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八十八〕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傲山小队的一名天阶战士看着对面的那个浑身冰冷的好似千年寒冰一般的黑衣少年,傲山小队的这个人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个冷冰冰的黑衣少年明明没有任何斗气流出,但是对上自己那带有天阶强者斗气的剑却总是游刃有余不说,还能将自己压的死死的。一招一式,快很准,每一剑都离自己的要害仅仅只差一毫米,让自己每每吓的浑身冒冷汗。

    突然傲山小队的这名天阶战士有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那就是这名冷冰冰的黑衣少年在托时间,不是在托时间等其他人来帮他。而是在等另外的一个人结束比赛,而那个人就是黑衣少年时不时看上一眼的墨心齐。傲山小队的这名天阶竟然觉得,只要那个叫墨心齐的人结束比赛,自己将会被这名冷冰冰的黑衣少年一招解决掉。

    靠……太打击人了吧!自己为何会有这么ji的想法啊!

    此时与暗夜战斗中的傲山小队的这名男子顿时有种欲哭无泪,想要举剑自刎的冲动。

    “几个月不见,你越来越强了!”南傲井有些狼狈的看着冰血,脸上始终带着兴奋的笑容。

    “你废话太多了!”冰血白了一眼南傲井,双手快速打出一个手势,双手合拢,迅速向外张开,随即无数个皮球大的水晶水球突然出现在四周。

    “雷霆水弹,去!”

    无数个水球如同子弹一般穿破空气,带动起一道道气流向着南傲井冲击而去。

    与此同时,南傲井挥出手中小巧精致的青绿『色』法杖,简短的『吟』唱出声。[]恶魔很倾城88

    “展现天风神王的力量,风的精灵,以风神的名义保护我——天风之舞!”

    随着南傲井的声音落下,身前快速闪出一个青绿『色』五芒星,青绿『色』光芒由五芒星内迸发而出,以南傲井为中心,展开防御屏障,将攻击而来的水弹全数爆破在屏障以外。

    南傲井毫不停歇,单手猛地拍在右手中的法杖之上,一声大吼。

    “风戒之锁,薄纱之练,终年吹佛大地的不息之风啊,化为禁锢的枷锁吧,请将我的对手束缚吧!——风界缚锁!”

    一个青绿『色』光芒瞬间来到冰血的脚下,闪电般的速度向着冰血的腿上蔓延。

    “太慢了!”清脆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慌张,脚下的青『色』光芒即将碰到冰血的腿时,只见空气中一阵波动,冰血的身体竟然如同泡沫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天啊!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火栎猛地站起身,快速来到前面的栏杆前,身体探出栏杆,双眼紧紧的盯着前方,满脸的诧异。

    “不是不见了,被风魔法缚锁的不过是墨心齐的残影。好快的速度,竟然能出现残影!”不知何时来到火栎的火远,虽然极力的压制自己心里的惊讶之情,但是那有些颤抖的声音却泄『露』的他此时的心情。

    其中最为惊讶的莫过于半空中离冰血最近的南傲井,身前的青绿『色』光芒散去之时,依旧有些呆愣的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因为自己的魔法并没有成功束缚到冰血,所以此时已经慢慢消失,空气中竟然连冰血的一丝气息都找不到,怎么会这样,真的没有一点气息所残留,就好像自己的对面根本没有墨心齐这个对手出现过一样。

    “还要找多久!”冰血清脆淡然的声音突然从南傲井的身后响起。

    “冰风怒吼!”

    一道带着极寒之气的光波划破空气向着南傲井的背后冲击而来。

    南傲井浑身一振来不及多想,猛地转过身,虽然他释放魔法的速度已经比同阶等级的人快了一些,但是在冰血这瞬发的魔法攻击面前依旧赶不及。连忙抬起双手紧握手中法杖,数到青绿『色』光芒从法杖顶端的水晶球内迸发而出,将南傲井整个人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风系灵力素防御屏障。

    就算如此,单单只是灵力筑起的防御屏障根本无法抵挡的住冰血的天阶魔法技能。不出十秒的时间,只见那道将南傲井包裹住的青绿『色』屏障快速出现十来道裂痕,眼看就要破碎,南傲井转过身单手一挥,在身后的屏障处划出一道长长的划痕,在屏障还为完全破碎之际,一个闪身冲了出去,确无法减免被冰血的冰风怒吼的残气挂伤的下场。

