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简单的一切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第6章 简单的一切(本章免费)

    “好了,不要再唱这忧伤的歌曲了,这事情是吟游诗人们的工作,你是一名骑士扈从,应该考虑的是怎样成为一名骑士,应该考虑怎样在战争中活下去。”歌曲唱了一遍又一遍,一旁的差罗骑士突然出声打断了。

    “我听到马蹄声和杂乱的脚步声了。”有一名警戒中的骑士扈从突然大叫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向自己的战马。

    “上马,准备战斗。”差罗骑士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站起来,他稍微整理了一下盔甲后,就拎了骑士长枪跳到自己的角马上。“该死的,我想这次我们面对的恐怕是那些暴民,这种脚步声,根本不是正规军拥有的,他们可要比暴民们有纪律多了。”

    在那名骑士大声示警时,库卡斯就抓了头盔狠狠的戴在头上,随后拎了战斧跳到自己的马匹上。把战斧放到最顺手的位置后,他就拎了骑士长枪准备随时战斗。

    春天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的,沉重的盔甲中虽说铺垫了一层薄薄的兽皮,但库卡斯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丝冰凉。如果不出意外,这是他参加这次绞杀暴民战争中,第一次遇到的主动偷袭的敌人了。

    虽说参加了很多次绞杀暴民的行动,但那都是在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进行的,而现在夜晚来临,他们根本不知道敌人倒地有多少,在莫名的包围下,那恐惧趁机缠绕到他的心头。

    骑士扈从们按照训练,很快排列出了阵型,他们在差罗骑士的带领下,排列的不是防御阵型,而是三角形的攻击阵。库卡斯担任了最北端的一个三角顶端,那个胖大的扈从和另一名彪悍的扈从各自拎了武器担任了另外两个三角的顶端。

    “告诉我,哪一个方向的敌人数量最多?”骑士差罗见库卡斯他们排列好了阵型后,就大声的询问其那个警戒的扈从来。

    这个扈从拿了一个半圆形的圆筒放在耳边不断的倾听,他听到骑士大人的询问后,立刻做出了回答:“大人,最北方的敌人数量最多。”

    “你们三个到最北端,冲锋需要你们。”差罗骑士闻言大笑不已,面对莫名的敌人,他不仅没有带队防守,反而要进攻。

    胖大的扈从和另外一名强悍的扈从脱离了自己位置到达库卡斯的左右。他们兴奋的吼叫着,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好了准备。

    “最北方约么有三百多敌人,而且他们全都是骑兵。”那警戒的扈从拿了那个圆筒放在耳边仔细倾听,而后模糊的报出了敌人数量和距离:“还有一千米……九百米……八百米……”

    “骑士们,冲锋,让那些杂碎见识一下你们的强大。”差罗骑士不等扈从继续报下去,他猛的拔出战刀,大声的下达了命令。

    没有任何犹豫,库卡斯立刻催动了战马疯狂的朝北方冲了过去,其他骑士扈从们也不犹豫,紧随着冲杀过去。按照他们的经验,只要对方的阵型不整齐,速度缓慢不一,三百多骑兵他们还是不放在眼中的。一个冲锋,他们就能把对方的队伍给凿出一个大洞来。

    战马嘶鸣,马蹄阵阵,数十名骑士扈从都拉下了面甲,拎了骑士长枪开始冲锋起来。好在这里是平坦的地势,倒也不曾担忧地形给他们带来的负面影响。

    库卡斯冲在最前面,落后半个马身的,则是挥舞了链锤狰狞咆哮的胖大扈从,另一个则是拎了狼牙棒的彪悍扈从。

    春风透过面甲上的细小孔洞吹在库卡斯的脸颊上,一滴滴汗水从毛孔中钻了出来,或是被身上的衬衣吸收,或是顺了脸颊落在脖颈中。

    视线中出现了一堆模糊的人影,库卡斯按耐不住心中的焦躁,他大声的吼叫起来。一声声无意义的喊叫让他心头的恐惧减少了不少,急促的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

    “举枪。”骑士差罗的声音响起。库卡斯把手中的长枪端平,他习惯用这种起手式,虽说这种起手式是最为普通的,穿刺力度不是最好的,但却能够在穿刺了足够多的人后,丢下长枪不伤害到自己或身后的队友。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虽说是夜晚,但模糊的人影还是能够清的。百米……数十米……十米……碰撞。

    没有任何花哨,两支骑兵队伍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剧烈的碰撞声在空中回响起来,一些骑兵被强大的撞击力量撞飞出去,倒霉的被自己人的战马给踩成了肉酱,幸运的躲避了过去。

    库卡斯的长枪一直平端着,他迎面撞击上去的骑兵只穿了半身铠,而且还是最为普通的兽皮打造的半身铠。那个骑兵也拎了长枪,也不知道他是害怕还是兴奋,手中长枪晃动不停,在库卡斯来,这晃动不已的长枪,对自己根本没有半分威胁。

