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幻景012〕腹黑的一家子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章节名:(决战幻景腹黑的一家子

    玄看着眼前的男子,微微一笑,有礼的点了点头,温暖的笑容中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这份疏离红心知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之前他们刚刚来到鹰领平原的时候便快速加入到了战争和救治伤员当中。而在战争结束后,跟在玄身后处理伤员的炼『药』师当中也有他一个。对于这个外表温柔和善的少年,他的印象十分的深刻。

    当时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声,一片混『乱』。就连他在当时都有些头疼了。可是这个人却从始至终表现除了极为冷静沉稳的状态,有条不紊的处理了每一件突发的事情,有效的安抚着每一位伤员,无论是鹰领的还是前来助战的伤员,他竟然可以做到完全的一视同仁,让每一个人在他的声音中满满的平静下来。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个少年的几句话一个笑容比他的丹『药』都好用。

    而在战斗中,他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时时刻刻都站在自家小师妹身边的那道身影。那样完美的配合,绝佳的默契,绝对不是时间可以培养出来的,可是他们的心和灵魂早已融合到了一起,看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实际上确是一个人,一个永远都无法分开,任何人都无法分开的。

    可是……就算如此,他的心里依然……存在着一丝无法掩盖的不甘心呢。

    “在下红心知,是小齐的同门师兄。”红心知努力的让自己笑容更加自然一些,拱起双手对着南宫玄点了点头。

    玄淡淡的看着红心知,双眸瞬间闪过一抹戏谑,速度快到连盯着他看的红心知都没有发现。而那嘴角勾起的弧度中带着一抹狡诈的笑容。不过这样的笑容在不了解他的红心知眼中除了有些怪异以外,根本看不出其中的含义。此时在场之中唯一能看出来的就只有玄怀里的那个小妞了。可惜冰血现在根本没有抬起头去看自家男人的嘴角。

    “早就听血儿提起过心火公会的师兄师姐们,今日终于见到了本人。这段时间家里比较『乱』,希望没有怠慢了各位才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师兄尽管说,来到这里可别拘束了。”[]恶魔很倾城12

    红心知完全没有想到南宫玄竟然会对自己说这样话,疑『惑』的看了一眼冰血,发现她的神情竟然没有一点变化,好似南宫玄的话在正常不过一样。

    可是据他所知,南宫玄和其他紫级战队的人一样,都好似空降而来的一般,除了之间他们以紫级战队的身份出没在西大陆的几个平原以外,再也没有一点痕迹,甚至连他们的家庭背景都没有任何一个实力可以查得出来。

    紧接着他们便随着墨心齐进入到了鹰领,成为鹰领少主专属战队。

    就算如此,每个人也都知道,紫级战队的人之前根本不是鹰领的人。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南宫玄却好似他本就是鹰领的主人一般,而自己这个鹰领少主的师兄不过是一个外来的客人。

    就算……这是事实,可是从他的嘴里听到这话,红心知的心中已然十分难受,好似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一般,压的他只想一口鲜血喷在那个无耻的南宫玄脸上。

    有着心火公会笑面狐狸之称的红心知又怎么会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认输呢,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笑的一脸淡然的模样看着南宫玄,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冰冷的威胁:“这里是在下最为疼爱的小师妹的家,在下自然不会像去了外人家里一样拘束,这一点阁下可以完全放心。看阁下对我家小师妹的态度,我想我已经知道阁下在这里的身份了。不过我还是想告诫阁下一声,别太大意。如若让我发现你伤了我这宝贝师妹的心,我一定会不惜一切手段将我的宝贝师妹抢回来我的身边。”

    红心知这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可突然变的诡异的气息让冰血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渺茫。

    然而南宫玄却毫不在意的拦着冰血的腰,转过头温暖宠溺的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人儿,好似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一般。

    南宫玄刚要开口,突然两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先后从外面传来,顿时让南宫玄双眉一挑,将刚要出口话全部咽了下去。

    “呵,我看红心知阁下是杞人忧天了。在这个世界上,玄谁都有可能伤害,唯独我家齐儿,是他绝对不可能去伤害的。”

    “对玄来说,少主受伤可是比他自己受伤还要让他疼呢。所以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阁下,阁下所打出的比方,是永远不可能成立,所以还望阁下将这个想法在心里完全消灭掉吧。”

