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二〕〔万更〕继续点火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天啊,怎么会这样,那些针是怎么进去的,完全没有看到!”

    “墨心齐阁下威武,墨心齐阁下加油!”

    “墨心齐打败他,打败他!”

    四周一瞬间爆发出的喧嚣声、呐喊声不断的冲刺着平凡男子的耳朵,此时的他脸『色』早已呈现出一片青黑『色』,但是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警惕的看着漂浮在细针,心里一阵发『毛』。

    “我靠,这小子是怎么做到了?”火坷手一抖,狠狠的掐在了叶亿的大腿上,然而此时的叶亿早已顾不得腿上的疼痛,也许根本没有察觉出来,满脸惊诧的看着擂台的上空,就连他都没有看清那些细针到底是如此出现的。

    而冰血此时依旧一脸淡然的站在平凡男子的身后。缓缓的举起右手,五根手指竟然呈现一种张开状态,当她微微动动五根手指之时,那浮现在平凡男子四周的百来根细针便跟着动几下,一副蓄意待发的样子。

    “现在说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何会突然盯上我!”冰血轻飘飘的来到了平凡男子面前,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双眸一片阴冷。

    平凡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双眼不断的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咬牙切齿的对着冰血,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冰血的问话一般。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不说……没关系!”[]恶魔很倾城520000

    冰血声音刚落,只见她举着的手中,食指轻轻向前一动,随即一声闷哼从平凡男子口中发出,只见连根细如牛『毛』的细针此时正『插』在平凡男子的脸颊上。

    然而最终众人锚固送上的事情,那平凡男子的脸竟然突然以细针为中心向着缓慢的向着四周溃烂。“啊!”一声惨叫冲出天际,平凡男子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脸上传来的剧痛,他只感觉到半张脸都是火辣辣的疼,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敢动一下,因为那些围绕着自己四周的黑『色』细针,已经完全将他包围在了中间,他的身体此时距离那些诧异的黑『色』细针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只要微微动一下,便会碰到漂浮在身体四周的细针。

    顿时一片倒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有些眼尖的顿时发现了细针的不同,针头处泛着的点点青光……那……那莫非是……毒!如果不是毒,那么该如何解释细针刺入平凡男子脸上后,造成的大面积腐烂。

    毒……竟然出现了能让一名天阶高手有效的毒。

    太……太变态了!

    “你……你竟然用毒!”平凡男子满脸狰狞的瞪着冰血,颤抖的声音足以证明他此时有多疼:“比赛不允许用丹『药』!”

    “切!”冰血不屑的白了一眼平凡男子,接着说道:“大会只说不可以用丹『药』,我这种毒可不是丹『药』,而是毒『液』,毒『液』懂吗!跟大会的规则范完全不冲突,所以干嘛那么大惊小怪啊!还真是没见识!”

    “你……”平凡男子被冰血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的瞪着冰血,真是恨不得用眼神杀死眼前这个让自己恨的牙痒痒的臭小子。

    冰血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阴冷的看着平凡男子,再次问道:“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平凡男子咬着牙瞪着冰血,眼中闪过一抹犹豫。

    “还不说啊!”冰血双眸中突然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身体突然迸发出一股邪气,带着几分阴森诡异感觉袭向平凡男子。

    只见冰血高举的五根手指微微一动,那围着平凡男子四周的细针再次跟着向前轻轻一动,期间甚至已经离平凡男子的身体只有一毫米的距离,这样的场景再次引来了一阵倒吸气声。

    此时四周看台之上鸦雀无声,好似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突然冰血右手食指再次一动,一个细针突然刺进平凡男子的耳垂,不到两秒钟的事情,平凡男子的整只右耳快速溃烂。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随即而来,让四周的人听了背后泛起阵阵凉风。

    平凡男子此时已经满脸煞白,额头上布满细细的汗珠,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却依旧不敢动一下。[]恶魔很倾城520000

    “还要吗!”冰血那略显空灵的声音此时在平凡男子耳中活脱脱的成了地狱而来的勾魂曲,第一次……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恐惧。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怎么会有这么空气的阴森之气,她到底是怎么成长起来了!怎么感觉……这人从小到底根本不是生活在人类的正常世界里,而是……而是根本就是在地狱中成长起来的,不然怎么会给人一种如此恐怖的感觉。

