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寒光点点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丈余大小的手掌眼就要落下来时,那传奇法阵发出一阵嘎吱吱的爆响来。

    下一个瞬间,从传奇法阵的四面八方浮现出上千个模糊的人影出来。

    这些人影在空中转化成一道道神力、斗气、魔力光线出来。

    这些光线在那寒光大手落下来的时候,快速的编织成一张厚重的盾牌,朝上面迎接了上去。

    杀!冥冥之中,杀戮之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千余名传奇和神灵演化的影像爆发出杀戮之音来。

    冲天的杀气从盾牌上释放出来,这些凝聚成实质的杀戮气息在空中缠绕,化作一头狰狞怪兽朝那寒光手掌率先扑了过去。

    怪兽狰狞,冲天而起在空中撕裂出数百丈大小的裂缝出来,亿万雷火爆裂,从那怪兽口中喷出一道道流光。数千里的空间都在那流光缠绕下扭曲起来。

    狰狞的怪兽跟寒光手掌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那手掌下落,瞬间就把这杀戮气息凝聚的怪兽给磨灭了。

    下一个瞬间,千余名传奇和神灵凝聚的盾牌跟手掌碰触在一起。

    没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没有绚丽的色彩,只是流沙一般的磨灭,只是气泡般破碎。这积攒了千余名传奇和神灵全力一击力量的盾牌,在那大手下瞬间破灭了。

    “这怎么可能?”着天空中缩小了一半面积的大手在磨灭了那个盾牌后仍然下落,库卡斯心中根本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缩小的手掌轻轻的拍打在传奇法阵上,那传奇法阵中孕育出来的防御法阵和禁制,瞬间就被洞穿了。

    一个粗大的窟窿出现在传奇法阵上,不过这一次那寒光手掌并没有继续下落去拍打传奇法阵中庇护的任何一个人,而是在空中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的流光朝四周围扩散出去,融入到传奇法阵中不见了踪迹。

    寒光大手在传奇法阵上撕裂了一个口子,然后分裂开来融入到传奇法阵当中后的一瞬间,天空中的女神散落了无穷无尽的神血顺了那个裂口坠落了下来。

    见到女神散落无穷神血坠落下来,库卡斯的心思立刻放到了她身上。至于那碎裂的寒光融入到传奇法阵中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却是不在乎了。在他来,那传奇法阵终究是数千传奇和神灵制作出来的,哪怕再是不堪,其威能也比那个女神的神国投影强悍。

    而强悍的传奇法阵,必定能够拖延那些寒光一些时间。而他要做的就是趁了这段时间,上前把坠落下来的女神灭杀掉。

    “杀了她。”库卡斯低吼一声,大声的提示了隐秘女法师。然而隐秘女法师虽说听到了他的提示,但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是呆呆的站立在那里,着那女神散落无穷神血坠落下来,却不上前狙杀去。

    对于隐秘女法师的迟钝,库卡斯已经懒得再说什么了。

    怪叫一声,强悍的灰烬斗气从足下喷了出来,然后演化处覆地印的威能出来。

    足踏虚空,数十里的路程不过一个瞬间就跨越过去了。

    坠落的女神并没有想到隐匿在传奇法阵之下的库卡斯会出手攻击她。

    自从她的神国被那个寒光大手轻易的拍碎,而自身携带的大量神器以及一件珍贵的虚空宝物被磨灭后,她的心神就剧烈的动荡起来,一时间根本不能接受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因为那发生的一切,都是她以前想都没有想过,听都没有听过的。因此哪怕她心理再是良好,此时也免不了惊恐失措。

    坠落下来的女神现在只希望那个传奇法阵能够保护她,哪怕只是保护三两个呼吸时间也就足够了。此时此刻,她却是选择性的遗忘了刚才另一个寒光大手轻易的撕裂传奇法阵防御的事情了。

    后背上寒光点点,那些寒光的数量虽说极其稀少,但却硬生生的阻止了她的伤势愈合。

    大量的神血散落出来,这些神血散落出来后,或是演化成一块块珍贵的魔法金属矿母,或是化作无穷无尽的神力凝聚成光柱冲天而起瞬间消失了踪迹,或是演化成一颗颗燃烧的巨石甚至一些奇异的怪兽出来。

    每滴落一滴神血,她的神力就会损失一些。神血滴落虽说让她神力受损,但更让她感到惊恐的时候,体内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丝丝怪异的力量出来。那力量在她体内流转,所行之处,神血干枯,神骨破碎,神肉飞灰。

    从她在神国投影中坠落下来到进入传奇法阵中的短短一个瞬间,一身血肉就被那莫名其妙的力量蒸发了十分之一。

    神躯重重的撞击在大地上,硬生生的在大地上砸出一个数千丈深的坑洞出来。

    而就在女神的身子坠入大地数千丈的地方时,库卡斯也跨越了数十里路程出现在坑洞的边缘区域。而哪个跟随了女神而坠落的寒光大手则稍微慢了一线,被瞬间愈合的传奇法阵阻拦了下来。

