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回忆怎么点也点不着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三掌权者,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剑手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着库卡斯。

    她的表情起来有些茫然和不解,但是在库卡斯的杀戮天赋中,却感应到了对方内心最深处的浓烈杀意以及她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暗自释放到的一道特殊波动。

    一个穿了厚重皮衣的侍女给女剑手送上了一杯红酒,她端起红酒轻轻的摇晃起来,然后张嘴稍微品尝一点,做出一副陶醉的模样来:“这里的酒水其实还是不错的,听说他们是用特殊的冰块冰镇了数十年后,才出售的。”

    “如果你离开这里,或许你会活下去。否则这杯酒水喝完,也就是你的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刻。”

    库卡斯只是扫了红衣女剑手一眼,然后就慢慢的把玩起手中的酒杯来。四周围的士兵们在听到库卡斯说那个漂亮的女剑手是一名杀手后,全都愤怒起来,一些性子暴躁的士兵甚至拎了有些残破的武器直接朝女剑手扑了过去,打算把她给宰杀掉。

    “第三掌权者,我只是想单纯的跟你亲近一下。”女剑手到四周围气势汹汹的士兵们,心中却充满了不屑。在她眼中,那些粗莽的汉子们,她可以用一根手指头全都灭杀掉:“这些人实在是太过没有礼貌了,你认为呢?”

    “你认为你们能杀死我?在大厅的时候,我就可以杀死你们。但是我现在有些厌倦杀戮了,我只是想安静的在这里执行任务,时候一到,我就会离开这里。可是你们为什么容不下我呢?”

    “第三掌权者,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剑手捧起手中的酒杯再一次抿了一小口,她喝的虽说很少,但那一杯红酒却已经消失了一半了。

    “我一生杀戮,从来没有手软过。死在我手中的有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和婴儿,也有美丽而又圣洁的女人,有强大的存在,也有弱小的敌人。那些被我杀死的,几乎全都是被我一个个的捏爆了脑袋死亡的。”

    “其实你应该离去,在你喝掉这一杯红酒之前离开,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告诉他们,不要来逼迫我,我的耐心是极其有限的。”

    “第三掌权者,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想我们可以谈谈关于人生这个问题,或者到一个隐秘的房间中?那里会有一张柔软的木床,上面铺了厚厚的天鹅绒垫子,两旁有纯洁的少女服侍,她们清纯而又天真,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或许那里还会出现一名身份高贵的女人等待着你去征服。”女剑手伸出白嫩而又修长的手掌慢慢的放在库卡斯的手背上。

    描绘了奇异图案的指甲轻轻的在库卡斯的手背上磨蹭起来,虽说磨蹭的只是坚硬的金属盔甲,但那些盔甲对库卡斯来说,就好似他的肌肤一般,因此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指甲划过的那种微妙感觉。

    “我曾经在跟几个女人在最亲密的时候,亲手捏爆了她们的脑袋。”库卡斯手指轻轻的扣在桌子上。铛!一声巨响,那手指跟桌面碰撞发出好似巨钟轰鸣一般的响声来。

    声音响起,库卡斯的身子瞬间模糊了。

    下一个瞬间,他就直接出现在酒馆外面的街道上,在那里,有一个干瘦的战士正低头快速的朝酒馆行去。

    库卡斯猛的出现在那个干瘦的战士面前,这战士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朝一旁侧身过去,好像是普通人绕路一般自然。

    “死!”低声轻呼,双手探出,左右划破长空,直接抓住了这个战士的脑袋。

    十指用力,咔嚓一声脆响,那战士连自身的斗气都没有催发出来,瞬间就被捏爆了脑袋。

    强横的灰烬斗气瞬间蔓延到这战士体内,那隐匿在其中的灵魂和心神在灰烬斗气的碾压下,不过刹那就被碾压成了虚无。

    身子再一次模糊,下一个瞬间,库卡斯又出现在更远处的一条街道上,那里正有两个士兵模样的职业者一脸自然的交谈着朝酒馆方向前进,他们低声的交谈着,在库卡斯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刚有所察觉,就被这恶汉抡圆了巴掌,一下一个,活生生的把他们脑袋和上半身给拍成了肉酱。

    短短一个呼吸时间,十多个朝酒馆方位前进的职业者被库卡斯在刹那间就给灭杀了。

    当库卡斯出现在一个破旧的摊位前时,那里摆摊的施法者身上猛的浮现了数十层魔法防御,然后身子模糊,瞬间出现在数十里之外的一座冰屋中。

    在那冰屋中,有七八个职业者披了黑色的斗篷围绕在篝火旁低声的交谈着。一大块魔兽肉挂在上面烤着,大滴大滴的油脂低落下去,落在火堆中发出滋滋的爆响来。

    “敌袭!”这个施法者出现在冰屋后,低声的吼叫起来。

    那些黑斗篷职业者当中有三五个瞬间从原地消失,而另外的一些人则猛的爆发了斗气和魔法力量,转身就朝冰屋外面冲了出去。

    “想走?”库卡斯的声音在房屋外面响了起来。

    伴随了他的声音响起,冰屋四周围的空间猛的扭曲起来,下一个瞬间,有青灰色的大手凌空降下,狠狠的拍打在这座冰屋之上。

    强横的灰烬斗气疯狂的撕裂了冰屋,那如山如岳一般的威压伴随了大手压了下去,却是把几个职业者给硬生生的压制在原地了。

    “杀!”十多个职业者相互对视一眼,却是不甘心被一个没有骑乘坐骑的八阶骑士用威压给压制住,因此各自催动了秘法暴增自身力量,然后疯狂的朝上面的大手和紧随其后的库卡斯攻击了过去。

