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七章〕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墨心齐。那个坚强的好像永远都打不倒的墨心齐,此时竟然哭的跟个孩子一样。

    那个……应该是她父亲吧。

    为何……为何不肯认她呢。

    “魔魅叔叔,是不是他很久没有见到我了,所以……所以才会没有认出来,还是他身边有其他人,让他不方便此时认我。所以才会离开的,是不是这样!”

    冰血仰着头满脸期待的看着魔魅,眼中带着满满的慌张。

    “还是因为……因为我不够强,还没有强到他所期望的样子,所以他才会离开的。我……我让他失望了,是不是!”

    百里均看着冰血,眉头一皱,咬咬说道:“心齐,也许……也许他们还没有走远,我带你去追。”

    百里均的话,让冰血一愣,僵硬的转过头看着百里均:“没走远。”

    这句话好像好像一股无形的力量传入冰血的心里。[]恶魔很倾城7

    “我去找他,我要问清楚,他为什么不要!”

    “我陪你!”

    这三个字不由自主的从百里均的口中发出,没有任何犹豫。

    冰血转过看向百里均,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开口说道:“百里均今天有拍卖会,你不能离开,所以……不用了。”

    百里均没有紧皱,突然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小袋子和一枚菱形腰牌一同交到了冰血的手。

    “心齐,你的五个幻器估计可以拍出一个好价格,既然你要先走,那么我就先支付你一部分钱。剩下的下次见面给你。还有这个腰牌是我家族的,你可以凭借着这个腰牌去找跟这样腰牌有相同突然的地方,他们会无条件帮你的。”

    冰血看着百里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将这两样的东西收了起来。

    百里均将他们送到了城门口,看着即将登上方舟的冰血,百里均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抹不舍,而且还带着几分酸涩。

    突然即将登上方舟的冰血突然转过头对着百里均喊道:“百里均,我们宏城见。我说过,我会就你母亲,就一定会。”

    “好,我相信你!”

    百里均急速向着远方行驶的方舟,轻轻说了一句,也不管冰血能不能听见。

    方舟内冰血看着手里的那把双龙剑,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心疼,魔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对冰血说道:“心齐,也许真的是弄错了。”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魔魅说道:“魔魅叔叔,你说他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不会的,主人抛弃谁都不会抛弃你和女主人。”魔魅坚定的语气让冰血有些慌神的双眸愣了楞。

    冰血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双龙剑,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是那样的笑容却让所有人心酸。[]恶魔很倾城7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家人送的礼物。也是爸爸唯一的一件专门为我精心的准备的礼物。以前我从来不懂什么是亲情,更加不妈妈爸爸的具体含义。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孤儿,甚至觉得自己是从石头里面出来的。”

    “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家,有家人。我一直只有一个人,只有玄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我也一直觉得有他就够了,可是来到这里,知道了原来自己是有父母的,有家人的。我开始变得不满足,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我的家人和伙伴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谁也不离开。我为了这个目的,怎么样都行。哪怕毁了整个天下,我也愿意。我会为他们亲手重新创建一个天下,只求他们平平安安。”

    “魔魅叔叔!”冰血『迷』茫的看着魔魅,双眉微微一皱:“我……会站到他吗。”

    “心齐,会的。一定会的,一定可以找到主人的。”魔魅半蹲在冰血的面前,看着那张满是不安的小脸,心中的难以言喻。

    他真的不懂,为何来了又走了。为什么不肯他们。

    没错,他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存在,刚刚是那么的进。可是却突然的消失了,消失的无隐无踪,让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冰血勉强的看着魔魅微微一笑,她不想让关系自己的担心。刚刚自己确实太激动的,这不是她,更不想她。

    她应该还是那个冷血无情,凶残嗜血的冰血,怎么能这么懦弱呢。

    “魔魅叔叔,你脸『色』不太好,先回魔蓝之戒休息吧,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好!你们自己小心。”魔魅无奈的点了点头,回到了魔蓝之戒内。

    而在魔魅消失后,冰血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头看向黑鳞说道:“黑鳞,你现在的时候应该比我强吧。”

    “主人!”黑鳞不解的看着冰血,不明白主人为何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冰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黑鳞说道:“跟我进练功房。”

    黑鳞眉头一皱,转过头看了一眼蓝弑。

    蓝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已经隐隐约约明白主人要做什么。

    黑鳞是黑暗系魔兽,体魄方面是他们最强的一个,主人估计是因为天鹰大人突然离开大受打击,所以想要强迫自己变强吧。

    蓝弑看着黑鳞点了点头。

    从那日起,冰血每天都会跟黑鳞进行特别训练。

    每次冰血结束训练从练功房出来后,都浑身狼狈,满脸的淤青,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一脸持续的几日,众人都明显的感觉到冰血在变化,可是每次看到她一身伤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每个人都十分的心疼,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劝阻她。

    “我说黑大哥,你就不能下手轻点。”魅满脸无语的看着黑鳞,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会随时随地都飞扑上去狠狠的咬黑鳞一口。

    黑鳞对此同样的无奈,而且他估计是所有人当中最郁闷的一个。

    “你当我想啊,可是主人的实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放水,会马上被主人察觉到的。”

    银摄皱着眉头看着黑鳞不解的说道:“没道理啊,主人的肉搏战可是很强的,怎么地也不能让你打成这样啊。”