    像是在这样的校园内部比赛,学院是禁止同学穿有防御属『性』的校服上擂台比赛的,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激发出他们真正的潜力,让他们用自己最真实的实力去战斗。所以此时的南傲井虽然消耗的大量灵力来抵抗冰血的魔法攻击,不过在冲出来之时,虽然没有受太严重的内伤,皮外伤却在所难免。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刚刚的华丽外表,白『色』的魔法师长袍好似被撕裂了一般,有些破败的挂在身上,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出现的血痕,头发凌『乱』,就连那张俊俏的脸上也带着几道血痕。[]恶魔很倾城88

    虽然身上有些狼狈,但是南傲井的脸上却越发的兴奋,双眸闪烁着火热的战意:“好!不愧是我看中的对手!”

    冰血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冷笑,双眸依旧淡然无波,没有任何想要跟南傲井废话的意思,双手靠拢,一手虎口成圆,另一手张开,指向南傲井,清脆的声音带着一抹冰寒:“无形弓,『射』,多重水箭”

    “以契约之名,召唤风的精灵——旋风术!”不想在被动的挨打,南傲井再次举起手中法杖,高声『吟』唱。随即一阵逆转的旋风突然冲前方升起,将冰血所发『射』出的数道水箭卷入其中。

    毫不停歇,冰血双手在此挥动起来,双手交握,两食指伸出对准南傲井,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水龙刺,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用风卷走我的魔法!”

    超强力水柱从冰血手指前的小型五芒星中『射』出,带着一股穿透一切的破坏力向着南傲井冲击而来。

    这样冲击力超强的水柱根本不是风能阻止的了的,明明是同等阶级的魔法,为何攻击力这般的强悍,南傲井脸上出现了凝重的表情,冰血攻击的速度,根本让他来不及『吟』唱更复杂的魔法咒语。

    眼看着水柱就要冲到眼见,南傲井双手抱头,以一种生平最快的速度低声念道:“虚幻的风啊,幻化成守护之风吧,风之盾!”刷的一道青绿『色』光芒闪出,化作一个两米高的防护盾挡在南傲井的身前。

    “嘭!”的声音巨响,强力水柱瞬间击打在风之盾上,却还没有停止,顶着南傲井前方的风之盾继续向前冲击,好似势必要冲破阻挡在前方的一切障碍,穿透一切人事物。

    南傲井单腿虚空跪下,死死的抵住前面的风之盾,一道血流从嘴角处滑下。

    “嘭!”又一道的撞击声,南傲井最终坚持不下,在那道带着强力冲击波的水柱从半空中冲了下去,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之上。

    “噗!”一口鲜血从南傲井的口中发出。此时的他已经灵力耗尽,浑身瘫软,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了。

    于此同时暗夜和韩启明也同时结束的战斗,飞身来到了冰血的身边,此时的比赛虽然依旧胜利了,但是却没有上一场那般凄惨,傲山小队的人虽然都收了伤了,但也都是一些比较好恢复的伤,想比前两支与冰血他们战斗的队伍好太多了。

    冰血带着暗夜、韩启明缓缓从半空中飞身而下,来到了南傲井的面前,淡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南傲井,眼中依旧带着疏离。

    “你总是可以让人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浑身上下都带着无数个秘密,神秘的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却始终无从入门。”南傲井单手撑起上半身,虽然狼狈却依旧可以从他身上看出那股高贵的气质和倔强的感觉。抬起头在看到冰血之时,嘴角勾起,笑容中多了几分真诚在里面。

    “我只允许我的伙伴家人看清!如果随随便便谁都可以的话,那么我早就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清脆的声音冰冷刺骨,此时的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南傲井,就连气息都没有一丝的温度。

    “呵呵!”南傲井虚弱的笑了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冰血,有些羡慕的说道:“真羡慕你,还可以有值得信任的人在身边。”

    “将心比心,我素来都是用真心换真心的!”冰血淡淡的看着南傲井眼中流出的悲伤,心里没有一丝的动容。她本就不是好人,也从来没做个什么善人,确切的说,什么是善她从来不懂,更加没有学过。至于心软这个词,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致命的东西,想不的,碰不到,甚至是厌恶。