    随即两道同样浑身环绕着寒气的黑衣男子从花园中拐了过来,走到红心知身边的时候怪妖冷冷的扫了一眼红心知,而暗夜干脆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便直接走到了冰血的身边。怪妖随后走到了玄的身边,冷冷的看着红心知。

    红心知完全愣住了,这两个人他当然认识,其中一个他在东大陆的时候便见过,只是没用想到,这样的人,竟然会帮着另外一个男人说话。

    看着他们四个人只见的气场,红心知苦涩的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之前一直以为他跟冰血之间的距离并不大,只要自己快走几步,便可以轻轻松松的赶上她,从而走进她的世界。

    现在看到他们站在一起之时,他才猛然惊醒,原来就算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用那个身份走到她的身边的。[]恶魔很倾城12

    就算再不甘心,这个时候也应该承认了,他对于她来说就只能有一个身份,一个不远却也永远无法走进的身份。

    “小齐!”红心知看着冰血淡淡的笑着,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自然一些,哪怕此时自己的心正在流血,也没关系了。

    “额……”还在纠结的冰血听到红心知的声音连忙转过头看向他,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抱歉师兄,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就是这样的,总是无法融入到正常人的世界里去。”

    红心知微微一愣,被冰血这句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话弄糊涂了,随即无奈的笑了笑,也不去想冰血说的话的意思,轻柔的说道:“没关系的。小师妹……你会幸福的对吧。”

    冰血双眉一挑,听到红心知的这句话后,很自然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三名男子,随即甜甜的一笑,看向红心知认真的点了点头:“嗯,会的。”

    “那就好,小师妹。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红心知永远都会是那个疼你、保护你的师兄。”

    “嗯,我知道。”

    红心知看着那张充满了幸福的笑脸,心里的疼竟然奇迹般的减弱了许多,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向着前殿走去。

    冰血看着红心知的背影,眼神闪过一抹无奈,随即转过头嘟着嘴巴,对着身边的这三只说道:“喂,我说你们三个,干嘛那么欺负红师兄啊,还有暗夜、怪妖你们两个怎么也过来了,不是说在前殿等我吗。”

    暗夜、怪妖对视一眼,冰冷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随即看着冰血,暗夜不语,怪妖耸了耸肩膀,对着冰血说道:“是溟告诉我们过来的,说这里有只讨厌的红『毛』狐狸要跟我们抢人。”

    “……”冰血嘴角一抽,微微张开嘴,话却没有说出来便被打断了。

    “有我在呢,十个红『毛』狐狸都没用的。”玄得意的一笑,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温暖谦和的样子。

    “哎……”冰血再次张开嘴。

    “废话,这点道行怎么可能在你这平时那狡诈腹黑当饭吃的家伙比,我们这不是来给你助阵来了吗。”怪妖双手环胸,满脸的得瑟样。

    “……”一个井号砰的一声出现在冰血的额头上。

    “免得让人以为咱家没人了呢。”暗夜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丝嗜血的感觉。

    “啪!”的一声,已经完全无语的冰血抬起手狠狠的拍在额头上,天啊……下道闷雷劈晕她吧。

    “喂,我说你们……够了吧。”冰血双手『插』手,瞪着一双美目,满脸无奈的看着你一句我一句说的一脸哈皮的三只,嘴角一阵猛抽。

    三双眼睛瞬间转向了她的身边,刚刚还一脸得瑟得意的样子,瞬间消失不见,如同三个乖乖小孩一般,看的冰血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无力感。

    看着冰血那张满是无奈无力的小脸上,玄微微扫了一眼身边的暗夜、怪妖,三个人瞬间的对视,快速传递了胜利的喜悦,充满了狡诈的得意在三双眼中一闪而过。

    随即玄轻柔的揽过冰血的肩膀,向着前殿走去,边开口说道:“好啦,我们三个只是跟红师兄开个玩笑而已,走吧。爸爸和叔叔们该等急了。”

    “开玩笑!”冰血惊讶的抬起头看向玄,身体却随着玄的动作而向着前殿走去。

    “当然,就是玩笑!”玄低下头,温柔宠溺的看着冰血,笑的柔情似水。

    冰血瞬间相信,满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还不忘说道:“哦,原来如此。不过红师兄虽然不是我们家里的兄弟,可是也是朋友啊。下次可不能这样喽,万一人家不懂会误会的,毕竟不是家里兄弟,很容易误会的。”