    黑鳞听到银摄的话,嘴角一抽:“因为主人在自己身上加重了几千倍的力量,早就超出了自己本身的负荷量,出手自然会慢了许多。”

    这时冰血从房间走了出来,脸上的伤依然那么明显。让蓝弑他们觉得十分的刺眼。

    其实这些伤冰血完全可以处理掉的,但是却刻意留在自己的身上,好像在时刻提醒着自己些什么。

    冰血站在几只兽的面前微微一笑:“你们别担心,我没事!”声音虽然带着几分冰冷,但是却让兽兽多少安心了一些。

    这时冰血看向黑鳞与铁翼说道:“铁翼你今天跟黑鳞一起进来。”

    “心齐,两只超神兽,你会吃不消的。”欧阳立旬终于忍不住的来到冰血的面前,满脸的担忧。

    冰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可以的。”

    从那个早上开始,冰血便开始了一对二的训练,身上的伤也就更多了。而铁翼同黑鳞一样不跟放水,只能咬着牙对冰血挥出每一圈。

    直到冰血可以在身体上加重千倍重力下快速击败黑鳞与铁翼两个兽之后,才结束了这种自我虐待。

    这段时间,她没有用上任何超自然的力量,就连前世所学的东西都没有用。完全是最原始的肉搏战。

    突然一阵十分响亮的爆破声从方舟外面传来,漫天飞沙走石阻挡了方舟的前行的道路。

    冰血与欧阳立旬快速跑到方舟前方的控制室,可是透视镜上全是黄沙飞天,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冰血双眸一冷,转过头与欧阳立旬对视一眼,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驱动精神力,欧阳立旬的精神力包裹在整个方舟以免出现意外。而冰血则是驱动精神力迅速扩散神识,查找原因。

    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冰血突然眉头紧皱,看着欧阳立旬说道:“我看到赤子繁和常浩友了。”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欧阳立旬同样疑『惑』的挑动双眉。

    明明是应该在库洛城的两个人竟然突然出现在了这个距离库洛城有几万里的地方。

    “不知道,我去看看,你和蓝弑他们留在方舟里。”

    冰血说完便转过头向着方舟外快速走去。

    “注意安全,小心有诈!”欧阳立旬焦急的跟在冰血的身后走到门口。

    而冰血却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微微一笑说道:“他们不会的。”紧接着冰血对着蓝弑地吼道:“蓝弑,驱动方舟跟着过去,找个安全的地方隐藏起来,随时随地把只赤子繁和常浩友拉进来。”

    “是,主人。”

    而外面的情况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了。

    原本赤子繁与常浩友是跟着家族去往曲沙宫参加奇宝光华会的,万千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被一个怪物给伏击了。六星中品的方舟都被那个家伙给毁掉了,更是上伤了他们一大半的人。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却无能为力。看着自己的父亲与长辈们挡在自己的面前与那个怪物战斗,自己却只能浑身无力的躲在这里,这种感觉让赤子繁痛恨的要死。

    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顿时笼罩在赤家与常家所有人的身上,让他们浑身一震,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在他们的心中升起。

    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黄沙中走出,因为飞沙的光芒,他们只能看到一个如同三层高楼一般高的巨大身影站在他们的前方。

    “不好,子繁快带弟弟妹妹们走。”

    赤博与常帆同时挡在了他们的前面,对着身后呆愣在原地的赤子繁一声大吼。同时启动自己的灵魂之凯。而两个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了一抹决绝的表情。

    “爹爹!”

    “老爹!”

    赤子繁与常浩友好像突然有了力气一样,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奋力的大声吼着。

    “哈哈哈,愚蠢的人类。速速成为老子的食物吧,做这些无用的抵抗,只会让你们死的更加的痛苦。”浑厚的声音从黄沙后传来,嚣张至极。

    听到那只怪兽的话,赤子繁的父亲赤博双眼狠狠一瞪,坚定的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家人,死都不会。”

    “哼!”

    一声响亮的冷哼响起,随即是一阵地动山摇的跺脚声响起。让赤、常两脚家的一阵东倒西歪,脸上纷纷闪过一抹绝望。

    难道……他们两家人今日就要毁在这个怪物的手里吗。

    就在此时那个巨大的身影向前移动了起来,“砰砰砰”巨大的落下声在天地之间向前,带给人们一种好像天即将塌了一般的感觉。

    “天啊,它过来了,它过来了。”

    “不要,不要。救命,救命啊!”

    两家人大惊失『色』,哪里还有刚刚的镇定,在面对将来到的死亡,没有人会不惧怕。

    “现在就统统去死吧!”

    完了蛋……

    这是此时所有人的唯一的想法,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呆愣在原地。当他们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更加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兴心中的恐惧已经占据了他们所有的心思,哪有还有去奋力一搏的能力。有的是一直木然,绝望和哀伤。

    这些感觉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他们的胸口丫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两颗巨大的拳头如同两座小山一样,带着一圈*的光波向着他们阴面而来。

    今日将会成为两大家族的末日吧,这时所有人的心里唯一能想到的。

    起码他们下了地狱之后不会孤单吧,他们两家本就不分彼此,下了地狱依旧不会分开。此时他们能做的就是如此安慰自己。也许这样能让自己的心好受一些。

    然而就在那两道强劲的好像可以摧毁一些的拳风即将到达赤、常两家人面前之时。

    一道紫『色』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突然挡在了他们所有人的面前,随即而来的是一道充满了阴冷之气的清脆声音。

    “水之怒涛,起!”