    冰血的话让南傲井沉默了几分钟,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冰血的那句话,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娇小却挺拔的身影,南傲井笑着,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我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谁。是不是真的只有十四岁,怎么感觉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早已将世间的一切看破一般。人家觉得成熟到过份!”南傲井有些挫败的说道。

    “也许吧!”淡然的声音想在南傲井的耳边,冰血没有做任何解释,不知道是她不知如何解释,还是说她根本不屑对于一个外人解释。最后淡淡的看了一眼南傲井后,转身向着等在擂台边上的洛坤、洛天、叶冰熏等人走去,然而就在转身之时,南傲井清楚的看到了挂在冰血嘴角的那抹温柔笑意。他清楚的知道,那笑容是给洛坤他们的,突然他心里有种奢望,如同那温柔的笑容是给自己的该有多好呢。

    “心齐哥哥,小天赢了哦!”洛天欢快的声音响起,带着一道轻风扑向了冰血的怀里。

    “嗯,小天真棒!”冰血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眼中透着宠溺的光芒,抬起手轻柔的『摸』了『摸』洛天的头,轻声说道。

    这时韩启明面具下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从冰血身后一个闪身来到了擂台边,抬起手在还真发愣的裁判面前晃了晃,戏谑的声音中带着愉悦:“喂!裁判回神喽!”“额……啊……哦!”裁判导师浑身一抖,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那张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面具,眨了眨眼睛,随即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猛地窜上擂台,来到洛坤身边,举起洛坤的右手,高声说道:“帝婴学院,学生排位赛总决赛,洛坤小队获胜!”

    整个广场内瞬间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响彻天际,在整个帝婴学院的上空回『荡』。

    这时擂台上的傲山小队成员已经被前来的医疗团队搀扶下去,治疗伤势。在擂台进行了简单的清理后,白俊缓缓的走上擂台,来到中央,双手一挥,四周瞬间安静的了下来,所以的目光都投在了白俊以及他身边的六道身影身上。

    “现在我宣布,帝婴学院这一届的学生排位冠军由墨心齐同学、暗夜同学、韩启明同学、洛坤同学、洛天同学、叶冰熏同学获得。他们将会得到这次大会给与的奖励积分和所击败的小队所有积分,最后将会得到一个进入紫级班的资格测试,测试时间将会定在一个月后的早晨。”

    白俊说道这里,一阵哗然声从学生区内响起,传说中的紫级班唉,原来这一届真的有紫级班的存在。

    不仅仅是帝婴学院的学生,观众席上的众人大多数也听说过帝婴学院中那个传说中的班级。

    虽然早在开赛前,他们就听说了最后的冠军奖励,但是在听到这个传说中的名字后,心里也难免起了几分波澜。

    “紫级班!传说中,帝婴学院的怪物班!真的有这个班级的存在!”火栎转过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疑『惑』的问道。

    “嗯,听说以前成立过几次,但是却屈指可数!很神秘,之所以被成为怪物班,因为里面的人都如同怪物一般,神秘强大而且怪异!”火则壬表情严肃的对着自家小儿子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这时擂台上的白俊再次抬手示意大家安静,最后高声说道:“现在,本主任正式宣布,帝婴学院本届学生排位赛正式结束!”

    随着白俊的声音落下,帝婴学院的这场盛世比赛就此告一段落了,学院捍卫队组织着前来观看比赛的普通区的民众一一走去赛场,最后在成队的送下山,至于那些高贵席上的众人,也在导师的接待下离开了校门,不过今年他们离去的步伐却明显比往年快了许多,都好像是家里有着吃『奶』的孩子等着一般,急冲冲的向院长告辞后便下了山去。

