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剪除羽翼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95章 剪除羽翼

    “他身旁不是任何时候都有数百个职业者保护的。”房间的主人一脸微笑的说道:“他的羽翼太多,那为何不先剪除他的羽翼呢?杀一个人也许一个呼吸时间,也许需要数十年的准备。”

    “恐怕我们等不起。”库卡斯打开自己的血腥卷轴,发现卷轴上显示的任务目标已经剩下不多的十多个了。而他们准备对付的这个目标四周围,有至少十多个猎杀者正在朝他们这里赶来。很明显,那些猎杀者们也没有杀够足够的人数。如果其他猎杀者们也过来跟他们抢夺猎杀最后这个幸运儿,他们的任务就很有可能失手。而到了那个时候,任务失败的下场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到承担的。

    “没有安心的等待,但凭借你们四个人,想要杀死一个超级帝国的皇子,这十分困难。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而你们也需要我的帮助,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房间的主人取出一份地图来摆放在餐桌上,他伸手指点地图低声说道:“那个四皇子在帝都外面有一个庄园,在这个庄园中,有五十多个他的手下。一些跟我合作的人都决定要去袭击那个庄园,我想你们可以一起行动。”说话间,他取出一个令牌来递给库卡斯继续说道:“这代表了你们的身份。”

    “那个庄园对那个四皇子特洛普重要吗?”库卡斯歪着脑袋拨弄手中的卷轴沉声询问着。

    “或许重要,或许不重要,那个庄园的目的就是为了隐藏他的一个情人。他的那个情人是他跟另一个强大组织的联络工具。”房间的主人轻轻的敲击了地图继续说道:“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动手,如果你们愿意加入的话,我想他们十分乐意的。”

    房间的主人是在发现库卡斯他们偷袭了四皇子特洛普逃离的时候帮助他们隐藏了起来。也正是这样,才让库卡斯他们停留在这豪华的房间里商讨一些杀戮的事情。

    “那么事情就这样定了。”库卡斯把自己的血腥卷轴收了起来,转而伸手敲打了那个地图一下。在他的敲打下,那个地图上描绘的庄园位置一下子消散了。只留下一个粗粗的窟窿出来。

    离开这豪华的房间,出门就是一座小巧的庄园。庄园很偏僻,位于这个超级帝国的帝都外面。而这里距离他们今天晚上杀戮的另一个庄园其实并不远。

    “我们跟其他人汇合吗?”喜好杀戮的角斗士歪着脑袋跟库卡斯询问起来。

    “汇合吧!这时候见一下,到晚上了也省的误伤。”库卡斯甩了甩脑袋有些烦闷的嘟囔着。堕落的辉煌骑士和格斗家的死亡,让他的心情十分沉闷。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堕落的辉煌骑士虽说死了,但是在这之前,库卡斯已经彻底的掌握了那辉煌烟尘拳了。

    “真希望前天那几个小子们都在那个庄园里,该死的,我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角斗士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对死亡的格斗家面临的遭遇感到愤怒,因此就想在今天晚上狠狠的报复对方。

    “杀戮吗?”库卡斯抓了抓脑袋歪头着傀儡师说:“你知道我们应该去那里跟其他人汇合吗?”

    “令牌上没有标示?”傀儡师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在考虑一些事情,没有听那个人到底说了什么话语。”

    “作为伟大的胜利之神,那些卑微者必定要到我这里来汇合,我们在这里等待就可以了。”疯子施法者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的臣民们都要参拜我,而我也会给他们想要的任何祝福。”

    事情很明显,库卡斯他们几个就孤零零的站立在庄园外面三五里的地方一直等到了深夜,也没有人过来跟他们汇合。对于这种情况,疯子施法者显得极其暴怒。他嘴里嘟囔囔诅咒着什么,而角斗士则和傀儡师则枕着缝合傀儡躺在地上沉睡者。

    “好了,我们出发吧!没有必要在这里等着了,我想杀戮已经开始了。”库卡斯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残忍的笑了起来:“为我们前天的失手而报复。”

    “为了那些背弃我的信徒们回归正路。”疯子施法者照例嘟囔了一句。

    “为了自由。”傀儡师低声的说了一句。

    “为了鲜血。”这是角斗士的言语。

    没有再多停留什么,库卡斯他们辨认了一下方向后,飞快的朝那个庄园飞奔而去。不过十多里的路程,这点路程对库卡斯他们这些职业者来说,不过小半刻魔法时的时间而已。等他们抵达那个庄园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开始杀戮,一些隐晦的职业者气息在庄园外面徘徊,而庄园的围墙上则有大量的护卫守卫者。

    “一群怂货。”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而那些潜伏在庄园外面的人还没有动手,这让库卡斯极其鄙视他们。至于那些埋伏在庄园外面的职业者是不是庄园中的人假冒的,他心里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他的杀戮气息告诉他,那些埋伏在外面的人身上散发的杀气,都是对准庄园内的。当然,除非这些人都有强大的魔法道具遮挡或改变他们的杀气。