    “说!”一道冷如谷底的声音突然夹着一股极为强悍的攻击力冲入平凡男子的脑海中,随即一阵难忍的刺痛感在传入脑海中,平凡男子只感觉眼前瞬间出现一片漆黑,脑子嗡的一声,身体又不控制的向后退了一步,顿时冲击在了漂浮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细针之上,随即一片火辣辣的剧痛感从后背传来,就算不去看,平凡男子也已经猜到了,他此时的背后绝对已经出现一大片的溃烂了。

    平凡男子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双眼萎靡的看着冰血,喘了一口气说道:“你……你杀了老夫的儿子,让老夫丢尽脸面,所以老夫要你死!”

    “你儿子!”冰血双眉一挑,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说实在的她杀的人不少,鬼知道那个倒霉蛋是这老家伙的儿子的啊!

    平凡男子见冰血竟然完全不记得了,顿时呼吸一滞,一口气卡在胸口,险些让他忍不住在退几步。狰狞的看着冰血,恶狠狠的说道:“白飓华!”

    平凡男子那咬牙切齿的三个字吐出后,好似用了他浑身的力气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眼恶狠狠的看着冰血,眼底伸出带着一抹不甘的神情。

    冰血听后微微一愣,随即一个嚣张的嘴脸在脑海中划过。冰血瞬间想起了这白飓华到底是何身份!原来是那个被自己阴了一下,最后被魔兽群分尸的光明神殿倒霉蛋。

    这么说来……

    “你是光明神殿红衣大主教……白遂!”

    “没错,老夫正是光明神殿的红衣大主教白遂,识相的赶紧放了本主教,如若不然……你就等着被光明神殿追杀吧!”平凡男子满目凶残的看着冰血,一股杀气突然迸发而出。

    然而冰血再看平凡男子之时就好的眼神却显得十分的淡然,对于平凡男子的威胁根本完全不单一回事儿,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嘴角的冷笑中竟然让人感觉到了一抹肆虐的阴冷感。

    “白痴!”淡淡的两个字突然从冰血的口中吐出,带着浓浓的嘲讽:“光明神殿,本少就从来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过!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

    “你就安心的去吧!放心……过不了多久,你们整个光明神殿都会去陪你的!”冰血刚刚说完,右手猛地一握,只见那群漂浮在平凡男子四周的细针瞬间刺入平凡男子体内。

    一声崩溃式惨叫破天而出,带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

    “砰!”的一声,平凡男子整个人以一种直线坠落的方式从半空中跌落到地面上,整个人蜷缩在擂台之上,止不住的颤动着,从头到脚,所有的地方以一种右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放生这腐烂,几个呼吸间竟然变成了一副白骨!深深白骨就这样大刺刺的摆在擂台之上,下方没有任何血迹与残肉!就连衣服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那一具让人『毛』骨悚然的森森白骨!

    整个广场内一片死寂,在冰血结束战斗之时,暗夜、怪妖、火云、闻人熙然、叶冰熏几个人同时解决了对方。

    在裁判还没有上场之时,冰血便对着另外的那个人单手一挥,几张人皮面具瞬间从那几个人的脸上飞落,『露』出了一张张与参赛资格的年龄不符的面容。

    冰血的动作让裁判和评判台的几个人微微一顿,他们这次机会训斥冰血,比赛之上竟然违反规则杀人『性』命,但是在看到这样的场景后,几个人脸『色』不太好的放弃了刚刚的想法。

    这时冰血环顾四周,淡淡的扫了看台之上的众人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到了擂台下的裁判身上,冷声说道:“这几个人是光明神殿的人,他们蓄意谋害参赛人员的『性』命,企图破坏这届庆丰节,虽然他们到底是存在的什么心里,本少不知道!但是这几个人的身份便已经证明本少口中的话到底是真是假!”随即冰血再次挥出手,一阵清风徐过,地上的那几个血人身上的长袍瞬间破碎,『露』出了腰间的光明令!

