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转职进行中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4章 转职进行中

    “好的,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会勉强你。恩,以后若是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告诉我。”在这事情上,金发女将军并没有勉强什么。她其实对那个血腥杀狱里面的情况是十分清楚的,里面的危险,一点也不次于库卡斯面对荣耀之手和紫罗兰家族的危险,甚至还要强大数倍甚至数十倍。

    两人就这样交谈一番后,就再也没有说其他的事情了。最后金发女将军释放了一丝丝斗气检查了库卡斯的身子,对他的一些暗伤进行了治愈,这样一来,让他在对转职的时候,成功几率会更大些。

    日子很快过去,就在库卡斯在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巅峰的时候,祭台终于浮现了。

    从大地深处传来一阵轰鸣声,这声音好似万马奔腾,又好似流星坠地,又好似雷鸣阵阵。在这声音下,大地轻微的颤抖起来,在库卡斯和金发女将军的注视下,一道道乌黑色的带着呜咽哭泣声的光芒从大地深处钻了出来,这些光芒在空中闪烁,不过短短十多个呼吸时间,就勾勒出一个三丈方圆大小的祭台出来。

    祭台起来极其古朴,整体呈十三芒星状,边缘地区有些残缺,整个祭台上遍布了数百条大小不一的裂缝,大量的裂缝存在,让这祭台起来好似都要崩塌了似得。

    “你的几率会大很多。”一旁的金发女将军对这种转职祭台十分熟悉,当她到祭台上有大量的裂缝后,立刻面带喜悦。因为转职祭台十分特殊,它在刚建造好的时候,上面是没有任何裂缝的,但是每转职成功一个人,那祭台上就会多一条裂缝。而祭台上的裂缝越多,这祭台的威能就越是强悍,传说在上古时代,曾经有人把自己进行了改造,让祭台成为自己的肢体,甚至把这样的转职祭台制作成魔法武器来使用。只可惜随着时间推移,职业者们渐渐的忘记了这样的秘法。

    库卡斯并不了解这些,他见祭台上裂缝不少,心中不由的担忧起来。不过他心志坚定,虽说心中担忧,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心态。在他来,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可能再让他去找新的祭台去了。而金发女将军到库卡斯心态很快平静了,也就懒得给他讲述关于这种转职祭台的事情了。

    “现在就可以了吗?”等那个起来残破无比的祭台在空中稳定后,库卡斯扭头询问起金发女将军来:“我想没有人可以打扰我,是这样的吗?”

    “已经可以了,你只有一次机会,而且这个祭台只会浮现在这里三天时间,时间一到,无论是否有人使用,它都会再一次钻到大地深处去。恩,或许到那个时候你挖掘到大地深处,也不会发现到它的任何踪迹。”金发女将军微微扬了扬眉头,一脸微笑到:“除非我死了,否则没有人可以打扰你的转职。你放心就好了。”

    听到金发女将军的保证后,库卡斯没有任何犹豫就纵身跳到那个祭台上了,在祭台上,他取出了一百零八根金发女将军用秘法斩下来的鬼泣战马的马尾,这些马尾上都有一个哭泣的骷髅头,他把这些骷髅头按照一定方位丢到祭台上,然后就双手住了铜钟静静的站立在上面一动不动。

    一丝丝苍凉的气息从祭台上的裂缝中钻了出来,这苍凉的气息在空中幻化成一道道模糊的影像,然后缓慢的顺了鼻孔钻到库卡斯体内。心神沉浸在斗气空间中,一道苍凉气息幻化的虚影出现在斗气空间中,然后在祭台上呈现出一道银灰色的光芒出来。

    光芒炸裂,一些乱七八糟的影像纷纷钻到斗气空间中的祭台上,一个个扭曲的画面出现在库卡斯的心神当中。在这些画面中,他到了一个个身上散发了无尽杀戮气息的骑士的影像,这些骑士们或是战斗,或是在修炼,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都不比他本身的气息弱小,甚至还有更多的气息比他的气息还要强大半分。

    伴随了这些影像的浮现,一些千奇百怪的斗气知识出现在库卡斯的心神当中,这些斗气知识在他体内盘旋转动,最后全都烙印在了祭台上面形成一个个扭曲的骑士文字出来。

    转职的祭台开始缓慢的转动起来,每一道裂缝中都涌出一道苍凉的气息出来,当所有的裂缝中都涌出了一道苍凉气息后,那些丢在祭台上的鬼泣战马尾巴开始悬浮到空中了。

    这些鬼泣战马的尾巴在空中飞舞旋转,一件件魔法材料被金发女将军丢到祭台上。这些材料都是库卡斯为了转职而坐的准备,它们跟鬼泣战马的尾巴缠绕在一起,然后融化形成液体,最后生成一道道灰白色的丝线出来。

    这些灰白色的丝线在空中勾勒出一个法阵结构出来,然后一阵阵轰鸣声从祭台中央传递出来,伴随了轰鸣声而来的,则是无尽的灰白色烟雾从祭台裂缝中浮现,这些烟雾一部分钻到库卡斯的身体中,一部分钻到他的斗气空间中融入那狂暴的罪恶斗气中,一部分则融入到那个悬浮在空中的法阵结构中。

