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剪一束时光綄月亮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一连串的详细说辞从一名施法者口中说出来,这个施法者足足追杀那个圣殿武士数次时间了,相对于库卡斯他们这群人来说,他对那个圣殿武士最是了解了。

    “我们的预言师正是推测那个入侵者的位置,只要有所发现,我们就立刻出手灭杀他。”这施法者指点不远处七八个盘膝坐在半空中的职业者沉声说道。

    库卡斯顺了他的指点朝不远处去,发现那几个施法者悬浮半空,在他们中间有一个旋转的丈余大小的水晶球。这些施法者们不断的接住文字和禁制的手段朝那水晶球中灌输自己的精神力和魔力,一些画面不断的在水晶球上闪现着,其中有崇山峻岭,也有山河湖泊,更多的则是一些繁华的城市。

    “这就是推演秘法吗?起来挺不错的,可惜我还没有时间修炼这种手段。”着那水晶球转动,库卡斯胡乱的思索一些事情。他现在只恨自己晋升的时间太短,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修炼自己想要掌握的手段。现在他也只能优先修炼杀戮手段而已。

    就在库卡斯胡乱思索时,那几个操控水晶球进行推演的施法者们突然低声欢呼起来:“成功了,锁定了他的位置。”

    “在那里?”有人连忙追问。

    “九千万里之外的一座城市中,恩,一个超级帝国的帝都。”一名预言师沉声解释着:“我总感觉那里有危险在等待着我们。”

    “锁定位置,然后出发。”一名职业者大声叫喊起来:“自从成为职业者那一天开始,我们就处于危险当中。不要顾忌太多,如果顾忌太多的话,我们谁也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不错,走!不用在这里呆着浪费时间了。”库卡斯在一旁听了十分认同对方的话语,他上前一步指点那水晶球中的画面说道:“据我所知,那些圣殿的成员们可以使用一种秘法借助数量众多的生灵产生的气息隐匿自身所有气息,时间一长,我们恐怕就找不到这个入侵者了。”

    在那水晶球上显示的画面中,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身穿洁白长袍,一脸的谦逊和慈善。他独自行走在街道上,四周围的人们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朝他鞠躬行礼,做恭敬状出来。一些低阶职业者,自发的行走在他左右,样子是在护卫他。

    就在库卡斯凝神观那水晶球时,那个水晶球中显示的圣殿武士突然抬头朝天空去,而他的视线好似跨越了虚空,直接跟库卡斯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两人视线通过那水晶球交汇在一起,一时间库卡斯心里竟然有一丝丝杀戮的冲动,他恨不得直接跨过无尽虚空,出现在那个圣殿武士跟前一巴掌把他给灭杀了事。

    “该死的,他发现我们了。”一旁有预言师失声喊叫起来“好诡异的手段,不知道是他的天赋能力还是其他什么力量。”

    “走,立刻过去灭杀了他。”有施法者低声嘟囔一句,率先撕裂空间,转身进入裂缝中不见了踪迹。几个跟他在一起却没有能力撕裂空间的职业者见状连忙跟进,势必要灭杀那个圣殿武士去。

    水晶球中显示那圣殿武士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随后有一个人影闪现出来。那人影挥动了法杖,法杖顶端燃烧了一团墨黑色的火焰狠狠的朝他头顶砸了下去。

    画面中的圣殿武士双手朝天空举起,从他手心中喷出数十道婴儿拇指粗细的光线来相互交织朝上空的施法者绞杀了过去。他这快速的反应,好似早就预测到那个施法者从那里出来一般。

    “全都杀过去,把方圆千里范围全都掌控者,准备动用秘法封锁整个空间。”有人大声喊叫着。随后就见更多的施法者们撕裂了空间,他们按照起先的计划预定了位置。在出现在千万里之外后,就可以直接催动秘法,借助众人的力量把方圆数千里甚至上万里的空间给彻底的封锁了。到那个时候,除非传奇,否则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短时间里撕裂空间离开。

