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库卡斯的疲倦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42章 库卡斯的疲倦

    “将军,难道没有药物直接治愈吗?我可是刚刚被人拔光了皮肤啊!”库卡斯听到金发女将军的话语后,立刻嘟囔起来:“那么多碎片,恐怕他们没有能力完整的拼凑在我身上吧!如果出现了什么差错,是不是会把我给变成怪物?”

    “你本来就是怪物,到也不用担心这些了。呵呵!”金发女将军轻声的笑了起来:“唔!难道你想让你身上新长出来的皮肤脆弱无比,跟那些贵族小姐们一样脆弱吗?不要忘掉,你马上要转职了,这些时间里,根本不足以让你重新把新的肌肤给锻炼到一定程度。”

    沉默,金发女将军的话语只能够让库卡斯沉默,因为他知道,金发女将军说的都是真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免去继续淬炼皮肤的麻烦。要知道转职需要的身体素质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如果他的肌肤恢复到普通人那么脆弱,恐怕不等他完成转职,那强大的力量就会撕裂他的肌肤,甚至直接摧毁他的身体。

    “好了,等你转职成功的话,我会送给一件本来就属于你的东西,可是如果你失败的话,那件东西就会成为我的了。恩,祝你好运。”金发女将军的影像消失,而后那些死亡法师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准备把掉落下来的所有肌肤重新拼凑在库卡斯身上去。

    “该死的。”库卡斯低声的咒骂起来,他现在思索的不是肌肤重新粘联在自己身上后造成的痛苦,而是思索金发女将军那会说的话语。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东西送给他,更不知道自己曾经遗失过什么东西。当然,他并不会相信金发女将军会给他多么好的东西,因为他知道,好东西都会被强大的职业者们率先弄走。

    身上一阵清凉,随后一阵短促的灼烧感从他的胸膛上释放出来。库卡斯知道,这是那些死亡施法者们在他身上涂抹了药膏,然后开始粘联他的肌肤了。

    不清楚那些死亡法师们是否会把肌肤的顺序弄错,现在他只能默默的祷告着,希望那些好似傀儡一般的死亡法师们能够把自己的肌肤弄的好一点,至少不应该像当初那个傀儡师手下的缝合傀儡们一样就可以了。

    一些距离近的骑士扈从们清晰的着死亡施法者们把悬浮在空中的肌肤碎片随手粘联在他们的教官身上。这些碎片一部分能够相互连接,但一部分却不知道是从那里撕裂下来的。不过这并没哟u关系,死亡施法者们依靠着他们强大的精神力,把那些肌肤碎片剪裁好,填充到一些缝隙当中。如此一来,本来就十分破碎的肌肤被他们的精神力撕裂成更多的细小碎片出来,其场面血腥和诡异程度,一点也不次于那会肌肤脱落的场景。

    当两颗眼珠子落在那熄灭了火焰的眼眶中后,一旁有死亡法师释放法术对库卡斯进行治愈。当然,这种治愈是按照库卡斯的指示,强大的魔法力量只是烙印在他的眼眶四周围,加快了眼睛的愈合,至于身体上的其他部位,却是没有进行治疗,因为那样一来,会降低他的身体自行愈合速度。

    对于库卡斯的这种极度偏执,那些死亡法师们十分的赞同,因为在他们当中,为了让自己更加强大起来,想他这样做的职业者数量有很多。

    当库卡斯睁开眼睛到四周围的死亡施法者和一脸惊恐而强忍着的骑士扈从们后,感觉到心里极其爽快:“嘎嘎!老子活下来了,哈哈!唔!血腥的味道我喜欢,只可惜全都是我的鲜血。”他低头了自己的双手,发现手上的肌肤好似枯树上的树皮一般一片一片的,能够到无数的裂纹。当然,这些裂缝正在缓慢的愈合,按照他的估算,或许只需要一天的时间,身上的肌肤就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库卡斯,你想不想更加强大起来?”就在库卡斯观自己的身体时,一旁有死亡施法者突然释放了一个魔法禁制把他们两个人包裹起来。

    “如果说是加入什么所谓的死亡骑士团那就没有必要了,恩,如果是免费给我提供一些修炼秘法,我还是十分乐意接受的。”库卡斯嘿嘿的怪笑起来,脸上布满了裂缝的肌肤蠕动,让他起来甚是狰狞和恐惧。

    “不,死亡骑士团现在是不会招手你这样的职业者,因为他们只招手三阶以下的骑士来作为预备役。恩,我的意思是,通过一些小小的手术让你强大。例如:添加一颗强大的心脏、用魔法材料来替换你的骨头之类是的方法,你认为可行吗?当然,我们会免费资助给你好的魔法材料和强大的心脏的,到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帮助我们在暗地里处理一些小麻烦。”这个死亡法师本来没有丝毫情绪的明空上浮现了一丝丝狂热,他的样子,好像恨不得现在就给库卡斯做一些所谓的手术。

