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在我之前和之后,长河要错乱。”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他手上的那个奇异印记并不是以前就有的,而是在刚才那远处用来的强大气息过后,那些气息强行在他手上烙印下来的。**这个印记跟女医师手上的印记一摸一样,都是用来强行征召后的身份标记。当然,这也是约束他们这些被征召者的一个强有力禁制秘法。

    “可是不管如何,如果有人在不恰当的时间里杀了他,那未来的一些规则就会反噬到杀戮者身上。当然,有时候这些反噬带给你的不过是一小块绊脚石,或者是一枚流矢之类的东西。不过也有倒霉的,他们会被一场突然的战斗波及到,然后死亡。”高阶施法者很明显在这事情上了解的要比女医师多一些。他的话语说出来,不仅仅让库卡斯感到吃惊和怪异,就是女医师也是如此。

    “现在的你做了任何一个事情或是一个动作,都会影响到未来。而未来的规则或者说是命运则因为现在的你的行为而产生各式各样的变化。当然,那些变化几乎没有一个能够反馈到现在,除非你的行为对未来造成的巨大的影响才会有所反噬。而这种反噬通常就会在身上形成一种所谓的无妄之灾。”

    “很抱歉,我对这些并不是太过明白。而且我也不想明白。”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然后低头观着那个卷缩在他脚下的佛伯格人一眼,心中的杀意却是没有半分的减弱。

    “哈哈!我也不是太过明白。只是以前听我的导师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因此才给你转述了一下。不过我明白的是,我们的交易应该可以完成了,你说呢?”那高阶施法者其实并不想库卡斯现在就杀了对方,一方面是他曾经因为某种原因而帮助过那个佛伯格人,另一方面则是不想让库卡斯的杀戮造成未来的反噬,从而拖累到自己。

    “是的,我们的交易应该完成了。”库卡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随手从后背抓了燃烧的黑旗的投影丢给那个高阶施法者。

    随手接过库卡斯丢过来的位面道具投影,这高阶施法者二话不说,只是以最快的速度辨认了东西真伪后,马上撕裂空间就从库卡斯眼前消失了。

    “背信者永远也不会有好下场。”那个瘫软在地上的佛伯格人着自己通过秘密通道雇佣的高阶施法者如此离去,不由的恶狠狠的诅咒起来。

    “你们佛伯格人背叛了特洛伊位面,你认为他算是背信者吗?”一旁女医师闻言不由的冷哼一声。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好的下场,但我知道,你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库卡斯狠狠的抽了一口银色烟雾,思索着该怎样处理这个佛伯格人。

    按照他最起初的想法,在抓到这个佛伯格人后,他要用自己掌握的一切秘法好好的折磨一下这个佛伯格人,但是在女医师平日的劝说下,他的那些想法渐渐的发生了动摇。到了现在,着自己一直想要灭杀的人如此瘫软在脚下,心中却没有多少暴虐的情绪了。

    “你不能杀我。数十个种族,甚至是特洛伊位面上的数十个帝国都在我身上押了注,你若是杀了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想想吧,为了跟我拉近关系,一些超级帝国甚至把他们的公主和皇子都送到我身边了。”这佛伯格人虽说被那个高阶施法者给弄残废了,但他却仍然没有放弃活着的希望。因为在他来,只要自己能够逃离这一劫,他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帮助,从而让自己更加强大起来。当然,这样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数次了,所以并不是太过担忧自己活下来后的未来。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杀你的。”库卡斯点了点头,然后伸手猛的抓了他的脑袋狠狠的朝不同远处的芬利亚武士们聚集的地方丢了过去。

    “不!你不能这样走。我要诅咒你,我用我的灵魂诅咒你,诅咒你直到死亡的时候,仍然是孤寂一人;死亡和悲痛缠绕在你左右、绝望和彷徨永远的盘踞在你的心头。”那佛伯格人尚未落地就被几个芬利亚武士给抓住了。

    几个芬利亚武士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肢体,然后开始吞咽起来。

    在这佛伯格人的诅咒声中,女医师微皱眉头,她收了一旁仍然疯狂破坏的九头怪蛇,然后上前挽住库卡斯的胳膊,也不等库卡斯说话,直接晃动了燃烧的黑旗撕裂虚空,瞬间把他们传送到了主位面世界所构建的位面战场中心去。