    水晶球破裂开来,画面虽说消失了,但库卡斯脑海中仍然有那个圣殿武士的影像。那影像是那么的清晰,清晰到好似是有人刻画到他心神当中似得。

    “走。”就在那巨大的水晶球破碎开来后,那个跟库卡斯一起行动的施法者低声呼唤起他来。这个施法者已经撕裂了空间,几个跟他一起行动的职业者们都已经进入裂缝中不见了踪迹,他正控制了裂缝,等待发呆中的库卡斯。

    感激的朝对方点了点头,库卡斯飞快的冲到裂缝当中了。他知道,如果对方不等待他,他也没有办法。现在那个施法者却等待了他,让他真正的参与到围杀那个圣殿武士的行动中,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因为那些位面巡查者们在深渊联盟中申请了任务,只要能够抓捕了那个圣殿武士,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得到数千个贡献点。而如此庞大数量的贡献点,足以让库卡斯兑换那个原版的永恒的灰烬观数日时间了。

    在库卡斯来,这一次他们数百人去猎杀一个八阶圣殿武士,绝对会成功的,而那些贡献点则相当于白送个他们的。

    进入裂缝,眼前景色稍微闪烁了一下,库卡斯就出现在一片陌生的区域内。匆匆观察了四周围情况,发现自己位于一座城池外面的天空中。在他身旁,则站立了几个跟他一起合作的八阶职业者们。

    一晃光秃秃的大脑袋,脖子发出一阵噶蹦蹦的怪响来,身形晃动,直接出现在一名施法者不远处。他的任务就是保护那个施法者,让对方安静的施展秘法封锁方圆数千里范围的空间去。

    一连串的咒语在他口中飞快的说了出去,大量的魔法力量和精神力沉浸到咒语当中,不过瞬间,就有一张光幕从这个施法者身前不远处浮现了出来。光幕蔓延,几乎是瞬间就笼罩了方圆数千里范围。

    那撕裂空间的施法者也从裂缝中走了出来,这个施法者转动了手中一个水晶球,从水晶球中不断的喷出一些透明的光线出来,光线穿刺到虚空中,快速的强化着那个光幕。

    也不过两三个呼吸时间,那两个施法者就完成了他们的工作。点头示意后,众人按照计划分散在方圆百里范围,然后化作流光朝不远处的那个城池飞了过去。

    经过长时间的修炼,库卡斯已经渐渐的掌控了自己的心神和斗气的更多运用方式。此时只见他把心神和斗气混合在一起,然后释放出去探测四周围所有异常的现象去。

    强大的心神带动了一丝丝斗气化作一根丝线朝前面疯狂的穿刺过去。丝线急速飞行,期间不断炸裂出更小的丝线来。这些丝线化作大以主体为中心,然后竖立在天地间快速的朝前面推动,开始梳理起天空和大地上的所有生灵。

    一个个七阶职业者的气息出现在库卡斯的感知中,每当有这种感知出现后,他立刻调动新的心神混合了自身气息化作一根丝线急速穿刺过去。这气息围绕了那个职业者盘旋一圈,仔细的感应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在发现没有异常后,就会朝下一个目标前进。有时候一个七阶职业者那里瞬间有三四个八阶职业者的气息探测过去。

    强横而又狂暴的气息和心神缠绕过去,在没有任何掩饰的情况下,让每一个被库卡斯探测过的职业者都心惊胆战精神几乎要崩溃了。他们以前根本没有承受过八阶职业者们的秘法探测,即便是承受过,他们也不曾在意,因为那些探测都是极其隐秘的,最多只是让他们感觉到四周围有少许不合宜的感觉而已。

    可是现在库卡斯没有任何隐瞒,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探索着他想要寻找的目标。

    一个个低阶职业者在库卡斯的探测过去后,心惊胆战的咒骂不已。不过此时在库卡斯眼中,他们不过是一些小角色而已,不说那些人是在心里咒骂他,即便是说出来,他也懒得理会去。因为在他来,想要灭杀那些七阶职业者,实在是一件极其轻松的事情。

    距离那个城市,也就是库卡斯现在所在的超级帝国的帝都越来越近,那杀戮天赋开始不断的传递给他危险的波动出来,而且这波动的强度越发显得强大起来。

    十多里之外一名施法者不断的挥动权杖朝身前虚点过去,每虚点一下,就有一团碧绿火焰凭空燃烧,然后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的火花朝前方呈扇状蔓延过去。