    距离庄园还有三百多米的时候,库卡斯召唤出了他的鬼泣战马。战马奔跑,一阵阵呜呜的哭泣声从马尾上响了起来,这诡异的哭泣声不仅让四周围隐藏的职业者们大吃一惊,就连三百米外庄园上的护卫们也震惊起来。

    “敌袭!”一个护卫大吼一声,他拉动了绳索,铜钟响起,很快让那刚刚宁静下来的庄园再一次沸腾热闹起来。

    “该死的莽夫。”几乎是同时,那些埋葬在外面的杀戮者们都低声的咒骂起库卡斯来。因为这个庄园刚刚举办的宴会,一些留宿的客人们还没有睡着。他们本打算在即将黎明的时候展开杀戮的,可是现在却被光头恶汉库卡斯给打破了所有的计划。

    两桶装满了猛火油的铁桶被库卡斯狠狠的丢到了庄园中,那跟他配合了三年多的疯子施法者则释放了一枚火球撞击在铁桶上。两个铁桶在半空中爆炸,无数的火焰四散落下,瞬间点燃了庄园中大片的房屋。

    一桶桶猛火油丢了出去,那疯子施法者总是在合适的时候引爆这些铁桶,从而产生剧烈的爆炸来摧毁敌人。在他们的意识里,今天晚上这个庄园里的所有生灵都要死亡,因此完全没有必要顾忌什么。然而他们的所作所为,让那些埋伏在外面的职业者们都不由的暗自心惊起来。

    短短三百米的路程上,库卡斯连续丢了十多桶猛火油到庄园里,一连串的爆炸,让整个庄园都彻底燃烧起来。一些普通人和低阶职业者无论身前身份是什么,全都在这一系列的爆炸中被添加了大量魔法材料的猛火油给烧死或炸死了。

    等库卡斯冲到围墙的时候,围墙上的护卫们不是被爆炸引发的气浪狠狠的抛在地上,就是直接被火焰吞噬了身子化作飞灰。两柄铜槊在手中挥舞,狠狠的砸在那坚固的围墙上。一槊下去,虽说没有在铜槊上依附任何斗气力量,但那铜槊上却闪现了一抹光芒,光芒闪现,神秘的狂暴力量自行从铜槊中浮现出来,然后把这坚固的围墙给撕裂出一个一丈多宽的裂缝出来。

    “杀!”伴随了库卡斯的怒吼,傀儡师释放了数百头拥有两个甚至三个脑袋的缝合傀儡发出一阵阵怪叫声朝庄园冲了进去。这些缝合傀儡们撞击在围墙上,轻易的把那围墙撕裂出更多的裂缝出来。它们寻找所有活着的生灵,然后抓起来塞进自己嘴巴里疯狂的咀嚼起来。

    疯子施法者更是不断的丢出火球朝庄园里面砸去,根本不理会是否会砸着自己人。至于角斗士,他更是紧随了库卡斯的步伐,飞快的冲到庄园中开始了杀戮。

    在库卡斯他们的带动下,外面隐藏的杀戮者们也只好出手了。一些箭矢隐匿在神秘的法术后面飞快的朝庄园中袭击过去,数十名近战职业者则不断的起落身子,从四面八方把整个庄园都包围了起来。他们可不像库卡斯那样疯狂的突进,而是小心翼翼的联合起来相互照应,一点点朝庄园深处推进。而这样的推进速度,让他们彻底把那些想要逃出庄园的人们的希望给打碎了。

    一个战士从烈火的覆盖下猛的跳了出来拦腰朝库卡斯斩杀过去,而库卡斯都不对方一眼,反手挥舞铜槊直接砸在对方脑袋上,一槊把他给砸成了肉酱。那铜槊上奇光异彩流转,却是在得到库卡斯的一丝斗气加持的情况下把所有依附的能力全都展现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职业者注意到了库卡斯,但是他们却不是库卡斯和角斗士的对手。每一个冲上来的人,不是被铜槊砸成肉饼,就是被角斗士抓碎脖子刺透胸膛。

    杀戮中,火光冲天,库卡斯很快就察觉到了一个新的目标:那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她身上穿戴了华丽的衣袍,身旁又有七八个职业者护卫。这些人正不断的聚集其他慌乱的职业者们朝庄园外面冲去。当库卡斯注意到他们的时候,那些人也注意到了他。

    “这才是真正的目标吧!”着那美丽的女人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库卡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爽快无比。他嘎嘎的怪笑起来,直接催动鬼泣战马朝她冲了过去。

    “杀死他,谁要是杀死他,我就让皇子殿下赏赐你们大片的领地,让你们成为一个领主。”那美丽的女人面目扭曲的尖叫起来。在死亡的威胁下,她那里还有什么盖贵可言?