    这个光明令绝对可以证实了这几个人的身份。

    要知道庆丰节并没有说光明神殿不可以参加,借给南叶国皇室一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将光明神殿的人拒之门外,早在之前他们便已经向光明神帝发出了邀请函,但是在比赛开始之时,他们都没有看到光明神殿使者的影子,本因为光明神帝的人不会来参加了!然而……却完全没有想到!光明神殿的人来了,而且不仅仅是来了,竟然还跟他们玩起了变脸和换老还童!

    “我靠,真的是光明神殿的人!亏得老子之前还很信奉光明神,他们的人竟然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来!”

    “妈的!什么狗屁光明神殿,根本就是一群无耻小人!”

    “没想到啊,光明神殿竟然能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

    一声声咒骂,一道道指责纷纷指向光明神殿。站在擂台之上的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早已死绝的光芒神殿的几个人,双眸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随即消失不见。

    在裁判一声哨鸣后,比赛正式结束!虽然冰血几个人杀了人,但是因为对方图谋不轨,企图杀害参赛人员,所以评论员一致认为冰血六人晋级!

    比赛继续!

    冰血六个人的团体赛结束,但是上一场的余热依旧盘旋在广场上空,时不时有人偷偷瞄一眼下方的几个人,然而此时冰血几个人身上再也找不到刚刚的爆裂之势。一个个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满脸淡然的看着擂台上的比赛,这样的转变反倒让那些时刻关注着他们的人有了几分不适!

    接下来的团体赛上虽然依旧战意弄弄却少了几分让众人激动的情愫在里面,广场上也少了几分激烈讨论的热闹。

    团体赛结束后,便是五天后的单人半决赛,而获胜的三支队伍正式进入到了庆丰节前三强的名单内,其中自然有众人瞩目的冰血一组。

    众人离开广场之时,已经看不到冰血几个人的身影,只剩下紫级班的二十几个人满『色』淡然的向着酒店飞驰而去,而冰血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竟然无一人察觉。

    当天晚上一个重雷再次袭击了越发热闹的帝都。

    皇城领侍卫内大臣拥兵自重,秘密集训近五万的普通士兵在距离皇城千里之外,太子殿下亲自带兵前去围剿,将以领侍卫内大臣为首的十来个重要官员全部收监问审,当晚领侍卫内大臣口中喊冤却在半个时候后在天牢内畏罪『自杀』。

    两天后六皇子率领重兵将内阁学士的府邸团团围住,在其书房内收到一首蓄意煽动民众的藏头诗百来首,内阁学士在被带往大牢的路上与士兵发生激烈的对抗失败后,竟然以自爆的悲烈形式结束了这场对决!其中竟然伤了数百名皇城皇城士兵。

    庆丰节团体赛的前一天,皇宫失窃,皇家传承之宝,一把高级圣阶幻器剑光神玉。当天晚上竟然在太子府邸的密室被找到同时还有一件金黄龙袍及假玉玺一枚。在太子寝宫找到一支蕴含黑暗系魔法元素的巫蛊小人,里面竟然是南叶国当今皇帝的生辰八字!皇帝大怒,当晚召集众臣扯了南傲云的太子之位,废了修为剔除皇籍,永世不得入帝都!

    事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南傲云之母,南叶国的皇后娘娘伤心至极,跳入御花园荷花池,救治不及,损命!

    这皇家的种种丑闻,南叶国官员的各式劣迹,让整个帝都笼罩在了一股人心惶惶的气氛中,好似突然一朵乌云压了下来一般,就连空气都变得压抑了起来。再也看不到了往日热闹繁华的景象,那么普通百姓一个个躲在家中闭门不出,官员们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出事的便是自己。而那些豪门望族一个个升起了一个观望的态度,坐看皇家的这场大变故!

    然而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人为,没有人知道,更加没有人去猜测。一旦弄不好,下一个倒霉的可能就是自己,这个时候选择自扫门前雪才是最好的办法。

    “老大!”一阵风传来,怪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院子里,一脸邪笑的看着冰血。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侧过头看向怪风,双眉一挑。

    “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已经为了太子之位开始正面交锋,现在这三个人就差聚众在皇城广场内来个群殴之战了。而南叶国那几个人王爷,南列亚、南列禹听从了南傲井的却说推出了这场战斗。叶家始终都保持着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就连异姓王叶萧津也找借口几天不去皇宫了!那个老皇帝现在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体内的毒素攻心,没有几天好活了!”

