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熄灭:py2000、打赏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隐秘女法师见那些血雨凝聚的吞天巨蟒来势凶猛,惊恐之下立刻斩断了自己的心神操控。那吞天巨蟒冲到她身前不过百余丈距离的时候,这才猛的散了开来,重新化作无穷血雨朝下面落去。

    “神灵的尊严不容亵渎,哪怕是死亡的神灵也一样。”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库卡斯心头浮现出这样的念头出来:“只是不知道一个死亡的神灵的尊严,能够维持多少岁月。”

    想起当年跟随金发女将军收取的神格甚至是神职碎片的场景时,库卡斯不由的唏嘘不已。

    “只不过是强撑着而已,等个三五百年,早晚会有人找上门来,把她神骨演化的矿脉全都挖走。只可惜了那个头颅演化的冠冕了。”隐秘女法师有些遗憾的嘟囔了一句。

    天空中的传奇法阵发出嘎吱吱的响声,好似破旧的车轮被人强行推动而无力的转动一般。

    无穷无尽的杀生气息演化的怪兽不断凝聚出来,然后撞击在上面。

    金色的云团再一次朝下面压制下来,伴随了这一次金色云团朝下压制,又有一道寒光从天而降,瞬间撞击在那个在传奇法阵上不断游走的巨大的光球当中。

    光球猛的扩张数十倍,然后稍微收缩了一下。下一个瞬间,那个光球好似从高空掉落下去的冰块一般,噼里啪啦的破碎开来。

    伴随了这光球破碎,那旋转的传奇法阵中猛的爆发出出数千个凝实的人影出来。

    这些凝实的人影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呼啸声,无穷禁制法阵在他们身后生成,然后朝四周围疯狂的扩张出去。

    有人影飞到空中炸裂开来,无穷魔力宣泄,却是演化成传奇级别的范围魔法笼罩了帝都外面数万里范围的地方。

    只可惜这些魔法的威能不仅没有展现出来,就连魔法的结构都没有凝聚完成就被金色云团中释放出来的寒光给轻而易举的磨灭掉了。

    数百个人影在空中连续炸裂,想要一同释放出传奇最强大的范围魔法来联合起来磨灭掉四周围的一起攻击,但没有任何一个魔法能够释放出威能来。不过瞬间,那些魔法结构就被磨灭掉了。

    在数百个人影冲天而起想要释放出范围魔法的时候,远处有金色云团下沉,演化成一个巨大的石磙落在大地上。这千余丈高大的石磙吸收了地上的碎石沙土后,变化到数千丈高大。远处去,通体金黄,好似是用不知名的魔法金属打造出来的一般。

    石磙滚动,所行之处留下一条百余丈深的沟壑出来。无数的奇异文字和图案从金色云团中落下,四周围又有无穷无尽的杀生怪兽融入其中。

    石磙滚动,一股碾压天地,毁灭一切生灵的气息从其中散发出来。即便是间隔数十万里,即便是有传奇法阵抵挡,但那气息仍然有一部分穿透了法阵,然后在被血水覆盖的帝都中疯狂的肆虐起来。

    穿透到传奇法阵中的强横威压要比那女神释放出来的威压还要强横数倍。

    在这威压下,库卡斯和隐秘女法师全都被强行镇压到血水当中了。

    十三根护卫库卡斯的位面道具在被那石磙散发出来的气息给镇压下去后,发出不甘的嘶鸣声。

    虽说库卡斯有心操控十三个位面道具跟那气息抗衡一下,但是考虑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后,却是放弃了哪个想法。

    头颅沉浮在血水中,一些赤红色的血水竟然穿透了十三根黑旗的护卫,直接落在他的脑袋上。

    一滴血水落在脑袋上,他只感觉脑袋一阵发热,随后就察觉到脖颈下有瘙、痒的感觉升起。心神观察,却是发现脖颈下竟然生长出了新的血肉出来。

    在不能勾动位面本源来修复身体的情况下,现在被血水中的异常鲜血修复着身子,库卡斯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不过随后却担心那陨落的女神的心神隐藏在血水中,如此作为却是为了趁机夺舍重生。

    因此他主动操控了十三根黑旗把其他的血水都强行抵挡了下去。只是在仔细观察了那些刚生长出来的血肉,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这才开放了十三根位面道具的防御,任由更多的血水开始修复自己的身子。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血水都能够融入到他身体中进行修复的,在无穷无尽的血水中,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血水有这个功效。根据库卡斯和隐秘女法师的猜测,那些能够修复身体的血水,其实才是陨落女神的鲜血精华,而其他血水,只不过是这一方天地演化出来的,为女神陨落而形成的一种异象罢了。当然,这种猜测是否正确,那就不是库卡斯他们所考虑的事情了。

