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那时候,靠在墙角的诗人这样说: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一次次的jing神力碰撞,让库卡斯感觉到热血沸腾。*///*只可惜他现在只能够把jing神力释放出去,却还么有能力凝聚jing神力来跟其他人进行强有力的碰撞,因此只能在一旁静静的待着,着nv医师在那里拼命。

    虽说没有能力帮助nv医师一起跟那跨空而来的jing神力碰撞,但他在稍微思索一下后,反手chou出了一根燃烧的黑旗投影出来。黑旗摇动,不惜代价的勾动了大量位面本源灌输到nv医师身体当中。

    这nv医师本来在jing神力的一次次碰撞中逐渐落了下风,但随着库卡斯灌输到她体内的本源力量,迅速的让她的jing神力恢复着,借助这一点,却是开始慢慢的搬回自己的劣势。

    感ji的了库卡斯一眼,nv医师快速道:“小心保护那些nv人,不要让其他人趁机抓了她们。否则我们的一切陷阱都化作虚无了。”很明显,她这样说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把那跨空而来的jing神力放在心上。而且她也知道,既然对方找过来,那一定察觉到了他们的密谋。

    “小心。”库卡斯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因此把那燃烧的黑旗丢在nv医师头顶上后,扭身就朝地下密室中冲了过去。他知道,既然有人来窥探他们,那说不上也有人去那个密室中抢夺他们的俘虏去。为了今后的计划,为了顺利的斩杀那个佛伯格人,库卡斯只能先去护那些俘虏。

    急匆匆的冲到地下密室,出现在他眼前的则是一副húnluàn的场景。

    数十名芬利亚武士从这密室中消失了,只是在地上多了数十个头颅。那七八个留在密室中的佣兵们狼狈的聚集在一起,在那个独眼矬子的一件魔法道具护卫下,卷缩在角落里苦苦地支撑着。而那些被抓过来的nv人,正一个个的被一个一人多高的裂缝给吸了进去。

    “干!”着那些nv俘虏的消失,库卡斯怒火暴涨。他也顾不得这密室中充斥的强横jing神威压,疯狂的爆发了斗气,整个人好似狂风一般朝那些nv人们冲过去。

    “爬下!”一声冷哼从那一人多高的裂缝中响起,下一个瞬间,那充斥在这密室中强横的威压瞬间暴涨数倍。伴随这暴涨而来的威压,则有一道凝聚成实质状的黑s魔法力量好似丝带一般从裂缝中钻了出来,然后朝库卡斯脑袋卷了过来。

    “爬你、娘个头。”瞬间增加的威压让库卡斯的冲锋几乎是瞬间停滞了下来,从身体四周围钻出来的狂暴的鬼泣斗气更是在那威压下不断的收缩,最后不仅紧紧的贴在他身上,更有一部分控制区域薄弱的地方,那些斗气在威压下竟然有朝他体内倒卷的打算。

    伴随了威压的增加,不仅库卡斯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就是那躲避在墙角处的独眼矬子和他手下的佣兵们也感受到了这突然增加的压力。

    本来这独眼矬子用一件特殊的魔法道具勉强把自己和自己的手下护卫起来,但此时从那裂缝中涌出来的威压却增加了数倍,如此一来,让那独眼矬子心中不断的咒骂着。一方面咒骂那不守规矩的强大职业者,另一方咒骂库卡斯的贸然出现。“该死的,早不来,玩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强大的威压压制了库卡斯的心动,再加上那丝带一般的魔法力量卷来,库卡斯虽说心中恼怒惊慌,但常年的杀戮和险恶遭遇,并没有让他luàn了手脚。

    心神转动,一把燃烧的黑旗凭空出现在他手中。手腕晃动,那黑旗发出一阵阵撕拉的怪响来。伴随了这一阵阵怪响,燃烧的黑旗上旗幡招展,瞬间化作一张黑朝卷过来的魔法光带笼罩了过去。黑和魔法光带碰撞,一阵阵震耳yù聋的声音响起,伴随了声音响起,只见两者碰撞之处的虚空中dàng起了一层层bo纹出来。bo纹蔓延,搅动了方圆三五尺范围的空间诡异的扭曲起来。