    一道刺眼的水蓝『色』光芒挡在了众人的面前,化作一面高大的水墙。原本不满黄沙漫天的四周突然变得清透了许多。

    “砰砰砰”几声巨响,在水墙后方响起,一股清凉的感觉洒向众人的脸上,让他们顿时清醒了许多。

    而刚刚好像就在他们面前的那两道拳光此时已经被那道凭空出现的水墙挡在了后面。

    “蓝弑,快!”

    清脆的声音从那面巨大的水墙下方传来,然而赤、常两家人还没有来得及去看救他们的到底是谁的时候,一个略小的方舟快速来到他们的身后,一个穿着蓝『色』长袍的男子冷着一张脸快速从里面走出来,对着目瞪口呆的赤、常两家人冷声说道:“快进去。”

    “阁下是?”赤子繁捂着胸口看着蓝弑,满脸的不解。

    不过,蓝弑此时可没有什么好心情去回答赤子繁的话,冷着一张脸,对着赤子繁吼道:“少废话,赶紧带着你的人进去。如果本王的主人因为你们而受伤的话,本王饶不了你们。”

    蓝弑的话让赤子繁一愣,不过此时却是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连忙带着两家人向着方舟走去。

    赤子繁登上方舟后,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再次听到了那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水之怒涛,去!”

    只见那面巨大的水墙突然向着另一边攻击而去,水墙如强劲的海『潮』一般,无情的攻击的着。

    当水流满满平静之时,方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沙漠之上,一个穿着一身紫『色』长袍的少年,冷冷的站在原地,四周的地面十分的狼狈,到处是巨大的沙坑。

    啸日魔猿布鲁斯震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小人儿,简直还没有自己手臂长呢,竟然将自己的双拳波给挡住了,不仅如此还能反击。

    而且布鲁斯看清眼前的那个小人之时,心中更为震惊。虽然他不是人类的,但是也见过不少人类的小孩。

    眼前的这个一身紫『色』长袍的小家伙竟然如此厉害。看样子是人类神宗师级别的。

    这一点让布鲁斯十分惊讶,但是对于阻挡了自己打劫乐趣的家伙,那么在布鲁斯的眼里就是该死的。

    “混蛋,你竟然敢打扰伟大的布鲁斯大王游戏,布鲁斯要将你活活撕碎。”

    哪成想,布鲁斯吼完这句话,那个人类的小家伙竟然满脸不屑的白了自己一样,这可是布鲁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事情。

    以前无论自己遇到什么样的人,对方都会被自己特殊的气势给吓唬住。还没有没有人敢如此跟自己面对面的叫嚣。

    冰血这样的态度让布鲁斯觉得十分的没有面子,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愤怒的一声大吼,举起双拳对着自己的胸口一顿猛烈的敲击,“砰砰砰”的声音震天动地,真的人头晕脑胀。

    冰血眉头一皱,眼中划过一抹阴冷。这头发育太过强悍的大猩猩,敲击胸口的动作绝对不简单。竟然可以『迷』糊人心,干扰人的大脑磁场。

    不过,好在冰血的精神力够强悍,所以不过是一瞬间的问题,就恢复了过来。

    看到冰血竟然没有被自己的特殊能力干扰,布鲁斯十分的以外,然而不等他震惊完,只见冰血一声冷喝:“铁翼、小乖出来。”

    紧接着一红一蓝两道光速突然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分贝落在了冰血的一左一右,化作两道庞大的身影,如同两只守护神一样,守护在冰血的左右。

    一只烈焰雄狮,一只变异地尊铁雄,在出现的一瞬间便恶狠狠的看着布鲁斯。那同为超神兽的气势让布鲁斯瞬间傻了。

    “我靠了,你哪里来了变态,两只超神兽。”布鲁斯瞪着一双大大眼睛看着冰血,惊恐万分。

    当然素来狂妄的布鲁斯自然不是害怕,他可是一只六星超神兽,自然不会去惧怕一个人类的孩子和两只一星超神兽。要知道超神兽的领域中,差一星都会有着很大的距离。就算是两只一起上,也不可能是布鲁斯的对手。

    他完全是被冰血的变态行为给吓到了。

    他见过的人类也不少,败在他手里的更是数不胜数。但是还从未见过一下子能召唤出两只超神兽的。别说是两只了,就是一只,他都没有见过。

    他本身就是魔兽,所以魔兽的高傲他自然比谁都清楚。超神兽就算是败给了人类高手,也不可能是契约。因为人类就没有驯服超神兽的本身。

    可是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这个场景彻底推翻了他所有的世界观,让他被冰血下的这道雷轰动目瞪口呆。

    一个这么年轻的神宗魔法师已经够让布鲁托震惊了,可是拥有两只超神兽的年轻神宗。

    他不是变态,谁还能被称之为变态啊。

    我靠……变态两个字估计就是为了这个小人类发明的吧。

    冰血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发呆惊讶的机会,冷着一张俊俏的脸,一股阴森的杀气顿时从身体内迸发而出,突然一声冷喝:“铁翼、小乖技能围剿。”

    铁翼、小乖得令,顿时飞身而起,一左一右围在了布鲁托的两边,随即两个巨大的光球出现在他们二兽的面前。

    “超神兽技能,终极禁锢。”

    “超神兽技能,地域之火。”

    而冰血冷冷的站在原地,双手快速打出几个复杂的手势,一个巨大的紫『色』雷电球出在了了面前,一声冷喝冲天而起。

    “无尽天雷,爆发吧!”