    整个帝婴学院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安宁,不过经过了这次比赛,不管是刚入校没多久的新生,还是在校许多的老生,都比之前更加刻苦的修炼了起来,这证明了帝婴学院举办的这样活动对学生的心『性』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这一次,冰血没有像往常一样,结束活动就回到后山,而是根本暗夜五个人直接去了五行阁内修炼。虽然上次因为契约白泽让自己的大魔导师中级休息进入到了瓶颈的状态,本以为这次的比赛是自己进入到大魔导师高级的契机,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要晋级的征兆。这种情况根本急不来,如果太过急切的去大量吸收灵力反倒会起一些反效果。况且对于进入紫级班的资格测试,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未知的『迷』,为了成功达到进入紫级班的目的,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经过三天的休息,六个人已经将在比赛中消耗的体力全部补了回来,在这次比赛中大家都得到了不少的经验和好处,其中洛坤和洛天、叶冰熏三个人隐隐约约都有了几分要晋级的感觉。

    这一天天空还蒙蒙亮的时候,冰血便将所有人都召集到了五行阁后方用来的闭关山洞内。

    “这三天我在学院内到处探查了一番,始终没有找到关于紫级班的任何明确讯息,最多的就是紫级班内所有的人神秘莫测,天赋都是天才之上的人物,但是却从未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也许出现过,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另外上次也说过紫级班也被称为怪物班,因为里面的人不仅仅神秘,实力和天赋都很高,另外听说紫级班的人『性』格怪异,脾气怪异,所以被统称为怪物。平时他们低调的让人几乎可以完全忽视掉,帝婴学院始终没有让他们出现在世人面前过,不过我听白俊导师说,这一届的紫级班的所有同学都是三位太长老带回来的,不属于外界的任何势力。那五个小老头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从我们回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的人影。至于紫级班的位置,我也没有查到,好像帝婴学院内根本没有这个班级一样。”负责侦查的韩启明,看着几个人,有些无奈的说着他这几天调查回来的结果。

    “没关系,查不到就算了。对于未知的事情,虽然心里难免会有些慌『乱』,但是兄弟齐心,这世上又有哪些是我们闯不过去的关呢!”冰血微微一笑,帅气的一挥长袍,带动起一道劲风之声。

    “对!我们兄弟齐心,哪怕是刀山火海,也照闯不误!”

    六个人相识一笑,就连素来冰冷的暗夜,俊美的脸上都划过了一抹淡淡的温柔。

    接着冰血转过头对着暗夜点了点头,随即暗夜单手一挥,展看的手掌心中凭空出现了一颗暗红『色』的石头,这枚暗红『色』的石头,周身圆融光滑,好似一枚深红『色』的玉石般,有成人男子拳头般大小,石身上刻有一个“炼”字,整个石头呈椭圆形,好像一个高雅的装饰品,很漂亮。

    “哇……暗夜哥哥,这是什么?”洛天好奇的看着凭空出现在暗夜手中的奇怪石头,疑『惑』的问道。

    “炼狱之石!”暗夜声音依旧冰冷,但是却没有了对外人的疏离和那刺骨的寒意。不过话语却依旧的简单明了,完全没有深入解释的意思。

    洛坤几个人无奈,只要转动目光看向冰血,他们是一点都不指望暗夜能细心的给他们解释,他们又不是冰血那个小变态。

    冰血看着暗夜嗤嗤的笑了笑,随即看向洛坤四个人解释道:“这是我家老爹走的时候留给我的炼狱之石,里面有一个很奇怪的空间,那个空间可以随着主人的心神来改变,但是却无法自由出入,一旦进入后,设定了好即将要历练的所有关卡,那么不成功闯过所有的关卡,是无法出来的,就连炼狱的主人都无法放人出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东西叫做炼狱之石,而不是试炼之石的原因吧。通不过关卡,那么里面对于闯关之人就是一个只进不出的监狱,只有通过了所有的考验才能出来。里面有几个不同等级的试炼层,可以根据自身的极限来历练。这枚炼狱之石的主人是暗夜,我会让他根据你们的等级分别送入不同试炼层内历练,直到通过所有的考核才会出来,限期一个月。”

    “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器的幻器!而且完全感觉不到这个幻器的等级,心齐,你父亲真厉害!”洛坤好奇的看着暗夜手中的炼狱之石,眼中带着羡慕的神情。

    当冰血说道她父亲之时,眼中那浓郁的情谊,让他很轻易的便看了出来,也让他知道,冰血深深的爱着他的父亲,同样他相信,冰血的父亲也十分疼爱她吧。

    能拥有这样的亲情,一直都是他十分羡慕的,也是他永远得不到的。

    “那当然,我老爹可是最厉害的老爹!”冰血仰着头,笑的十分灿烂,那语气中的骄傲是那么真切,真实,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没有她口中的老爹厉害一般。

