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在那蛮荒之前和之后的岁月里,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他在说什么?”摇晃了光秃秃的大脑袋,库卡斯有些茫然的询问一旁的独眼矬子。()他感受到了那个裂缝中延伸出来的阴冷杀意,因此想知道对方在临走前到底说了些什么。

    “说不会放过我们的。”独眼矬子有些诧异的了库卡斯一眼,然后沉声说道:“或许我们应该加快计划的进程了。”[]

    “用不着,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库卡斯点了点头,冷笑一声道:“给我一个刚才你使用的那个东西,你放心好了,我会支付一些物资来补偿你的。”

    “这东西是黄金地精一族制作的一种一次性的魔法道具。这种道具专门用于毁灭空间裂缝,并加固一定区域空间的坚固程度。当然,如果那撕裂空间裂缝的职业者大意的话,甚至可以被这个魔法道具给毁灭掉。”独眼矬子从怀里摸索了好一阵,这才有点不舍的摸索出一枚婴儿脑袋大小的紫色水晶出来。

    随手接过水晶,那水晶中光芒闪烁碰撞,一些奇异的丝线在上面若隐若现,如果不是有杀戮天赋感知到其中蕴藏的危险,库卡斯几乎都认为这水晶只不过是一件单纯的用于装饰的魔法物品,根本不会想到这东西会毁灭一个八阶以上职业者撕裂的空间裂缝甚至是杀死高阶职业者。

    使用这个魔法道具的方法十分简单,只需要在里面灌输一丝丝斗气,然后烙印上自己的印记后,随着心神转动,这魔法道具就会随时爆炸。

    “这东西十分珍贵,一般人就算是付出大量的物资也没有办法得到。我这两个还是通过朋友才从那些黄金地精们手中弄来的,能不用最好还是别用,这可是我保命的宝贝。”独眼矬子叮咛库卡斯。他实在是舍不得这种好东西,不过刚才在那种情况下,他即便是再舍不得,也必须使用。否则等那裂缝后面的高阶职业者进来,恐怕他们所有人都会死亡。而到了那个时候,虽说那个高阶职业者会受到一些人的惩罚,但他们已经死了,却是再也不能活过来了。

    “不会亏待你的。”待心神彻底平静后,库卡斯也懒得继续跟对方磨叽,而是吩咐了独眼矬子带领他手下的佣兵们好那些女人们后,他就飞快的返回了地面上的住所中。

    在这住所中,女医师仍然苦苦的跟那跨越虚空而来的强大精神力相互僵持着。虽说有位面本源的支持,但在这并不是很长的僵持中,她显得仍然又有些狼狈。

    原来起先她借助库卡斯勾动的本源力量慢慢的占据了上风,但好景不长,那跨空而来的精神力猛的增加了数倍,如此庞大的精神力压下来,却是让她刚刚获得的那点优势瞬间消失了。虽说她竭尽全力的施展各种手段来跟对方碰撞,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刚刚晋升为八阶的医师,手段虽说有特殊之处,但在根本性的力量上,却跟对方差距很大。最基本的就是她相同时间里,释放出来的精神力力量远远不如对方来的猛烈和庞大。

    如此长的时间,那高阶职业者的力量波动几乎蔓延到了整个城市了,可是数十个呼吸时间过去,却没有任何一个高阶职业者出来制止他。这样的结果虽说库卡斯早有预料,但此时却仍然感到十分的愤怒和无奈。

    “我们没有得罪你,为什么偏偏跟我们作对?”杀戮天赋感应到了精神力碰撞而产生的气息波动,知道对方跟地下密室中出手的并不是一个人。因此库卡斯强行压制了心头的愤怒,沉声询问起来:“如果有什么误会,我想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而不是靠这样的武力碰撞来解决问题。”

    库卡斯这一番话说出来,不仅让正在吃力抵挡对方的女医师轻声笑了出来,就是那跨越虚空而来的精神力也释放出狂笑的波动出来。

    “小子,你倒是有趣。根据我掌握的资料,你小子在面对误会和一些问题的时候,只会用武力来解决问题。现在到好,竟然让我不用武力,哈哈!你的思维真的很怪异!”那精神波动到了后面,却是猛的分裂开来。一部分仍然跟女医师抵抗着,而另外一部分则跨越虚空,瞬间出现在库卡斯的脑袋上,然后朝他脑袋里钻了进去。

    一旁女医师见库卡斯受到攻击,却是心中焦急。只听她尖啸一声,身子瞬间出现在库卡斯身旁,然后挥动手中权杖,一次次淡绿色的光芒从她小嘴、眼睛、鼻孔中钻了出来缠绕在权杖上。

    盘旋在权杖上的九头怪蛇发出一阵阵嘶鸣声,它晃动了脑袋疯狂的吞噬着这些绿色的光芒,在呼吸间吞噬了所有的绿色光芒后,猛的从权杖弹了出去,张嘴朝那些跨越虚空而来的凝聚成实质的精神力撕咬过去。

