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他指着前面的长河说: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托住九头怪蛇许德拉百余个呼吸时间?”库卡斯在后面听的真切,闻言却是心中不屑。在他来,这九头怪蛇许德拉的力量,即便是八阶以上的高阶职业者都没有办法应对,那一个青铜矮人又怎么能够抵挡住?

    就在他胡乱思索的时候,那青铜矮人猛的低吼一声,然后身子直接在原地消失,下一个瞬间,他挥舞了巨锤就出现在怪蛇中间的脑袋上。

    铜锤高高举起,一道道雷电从虚空中劈砍出来缠绕在铜锤上,然后狠狠的砸在怪蛇许德拉最中间的脑袋上。

    “砰!”一声闷响,那铜锤跟蛇头碰撞的地方泛起一圈圈青黑色的波纹出来,波纹朝四周围蔓延,而怪蛇许德拉嘶鸣一声,中央的脑袋好似充气一般,在一下个瞬间猛的炸裂开来。

    血肉飞溅,大量的毒液好似泉水一般从破碎的脑袋中喷洒出来。那青铜矮人的身影再一次消失,下一个瞬间就返回了原地。

    “这怎么可能?”着那九头怪蛇的脑袋被一个青铜矮人如此轻易的击碎,库卡斯的心神剧烈的动荡起来。他根本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然而事实确实如此。

    “是那个铜锤。”一旁女医师上前站立在库卡斯身旁,她伸手指点那青铜矮人手中的巨锤快速道:“刚才我感受到了上面好似有规则的力量,这应该是一件高阶魔法武器。不过放心好了,九头怪蛇是没有这么容易死亡的。”

    “我拦下这个青铜矮人,让许德拉赶快把那些龙牙武士处理掉。该死的,芬利亚武士们的手段在这里实在是太过一般了。”库卡斯有些不满的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随后召唤出了鬼泣战马,又取出从老骑士那里得到的枪斧出来准备进行杀戮。

    “用不着这么麻烦,许德拉完全可以把他们处理掉,我去对付那个佛伯格人,你在一旁戒备。”女医师摇了摇头,伸手指点九头怪蛇许德拉。此时只见那怪蛇破碎的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生长出了一个新的脑袋出来。在库卡斯来,那脑袋虽说比其他几个脑袋起来小一点,但上面的鳞片起来更加的厚重坚固了。

    “吼!”青铜矮人再一次低吼,强大的力量从他脚下爆发出来,然后身形模糊,下一个瞬间再一次出现在九头怪蛇那个刚刚恢复的脑袋上空。

    巨大的铜锤下落,牵引了虚空雷电力量的铜锤携带了无尽恶风再一次朝蛇头砸了下去。

    “砰!”没有任何意外,刚刚复原的蛇头瞬间炸裂开来。伴随了血肉飞剑,那青铜矮人身子倒退,想要回到原地。

    然而就在他击碎中间那个蛇头的瞬间,两旁有三五个蛇头放弃了吞食芬利亚武士和龙牙武士,转而晃动脑袋瞬间弹到中央位置,张嘴去吞破碎的蛇头和那个打算倒退的青铜矮人去。

    三五个蛇头从四面八方围绕过来,每一个蛇头都张大了嘴巴,一个个黑色的漩涡从它们的嘴巴里浮现出来;不过这些黑色漩涡并没有喷出来,而是盘旋在它们嘴里释放出无尽的吸力来。

    青铜矮人虽说有所防备九头怪蛇的反扑,但却没想到遇到的会是这种诡异的攻击。一时间大量的后备手段失效,不过他却不甘心如此这般被怪蛇吞下去。

    急促的声音从他嘴里响起,这声音极其怪异,不同于那些魔法语言的神秘和高贵,也不同于骑士和战士语言的苍凉和古老,在那语言的气息中,充满的只有狂暴和狂妄。

    这声音响起,磕磕巴巴的好似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小人在咿呀学语一般。

    “我嘞个擦!”听到那被几条怪蛇的吸力固定到半空中的青铜矮人那诡异的语言后,库卡斯起先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后他却听到了悬浮在高空中的那个高阶施法者的声音。在那声音的提示下,他知道了这青铜矮人那些语言的意思了。

