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最后的归宿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422章 最后的归宿

    失去了六七个魔法锁定,那些凌空飞来的法术就不能攻击到库卡斯身上了,而单独剩余的哪一个法术锁定,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障碍物而已。当然,这并不是说他的杀戮天赋不能摆脱最后一个魔法锁定,而是他想借助对方的范围法术来检验一下自己的力量。

    一阵阵闷响在天空炸裂开来,那法术距离库卡斯头顶的时候猛的变化起来,无数雷火好似雨点一般从天空中坠落下来,直愣愣的朝他身上砸下来。

    “散!”一声低吼,手中攻城锤在空中挥舞,划出一道道诡异的弧线来敲打在那些雷火上面,这能够轻易的撕裂五阶职业者的雷火在那攻城锤的作用下瞬间崩塌消散。虽说他没有修炼什么特殊的重武器攻击手段,但凭借了他的杀戮经验,只是依靠本能和那杀戮天赋的作用就轻易的摧毁了它们。

    “却是无趣。”击毁雷火后,库卡斯怪叫一声,反手抽出了自己身上的锁链,然后朝远处的人群投掷过去。那锁链一段链接他身上,另一端的枷锁则幻化出百余个虚影来落在那些紫罗兰家族的人身上。枷锁下落,却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住,瞬间就被枷锁融入他们身体中了。锁喉缠绕在他身上的锁链也消失不见,好似隐匿在虚空中彻底消失了一般。

    “杀!”一声低吼,库卡斯催动的鬼泣战马已经冲到这些人跟前了,一些盾卫直接催动了自己所有的斗气来进行防御,而其他职业者们则用尽自己的手段疯狂的朝库卡斯轰杀了过去。

    面对数十人的攻击,库卡斯这个光头恶汉却是一点也不畏惧,他怪叫连连,却是催动了鬼泣战马上的马尾发出呜呜的哭泣声。哭泣声响起,让那些职业者们只感觉子的斗气空间一阵动荡,刚刚释放出去的斗气却是不稳定起来。

    比罪恶斗气还要狂暴数倍的鬼泣斗气疯狂的从库卡斯的双手中灌输到那两柄攻城锤中,无须理会那斗气空间的限制,一时间大量的鬼泣斗气缠绕在攻城锤上,瞬间就在攻城锤上凝聚出了两个巨大的骷髅头出来。

    这两个骷髅头发出呜呜的尖啸声,狠狠的跟身前的盾卫战士们撞击在一起。

    “砰!”一声巨响。只见斗气肆虐,破碎的斗气光芒四散飞溅,落在地上炸出一个大坑来,落在职业者身上却是激发出对方的防御手段来。

    剧烈的碰撞声中,库卡斯的身子瞬间倒飞了出去。那两柄攻城锤上的骷髅头好似琉璃一般破碎开来,强横的反弹力量顺了攻城锤朝库卡斯体内灌输过来。要是真的被这些力量灌输到体内,哪怕是他体质再是强横,也回落一个四分五裂的下场。

    好在那鬼泣战马嘶鸣连连,却是主动催动了秘法接替主人承担了那强横的反弹力量。一时间库卡斯倒飞后退,而战马则哀鸣一声整个身子被那狂暴的反弹力量直接给炸成了碎块。

    “镗啷!”在这一声巨响中,最前面面对库卡斯的那个盾卫手中盾牌炸了,整个人被那沉重的攻城锤狠狠的砸飞了出去。另外一些盾卫们虽说没有受到重点打击,但却感觉斗气空间动荡,浑身血液翻滚,直呼眼前这个光头恶汉凶狠厉害。

    也就是这么一耽搁,跟随库卡斯而来的数百佣兵一下子冲了过来。这一群佣兵大多数都是善于攻击的职业者。数百人最低的也是六阶职业者,大多数都是七阶职业者,如此一下子冲到紫罗兰家族那百余人当中,瞬间就把这些人给强行分离开来。

    三五个职业者围杀一个职业者,更何况这紫罗兰家族中派遣的援兵大多数都是四五阶的职业者,如何能够抵挡了这些如狼似虎的嗜杀之徒?也不过百余个呼吸时间,大多数的职业者都被斩杀一空,只有少部分职业者见势不妙,怪叫一声施展秘法想要逃走。

    却说库卡斯在剧烈的撞击后倒飞出去却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反而是借助倒飞的时候,把残存的力量一下子给抵消了。

    旁大的身子重重的落在地上,却是把那坚硬的大地给砸出一个一肘多深的深坑出来。“全都杀了,不留活口。”张嘴怪叫一声,随后他就一脸狞笑的朝混战的人群中冲了过去。

    一个六阶盾卫挥舞了两个小巧的臂盾艰难的抵挡两个七阶角斗士佣兵的攻击,那两个角斗士佣兵嘴里发出一阵阵狰狞的怪笑声来,双手上缠绕了斗气凝聚的圈套好似打桩机一般一下接一下的不间断朝对方的盾牌砸下去,他们却是没有兴趣瞬间灭杀对方,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让人绝望,从而享受那杀戮的快感。