    与此同时,库卡斯面目狰狞,只见他猛的吸了口气,在胸腹塌陷到极限后,猛的张嘴吼叫起来。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在半空中分裂开来一左一右缠绕在缩小了无数倍的九头怪蛇身旁朝那虚空中的精神力撞击过去。

    与此同时,女医师也不停手,她低声尖啸着,双手猛的断裂了手中的权杖。破碎的权杖化作一团金色粉末,然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抓了这些粉末在空中开始书写起文字来。

    一个个扭曲的文字从她手下浮现出来,每形成一个文字,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强大一份,同时红晕的脸蛋也就苍白一份。

    库卡斯见到女医师如此拼命,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愤怒和无奈。想到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如此拼命,而自己却没有什么能力对付眼前的敌人,这让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而这一切,他都认为是那个佛伯格人造成的。如果不是那个佛伯格人毁坏了自然女妖的精血,他早就通过自然女妖成为了八阶骑士了。可是现在他仍然只能被动的等待斗气自行增长,仍然处于六阶位置而不能对高阶职业者们做出什么威胁和抵抗的手段来。

    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再加上他本来就极其暴躁的脾气,这厮大脑一热,再一次召唤出了鬼泣战马,然后催动斗气灌输到战马身体中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哭泣声出来。

    呜呜的哭泣声在这不大的房间里回荡着,虽说他在极力压制这哭泣声对女医师她们的影响,但女医师仍然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在鬼泣战马的哭泣声下轻微的动荡起来。而那个跨越虚空而来的精神力受到的影响更是大了数十倍之多。

    “鬼泣骑士,哈哈!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够再一次见到鬼泣骑士这个职业。”那跨空而来的精神力释放出嘎嘎怪笑的波动来,在这波动中,库卡斯却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和怨恨。很明显,这跨空而来的精神力以前绝对遇到过鬼泣骑士,而且还在对方手中吃了亏,否则绝对不会如此激动。

    “多年未见,今日就让你再见识一下。”库卡斯狞笑连连,心中恼怒对方不遵守规矩对他攻击,因此全力催动了鬼泣斗气灌输到手臂之上。

    黝黑的鬼泣斗气从手臂的毛孔中喷了出来,在秘法的作用下,形成一柄两米多长的巨大攻城锤出来。这攻城锤上禁制流光闪烁,不时有一声声轻微的爆炸声响起。一些斗气在大量后备力量的支援下,竟然凝聚成了火焰缠绕在上面游走,发出一阵阵奇异的嘶鸣声。

    几个古老而又神秘的音节从库卡斯嘴里说了出来,这些音节并不是那些施法者们的魔法语言,而是在各个骑士们中间流传的古老的骑士语言。

    这些古老的骑士语言从他嘴里说出来后,吸收了一些斗气力量直接凝聚成实质的文字烙印在那攻城锤上。骑士文字烙印在上面后,所有的奇光异彩和火焰瞬间收敛。与此同时,一个金色的枷锁虚影凭空浮现,这枷锁虚影在空中盘旋一次后,同样烙印到攻城锤中了。

    “杀!”一声低吼,库卡斯猛的催动鬼泣战马冲锋起来,大量的斗气从身体中喷发出来,瞬间缠绕在白骨盔甲上,同时隐匿在他身后的燃烧的黑旗伴随了他心意转动,直接勾动了大量的位面本源灌输到他体内,迅速的平抑了他的空间动荡和短时间内大量斗气释放而引起的内脏受损。

    硕大的攻城锤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带着一阵凄厉的呼啸声狠狠的朝那跨空而来的精神力砸了下去。大锤所过之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丝丝扭曲的现象出来

    “狂妄!”跨空而来的精神力冷哼一声,面对库卡斯的攻城锤不去躲闪,反而在高阶职业者的高傲催动下,直接调动那庞大的精神跟他的攻城锤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砰!”一声巨响。大锤破碎,粗大的胳膊好似易碎的玻璃一般瞬间碎裂开来。血肉飞溅,不过瞬间就被同样破碎开来的精神力撞击上去,然后打磨成了虚无。而趁此机会,那缩小了无数倍的九头怪蛇猛的嘶鸣一声,九个脑袋飞快的在空中晃动。每晃动一下,就吞食掉一部分四散的精神力。至于库卡斯那些破碎的斗气,它却是不敢吞食。

    巨头怪蛇吞食那些破碎的精神力时,那个跨空而来的精神力主人却是心疼万分。原来他见库卡斯抵挡了自己的精神力冲击时,只是把一切的功劳都归功于那鬼泣斗气身上,毕竟他曾经跟一个鬼泣骑士争斗过数千年之久,知道这鬼泣斗气的特异之处,因此见自己的精神力碎裂开来,也不放在心上。可是在下一个瞬间,他却发现了那条九头怪蛇竟然吞噬起那些精神力来。

    “糟糕!”见九头怪蛇能够吞噬这算得上是虚无的精神力时,这高阶职业者就察觉到了不妙。在他来,能够吞噬精神力的东西,绝对有些特异之处,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连忙施展秘法收拢那些破碎的精神力。