    对于冰血的话,没有会鄙夷,更加没有人会去不屑。因为在孩子的心里,自己的父亲永远都是最伟大,最高大,最神勇的存在,那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洛坤几个人看着冰血那灿烂的笑容,骄傲的话语,微微一笑,眼中带着羡慕和向往。

    “心齐哥哥,你爹爹在什么地方啊。以后可不可以让小天也见见,小天好好奇哦!”洛天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脸希翼的看着冰血,甜腻腻的声音中带着向往。

    让洛坤、洛天几个人没有想到的是,冰血在听到洛天的话后,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来,最后只为微笑着看着洛天,抬手轻柔的『摸』了『摸』洛天的头,轻声说道:“我爹啊,他在一个很远地方,远到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去找他,更没有资格告诉所有人,我是他的孩子。”

    “为什么?”洛天皱着小眉头,再看到这样的心齐哥哥后,心里一阵刺痛,很心痛,很心疼。

    “因为……因为有一些人不想我们一家团聚,不想我们活着。”冰血始终都在笑,笑着说出自己家里的事情,笑着看向自己的伙伴,突然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中升起了一抹坚定、几分坚强:“不过,没关系。只要我继续努力,很快……很快就可以去找爹爹了。很快我会告诉所有人,我是他们的孩子,我会接他们回家,我会让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人……后悔来的这个世界上!我会让整个世界都知道,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伤害到我的家人,我的伙伴。”

    听完冰血的话,洛坤几个愣住了,不过随即便笑了起来,几个人相识一眼后,转头看向冰血,洛坤说出了几个人的心声,也是他们共同的目标,用一生去追寻的目标。

    “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在哪里,不管会遇到什么,不管敌人有多强大!我们都会一直在!”

    “嗯!”没有过多的言语,冰血仅仅只是点了点头,一个字的回答足以,他们之间根本不需要那些多余的话。

    接下来冰血拿出了几个重力手链脚链,让洛坤几个人带上,刚开始分别加重五倍,在炼狱里面每闯过一个关卡加重五倍,随即按照他们的个人情况,拿出了几把在巫骨山脉的神秘遗迹中得到了武器。

    洛天身体最为羸弱,而且手劲最弱,不适合用重型的武器或者是碗里过重的刀剑。冰血选了一副爪型武器给洛天暂用,这幅兵器平时如同一副铠甲护腕一般套在双手手腕上,在与敌人对战之时,可通过神识驱动,会从护腕中展出一双利爪,对于洛天来说正巧合适。

    叶冰熏的是一根银『色』长戟,倒是给有些天然呆的叶冰熏整添了几分帅气,冷酷。

    洛坤的是一把三尺龙泉剑,十分符合他的君子形象。

    至于暗夜和韩启明自然是用自己原有的武器,虽然韩启明的武器等级低了许多,但是在于他用了这么久也习惯了,冰血也就没有给他换。

    随即冰血在配合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四个人所用的武器,用精神力直接传送了一本前世所学的武功秘籍到他们的精神海中,让他们用三天的时间在炼狱中一边适应里面的环境,一边学习武功秘籍上的武功。

    最后暗夜对着冰血点了点头,但是洛坤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四个人消失在了山洞内,而冰血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在了山洞内。

    他们进入到山洞前,已经将洞口的玄石大门从里面完全封闭,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进来,别说是外人无法进入到了五行阁,就算是五行长老都无法进入到这个闭关用的山洞内,所以冰血也可以放心的进入到魔蓝之戒内炼器炼『药』。

    “主人,炼器炼了好久了哦!”

    魔蓝之戒内,冰血专属别墅前的花园内,几只小兽百无聊赖的躺在地上,无聊的打着哈哈。

    “主人这次炼制的武器都是高级圣幻器,而且都带有特殊属『性』,当然会久一些啦!”蓝弑站在树枝上,沉稳的声音在几只兽的头顶响起,像是一个大哥哥般安慰着思念家人的弟弟。

    “唉!主人为了那几个人的武器,已经进入半个多月了!”

