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金币商人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9章 金币商人

    “前些日子没有多少人出手,可是现在,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死了这么多人。”一旁的幻术师低声的嘟囔起来:“我们必须想办法清理掉哪个龙人。不能让她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该死的,不要磨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出手,谁阻拦,那就杀谁。犹犹豫豫,畏惧这个畏惧那个,我们永远也别想完成任务。”库卡斯拍了拍光秃秃的脑袋猛的站起来低声吼叫着:“去找一些佣兵,他们有没有人想接杀人的任务。金币我们有很多,没有必要留在身上。”

    “要是消息泄露”

    “根本不会出现泄露的,恩,不要告诉他们我们的猎杀目标。金钱,只要有充足的金钱,佣兵们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死亡、报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得不到足够的报酬。”库卡斯扭了扭头,示意格斗家和傀儡师去做这事情。那两个职业者虽说心不甘,但是考虑到得到了库卡斯的几滴传奇巨龙鲜血,也就不好拒绝了。

    等傀儡师和格斗家离开酒馆的时候,恰好从外面进来一群客人。这些客人们当中有身穿贵族法师袍的施法者,也有身披红色斗篷的法师扈从,还有一些女眷和少量战士护卫。为首的是一个不知名是教会的祭司,他好奇的打量着擦身而过的格斗家和傀儡师,眉目间微皱,却是在思索一些问题。

    库卡斯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是闷着头不断的查身前的一份地图。这个地图上简单的描绘了那个金币商人,也就是得到强者传承的幸运儿的住所。“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没有需要补充的,我们就离开这里,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

    “没有了,瞧!那些人起来真怪,竟然来这种酒馆,莫非是跟我们一样,都是心怀不轨之徒?”一旁的角斗士对四周围的情况探测比库卡斯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上心,在这一波起来身份很不错的客人们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们了。

    “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库卡斯头也不抬的嘟囔了一句。“我先到外面转转,放松一下,你们有去的吗?”

    另外三个职业者摇了摇头,表示不会离开酒馆。对此库卡斯也不好说什么,他点了点头后,拢紧了斗篷,起身就朝外面走去。而在他经过那个不知名祭司身边时,却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霸道的身上力量。那些神圣力量不受控制的从祭司身体中释放出来,狠狠的朝库卡斯压制了过去。

    “哼!”库卡斯冷哼一声,扭头狠狠的瞪了那个祭司一眼,然后转身就出了酒馆。在酒馆外面,他皱紧了眉头,却是不断的思索刚才那霸道的神圣力量为何会突然从祭司的身体中钻出来朝他压制。

    几番思索,却是不得结果,而他也没有心思去找那个祭司问个明白。离开酒馆,他茫然的行走在街道上,着四周围人来人往,却是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情。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想回到酒馆里干坐着,更是不想找个地方休息。他记得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普通人类聚集的地方游荡过了,他想借助这一次机会,好好的再感受一下自己曾经过往的生活。

    恍恍惚惚间,库卡斯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城市的中心广场,在这里聚集了太多的普通人。有做买卖的,也有游荡的地痞无赖,也有一些到这里挑选货物的权贵子弟们。

    一阵剧烈的争吵声在距离库卡斯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本来他是不打算过去凑热闹的,但是在到争吵的双方后,他不由的朝里面靠近了过去。

    人群之中有两伙人对持着,一伙是身穿灰色斗篷的职业者,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库卡斯发现这些职业者们最低的也三阶,高的则有五阶。而跟这群灰袍职业者们对持的则是库卡斯他们这一次的任务目标:被人戏称为金币商人的幸运儿。在金币商人左右站立了两个年轻而又美貌的少女,她们身上虽说也散发了力量波动,但是却极其弱小,按照库卡斯的估算,她们最多也不过是一阶职业者而已。

    那两个女人挽着金币商人的胳膊一脸愤怒的指点着灰袍人当中的一个大声的叫嚷着:“就是他在偷我的身子。他那贼样子,一就是没有见过女人。姑奶奶有什么好的?回家你母亲去吧!”一个身着十分暴漏诱人的少女气鼓鼓的撅着小嘴叫嚷。她本来就十分耐,如今撅着小嘴发怒,让人起来更加可爱:“在这城里,还没有人敢像你这样无耻的。”

    “各位,我你们不如跟我的女伴道个歉怎么样?毕竟你们的同伴实在是太不礼貌了,那里有在大街上随意人女孩的身子的?”金币商人突然开口说话。这金币商人起来十分年轻,面容俊朗,一脸的刚毅和阳光,一就是个招人喜欢的主。他的表情一直是微笑着,那充满阳光和温柔的微笑,很是吸引一些女孩子们的注意力。“恩!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是这城市的治安官,事情闹大了,对你我都不好。”

