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哀号之王的爱恋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4章 哀号之王的爱恋

    随手把那个修女的无头尸体丢在地上,库卡斯低吼一声,就这样赤条条的挥舞了巨大铜钟朝那个空间裂缝再一次的跳了过去。双手挥舞铜钟狠狠的砸在裂缝上,让那裂缝再一次收缩了一下,而他同样被强大的反弹力量推出去了十多步距离。

    “卑贱的人,给我滚开。”一个苍凉的声音从缓慢消失的裂缝中突然传递了出来,伴随声音而来的,则是一双干瘦如柴的大手。这大手抓在裂缝边缘狠狠的朝左右撕裂开来,想要让那空间裂缝变得更大,也好让他从里面走出来。

    “卑贱你个头。”库卡斯闻言大怒,他哇哇怪叫几声,挥舞了巨大的铜钟再一次朝裂缝砸了过去,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再是那个裂缝,而是抓在裂缝边缘的那双枯干大手。与此同时,那些不知道从里钻出来的死亡施法者们更是疯狂的释放起法术来,想要把这个裂缝给愈合了。

    充满了斗气的铜钟上流光闪烁,却是催动了依附在铜钟上的一些特殊力量:重击、破甲、碎骨、穿透等一系列的负面力量。这一柄铜钟砸在一个枯干的大手上,却是发出一阵嘎吱吱的怪声,只见那枯干的大手上闪烁起一道道魔法力量来,强行抵挡了库卡斯的攻击。虽说如此,但却给其他死亡法师们创造了机会,那些死亡法师们发出一阵阵低吼来,一道道强有力的魔法被他们释放了出来。

    其中有一个死亡施法者最是显眼,他猛的拔下后背上的那把燃烧了碧绿火焰的法杖插在身前的冻土中,然后双手拢在火焰四周围缓慢转动,神秘的言语从他嘴里响了起来。这还是库卡斯第一次见到这些死亡法师们诵念咒语来释放法术。

    跟腐朽的树干一样的双手在火焰四周围缓慢的转动着,一个个神秘的魔法文字从火焰中跳了出来,这些文字在空中一个盘旋,然后顺了这个死亡法师的鼻孔钻到了他身体中,一时间只见这个施法者的脑袋上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响声,那双没有丝毫感情的双眼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碧绿色的光芒出来。这些碧绿色的光芒在他眼中游走闪烁,一点点的勾勒出了一个七芒星法阵出来。

    这个七芒星法阵在他眼中游走,最后从他双眼中浮现出来悬浮在他的额头上。那法阵转动,一道碧绿色的光芒从其中喷了出来,最后狠狠的撞击在那个裂缝上。

    碧绿色的光芒撞击在裂缝上,那裂缝和四周围的魔法力量好似瞬间凝固了一下,随后只听一阵阵轻微的脆响,一道道寒光从其中释放出来,快速的在裂缝两侧穿梭着,好似少女缝补衣服一般去缝合那个裂缝去。如此一来,裂缝愈合的速度更加快速了起来。

    “哪怕你是八阶施法者,也别想通过这种方式出现在我们跟前。”这死亡施法者发出嘶哑的吼叫声来,伴随了他的吼叫声,悬浮在额头上的七芒星法阵竟然化作一道流星一般的光芒,狠狠的撞击到裂缝中去了。

    这光芒钻到裂缝里面,整个裂缝猛的凹陷了一下,随后从里面传出来恼怒的咆哮声来,但却再也没有其他声响了。抓在裂缝两侧的枯干手掌在碧绿色的光芒缝合到那里的时候,猛的收缩了回去。

    裂缝愈合,库卡斯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刚才他的铜钟狠狠的敲打在那个裂缝上的手掌上,却是感受到了那手掌上释放出来的强横的魔法力量。如果不是他的罪恶斗气足够狂暴和强大,恐怕就直接被对方手上依附的魔法力量缠绕到他的身体中了,如果那样一来,这对他今后的转职和晋升会有很大的影响。

    “感觉怎么样?”一个死亡施法者见裂缝愈合后,就直接走到库卡斯身前嘶哑了声音沉声询问起来。

    “情况稍微有些糟糕,恩,告诉我,刚才那个修女是怎么回事?我想作为知识渊博的施法者,你们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奥秘。”库卡斯深吸一口气,伸手指点着自己胸膛上的伤口说道。

    他胸膛上的伤口是被那个突然变化的修女的指甲留下来的,那碧绿色的指甲在穿刺到他身体上后,朝他的身体中注入了大量的毒素。此时他的伤口不仅没有自行愈合,反而不断的流淌着鲜血呈扩大的趋势。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整个胸膛都没有感觉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他感觉到了一阵疲倦,好想躺在地上好好的休息一会。但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他休息的时候,身体出现了这种异常,疲倦来的如此突然,这一切都让他担心、愤怒。

