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古堡中的主人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7章 古堡中的主人

    在大量的食物供给下,库卡斯他们这些职业者很快就吃饱了。正常情况下来,老管家会带着库卡斯他们到房间里休息,直到第二天离开这里。可是那老管家在库卡斯他们进餐结束后,却邀请他们参加一场宴会去。

    “我的主人刚刚给我带来消息,说她的城堡中来了很多客人,因此就在这里举办了***的宴会。我想邀请各位都去参加宴会。”那老管家好似知道库卡斯他们的顾虑一般,不给库卡斯他们拒绝的机会,继续开口说道:“这些客人们都是一些高阶职业者,没有任何贵族。要知道我们的主人可是十分讨厌那些贵族的。”

    “好吧!不过我想我们并不能在宴会上待多长时间。”库卡斯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咧嘴笑了起来:“希望你提前通知你的主人,希望她不要因为我们这些鲁莽的人而生气。”

    “哈哈!你们放心好了,主人的宴会是极其自由的,没有任何规矩,在那里你可以随时离开也可以随时过去。跟一般的宴会有很大的差别。恩,可以说那宴会是遵循最古老的形式举行的。”老管家哈哈的大笑起来。这时候的大笑,声音显得极其洪亮,而且还没有那恼人的喘息声了。

    宴会的举办地就在库卡斯他们上面那一层,顺了盘旋的楼梯来到第三层,库卡斯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个空间很大,里面无规则的摆放了大量的桌椅板凳,在这里聚集了很多个职业者。职业者们或是低声交谈,或是沉默不语,然而任何声音也都不会顺了楼梯传递到下面去。

    “该死的,一群老古板。”库卡斯眯缝了眼睛观察在场的职业者们,很快他就有了一个让他甚至让其他几个职业者都感到惊异的发现。

    聚集在这里的客人们数量很多,他们身上穿戴的衣服跟现在的衣服都有一些差别,特别是一些身穿军装的职业者们,他们身上的军装根本不是拉图尔帝国的军装,也不是库卡斯所听说过的任何一个帝国的军装。

    一些古老的神秘的语言从这些人口中说出来,他们的话语让库卡斯听的头昏脑胀,却是一个词语也听不到。而身为施法者的傀儡师和幻术师虽说知识渊博,但也听不到那些古老的话语。反倒是疯子施法者却是脸色大变,猛的想要转身离去。

    “胜利之神,你要去那里?来,到我这里来,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阴暗角落里有一个年轻的黑袍施法者猛的站起身来朝库卡斯他们这里吆喝起来:“宴会还没有结束,你不能离开这里。”

    “我不是什么胜利之神,我只是路过此地的法师。”疯子施法者摇头嘟囔着,在库卡斯他们极其怪异的注视下,只见那疯子施法者倒退了身子一点点朝角落里那个年轻的施法者行走了过去。这其中的诡异,让库卡斯几乎都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他该不会真的是什么胜利之神吧!”库卡斯用力的咽了口唾沫无意识的嘟囔着:“如果他真是一个神灵,那怎么会成了这般模样?如果他不是什么神灵,那为什么这里的人会认识他?该死的,神灵?那是职业者当中的巅峰,能够认识神灵的,恐怕也只有那些传奇职业者们了。可是他会是一个传奇职业者?该死的。”库卡斯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下子混乱了起来。心神翻动,不知不觉中他就坐在一张桌子旁了。而另外几个同伴也分别坐在其他桌子旁,在那里有一些衣着怪异的职业者们说着怪异的语言开始跟他们交谈起来。

    有漂亮的女施法者端了酒水出现在他身旁,这女施法者十分漂亮,她魅惑的朝库卡斯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给他摆放好了那些酒水。而就在对方摆放酒水的时候,库卡斯却发现这个女施法者衣领上有一个古老的阶位标志。这个标志他还是能够认出来的,在古老的时代里,这样的标志代表的是一个七阶施法者。

    “一个七阶施法者充当女仆,这城堡的主人到底该有多么的强大?”库卡斯内心深处不由的泛起一股浓浓的恐惧来。他不安的敲打了桌子想要离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前的美酒却吸引了他。

    一杯杯美酒喝了下去,库卡斯就彻底放弃离开这里的念头了,他就靠在椅子上,默默的打量着宴会中的所有人。这里的职业者们不时的离开和来到,有人放声大笑,有人低声轻语。一些路过他身旁的职业者则礼貌性的朝他点了点头,还不等库卡斯给他们回礼,这些职业者们就离去了。

    环顾几周,库卡斯发现格斗家和角斗士他们正在跟一些职业者们激烈的交谈着,而那个疯子施法者则坐在一个角落里,跟桌子旁的一个年轻人低声的交谈着。透过背影,库卡斯发现疯子施法者的身子在轻微的颤抖着,而且还不时的挥舞一下手臂,好似压低了声音整跟他对面的人交谈。

    “就你一个人?”库卡斯正在喝酒的时候,一个脸上被乳白色烟雾笼罩的女人出现在他身前。这女人被烟雾笼罩,只能到她身上的普通衣物,而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他们几个在那里。”库卡斯伸手指点自己的同伴们沉声说道:“这些人都是从那里来的?他们起来都很怪异。莫非都是强大的传奇职业者?”