    库卡斯可不管这些嗜杀的佣兵们心理变态与否,他现在就想速战速决,然后彻底灭杀了紫罗兰家族在这个城市的所有力量。因此冲上来就是用足了全身力气狠狠的朝那个盾卫劈头砸了下去。

    那个盾卫在面临两个七阶角斗士佣兵的攻击本来就极其吃力,现在库卡斯一锤砸下来,却只能再一次强行调动自己斗气灌输到盾牌中去抵挡。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库卡斯的力量会强大到连一些巨人种族都无法抗衡的地步,再加上那狂暴的鬼泣斗气。这一锤下去,那臂盾好似纸张一般被攻城锤上的尖刺给撕裂开来,整个半块身子都被大锤砸上去后,瞬间就撕裂成了大小不一的肉块。

    “速战速决。”库卡斯担心那攻打山谷的施法者佣兵们发生什么意外,因此杀了那盾卫后,就大声的喊叫起来。于此同时,他也催动锁链上的秘法,在秘法的作用下,那想要逃走的职业者竟然发现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能离开战场数百米范围。即便是有施法者不顾一切的撕裂了珍贵的传送卷轴也同样脱离不了这块区域。

    “若不是八阶职业者,永远别想摆脱老子的宝物。”到两个施法者撕裂了极其珍贵的传送卷轴后在一道白光的照耀下仍然停留在原地,库卡斯嘎嘎的怪笑起来。他这陨落的叹息强横无比,不仅能够锁定八阶以下职业者们逃脱,即便是八阶以上职业者能够逃脱这种锁定,也不能摆脱库卡斯的追杀。除非他们成就传奇,否则别想主动的把身体中的枷锁驱逐出去。

    在那陨落的叹息作用下,库卡斯刚刚击杀了那个盾卫后,身子瞬间消失,而后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一个施法者的身后。那施法者正是刚刚使用了传送卷轴想要逃离的人,他在撕裂卷轴后本以为能够脱离这些敌人,不曾想却在下一个瞬间仍然出现在原地,好似他那耗费了极大代价才从八阶施法者们那里弄来的卷轴是假货一般。

    如此诡异的变化让那施法者不由的愣了一下,也就是这么一下,库卡斯就出现到了他身后。沉重的攻城锤狠狠的敲打在他脑袋上,几层魔法禁制闪烁,瞬间就被攻城锤上的尖刺给撕裂开来。然后下一个瞬间他的脑袋就被攻城锤给砸了个稀巴烂。

    噗!大量的鲜血从这个施法者残缺的身子里喷洒出来,猩红的鲜血、乳白色的脑浆、碎裂的肉块沾染在库卡斯**的身上,熟悉的血腥气味让他的血液翻滚了起来。“爽!嘎嘎!爽死了!”库卡斯嘎嘎的怪叫起来,却是再一次催动锁链上的秘法把自己瞬移到了另外一个施法者跟前去。在他来,那施法者能有珍贵无比的传送卷轴,那也就代表了他可能有其他强大的卷轴,为了防止意外情况,他就把对方当做了自己的目标决定进行击杀。

    “啊!”那个施法者虽说正在跟一些佣兵争斗,但他却通过强大的精神力察觉到了库卡斯的击杀行为,一时间他立刻想起了刚才那融入自己体内的枷锁来。

    “你们想杀我,那就给我付出必要的代价吧!”这施法者到同伴的死亡不由的心生悲凉,在没办法通过传送卷轴逃离的情况下,他彻底放开了一切,整个人一下子疯狂起来。

    十多个卷轴被他捏碎,这些卷轴当中有三两个防御卷轴,其他的全都是范围类攻击卷轴。为了筹集这些强大的范围类攻击卷轴,他不得投靠了紫罗兰家族来获取大量金钱,从而收集它们。而现在为了活命,他又不得不把这些卷轴拿出来击杀库卡斯他们这些对紫罗兰家族充满杀意的敌对职业者。

    “都给我死去吧!”伴随了十多个范围法术释放出来,方圆数百米范围的空间一下子狂暴起来。大地裂开,无尽的岩浆被魔法力量强行抽取出来,然后化作火柱冲天而起。一些争斗中的六阶职业者一个不防备,直接被那岩浆给焚烧成了焦炭。至于那些低阶职业者,更是反应不及就被化作了飞灰。

    大地崩裂,狂风四起,无尽的风刃凭空浮现,而后笼罩了方圆数百米范围疯狂的飞舞起来,它们切割者所有的物体,无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有的卷轴打开从里面释放出无尽寒气来冰冻数十米范围的一切,有的则是喷出火焰来化作凶残的怪兽咆哮肆虐、有的则化作毒烟缠绕,弥漫近千米范围、甚至还有亡灵法术施展出来,召唤出了数十头无头骑士出来进行杀戮。

    “都给我陪葬吧!”撕裂一连串的卷轴,让来不及反应的库卡斯他们顿时陷入了危机当中。一连串的魔法力量打击在身上,一些不善于防御或是没有防御魔法道具的职业者顿时悲惨起来,在几乎是同时打击的魔法力量下,数十名佣兵瞬间被杀死,甚至连一个七阶战士也因为太过松懈,距离那施法者太近而被一连串魔法攻击后被一群无头骑士围上去给砍成了肉块。