    怪风满脸仰慕的看着冰血,心中那叫一个激动啊!估计外面那些吵疯的人死都想不到,南叶国这些事时日的种种事件都是他家老大墨心齐一手『操』控。他们可是从比赛开始就在帝都到处点火,此时整个帝都被他们搅和的好似掉进了一个大火炉里面一样,而这场大火的主创人却在这帝都唯一清凉的地方闭目养神。

    估计那些人知道,死的能气活过来,至于活的嘛……吐血三声,然后不是『自杀』就是杀过来。

    “老大,我们何必那么麻烦,看皇室不顺眼,只见杀过去就好了!我们要灭掉一个皇室,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就算皇室有三大高手又如何。我们的神兽军团根本完全不惧他们!”怪灵突然飘到了冰血的身边,蹲在躺椅旁边,那张怎么看都有些呆木的脸上竟然难得挂上了一抹好奇。

    冰血满脸诧异的转过头看向怪灵,抬起手在怪灵的额头上探了探,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嘴角一抽,认认真真的看着怪灵说道:“怪灵,你很好奇!”“嗯!好奇!”空灵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热络的感觉,但是却很难让人察觉出来。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怪风,发现他此时也满脸惊讶的看着怪灵,冰血双眉一挑,转过头再次看向怪灵,有几分僵硬的说道:“玄想要南叶国皇室,那么我们自然不能只见灭了。况且我们如果攻打锡林国的,自然要利用南叶国的名号去打。大陆上的国家分布最大的便属南叶国和锡林国,而光明神殿一直作为大陆平衡使,一旦有势力想要攻打其中一个国家的皇室的话,光明神殿必定会有借口从中阻挠。我们虽然不怕光明神殿,但是此时还不是跟他们证明冲击的时候。而如果国家与国家打的话,只要出师有名,那么光明神殿纵使想要出面,也没有任何借口,毕竟名誉可是那些神棍最重要的东西。”

    怪灵带着几分懵懂的眼神点了点头,缓缓的站起身,刚要消失,便被身边的冰血给拉住了。

    冰血拉着怪灵,嘴角一抽,轻声问道:“怪灵,你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怪灵愣愣的看了冰血几秒钟后,接着说道:“怪灵跟冰熏打赌,冰熏说老大是为了大陆统一,所以皇室的外壳还是要有的。怪灵说老大是为了玄少的哥哥,所以想要将皇位拿下来给玄少的哥哥!”

    “额……”冰血微微一愣,满脸惊讶的看着怪灵。

    这边的怪风突然一声怪叫,惊讶的吼道:“我靠,两个木头竟然也会打赌来玩了!竟然还是这么高难度的问题!”

    怪灵缓缓的抬起头,双眼幽幽的看着怪风,一句话不说!

    “额……别着兄弟!”

    怪风话刚落,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向着空中飘去,而他自己就好似做到了一个气球中一样,在半空中不断地翻滚,口中还不断的叫嚷着:“老大救命!怪灵这呆子要把本少送到哪里去啊!”

    怪灵和冰血理都不理半空中那个鬼吼鬼叫的怪风,对视着不说一句话。

    最后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怪灵依旧是怪灵,没必要的时候绝对不会开口说一句话,在知道对方一定会说的时候他更加不可能开口说话了!

    怪灵现在看着自己,冰血自然知道他想从自己这里听到什么,就是这因为知道……如果自己不开口,怪灵能在这里跟自己对视一个下午。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你和冰熏都没有错!将锡林国皇室灭了之后,自然要合并过来的!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手皇室的将会是玄的哥哥!”

    怪灵看着冰血,僵硬的嘴角微不可寻的向上勾了勾,估计也就只有冰血可以得到怪灵的笑容了!额……虽然就算是怪灵笑了,一般人也很难看的出来。他的笑跟暗夜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还不一样,而是一种特别飘渺空灵的浅笑,就跟……空气一样!