    “唔!我还是算了,现在我还是一个人,我可不想变成什么怪物。”死亡施法者的话语根本没有打动库卡斯。因为在他来,无论自己做事再是疯狂,其实跟大多数人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杀戮,是,他是杀戮了无数人,但那些军队的掌权者杀戮的更多。因为一个言语,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都要为此丧生。若是他接受了对方所谓的手术,那他就跟其他杀戮者在本质上就有了差别了,他就没有办法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因为愚蠢的普通人会认为那些手握大权者在下达一些决策时杀戮亿万生灵是为了拯救更多的生灵,那样的掌权者是伟大的,是值得学习的。若是他拥有两个心脏或是骨头都被替换成魔法材料,那时候他杀死一个人,也会被愚蠢的普通人说成恶魔的袭击,罪大恶极的深渊生物。那个时候,他将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用言语来反驳。当然,或许他用不照反驳,但总是会让他心神上感觉到一丝压力。

    “人?嘿嘿!你难道不认为你的话语十分可笑吗?你现在哪里像是一个人了?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黑暗,你整在朝深渊深处堕落。你已经不在是一个纯粹的人了,就像我们一样。”那个死亡法师僵硬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沉声说着。

    “我说我是人,你有意见吗?”库卡斯眯缝了眼睛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死亡法师来。他的双手已经抓到了自己铜钟,铜钟足足有一人多高,库卡斯双手拄着铜柄一脸狰狞的低吼着:“我坠入深渊还是不坠入深渊,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可跟你们不一样至少我还有感情,喜怒哀乐一样也不少,但是你们呢?”

    “好吧,我们是没有资格说,但是我也要告诉你,我们是有喜怒哀乐的,只不过是压制了下去而已。不要以为我们绷着脸就是傀儡,如果不是军部的命令让我们保护你,你以为我会跟你说这些?恩,好了,我们要到外面巡逻去了,希望你能够成功的晋升。”那个死亡施法者对库卡斯的话语有些不满意,但是他们却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情而愤怒的,他们只是默默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然后得到足够的奖赏,最后来完成自己的梦想。

    那些死亡法师们很快隐匿在黑暗中不见了踪迹,而库卡斯则驱散了那些骑士扈从,然后回到修道院中挑选了新的房屋进行休息。闪烁教会的修士和修女们则整理了他们同伴的尸体,然后用他们教会所独有的秘法进行了埋葬。虽说是在夜晚,但这些修士和修女们仍然进行了简陋的弥撒礼仪来为这些亡者们祈祷,就像前些时候为那些在训练中死亡的骑士扈从们祈祷一样。

    库卡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就躺在床上深沉的睡去了。在刚才的争斗中,他虽说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但心神上的消耗却很大。而大量的心神消耗,让他继续通过睡眠来进行补充。

    躺在床上,他感觉自己肌肤下的血肉上有强大的炙热力量灼烧着,虽说极其痛苦难受,但他不得不强行忍耐着,因为他知道,这都是那个所谓的哀号之王的爱恋这个诅咒残存的力量和金发女将军的药物在争斗。对于这种争斗,他的罪恶斗气根本插不上手。

    日子一晃又是三五天过去,库卡斯身上的伤势彻底痊愈了,而这个时候,距离那转职祭台浮现的时间已经不足三天时间了。而在这些天里,他几乎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全都默默的坐在房间中全力调整着自己的状况,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有更大的把握来面对这次的转职。

    骑士扈从们也得到了他的命令,这些扈从们每天都要在整个柯罗曼修道院附近百余里范围内巡查,在他们的巡查中,任何一个出现在百里范围内的生灵都被他们强行驱逐或杀死,哪怕是五六阶职业者们组成的冒险队伍也一样。

    当距离祭台浮现的时间还有一天的时候,库卡斯那浮躁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因为这个时候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再烦躁什么,也不会改变什么了,想通了一些事情后,他对明天的晋升就不太那么重了。“成功也好,失败也好,现在一切都要运气了。”坐在房间中,库卡斯双手拄着那巨大的铜钟暗自思索着。

    在一旁的桌子上他已经写了一封书信,这书信是他准备在晋升失败后让金发女将军转交给跟随绯红女王离开这里的女医师的,而且在那封书信里面,还有另外一封书信,那书信是让女医师转交给当年教导他的老骑士或者老骑士的继承人的。

    他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已经想到了即将可能会发生的所有事情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默默的等待,等待祭台的浮现,然后转职。成功与否,他已经不会去考虑了,他现在就要尝试着进行转职,成为更加强大的鬼泣骑士为自己最后冲击传奇来做准备。

    房门被人轻轻的敲响,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一些思索。在得到他的允许后,房门打开,一个身影从外面闪了进来。

    “没想到将军大人竟然来了。”库卡斯一撩眼皮,发现了来人的身份后不由的笑了起来。金发女将军的到来,让他对明天的安全状况更加放心下来。

    “是的,我必须要来守卫你转职。”金发女将军的装束跟很多年前没有任何差别,一身军装,长筒高跟鞋、一件金黄色的披风。岁月的流逝根本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一切的一切都是跟当年库卡斯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摸一样。

    “有成功的把握吗?”