    灰白色的烟雾最后在他体内游走,然后依附在他的身体肌肉、骨头、经脉中。那些钻到他斗气空间中的灰白色烟雾则不断的尝试着跟狂暴的罪恶斗气融合,可是这些罪恶斗气生性狂暴,根本不愿意跟这些烟雾相互融合,一次次的碰撞,却是毫无意义的消耗着那些斗气和灰白色烟雾,却是没有半分进展。

    面对这种情况,库卡斯感觉到有些无奈,不过他知道,如果那些灰白色烟雾不能够跟他的罪恶斗气相互融合的话,那他的转职就会失败。为此他不得不调动大量的心神来强行挤压那些灰色烟雾跟斗气融合,如此一来,却是失去了仔细感悟祭台中刚刚得到的大量知识了。这样一来,即便是他以后再是感悟里面的各种知识,也不会有这一次的机会好了。

    悬浮在转职祭台上的法阵结构旋转速度越发显得快速,当它整个变成了灰白色后,则开始缓慢的下沉起来。转职祭台颤抖,发出雷鸣声来,每响起一声雷鸣,那个法阵结构就下落一分。而法阵结构每下落一分,那转职祭台的转动就缓慢一份,当那个法阵结构距离祭台不过三肘高的时候,转职祭台停止了转动,一丝丝碧绿色的火焰从裂缝中钻了出来,开始顺了祭台上的裂缝和上面起先就雕刻好的法阵游走起来。

    这些火焰游走,让祭台中的雷鸣声更大了,雷鸣阵阵,那法阵结构下落的速度更加缓慢了,往往每响数十声雷鸣,这法阵结构才下落一份。如此缓慢速度,让金发女将军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在她来,眼前这种情况并不是什么好的情况,因为按照她以前的经验来,转职的速度越快,那成功率就越高。不过她从来没有见到过鬼泣骑士的转职,因此也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算缓慢。

    库卡斯的心神在斗气空间中用力挤压那些灰白色烟雾和狂暴的罪恶斗气,起先这两者根本不相容,但是伴随了他孤注一掷的强行挤压,一粒灰白色烟尘终于融入了那狂暴的罪恶斗气中。

    有了开头其他的事情就更加好办了,越来越多的灰白色烟雾融入罪恶斗气当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灰白色烟雾全都融合到狂暴的罪恶斗气中了。等他做完这一项工作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心神已经消耗了一大半还多了。

    “该死的,怎么这么难融合。”库卡斯在心里狠狠的咒骂起来,因为在他得到的知识中,灰白色烟雾跟罪恶斗气的融合是有些困难,但绝对不会如此困难。当然,他其实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罪恶斗气数量实在是太多的缘故造成的。要知道一般的罪恶骑士在他这种阶位的时候,体内的斗气数量要比他的斗气数量要少数倍。

    庞大的斗气数量在冥冥之中生成了巨大的抗拒力量,也正是如此,才让灰白色烟雾的融入速度减缓甚至困难了这么多。当然,也正是他那超越一般罪恶骑士的庞大斗气,让他的罪恶斗气在融合了灰白色烟雾后,生成了更多奇妙变化。而这种奇妙变化,并不是现在他就能够察觉到的,而是等他成为一个真正的鬼泣骑士后,才能够慢慢的察觉到。

    斗气空间中的事情处理结束后,库卡斯这才睁开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后,发现那悬浮在空中的法阵结构已经落在他的膝盖部分了,而祭台上的火焰也开始渐渐的弱小了下去。但是祭台中传来的雷鸣声却更加宏大起来。强大的雷鸣声甚至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波纹朝四周围扩散过去,方圆数百米,除了金发女将军站立外,包括那些死亡施法者们在内,所有的人都不得不连续后退。坚硬的冻土被波纹卷起,好似农夫用器械狠狠的犁了一遍,一下子变得松软了起来。

    波纹席卷在金发女将军身旁,吹动了她的长发和披风在空中挥舞,但却没有破坏了其中韵味,反而让她起来显得从容不迫和一种异样的美丽来。

    眼见那个法阵结构还没有落在祭台上,库卡斯连忙开始按照顺序诵念起一些文字来。这些文字全都是斗气凝聚出来的,形成了古老的骑士文字。数十个文字烙印在法阵结构上,每多一个文字,那个法阵结构就上升一份。如是反复,直到他消耗了自己所有的斗气凝聚文字后,那个法阵结构已经悬浮到空中一人多高的位置上了。

    在做完了这些后,库卡斯就一屁股坐在祭台上点燃了一根银色烟雾开始抽了起来。他这一番作为,立刻把金发女将军给呆了,因为她从来不知道鬼泣骑士的转职还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此时是库卡斯转职的时候,她根本不敢冒然询问打扰对方。因此她只能小心翼翼的释放心神来感应四周围的情况,查是否有强大的职业者出手用精神力操控了他。当然,一番查下来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而这也让她稍微放心了一些。

