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可怜的祭司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9章 可怜的祭司

    趁了那个金币商人尚未准备好攻击,库卡斯调动了所有的斗气都灌输到了自己的双掌之中。那一双肉掌得了大量斗气灌输,体型一下子暴涨了起来。一丝丝斗气从那手上的毛孔中钻了出来,在他双手上是烙印出了几个古朴的深渊文字出来。

    “罪恶的辉煌!”心中低吼,库卡斯却是施展出了他用秘法掌控了辉煌骑士后得到的一种新的攻击手段。这攻击手段其实就是他的七罪杀跟辉煌霸气拳相互融合后,形成的一种新的攻击方式。而用这样的攻击方式,却是需要那堕落的辉煌骑士支撑。

    在秘法的催动下,远在酒馆跟人争斗的辉煌骑士低吼一声,身上一大半多的辉煌斗气瞬间加持到了库卡斯身上,然后配合了库卡斯所凝聚的斗气生成了这一记罪恶的辉煌。

    数百米的距离,不过是瞬间就被库卡斯冲了过去。一缕缕罪恶斗气包裹了他和鬼泣战马,在他们身体四周围形成一个防御,防止那狂风撕裂身体。

    库卡斯的瞬间冲锋,让那个金币商***吃一惊。他只见两个缠绕了黑金色光芒的大手好似小山一般临头朝他砸了下来。大手未到,却让他感觉到了无尽的死亡气息和冲天的霸气。“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这金币商人内心深处发出了不甘的怒吼。他现在极度后悔刚一开始没有施展他最强大的攻击灭杀了库卡斯,现如今身体四周围黑烟侵蚀,不断的打磨他的护体金光,而又有充满死亡和霸气气息的大手临头打砸下来。

    “我不甘心,我还有美好的生活没有享受,还有很多个女人等待着我的临幸,还有强大的组织来讨好我,我不能死。”金币商人心神转动,却是在一瞬间,脑海之中浮现了太多的不甘心来。

    顾不得完成最后的图案结构,这金币商人低吼一声,双手飞舞,一张张古老的金卷从他手中飞出来落在那个图案中。下一瞬间,整个金黄色的图案爆发出无量豪光来:豪光四射,不仅暂时的逼退了缠绕在他四周围的黑色烟雾,更是有豪光化作光柱跟库卡斯的双手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双掌跟光柱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只听一声闷响,斗气四散,方圆百余米内的所有职业者们只感觉脑袋一阵嗡嗡作响,强大的斗气四散,甚至让他们当中一些距离太近者直接被四散的斗气给撕裂成了碎片。

    剧烈的碰撞只是让库卡斯感觉双臂一阵巨疼,坚硬的肌肤在这狂暴的碰撞下瞬间炸裂开来,一丝丝血肉飞溅。而那个金币商人也好不到那里,剧烈的碰撞下,他释放出来的不完整金光不仅被即溃,更是被库卡斯的狂暴斗气配合了千里烟尘在他的护体金光上撕裂了一个微小的缝隙。

    也只是这个微小的缝隙出现,让那金币商人彻底的死亡了。一丝黑烟顺了那缝隙钻到这商人身体中,然后只见他的身子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干枯起来。不过一个呼吸时间,那年轻俊美的金币商人就化作一块干枯的尸体噗通一下摔在地上。尸体撕裂,好似朽木被摔一般破碎。

    血腥卷轴上的图案又增加了六分之一,而这也代表了库卡斯他们已经杀死了两个得到强大职业者传承的幸运儿了。

    金币商人的死亡让四周围的黑衣职业者们一下子愣住了,稍后他们反应过来:有的怪叫一声好似疯子一般朝库卡斯扑杀过去,而有的则扭头就跑,朝远处逃离过去。至于那个好似蝴蝶一般的可爱少女则疯狂的喊叫着,她好似疯子一般疯狂的朝库卡斯扑了过去:“我要杀了你,我的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我父亲杀死你。”

    “杀你母亲。”库卡斯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面对那少女的扑杀,他只是冷笑不已。一翻手,铜槊再一次从手中浮现,他挥舞了铜槊直愣愣的朝那个蝴蝶一般的少女迎了上去。不曾想这少女双手飞舞,甩出数十道斗气斩后,竟然扭头就走,瞬间超过了其他逃跑的黑衣职业者们消失在房屋后面不见了踪迹。

    对于那女人的逃跑,库卡斯只是冷笑连连却不放在心上,他扭头着那朝他冲上来的黑衣职业者们,一声低吼,再一次施展了七罪杀的能力来吞食他们。黑烟闪现,不过几个呼吸时间,数十个黑衣职业者们都被库卡斯后背上的扭曲虚影给吞噬了。剩下还想继续战斗的职业者们见状也不敢继续留下来,因此扭头朝远处跑去。

    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街道上响了起来,库卡斯扭头朝那里去,却到一只百余人的骑士队伍朝他这里疯狂的冲了过来。这些骑士们手拎骑士长枪,身着重甲,面甲狰狞,但是身上却没有多少杀戮气息。