    “呵呵!他们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因为我要开设宴会来邀请你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所以他们必须过来给我支撑一下场面。”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城堡的主人,也是唯一的掌权者:“你或许可以跟他们聊聊,我想你会有很大收获的。”

    “我想在没有这个心思。对了,你也是职业者?”库卡斯歪着脑袋询问起这个被烟雾包裹的女人来:“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恩,到那里也都一样。”说这些话后,他感觉有些不妥当,但是话语已经说了出来,却是不能再改变了。

    “呵呵!其实他们掌握的,我也掌握了;他们没有掌握的东西,我也掌握了。如你所愿,我想我可以跟你好好的交谈一番。我想你一定会让我满意的,是吗?”城堡中的女主人突然朝库卡斯跟前倾了倾身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想跟我谈什么?谈论罪恶骑士的修炼秘法还是你本身的事情?”

    “谈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对我进行帮助就行。”库卡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做出最后的决定。“可以跟我说说关于罪恶骑士的事情吗?我这里得到的关于罪恶骑士的消息实在是太少了。”

    “罪恶骑士吗?在很久以前,一个年轻的冒险者闯到我的城堡里,她生育了一个儿子,她这个儿子极其调皮捣蛋,最后在一次狩猎当中因为冒然的行动被一头魔兽给撕咬了。”包裹在烟雾中的城堡主人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为了拯救自己的儿子,那个女性冒险者跟当时这城堡的掌控者苦苦哀求,但是那掌控者心若钢铁,根本不给那个女性冒险者机会,不拯救那个被魔兽咬伤的孩子。后来那个女性冒险者就诅咒了这个城堡的第一个掌控者。而那个掌控者在使用秘法让更多的魔兽鲜血融入那个孩子身体中,并给予了他诅咒,让那个因为调皮而被魔兽撕咬的孩子以及他的后裔们全都成为罪恶骑士,而他们这些罪恶骑士要跟辉煌骑士进行永恒的战斗。因为那辉煌骑士则是那个女性冒险者的大儿子,也是受伤的男孩的亲哥哥。这样做,就是为了让那女性冒险者的后裔陷入永恒的血脉相残当中,借此算是报复那女冒险者对他的诅咒。而在这种情况下,罪恶骑士诞生,辉煌骑士出世。这一切都是当年的那个人造成的。”

    “抱歉,很冒昧的问一下,这城堡存在了多少时间?据我所知,这辉煌骑士和罪恶骑士在极其古老的岁月里就已经存在了。而且你说的关于罪恶骑士的来历跟我得到的传承中的记载有很大差别。”库卡斯干咳了几声,一脸怪异的着这个被白色烟雾包裹的女人反驳起来:“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这种说法。”

    “一些事情在漫长的岁月里早已经被人扭曲改变了,一些古老的资料也因为各种原因被人销毁或是封存起来。很少人知道罪恶骑士的真正来历。呵呵!这城堡啊!它存在的岁月实在是太过漫长了,至于具体有多长时间,说实话,我也记不清楚了。在我的家族中,这城堡传说是从天空中掉落下来的,还有一种说法是第一人掌权者制作出来的。总之,在漫长的岁月过后,很多说法都变得自相矛盾起来,很多人很多事也都被人遗忘了。”这城堡的主人低声的娇笑起来。她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一般少女们那种银铃般的响声,也没有饱经沧桑的老人们的丰富情感,有的只是无尽的空洞。

    “嘿嘿!我对那些历史并不关心,要知道,我只是一个骑士,而不是一个乐于研究历史的学者。”库卡斯耸了耸肩结束了这段对话,转而改变了话题询问起其他事情来。

    就这样两人低声的交谈着,从那个城堡的女主人口中,库卡斯知道了很多秘闻。这些秘闻有的是他从没有听说过的,有的则是跟他在书籍中见到的不一样。对于这样的秘闻,他也不去反驳了,而是默默的记在心里,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用上。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习惯而已。毕竟作为一个职业者,对古老的职业者们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很感兴趣的。