    而此时,库卡斯却通过杀戮天赋明确的感知到那裂缝中涌出来的魔法力量瞬间减弱了些,伴随了这些魔法力量的减弱,那碰撞而产生的空间扭曲则被控制在一定范围,没有bo及到不远处的那些nv人们。

    “骑士大人!”在角落里苦苦支撑的独眼矬子在同伴们的支持下,chou出空来朝他大声喊道:“那些nv人们的速度慢下来了。”

    此话一出,从那裂缝中涌出来的魔法力量瞬间增加起来,不过在那扭曲的空间不断扩大后,这疯狂涌出来的魔法力量瞬间又减弱了下去。此时,库卡斯也发现了那移动的裂缝吞噬这些nv人的速度一下子缓慢了下来。

    十多个nv人,被佣兵们用特殊的手段捆绑着,她们不能够移动,甚至连跳动都做不到。因为她们身上每一个肢体的移动,都会引动身上绳索从而引发她们敏感部位的快感。因此他们都在原地待着,焦急的等待着那个一人多高的裂缝移动到她们身边,拯救她们。

    而那个裂缝起先每十多个呼吸时间移动一下,从而吞噬一个nv人。此时因为库卡斯出现后而引发的一系列变化后,这裂缝的移动速度一下子减慢了下去。足足数十个呼吸时间,也不见移动一次。

    “我是容光jing灵一族的紫袍司祭,我想我们可以在一些事情上谈一谈。虽说你跟那个佛伯格人有仇恨,但这些nv人们却没有得罪你,她们是无辜的。”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从裂缝中传递出来。

    “没有人是无辜的,我跟佛伯格人有仇恨,这些跟随佛伯格人的nv人同样跟我有仇恨。谁都不能带走她们。”库卡斯狞声怪笑,伴随了他的狞笑,一个复杂的十三芒星法阵从他脚下浮现出来。

    黑s的幽光从那虚幻的法阵中喷洒出来,这些黑光充斥在法阵中,瞬间让法阵凝实起来。下一个呼吸时间,伴随了婴儿的哭泣和战马嘶鸣声,一匹白骨战马从法阵中浮现,直接把库卡斯托了起来。

    狂暴的鬼泣斗气灌输到身下白骨战马上,一层白森森的骨甲从战马身上生长出来,不过是呼吸时间,就把他包裹起来。

    鬼泣战马的出现,让库卡斯感觉到身上的压力为之一轻,趁了这个机会,他瞬间就冲到那个裂缝快要吞噬掉的nv人跟前。

    “滚开!”一声怒吼从裂缝中响起,伴随了这声音而来的,则是一道凝聚成短矛的jing神力从其中钻了出来。这短矛几乎是瞬间就钻入库卡斯体内,随后就狠狠的跟他的斗气空间碰撞在了一起。

    狂暴的jing神力并没有冲到他的斗气空间中,而是被坚硬的斗气空间屏障给阻拦了下来。一阵翁响,库卡斯只感觉自己的斗气空间剧烈的动dàng起来,那被金s短矛碰撞的空间屏障处,更是出现了一条一指细小的裂缝出来。动dàng的斗气不自主的朝裂缝涌了过去,一部分溜出斗气空间,一部分则融入到裂缝中,缓慢的修补起裂缝来。

    斗气空间的动dàng让库卡斯的jing神力着实húnluàn了一下,虽说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但清醒后,却被眼前的一切给惹怒了。