    布鲁托看着面前这三个丧尽天良的混蛋,一声怒吼:“我靠,要不要这么劲爆啊,上来就超神兽技能和终极魔法啊。”

    然而还未等布鲁托吼完,双脚下面突然出现了无数条藤条快速缠绕在了自己的双腿上。紧接着四周的空气变得异常灼热。还未等他撑起防护罩,天空之中突然霹雳巴拉的降下无数道雷电。

    这一连串的攻击让他毫无准备,打的他措手不及,更是凄惨连连。

    突然布鲁托十分后悔今天出来,他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么无耻的变态呢。

    布鲁托此时也顾不上被缠绕的双腿了,连忙抱着头逃窜,虽然腿上的藤条许多都被自己挣开了,但是上面的倒刺却让双腿受了不少伤。而且又要躲避随时随地攻击过来的火苗和天空中降下了雷电。不一会的公会,布鲁托身上的『毛』发已经被火和雷电攻击的惨不忍睹。

    就在此时,那个让布鲁托头皮发麻的清脆声音再次响起。

    “水之拟态,水燃激光炮!”

    原本还在到处逃窜的布鲁托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完全顾不得四周的火焰,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被冰血抗在肩膀上的奇怪家伙。

    明明是一个还没有自己手臂长的圆柱型东西,但是给他的感觉却十分的恐怖。

    紧接着那个圆柱型的东西前方突然迸发出一团十分刺眼的光芒,好像在吸收空气中的元素之力一样。

    下一秒便听到冰血一声冷喝:“水燃激灰袍,给老子轰!”

    布鲁托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一个巨大的光球从那个圆柱中发『射』出来,带着一股破竹之势,向着自己的攻击而来。

    “啊啊啊!”一声惨叫中布鲁托的口中发出,紧接着布鲁托巨大的身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碰”的一声巨响,布鲁托庞大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突然四周的风好像小了许多,连到处飞舞的黄沙都停了下来。

    可怜兮兮的布鲁托浑身是伤的躺在一个巨大的坑里面,吭吭唧唧的就是爬不起来。

    冰血收起刚刚用水系拟态制造出来的现代大炮,带着小乖与铁翼幽幽的走到了那个巨坑前,蹲在地上满脸戏谑的看着大坑里面的布鲁托。

    “喂,问你个事!”冰血看着那个趴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大猩猩,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

    布鲁托满脸委屈的转过头看向冰血,鼻子一抽,别扭的一扭头,不再看那个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变态。

    “说话!”

    冰血一声充满了帝王之威的声音让布鲁托浑身一颤,委屈憋着嘴看向冰血,小声说道:“我都……我都这样了,你有什么就说嘛。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你也不会答应啊。”

    “这倒是!”冰血双眉一挑,十分无耻的说道。

    其实……她就算突然恶趣味的想要逗逗那只大猩猩罢了。

    随即冰血接着开口说道:“臣服于我,我带你来开这片沙漠,如果不服……那么……”

    冰血刻意拉出了一个长音。

    那只笨醒醒果然上当,满脸好奇的看着冰血,轻声问道:“那么……又如何。”

    冰血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随即举起自己的小拳头对着布鲁托挥了挥,说道:“那么……小爷就我打到你服。”

    “你……你这个变态!”布鲁托骂完这句话,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认真的看向冰血说道:“你又不是驯兽师,你怎么可能驯服的了我。我可是六星超神兽。”

    “白痴,如果主人没有能力驯服你,你以为我们是如何跟在主人身边的。”小乖听到自己的宝贝主人被对方质疑了,当下便不乐意了,对着布鲁托就是一声吼。

    “额……”布鲁托瞬间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冰血,嘴角一抽,弱弱的问道:“你……你是帝王……帝王驯兽者。”

    冰血双眉一挑,十分自然的说道:“没错!”

    “我靠,你这个变态。这个无耻的大变态,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大变态。那你简直比我还魔兽啊。”

    听到这句话,冰血忍不住嘴角一抽,头上滑下一排冷汗。难道现在她已经从变态升级到了禽兽不如的变态了吗。

    冰血笑着跳到了布鲁托的身上,小手按在布鲁托的头上,心中默念驯兽解决,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便成功了契约了这只巨大的猩猩。

    当冰血刚刚飞身出了大坑后,只见一道刺眼的*光芒在大坑内发出。随即一声惊天吼爆发。

    “哈哈哈,老子晋级了,老子打破魔咒了。哈哈哈!”