    “给老子闭嘴。”库卡斯怪叫一声,不敢让对方把那狂暴的语言说完,因此猛的爆发了斗气催动战马好似狂风一般朝被固定在半空中的青铜矮人冲了上去。

    那九头怪蛇许德拉好似也察觉到了不妙,它的几个脑袋都放弃了对龙牙武士们的吞噬,转而盘旋起来去吸纳半空中的青铜矮人去。至于库卡斯的冲锋,则被它在女医师的命令下无视了。

    鬼泣战马嘶鸣,在库卡斯斗气的催动下,它疯狂的奔跑起来。百余丈的距离,不过短短几个瞬间就冲了过去。在冲到九头怪蛇身下的时候库卡斯猛的跳了起来。

    强大的反冲力量撕裂了这初生的战马,在白骨碎裂声中,库卡斯好似冲天而起的火球一般出现在那青铜矮人身前。

    九个蛇头的吸纳力量在半空中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在这平衡的吸纳力量下,那青铜矮人身上的肌肤不断炸裂开来,大片大片的血肉从他身上脱落下去。可即便是这样,他仍然在快速的嘟囔着那听起来磕磕绊绊的诡异语言。

    杀戮天赋开启,在库卡斯的心神中浮现出了那无形的吸纳力量相互纠缠的节点出来。手中枪斧划过一道奇异的弧线,只是瞬间就划过了虚空跟那吸纳力量的节点碰撞在一起。

    噗嗤一声闷响,那纠缠在一起的吸纳力量好似被人暴力撕裂的布料一般破裂开来。而库卡斯则趁机顺了裂缝出现在那青铜矮人身前。

    距离矮人不过一肘距离,如此近的距离,库卡斯才清楚的到了对方的面容。

    青灰色的肌肤上浮现出了一些怪异的图案出来,这图案正是一个青铜矮人手拎铜锤仰天怒吼的模样。伴随了那青铜矮人的语言,这图案显得越发的清晰起来。

    “伤害伟大帝王的人,都要死去。”那青铜矮人见库卡斯出现在他面前,面露嘲讽,同时用心神给他传递了这样的话语出来。

    “少他、吗、的在这里装神棍。”库卡斯心神一动,随后一脸狞笑着挥舞了枪斧狠狠的朝青铜矮人脑袋穿刺过去。与此同时,他还伸手去抓对方的战锤,在那杀戮天赋中,他知道这青铜战锤的威胁是最大的。

    三棱枪尖穿刺在青铜矮人的脑袋上,轻易的撕裂了他的头盖骨,然后搅碎了里面的脑浆。

    “你应当听我的话语,我有很多秘密要告诉你。”那青铜矮人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没想到库卡斯会如此迅速的出手击杀他。他的秘法只需要七八个语言就可以完成了,他准备用于击杀库卡斯的魔法道具也已经开启了一半。只要等库卡斯询问他关于帝王的事情,他就可以完成自己的秘法并同时把他个击杀了。可惜他的一切后手都在库卡斯那狰狞的笑声中结束了。

    “我对死人的秘密没有任何兴趣。”库卡斯冷哼一声,手腕抖动,那枪斧猛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携带了狂暴的鬼泣斗气再一次发力把这青铜矮人的脑袋给刺了个对穿。

    当那三棱枪尖从这矮人的后脑勺中钻出来的时候,整个青铜矮人的尸体猛的收缩了一下,然后悄无声息的开始消融起来。

    青灰色的烟雾从消融的尸体中钻了出来,然后融入到那个被库卡斯抓在手中的铜锤中。

    “你会死亡:没有亲人的陪同、没有朋友的到场;你将永远也得不到爱情和亲情,你所行走过的地方,遍地都是你的仇敌。你将在苦难中行走,哪怕是你永恒的倒在地上死亡,那苦难也不会放过去。悲伤、衰老、仇恨、**、疯狂、绝望,这一切都将伴随你的灵魂永不消亡。我以青铜巨人科罗曼德萨乌索斯为的名号这样说:你将永恒的成为青铜巨人和青铜矮人的仇敌,无论是生或是死。”