    想他们这些人都曾经联手灭杀过八阶职业者,此时库卡斯虽说突然杀上们来,但他们却并不是太过惊慌,一方面沉着的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另一方面则飞快的施展秘法传递了信息,让其他隐匿的杀手们准备寻找机会,然后配合他们做到一击必杀。

    几道斗气凝聚的攻击后七八个脸盆大小的火球跟库卡斯的大手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在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中,斗气和火焰消散,而那个大手则在十多个职业者的惊讶注视下,继续落了下来。

    几个施法者低声尖啸,却是催动了秘法,准备闪烁离开这个区域。

    然而他们秘法施展了出来,身形模糊,下一个瞬间,则在距离冰屋不过数十丈远的地方突然爆炸开来。

    有几个施法者身上的魔法道具光芒闪烁瞬间又破灭掉,却是被四周围扭曲的空间硬生生的给磨灭掉了。失去了魔法道具的防御,这些施法者们是说强行释放了几个防御法术,但在那覆地印威能引起的扭曲空间下,几个防御魔法瞬间就被撕裂掉。而他们本人,也在失去所有的防御后,被空间硬生生的给扭曲成了灰烬。

    六七个施法者,不过是一个闪烁的时间,就只剩下了一个。这仅存的施法者释放闪烁时的速度比其他人慢了一线,若是在其他地方,他或许会因为慢了一线而被灭杀掉,但在此时此刻,这稍微慢了一点的施法者却活了下来。

    见同伴在自己不远处被爆成了一团血雾,这个年轻的施法者低声尖啸,然后身形晃动,却是操控了闪烁秘法直接闪烁到自己一个同伴身后。

    借助同伴的遮挡,他毫不犹豫的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金色的卷轴捏碎开来。

    卷轴破碎,一道传送金光冲天而起,这金光蔓延,却是包裹了施法者和他身前的那名战士同伴。

    传送金光穿透了库卡斯的覆地印凝聚的大手,冲天而起百余丈高后穿刺到虚空中不知道通向何处。

    这施法者跟那个战士身形模糊,却是要被这个传送卷轴给传送到其他地方去。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让你们走的?”库卡斯尖声怪叫,足踏虚空,直接出现到百丈高空,然后伸手狠狠的穿刺到金色光柱当中去抓那个施法者去。

    而那个施法者却躲避在那个战士同伴身后,库卡斯一手抓了过去,直接穿透了那个战士的胸膛。强横的灰烬斗气灌输到他体内,瞬间就把这个战士给撕裂成了无数碎片从金色光柱中炸裂出来。

    也就在库卡斯一把抓爆那个战士的时候,传送光柱就把那个施法者给传送到虚空中了。

    光柱收缩,库卡斯却不甘心对方就这样逃走:“刺杀我不成功就想离开,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你有那个本事?”

    面甲狰狞,强横的斗气从体内疯狂的倾泻、出来,大量的对灌输到他双手当中,双手并立如刀,然后狠狠的穿刺到那光柱收缩的地方。

    十指倒钩,瞬间在那传送光柱消失的地方撕裂出了一条一人多高的裂缝出来。

    强横的心神和杀戮气息混合在一起冲到裂缝当中,然后跟随了那施法者残留下的气息跨越无穷虚空追了下去。

    心神跨越无穷虚空,瞬息间,千万位面一晃而过。

    等库卡斯跟随了那一道气息追过去时,那个施法者刚刚从一个位面中出现。

    这个施法者出现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中,山洞四周围点燃了巨大的火炬,而那些火炬则在四周围演化成一团团银色的光幕出来。这些光幕中蔓延出锁链来在中央勾勒出一个祭台。正是那个祭台,才把施法者给接引到了这里。

    “刺杀失败。”施法者刚一出现在祭台上,就低声轻呼起来。

    “砰!砰!砰!”山洞四周围数十个火炬不断的爆炸开来,从其中浮现出一个个模糊的人影:“怎么回事?”

    “吼!”

    在那施法者还没有说话的时候,他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裂缝出来。

    裂缝浮现,从其中宣泄出无量的凶恶气息,气息凝聚,演化成一条吞天巨蟒盘旋着朝那个施法者缠绕下去。

    “因为他挑错了目标。”伴随了库卡斯暴怒的声音,两个青灰色的大手从其中探了出来,跟随大手而来的,还有骑士半截身子。

    “死!”一声低吼,那两个大手瞬间抓住了施法者的脑袋,缠绕在施法者身上的防御魔法好似纸张一般被轻易的撕裂开来。下一个瞬间,他脑袋炸裂,却是被库卡斯给硬生生的捏爆了。

    “狂妄!”