    当光芒散去,只见一个长相魁梧却不是那张横肉满脸的帅气男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男子浓眉大眼,满脸的英气,一身黄褐『色』武士劲装包裹着魁梧的身材。身高差不多有两米五,只有一米七多点的冰血站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小孩子。

    “主人,布鲁托拜见主人!”布鲁托快步走到冰血的面前,单腿跪地,一脸的恭敬。

    冰血双眉一挑,满意的点了点头,其他的兽兽虽然比布鲁托俊美,但是多多少少少了几分粗狂的豪迈之气。而布鲁托却是有所不同的,高大的身材如同小山一样,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十分的健康。虽然长得高大,但是同样的英俊,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就好像太阳一样。

    “布鲁托你刚刚说什么破了魔咒了?”冰血疑『惑』的看着笑的一脸傻样的布鲁托。

    布鲁托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失落的说道:“我们族的兽兽们在成年以后,也就说神阶之后都会化为人形,但是只有我没有。所以我被族里面的巫师大长老定为是被魔咒诅咒的兽,父母都不要了,便被赶了出来。成为了全族的耻辱,我便再也不敢回去了。一直在外面流浪,也无法在回到兽族群。只能带在没有人的地方。”

    冰血皱着眉头,眼中划过一抹阴冷,冷声咒骂道:“狗屁的魔咒,你不过是血脉发生了变异罢了。现在不也是可以化为人形了。”

    布鲁托满脸感动的看着冰血,这是他从成年之后唯一一次感受到温暖,他觉得,他的生命中将会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而变得不再黑暗,充满阳光。

    “主人,谢谢你。我布鲁托此生只为主人一人而活。布鲁托能遇到主人是布鲁托的三生之幸。”

    冰血微微一笑,拉过布鲁托的大手,温柔的说道:“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布鲁托,从此以后你将不会是孤单的,你有我们这些家人的陪伴,我们永远都不会抛弃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站在一起,成为你最坚强的后盾。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族人将会为失去你而后悔一生。”

    布鲁托眼眶通红的看着冰血,突然一声嚎叫:“哇啊呜呜呜呜,主人,布鲁托*你,布鲁托好*你啊!”说着就要往冰血的怀里扑去。

    冰血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说时迟那时快,小乖与铁翼快速一左一右的架住了嚎嚎大哭的布鲁托大声吼道:“布鲁托你个莽夫,你那么大的体格,你想压扁主人吗。”

    小乖满脸无奈的看着布鲁托,嘴角一阵猛抽,不过却没有制止住布鲁托的行为。

    而铁翼憨憨的声音却让布鲁托浑身一震。

    “布鲁托,你不能好*主人的。因为紫老大会拆了你的,还有如果你压伤了主人,所有兄弟都会咬死你的。”

    这道憨憨的声音刚刚落下,只见布鲁托顿时僵硬在了原地,瞪着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铁翼,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你说那个紫老大,可是契约空间中那道强悍道无法想象的领域中过的兽吗。”

    “没错!”铁翼满脸自豪的看着布鲁托,好似能跟紫冥成为一家人,是他多么大的骄傲一样。

    布鲁托听完这句话,再次咽了一口口水,满脸委屈的看着冰血,小声的说道:“就算这样,人家还是……还是很*主人的。”

    “噗!”冰血被这句“人家”吓得一口口水喷的出来,额头一排黑线。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对着布鲁托说道:“布鲁托你先进魔蓝之戒中吧,你伤了那两家那么多人,他们一定会记恨你的。你先进去,省的麻烦。”

    “是,主人!”布鲁托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跟着小乖与铁翼一同进去魔蓝之戒内。

    冰血用神识扫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方舟的位置后,快速闪身向着方舟的地方飞奔了过去。

    当冰血走进方舟后,看到赤子繁等人正在里面满脸焦急的等待着。

    早在赤子繁走进方舟看到欧阳立旬之后,便知道那个救了他们的人是冰血。心中更是焦急不已。在他看来连他父亲和常伯父都无法对付的魔兽,冰血小小年纪根本就是去送死。

    当他想要再次冲出方舟去找冰血的时候却被欧阳立旬跟拦了下来。接着就是十分煎熬的等待。

    终于在赤子繁看到冰血的身影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心齐,你没事吧!”欧阳立旬走到冰血的身边,上上下下大量了冰血一番,这才舒了一口气。

    其实他有何尝不担心,但是他却选择相信冰血,相信她绝对不会出事。

    冰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你放心。”

    “心齐!”赤子繁满脸紧张的看着冰血,在看到她真的没事之后,眼中升起了一抹震惊。

    冰血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后,开口说道:“我没事,多亏了赤家主与常家主在之前耗费了那头魔兽许多灵力,我又是偷袭的,所以在成功将他击跑的。”

    “那头魔兽已经跑了!”常家主有些担忧的看着冰血。生怕那头魔兽在跑回来。

    冰血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错,常家主不用担心,他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尝尝的舒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出现了几分红润。

    冰血看着狼狈的众人,随即单手一挥拿出一瓶疗伤中的丹『药』,交给了赤子繁说道:“你将这瓶丹『药』给受伤的人服下,休息一个晚上就没事了。”

    赤子繁看着手中的丹『药』,感觉的对着冰血笑了笑:“谢谢你,如果没有你。今天估计就是我们两家的末日了。”

    冰血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你在库洛城处处向着我讲话,我帮你也是理所当然。”

    “不,这是救命之恩,跟我之前做的那些根本无法比。况且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赤子繁看着冰血,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两次的救命之恩让他觉得,自己欠冰血的越来越多。更何况,这次是两家人的命,更是非比寻常啊。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们家人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里房间不多,可能要委屈你们几日了。”