    小乖哀怨的看了一眼金别墅紧闭的大门,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呦!小乖,这么想我啊!”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别墅门口传出,带着几分笑意,让花园中的几只小兽顿时飞奔了过去。

    “主人!”

    “主人,主人!你终于出来了!”

    小乖第一个飞扑到了冰血的怀里,紧接着白泽扑到了冰血的右手臂内,铁翼、蓝弑各自暂居在冰血的两肩上贴着冰血的脸颊撒娇,魅则是直接掉到了冰血的头上趴下抱着冰血头蹭了蹭。

    “呵呵!好啦,好啦,我也很想你们哦!”银铃般的笑容在美丽的花园中回『荡』,带动起一阵温馨的暖意,流淌着一人五兽的心里。

    “银摄还没有醒来吗?”冰血抬起头看向远处的高山,有些担忧的问道。

    “主人,你放心。银摄不会有事的,这次它进阶成熟期所以才会比较慢,这是他们帝王型魔兽的一道大门槛,急不得的。不过如果主人再晋级的时候,银摄差不多就能醒过来了!”小乖在冰血的怀里蹭了蹭,抬起小脑袋轻柔的说道。

    主人最先想到的永远都是他们的健康和安全,从来不会去想他们每次晋级给她带来的更多的好处。能拥有这样的主人,是他们最大最大的幸福。

    “嗯!我会努力的!”冰血看着低下头看着小乖,温柔的笑着。

    “主人,我们也会努力的!”铁翼伸出两只温柔的小爪子抱住冰血的脖子,用它那憨憨的声音轻声说道。

    “对,主人,我们也会努力的!”

    冰血欣慰的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几步,躺在在花园的草地上,几个小兽乖巧的躺在冰血的旁边,安静的享受这属于他们的平静安宁。

    主人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才行,他们会这样一直一直的陪在她的身边,谁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魔蓝之戒内所有的一切都是随着主人的意念来规划设定的,这里面有高山流水,唯美的绿洲,磅礴的峡谷,有夏日的暖阳,也有凉爽的秋风,更有万年冰寒的雪山,当然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时刻充盈这浓郁的灵气。

    而冰血的别墅花园内,四季如春,带着丝丝凉爽的秋风,舒适的让人心情愉悦。

    在这样的环境下,冰血一睡,便睡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在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自己,完全放心的沉睡,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身体全方位大开,不断的吸收着四周那浓郁的灵气,让因为连续在暗无天日的炼器房炼器导致有些惨白的肌肤此时变得晶莹透亮,粉嫩白皙。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睛的是片万里晴空,蔚蓝的天带着几朵软绵绵的白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眼。抓过头看了看身边几只在修炼的兽兽,温柔的笑开了颜。

    距离进入紫级班的资格测试还剩下仅仅今天的时间而已,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测试,不过既然让他们准备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想必这测试一定不同寻常,对于自己直觉,冰血向来是十分相信的,可是从未出过错的。看来也是时候出去准备准备了,还不知道测试要用多久的时间呢。不过冰血有种感觉,测试的地点和放松一定非比寻常。

    暂别了几只小兽,冰血闪身出了魔蓝之戒,本来想带他们出去玩玩的,这段时间除了小乖被放出去打了小小的一场比赛以外,其他几只一直都在魔蓝之戒中修炼,在冰血眼里,自己的兽兽们都跟孩子没什么两样,玩心极大,而且喜欢撒娇,但是他们却十分懂事,一个个都说要留在魔蓝之戒内修炼,争取早日助冰血晋级。听到他们这么说,心里欣慰更多的是感动,他们总说跟着自己这样的主人,他们很幸福很幸运,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冰血回到山洞内,唤出暗夜,大概了问了一下洛坤几个人的情况后,便安心的走出了山洞,让暗夜从里面再将门锁上。想到暗夜说的话,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洛坤这几个人啊,真是让她无语又窝心。他们可是自从进到炼狱后,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般,拼了命的修炼闯关,一分一秒都不放过。要知道除了韩启明以外,洛坤和洛天、叶冰熏三个人的体质可都是实打实的魔法师体质,他们不同于闻人熙燃、火云裂、林泽然他们三个,毕竟这三个人在进入到试炼前接受过自己的特殊训练,早就有了一定的强迫体能。而炼狱里面则是完全将里面的人体内所有的灵力都封锁住的,进去后完全靠的都是个人的体魄和体能,连真正的战士都很难承受,何况是他们呢。