    “哀号之王的爱恋,传闻中在古老的时代里有一个女性巫妖爱上了一个普通人,但是那个普通人最后背叛了他,引领其他人围杀那个巫妖,巫妖愤怒,双手挖了自己的双眼,又亲手扒下了自己的皮肤,因此她的双手占满了仇恨、怨念、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在这负面情绪的侵蚀下,她的双手缠绕了无尽的力量,指甲变成碧绿色,然后她亲自用双手扒下了自己恋人的皮肤和眼睛,最后用两个人的皮肤包裹起他们两人的眼睛来,吞到了肚子里。”一个死亡法师稍微思索了一下,上前辨认了库卡斯胸前的伤口,甚至还伸出舌头来舔了舔从他胸膛上留下来的碧绿色鲜血,然后继续说道:“在一些人的围攻下,她用自己的灵魂来做诅咒的媒介,诅咒的双手可以依附在一些女性的手臂上,然后得到她的一些力量。而这样的双手只能够杀死跟那个女性有过**交流的男人。凡是被这双手刺伤的人,最后肌肤脱落,双眼掉落。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进行医治。”

    这个死亡施法者的话语一下子让库卡斯震惊了,他没想到从这些神秘的死亡施法者们口中得到的是这种消息。“真的没有办法?”库卡斯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了自己心中的暴虐情绪沉声询问起来。

    “我们只能够保住你的双眼,不让你的双眼残废掉。至于肌肤问题,我们没有办法做到,就是八阶以上的职业者也没有办法做到。传闻中,有传奇职业者也被这样的双手刺伤过,他同样也只保住了自己的双眼,但是身上的肌肤照样脱落了一大半。不过你放心,这样的伤害根本不会索要人的性命,只是让你遭受一些痛苦罢了。”死亡施法者如此说道。

    “不会死亡?”库卡斯歪着脑袋询问起那个施法者来,这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上的更多的地方都失去了直觉。

    “是的,不会死亡。恩,现在我们必须先用秘法摘除你的双眼,然后想办法压制你体内的诅咒力量,等诅咒力量消磨一空后,再把你的双眼安放上去。”一个死亡施法者也不知道从那里摸索出了一大堆诡异的魔法道具出来,这些魔法道具千奇百怪,有小刀模样,又有钩子之类的东西,起来跟一些医师们的解剖工具差不多。

    “恩,稍等一下。”得到这些情况后,库卡斯知道了自己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了,但他最后还是从废墟中找到了跟金发女将军联系的魔法通信道具出来。通过这个魔法通信道具,他跟金发女将军说了自己的情况和一旁死亡施法者们的解决办法。希望金发女将军告诉他自己是否可以相信那些死亡施法者们。当然,更希望对方能够告诉自己一些好的消息,例如她可以对付这种诅咒之类的言语。

    然而事情的发展让库卡斯感到极其失望,因为金发女将军在观了他身上的伤痕后,同样摇了摇头,表示她也找不到比那些死亡施法者们更好的处理办法了。

    “库卡斯,只不过是肌肤脱落的痛苦而已,等事情结束了,我给你找一些药物,让你重新生长出新的肌肤出来。要知道这种诅咒力量根本不是传奇一下的职业者能够处理的,就是大多数的传奇和神灵,在面对这个诅咒的时候也无能为力。”金发女将军着库卡斯那强作镇定的脸庞无奈的说着。

    “该死的。”库卡斯低声的咆哮了起来:“将军,帮我查查他们是什么人指示的,那个修女虽说有些怨恨我,但绝对没有像刚才那样充满了无尽的怨恨,我怀疑她被一些精神施法者操控了脑袋。”虽说因为那个修女的攻击而让他即将遭受灾难,但他并没有因为愤怒而失去所有的理智,反而快速的回响了这几日那个修女的情况后,说出了这一番言语出来。因为在那修女突然变化之前,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杀意,只有一些怨恨和不甘而已。他相信他的杀戮天赋不会对这样一个没有多少力量的修女产生失误。

    “你放心好了,即便是你不说,我也会帮你查的。”金发女将军的影像在库卡斯面前显得有些苦恼,她深深的了库卡斯一眼,在稍微犹豫了一下后,就继续说道:“让你身旁的死亡法师们抽取那个修女的灵魂,我想他们当中一定有人掌控了拷问灵魂的手段。”

    “将军,事情很糟糕,那个修女的灵魂已经没有了,我们根本抽取不到。要知道施展这哀号之王的爱恋的人,灵魂都会被深渊强行抽去,根本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停留几个呼吸时间。”一旁有黑袍施法者早已经施展了秘法想要抽取那个修女的灵魂来拷问,然而他出手的时间太晚了,那个修女的灵魂早已经被无尽深渊弄走了。

    沉默,一时间众人都沉默起来,最后还是库卡斯打破了沉默,因为他发现自己胸膛上的肌肤开始脱落下来,一块块婴儿手指大小的皮肤好似被人强行撕裂下来一般,一点点的从他身上脱落下去。

    “好了,各位,我想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库卡斯深吸一口气,然后就扭头示意那些死亡法师们来给他保存眼睛。当然,在得到金发女将军的认可后,他对那些死亡法师们也放心了。