    一枚漆黑的卷轴从那施法者手中展现出来,这施法者一脸狰狞的着通过锁链秘法瞬移到百米之外的库卡斯狞笑起来:“都给我死去。”

    说话间,卷轴捏碎,一道黑色的波纹以那个施法者为中心朝四周围瞬间蔓延了过去。而库卡斯虽说通过锁链上的秘法逃离到百米之外,但仍有一些范围法术波及到了他。一连串的魔法力量打击在他身上,只炸的他在地上连连翻滚几个跟头,还不等他站起身来,就到肉眼可见的黑色波纹蔓延过来。

    身上残破的斗气防御瞬间充实起来,在库卡斯疯狂的催动斗气作用下,一层鬼泣斗气从他身体中钻了出来,然后在身体表面形成了坚固的防御来。在他估算中,这斗气防御可以抵挡住一次七阶范围法术的攻击,可是等那黑色波纹距离他不过十多米的时候,那杀戮天赋却发出了急促的警告来。

    “吼!”血液沸腾,在那杀戮天赋的提示下,库卡斯想都不想疯狂的朝远处逃去。身子瞬间突破音速,音爆响起,他瞬间就出现在百米之外。然而他并没有停下来,仍然疯狂的朝远处逃去。可是身后的波纹扩展速度越来越快,在他刚刚逃出去七百多米距离时,波纹追上了他。

    黑色的波纹轻易的渗透到了他的斗气防御,然后从他身体中透过去继续朝远处蔓延。足足蔓延了数十里地后,这黑色波纹才消失了。

    “不!”库卡斯早就在那波纹透体而过的瞬间,就停止了奔跑,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遭受了这诡异的魔法力量攻击了。他扭过头去狠狠的盯着那捏碎卷轴的施法者,然后疯狂的咆哮起来。

    “老子要吃了你。”一声怒吼,他赤红了眼睛扭身又朝那个捏碎卷轴的施法者冲了过去。三两个呼吸时间,他就冲到了那个施法者跟前。而那个施法者则嘎嘎的怪笑起来,在库卡斯冲到他身前三五米的地方突然自爆了。

    “砰!”一声巨响,那施法者的身子好似充气的气球一般炸裂开来,大量的魔力和精神力从破碎的魔法空间中宣泄出来,然后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狂暴的魔法冲击波。在这冲击波下,急速冲锋的库卡斯竟然被推出去了数十步的距离。强大的冲击力量让他内脏翻滚,一口鲜血不由自主的吐了出来。

    那施法者死亡后,他捏碎卷轴而释放出来的魔法力量却没有消失,肆虐的魔法在经过三五个呼吸时间的碰撞后才伴随了黑色波纹一通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战士在黑色波纹消失后突然惊恐的喊叫起来。

    “七阶范围法术:最后的归宿。”库卡斯感受着自己身体内缓慢消失的怪异力量,知道那就是蕴藏在他体内的生命力正在缓慢的流逝着。这种流逝速度并不快,但也不慢,不过三五个呼吸时间,那叫唤的战士突然到底死亡,他的血肉干枯,身子收缩,好似一根腐朽的树枝一般。

    越来越多的人死去,他们毫无例外全都是自身生命力的流逝而死去了。在神秘魔法的影响下,即便是七阶巅峰的职业者们也抵挡不住自己的生命力流逝。

    库卡斯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少,但他知道这个特殊的七阶法术能够消耗掉被波纹波及到的生命体近千年的生命力。而作为一名五阶特殊骑士,他的生命力也只有千年时间而已。如果不出意外,他最后还是会因为生命力的流逝而成为一个干枯的尸体倒在地上被所有人遗忘掉。

    “我不甘心。”库卡斯一屁股坐在地上着一个个惊恐的佣兵们倒在地上,他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哈哈!你们的阶位是比我高,但你们的生命力却不如我多。唔!该死的。哈哈!都死了也好,我喜欢这个结果。”

    生命力,感受着自己的生命力消失,库卡斯疯狂的思索起自己知识中关于这个东西的描述。在他的知识当中,那生命力其实跟一个职业者的力量、受伤的次数、特殊力量的加持、血统、种族等很多东西都有关系。但其中的详细关系他却是并不清楚。不过在他疯狂的思索中,最后还是发现了一个关于增加生命力的方法。而这个方法是他从安微儿女法师的图画中感悟到的。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他感悟到的方法是残缺的,因此不知道具体施展出来后能否成功。但是现在考虑的并不是这些,他最后发现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只要老子能够活下来,一定要增加自己的生命力,我还要成为传奇,我还要掌控这个世界,我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库卡斯低声的咆哮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普通的施法者竟然会有那最后的归宿这个魔法卷轴。

    其他人不知道这个魔法的来历,但他却是知道的。在安微儿的知识中,这个魔法时只有在古老的时代里出现过几次,但是后来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可是现在却在跨越了漫长的岁月后,这种魔法竟然再一次出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