    传奇法阵转动,虽说只是阻拦了那个寒光大手一个刹那,但也足够那个女神坠入数千丈深的坑洞中了。

    而那个寒光大手在破灭了传奇法阵后,由于没有千余个影像演化的盾牌阻拦,因此并没有缩小体积。不过它也没有继续朝那个女神追杀下去了,而是跟起先那个寒光大手一般,在空中猛的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的寒光从内部散落在传奇法阵当中不见了踪迹。

    在传奇法阵上滚动的圆球再一次展开,好似妖异的莲花一般在法阵最中央绽放开来。

    一个个模糊的人影从花朵中央飞到空中,朝天空中的金色云团飞去。然而还不等它们飞到云团当中,就在半空中炸裂开来。

    每炸裂一个模糊的人影,就有无穷无尽的神力、斗气、魔法力量宣泄出来。不过在库卡斯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其中还蕴藏了一点点寒光。

    来不及思索那些寒光会给传奇法阵造成什么影响,库卡斯反手抽出了后背上的十三根燃烧的黑旗,然后把那十三根黑旗融入到手中的枪斧中。

    融入了十三根黑旗的枪斧上缠绕了一团黑色的火焰,火焰扭曲,化作一团团古老的骑士文字。一丝丝杀戮气息从其中散发出来直冲天际。

    一声声脆响在那枪斧上响起,斧刃和枪头轻微的颤抖着,四周围的空间在它们的颤抖下,被上面散发出来的丝丝杀戮气息硬生生切割出一条条空间裂缝出来。

    “杀!”一声低吼,库卡斯纵身跳到那个千余丈深的坑洞中,直接朝最下面的女神斩杀了过去。

    强横的灰烬斗气缠绕在枪斧上,枪斧下落,硬生生撕裂出一条巴掌宽,千余丈长的空间裂缝出来。无穷的杀戮气息倒卷下来,顺了那枪斧撕裂出来的空间裂缝化作一条吞天巨蟒恶狠狠的跟随下去。

    那女神坠落到大地深处,一部分神血在她有意的操控下化作无数的神术禁制堵塞在通道中央,借此希望阻拦身后的寒光大手。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寒光大手没有下来,库卡斯这个一心想要杀神的恶汉却鲁莽的跳了下去。

    锋利的枪斧撞击在那些神术禁制上,发出剧烈的爆炸声来。

    若是放到以前,他这枪斧哪怕是缠绕了再多的灰烬斗气,哪怕是融入更多的位面道具也没有能力劈开一个神灵用自身神血生成的神术禁制,毕竟武器持有者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低下了。

    但此时那枪斧劈砍在神术禁制上,只是耗费了一些不多的斗气后,就轻易的把神术禁制给撕裂好开。

    本以为会耗费一番手脚才能顺利打破神术禁制的库卡斯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身子继续坠落,撞击在第二个神术禁制上的时候,他集中了精力仔细观察起来。

    枪斧跟神术禁制碰触的瞬间,从枪头上闪现了一抹白光。白光闪烁,缠绕在一丝丝灰烬斗气上,然后就那样轻而易举的把神术禁制撕裂了。

    心中疑惑,不过很快他就想起自己在深渊联盟的一个位面中,因为枪斧的缘故毁坏了一座拥有奇异能力的温泉的事情。

    “哈哈!活该你今天陨落。”库卡斯嘎嘎怪笑起来,此时此刻,他却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灭杀那个女神。毕竟那个女神跟他是相互敌对的,因此哪怕是两人都处于危险的境地,他仍然打着先灭杀仇敌,再单独应对危险的心思。

    要知道那女神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如果任由她恢复了实力,恐怕对方也会怀着跟他一样的想法,想把仇敌灭杀了,再面对危险。省的在抵挡外面危险时,被绝望的敌人给暗算,从而导致陨落的可能。

    数千丈的坑洞,从坠落下去到他见到那个女神,不过耗费了一个呼吸时间而已。期间破灭数百个神术禁制下来后,身后凝聚的杀戮气息已经强横到了极限。

    吞天巨蟒般的杀气在他身后扭曲,直接撕裂了大地岩石,硬生生的在大地下撕裂出一个数百丈大小的坑洞出来。

    女神的倚墙而里,此时此刻的女神,身上没有任何强横的气息威压,有的只是一股淡淡的死寂气息。

    丰满的身子此时此刻也干枯了下去,高耸的乳、房好似破旧的麻袋在胸前缀了下去,洁白如玉的手臂,好似干枯的藤木一般难。姣好的面容,更是干枯的好似老树皮一般干裂开来。

    “小爬虫,你想杀我?”这女神身子虽说起来极其的腐朽和死寂,但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却是明亮无比。

    只是被这女神随意的扫了一眼,库卡斯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从对方双眼中释放出来,直愣愣的朝他的心神压制了下来。

