所作为?帝都恐怕只需要派遣数十个职业者,就能够把他们全都给灭杀了吧!”

    “该死的,自从黑暗时代到来,所有的职业者们全都被帝国强行抓走了,否则”

    “什么叫强行抓走?我的爷爷就是一名职业者,当年他们是受到了帝国的征召。说是有敌人入侵,征召他们这些职业者是去抵挡敌人去了。”有商人摇头晃脑的打断了那个人的话语:“这并不是一个黑暗时代,而是黄金时代,是梦幻的时代。”

    “你们这些人根本想象不到,在一百多年前,一些职业者的修炼方法是极其珍贵的,要么获得大量的金钱去学院中学习,要么就是投靠一个大势力。否则根本没有机会成为职业者。”

    “现在呢?现在帝国把以前那些珍贵的职业者修炼方法全都免费拿了出来,而且任何一个学院都是免费学习的。以前各种珍贵的修炼方法,现在你可以在随便一个书店中免费获得。这样的时代还是糟糕的时代?”

    “可是现在没有什么人敢去修炼那些职业者的手段,因为只要一成为职业者,就会被帝国抓走,生死不知。”有人反驳起来:“帝国说的战争,那只不过是欺骗我们的谎言而已。我听说帝国想要通过这种方法,从根本上断绝普通人修炼的念想,长久这样下去,普通人当中就再也没有人敢于修炼了,哪怕再珍贵的修炼方法放在他们面前也没有人去做了。没有人愿意跟自己的亲人分别,然后落到生死无人知的下场。”

    “说是战争,为什么在边境,在其他帝国都没有听到关于战争的消息?他们是在欺骗我们。”

    “该死的,那根本不是什么欺骗,因为战争根本不在我们这里,他们是去很远的地方参加战争去了。而那场战争,其实就跟我们帝国有很大的关系。”

    倾听着那些人的讨论,库卡斯对这个帝国培育职业者的方法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种培育职业者的方法,在他来要比其他位面或帝国中的培育方法温和了数倍。不过这样培育出来的职业者,在战斗方面要远比那些经过杀戮才成为职业者的人弱小一些。

    一个是通过按部就班的修炼,一个是通过血腥杀戮。这两种职业者如果在战场上初次遇到,那胜利的一方绝对是后者。只不过后者的培养方法实在是太过残忍了,而且培育出来的职业者的数量也明显的少一些。

    “战争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反倒是帝国借助战争的契机,开始征收更多的税金了。长久下去,像红巾佣兵团这样的组织会越来越多的。”

    在酒馆中待了一天时间,库卡斯对这个帝国中的一些事情有了了解。而这样的了解,让他的心情不由的沉重了下去。

    常年的战争,让这个帝国中的普通人心怀不满。他们要付出大量的劳动,但却只能够得到极其微弱的报酬。而他们的劳动所得,大部分都被转化成了战争物资提供给那些年轻的职业者和冰雪城池那里了。而他们交换的,只是暂时起来没有任何用处的知识。

    夜幕降临,酒馆中的人群越来越多了,走了一些人,来了一些人。唯独库卡斯和他的绿皮们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离开过。

    大把大把的金钱交给侍从,酒馆的侍从们在得到这些金钱后,就一点也不在意他和他手下的绿皮们占据太多桌子的问题了。

    酒馆中又来了一批客人,在这批客人出现后,酒馆中纷乱的声音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库卡斯起先没有注意到,但是时间一长,他就察觉到了其中的异常。

    猛的睁开眼睛,一抹红光从面甲上闪现过去。视线在人群中巡视,不过呼吸间,他就锁定了引发酒馆异常的目标。

    一个身穿白色熊皮袄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女人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精致的脸蛋再配合上她那小巧玲珑的身子,起来十分招人爱怜。

    “怎么可能?”到那个银发女人后,库卡斯的心神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一副有些模糊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在那画面中,他好像是跟这个银发女人发生过极其亲密的关系。但是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是在他所在的主位面世界中。

    被银发女人的容貌吸引了后,他就开始仔细的回忆起来,回忆着自己当年遇到的那个银发少女的气息是否跟眼前这个银发女人的气息是否相同。

    然而无论他怎么回忆,也回忆不到当年关于那个银发少女的气息了。

    “一摸一样的容貌在不同的位面中是有可能出现的,但是气息是绝对不会重复的,可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当年那个银发少女的气息了。该死的。她身上也没有任何职业者的气息,如果真的是当年那个女人,她不可能一直活到现在的。”狠狠的敲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库卡斯猛的站起身来朝那个银发女人走了过去。

    跟银发女人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彪形大汉,这些大汉身上没有任何职业者的气息,不过他们身上却带着木制的战刀。这种木制的战刀其实也是极其锋利的,能够砍断一些钢铁盔甲。而这种东西,也是极北冰原上独有的木材打磨而成的。

    金属敲打地板的声音响起,让变得有些安静的酒馆渐渐的骚、乱起来,一些起先没有注意到库卡斯的人,全都把视线投放到了他身上。在他们来,在这极北冰原上穿戴盔甲的人,只有权贵或者是脑残们才做的事情。

    权贵们拥有特殊的魔法金属,从而打造出来的盔甲并不惧怕严寒。而脑残们则为了炫耀,根本不在乎钢铁盔甲的实用性。

    银发女人和她的护卫们也都到了库卡斯,守卫在女人身旁的护卫们毫不犹豫的抽出了他们的战刀,一脸警戒的着他。

    “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这位女士一些问题。”库卡斯嘶哑了声音沉声说道:“你知道荒芜冰原吗?”

    “我们的小姐是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离开这里。”一个护卫轻轻的晃动了手中战刀,那战刀在空中划出一团刀幕出来,却是显出了他的一些能力。在这些护卫们来,库卡斯就是帝都中的一些纨绔子弟,他找自己家的小姐,其实就是怀着邪恶用心的。

    “很抱歉,我并没有听说过什么荒芜冰原,更没有去过那里。”银发女人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疑惑的着库卡斯道:“我们认识吗?”

    “我以为我们认识,可是你的样子,很明显我们并不认识。”库卡斯稍微愣了一下,他对自己的记忆再一次产生了怀疑:“或许我那些模糊的记忆,不过是当年那个酒神教会的祭司用秘法给我烙印进去的。”

    “不对,当年那个酒神教会的祭司最多不过是个七阶巅峰而已,如果她给我烙印了虚假的记忆,那现在根本不会给我造成任何影响,毕竟我已经成为八阶了,她的秘法早就被灵魂打磨掉了。”

    心中念头转动,库卡斯再一次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个银发女人来。这个女人娇小玲珑,身上散发出一股成熟而又诱人的气息来。这气息跟他当年在荒芜冰原上包养的那个银发少女的外在形象有很大的差别。

    那个银发女人歪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着库卡斯,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现着不解和好奇。

    “算了,不过是当年包养的一个小女人而已。虽说她赠送给了我一本关于骑士的书籍,但毕竟我曾经也支付给过她大量的金钱。两者却是能够相互抵消了。”

    有些烦躁的敲了敲脑袋,金属手套跟头盔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来。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年少时代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很多,现在记忆起来十分的困难,而且他也不敢肯定是否是正确的。这样的结果,让他的心情变得糟糕起来。

    “我和你以前认识的人十分相似?”银发女人示意库卡斯坐在她对面。只不过库卡斯却摇了摇头拒绝了。

    “恩,十分相似。不过我认识的那个人起来十分的清纯,她并没有你这么成熟。”库卡斯摇了摇头笑了起来:“打扰了。”说了这话,他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m)無彈窗閱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