    听到冰血这么所,赤、常两家人更是不好意思,连忙笑着摇了头。

    “无碍,无碍的。还能活着就是我们最大的幸运了,今日多亏了心齐阁下的救命之恩,我们两家日后定会全力报答阁下。”

    “赤家主客气,我与赤子繁怎么说也是朋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冰血笑着看向大家,接着让黑鳞带他们去房间休息。而冰血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冥想。

    虽然刚刚看起来自己赢得十分简单,但是那两个魔法都是需要耗费庞大的灵力与精力去支撑的。而且这次是她第一次拟态现代武器去作战,精神力耗费更加的庞大。

    这一休息便是整整三天的时间。

    三天后冰血从房间内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守在门口的赤子繁,微微疑『惑』的一下,开口问道:“赤子繁,你怎么在这里,没有去休息。”

    刚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赤子繁根本没有注意到冰血的出现,当听到冰血的声音后,吓了一跳,快速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冰血:“心齐,你出来了。”

    “嗯!”冰血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怎么了?”

    “额……没什么。就是看你三天都没有出来,所以有些担心。”赤子繁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尴尬的说道。

    冰血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赤子繁原本是一个比较冷酷的少年,但是在自己面前总是跟没有长大的大男孩一样,特别喜欢害羞。

    “我没事,就是这几天在调息罢了。”冰血带着赤子繁走向餐厅,边走边说道:“你们这次怎么这么多有人一起出来,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赤子繁摇了摇头。

    而此时他们两个人已经走到了餐厅,常浩友与欧阳立旬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除了他们还有几个常家与赤家的几个年轻人。其他那些长辈估计是耗费了太多的灵力与体力此时还在调息中。

    “心齐,子繁你们来了。”常浩友看到冰血与去找冰血的赤子繁的身影,立刻开心的站起身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冰血:“心齐,你没事了吧。”

    “嗯!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冰血点了点,微微一笑。

    然而迎接她的将是十几道充满了崇拜仰慕的目光,看的冰血嘴角一抽,满脸的无奈。

    这两家人此时已经完全拿冰血当成了自己的偶像,特别是几个姑娘,再看向冰血的眼神那是各种娇羞,各种仰慕,各种崇拜。有的恨不得现在就去求婚,看的冰血和欧阳立旬几个人都十分的汗颜。

    这不,冰血刚坐下,赤子繁的亲妹妹,赤子敏便走到了冰血的面前,小脸红彤彤的给冰血盛饭。那脸红的,冰血都怕她突然脑淤血,就这么憋过去了。

    有些尴尬的接过赤子敏递过来的饭,冰血微笑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谢谢赤小姐。”

    这一声谢谢让赤子敏的脸更加的红了起来,低着头不敢去看冰血,但是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与自己心仪之人说话,踌躇了一会,小声的说道:“不……不客气。”说完便快速跑到了自己哥哥的旁边坐了下去。

    冰血嘴角一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相对于冰血的无奈,那边的欧阳立旬与蓝弑、黑鳞三个就更加的无奈了。

    看着冰血的眼神中写着满满的都是:“你这个祸害,明明自己就是个女人,竟然还去祸害女人。太无耻了!”

    冰血看着那三货的眼神,嘴角一抽,狠狠的翻了白眼:“这事怪她吗,根本不怪她好不好。她根本就不是故意的。况且她有没说自己是女人,是那些人没有看出来。千代茵师姐怎么就看出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的眼睛有问题。”

    “对着,心齐。你们现在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突然觉得气氛十分尴尬的赤子繁硬着头皮开口打开这份尴尬,因为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份尴尬是自己妹妹造成的。可是至于为什么,他却的想象到不到了。

    “我们啊!”冰血有些『迷』茫的看向赤子繁,其实她也不知道。

    她这次匆匆忙忙告别百里均,就是为了去追爸爸的。但是说是去追,却完全没有任何头绪。从百里均哪里出来后,分岔路就有好多条,她根本不知道爸爸是从什么地方离开的。所以她只能『乱』走一条去追,或许此时她已经跟爸爸走了相反的方向。

    “我也不知道。”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有些失落的说道。

    看到失落的冰血,赤子繁心中顿时一阵不舍,连忙开口说道:“不如你们跟我们去曲沙宫参加奇宝光华会。”

    冰血疑『惑』的看着赤子繁,开口问道:“曲沙宫参加奇宝光华会是什么?”

    “是幻景地域中十分有名的一项盛世活动,地域中各大势力都会前去参加,十分的热闹。无论是大势力还是中小型的势力,又或者是散修都户前去的。”

    赤子繁有些兴奋的看着冰血,仔细的讲解着。

    而冰血眉头一皱,看着赤子繁说道:“你是说,许多势力都会去。就连散修也会去。”

    “没错!”赤子繁点了点头,不明白冰血眼中的激动到底是为何。不过看样子冰血应该会跟着他们一同去。

    想到这里,赤子繁心中更加的开心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跟冰血分开。

    其实如果不是这次他们家族要去参加曲沙宫参加奇宝光华会,他早就跟常浩友计划好要出来找冰血的。没想到,他们还真是有缘,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而且又让冰血救了自己一命。甚至还加上了他一家人。