    一些鲜血从那青铜矮人破烂的嘴巴里钻了出来,这些鲜血在空中凝聚出那个青铜矮人的笑脸来,然后说出这一番话出来。

    “你在诅咒我吗?诅咒我的人很多,但他们的诅咒一个也没有实现过。”库卡斯冷笑一声,一脚踢碎了那鲜血凝聚的影像,然后把铜锤丢到一个蛇头当中。

    失去了铜锤作为载体,那消融的尸体上散发出来的青灰色烟雾在半空中凝聚,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凝聚出一个丑陋的小巨人出来。

    这小巨人不过三五丈高大,身体有些扭曲,独臂独脚,脑袋也是残缺的。它刚凝聚出来,就被一个蛇头张嘴给咬住。随后又有几个蛇头冲过来撕咬其他部位,短短一个呼吸时间,这刚凝聚出来的残缺巨人就被九头怪蛇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着那巨大的蛇头在自己四周围一闪而过,到一滴滴蛇蜒从身旁划过掉落在地上溶解出一个个三五丈深的坑洞后,库卡斯毫不犹豫的从巨蛇上跳了下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朝女医师那里冲了过去。他可不想自己一个不小心被怪蛇给吞了,更不想被消融掉。哪怕他能够复活也一样。

    等他冲到女医师那里的时候,地上躺着三五个低阶职业者。这些职业者们有一个精灵和一个野蛮人和两个天鹅族的成员。他们的尸体正被一抹深深的绿色吞噬包裹着,朝一种特殊的药玉转化着。至于那个佛伯格人和掌控了龙牙武士们的龙牙骑士,正骑乘了一头三五丈高的独眼魔兽朝远处逃去。

    着女医师站立在原地并不去追击那个佛伯格人,库卡斯心里有些诧异。不过他并没有询问,因为他相信女医师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我感觉到了危险。”女医师揉了揉鬓角,然后指点在半空中悬浮的那个高阶职业者继续说道:“瞧!他也察觉到了危险。”说道这里,她的表情显得茫然和焦躁起来:“但是我们都察觉不到危险从那里来。”

    “那你就先离开这个位面,去位面战场中心去查一下情况。该不会这里要打仗了吧!”库卡斯抬头朝远处天空中的高阶职业者去。他的杀戮天赋感受不到任何的危险,但女医师却感应到了。这样的结果让他感到十分的郁闷。不过他也知道,这杀戮天赋只是能够感应到对自己产生的危险,并不能感受到四周围大的环境会产生怎样的危险。

    而且在他来,他们在这里争斗了如此长的时间,却没有更多的高阶职业者出手阻拦他们,这让他感到更加的意外。

    要知道这里是特洛伊位面,是一个十三阶的顶阶位面。在这位面中,有很多规矩都在约束高阶职业者们。让这些职业者们不能在位面中造成太大的破坏。可是现在来,那些规矩好似从来没有存在过似得。

    就在库卡斯胡乱思索的时候,女医师匆忙的朝逃走的那个佛伯格人和龙牙骑士用秘法锁定了他们的气息,而后就借助库卡斯交给她的燃烧的黑旗投影返回了位面战场中心。

    时间不长,在库卡斯靠在一跺残缺的墙壁上抽了一根银色烟雾后,女医师脸色苍白的出现在他面前。

    “发生了什么事情。”库卡斯快速的询问起来。而此时,那悬浮在空中早已经察觉到不妙而住手的高阶施法者也出现在女医师身旁,默默的等待着女医师带来的消息。

    “战争。特洛伊位面发生战争了。”女医师深深地了那个不请自来的高阶施法者一眼,然后用嘲讽的语调说道:“一群所谓的高贵的存在借助一个纨绔子弟的死亡而发动了一场战争。”

    “特洛伊位面中每天都有战争,每天都有种族消亡,也有新的种族出现。”那高阶施法者对于女医师的嘲讽不放在眼中。因为在他来,自己跟那些高贵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全面战争?”库卡斯并没有那个高阶施法者想的那样乐观,在他来,既然被女医师郑重的称呼为战争,那一定是很特殊的战争,特殊到比位面入侵更加严重。

    库卡斯这话一说出来,一旁那个高阶施法者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全面战争?这怎么可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全面战争了,你确定消息没有出错?”

