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一十三)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冰血醒来已经的三天后的早晨。()经过了三天前的一场大战后,整个林城内的气氛异常的火热,到处都在流传着这次魔兽攻城的各个版本。其中议论最多了莫过于此时出尽风头的三十六位少年少女,传言他们各个拥有着超越大陆天才的天赋,用着风华绝大的风姿,少年俊美非凡,少女美若天仙。

    然而这些消息中,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一条,在魔兽攻城的最后一天的时候,在场上有不少人听到了三个字,三个让整个大陆都极为震惊的字……紫级班。更有前去助战的某位见多识广的老者通过这两三字指出,那三十六名少年少女身上所穿的衣服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紫级战袍。要知道紫级战袍形态各异,防御性能极高,而众人联想到那天的战斗那般激烈,但是那三十六个人身上的衣服却没有一丝损伤。而且他们是帝婴学院的学生,这样的发现,更加让众人确定,这三十六个人正是传说中的紫级班。

    这样的传闻一出,城主府内每天的人流量直线上升,一堆打着感谢冰血一行人救命之恩的借口,前来打探这群人真正身份的人,还有一些林城贵族想要讨好的,或者是前来探听虚实的人。更甚者有着不少闻名而来的大势力之人借着这次机会想要拉拢冰血一行人的。不过最后却没有一个人见到这三十六个人的身影,全数被融旬几个人以这些孩子还在修养为借口给打发走了。不过依然有人不放弃,林城的危机已然结束,却迟迟未曾离开。其中自然就有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南列亚。他更直接,连带着南瑶儿就这么在城主府住下了。美名其曰冰血一行人在这次的魔兽攻城内立下汗马功劳,作为南叶国皇室自然好好答谢一番。

    然而南列亚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没有人会猜不到。他也不急,天天在城主府守着。此时他心里早已确定,这些人绝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紫级班了。因为以南傲井现在的实力,在帝婴学院内已经是精英班黑级的学生了,可是这三十三个人,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币南傲井差。所以他很确定他们就是紫级班的人。这样更加坚定的自己的想法,这些人一定要拉拢到他们皇家来。

    此时的冰血正慵懒的靠在床边,听着洛坤汇报这几天外界的情况,当听到不少人已然没有离开,说什么都要见自己一面之时,无语的笑了笑,然而在听到南列亚和南瑶儿始终未曾离开的事情后,更是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老大,你看看你!就是长了一张妖孽连,简直比怪妖老大还厉害,这那三痴公主这三天来天天打扮的跟只花孔雀似的,一天能往这边跑十来趟。看的我都想在她脸上画个大叉,证明此时是拒绝来往客户!”怪羽窝在冰血的怀里,满脸的哀怨的看着自家老大的那张天怒人怨的脸,嘟着嘴。

    “呵呵!三痴?是什么啊?”冰血温柔的揉了揉怪羽的头,奇怪的看着她。好在紫级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们家那变态老大是一位比爷们还爷们的女人。不然的话,不误会这两人的jian情才怪。

    不过此时眼前的这一幕,也着实让他们眼晕了好久,脑海里更是不断的扭曲着,老大是女人……老大是女人……老大是女人!

    靠……老大……你会是女人啊!

    怪羽那张萝莉的小脸上顿时扬起了一个灿烂可爱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更是整添了几分活泼顽皮的味道,仰着头看着冰血骄傲的说道:“白痴加花痴加脑痴的简称就是三痴啊,那公主将这三痴都占齐了,不就是三痴公主吗!”

    冰血嘴角一抽,这丫头毒舌程度真心不一般啊!随即很认同的点了点头:“说的没错,确实很符合!”

    “心齐哥……额……心齐姐姐,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小天坐在床边,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芒看着冰血。

    此时的洛天又恢复那个天真无邪的小正太,跟战场上那个仿若杀神一般的人完全两个样,但是却没有人觉得洛天这样有什么不好,他们紫级班本就不需要那种柔弱小生,他们都是可以并肩作战的伙伴,对于敌人他们不需要心慈手软,那样不仅会害了同伴也会害了自己。而洛坤更是觉得,弟弟这样的转变,其实真的很好。他已经不需要在为他的安全而担忧了,貌似现在应该担忧的是,那些惹怒洛天的人。不过不管洛天如何的转变,在自家这些哥哥面前,他依旧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洛天,从未改变过。

    不过现在的洛天很纠结,以前一直认为是哥哥的心齐,突然变成了姐姐。大哥说自己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扑到心齐哥……额……心齐姐姐的怀里的。看着窝在心齐怀里的怪羽,洛天委屈的憋了憋嘴。

    要不是这次在怪妖抱着心齐回到城主府之时,身上到处都是血渍,他们想要帮心齐换衣服的时候,没想到怪妖、怪羽、怪柔三个人说什么都不让,甚至连怪妖都被怪羽和怪柔从房间里赶了出来。虽然他们是一家人,但是心齐毕竟是男生吧,韩启明一行人当然觉得不妥,最后还是怪妖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说出了一个让他们顿时感觉到惊雷滚滚的话:“老大……是女子!”女子……我靠……女子啊,他们那爷们中的爷们的老大是女子啊!这个事情着实让他们整整消化了两天,才被逼无奈,满脸扭曲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好吧……他们老大是变异的,绝对是变异的女子!