    “你和冰熏用什么打赌!”冰血突然有些好奇,这一个好像空气烟雾一样飘渺的人和另外那个好像一根木头似的天然呆能用什么来打赌。

    然而空灵的话再次将冰血给雷到了。

    只听那空灵的声音缓缓地出来了两个字:“晚饭!”

    “晚饭!”冰血一愣,随即了然的点了点头,好吧……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冰熏和怪灵竟然是做饭高手,而且是那种吃过一次,绝对可以做出原味的天才。

    “你们谁输了谁做饭?”冰血好奇的看着怪灵。

    只见怪灵缓缓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输的人要吃掉赢得人一个小时做出来的所有饭菜!”

    冰血满脸呆滞的看着怪灵,现在不仅仅是嘴角抽了,她连眼角都开始抽了!

    哥们……你们俩能在无聊一点吗!

    “那……那像现在这样平手呢?”冰血很好奇,这两个奇葩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互吃!”怪灵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冰血僵硬的点了点头,抿着嘴,忍住抽搐的嘴角,单手一挥拿出了两个小瓷瓶交给怪灵,接着咬着牙说道:“这是健胃的丹『药』,被把胃吃坏了!去吧!”

    “是,老大!”怪灵看着冰血再次勾出了一抹他的招牌笑容,随即身边的空气一瞬间发生了一阵极小的波动,随即怪灵的身影消失不见。

    冰血在怪灵消失的一瞬间,抬起手“啪”的一声,拍在了额头上。接着高举另外一只手,对着天空“啪”的一声,打出了一个响指。

    接着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带出一连串哀嚎:“哎呦!摔死我了,老大……你放我出来也不提醒我一声?”

    冰血白了一眼怪风,鄙视的说道:“堂堂一个初级大魔导师被摔成这样,还好意思抱怨!”

    “对了,告诉引魂派人今晚八点开始,每隔十分钟杀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府中的一个人!”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一道紫『色』光芒快速闪过双眸,带着几分阴森与冰寒。

    “是,老大!”怪风听到有正经事做,快速从地上跃了起来,对着冰血微微弯下腰,认真的应道。

    “传令紫级班,今晚同样是八点开始,每隔十分杀皇城后宫内一个人!”

    “是,老大!”怪风嘴角勾去一抹邪笑,双眼中闪动的淡淡青『色』光芒,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冰血缓缓的站起身,看着皇宫方向冷笑一声:“盛宴开始了!”

    当天晚上整个帝都都好似没笼罩在了一层淡淡的血腥气味中,虽然有些仅仅只是心中作用,但是在听到那个震惊消息后,心中依旧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情绪。好似一只大手不知道何时敷在了帝都的上空,死死的掐住了帝都内所有人的脖子,让人无法正常呼吸。

    有这种感觉的不仅仅是皇城本地的人,就连那些前来参赛的选手和前来观看比赛的外来游客,此时都留在自己下榻的酒店内,房间门都不敢出。

    因为在傍晚十分,接二连三的尖叫声便再也没有停下来过,大街上的士兵们也是一队一队的过,那些重械铠甲碰撞的声音就好似响彻在每个人的心里一般,震得人浑身酸疼。

    而有些耳尖的人也很快找到了传出惨叫的几个地方……六皇子府、七皇子府、八皇子府!而且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就连皇上的后宫也是从同一个时间内开始了接二连三的惨叫,几乎是每隔十分钟便会出现一次,无论多少人搜查都没有将杀人的找出来,最终找得到都是一句句死的十分惨烈的尸体。

    最后都惊动了皇家三道强者,都没有找到一丝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这样的事情,更让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有的甚至都有了离开皇城的念头,但是因为一连几次怪异的血案发生,南叶国异姓王叶萧津早在第一时间关闭了帝都城门,不然任何人进出。

    然而第二天比赛也因此被往后拖延了一天,消息一出,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这种情况下,就连白天的帝都,街上都变成了寥寥无几的几个匆匆而过的人。

    “少主!”翠莲恭敬地走到冰血的身边,稍稍弯下腰对着冰血恭敬的唤道。

    “嗯?”冰血闭着眼睛,呼吸缓慢到好似完全没有一般,一道轻缓的鼻音传出,带着几分慵懒之意。

    “叶家家主、火家家主带领其子弟前来求见!”