    “好,听你的。”轻柔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充满了宠溺的柔情。

    在冰血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花园尽头之时,一道红『色』身影从另外一条路的路口『露』出来,满脸苦涩的看着花园尽头,眼中有化不开的失落。

    “怎么样,看到了吧。那样的人才是应该站在她身边的人。”一道厚重的身边从红心知的身后响起,随即一道深黄『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红心知的身后。

    红心知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眼中闪过一抹恼怒,没好气的说道:“郑川,你在这干嘛?”

    郑川静静的看着红心知,眼中闪过一抹尴尬,随即白了一眼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墨心齐当初帮过我,我郑川怎么说也是一个知恩报恩的人,墨心齐既然是鹰领的少主,鹰领有难我自然会过来。”

    “哼!”红心知冷哼一声,讽刺的说道:“我今天才知道你原来是一个知恩报恩的人呢。”

    虽然如此说,红心知的眼中依然闪过一抹欣赏的神情。

    这道神情虽然来得很快去的更快,但是依然让时刻注意他的郑川发现。

    原本以外郑川会跟以往一样发货的红心知,在看到郑川脸上的笑容之时,瞬间愣住了。

    “你笑什么?”一声怒吼,却丝毫没有威吓的声音让郑川脸上的笑容更灿烂的许多。

    郑川看向红心知的眼神,就好似再看一个在闹脾气的小孩子一般,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

    突然……郑川伸出双臂,将毫无防备的红心知揽入了怀里,头轻轻的抵在红心知的脖间,温热的气息洒向那白皙的脖颈,瞬间让怀中的人儿僵硬了全身,甚至忘记的反抗。

    感受到红心知的僵硬,郑川笑的更加的温暖,轻声说道:“好了,别伤心了。你难道不知道……如果你伤心的话,有人也会跟着伤心的。”

    “呵呵,怎么可能会有人为我伤心呢。”苦涩的声音缓缓而出,让郑川的心中一疼,手臂收的更紧了一些。

    “当然有,怎么会没有呢,只是你从未用心去发现而已。”轻柔的声音充满了温暖,让红心知突然不想推开他了,甚至有了几分让自己『迷』茫的留恋。

    “心知,我们认识了几十多年,也斗了几十多年。期间有许多次的机会将对方杀死,可是我们谁都没有动手。我累了,也够了,不想再用这种方法让你的目光投在我的身上,我怕哪一天你连斗都不想跟我斗了,如果是那样我想……我真的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了。”

    “郑川!”红心知惊讶的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心知,现在的公会我可以做主了。我已经再不需要怕任何人了,我终于可以为了自己而活了。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你身边,再也不需要假装的做你的敌人了。”

    “你……你说什么呢,你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报仇吗。”红心知眉头紧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竟然跳的如此快。

    “呵呵!”郑川自嘲的一笑,轻叹一口气接着说道:“傻瓜,我有什么仇可报啊。为那个为了那根本不存在的爱情而连自己的命、自己的儿子都毫不在意的傻女人吗。怎么可能……她都毫不在意我,我怎么会去多此一举的为她报仇呢。至于那个男人,他给我了命,给了我活下来的机会,即使没有负责,但是我也没有必要去找他报仇,大不了离开便是。可是当我有能力离开那里的时候,你却出现了。却以敌人的身份出现,我能做的就只有让你这个敌人的身份消失,前提就是我能掌控一切。所以……我才会这么努力地去做这些事情。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红心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瞪着一双满是震惊诧异的眼睛,傻傻的看着前方,郑川的话不停地在耳边回『荡』,如同一道道闪电一般譬入自己的心里,不疼却是一片酥麻。

    怎么会……这样。

    郑川轻柔的放开红心知的脖子,看着已经完全傻掉的人,微微一笑,眼中带着浓浓的温柔。他知道红心知不可能这么快便笑话自己说的这些话,起码他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疯狂反抗和抵触,甚至跟自己大打出手。

    这就好现象不是吗。

    他有的是时间等,几十年都等过来了,何况接下来的日子呢。他不会再放手了,绝对不会再让他从自己的手里逃掉。

    红心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震惊的看着郑川,僵硬的说道:“郑川……我们……我们都是……都是男的。”

    “难道你在意别人的眼光。”郑川双眉一挑,眼中适时的闪过一抹挑衅。

    “当然不会,我红心知什么时候在意过外人的眼光。”在看到郑川眼中的挑衅之时,想都不想的开口反驳道,却没有看到郑川眼中那抹狡诈的神情。

    “那就行了,你我都不在意,又怕什么!”