    原来那裂缝后面的人趁着库卡斯斗气空间动dàng的瞬间,竟然放松了对那道魔法光带的控制,转而集中力量加快了裂缝的移动。

    也只是这一瞬间,那裂缝就出现到那个nv人身边,裂缝移动,把那个nv人左半块身子已经吞了进去。

    “小子,本来因为规矩的压制不想对你出手,但你却如此不上道,活该空间破碎,从此成为一个废人。挨了我的jing神力魔力,即便是专注jing神力的八阶施法者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是你?”那cào控了裂缝的荣光jing灵一族的紫袍祭司心中暗自冷笑,在他来,一道jing神力魔法释放出去后,那个敢阻拦他的骑士的斗气空间瞬间就会破裂,从此成为一个废人。而失去力量的骑士,即便是不会死亡或成为白痴,也会被他有意加强的威压给灭杀了。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有人找他麻烦他也不在意,因为他并没有杀死对方,而是对方在他的威压下不小心死掉的。

    心思千百转,现实一瞬间。就在那紫袍祭司思索自己怎样对付将来找上mn来的其他高阶职业者的时候,他却发现那个骑乘在白骨战马上的光头恶汉身上仍然释放出狂暴的斗气出来。

    “这怎么可能?”也就在他感觉到意外的时候,库卡斯动了。

    他趁着鬼泣战马出现帮他分担那些威压的瞬间,也不顾斗气空间动dàng,强行催动了斗气一下子冲到了那个半截身子都被空间裂缝吞噬的nv人跟前。

    战马嘶鸣,森森白骨承受不住那强大的威压而崩溃,而就在这个时候,库卡斯却猛的探出双手来,一把抓了那个nv人的肩膀和大tui。

    “出来。”双臂用力,黑s的鬼泣斗气缠绕在他身上不断的跳跃炸裂,却是想要把那个nv人从裂缝中拉扯出来。

    “滚开!”愤怒的紫袍祭司大声喊叫起来,他也是个果断之徒,瞬间放弃了自己cào控的魔法光带,转而把无尽威压一股脑的加持在库卡斯身上,想要借此bi迫对方放手,甚至直接灭杀掉。与此同时,一根新的用秘法勾勒出来的jing神力短矛从裂缝中飞出来,一下子钻到库卡斯的脑袋中,狠狠的撞击在他的斗气空间屏障上。

    威压如海,狂暴的威压瞬间撕裂了库卡斯身上的肌肤,血ròu下的骨头虽说经过无数次的斗气淬炼,但在那骤然增加了数十倍的威压跟前,一些纤细些的骨头开始出现裂缝破碎开来。而他身上喷发出来的斗气,更是被那狂暴的威压强行挤压到身体中。这些倒卷的斗气撕裂了他的血ròu,甚至把他一部分内脏都震碎了。

    金s的jing神力短矛撞击在斗气空间屏障上,这一次的撞击,虽说仍然没有击碎他的斗气空间,但却在空间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裂缝出现,这个裂缝,要远远比第一个裂缝大了十多倍。

    一连串的打击让库卡斯耳目失聪,斗气空间的动dàng和身体上的伤害让他控制不住,张嘴喷出一口hún杂了内脏碎片的鲜血出来。

    也一连串的强力打击让库卡斯彻底的愤怒起来,他发出一声声咆哮,一时间也顾不上那些nv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好处,转而双臂用力,上下撕扯。只听咔嚓一声,竟然硬生生把那个nv人的半块身子给撕裂开来。

    一条白嫩而又修长的大tui和半截手臂拎在他手中,那nv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号声,不过即便是这样,库卡斯仍然不愿意放过他。“想走?给老子死去。”

    在这暴怒声中,库卡斯挥舞了那nv人断裂的大tui当做棍bang按照记忆的位置狠狠的chou打了过去。这一下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白嫩的大tui狠狠的chou打在那张美丽的脸蛋上,呼啸声响起,这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人的脸蛋好似破烂的西瓜被人丢在地上一般,刹那间就破碎开来。红的鲜血、白的脑浆、金黄s的长发好似农fù们hún杂在一起的破烂丝麻一股脑的朝四周围飞溅出去。