    宴会进行的**,一些职业者们开始离开作为跳舞,女主人在仔细观察了库卡斯的体型后,就放弃了跟他一起跳舞的打算,转而跟其他职业者们跳了起来。而借助这个机会,角斗士和格斗家他们几个职业者也摆脱了身旁的职业者,跟库卡斯再一次汇合在一起,但是那个疯子施法者仍然在那个阴暗的角落里待着,根本不能脱身过来。

    “我发现我们这次还是来对了,参加这宴会的职业者们知识实在是太过丰富了。就这么短短一会的交谈,我就解决了七八个困扰了数十年的疑难问题。或许我们应该再这里待上更长时间。恩,希望这城堡的主人不会驱赶我们。”一旁的傀儡师感叹着:“有个施法者的对血肉傀儡的研究真是高深莫测,我相信只要给我一年时间跟他交流,我一定会彻底推演出古老时候的那种血腥傀儡出来。”

    “我想这是不可能的,瞧见了吗?那些职业者们有的都走了,可是却没有新的客人来。”库卡斯揉了揉鬓角有些茫然的说道:“你们抓紧时间跟他们交谈,或许会从他们身上得到更多的指点。该死的,我认为这里的职业者们最低也是八阶以上的。”

    “至少是九阶职业者,我瞧见一个施法者身上待着一个极其古老的标志,那标志是九阶。我问他这里的人是否跟他一样,他用沉默告诉了我答案。”幻术师唏嘘一声起身就离开了,他要抓紧时间到一些强大的施法者们那里得到指点,从而让自己的力量更加强大起来。

    角斗士和格斗家他们也没有在库卡斯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很快他们也就一一离去了。而库卡斯则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着城堡的女主人人群中跳舞。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女主人从人群中退了出来直接来到库卡斯身旁。她优雅的举了酒杯抿了一小口,然后就把视线落在库卡斯的手指上。在那根手指上,正好套着他从地底世界密室中得到的戒指:萨乌尔的哀伤。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得到这枚戒指,你真是幸运。”那女主人在没有经过库卡斯同意的情况下,直接伸手触摸了那枚戒指。而在这女主人的触摸下,库卡斯根本生不起拒绝的念头来。

    “这枚戒指有什么奇异之处吗?”感受着女人手指在自己指头上划过,他那平静的心神竟然一下子骚动了起来,一股**从心头升起,如果不是他的理智强行压制,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着的后裔流淌出来的鲜血被人制作出了这枚戒指。奇异之处到是没有什么,说了你也不懂。恩,里面有一个奇异的位面和那血液自行推演出来的规则。”女主人叹息着,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哀伤:“我帮帮你吧!按照正常情况,没有三五十年,你根本别想借助这戒指的力量。”

    说话间,这女主人伸手把萨乌尔的哀伤从库卡斯受伤褪了下来,她轻轻的抚摸了戒指几下后,就随手丢到库卡斯后背上了。

    这戒指刚一落到库卡斯的后背上,就见七个虚幻的扭曲的影像从他后背中钻了出来,这些影像缠绕,形成一团黑幕把戒指托浮在空中。而戒指在黑幕上滴溜溜转了几个圈后,就开始崩溃,一点点崩溃,然后一点点融入那七个虚影当中。

    直到那戒指彻底消失,库卡斯这才恍若梦中清醒,察觉到了眼前这个女主人对自己做的事情。“该死的,我要杀了你。”一想到对自己今后帮助最大的魔法道具消失,库卡斯几乎彻底疯掉了。怒火灼烧了他的理智,让他忘记了眼前这个女人的神秘,让他忘记了对方刚刚说的话语。一声低吼,他就想跳起来灭杀对方。

    “嘘!安静。”女主人伸出白嫩的小手指来放在嘴前低声说道:“他们都在参加宴会,不要叨扰他们。好了,你应该好好的感受一下你的七罪杀!我想它们会给你一些提示的。”说话间,这女人伸手指点库卡斯,却是瞬间把他所有的心神都强行打入到斗气空间中去了。

    库卡斯根本没有到这女人的动作,他只是刚刚怒吼出来,就感觉心神一震颤抖,随后整个人都出现在自己的斗气空间中了。

    心神刚一进入斗气空间,他就发现自己空间中那些裂缝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着,那巨大的十三芒星祭台发出一阵阵轰鸣声,整个斗气空间都开始轻微的颤抖着,不断的朝四周围扩张。

    大量的罪恶斗气从祭台中飞出来,它们在空中不断碰撞炸裂,形成一条条光带注入四周围的空间壁上。与此同时,大量的信息直接出现在他的斗气空间中,这些信息凝聚成西奇古怪的文字烙印在他的祭台中,虽说不认识那些文字,但他却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些文字中蕴藏的信息。庞大数量的信息让他心神一时间不能承受,好在那祭台不断转动,一次次强行约束了信息的疯狂灌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