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53〕到底是谁的阴谋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进入到鲁悳院子的大厅后,冰血便将司马弘化和劳伦斯、尼克、怪柔四个人从魔蓝之戒内放了出来。左右这里都有结界,他们气息根本不会让外人的人探测到。

    不过对于阿尔瓦他们这些外人来说,冰血自然不会相信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能让她相信的人也只有伙伴和她的家人了。

    所以她在进去之后便让哈伦找机会支开了阿尔瓦等人一会,在他们再次回来之后,司马弘化四个人已经一派悠闲的坐在了大厅内。

    对此,阿尔瓦和杰森虽然好奇但是却聪明的没有多问。像冰血他们那样天赋高超,气质又十分高贵霸气的人,背后自然有着庞大的势力,这样的人有几个能承载生物的空间戒指也没什么奇怪的。

    “有人来了。”冰血坐在鲁悳院子内的大厅中,原本还在跟其他人讨论下面的计划,突然抬起头看向大门的方向,冷声说道。

    “是鲁家的管家。”鲁焊装扮的怪蒙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院子之后,根本无需走出院子去看,便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阿尔瓦和杰森奇怪的看了一眼怪蒙,鲁悳院子的围墙足足有三米高,他们坐在大厅内根本看不到门外的一切,可是这人怎么会知道来人是谁。

    难道……

    阿尔瓦与杰森对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疑『惑』。[]恶魔很倾城53

    难道这人的精神力已经高到穿破那道结界。

    对于鲁悳院子四周的结界他们也知道一些,就算像墨心齐说的这个结界很弱,但是也不是平常的精神力可以穿透的啊。

    哈伦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阿尔瓦与杰森两个人,随即笑呵呵的说道:“怪蒙兄弟的精神力果然强大,虽然小弟已经见识过一次了,但是依然感觉到震撼啊。”

    怪蒙转过头看了一眼哈伦,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当伙伴们的眼睛,他的金眼可是不需要精神力驱动的,所以不用担心被对方所察觉,所以他每次都会主动去探查,而不要伙伴们去冒险。

    这次却是他疏忽了。

    冰血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淡淡的看了一眼怪蒙,暗中传递了一个只有伙伴们才懂的眼神。

    随时警惕。

    “对了,那家伙干嘛不进来,傻站在门口做什么?”司马弘化一副嘲弄的表情看着大门的方向,眼中划过一抹『奸』诈。

    “他必定是真是这里的情况,所以才会刻意触动结界来告诉鲁悳他找他有事吧。”冰血斜靠在椅背上,满身的邪气。

    鲁悳院子确实不错,满是毒气又有结界罩着,连暗卫都没有一个,到让他们轻松自在了许多。

    “阿尔瓦出去看看他有什么事。”冰血侧过头毫不客气的对着阿尔瓦下着命令。

    阿尔瓦微微一愣,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是。”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阿尔瓦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了大厅门口,表情有些纠结的看向冰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管家说您的……额……不对,是鲁宾新娶进门的小妾身子不舒服,哭着喊着要找……找鲁宾。”

    这一句话让阿尔瓦说的坑坑巴巴,冰血到没怎么样,反倒把自己弄得了个大红脸。[]恶魔很倾城53

    “那个小妾是什么身份?”冰血双眸一闪,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是一只红艳狐,是狐族中最低等的种类。但是长相十分妖艳,虽没有什么实力,但是却得到了许多外族人的喜爱,大多数的外族贵族都会找一只带回家养着。这只是鲁宾三个月前带回来的,据说是在一个地方买回来的。”

    冰血挑动双眉,对着阿尔瓦轻声说道:“贪婪、弱小、贪生怕死,那只狐狸可是这些特点。”

    “阁下说的没错。”阿尔瓦连忙点头。

    冰血狡诈的一笑,说出了一句让阿尔瓦『迷』茫的话。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老大你要做什么?”司马弘化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夸张的样子让冰血想要抽他两下。

    “你以为呢!”冰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老大!”司马弘化一声嚎,瞪着一双眼睛说道:“你不会是要出卖『色』相让那只狐狸出卖鲁家投靠我们吧。”

    “滚!”

    冰血一声吼,与此同时从暗夜与怪蒙那边分别飞来两把冰冷的眼刀,让满脸得瑟的司马弘化瞬间一缩脖子,满脸狗腿的说道:“嘿嘿……开玩笑,开玩笑嘛。”

    冰血狠狠地白了一眼司马弘化,随即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要出去了,省的惹人怀疑,我去看看。”

    “小心!”暗夜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到冰血的身边,低沉的声音带着属于他的柔情。

    “嗯,放心吧。”冰血握了握暗夜冰冷的手,微微一笑,随即向着门外走去。

    冰血去见那只红艳狐的时候,其他人没有选择去找房间休息,虽然他们有些疲惫,但是在这个满是毒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只鲁悳培育失败的变异魔兽的地方,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还是留在原地打坐冥想比较安全。

    “少主,你……不打算去见见小少爷吗。”阿尔瓦看向哈伦,轻声问道。

    哈伦侧过头对着阿瓦尔苦涩一笑:“我想现在他那里布满了想要抓我的暗哨吧。去了也没用,我还是暂时不要出现的好,这样的话,他会更加安全。”

    “你失踪的这段时间小少爷都很想念你,虽然他不再像以前那样问我们了,但是我们却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他知道你没事,想必一定很开心吧。”杰森看着哈伦微微一笑,眼中带着几分歉意。

    哈伦看向大门外,透过月光看向王宫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想大长老和二长老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他年龄不小了,是时候长大了。”

