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7/五百红票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你们发帖子,我加精华,然后你们的红票就会慢慢的多起来——到时候给我一张两张的多好啊——嘿嘿~!

    在处理了绿皮们的事情后,库卡斯再一次回到了位面战场中心。在这里,他通过任务情报方式,已经找到了绯红女王以及跟随在她身旁的女医师的踪迹。

    一个位面传送祭台旁,不断的有位面佣兵进入其中,他在一旁没有等多少时间,那轮到他了。

    “去那个位面?”维护祭台的是几个八阶以上的施法者,他们身上只是穿戴了简单的灰色长袍,没有任何势力和阶位标志。

    “厄尔所苏伟位面,一个七阶位面。”库卡斯张口就说出了女医师所在的那个位面。

    “可它却是罪恶位面,你确定到那里去?骑士,我不得不提醒你,那个位面是无尽虚空中的罪恶位面,是各个联盟流放囚犯的地方。进入那里后,你就没有办法再离开了,因为那里没有任何可以建造传送祭台的物品,而且那里的规则也是特殊的,即便是你建造了位面传送祭台,也不能使用它们,我建议你还是考虑清楚。当然,位面传送卷轴之类的东西就更加不能使用了。”一个施法者冷声说道:“想要从那里出来,你只有得到那个位面中的特别赦令:一枚神格,并持有它三年时间才能离开,即便是离开,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离开。”

    “是的,我确定。”库卡斯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他拥有十三个位面道具,只要他想回来,只要耗费大量的位面本源就能够从那里强行回归。甚至还可以让他人杀死自己,然后从位面本源中复活。

    施法者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就示意库卡斯踏上祭台进行传送。等他踏上祭台后,这些施法者们进行了极其繁琐的操控后才把他传送走。当然,在离开之前,库卡斯是支付了大量物资作为报酬的。

    厄尔所苏伟位面,是无尽虚空中的一个罪恶位面。因为这个位面的特殊规则缘故,无数的庞大联盟把这个位面当做了一个监狱,很多跟他们敌对的成员全都投放到里面,如果没有特殊的机缘,进入其中的人永远也别想出来。

    无尽的沙漠中,一支由骆驼组成的队伍正在孤零零的前进着,他们的目标是数百里之外的一个绿洲,在那里他们可以出售自己的货物,然后获取大量的金钱和物资。

    队伍连绵三五里路,一些身穿简陋皮甲的职业者们或是徒步或是骑乘了沙漠中独有的白毛骆驼游弋在队伍四周围防范着盗贼。

    商队最前方进行探测的潜伏者们发现了一个孤零零的冒险者,那个冒险者身材高大,浑身包裹在一件灰黑色的斗篷中不清面容,但他胯下的坐骑却是十分的独特。一头四肢燃烧了碧绿色火焰的白骨战马。

    “骷髅骑士?”一个潜伏者的身子猛的消失在空中,不过几个呼吸时间,他就出现在数千米之外那个迎面冲过来的骑士前方:“你什么人?盗贼还是冒险者?或者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中的倒霉蛋?”

    潜伏者的身影在空中四面八方的朝骑士传递过去,却是不敢显露自己的身形和位置,准备随时猎杀眼前这个孤零零的骑士。在潜伏者眼中来,孤零零一个人出现在沙漠中的,不是刚刚被投放进来的倒霉蛋就是盗贼们的侦察兵。

    “你可以称呼我为鬼泣骑士。”骷髅战马上的人影嘎嘎的怪笑起来。在他的怪笑声中,头上遮挡风沙的帽子被他褪了下去,露出一张遍布疤痕的脸蛋和光秃秃的大脑袋来。这一脸伤疤的光头大汉扭头朝身前三十多步的一片空气去,咧嘴怪笑,让那潜伏者心里不由的打了个突突。

    身子快速移动,瞬间就脱离了眼前这个光头恶汉的注视。

    “你是做什么的?”那个潜伏者身上冒出了一层冷汗,因为刚才眼前这个光头骑士的目光注视之地,正是他隐身之地。一想到眼前这个骑士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发现自己,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就不受控制的蔓延起来。

    “我对你们没有任何兴趣。”光头骑士咧嘴怪笑起来,几颗明亮的牙齿露出来,让那个潜伏者感觉到心里一阵阵发毛,好似眼前这个骑士露出来的不是人类的牙齿,而是横行在这个罪恶世界中的蛮荒巨兽的牙齿。

    光头骑士说了这话,就催动白骨战马快速的奔跑起来。战马奔跑,一阵阵呜呜的哭泣声从战马的尾部响了起来,在这哭泣声的侵袭下,那潜伏者只感觉自己的斗气空间剧烈的翻滚起来,隐匿在虚空中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显露了出来。