    “穿着这么暴漏,被人瞧一眼又怎么了?嫌人瞧了,那就用斗篷把全身给包裹起来,有人还不?你要是脱光了站在大街上行走,是不是所有到你的人都要给你道歉?”其中一个灰袍人冷哼了一声,言语间充满了不屑和鄙视:“就算她是城主的女人,我们也不会给一个卑贱的低级存在道歉的。”

    争吵就这样开始了,双方都不肯后退一步,相互指责是对方的错误。那漂亮而又可爱的女孩子最后哭的梨花带雨,只是抱着那个号称是金币商人的男伴低声的哭泣。

    维护城市治安的巡逻队很快就从远处赶了过来,当他们到一方是强大的职业者,一方只是普通的人和两个低阶职业者后,则毫不犹豫的倾向了那群灰袍人。但是当他们到那个暴漏衣着的少女从胸前掏出代表身份的令牌后,又毫不犹豫的倾向了自己顶头上司的女儿。特别是其中一个士兵辨认出金币商人的身份后,更是叫嚣着要把那群灰袍职业者们抓到城市的大牢中。

    如此一系列的变化,让库卡斯着嘎嘎怪笑不已。他对那些巡逻兵们的变化感到十分好笑,要知道当年他在军队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像他们这样过卑躬屈膝。

    巡逻兵们想要把灰袍职业者们给抓起来,但是却被几个职业者三拳两脚给打翻在地,其中还有两个职业者一下子劫持了那个年轻的金币商人。如此一来,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就连四周围热闹的普通人在到平日耀武扬威的巡逻兵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喷血的场景后,也都惊恐起来。胆小的甚至扭头就走,却是怕留在这里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胆大的和一些地痞流氓则围拢过来。或是继续热闹,或是偷偷摸摸占便宜偷人财物。

    到那两个灰袍职业者劫持了金币商人后,库卡斯的怪笑猛的停了下来。着那金币商人的后背,他知道这是一个杀死对方的机会。没有任何犹豫,双手虚握成爪,只听他低吼一声,猛的推开人群,瞬间跳到那个金币商人后面去了。

    双爪挥舞,一上一下狠狠的朝金币商人的身子抓了过去。这一下要是真正的抓了上去,瞬间就会把金币商人的脑袋和后心给抓爆。一想到自己可以瞬杀那金币商人完成一个任务,库卡斯忍不住的嘎嘎怪笑起来。

    眼双爪就要抓到金币商人的后脑和后心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被他的杀戮天赋察觉到了。只见金币商人身上猛的爆发了一层浓厚的金色光芒,这些光芒瞬间凝聚,形成了两个小巧的金色盾牌浮现在库卡斯的双手所经之处。与此同时,两侧那起来不过是一阶职业者的女人也同时爆发了。其中一个女人身子扭动,好似一阵清风一般瞬间出现在库卡斯左面,她美貌的面孔上露出一丝不屑,两柄短剑上缠绕来一抹微弱的银色光芒朝库卡斯的肋下穿刺过去。

    那衣着暴漏的可爱少女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双白嫩的小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两个乳白色的手套,手套上弹出三寸多长的水晶利刃来朝库卡斯的胸膛抓了过去。

    这两个女人身上爆发出来的斗气力量,一下子达到了七阶左右。

    面对如此突兀变化,库卡斯暴怒不已:“杀!”一声吼叫,他释放秘法,整个人一下子恢复了本体,只听一阵噼里啪啦声音响起,他浑身骨头暴涨,整个身子一下子恢复到了三米左右。因为他知道,对方既然如此迅速的反杀他,那就代表了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就懒得再继续掩饰什么了。

    身形暴涨,同时一匹鬼泣战马从他胯下凭空浮现出来,而他则继续低头,双手去抓那个金币商人的脑袋和肩膀去。

    衣着暴漏的可爱少女双手搭在库卡斯的右腿上,手掌一收,硬生生刺破了他的斗气防御,一下子从他小腿上抓了大块肉片下来。而另一侧的少女则猛的跳跃起来,双手短剑在空中点出无数寒光,好似流星一般朝库卡斯的面门笼罩下去。

    狂暴的罪恶斗气形成的防御被那个可爱少女生生刺破,这让库卡斯心中不由的一惊。“滚开!”库卡斯大手一翻,却是拎了一柄铜槊狠狠的朝凌空扑下来的少女迎了上去。铜槊呼啸,上面的尖刺撕裂空气,发出呜呜的哭泣声来。同时另一只大手也抽出一把铜槊来,俯身就朝金币商人脑袋砸下去。而鬼泣战马则嘶鸣一声,扭身侧踢那个可爱少女去。

    铜槊跟千万寒星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剧烈的碰撞声。库卡斯感受到对方双剑上传递来的强大斗气力量不断的跟自己的罪恶斗气碰撞,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爆炸声。这少女的斗气虽说强横,但却不能刺穿库卡斯依附在铜槊上的罪恶斗气。而且在他有意的操控下,那狂暴的罪恶斗气翻涌,直接顺了对方的双剑想要灌输到那少女的身体中。