    红心知眉头微微一皱,满脸纠结的看着郑川,小声说道:“认识几十年了,我才知道原来……原来你……你喜欢男人。”说到这里,红心知破天荒的红了脸,看的郑川心中一痒,却死死的克制住了心中的冲动。

    “切!”郑川白了一眼红心知,接着得瑟的说道:“什么叫我喜欢男人,老子只是喜欢的人刚好是男人而已。”

    说到这里,郑川低下头看着比自己稍矮一些的红心知,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爱恋和坚决。

    外界的传言又如何,别人的眼光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拥有了您,哪怕全世界都反对我们,我也在所不惜。

    “好了,宴会估计快开始了,我们走吧。”郑川轻柔了拉过红心知的手,空旷了几十年的心在此时填的满满的。

    “可是……”红心知纠结的看着那个笑的一脸满足的男子,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甚至已经想不起来刚刚的自己为什么会伤心。

    完全不给红心知反驳的机会,走在前面的郑川坚决的说道:“没有可是,我知道你还无法适应,方向我会给你时间让你去适应的,不过别想离开我,我绝对……绝对不会允许的。”

    坚决而充满了霸道气息的声音让红心知微微一愣,看着拉着自己手走在前面的宽厚肩膀,最后轻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笑了笑。

    而红心知却没有发现,郑川在经过一片青藤墙之时,扫向旁边的一抹感激神情。

    两个完全消失在花园之时,四道身影快速闪身而出,竟然是应该已经到了前殿的冰血、玄、暗夜、怪妖四个人。

    冰血满脸惊讶的看着前方,嘴角一阵猛抽,僵硬的转过头看向笑的有些狡诈的玄,眉『毛』都跟着抽动了两下,开口说道:“这这这……这是情况?”

    “就是你看到的情况啊!”玄耸了耸肩膀,笑眯眯的看着冰血。

    冰血眨了眨眼睛,看向怪妖接着问道:“你们都知道郑川在这里?”

    毫不意外的看到怪妖与暗夜齐齐点了点头。

    冰血瞬间倒吸一口冷气,僵硬的说道:“你们……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原本在炼『药』师大会的时候,她也只是心理面恶作剧的yy了一下两个人,没想到竟然就这么成真了,这……这……这也太雷了吧。

    玄淡淡的看向前方,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郑川与红心知这两个死对头的名声我们早就听说了,今日看到郑川竟然带着人跑来了,目光却时时刻刻追着红心知跑。别人看出来,总是被你丢一推好基友漫画书的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既然他能来助战,我这个作为东道主的人怎么滴也要好好谢谢人家喽,所以就顺道拉了他一把。”

    冰血嘴角一抽,看着那张表情温暖淡雅实则黑的比墨汁还黑的玄,额头滑下一排了黑线。

    果然啊……虽然两人同为恶魔,但是黑的地方却完全不一样啊。

    腹黑这方面,自己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完全属于甘拜下风的地步啊。

    “这样不是很好嘛。红心知的心,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呢,既然他刚刚没有反抗,那么最起码我们的做法是对的。”

    冰血纠结的皱了皱眉头,回想了一下刚刚的情景,轻柔说道:“好像是哦。”

    歪着头看向玄,纠结的神情瞬间明朗的起来,笑容灿烂的看向前殿的方向,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我想师兄一定会幸福的。”

    “走吧!我们去前殿!”愉悦的向前走了两步,缓缓转过头看向正满眼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三个男人,微微一笑:“咱爸一定等急了呢。”

    三个人微微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说出……说出这两个人。

    三人对视一眼,顿时心中一阵狂喜,齐齐转过头看向冰血点了点头,齐声说道:“对,去找咱爸去。”

    <h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