    “杀你个头,小妞,陪爷爷我好好的玩一玩吧!”角斗士嘎嘎的怪笑起来,或许是因为他曾经的经历,又或许是因为心理变态,这个角斗士对身份高贵的女人极其有兴趣。他最喜欢折磨那些身份高贵的女人,然后残忍的把她们杀死。

    几个冲上来的职业者都是六阶和七阶的存在,行走间身上斗气肆虐,又有施法者在后面开始准备起强大的神秘法术来。

    库卡斯可没有时间跟这些人纠缠,他直接挥舞了铜槊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一道约么成人胳膊粗细的黑烟从铜槊碰撞出迸发出去,然后直接缠绕在其中一个施法者身上。如此反复碰撞三五次,依靠了千里烟尘他硬生生让那三五个施法者失去了出手攻击的能力。

    在没有施法者的威胁后,角斗士更加猖狂。他嘴里发出一阵阵怪啸声,当下就跟那些人职业者们争斗在一起。而傀儡师和疯子施法者也跟他联合起来一起杀戮那些职业者。

    库卡斯默默的平复了一下自身的斗气空间后,就催动战马直接朝一个施法者冲锋了过去。骑士的冲锋超越了音速,等他的铜槊狠狠的砸在一个施法者匆忙丢出来的防御卷轴上的时候,那凄厉的音爆声才响起,呜呜的哭泣声才从起先的位置朝四周围蔓延过去。

    铜槊撞击,在狂暴的罪恶斗气支撑下,那铜槊上流光闪动,三棱尖刺强行撕裂了施法者的卷轴防御,然后狠狠的敲击在他的胸膛上。

    臆想中的血肉分裂并没有出现,那铜槊撞击在施法者身上的瞬间,这施法者的面目扭曲了一下,整个人的胸膛上突然喷出一个七芒星法阵出来。法阵转动,硬生生把库卡斯的铜槊给托了起来。与此同时,两道寒光从那施法者的眼睛中喷射出来,直接朝库卡斯的脑袋撞击过去。

    如此诡异的魔法,库卡斯还是第一次见到过,好在他在杀戮天赋的帮助下,及时的察觉到了危险。胯下用力,那鬼泣战马嘶鸣一声猛的竖立起来,用它的胸膛抵挡了施法者眼中喷射出来的寒光。

    一阵阵轻微的爆响,这鬼泣战马从胸膛开始,就浮现出一层石头来。石头蔓延,几乎是瞬间就把这鬼泣战马给化作了一个石像了。库卡斯心觉不妙,立刻从战马上跳了下来,这才躲避了那寒光朝他蔓延过来的可能。

    “好厉害的手段。”库卡斯低吼一声,一脸震惊的着那个施法者,不过下一个瞬间,他又狞笑起来。原来那个施法者在一连串的反击后,身体中的魔力却是不足以支撑他抵抗缠绕在身上的千里烟尘了,一个疏忽,身上残存的魔法防御彻底崩溃,黑烟好似毒蛇一般顺了他的毛孔钻到体内,下一个呼吸时间,就把他整个人给侵蚀成了一个腐朽而又干枯的尸体了。

    失去了坐骑后,库卡斯再一次召唤了新的坐骑。鬼泣战马托起他那庞大的身子来开始再一次冲锋。狂暴的罪恶斗气从他毛孔中喷了出来,在他和鬼泣战马身上形成一个斗气光芒出来。急速的冲锋撞击在另外一个施法者上,那施法者惨叫一声,整个身子都被骑士的冲锋给撕裂成了碎片,而缠绕在他四周围不断打磨他魔力的千里烟尘则渗透到那些肉块中,把所有的肉块中的血肉精华都给抽干了。

    如是反复,另外那几个施法者虽说都极其强横,但他们的手段都没有起先那个施法者厉害。即便是反击,也不过是耽搁了库卡斯几个呼吸时间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改变他们死亡的命运。

    当库卡斯彻底灭杀了那几个施法者后,庄园中的战斗也落下了帷幕。一些投降的职业者们被角斗士残忍的抓碎了脖子和心脏,一些女性则被傀儡师用缝合傀儡吞食掉,然后制作出一些小巧玲玲的怪异傀儡出来。

    至于那个身着华丽的女人,则成了角斗士的战俘。这疯狂的角斗士抓着这个女人一边疯狂的蹂虐着,一边去杀死其他一些人。其他一些杀戮者对于角斗士的残暴行为有的大声叫好,有的则一脸的不屑和鄙视。当然,他们没有必要跟角斗士因为一个女人而发生争斗,因为在战斗结束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四阶罪恶骑士库卡斯用诡异的秘法杀死了三五个七阶施法者。

    当最后一个疯掉的战俘被角斗士捏碎了脑袋后,那在他胯下***挣扎的高贵女人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库卡斯上前一把抓住了那个女人的脑袋,然后五指用力,瞬间就捏爆了这个女人的脑袋。而角斗士则在女人无头尸体的抽搐下,达到了极限的兴奋点。

    “这么好的玩具,我还想要多玩一些时间呢!”起来并不是很壮实的角斗士猩红了眼睛一脸疯狂的低声咆哮起来。他的双手在女人尸体上游走,撕裂下一块块血肉来丢在地上。

    “时间不多了,我想那个幸运儿的手下快要赶过来了。”库卡斯甩了甩手上的血水嘎嘎的怪笑起来:“我听说哪个幸运儿有很多个女人,这些女人足够你享受了。前提是你不被这些女人们杀死。”说话间,他指点了角斗士干瘦的胸膛咆哮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