    而冰血此时可没有注意到赤子繁的激动,她低着头仔细的思考着。心中带着几分纠结。

    她并不知道父亲去往的方向,这要胡『乱』找,很有可能离他越来越远,不如就往人多的地方走,也许父亲也会去参加那个什么盛世的。

    不过赤子繁接下来的话,让冰血的心再次一痛。

    “对了,心齐。如果你要是跟我一起去的话,最后带着面具,不仅仅是你,还有欧阳兄最好也带上面具。”

    “带面具!为何?”冰血惊讶的看着赤子繁,十分的不解。她好像很久没有带面具了。上一次带好像还是在妖月佣兵团的时候。

    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吧,为何还要带,而且还是赤子繁跟自己的说道。

    赤子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冰血和欧阳立旬说道:“因为你们在库洛城的比赛已经在整个幻景地域都出了名,现在地域中可是有好多势力盯上了你们,而且在到处找你们呢。如果你们无意加入任何一个势力的话,最好不要让他们发现你们的身份。”

    然而冰血在听到赤子繁这句话后,竟然愣住了,惊讶的看着赤子繁,有些激动地说道:“你是说……我的名字……已经在整个地域传开了。”

    “是啊!”赤子繁有些不解的看着冰血,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然而冰血却没有时间去理会赤子繁的惊讶,呆呆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心齐!”

    赤子繁唤了冰血几声,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担忧的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

    而欧阳立旬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走到冰血的身边,蹲下。心疼的看着这个总是用坚强包装自己的女孩。

    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男扮女装最成功的女孩吧。可是又有几个女孩喜欢将自己的美丽伪装在这幅有着勇敢强悍坚强的男人名词下呢。

    母气说过,没有一个女孩不喜欢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逛街,去买自己的喜欢的首饰与衣服。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却强悍到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她的真实『性』别。

    她又没有男装狂热症,又怎么会喜欢天天包裹在这身男装里面呢。

    她这么做只是想要提醒自己要时刻坚强,要勇敢的向前罢了。

    而她这么做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的爸爸,找到自己的家人。就只是为了想要一个完整的家罢了。

    突然欧阳立旬有些痛恨冰血的那个父亲。为何会让一个好好的女孩变成这个样子。变成让男人都惧怕,让男人都自行惭愧的女孩。

    “心齐!”欧阳立旬轻柔的握着冰血的双手,却发现那双白皙纤细的小手此时异常的冰冷。

    “立旬,我的名字已经打出去了。他应该听得到的,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来找我,而且明明遇到我了,却始终不肯『露』面,还跑了。他真的……”

    “不会的!”欧阳立旬快速打断了冰血的话,坚定有力。认真的看着冰血的眼前轻声说道:“你这么优秀,他怎么可能不要你呢。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然一定不会不来找你的。相信我!”

    “真的吗!”冰血皱着眉头,眼中带着满满的『迷』茫。

    “嗯!真的!”欧阳立旬微微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相信我,是真的!没有人会舍得离开你,更加不会不要你。你更要相信他,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你。”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却依然不敢相信。

    父*,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虽然义父很疼他,但是不一样啊。

    此时整个餐厅内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哀伤,所有人都不在讲话,只是轻轻的看着冰血,静静的陪着她。

    他们多少已经猜出了冰血与欧阳立旬之间对话的意思。

    以冰血的实力,他们不难看出她背后必定有着一个十分厉害的家族,才能培养出如此优秀变态的天才。但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出名,定然是因为家族隐世的缘故。毕竟隐世家族在整个幻景地域也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她才没有被地域中的人发现,而这次出来应该是为了找人的。听他们二人的口气,应该是来找父母的。但是却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找到。

    一个孩子,无论她再怎么强大,再如何的坚强,她都是需要父母的呵护与温暖的。

    与男女无关。

    所以就算冰血此时表现出脆弱的神情,也不会有人去笑话他,反而会心疼她。

    “心齐!”赤子敏轻轻的来到冰血的身边,温柔的看着她,轻柔的说道:“你别担心,无论你要找谁,我们都会帮你的。虽然赤家与常家在地域中的地位不是数一数二,但是我们人多力量大,一定可以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向眼前这个双眸都透着善良的女孩,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嗯,谢谢。”

    却没有想到,冰血这一温柔的笑容,让赤子敏再次红了脸,害羞的低下头,却不再往自己哥哥旁边躲了。

    而原本还有些郁闷的欧阳立旬在看到这样的场景后,只想扶额长叹。

    这丫头太妖孽了,连女人都勾搭。

    接下来的日子还算热闹,每个人都在方舟上坐着自己尽力而为的事情。

    而做饭菜的工作大多数都是那个看起来温温柔柔娇小玲珑的赤子敏和几个女孩负责的。

    只不过有的时候这几个女孩的暗地里斗法,让一群人头疼不已。当然这里面的人肯定没有那个缺根弦的冰血。

    对于冰血的这个方面,连她的那些兽兽们都无语了。

    长达十多天的旅程,让这些本就活泼好动孩子憋坏了。冰血决定将方舟停在一处树林内,让大家可以下来休息一下。

    毕竟总是被关在方舟内,也是很郁闷的一件事。

    “子繁,你说的那个地方离宏城有多远!”冰血靠在大树下方,看着另外一边的赤子繁问道。

    赤子繁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大概也就十多年的路程吧,当然要乘坐方舟。”