    那个少女娇喝一声,借助这碰撞之力瞬间倒飞出去,与此同时,金币商人后背上的两个盾牌也一前一后抵挡在铜槊前面。在碎裂了那两个盾牌后,总算是抵挡了库卡斯的铜槊下落速度。这金币商人身上的金光更胜,同时他挥舞双臂旋转,狠狠的把左右挟持他的灰袍职业者们给甩了出去。

    可叹那两个灰袍职业者在半空中尚未落地,就被两道从金币商人身上跳跃出来的金光打入体内,随后整个身子就在空中炸裂了开来。

    鲜血、乱七八糟的肉块好似雨点一般从空中落了下来,散落在那些热闹的普通人一身。这些围观群众见死人了,一些胆大的反而大声叫好,渴望死更多的人来满足他们内心深处的兴奋。

    库卡斯却不管这些,他也不去理会两旁的少女,直接催动角马瞬间冲到金币商人身后,铜槊碰撞,蕴藏在铜槊中的千里烟尘瞬间喷射出来,直愣愣的朝金币商人的后心穿刺过去。

    黑烟涌出,瞬间撞击在一片金光上面,两者相碰,发出一阵阵剧烈的滋滋响声来。那金币商人没想到库卡斯的手段如此离开,身上浓厚的金光迅速的消散,不过呼吸间,一身的金光几乎都要被黑烟给打磨一空了。

    “好手段。”金币商人低吼一声,反手抓了一大把金券丢在身上,那些金卷在他身上瞬间燃烧,形成更多的金光苦苦的支撑了库卡斯的黑烟侵袭。于此同时,他接连不断的丢出更多的金券来化作金光依附在自己身上,更有一些金光化作光柱从他身上喷射出去,一部分缠绕在那两个女人身上化作一层薄薄的盔甲,一部分则化作短矛朝库卡斯和其他一些灰袍职业者们穿刺过去。

    如此怪异手段,库尔斯却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不过此时也不是他思索对方手段的奥秘,只见他低吼一声,后背上浮现了七个虚幻的影像,然后施展了七罪杀朝四周围围观群众们冲了过去。那些围观群众本来只是打酱油热闹的,那里会想到自己被人突然攻击?在一阵阵惊恐声中,七个普通人被库卡斯的黑烟吞噬,瞬间消融掉。

    铜槊再一次碰撞,又是一道黑烟从铜槊中喷射出去撞击在那个金币商人身上,然而他头也不会,再一次施展了七罪杀卷了七个普通人填充到后背虚影中。当他还想继续卷杀那些普通人来为自己的千里烟尘杀来蓄积力量的时候,那金币商人却是彻底愤怒了。

    “他们只是普通人,为什么要杀他们。我要你给他们陪葬。”说话间,这金币商人一咬牙,竟然从怀中取出一个魔法袋子来,魔法袋子打开,无数的金券从里面倾泻出来浇灌到他身上。这些金券瞬间化作无数的金光,死死的把库卡斯的千里烟尘杀给抵挡住。

    随后只见这金币商人又从怀里取出一枚古朴的金币来捧在手中跪伏在地上开始诵念起一些咒语来。咒语很短,但是威力却强横无比。只是他诵念咒语的声音,不仅把库卡斯的呜呜哭泣声给强行压制了下去,而起还有神秘的力量直接浮现在库卡斯的斗气空间外面,不断的撞击着他的斗气空间。

    古朴的金币慢慢的悬浮在空中,然后迅速的旋转起来,伴随了金币商人的指点,那枚古朴的金币在空中发出一声脆响,然后瞬间撞击到库卡斯的心脏处。

    金币来袭,强烈的危险感从库卡斯的心神中浮现出来,借助那杀戮天赋的帮助,他总算是及时的察觉到了这枚金币的破绽。铜槊微微晃动,只是来得及碰撞到那枚金币上。虽说那金币最后还是打在库卡斯身上,但总算是躲避了心口要害之地。

    急速旋转的金币擦着他的肩头飞了过去,单独是金币携带的光芒,不仅撕裂了他的肩膀和脖子,更是把他脑袋给震的嗡嗡作响,双眼模糊,不到眼前任何景象了。

    感受着脖子和肩膀上鲜血流淌,库卡斯更加疯狂的喊叫起来。他低吼一声,却是一次次的施展七罪杀的技巧去杀戮那些普通人,然后积攒更多的力量来施展千里烟尘,以求瞬间击毙那个金币商人。与此同时,他还不断的催促在酒馆中的堕落的辉煌骑士,让他过来帮助自己。

    而那两个少女当中,拎了双剑的扑向那些灰袍职业者,力求在最短的时间里灭杀他们。而可爱模样的少女则挥舞双手,好似一个翩翩飞舞的舞蝶一般飞舞在库卡斯左右不断的撕裂他身上的肉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