    有了这个发现后,库卡斯就开始主动的有目的地的去吸收那些特殊的血水。而一旁的隐秘女法师也到远处帮助他去收集了。

    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在大量的特殊血水作用下,库卡斯的身子很快就恢复了完整。

    金银交错的光团再一次融入到双臂当中,强横的灰烬斗气在新生的身体中游走一圈,却是发现这新生成的身体跟他脑袋的坚固程度一般无二,因此到也没有因为身体强度的缘故降低他的实力。

    石磙释放出来的气息越发强横起来,那气息好似勾动了亿万生灵死亡时的不甘呐喊、无数时代一来坠落的无穷强者们的怨念一般。

    凝聚成实质的气息中演化了千万怪兽在大地上奔腾,又有一个个残缺的影像散发了无穷的杀戮气息在空中飞舞。

    这些气息狠狠的撞击在传奇法阵上,一时间爆炸声不断,千万禁制法阵生灭不停,大地颤抖,数十万里内的天空都剧烈的动荡起来。

    这一时刻,好似整个天地都要被无穷的力量撕裂,又好似那无上存在降临一般。

    帝都内的血云在那气息的撞击下不断的翻滚着,大片大片的血云轰然破碎,一团团污血散发了恶臭气息掉落到血水中。

    那些污血落地,顿时生成一头头狰狞异兽出来。异兽们吞食了一些血水后,就扭身去攻击四周围的传奇法阵。却是那女神死后的怨恨气息操控了它们,怨恨那传奇法阵没有保护了她。

    血水中的隐秘女法师在收集了一些异常血水后,就放弃了这项工作。这并不是因为外面的气息镇压的她没有那个能力了,而是她在察觉外面的异常情况后,彻底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念想。

    “既然都要死亡了,何必再浪费时间收集那些没用的东西?呵呵!本想着今后登上神位,成就无上神王,没想到一切都成了空想。”隐秘女法师低声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水顺了脸庞滑落下来,最后竟然控制不住滔滔大哭起来。

    对于隐秘女法师的失态,库卡斯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虽说他们是高阶职业者,在那些低阶存在们面前显得是那样的强势和高贵,但是在面临无力反抗的死亡时,内心其实仍然十分的脆弱,甚至因为一时间不能接受现实,内心的脆弱要比那些低阶职业者们还要来的猛烈。

    而这样的脆弱,往往也就代表了一个人的成长极限,在他来,即便是隐秘女法师能够在那杀生卷轴的威能下活下去,那她今后也没有可能踏上神灵之位了。

    天空中的金色云团仍然在缓慢的下沉着,而数十万里之外的石磙滚动的速度越发快速起来。

    轰鸣声不绝于耳,按照库卡斯的估算,最多不过十多个呼吸时间,那巨大的石磙就会撞击在这个传奇法阵上。而到了那个时候,他相信这无人操控的传奇法阵根本抵挡不住。

    静静的悬浮在天空中,感受着血水散落在身上带来的清凉,库卡斯的思绪越发清晰起来。

    “杀生卷轴的威能恐怕最强大的就是那个寒光和现在的石磙了。寒光已经消失了,只要我在石磙撕裂传奇法阵的瞬间能够逃离到一定距离,那就算是躲避了它最强大的威能了。”手中缓慢的转动了枪斧,他又想起那仍然在地穴中跟黄金短矛争斗的芬历尔魔熊来:“到时候,跟芬历尔魔熊联合起来施展骑士秘法,抵挡那些杀生气息凝聚的怪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实在不行,那我拼着耗费一些灵魂力量,也要催动一根位面道具。我就不相信那位面道具抵挡不住那些杀生怪兽。到时候,借助位面道具的威能,甚至有可能把这杀生卷轴的力量破开。”

    一连串的奇异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是根本不知道那女神跟杀生卷轴释放出来的寒光拼斗一次后,耗费了一个虚空宝物才受伤坠落到传奇法阵的保护之下。

    他的位面道具虽说强悍,但相对于虚空宝物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毕竟在他掌握的信息中,位面道具对每一个传奇和神灵而言都是极其珍贵的,更何况是他从未听说过的虚空宝物?[(m)無彈窗閱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