    若是放到以前,那女神一瞪眼,或许他立刻就会被对方释放出来的那一丝威压给镇住了,但此时此刻,他身后却缠绕了一条凝聚了他所有杀戮气息以及天地间的杀气凝聚的吞天巨蟒。

    如此一来,女神的威压尚未碰触到他,就被身后的吞天巨蟒张嘴给吃了个干净。

    “怎么?难道我不应该杀你吗?”库卡斯咧嘴怪笑起来,他缓慢的转动了手中的枪斧,枪斧旋转,撕裂周围空间,出现一条条大小不一的空间裂缝出来。

    那吞天巨蟒缠绕在库卡斯身上,然后蔓延到枪斧上,张嘴朝女神发出一声声嘶鸣来。

    “你还没有那个能力灭杀我。”女神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丑陋的笑容出来:“能杀我的,只有传奇。”

    “是啊!以前或许我在你跟前什么也不是,别说杀你了,恐怕在你跟前都站立不起来。可是现在你却成了这样,我当杀你。”说话间,他一次又一次的积攒着自己的气息,力求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然后寻找机会一击必杀。

    “哪怕下一个瞬间我陨落掉,你也杀不死我。”女神嘲讽起来。

    “或许我应该尝试一下,你的神格实在是太过诱人了。”说话间,库卡斯猛的上前挥舞枪斧狠狠的朝女神劈砍了下去。

    女神的双眼中浮现出无数神文来,这些身为好似两道洪流凶猛的朝库卡斯胸膛和脑袋撞击了过去。至于那朝她劈砍来的战斧,却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死。”一声低吼,足踏虚空,一团扭曲的空间出现在那两道神文洪流前,希望能够把两道洪流阻拦住。而他手上再一次加快了速度,催动更多的斗气缠绕在枪斧之上。

    “既然这枪斧能够轻易的撕裂她的神术防御,那同样也能够把她给劈砍成两半。”

    缠绕了强横斗气后从那个温泉中得到的神秘力量的枪斧重重的劈砍在女神脑袋上。

    铛!巨钟一般的轰鸣声响起,那能够轻易撕裂神术防御的枪斧劈砍在女神衰老的头颅上,却是被高高的弹了起来。而女神的头颅上,只不过是掉落了一根白发而已。

    与此同时,那从女神双眼中喷出来的神文洪流轻易的撕裂了他的覆地印威能。

    眼那没有什么变化的神文洪流就要撞击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库卡斯猛的抖动锁链,缠绕在锁链上的女战士头颅猛的出现在他面前,然后跟两股神文洪流碰触在一起。

    两股神文洪流碰触到那女战士的头颅后,立刻就融入到其中了。

    在被神文洪流灌输后,女战士的头颅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喊声,下一个瞬间,那脑袋猛的暴涨起来,一下子变成车**小的头颅悬浮在空中。

    血肉脱落,森森白骨显露出来,在她的双眼中,流露出无尽的迷茫和痛苦。蕴藏在头颅中的心神,更是疯狂的宣泄出来,肆意的搅动着四周围的空间。

    “嘎嘎!吃吃了嘎嘎!”女战士的头颅化作一具白骨头颅悬浮在空中,双眼消失,被两团外翻的血肉给取而代之了。在那外翻的血肉上,不断的有神文浮现,这些神文在血肉上游走,很快勾勒出一个神文法阵出来。

    那神文法阵运转,演化出一条条神文形成的锁链开始在那车**小的头颅上蔓延起来。

    “去吧!你很饿,吃了他。”身子干枯了的女神一脸狞笑的指点着库卡斯,给那个女战士的头颅下达了命令。

    “吃我要哥哥吃”

    到那女战士的模样后,库卡斯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心神控制,他没想到眼前这个起来狼狈无比的女神竟然能够释放出心神控制类的神术出来。

    “想吃我吗?难道你忘记了你的哥哥是被这给老女人给吃了吗?你不想找到你哥哥了?吃了这个老女人,她肚子里有你哥哥的血肉。只有吃了她,你才能跟你哥哥重逢。”库卡斯狞笑连连,手中锁链晃动,却是操控了女战士的头颅狠狠地朝女神甩了过去。

    女战士的头颅听到库卡斯的话语后,顿时更加疯狂后混乱起来,她被甩到女神身旁后,凶兴大发,张嘴喷出一股股死寂气息就朝女神撕咬了过去:“我吃了你,我要哥哥。”

    “没用的东西。”女神眉头紧皱,却是对库卡斯的行为和那个女战士头颅的执着感到愤怒和无奈。

    这女神一上来就施展了杀戮秘法,希望通过神文洪流把库卡斯的心神掌控了,这样一来,她不仅能够除掉一个仇敌,而且还给自己找了一个打手。可是事情发生了意外,这让她的算计一下子落空了。

    为了释放那个神文洪流,她强行催动了体内不多的神力释放出来,如今杀戮秘法没有效果,消耗的那些神力却是白白的浪费了。这样的结果,让伤势越发严重的女神的心情更加糟糕起来。

    后背上缠绕的寒光点点,没有随着时间推移减少,更没有因为她神力的镇压而消亡,反而随着时间推移,那撕裂她后背的寒光更加强大起来。几乎是每一个刹那,那些寒光都在疯狂的掠夺着她体内的生机。

    甚至在她的感知中,察觉到一些寒光点点竟然朝她隐匿的神格扑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