    然而就在他要收拢那些破碎的精神力时,那条九头怪蛇已经在女医师的命令下瞬间吞了九块破碎的精神力。这些精神力被九头怪蛇吞食后,那跨空而来的高阶职业者极其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异常。

    被吞噬的精神力彻底的消失了,是的,并不像以前精神力消散那样,经过一些时间就能够恢复。这次他却发现这些精神力是永久性的从他的冥想空间中消失了。虽说消失的数量相对他冥想空间中蕴藏的精神力数量的万分之一,但仍然让他感觉到心疼。更为重要的是,在历史上出现能够永久性吞食精神力的怪兽或者说是魔兽,最后都会造成无尽的杀戮。

    只是一瞬间,那高阶职业者就思索了数百个念头。“杀了他们,今天无论如何,必须把这些人全都杀了,至于那个九头怪蛇,更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念头升起,那高阶职业者也不犹豫什么,此时直接动用无上秘法,借助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撕裂了女医师那会释放出来的屏障,然后撕裂出一个一人多高的裂缝出来。

    裂缝出现,不像那会吞噬那些女人们的裂缝那样平淡无奇,在这个出现在库卡斯和女医师眼前的裂缝中,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魔法力量出来。

    强大的魔法力量从这裂缝中宣泄出来,好似飓风、海啸一般疯狂的朝四周围涌去。

    如此强大的魔法力量从其中宣泄出来,库卡斯感觉到四周围好似有无穷无尽的巨石朝他狠狠的砸下来一般,一次次的撞击,呼吸间就撕裂了鬼泣战马和战马形成的盔甲,而他本人如果不是有大量的本源力量支撑,恐怕直接被这魔法力量形成的海洋给挤压成粉末了。

    “该死的,只是单纯的魔法力量挤压就能够把我弄成这样,那高阶施法者的魔法又会产生怎样的威力?”这个时候,库卡斯想到的不是什么逃走,而是思索着高阶职业者的真正威能是怎样的。要知道他虽说见到过很多高阶职业者,甚至见到过他们争斗。但前者并没有出手,而后者们的争斗在数万米的高空之上,他到的不过是一些争斗余波而已。

    “走!”女医师面对这如海似山一般的魔法力量并不惊恐,因为她知道,对方只不过是比自己早一些日子晋升为高阶而已。这些力量都是对方凭借了岁月的流逝,一点点积攒出来的。假以时日,她也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魔法力量,甚至超越对方。

    “走不掉了,你们必须死。”一个苍凉的声音从裂缝中响起,下一个瞬间,一个枯干的手掌就从裂缝中探了出来。

    魔法力量涌动,竟然直接卷了那头来不及反应的九头怪蛇直接到了裂缝跟前。这手掌一握,直接抓住了那条九头怪蛇的身子。随后,一个瘦弱的干巴老头从裂缝中走了出来。这老头面貌普通,光头没有头发,但是下巴上的胡须及地。仔细去,甚至能够到一些诡异的文字在根根胡须上游走碰撞,不时闪烁出一道道黑色光芒出来。

    “死的是你。”库卡斯见那从裂缝中走出来的高阶职业者竟然一把抓了九头怪蛇的身子,不仅没有惊恐,反而嘎嘎的怪笑起来。而女医师更是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她一咬牙,心神转动,直接命令了九头怪蛇回复本体,准备跟那个高阶职业者争斗。而她本人则带着库卡斯强行撕裂四周围的魔法力量,直扑地下室,打算带走那些跟随佛伯格人的女人。

    “你去带走那些女人,实在不行,直接返回到角斗场那里。我在这里九头怪蛇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库卡斯眯缝了眼睛从女医师的拉扯中挣脱出来,一脸狰狞的盯着那个从裂缝中走出来的高阶职业者。

    “好的,小心一点。”女医师见库卡斯如此说话,知道自己不能改变他的打算。而且她也知道,库卡斯是能够借助位面本源力量复活的。可以说如果他掌控的十三个位面不被毁灭掉,那他就是永生不死的存在。当然,这一切都是她认为的。

    女医师离开后,库卡斯拎了一杆燃烧的黑旗投影来勾动本源力量,从而保护自己不被这充斥了整个房间的狂暴魔法力量给挤压成粉末。于此同时,那被抓住的九头怪蛇也得到了主人的命令,一下子释放了压制的所有力量,不过是瞬间就恢复了本体出来。

    恢复本体中的九头怪蛇一身力量全部爆发出来,没有魔法波动,更没有斗气肆虐,只有那传自蛮荒巨兽时代的血脉涌动。

    苍凉而又古老的气息从它身上释放出来,强大的血脉力量穿过了无尽虚空,直接勾动了无数时代之前的蛮荒巨兽们残留下来的气息。气息灌输,一个瞬间就增加一丈长。而那个高阶施法者那干枯的手掌瞬间被弹了出去,就是四周围一直束缚的强大魔法力量也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