    在库卡斯扫过那个施法者的时候,那施法者好似也察觉到了什么,前进的速度下意识的缓慢了下去,而且从法杖当中分裂出来的火光的频率也降低了一些。

    “不是虚幻。”念头升起,他前进的速度同样也慢了下来,与此同时,他还不断的收敛自身气息,并调动更多的斗气出来,准备随时施展手段应对那莫名其妙的危险。

    他这速度减缓下来也就是五六个呼吸时间,等他们抵达了那个帝都的上空时,一道散发了圣洁气息的光晕突然从帝都的最中心爆发开来。

    强大的圣洁气息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炸裂开来。四散的气息在空中颤抖蔓延,形成一层洁白的光幕朝帝都四周围开始扩散出去。

    光幕笼罩了整个帝都的上空,一声声闷响在空中响起,在库卡斯不到的地方,一个个冲入城市中的高阶职业者被那些光幕瞬间包裹起来。然后光幕收缩,不断的挤压其中的职业者身上的各种防御。

    在这光幕面前,那些八阶职业者们的防御手段好似虚设的一般,瞬间就被摧毁,然后整个人被那光幕给打磨成了虚无。

    “走!”远处的施法者高声尖叫起来,下一个瞬间,他扭身撕裂空间,一晃就不见了踪迹。

    “你们都走不掉了,都留下来做我的奴隶吧!天国之门的尊严是不容亵渎的,圣诞武士的威能是你们根本想象不到的。”有声音在那光幕爆发的地方传递出来。

    后退,虽说没有撕裂空间的能力,但库卡斯此时仍然不断的后退起来。

    他后退的速度很快,但那光幕扩张的速度更快。

    不过两三个呼吸时间,那光幕的边缘就距离库卡斯不过十多丈的距离了。

    浓厚的圣洁气息即便是间隔十多丈距离,仍然刺激着他的身体。灼烧的感觉从内脏生出,然后朝身体外围蔓延起来。

    距离圣洁的气息如此之近,库卡斯的心中仍然没有惊恐,他只是调动斗气镇压腹内炙热,同时也仔细的观察着身前的光幕。

    或许是那光幕距离他很近的缘故,又或许是光幕的力量消散太多的缘故。在库卡斯凝神观时,竟然发现那光幕当中有无数的线条在其中上下沉浮。

    这些线条相互交织在一起,组合成一些奇异的图案出来。正当他想继续观的时候,却发现眼睛一阵刺疼,两行血泪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流淌出来。

    “规则显化!”库卡斯失声喊叫了出来。

    这规则显化的手段强大无比,即便是传奇都没有能力做到,但是今天他却在一个八阶圣殿武士手中见到了,这样的事情结果,让他一时间根本不能接受。

    “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大存在催动了这规则显化?如此强大的寸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连串的疑惑在发现那个规则显化后,接二连三的浮现在他心头。

    在他掌握的知识中,只有在古老时代的无上存在们才能把一些规则显化出来。而显化出来的规则会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一个领域。在这领域当中一切不符合规则的,全都被强制性抹杀。这种力量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哪怕是传奇也不例外。

    “在那古老的时代里,一个无上存在显化出来的规则能够笼罩数千上万的位面。规则转动,千万位面瞬间破灭,化作无数碎片消失在虚空当中。”脑海中灵光乍现,库卡斯瞬间就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可是现在这规则显现灭杀的不是无尽位面,而是位面当中的一些生灵而已。莫非这只是不完整的规则显现?仰或是当年一位无上大能显现规则的投影重现?”