    十多声怒吼在那些火炬凝聚的人影口中响起,一些人影挥手朝库卡斯斩出数十道火焰斩去。而又有人影突然破碎开来,化作一张漫天火硬生生的穿刺到空间中,然后切割了空间朝库卡斯笼罩过去。

    “就是狂妄,你们又有什么本事对付我?”库卡斯嘎嘎的狞笑着,却是反手连连打出覆地印的威能。

    那覆地印威能强横无比,瞬间破灭十多个扑过来的人影和他们打过来的攻击。

    最后扭曲的空间直接把整个山洞都给彻底的摧毁了。祭台崩塌,火炬破碎,这一印下去,却是让山洞中十多个人影几乎全都破灭了。

    “我在永恒的位面中等着你们,有本事就去那里找我。”一声狞笑,这恶汉却是抽身就走。

    “库卡斯!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有人怒吼,又有数十道强横的气息跨越虚空瞬间出现在山洞当中,然后化作各式各样的怪兽模样跟库卡斯的气息心神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气息碰撞,库卡斯残留在山洞中的气息瞬间就被对方的联手给毁灭了。而且那些气息仍然不依不饶,紧随着他撕裂的空间裂缝,跨越无穷虚空直接出现在永恒的位面中。

    却说库卡斯在把半块身子从一人多高的裂缝中退出来后,双手合拢,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空间裂缝给愈合了。

    他的速度很快,但身后紧随的那数十道气息的速度更快。

    如果说库卡斯起先在山洞中灭杀的那些人影不过是八阶职业者们的十分之一力量,那现在这些追杀上来的气息则拥有八阶职业者们的一半多力量。

    数十道狂暴的气息重重的撞击在愈合的裂缝上,一声闷响,那裂缝处猛的朝内部塌陷了一下,然后就好似玻璃一般破碎开来。

    数十道化作怪兽的气息从破碎的空间中冲了出来,直愣愣的朝库卡斯扑杀过去。

    冰雪城池中的高阶职业者们早就察觉到了库卡斯这里的异常,但他们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视而不见,只有少部分职业者释放了自身部分气息心神朝他所在的位置探测起来。

    第一掌权者的投影瞬间出现在库卡斯身旁,这女骑士秀眉微皱,一根骑士长枪突然出现在她手中,那长枪在空中抖出无数的枪花朝扑杀过来的气息灭杀了上去。

    只是一次碰撞,第一掌权者的长枪就穿刺了七八头气息演化的凶兽。那些凶兽被刺破,发出轻微的爆炸声,朝四周围无规则的宣泄起来。

    库卡斯见对方跨越虚空追杀上来,心中即有愤怒也有无奈;愤怒的是对方的猖狂,无奈的是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强大。当然,此时的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那会的猖狂了。

    “给老子滚回去。”反手再一次穿刺到虚空中,这一次他直接抓了一把钉头锤出来。这个钉头锤同样是位面宝物,威能虽说并不是最强大的,但却最适合现在他用来对付那些跨空而来的气息杀戮。

    挥动钉头锤,大量的斗气凝聚的法阵从其中宣泄出来,然后化作无数跟巨锤虚影瞬间砸在那些气息上面,只是这么一下,就把那些气息演化的凶兽给砸碎。

    一声声怒吼从尚未愈合的破碎空间处传递出来,下一个瞬间,从那塌陷而破碎开来的空间裂缝处,探出七八根长短不一的武器携带无量斗气好似流星坠地一般,全都朝库卡斯砸了下去。

    足踏虚空,扭曲空间不断生成,跟那些兵器撞击在一起,只不过是抵挡了呼吸时间而已。

    不过一个呼吸时间对库卡斯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他借助这一个呼吸时间,猛的抽了斩杀过无上存在气息投影的枪斧来。

    枪斧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奇异的弧线,然后好似羽毛落在水面一般,轻轻的碰触在那些坠落下来的兵器上面。

    每一次碰触,他手中的枪斧就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声。伴随了这声音响起,一件件兵器散去了斗气,好似一块废铁一般掉落在地上。

    空间裂缝的另一头,数十名精通空间穿梭的八阶职业者们不由的惨叫起来。

    原来在那枪斧斩杀在他们武器上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枪斧中浮现出来,在短短的刹那,就吞食了那些兵器中蕴藏的心神操控力量。

    如此诡异的手段,这些八阶职业者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过,虽说心中惊疑,但却没有一个人后退,反而一个个的准备踏入身前空间裂缝,跨越无穷虚空直接出现在永恒的位面中,跟库卡斯进行一次真正的争斗。只不过他们终究明白自己这些人是不能出现在那个永恒位面上的,否则一定会给他们身后的一些势力带去麻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