    “不知道,你应该询问那些神秘的施法者们。听说他们当中有一些人能够透未来,是伟大的预言者。”库卡斯扯了扯嘴角站起身来给金发女将军行了礼节,示意对方坐下来交谈。但是她只是摇了摇头,就那样直愣愣的站立在库卡斯跟前并不坐下。

    “我不喜欢知道未来,因为那样对人生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惊奇了。”金发女将军突然呵呵的低声笑了起来:“恩,这是你的遗书?”她的视线落在书桌上的书信上。

    “算是吧!如果我死了的话就是遗书。”库卡斯一屁股又坐在床上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嘿嘿的笑着:“有那个修女的消息吗?还有那个空间裂缝的事情。”

    “那个修女所做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本心在指引她,没有人操控她。而那个裂缝的出现是紫罗兰家族和荣耀之手的人弄出来的,他们雇佣了一个前些时间从黑狱当中逃出来的施法者来做这事情,希望能够杀死你。”金发女将军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有些苦恼的说道:“前些日子不是有一个黑狱崩塌了吗?恩,听说你们当初也在场。”

    “好吧!算起来黑狱崩塌还有我的一份功劳,真没想到从里面出来的人会报复我,恩,他们其实应该感谢我。”库卡斯闻言心情有些糟糕起来。他突然感觉好累,感觉自己辛苦的努力着,却仍然受到一些人的压制,这让他感觉十分不爽快。

    “若是你成功的转职了鬼泣骑士后你有什么打算?”金发女将军突然改变了话题。

    “诛杀整个紫罗兰家族的所有成员,屠杀掉所有跟荣耀之手有关系的人。”库卡斯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不,还要诛杀掉所有跟紫罗兰家族有关系的人。恩,就这么办,唔!我已经闻到了血腥的气息了。”说话间,他还耸了耸鼻子,做出一副陶醉的诡异模样出来。

    “好吧,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疯子,恩,没有道德,没有人性的疯子。不过像你这样做的这么明显的还真没有几个,真不知道有一天你保持了这种疯狂成为传奇后会成为什么样子。”金发女将军并不意外库卡斯的回答。因为这光头恶汉以前做的事情让她已经推断出他今后一段时间里会做什么了。

    “若我成为传奇,那我就要成为传奇中的王者,让整个世界按照我的意志来进行运转,让所有的神灵都信奉我为他们的万王之王。”库卡斯嘎嘎的怪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在金发女将军面前,他没有丝毫戒备的把自己的理想说了出来。

    “如是你成功的转职为鬼泣骑士,那我就把你送到血腥杀狱中。”金发女将军稍微愣了一下,她对库卡斯的理想感到有些吃惊,但并没有嘲笑他,反而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在那里,你成为传奇的时间将会大大的缩短,当然,你死亡的几率也会大大的提升。”

    “血腥杀狱?”库卡斯歪着脑袋疑惑的反问起来,他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

    “被封印的巫妖之地、血腥之地、无尽深渊的部分、古老时代的一个魔法道具、和其他一些特殊的地方融合在一起的位面世界。在那里你将会有无尽的杀戮,胜利者存活,失败者死亡。”金发女将军敲了敲光洁的额头轻声说道:“其实绯红女王和你的小情人们都去了那里。”

    “你逼迫她们?”库卡斯双手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铜钟,他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了。

    “她们跟你一样,都想以最快的速度强大起来,而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那个地方能够最快的让她们强大起来。呵呵,其实我以前也在那里待过,只不过我没有一直坚持下来,最后主动脱离了那个地方。记得那个时候血腥杀狱融合的东西还很少,并没有现在这么强大。”说这些的时候,金发女将军的神情起来有些哀伤,很明显,在那个所谓的血腥杀狱当中,她经历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毕竟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是我要说的是,在那里你的进步最快,要知道,作为一个职业者,想要提升自己的力量,只有无尽的战争才是最根本的。”

    “我想我不会喜欢那种地方的。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些时间,我很累,真的很累,自从我成为一个骑士扈从到现在,我一直就在杀戮中度过,我想我的心神快要承受不住了。”库卡斯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是的,在前世他就不停的杀戮,一直到现在,数百年的时间里,让他感到了深深的疲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