    “这么近啊!”冰血嘴角一抽,好吧,她对于幻景地域的版图分布真的很不了解。而且她很讨厌看地图。

    赤子繁早就知道会这样,无奈的笑了笑:“两个都城都是十分繁华的,而且是幻景地域数一数二的都城,所以相邻较近。听说两个都城的城主是兄弟,所以不喜欢距离太远,当年便一口气将隔绝了他们之间距离的小都城都攻陷了。”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对了,你要去宏城?”赤子繁学着冰血的样子靠在树干上,随意的问道。

    “嗯!去找我家人!”冰血此时已经不再说玄和暗夜是伙伴朋友之类的了。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自己的家人,这个是不会改变的,那么有何必去说是朋友呢。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边平静安宁的闲聊着,那边几个胡娘在欢快的踏着青,经过了生死之结,每个人都好像重生了一样,心也放的更开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真实,彼此之间的感情也愈发的牢固。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共患难的情谊吧。

    正当所有人都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安详之时,赤子敏的一声尖叫顿时惊醒了所有人。

    “啊!”

    一声尖叫从不远处的小河边传来,让冰血猛地睁开双眼,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这次她根本没有用什么武步,而是直接用的是瞬移功法。

    冰血在说有人动身之前,便已经来到了赤子敏的身边,单手一揽,一把将刚刚矮小的赤子敏揽到的怀里,一双尖锐的眼眸猛地看向下方的河流。

    赤子敏浑身颤抖的将头窝在冰血的怀里,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不过在发现搂着自己的是冰血之时,刚刚心里的那份恐惧感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一股强大的安全感笼罩自己,让她整个人满满的安静了下来。

    而冰血根本没有察觉到此时她与赤子敏的状态,毕竟在她看来自己搂着一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本来就是女人嘛,搂着一个形同『性』别的女人,谁敢说不正常。

    可是在外人看来就十分,特别,很是不正常了。

    站在他们后方的欧阳立旬“啪”的一下,抬手拍子了自己的额头上,头顶一排黑线。

    欧阳立旬无奈的走到冰血的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你看!”冰血指着下方的水流,表情十分的淡定,但是她能淡定,但是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能淡定了。

    跟着欧阳立旬走过来的还有赤家、常家的其他人。

    众人看到下方河面上漂浮的那些碎肉和内脏之时,顿时脸『色』纷纷一白,有的甚至回过身躯一阵狂吐。

    就连欧阳立旬都眉头一皱,原本红润的脸上瞬间变得惨白一片。

    所以此时除了冰血、蓝弑、黑鳞意外,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就连那两位家主都齐齐皱着眉头,强压下那股突然翻涌上来的反胃感。

    估计除了冰血他们意外,没有人会在看到那些血淋淋的碎肉以后,还能如此淡定的吧。

    虽然他们基本都杀过或者伤过人,但是就算是杀,也是干干脆脆的杀。绝对不能弄得如此残忍血腥,所以在看到这样的场面之后,难免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魔兽厮杀吗?”赤子繁皱着眉头,脸『色』有些苍白,与常浩友互相拉着,勉强的去看下面的情况。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魔兽,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只有魔兽才会如此凶残。

    可惜冰血一句斩钉截铁的话,断了他的幻想。

    “不是,是人类!”

    “人类,怎么可能?”常浩友瞪着一双大眼睛,满是惊讶的看着冰血。

    而冰血却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些都是人类的内脏和碎肉,跟魔兽的完全不同。虽然没有看到头,但是我依然可以肯定那是人类。而且动手的也是人类。”

    “心齐小友为何如此肯定!”常家主面『色』凝重的看向冰血,疑『惑』的问道。

    冰血冷冷的转过头,看着常家主,冷声说道:“经验,就凭我的经验。”

    顿时一阵倒吸声响起,在也没有人去问冰血到底是什么经验了。无论是杀人的经验,还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经验,他们都不太想知道了。

    这时冰血轻轻的拍了拍怀里的赤子敏,接着将脸『色』还有些白的她轻轻的送到了赤子繁的怀里。

    随即冰血缓缓的蹲下身,对着下方的河面单手一挥,一道小水流冲天而起,正好将一片碎肉冲到了冰血的面前。

    “你做什么?”常浩友满脸惊恐的看着冰血,想要去阻止,又不想碰那些恶心的东西。

    然而冰血却满脸淡定的转过头看向常浩友说道:“当然是看看何人所为了。”

    说完,冰血便不再理会那些吃惊的人,冷冷看着地面上的那块碎肉。这样的刀法十分精湛,虽然还打不到完美的地步,但是却比一般的刀客高出了许多。

    先前第一眼看到之时,冰血还以为是玄或者是暗卫所谓,因为据她了解也只有自己身边的那些个才有这样的能力和*好。当然她是不会承认,这个*好是自己传给他们的。

    但是在仔细看过后,冰血可以肯定这个凶手不是自己的人。首先可以确定不是玄和暗夜,因为碎肉上的刀痕与他们惯用的手法不同。更加不是紫级班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惯用的手法,自己一看便知。

    紫级班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冰血还以为他们会变态到用这个方法来通知自己他们的位置,不过冰血算是下瞎『操』心了,他们应该……可能……大概……没有这么变态吧。

    好吧……想到这个,连冰血自己都无法肯定了。

    ------题外话------

    想看爆发,要乖乖投票哦!吼吼吼吼!

    <h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