    冰血站在山洞外的大石头上,抬起头看着阳光明媚的天空,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微微一笑:“这个真不错呢!”随即身形一闪,向着山下飞驰而去。

    普罗城依旧是到处热闹非凡,夹在着一股安详的气息流窜在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

    冰血一个人悠闲的走在大街上,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来逛街吧,反正这次出来也是要采购一些食材之类的,冰血也就没有去一些高档的商业内,而且选择了这条比较繁华的街道,在街道两旁的路边摊位,随意的逛了起来。

    “咦!小家伙,我们又见面喽!”一位满头白发,嘴边流着长长的白胡子的邋遢老头突然蹦到了冰血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冰血,浑身精瘦的身体外面套着一件宽宽大大,完全跟自己不合适的灰『色』长袍,其中一个衣袖竟然带着几个破洞,怎么看怎么像路边的乞丐,不过却没有乞丐的脏『乱』。不过老头那双闪烁着精锐光芒的眸子,表示这他的非凡。

    冰血微笑的看着突然蹦到自己面前的邋遢老头,眼中没有胖人的轻蔑与厌恶,而且十分有礼的拱起双手,对着老者点了点头,请唤道:“老前辈,又见面了,别来无恙!”

    “哈哈!你这小家伙,难怪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已经进到了帝婴学院啊!”老头看了看冰血身上的白『色』魔法师长袍,扶着自己长长的白胡子,笑的一脸慈善。

    “嗯!这段时间一直在学院内修炼,老前辈找在下有事?”冰血放下双手,笑着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她可不相信这老头会后悔当初在闻人商户内卖给自己那一推珍贵的破铁和烂木头,要她说,这老头将那些东西放在那里贩卖,根本是故意的,至于什么目的,冰血想来……应该是他……无聊吧。

    “没事,没事!就是想找你这小家伙聊聊天,交个朋友嘛!”小老头看着冰血挤眉弄眼的,随后笑的一脸无赖样。

    冰血嘴角一抽,她算是真正了解了这老头的『性』格了,根本是一个做事完全无厘头的老顽童嘛。这是谁家老头啊,竟然敢放出来,也不怕吓到人。

    与此同时,在闻人商会的某个办公室内正在看账本的某个姓闻人的中年男子打了个喷嚏,抬起一只手,『揉』了『揉』闭嘴,疑『惑』的喃喃说道:“奇怪!怎么会突然打喷嚏,难道是有人说我坏话,不可能吧!对了,这大中午的,师父也不知道又溜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回来吃饭!真是一个让人『操』心的老头啊!”奇怪的看了看四周后,再次低下头看自己的账本。

    “小家伙,这大中午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街上逛啊!不用上课吗?要不请老头我去吃饭如何啊?”老头看冰血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笑眯眯的将头凑了过去,对着冰血笑眯眯的说道,那笑容在冰血眼里怎么看,怎么觉得猥琐呢。

    “我今天没有课,所以出来买些东西!前辈还没有吃饭吗?正巧,我正想着一会吃些什么呢,那就一起吧!”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这个根本可以算得上是陌生人的老头很亲切,而且自觉告诉自己,这个老头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也许是她现在心情好吧,对这个顽童一样的老头少了平时对外人的冰冷和疏离。

    “好啊,好啊!小家伙请老头吃饭喽!”

    “那我们去……”

    然而冰血的话还未说完之时,一道夹杂着愤怒的尖锐声音突然从两个人的身后传来。

    “墨心齐,你怎么会在这?”

    ------题外话------

    凌晨四点了……哇……困死猫猫了,不过这一万字终于扣出来了,卡文的作者伤不起啊!我用了平时两倍的时候终于扣出来了,呜呜呜……(┬_┬)

    么么么么,谢谢33468377宝贝的评价票票,(>^^<)

    么么么么,谢谢小妖9宝贝的鲜花,(>^^<)

    么么么么,小妖9宝贝的钻石,(>^^<)

    么么么么,gic97宝贝的月票,(>^^<)

    么么么么,luoyuch宝贝的月票,(>^^<)

    <h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