    没有过多的耽搁时间,库卡斯很快被这些死亡法师们弄到一个帐篷中了,在那里有死亡施法者给他切除了眼睛,并且用秘法保存了他的眼睛活性。

    皮肤撕裂的疼痛对一般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但对库卡斯来说,这疼痛他完全可以抵挡。在施法者们的帮助下,他赤条条的悬浮在半空中任由肌肤脱落下去,而那些施法者们则静静的站立在一旁,一点也没有因为眼前的场景而产生情绪上的波动。

    “帮我把帐篷打开,恩,召集所有的骑士扈从们过来观。”库卡斯的眼睛被摘除后,他就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失去了眼睛,让他对身上的疼痛感知更高了,但同样也让他思索一些事情清晰了不少。“我想应该让他们见识一下这种事情的发生,毕竟他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没有见识到战场上的残酷。”

    “像你这样的人,其实最应该去的地方是死亡骑士团。因为只有那里,才是真正的属于你。”一个死亡施法者平静的说了这话。

    “最后变得跟你们一样,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好似一个傀儡一般?”库卡斯嘎嘎的怪笑起来:“死亡骑士团很强大吗?”

    “不如死亡法师团强大。”那个死亡施法者仍然用极其平静、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说道:“最强大的不是你们这些特殊职业者,而是我们死亡施法者。”

    “残酷的训练造成的。”库卡斯嘎嘎的怪笑着,他脸上的肌肤已经脱落了下来,甚至一些血肉也掉落了下去。他这怪笑,让他面目更加狰狞,一点也不次于那些从深渊中爬出来的怪物。

    “我所在的死亡法师团训练基地里,跟我一批人当中足足有三千多名施法者加入了其中接受训练,最后有一千多人死亡,五百多人退出,百余人成为真正的死亡法师。”这个最先开口说话的施法者稍微等了一会,说出了库卡斯想知道的东西。

    “剩下的那些人呢?不要告诉我被军部制作成了傀儡,恩,我听说有活人制作傀儡的事情发生,是这样的吗?”库卡斯一点也不在乎身上的疼痛,只是默默的感受着肌肤的脱落,甚至他还有心调动自身的斗气填充到那些裸露在外面的血肉上,趁机淬炼自己的身体。

    “剩下的人全都疯了。”那个死亡施法者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在库卡斯身上的肌肤脱落了一大半后,他才回答了库卡斯的询问:“活人制作傀儡的事情是有发生过,但并不是现在的我能够了解的。你对傀儡有兴趣?”

    “嘿嘿!曾经跟一个傀儡师相处过,不过我感觉他的傀儡并不强大,恩。我感觉眼睛有些疼。”库卡斯深吸一口气有些暴躁的嘟囔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那空荡荡的眼眶好似被人用烈火灼烧一般,剧烈的疼痛要比身上肌肤的疼痛高数倍。但是他仍然强行压制着。

    而在那些观的骑士扈从和死亡施法者们眼中,几乎变成肉团的库卡斯的眼眶中突然浮现出一丝丝红光出来,这红光在那空荡荡的眼眶中游走,最后形成两团燃烧的红色火焰出来。

    这两团赤红色的火焰在库卡斯眼空中跳动,不断的扭曲变化,形成一道道诡异的光芒出来。

    一旁保管库卡斯眼睛的死亡法师突然上前几步走到他身旁,然后取出两颗眼睛来丢到红色光芒上空,两个眼球在光芒上空游走,时而下沉,时而上升,起来却是诡异无比。

    库卡斯并不知道这些,他一边操控着斗气来淬炼自己的血肉,一边分心数着自身肌肤掉落的次数。当他感觉到身体上最后一块皮肤被无形的力量撕裂后,整个人嘎嘎的怪笑起来:“扈从们,到了吗?这就是战争,在战争中,如果你们输了,最好的下场就是死亡,然后运气不好的,就像老子一样,被人一点点拔***上的皮肤来,甚至用刀片一点点切割了你们身上的所有肌肉。三千六百下啊,哈哈,跟活剐又有什么区别呢?”

    怪笑中,他疯狂的挥舞了肢体,借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憋闷:“给我按上眼睛。”

    “稍等一下,等你眼眶中的火焰消失后再给你安放。”没有丝毫情绪,好似机械一般的死亡法师回答了他的要求。

    “我等不及了。”库卡斯疯狂的咆哮着。在身上所有的肌肤都被那无形的力量撕裂下去后,他一直坚持的心神却是剧烈的动荡起来。被人暗算,落了如此田地,这让他怎么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他现在需要眼睛给他指路,然后疯狂的发泄一番。

    “给他。”金发女将军的影像突然从魔法通信道具上浮现出来,一次同时,这影像双手刺入虚空,然后在一个黑袍施法者身前生出一个裂缝出来。下一个呼吸时间,从裂缝中跳出了一个灰黑色的盒子:“用里面的药物涂抹在他的身体上,然后把那些肌肤一点点黏在他身上。恩,眼睛上也要涂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