    而就在库卡斯被女医师带走不过不过三五个呼吸时间,一个裂缝突然出现在逐渐走向死亡的佛伯格人上空。下一个瞬间,从那裂缝中走出一个脸色苍白、起来有些狼狈的战士出来。

    他身上有一些伤口,上面缠绕了一些不属于他的斗气和魔法力量,在这些力量的侵蚀下,那些并不是很大的伤口根本没有办法愈合。身上的盔甲破碎,虽说有斗气不断的从他身体中涌了出来灌输到那破碎的盔甲中,但这盔甲目前仍只有一个残缺的肩胛和胸甲,其他的部位全都不见了踪迹。至于他手中的黄金长矛,上面更是遍布了大小不一的豁口。

    “救我,我是佛伯格人未来的希望,我是未来的亿万位面之王。”在这战士凭空出现后,那些疯狂吞食他的芬利亚武士们身子一下子僵硬住了,并不是这些武士们不敢动弹了,而是他们被那战士身上散发出来的隐晦气息给强行禁锢了。

    着那些面目狰狞,嘴里不断发出低吼声的芬利亚武士和瘫软在地上残缺了小半块身子的佛伯格人,这战士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佛伯格人的未来?掌控亿万位面的王者?难道你们的族长没有告诉你在这个时期,预言可以成为王者的成员有数千人之多吗?呵呵!只有最后成长起来的才会是王者,像你这样半途夭折的,没有人会记住你。”

    “救我!我可以用我的灵魂发誓,在你拯救我后,我若成为亿万位面的掌控者,必定给予你你想要的一切。”佛伯格人的面部已经被芬利亚武士啃咬的露出白骨了。在他的急促话语声中,面部扭曲,让他起来更加的恐惧可怕。

    “我救你,那又有谁来拯救我?很抱歉,你的灵魂已经开始消散了,因为你用灵魂诅咒了一个人。现在,诅咒的力量开始生效,而你的灵魂已经没有能力再进行一次誓言了。”这高阶战士叹息一声,他嘎嘎的怪笑着,有些疯癫的朝四周胡乱指点着:“瞧!未来的亿万位面之王,你连一个城市都不能保护,还妄想着掌控亿万位面?哈哈!”

    这高阶战士的怪笑突然听了下来,他深深的了那佛伯格人一眼,眼底深处流露出一种莫名的哀伤,在放开了自己的气息压制后,挥动了黄金长矛撕裂眼前的空间,一闪身就消失了。

    “不!”那佛伯格人见自己渴求的救援远去,整个人的心神彻底的崩塌了:“救我,我知道你藏在暗处。你可以等我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时候救我,那可以等我只剩下灵魂的时候救我,只要你救我”

    疯狂的喊叫声没有说完,一个巨大的至少有数十丈大小的脚掌突然从虚空中出现。这巨大的脚掌落在地上,活生生的把那些扭曲的芬利亚武士们踩成了肉酱,而他们的血肉跟他们的食物:芬利亚武士彻底的混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了。

    “唔!该死的小东西,跑的真快。哈哈!你以前不是号称什么亿万位面之王吗?怎么现在见到我就跑呢?”好似闷雷一般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在没有丝毫控制的力量下,这本应该举行一次盛会的城市彻底的崩塌了。无数残存的普通人在这闷雷一般的声音下身体炸裂开来而死亡,大量的职业者,无论是战士还是施法者,或者说是那神灵们的信徒祭司,在这巨大的声音下,也都狼狈不堪。

    “小家伙,不要跑了,让我抓住你吧!我最喜欢抓捕你们这些未来会强大起来的生灵了。”轰鸣声在这残破的城市上空回荡着,而那个巨大的凭空出现的脚掌则消失了。

    对于这个残破城市发生的一切,库卡斯并不知道。他被女医师强行带回位面战场中心后,就被这战场中心的变化给弄糊涂了。

    昔日热闹的战场中心不到多少职业者,更不到那些买买材料的商人存在。一些职业者快速的在半空中飞过,或是钻到一根根粗大的石柱中,或是进入到那些散发了暗淡光芒的传送阵中。

    在女医师身旁,站立了数十个佣兵和七八个**了身子的女人。这些人都是起先女医师从特洛伊位面传送回来的佣兵和跟随那个佛伯格人的女人们。

    就在库卡斯查这里变化的时候,女医师飞快的跟这些佣兵们进行了交割,顺利的结束了这一次的雇佣。至于那些女人,则被女医师随手丢给了这些佣兵们。而库卡斯对这些事情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独眼矬子带领的佣兵们停留在这里的时间更长,因此掌握的信息更多。他们在交接了任务后,立刻带着女医师丢给他们的女人离去了。至于那些女人最后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那就不是库卡斯能够预测的。当然,他也懒得预测。