    然而等他回过神后,却发现那个光头骑士已经朝他身后的队伍迎了上去。几个潜伏者从四面八方朝骑士扑了过去,隐匿在虚空中的短刀震动着,如果切割在骑士身上,哪怕只是撕裂他一点肌肤,这些潜伏者们就能够让对方死亡。因为他们的短刀上涂抹了这个罪恶位面中独有的一种毒药。这种毒药奇特无比,在沾染血液后,会以一种异常的速度瞬间散发出奇异的波动来,这波动会不断的冲击着受伤的职业者力量本源。在那诡异力量的冲击下,哪怕他曾经是一名高高在上的高阶职业者,也会因为本源受到的冲击而出现失误。

    “小心。”跟光头骑士搭话的潜伏者大声的喊叫着,提醒着他的同伴们小心。然而他的话说的太慢了,几个潜伏者在他喊叫的时候,已经跨过了近千米的距离,使用秘法瞬间出现在骑士身旁了。

    呜呜的哭泣声没有把潜伏者们从虚空中震荡出来,喊话的潜伏者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该死的,老子要杀了你。”他在心里咒骂着骑士,然后身子虚化,准备催动秘法冲过去在那个骑士脑袋上狠狠的穿上一刀。“一刀我让那脑浆迸溅,让你彻底死亡,让你知道我们潜伏者的厉害。”

    也就在他刚刚虚化的瞬间,只见前面那光头骑士突然低吼了一声,本来就十分高大的身子猛的暴涨了三五寸,两个蒲扇大小的巴掌在空中挥舞,似杂乱,却是十分有序的拍打在四周围的空气中。

    那蒲扇大小的巴掌每挥舞一下,空气中就爆出一声闷响来,伴随了这闷响,一片片血花在空中浮现出来,随后就到一具具破碎的尸体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黄沙上。黄沙炸裂,瞬间就把这些碎肉给掩埋了起来,大风吹过,黄沙移动,却是掩埋的没有丝毫痕迹。

    那个潜伏者愣住了,他没想到那个光头骑士竟然如此厉害,竟然在瞬间就找到了潜伏者们的足迹。惊恐、不安、愤怒,一时间各式各样的情绪从他脑海中涌了出来。等他清醒到眼前这个光头骑士不是他能够招惹的时候,他已经不由自主的冲到对方跟前了。

    身形快速的在空中变化位置,两把短刀紧握在手中,与此同时,他也到了自己这方队伍中冲过来一个战士。那个战士他认识,是一个七阶战士,传说中曾经是一个伟大的位面佣兵,只是后来得罪了大势力,被那个势力的人把他和他的家族一下子关押到了这个罪恶而又荒芜的位面来了。

    “七阶战士,根本不是这个六阶骑士能够抵抗的。”潜伏者心中的恐惧被他强行压了下去,手中短刀挥舞,朝身前光头骑士的脑袋和脊椎骨穿刺了下去。“只要刺破一点点皮肉就可以了,只要一点点。”

    短刀穿透了光头骑士的斗篷,隐匿在短刀上的斗气蜂拥而出,化作两道诡异的短刺朝光头骑士的脑袋和脊椎骨穿刺了过去。他有信心让自己的斗气撕裂对方的肌肉,然后疯狂的破坏对方身体中的器官,因为他这两道短刺,是他用秘法淬炼出来的,短刺一出,一次性的耗费他三分之二的斗气数量。

    斗气形成的短刺好似两根钢针,如愿以偿的撞击在光头骑士的大脑袋和脊椎骨上。那斗气撞击在**上后,瞬间碎裂,好似一阶的斗气撞击在坚硬的黑曜石上一般崩溃了。

    “为什么?”潜伏者没有太多时间思索,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斗气在崩溃的时候,脑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手。那大手抓住了他的脑袋,好似是五根钢条一般。“原来我的脑袋这么小啊!”

    潜伏者心中茫然,不过他的双手则本能的挥舞了短刀左右交错去切割那个粗大的手臂。如此近的距离,在加上他的职业技巧,两把短刀瞬间砍在那粗大的非人一般的胳膊上。

    “成功了。”潜伏者微微的扬起了嘴角笑了起来,然而叮当的脆响让他瞬间清醒过来。定睛去,只见那手臂上的衣袍破碎,裸露出来的胳膊上别说是伤口了,就连两个短刀切割的印记都没有留下来。

    “我说过,我对你们真的没有兴趣。”一个凶狠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m)無彈窗閱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