    着那高阶施法者面露惊恐和不信,女医师深吸一口气后,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认可了库卡斯的猜测:“是的,全面战争。”

    “我只是在说玩笑。”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嘿嘿的干笑了几声:“我只是在一些古老的书籍中到过全面战争的爆发。”

    “完了。”高阶施法者到女医师肯定后,瞬间想明白了为什么他在这里胡乱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仍然没有人理会他,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九头怪蛇出现在这里没有人阻拦。对全面战争而言,他们这争斗完全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哪怕是他现在把整个帝国都毁灭了,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因为在全面战争的压力下,高阶职业者们的精力都放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了。

    “我们所在的主位面世界也牵扯进这场全面战争中了。我回去的时候,整个位面战场在强行征召所有八阶以上职业者。我也被征召了,马上就的离开。”女医师一脸的苦笑。

    三根燃烧的黑旗本体从库卡斯后背上显化出来,他抓了这三根黑旗丢给女医师,而女医师也没有拒绝,她知道这三根黑旗代表着什么。如果她想要更好的活下去,必须要接受库卡斯的馈赠。

    “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得到如此多的位面道具。说实话,像你刚才那样使用位面道具,根本没有把这道具的威能释放出来,甚至连万分之一也没有做到。”那高阶施法者见库卡斯随手丢给女医师几根燃烧的黑旗后,嘴里不由的酸溜溜的嘟囔了一句。

    “帮我把那个佛伯格人抓来,我可以交给你一个位面道具的投影百年使用时间。”库卡斯随手一抓,从后背上又抓出一根燃烧的黑旗出来。不过这根燃烧的黑旗并不是本体,而是一个投影。

    “完全没有问题。”那高阶职业者闻言不由心中大喜。一个位面道具投影对低阶职业者来说不过是一件临时魔法道具而已,但对他们这些高阶职业者来说,施展一些秘法把位面道具投影中的规则复制一份灌输到特殊的魔法道具中还是十分容易的事情。这样一来,他就能借助库卡斯的位面道具来让自己的魔法道具威能更加强大起来。到时候即便是库卡斯收取了那个位面道具,他也可以通过秘法制作的魔法道具再一次施展出这种位面道具的大部分功效来。

    这个高阶职业者直接撕裂了虚空就消失了,在他离开后,女医师张了张嘴想跟库卡斯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库卡斯,然后亲吻了他的胸膛就低声哭泣起来。

    “跟我到燃烧的位面中去。”库卡斯抚摸着女医师的长发沉声说道。

    “我听说特洛伊位面跟我们的主位面世界一样,全都跟深渊恶魔们联合起来。而对手则是天国之门这样的庞大组织。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你所在的零阶位面会安全吗?”女医师摇了摇头哽咽道:“我只是有些担心,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从皮雷斯位面中脱离出来的血腥巨人掌控了那些蛮荒巨兽,听说他们已经掌控了数千个位面了。现在正打算加入到这场战争中。”

    “跟天国之门交好的那些联盟势力,也都加入了进来。我是不可能逃避这次战争的,因为那些人给了我这个,用它来定位我的身份和位置。”

    沉默,库卡斯沉默了。着女医师手腕上那个烙印,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就在此时,他突然察觉到从远处天际出现了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出来,气息蔓延,好似潮水一般从数百里之外瞬间涌到他们这里来。

    庞大的气息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一部分则在女医师身旁稍微盘旋了一下,然后就离去了。伴随了这气息的离去,大地裂开,一个个散发了强大气息的高阶职业者从这些裂缝中钻了出来。这些高阶职业者们脸色难的在空中徘徊少许,然后四散开来很快消失在天空中了。

    “我跟你一起去战场上。”库卡斯深吸一口气,着那些被庞大气息逼迫出来的高阶职业者们那难的脸色后,不知道为何心里却高兴起来。

    “不用。我们的战场在无尽虚空中。”女医师深吸一口气,同样扫了一眼那些被逼迫出来的隐匿的职业者们,可能是察觉到他们的下场跟自己一样后,心中那些担忧很快被幸灾乐祸给掩盖了:“你去那里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库卡斯还想再说什么,但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裂缝。随后从裂缝中走出了那个高阶施法者来。