    “走,你好好的这段时间的变化。这些变化都记录在上面。”等独眼矬子这群佣兵们离去后,女医师拉扯了库卡斯的手臂朝不远处的一个巨大石柱走了过去。

    在这位面战场中心中,这样的石柱数不胜数。它们不仅担负了位面战场的聚集场所,更是出售货物和进行物资交换以及各种信息发布的道具。

    不用女医师提醒,库卡斯就把自己的心神烙印在这石柱上。心神烙印在上面,立刻就有数量庞大的信息主动涌入到他的心神中。等这些信息全部涌入心神后,库卡斯很快就弄明白了这次所谓的全面战争的由来。

    原来在前些日子,隶属天国之门的一个女主教在一个低阶位面中游玩,本来这次游玩会很快结束的,但是因为一些意外,这女主教决定在那个位面中多停留一天。也就是多停留了这么一天,也导致了这次战争的爆发。

    原来在这最后一天时,这女主教带领一些人在一个城市中游玩,或许是偶然,或许是必然,她跟一个出手猎物的少年发生了冲突。那些护卫这女主教的人把跟随那个少年的女孩给打伤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有趣了:那个少年在愤怒下,竟然挥舞了钢叉杀死了几个护卫,最后在强、暴了那个女主教后,把她挂在树上活生生的剥了皮。然后用那个女主教的心脏熬制了药物涂抹在跟随他的女孩身上。

    按理说,只是一个打猎的少年是没有能力杀死那个女主教的。要知道那里虽说是一个低阶位面,但也只是相对于八阶位面来的。在那个低阶位面中,职业者们能够释放出五阶左右的力量来。而像女主教这样强势的人物,身上更是有特殊的魔法道具,能够释放出七阶职业者的力量出来。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那个少年也不是什么普通猎人的孩子,在那少年的血脉中,流淌了黄金比蒙这种强横生物的血脉。在争斗中,这少年爆发黄金比蒙的血脉,所以才把那个女主教给灭杀了。

    杀死了那个女主教后,这少年用她的心脏来治疗女孩,但那个女孩仍然死亡了。

    如果只是死亡一个普通女孩的话,或许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但是那个女孩的身份来历比那少年更加强悍。

    原来在这女孩血脉中流淌了巫师的血脉。

    在古老的传说中,无尽虚空中出现的第一批职业者不是什么战士,也不是什么骑士,而是那比施法者更加神秘的巫师。现如今的各种施法者,都是在那些巫师中分裂出来的一个分支而已。

    虽说如今在各个位面中已经见不到巫师的踪迹了,但这并不代表了巫师们消亡了。在那个低阶位面中,仍然存在了一个正统的巫师。而这个巫师则是那个女孩的母亲。

    失去女儿的母亲发疯了,而损失了一个女主教,这让天国之门这个庞然大物也愤怒无比。无数的职业者通过传送阵出现在这个位面中,他们用血腥的杀戮来给那个女主教进行陪葬,有残忍的战争来展现组织的强大。

    一些在这个位面中有势力的组织被天国之门灭杀掉,如果没有特殊的变化的话,那些组织和势力也就忍耐了这次的憋屈。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狂妄的天国之门忘记了那个女孩的母亲和那个拥有黄金比蒙血脉的少年。

    失去女儿的母亲陷入了疯狂,她用秘法收集了数千万灵魂,然后用那些灵魂来做祭品,通过一个不知道那个时代里残存下来的血腥祭台跟一个古老的无上存在进行了祭献。

    祭献的愿望不是让女儿复活,因为她女儿的灵魂被那个女主教的秘法活生生的粉碎成了虚无。所有这个疯狂的母亲祭献的愿望则是成为一个强大的巫师和复活那些仍然有灵魂存在的巫师们。

    邪恶的血腥祭台满足了这疯狂母亲的愿望:数万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囚禁在无尽深渊中的巫师们被释放出来,飘荡在无尽虚空中的灵魂也被强行唤醒,降落到那个低阶位面中。