    阿尔瓦与杰森对视一眼,他们发现他们越来越不了解眼前这个少族长的想法。

    此时的哈伦带着几分快速成长的沧桑和一丝丝的苦涩,还有一点让他们看不懂的……轻松。

    好像刚刚在他的心里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而这个决定让他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甚至还有一些愉悦。

    没有人在开口说些什么,整个大厅内变得十分安静,只剩下门外呼啸而去的冷风,好似在宣告着比蒙一族即将到来的冰寒。

    直到快要破晓之际,冰血才回到了大厅内,而表情也变得十分的严肃。

    “老大,怎么了?”怪蒙几个人迅速跃下椅子来到冰血的身边,一张张脸上好像比冰血的表情还要严肃。

    “刚刚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管家,他说哈里召集我们今晚去王宫,还有其他几位长老也一起。另外三长老传话说让我们天一亮就去找他。”

    “看来有些人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哈伦看向王宫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

    “那正好!”冰血顺着哈伦的目光看过去,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本少也等够了,今晚就一窝端了他们吧。”

    “哈里现在可是代理族长,另外不仅仅是他,就连其他几位长老的身边都有许多高手暗中守护。不仅如此,他们本身就都是五剑斗尊以上的高手,单凭我们对付不了的。”阿尔瓦满脸无语的看着冰血他们。

    “是啊!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比较好。”杰森苦哈哈的笑了笑。

    “从长计议!”冰血转过头看向两个人,讽刺的一笑:“那些人也要给我们机会才行。我可是听说鲁宾离开的这段时间,其他几股势力可都没有停下来过。都知道鲁宾他们是出去截杀哈伦的,所以他们早就放开胆子做事了。想必今天的宴会……就是他们收网的时候了。”

    “那我们……”阿尔瓦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冰血。

    毕竟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不安也是在所难免,冰血自然不会给对方什么难堪。

    但是同样的,既然没有信任。冰血也不会讲计划全盘托出,不然一旦有人泄『露』,他们可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冰血淡淡的看着几个人,冷声说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我们只要做黄雀身后的那个猎人便好了。”

    “那要怎么做?”杰森看着冰血轻声问道,即使知道冰血根本没有信任他们,但是杰森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他们现在只是想要比蒙一族回归正统而已,这样的日子他们早就过够了。

    冰血双眉一挑,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人后,随即看向阿尔瓦与杰森等人轻声说道:“你们现在就回自己的家里去,记得出去的时候表情愤怒一些,让别人觉得你们在我们这里受了委屈,还有我会给你们一种丹『药』让你们的外表看上去十分的虚弱,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一样,这样你们便可以在这一整天里都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家里了。至于晚上的宴会,你们不用参加。但是我们的后援可就摆脱你们了。”

    “这是我母亲摩下的军队,晚上你们可以凭借着这枚玉牌去调动他们。”哈伦在冰血说完这句话后,快速拿出一块青黄『色』的玉牌交给了杰森和阿尔瓦。

    阿尔瓦缓缓的抬起手接过那枚玉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哈伦,双眸中的神情有些奇怪,但是却没有说什么,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后,带着其他人离开了鲁家。

    “你真的将军队的调动令给他们了。”司马弘化有些惊讶的看向哈伦。他们几个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对于外人从来就不可能有信任,他们的信任都是留给自己认可的人的。

    至于……背叛之人,那么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原谅,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一个人一旦背叛了你,那么下一次他一样会因为同样的理由或者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理由去背叛你。

    哈伦苦涩的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玉牌对着几个人说道:“这枚才是我手中最大的底牌。”

    “那你是骗他们的喽。”怪柔轻柔的声音丝毫听不出此时的气氛是紧张的。

    “也不是!”哈伦摇了摇头,看向门外说道:“那枚确实母亲所属军队的指挥玉牌,但是早在母亲交给我的时候便失效了。当时母亲带我去见那只军队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亲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会有今天,所以早就在当时下达了一个命令,能调动他们的不再是那枚玉牌而是我本人,只有我本人才可以调动他们。所以阿尔瓦他们就算拿了玉牌去也是没用的。”

    “至于这枚!”哈伦举起手中的金『色』玉牌轻声说道:“这枚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是比蒙一族最大的一支军队,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们藏身与比蒙一族后山,平时有着属于他们的平常身份,只有这枚金『色』玉牌才能将他们召集起来。”

    “是放养型军队。”冰血接过那枚玉牌仔细的研究了一下。

    “没错,父王说过他们是绝对忠诚于王族正统的,所以不用担心他们会叛变。更何况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哈伦点了点头,对着冰血坦言说道。

    “这里面竟然有个信号装置,真是聪明的设计人。”冰血看着手中的小玉牌,感叹的摇了摇头。

    “有密语吧。”冰血看向哈伦,肯定的问道。

    “没错,心齐阁下果然聪智过人。”哈伦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怪蒙与怪柔说道:“你们两个跟哈伦去设置密语,让君多的所有人在今晚待定与王宫外围等我信号。”

    随即冰血再次看向哈伦,冷声说道:“你去通知你母亲那支军队,告诉他们如果阿尔瓦带着玉牌去找他们,让他们跟着走。就算阿尔瓦真的背叛了你,想必他也会利用让这支军队进入王宫的,让他们见机行事。”

    “好办法,无论阿尔瓦是否背叛,最后那支军队都会成为我们的助力。”哈伦突然崇拜的看向冰血,原本还有些落寞的脸上缓缓的扬起了一抹兴奋的笑容。血脉中那股好战因子也在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冰血邪邪一笑:“好戏就要开始了。”

    ------题外话------

    昨天给我家美人娘亲过生日去了,今天下大雪晚上才磨成回来。~(>_<)~冻hi我了喵。宝贝们要注意保暖哦,么么么╭(╯╰)╮

    <h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