    这高阶施法者来有些狼狈,他肩膀上插着一根金银交错的短矛,那短矛上不时有一些文字浮现消失,一滴滴银色的血水顺了这短矛流淌下来,掉落在地上化作虚无。在他手中,那英俊的佛伯格人好似没有骨头的软体虫一般。

    “他很难对付。”那高阶职业者脸色难的把那个佛伯格人丢到库卡斯脚下:“佛伯格人参与了这场战争,不过他们的种族跟我们不是在一个战线上的。”

    “而且你很幸运。刚才为了对付他,至少有数百个传奇突然出现准备灭杀我,不过幸好有高手出现。否则我还不等上战场,就死了。说实话,如果知道你的位面道具投影这么难拿,我绝对不会索要的。”

    虽说没有到那高阶职业者为了抓捕这个佛伯格人遇到了什么事情,但库卡斯却能够猜测出一个大概来。很明显,即便是在这个时候,佛伯格人身边仍然有人在保护他。当然,他其实并不知道,那些突然出现的传奇们并不是一直在保护着那个佛伯格人,而是因为一些事情,匆忙的赶了过来想把他带走。但是却晚了一步,被那个从远处席卷而来的强大气息给察觉到了,所以他们失败了。

    库卡斯伸手一把抓了那个佛伯格人的脑袋,五指用力,打算把对方的脑袋给捏爆。

    “他是一个预言中的强有力存在,你现在杀了他,会遇到很多麻烦的。”那个高阶施法者见库卡斯上来就抓那个佛伯格人的脑袋,因此连忙攥住了他的胳膊阻止他这种疯狂的行为。

    “是的,你不能杀我。哈哈!我敢说,如果你杀了我,不仅你将会死亡,就连你所在位面都会因为而死亡。”那浑身瘫软的佛伯格人此时仍然没有惊慌,他只是一脸微笑的着库卡斯嘲讽道:“在我没有成为帝王之前,没有人能杀我。”

    “可笑的理论。”库卡斯揉了揉光秃秃的脑袋咧嘴笑了起来。他把手收了回来,转而蹲在地上双目紧盯对方:“告诉我,你要成为什么帝王?”

    “永恒的帝王,掌控亿万位面的永恒帝王。”这佛伯格人突然一脸严肃的说着。

    “你脑子有病。”库卡斯点燃了一根银色烟雾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把烟雾吐了出来,这些烟雾在他的斗气束缚下,好似毒蛇一般盘旋在佛伯格人的脖子上。

    “哈哈!你不了解和认识的东西,并不代表者他不存在。很多秘密你都不知道,而且你也没有资格知道。如果你知道那些秘密的话,你就不会这样说我了。”佛伯格人闻言一愣,随后他轻声笑了起来:“你可以杀死我身边所有的人,但却不能杀死我。”

    “我一直都想通过一点点的杀戮来让你的精神崩溃,让你陷入悔恨和恐慌当中。”库卡斯有些茫然的坐在地上轻声嘟囔着:“可是我派人追杀你,跟随在你身边的人不断的死去,但却有更多更加强大的人跟随你。我倾尽了所有力量去追杀你,但仍然没有成功。每次都在关键时候出现意外。这难道都是因为所谓的你将来必将成为帝王的缘故吗?”

    “命运。”女医师在一旁打断了库卡斯的自言自语。她伸手抚摸着库卡斯的大脑袋轻声的解释起来。她能够理解眼前这个光头恶汉的想法,更知道他的想法是多么的疯狂和糟糕。

    “在每一个神系中,无论这个神系是强大还是弱小,里面都有三个掌控命运的神灵。他们一个掌控未来,一个掌控过去,一个掌控现在。只有传奇以上的职业者,才不会受到那些命运的摆弄。”

    “那些神灵只不过是借助命运规则的投影中的部分东西而已,他们并不能够掌控命运。如果他们能够掌控命运的话,那些所谓的命运之神也不会死亡了。”一旁的高阶施法者抬着手腕着上面的一个奇怪印记有些郁闷的解释着。

    只要输入-就能发布的章节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