    身子稍微晃动一下,敌人的长枪擦着库卡斯的肋下穿刺过去,而库卡斯的长枪则狠狠的钉在那个骑兵的胸口。

    锋利的长枪好似刺穿一块新鲜的豆腐一般,轻易的穿透了。那骑兵张大了嘴巴,一股股血液流淌出来。他无力的伸手朝库卡斯抓了过去,想要抓到些什么,又好像是要抓住这个世界,不想离去。

    库卡斯来不及帅开始长枪上的尸体,就这样继续端了长枪朝前方冲锋。碰撞,长枪再一次穿透了一具**,而后他就从对方的骑兵队伍中脱离出来,紧随其后的,则是胖大的扈从和其他扈从们。

    “杀了他们,不要放走一个。”差罗骑士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库卡斯这时候扭头去,见对方的骑兵队伍经过他们这一次撞击后,一下子崩溃了。无数的人影数次乱跑,想要趁了夜幕的掩护逃离这里。

    一名慌乱的骑兵胡乱的跑到库卡斯他们这个方向来,库卡斯刚甩掉长枪上的尸体,打算上去把对方穿刺后,一旁的胖大扈从拎了哥特式链锤已经冲了上去。

    链锤挥动,挂了恶风狠狠的砸在那个骑兵身上。数十磅中的锤头砸在那人肩膀上,只是一下就把他大半个身子都给砸成了肉酱。胖大的扈从兴奋的喊叫着,他拎了链锤好似疯狗一般四处寻找目标,而后上去挥动链锤敲打。

    库卡斯来不及犹豫,他把长枪挂在鸟环上,而后拽出了牛角战斧也冲了上去寻找目标猎杀去了。其他骑士扈从们更是哇哇大叫,他们按照一定方位,去猎杀逃穿的敌人去了。

    几乎没有太多的兵器碰撞声,只有战马嘶鸣和一声声死亡的哀号以及尸体掉落在地上的声响。

    一名暴民骑兵在慌乱之下,竟然转身朝库卡斯这里逃了过来,他大声的吼叫着无意义的言语,手中疯狂的挥舞了战刀,想要劈砍开所有阻拦他的人。

    着那名骑兵慌乱的模样,库卡斯笑了,咧嘴狞笑起来。“疯狂吧!在这种情况下,或许疯狂能够让你逃出去,也或许会加快你死亡的速度。”库卡斯轻轻的催动战马朝那个暴民骑兵冲了过去。

    战斧划过一条弧线,好似一弯新月划过天空一般,在那暴民骑兵脖颈飞了过去。

    鲜血好似泉水一般涌了出来,那暴民骑兵丢了兵器,双手捂了脖颈处的裂缝,打算把喷洒出来的血液全都阻塞住。可是任由他如何努力,都没有半分效果。

    尸体掉落在地上,很快就被后面冲上来的骑兵们给践踏了。而库卡斯都没有再多一眼,他狰狞了脸庞,挥舞了战斧一次又一次的劈砍着,杀戮就这样进行,不急不缓的进行着。

    就在库卡斯刚刚劈开了一名骑兵的头颅时,突然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弓箭!”心中念头一转,库卡斯很快就辨认出这种声响的来源了。透过面甲上的孔洞,他到北方平坦的地方聚集了一大堆人影,那些人影有跪在地上,有站立着。一声声尖锐的声响,正是从他们那里传递出来的。

    “冲锋!”不知道哪一名骑士扈从大声的喊叫起来。

    所有的扈从们都自觉的朝差罗骑士四周围聚集过去。“拔出你们的长剑来,挥舞起来,让鲜血来涂抹你们荣誉的战袍。”差罗骑士浑身是血,他拎了一把骑士长剑大声的吆喝起来。

    库卡斯不敢怠慢,好似急于归巢的乳燕一般,快速的返回了差罗骑士身后。在聚集了十多名扈从后,差罗骑士就带领众人朝百余米外的弓箭手们冲了过去。

    箭矢撞击在盔甲上,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来,库卡斯冲在前面,落在他身上的箭矢数量很多。然而这些箭矢的叮当撞击,不仅没有让他恐惧自己被穿刺成刺猬,反而兴奋的大声喊叫起来。

    “杀!杀!杀!”战斧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铁制的手套上的怪异花纹跟斧柄上的奇妙花纹紧紧的咬合在一起,任由他怎样挥舞,那战斧都会脱手而飞。

    战马嘶鸣,百余米的距离对扈从们来说实在是太近了,只是遭受了两轮箭矢攻击,扈从们就冲进了那堆弓箭手中。

    角马那庞大的身子撞击在一名来不及躲闪的暴民弓箭手胸口,瞬间就把他撞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