    只是这一次的祭献,就导致了数万巫师们的出现。而这些巫师们杀死大量的天国之门的成员,然后通过他们的灵魂和血肉来跟那邪恶的血腥祭台进行祭献,从而变得更加强大或是唤醒更多的巫师们。

    在那疯狂母亲的刺激下,失去青梅竹马的少年也通过祭台进行了祭献。而他用自己的灵魂和数千万灵魂作为祭品,把沉睡在无尽深渊中的黄金比蒙始祖:察奴尔哈斯。

    苏醒过来的黄金比蒙始祖为了对抗天国之门这个庞大大物,直接撕裂了古老的封印,把被封印镇压了无数个时代的暴怒君王,也是深渊当中最为古老的君王:奥斯索维里释放了出来。

    获得自由的奥斯索维里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释放他曾经的同伴,而是按照约定,帮助黄金比蒙察奴尔哈斯跟天国之门的人开始了争斗。

    有了无尽深渊最古老的君王帮助,那从沉睡中清醒来的黄金比蒙察奴尔哈斯闯过深渊中一个有一个险恶之地,释放出一头头强横的生灵出来。

    这些生灵们大多数都是在极其古老的年代里,被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强行拖拽到深渊中然后镇压起来。还有一部分神灵则是在古老时代的战争中陨落,他们的血肉化作深渊中的山峰浩海,可是他们的灵魂并没有真正的消亡。如今在那个黄金比蒙察奴尔哈斯的帮助下,全都重新站立在虚空当中展现出他们当年的强大来。

    古老的残存的巫师、深渊恶魔们、以及从深渊中释放出来的强大存在和复活的陨落的存在们联合起来在当初的诺言下,开始跟天国之门的人开始了杀戮和争斗。而这个时候,他们早就忘记了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母亲为女儿报仇导致的。

    在一连串的争斗中,一些联盟和势力被迫选择阵营。而库卡斯所在的主位面世界构建的位面战场中心则选择依附无尽深渊这一方。

    一方面是双方以前有过合作,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从无尽深渊中复活的强大存在中,竟然有一个强横存在以前就是出自这个主位面世界的。而那个强大存在的后裔们更是创造巫妖之地和血腥之地的创始者。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位面战场中心选择加入天国之门这一方,那天国之门的势力也不会接纳。甚至是在接纳后把他们当做炮灰来使用。

    这些信息中,除了这次战争的起源外,还有其他一方面的信息。在观了这些信息后,库卡斯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现在就使用那个自然女妖吧!不要等她恢复后再使用,那样你会成为八阶职业者的。”女医师伸手抓住了库卡斯的大手,十指交错,一脸恳求的着自己的男人这样说道。

    “战争并不会在千年内结束。”低头着女医师的眼睛,库卡斯心里却有了一丝动摇。这动摇并不是女医师的劝说造成的,而是他在查了战争的信息产生的。

    他害怕了,或许是长时间的安逸让他忘记了杀戮,或许是女医师往日一点一滴的劝说,或许是他的内心本来就是弱小的。

    虽说内心深处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害怕,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

    “如果我现在成为七阶职业者,按照下一个骑士的特殊性,我虽说仍然不能主动修炼斗气,但凭借着斗气的自行增长,千年内我仍然会成为八阶。而那个时候,我一样会被征召,从而真正的加入到这次杀戮中。”

    “或许不用千年时间战争就会结束。”女医师有些不确定的说着。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说的这些其实是一点也站不住脚的。要知道在一些书籍的记载中,全面战争代表着虚空中所有的位面都会加入到战争中。在这种战争下,持续数百万年那只是最短的记载,稍微长一点的,则是数亿年之久。甚至这战争会持续到整个时代的结束。

    “如果不是用自然女妖,我还需要三十年的主位面时间就可以晋升为七阶了。”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笑了起来。

    “作一名导师?”女医师歪着脑袋轻声询问着:“还是回到燃烧的位面中?”

    “做一名导师吧!”库卡斯低声的笑着:“自然女妖快要恢复到巅峰状态了,到时候我直接转职和晋升。而在这之前,我需要大量的知识。这些知识很多都是传承中没有的。要知道那些传承实在是太过古老了。”

    ——上午响雷了——所以停电——其实小七的状态差不多恢复了——都怪雷电——

    ————我想大家没有必要纠结章节名字问题——有这个功夫——不如帮小七提一些好的想法:战斗招式、职业名称之类的东东对这个实在是没有天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