    心中有了怀疑,这光头恶汉一咬牙,依仗了自己有位面本源力量复活的手段,因此稍微放缓了后退的速度,反手催动覆地印朝不远处的圣洁光芒打了过去。

    自从他数年前把覆地印的第一阶修炼成功后,随后的七八年时间里,他一直没有放松对这杀戮手段的修炼,如今却是修炼到了第五阶。

    五阶的覆地印威能比最起初的威能强横了数倍,如今施展出来,只是手掌挥动,不过是刹那间就施展出去。

    方圆数百丈范围的空间猛的扭曲了起来,一声声闷雷声从扭曲的空间中响起。那些在扭曲空间范围内的圣洁光芒剧烈的动荡起来,一些隐匿在光芒当中的线条同样也出现了轻微的扭曲。

    扭曲的空间不过持续了几个瞬间就消失了,库卡斯见状不惊反喜。身形爆退,大手再一次挥舞起来。

    “破!”一声低吼,狂暴的灰烬斗气不受控制的从他体内爆发出来,这些斗气在他身体四周围形成一团燃烧的火焰形状出来。

    无尽的闷雷声从他身体当中响起,一道灰青色的光芒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那扑过来的圣洁光芒前方三五丈的地方,猛的出现了一个极其明显的塌陷出来。狂暴的气息从那空间塌陷中爆发出来朝四周围溅射出去,一道道雷火从扭曲的空间区域凭空炸裂出来,好似毒蛇一般朝四周围蔓延起来。

    这一巴掌下去,库卡斯是全力催动了五阶能力的覆地印出来。正常情况来说,他这一印下去,那八阶职业者若是被笼罩了,只要不是拥有特殊的防御手段,瞬间就会被扭曲的空间撕裂,而那灵魂也将会被凭空出现的雷火给硬生生的打磨成碎片。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却是那圣洁的光芒跟扭曲了十多丈范围的空间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后发出的声响。

    在库卡斯眼中,那圣洁的光芒中蕴藏的丝线构成的图案跟那块扭曲的空间撞击在一起后,一些小的图案瞬间崩塌了,而那些大的图案好似短矛一般,狠狠的穿刺到空间中,图案行过,空间恢复平静,炸裂出来的雷火则被一些图案也给打磨掉了。

    圣洁的光芒气息进入扭曲空间区域,快速的被消耗掉了。十多丈范围的扭曲空间,足足一个多呼吸时间后,才被那显化出来的规则丝线给磨平了。

    “有意思。”见到覆地印产生的威能阻拦了那圣洁光芒一个呼吸时间后,这光头恶汉不由的怪叫了起来。

    双手上下范围,面部灰青色光晕不断闪现泯灭,不过几个呼吸时间,这恶汉就释放了十多次覆地印的秘法出来。

    十多次的秘法叠加全都落在一处区域内,狂暴的力量在这区域内翻滚碰撞,散发出来的威能竟然把这数十丈的空间给硬生生的撕裂了,经过秘法强化后的空间,在狂暴的威能下,好似玻璃一般轰然破碎开来。

    “砰”一声怪响,破碎的空间处生出一片黑色区域出来,这黑色的区域瞬间化作一个黑色旋涡,疯狂的吞噬着四周围涌上来的显化规则和圣洁的光芒。

    大量的显化出来的规则撞击在旋涡当中,瞬间就被旋涡给吞噬了。吞食了那些显化规则的旋涡不仅没有任何消耗,反而有了扩大的趋势。

    “有意思,哈哈!”库卡斯嘎嘎的怪笑起来,双手晃动,再一次施展覆地印这秘法出来,想要在其他地方弄出一个新的旋涡出来。

    就在他连续挥动双手重新制作了新的旋涡出来,还不等那两个距离很近的黑色旋涡链接在一起,从帝都的中心区域飞过来一道金色光芒出来。

    这金色光芒散发的圣洁气息强横无比,超越那白色气息数十倍之多。金色光芒浮现,百余里距离不过是瞬间就跨了过来。

    距离库卡斯还有数百丈范围,那气息就化作一个模糊的身影伸手朝他拍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大手好似山峰一般拍下来,库卡斯感觉四周围的空间好似被禁锢了一般,整个身子根本都无法移动。而且有强大的威压直接冲击着他的心神,想要从根本上灭杀他。

    “滚开。”在面临那那虚影大手的拍打时,库卡斯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甘来:“只是一个气息的投影而已,竟然想要把我给灭杀了,实在是太过猖狂了。”