    “杀!杀了这个恶魔,他是帝国的通缉犯:罪恶骑士库卡斯,只要有人能够杀了他,就会成为帝国的总督,掌控帝国学院那里的城堡。成为帝国最有权势的人。”一个骑士大声的叫喊着:“他已经受伤了,杀了他还能够得到金币商人所有的遗产。”

    “为了帝国的荣耀!为了平民的安全,为了骑士的正义,为了忠诚!杀!”为首的骑士是一个三阶普通骑士,他跟他身后的同伴们一样,都是骑乘了角马,并没有魔兽坐骑。而他身后的骑士们,阶位最高的也不过是三阶,有的甚至只是刚刚成为一名骑士。

    “为了死亡的欢腾!”着四周围一些蠢蠢欲动的平民和围观的佣兵,库卡斯感觉到一阵好笑。他对四周围那些不知道死活的人感到悲哀,也为他们接下来的行为感到愤怒。

    一个围观群众不知道从那里摸索了一把残缺的战刀跳出人群就朝库卡斯的后背砍去,没有回头,后背上的七个虚幻影像蠕动,瞬间把那个围观群众给吞食了进去。

    两个***器被他取了出来,然后点燃朝四周围疯狂的喷射起火焰来。瞬间能够喷射三五十米远的火焰堪比三阶施法者们的一些火焰法术,这些火焰无论是落在低阶职业者身上还是落在那些普通人或是房屋上,瞬间就发生剧烈的燃烧。而库卡斯则挥舞了这两个燃烧的***器朝那些迎面而来的骑士们主动冲了过去。

    双手左右微微分开,两道火焰浇在街道两旁的商店房屋上,更是浇在无数的围观群众身上。库卡斯所行之处,全都燃起了熊熊烈火。

    “杀死这个恶魔。”那为首的骑士大声吼叫着,他端着手中骑士长枪,用最标准的姿势朝库卡斯的胸膛穿刺过去,想要一举穿透这个疯狂杀戮的恶魔的心脏。

    “吼!”一声咆哮,库卡斯猛的把手中的两个***器朝那个骑士的长枪砸了过去。这两个***器狠狠的撞击在长枪顶端,然后被长枪刺破灌满了猛火油的铁罐子上。一丝火焰在那残缺的铁罐子上缠绕过去,顿时两个铁罐子中的所有猛火油都剧烈的燃烧起来。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朝四周围扩散的火焰瞬间吞噬了方圆百余米范围的所有物体。那三阶骑士身上并不精纯的斗气防御瞬间被火焰撕裂,然后身上的盔甲赤红,整个三阶骑士瞬间被高温给化作了焦炭。而那些冲锋靠前的骑士们也没有躲避了死亡的缠绕,他们不是被火焰灼烧,就是心中惊恐,战马失去控制胡乱撞击在撞击的同伴身上了。

    在哪剧烈的爆炸声中,库卡斯已经出现在那些骑士们身后数百米的地方了。“妈妈!我要杀了这个恶魔!他违背的帝国的法律,他不忠诚于帝王和高贵的老爷们。”一个年轻的孩子手中拎了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剑指点了库卡斯跟自己身后的母亲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可怜的孩子。”库卡斯闻言不由的怪笑起来,他催动鬼泣战马一下子冲到那年轻的孩子跟前,然后只见战马猛的抬起前蹄来,然后狠狠的朝这个孩子的脑袋踹了下去。

    面对鬼泣战马的攻击,那孩子早已经被吓傻了。他脑袋一片空白,最后只记得到一头狰狞的恶魔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就带着他对帝王的忠诚和那些贵族老爷们的无限臣服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眼睁睁的着自己的儿子被一头狰狞的怪兽踩成肉酱,那母亲疯了。她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尖叫声,疯狂的抱住鬼泣战马就是一阵撕咬。然而那鬼泣战马只是一个低头,张嘴就咬碎了她的脑袋,结束了她那疯狂的生命开端。

    对于发生的这一切,库卡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冷哼了一声,催动战马疯狂的朝酒馆赶去。因为在酒馆那里的堕落的辉煌骑士已经数次给他传递了求救的信息了。

    两个***器左右分开灼烧街道两侧的所有房屋,一个个脆弱的来不及逃走的人被他快速的冲锋给撞成了碎块。鬼泣战马在库卡斯的疯狂催动下,爆发了它最快的速度。所行之处,根本不管是不是街道,是不是他人房屋,只是以最短的距离冲锋过去。哪怕是坚固的房屋也会被它强行给撕裂开来而不会迟延多少速度。

    等库卡斯冲到酒馆的时候,七阶幻术师死了,他被三个七阶潜伏者联手杀死。而堕落的辉煌骑士也不知道被谁砍掉了一条胳膊,至于那角斗士情况稍微好一点,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到没有出现缺胳膊断腿的现象。

    疯子施法者身旁悬浮了七八个脸盆大小的火球,火球围绕了他四周围飞舞,把一个个潜伏者把黑衣职业者们的攻击强行阻拦下来。不时有火球从他身上飞出去,落在人群中就是一阵乱炸。