    冰血听到翠莲的话,缓缓的睁开双眼,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轻声说道:“这才几天而已啊,本少又没将人统统杀光,年纪那么大了,还这么沉不住气!”

    翠莲微微一笑,有些无奈的说道:“少主,六皇子府、八皇子府、七皇子府、以及老皇帝的后宫,这四个地方以及整整少了一半的人了!”

    冰血冷笑的笑了笑头,双眸闪过一抹紫『色』光芒,慵懒的说道:“不够!这些怎么够呢!”

    “带他们进来呗!”冰血邪魅的看着翠莲,轻声说了句。

    翠莲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恢复神智,无奈的笑了笑,这么久了她依旧无法抵挡她家少主的这种眼神啊!亏得还经常说怪妖少爷长了一副妖孽脸,熙然少爷少了一副桃花脸。其实这各种之最在她家少主这呢。

    翠莲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向着院子外走去,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院子外传来,紧接着翠莲便带着叶中岳、叶老夫人、叶萧羽夫『妇』、叶萧津夫『妇』、叶萧利、叶冰渝、叶轻候、叶冰烈以及火家的火慕海、火则青夫『妇』、火则壬夫『妇』、火袁、火栎一行人走到了冰血的面前。

    然而即使如此,冰血依旧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依旧面无表的躺在躺椅上看着走进来的一群人,让人完全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

    而叶家、火家的众人也学乖了,就连火慕海和叶中岳都不敢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而且有些别扭的站在冰血面前。不是他们怕冰血,而是……而是家里有两个死活都要认墨心齐为师的两位太长老……他们真心伤不起啊!

    叶、火两家的人看着冰血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当下火慕海向后示意了一眼后,随即火栎、叶冰渝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对着冰血拱手弯腰,语气更是十分恭敬的说道:“火栎\叶冰渝多谢墨心齐阁下的救命之恩,以后如若有在下帮得到的地方,还请墨心齐阁下派人传个口讯即可,我二人一定义不容辞!”

    冰血看着那两个人,双眉一挑,眨了眨眼睛,好笑的想着……这两个人年纪不大,说话怎么文绉绉的!而且……还是那种武侠里面的文弱书生!

    不过对于这两个人,冰血倒是没啥反感,况且里面还有一个火云在意的弟弟,她更不可能为难人家!

    冰血嘴角一憋对着火栎、叶冰渝二人说道:“是云姐姐让我救的,你们去谢她吧!”

    火栎、叶冰渝微微一愣,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冰血,随即发现冰血刚刚的话并没有别的意思,而且很认真,那是真的让他们去找火云道谢啊!

    火栎、叶冰渝二人对视一眼,接着对着冰血再次抱拳说道:“但是阁下出的手,我二人自然也不能忘!还请墨心齐阁下不要再推辞了!”

    冰血歪着头看着执着的两个人,嘴角一抽,慵懒的说道:“还有什么事?一起说完!”

    火栎、叶冰渝再次一愣,不由自主的又对视一眼,一个眼神便达成了某种共识,最后火栎对着冰血再次鞠了一躬,随即有些紧张的说道:“这次是墨心齐阁下救了我和渝,我二人愿意跟在墨心齐阁下身边,哪怕是最护卫也可以!”

    冰血单眉一挑,满眼戏谑的看着火栎、叶冰渝二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接着冷声说道:“本少可请不起二位!护卫我家可以不缺,而且……我墨心齐身边的人都是我墨心齐可以放心交付背后的伙伴兄弟家人!二人觉得……二位是这三种人当中的哪一种?”

    火栎、叶冰渝听到冰血的话后,脸上出现了一抹纠结和为难,却有些固执的站在原地,不肯放弃!

    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院子的大门处传来,带着几分冷漠:“你们放弃吧!你们是不可能墨墨身边的!”

    火栎、叶冰渝听到这一声,猛地转过头,惊喜的看着来人,开口唤道:“堂姐!”

    “火云姐!”