    “哪怕你是一名传奇,今天我也要,你一个小小的气息投影真的能把我一个八阶骑士给灭杀了不成?”心神转动,强行催动了自身斗气,直接调动了斗气空间中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斗气灌输到脚下。

    大脚抬起来,然后狠狠的跺在虚空当中。

    闷雷般的声响一下接一下的,疯狂的爆响着。大量的气息涌动,从他足下好似闪电一般冲天而起,跟那大手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灰青色的气息好似磨盘一般转动起来,跟那个手印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嘎吱吱的怪响声来。又一个呼吸时间过去,磨盘转动,在一声声闷雷和雷火声中,硬生生的把那个手掌和虚影给砸碎了。

    就在他跟那个气息投影争斗的时候,那道飞来的金光顺利的融入到了两个旋涡当中。这两道金光在进入旋涡后,立刻化作两个模糊的人影站立旋涡中央。在这两个人影的脚下不断的浮现出金色光幕出来,光幕蔓延,也就是呼吸时间,就把那旋涡给抹平了。

    “想要灭杀我吗?我到要你有什么本事。”被那人影折腾,弄的想法破灭,这让库卡斯恼怒到了极点。

    心神转动,勾动了燃烧的黑旗出来。那黑旗迎风招展,瞬间就化作一杆丈余长的旗帜悬浮在他身后。旗帜晃动,大量的本源力量跨越无尽虚空直接灌输到他体内,瞬间就把他动荡的斗气空间和斗气给平稳恢复了。

    “再来。”怪叫一声,双手晃动,杀戮秘法一次次的施展出来,却是不顾消耗的要跟那不断蔓延的圣洁光芒碰撞。

    砰!砰!砰!一连串的爆响不绝于耳,无尽的雷火刚一浮现又瞬间破灭,扭曲的空间尚未演化成旋涡,就被掺杂的金色光芒给强行磨平了。

    身形后退,也不知道后退了多少万里,最后库卡斯这才发现那不断扩张的光芒停滞不动了。

    疯狂的施展秘法,虽说有本源力量的支持和恢复,但仍然让他疲惫不堪。枯竭的心神在本源力量下快速的恢复着,但灵魂上的疲惫却不是那本源力量能够消减的。

    “呵呵!朋友,怎么了?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萎缩成这种摸样了?”就在库卡斯狼狈的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恢复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怎么?一直跟了我这么长时间,现在才想出手灭杀我吗?”库卡斯闻言也不惊恐,只是慢慢的转过身来冷笑不已。

    在他身后站立了一个女性施法者,在那华丽的衣袍衬托下,这女法师起来还是十分漂亮的。只不过在她那姣好的面容上,却缠绕了一丝丝煞气。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那女人秀眉微皱,小手颤颤巍巍的虚点了库卡斯脑袋轻声笑问起来。

    “在你出现在的第一时间里,我就发现了你。”库卡斯嘎嘎的怪笑几声,单足跺地,却是从大地下喷出一股灰青色云柱出来遮挡在他前面。云柱浮现,雷火炸裂,随后就见那云柱砰的一声闷响破碎开来。在云柱破碎的时候,他才模糊的到一个红色丝线在其中晃动了一下随即不见了踪迹。

    “你这是什么秘法?”那女施法者的眉头再一次微皱,不过随后又放松了下来:“对了,还有你刚才不断的快速恢复消耗,是不是因为你身后的那个黑旗啊!那是什么道具?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道具。”

    “哈哈!我只不过是刚刚成为八阶而已,那里有时间修炼什么秘法?只是自身天赋而已。至于这杆黑旗,唔!以前它一出来就能被人认出来,不过自从我晋升为八阶后,它有了新的变化。一些特性隐匿不现踪迹,所以你才辨认不出来。”库卡斯嘿嘿的怪笑着,晃动了一下大脑袋,然后沉声说道:“这东西是一个位面道具,虽说使用后有些后遗症,但我想灭杀你还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他这话尚未说完,那女法师猛的尖叫一声,一道声波从她口中喷出来,这声波在半空中化作光束,扭曲了空间朝他笼罩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