    下个瞬间,这nv人残缺不堪的尸体就被那个裂缝给吞噬掉了。

    荣耀jing灵族的紫袍祭司愤怒了,他没想到在自己出手后,自己想要拯救的人竟然被一个六阶骑士给灭杀了,而且还是如此的凶残,这一切都让他不能够忍受下去了。愤怒的情绪让他的jing神动dàng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想通过那个空间裂缝出现在库卡斯面前,然后像捏蚂蚁一般把这个挑衅他的垃圾捏死。

    一个白嫩的手掌从裂缝中探了出来,这手掌瞬间抓住了库卡斯的脑袋,下一个瞬间,狂暴的魔法力量好似cháo水一般涌了出来,疯狂的冲刷着他的脑袋:“给我死。”

    “吼!”库卡斯虽说目不能视物,而不能听音,但却感知到了巨大的危险。杀戮天赋在他心神中模拟出对方的手掌来,模拟出四周围的环境来。

    “想要杀我?那你必须给我付出一些代价出来。”库卡斯低吼一声,也顾不得隐藏什么,直接调动强大的位面本源力量通过无尽虚空灌输到自己身体中,瞬间身上的所有伤害都恢复了。而他则丢了那个nv人残缺的手臂和大tui,反手牢牢的抓住了那个洁白如yù的手掌发力。

    狂暴的鬼泣斗气通过双臂灌输到对方的手掌上,这黑黝黝的斗气瞬间撕裂了那手掌上并不多的魔法力量,只是瞬间就把这手掌给绞杀成了粉末。

    与此同时,那从手掌中喷出来的魔法力量冲刷着他的身子,撕裂了他的血ròu,即便是有无尽的本源力量支持,库卡斯也在这狂暴的魔法力量冲击下狼狈不堪。

    血ròu横飞,身子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整个光秃秃的大脑袋上血ròu皆无,显lù出白森森的头骨出来。

    黑s的魔法力量跟金黄s的位面本源力量碰撞,在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结束后,他脑袋上的血ròu才重新生长出来。

    一连串的变故不过在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发生,等库卡斯撞击在密室的墙壁上时,那被无尽威压bi迫到墙角处的佣兵们猛的爆发了。

    原来在这几个呼吸时间的争斗中,那个裂缝后面的高阶职业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减弱了对整个密室的威压笼罩。特别是在库卡斯摧毁了他的手掌后,那笼罩在密室中的威压虽说仍然十分庞大,但却因为主人的心神动dàng而动dàng起来。

    独眼矬子身为一个位面佣兵,虽说阶位不高,但经验却极其丰富。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此间变化,口中怪叫一声,发出信号带着自己的佣兵们好似饿狼一般疯狂的朝那个裂缝冲了过去。

    “不守规矩的垃圾,给老子死去。”那独眼矬子猛的跳到空中,身子模糊了一下,然后瞬间出现在那个仍然缓慢移动的裂缝跟前。

    一个拳头大小的宝石被他丢到裂缝中,随后他身子再一次模糊,下一个瞬间出现在库卡斯身旁,反手chou搐了一面小巧的盾牌护卫在他身旁。而其他那些佣兵们则猛的改变方向,一下子抓了那些nv人们朝墙角处聚集过去,然后用独眼矬子留在那里的魔法道具把他们保护起来。

    等那个独眼矬子到了库卡斯身旁瞬间,只见那缓慢移动的裂缝猛的收缩了一下,随后好似玻璃一般破碎开来。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一道冰冷到了极点的疯狂杀意从那破碎的裂缝中钻了出来,这杀意围绕了库卡斯和独眼矬子他们这些佣兵们身上游走一圈,然后砰然消散。

    “呸!不知羞耻的垃圾,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呢,竟然还在这装bi。”独眼矬子冷笑连连,却是一点也不在意那个高阶职业者的威胁。而库卡斯则晃动了大脑袋没有察觉到这些,因为他的斗气空间斯说被大量的本源力量不计成本的修复了,但心神仍然在剧烈的动dàng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