    一根银色烟雾抽完,库卡斯这才站起身来。在刚刚的休息中,他思索了很多事情,最后一咬牙,却是又取出了自己所有的鬼泣战马上的马尾丢到那个法阵结构中。这些马尾融入法阵结构后,让那个法阵结构显得更加凝实,而且下落的速度也更加缓慢了起来。

    在做了这些事情后,他就催动刚刚恢复了不多的斗气来灌输到身前这个铜钟当中,这铜钟得到他斗气灌输后,立刻悬浮到了空中,随后伴随了祭台的轰鸣声而轻轻的摇晃起来,发出洪亮的响声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每当他恢复一些斗气后,就全部灌输到铜钟中,如此持续到那个法阵结构再一次下落到距离祭台不过一肘高的距离时他才停了下来。而这个时候,祭台发出轰鸣声,一些雷火从祭台底部释放出去,然后席卷了四周围的大地足足扩散了数十步后才消散掉。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铜钟停止了摇晃,开始缓慢的飞到他头顶上,然后一点点的下落。祭台上四处游走的火焰也化作火舌,一道道的钻到铜钟上,每多一道火舌,那铜钟就下落一份,如是反复几次,铜钟彻底把库卡斯给包裹了起来。

    “吼!”一声咆哮,在那法阵结构跟祭台彻底融合在一起的瞬间,库卡斯在铜钟当中仰天咆哮了起来。巨大的咆哮声穿透了铜钟,朝四周围扩散出去。数百步之外的骑士扈从们在听到他的吼叫声后,全都不由自主的捂了耳朵,然后张大了嘴巴连忙后退,借此来躲避那刺耳的吼叫声。

    伴随了库卡斯的吼叫声,笼罩了他的铜钟开始崩裂开来,铜钟碎片落在祭台上,然后被火焰灼烧成液体。这些液体强行刺破库卡斯的皮肤,然后钻到他的身体中去了。而那个铜钟的钟锤在则空中盘旋了一下,然后一点点融入了他的脑袋中。

    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库卡斯浑身颤抖起来,这种疼痛比他以前遭受的任何痛苦都要厉害,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站立不住,身子晃悠了几下竟然扑到在祭台上了。他的身子一落在祭台上,那祭台上本应该熄灭的火焰却一下子旺盛起来,然后一股脑的朝他身体中钻了进去。而那个铜钟的把柄,则在火焰的灼烧下一点点的融入到他的脊椎中去。当把柄彻底融入到他脊椎中后,库卡斯才从祭台上站立起来,而那些火焰才慢慢的消失了。

    火焰的消失让转职祭台又有了新的变化,一道道丝线从祭台上钻了出来,然后刺入库卡斯的毛孔中,一时间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中都钻入了一根丝线。这些丝线在钻到他身体中后,竟然直接出现在斗气空间中。在一阵阵瘙痒刺痛中,那些丝线在他祭台中编织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法阵结构出来。这法阵结构真是鬼泣骑士的法阵结构。

    当这个法阵结构完成并融入到祭台中后,那也就代表了库卡斯的转职成功了。

    就在那些丝线开始编织法阵结构的时候,库卡斯却调动了刚刚恢复的那些斗气开始勾勒起另外的法阵来,这个法阵却是五阶骑士法阵。当然,这一次他勾勒的只是普通法阵结构,等这个法阵勾勒成功后,就会跟鬼泣骑士的法阵结构融合,然后他就会成为一个五阶的鬼泣骑士。

    五阶的法阵结构顺利的完成了,当他完成了这个法阵结构的瞬间,大量的罪恶骑士信息从虚空中直接出现在他的心神当中,与此同时,也有无量的金色液体从虚空中直接钻了出来浮现在斗气空间中。

    在正常情况下,这些金色液体会融入祭台中等待库卡斯的使用,可是现在却有一部分金色液体竟然变化成丝线融入到那正在勾勒的转职法阵中去了。这些金色液体朝转职法阵中钻入,却是让起先隐匿在祭台中的杀戮天赋结构突然不甘心起来。

    那杀戮天赋的力量在他祭台的中疯狂的颤抖起来,释放出无尽的吞噬**希望库卡斯能够把那些金色液体聚集起来用于提升它的结构等级,然而库卡斯早有想法,那里肯让这些金色液体勾勒成天赋能力?

    只见他的本体一跺脚,从残破的转职祭台中竟然再一次钻出大量的灰白色烟雾出来,这些灰白色烟雾是他那会增加的数百个鬼泣战马的尾巴生成的,现在从祭台中再一次浮现出来一股脑的涌入他的斗气空间中,也加入到了转职结构的勾勒中。

    而此时,外界的金发女将军只到库卡斯慢慢的被无数金色丝线和一些灰色烟雾包裹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蚕茧矗立在祭台上。

    ————工作很忙——额——奋斗中——求订阅和红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