    火云淡淡的看了一眼火栎、叶冰渝,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走到了冰血的身边坐下,不再理会其他人。

    “堂姐,我们想留在你身边!”火栎看着火云没有再理会他的意思,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

    “对啊!火云姐,我们是你的家人,我们应该可以留在你身边吧!”叶冰渝紧跟着帮腔道。

    火云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一眼两个人,毫不客气的说道:“无论是紫级班还是妖月佣兵团,又或者是魔宫,这里面的人,彼此之间都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哪怕是一个人被另外的一个人举到架在脖子上,他们对彼此都不会有任何的怀疑!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信任!你们没有!”

    “堂姐,你……你不信任我!”火栎有些受伤的看着火云,双眼突然有些红了起来。他从小就最喜欢火云这个堂姐了,无论家里说什么,他都最喜欢火云,可是现在……

    火云看着火栎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信任你,因为你是我弟弟!但是我不相信你不会做出伤害我伙伴的事情!”

    火栎听完火云这句话,突然愣住了,随即缓缓的低下头,不再开口说一句话!他明白火云的意思,火云所指的伤害是异心!火云所说的伙伴是可以完全一条心的伙伴,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伙伴,再也没有更重的了。他虽然不曾有过想要伤害火云身边之人的心思,但是他想要留在妖月却是叶、火两家让人。他们让他和叶冰渝跟妖月佣兵团、紫级班打好关系!只是这样,看似单纯的目的,却依旧有为了墨心齐他们的宗旨。

    他们之前的情谊是不掺杂任何东西的!纯粹的让人惊讶!

    冰血靠在火云的肩膀上,抬起头看向叶家的一行人,这时才看到一直站在叶中岳身边的叶老夫人,然而看到那张年轻好了三十几岁的容颜,冰血并没有感觉到经验。她前阵子给叶老夫人的丹『药』本就不仅仅是修为她体内破损筋脉恢复她修为的丹『药』,还有助于她恢复往日的容貌。当初那个六十几岁的老妪已经完全消失了,此时的叶老夫人绝对可以用风韵犹存四个人来形容,特别是那张美丽的容颜,带着几分成熟的沧桑感,更加让她有了几分魅『惑』。

    叶老夫人感受到冰血透过来的目光,当下慈*的一笑,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她来仅仅是想见见这孩子而已。

    然而冰血却转过头看向翠莲说道:“翠莲,请叶主母入坐!”

    “是,少主!”翠莲毫不迟疑,令行禁止。

    刚刚说完,便抬起头走向叶老夫人,对着叶老夫人不卑不亢的说道:“叶主母这边坐吧!”

    叶老夫人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

    冰血看了一眼叶老夫人后,有些别扭的扭过头说道:“我只是看叶主母跟娘亲长得相而已!”

    叶老夫人慈*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宠溺的说道:“好!不过……我还是要谢谢心齐,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我说过,我会治好你的!”冰血看了一眼叶老夫人后,再次扭过头看向别处。竟然……有种傲娇的感觉。

    对于叶老夫人的殊荣,叶、火两家没有任何有疑义,毕竟这里是人家墨心齐的地盘,况且得到殊荣的还是叶中岳的老婆,谁不知道他疼老婆疼的比他的叶中岳这三个字还出名!只要老婆好了,那他就好了!

    冰血看了一眼叶中岳,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喂!老头,你带着你这大家子来我这里到底干嘛!如果说你们要只是想找个地方罚站的话,麻烦去外面!这里是墨域私人会所,不对外开放!

    ”你……你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叶中岳黑着一张脸看着冰血,双眼中竟然划过一抹浅浅的委屈。

    ”本少凭什么跟你好好说话!“冰血嚣张的仰着小下巴,大吼回去。

    ”我是你……“叶中岳刚想要接下来的话,随即却快速噎了回去,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然而冰血却一点没客气,张口就来了一句:”我是你大爷!“

    ------题外话------

    猫猫昨晚那章发错地方了!宝贝们没有看吧!悲剧啊,猫猫太二了……内伤啊!这么二的事情,我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章是昨天的,晚上十一点过后还有一更哦!么么么!╭(╯3╰)╮

    <h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