    “杀!”低吼一声,没有任何犹豫,库卡斯就施展了七罪杀的能力开始了他那**裸的杀戮。黑烟闪现,每一次都吞噬七个职业者到他身后。有几个潜伏者不明他的手段,潜伏在他四周围想要偷袭,不曾想却被他一槊给砸成了肉酱。

    “快走!”就在库卡斯刚跟疯子施法者们汇合,去寻找佣兵们的格斗家和傀儡师也杀了回来。格斗家被两个傀儡抬着,一就失去了战斗力,而傀儡施法者则被数十个缝合傀儡护卫者,而四周围,有更多的傀儡抵挡着后面的追兵。

    “走!你们还能走了吗?杀了我的男人,我要你们所有人都给他陪葬。”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在天空中响起,只见一萝莉少女背生双翼悬浮空中,从她的双翼上,落下无数的火舌把下面数百米范围的区域全都笼罩了起来。

    “我们是辉煌教会的成员,你一个龙人虽说强大,但也不能伤害我们。我们跟你并没有任何冤仇。”在不远处于黑衣职业者们争斗中,有一个祭司指挥了身旁的男女们疯狂的抵挡着天空中落下来的火舌。而那些起先跟他们争斗的黑衣职业者们也怪叫一声,全都舍弃了自己的对手开始躲避天空中开始雨点一般的火舌去。

    “愚蠢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你是得罪了你们教会的一个主教才被发配到这里的吗?而你们的主教则让我杀死你们这些可怜虫。”那龙人萝莉在空中疯狂的闪动翅膀,更多的火舌落了下来。而且与此同时,她开始诵念起龙语来,准备她最强大的攻击决定彻底灭杀库卡斯他们来为自己的男人报仇。

    见那萝莉龙人在空中肆无忌惮的诵念龙语魔法,库卡斯心中大怒不已。只不过还不等他出手,一旁那个祭司就出手了。

    “我知道你们这群人就不肯放过我,好,不放过我是吗?那我也不放过你们,想杀我,那我就要让所有人都给我陪葬。”这祭司脸色狰狞,却是被龙人萝莉的话语给刺激到了:“不是我要杀你们的,是辉煌教会的人要你们死,你们死后,怨恨就去怨恨辉煌教会和拉图尔帝国的皇室成员吧!”

    说话间,那祭司反手抽出了一个一肘多长的卷轴出来。这卷轴显露在空中,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从那卷轴上释放出来。一道道黑色光芒在卷轴上游走,形成一个个哀号的骷髅头的影像出来。

    “不要,我们跟他们说说,他们不会赶尽杀绝的。”一个身穿贵族法师袍的女孩扑到那个祭司跟前情绪激动的咆哮着:“不要用这么极端的手段,你难道忍心到无数无辜的平民给你陪葬吗?”

    “骂了隔壁,都要死了,还理会其他人做什么。死前找一些垫背的,让所有人都给你陪葬。”库卡斯感受到了那个卷轴上强大的气息了。这个气息跟他以前释放的一个九阶卷轴十分相似。“最好是范围法术,嘎嘎!让你们这群垃圾们围杀我,让你们不帮忙,老子都要你们死。”库卡斯神经质的嘟囔起来,上前就想抓了那人卷轴捏碎释放其中的法术。

    “住手!”一道流光从城市的另一端冲天而起,然后带着无尽的强横气息朝那个祭司扑了过来。数十里的路程,不过瞬间就抵达。然而那流光的出现不仅没有阻拦了这个祭司的疯狂,反而让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手指用力,那个卷轴咔嚓一声就碎裂开来。无数的黑色粉末从他手中散落下来。而那道流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撞过那个祭司的身子,把他瞬间给蒸发了。那个疯狂的祭司死了,但是卷轴中的法术也释放了出来。

    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波纹从原地朝四周围快速的蔓延了过去。波纹穿身而过,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似缺少了一些东西。但是还没有等他弄明白情况,就见站立在那个祭司四周围的人瞬间老了起来。那个贵族女法师一声惨叫,姣好的面容瞬间老去,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好似老树皮一般浮现出来。

    天空中的萝莉龙人也察觉到了不妙,她想要展翅飞走,但是晚了,她的反应太慢了。在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了一层灰黑色的光罩出来,光罩转动,硬生生的阻拦了龙翼少女的飞行。

    而那道流光则冷哼一声,瞬间飞到空中狠狠的撞击在那个灰色光罩上。光罩闪烁,被那道流光撞击出一个细小的裂缝来,这裂缝不大,但却足够那流光离去了。龙人少女也想要通过那个裂缝出去,但是裂缝的愈合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没有等她冲到哪里,裂缝就愈合了。

    波纹蔓延,库卡斯听到了城中无尽的惨叫声,那些普通人瞬间老去,然后摔倒在地上失去了性命。伴随了这些普通人的死亡,天空中的灰黑色光罩显得更加凝实。

    一道黑色的闪电从光罩中释放出来,那闪电撞击在数里外的大地上,发出沉闷的爆炸声。整个大地都在这剧烈的撞击声中颤抖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