    冰血轻轻推开怀里的怪羽,坐起身轻柔的捏了捏洛天那略带一些婴儿肥的可爱小脸蛋,笑着说道:“我没事了!不过小天还是叫我心齐哥哥好了。毕竟哥哥现在穿上是男装,而且听着也习惯一些!”

    “嗯嗯嗯!心齐哥哥!”洛天用力的点了点,激动的再一次扑到了冰血的怀里,看着身后一众男子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扭曲了。

    这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轻的抓住了洛天的后衣领,在轻轻的一提,十分自然的把洛天从冰血的怀里给提了出来,随即看都不看的抬手一挥,悠然自得的将手里满脸委屈的洛天给丢到了洛坤的怀里,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是那副冰冷的面瘫脸。看的众人直摇头,小心翼翼的鄙视着。怪妖老大真小气,这三天来都是他守着心齐老大,看都不让他们看一眼,现在还把可爱的小天给丢到洛坤的怀里,人家不就是抱了一下心齐老大吗。哼……无耻,太无耻了!

    突然一阵冷风嗖嗖嗖的从众人身后吹过,顿时抬头看房顶的看房顶,研究茶杯的研究茶杯,欣赏盆栽的欣赏盆栽,就是没有人敢去看他们的怪妖老大。

    “呵呵呵!”冰血无奈的看着这群活宝,翻了个白眼。

    这时一直站在门外守着的白惊奕听到里面突然传来的笑声,浑身一震,激动了连门都忘记敲了,直接飞奔的进来,再看到靠在床上的人儿,精神奕奕的样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少爷,您醒了!”

    冰血看着白惊奕脸上表情,微微一笑。()素来重于礼节的他这次进门竟然都忘记了敲门,这是他以往从来不会做出的事情,看来自己被怪妖抱着回到城主府,吓坏他了:“让白大哥担心了,我没事了!”

    “少爷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您都不知道,你回来的是身上带着血,还是被怪妖兄弟给抱回来了,妖月的那帮兔崽子们差点崩溃,好在妖月兄弟说您只是累了休息几天就好!”白惊奕说道这里是,还心有余悸,当时看到冰血被那样抱回来,而且身后跟着三十多名浑身狼狈,脸色惨白的少年们,他险些吓的晕过去,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承受力会这么差。而身后妖月的兄弟们更是一个个浑身杀气,提着刀就要去巫骨山脉报仇,那样子的他们,可是连他都没有见过的。

    听着白惊奕的话,冰血心中暖洋洋的,她没有看错人,这么不要命的努力,更加没错。没有什么比让人极力奋斗后,得知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这种感觉,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是很难用言语表达的。

    “让兄弟们担心的!有你们在身后,我怎么会有事呢!”冰血笑着看向屋内的所有人,他们都是她的动力,不断拼搏,不断变强的动力。

    然而冰血的话里面同时也蕴含着两个寓意,有兄弟们在身后,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多么强悍的攻击,她都不会退让一步,就算是死也要护住身后的兄弟们。然而同样也表达着,她的身后有兄弟们的支持,不管多大的困难他们都会不离不弃。

    “是,少爷!妖月永远都会是少爷背后坚强的后盾。少爷放心……妖月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这个大陆上首屈一指的佣兵团。成为少爷手中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剑!”这是白惊奕给冰血的承诺,更是白惊奕最坚定的信念。

    “嗯,我相信!只是幸苦你们了!”冰血笑着点点头。不需要什么感谢的话,他们是一家人,所以要将那份感动深深埋在心里,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

    “这一直都是属下应该做的,也是属下愿意做的!”白惊奕向着冰血恭敬的弯下腰,行礼,送上自己最崇高的敬意。

    这时一阵轻风从屋外吹入房间。随即怪风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带着清爽的笑容,看向床上的人儿。

    “老大,你终于醒了!”话语刚落,怪风张开双臂,就要扑到冰血的怀里去。然而在他还未接近床沿之时,一大刺骨的寒气顺从旁边袭来,冻的他一哆嗦,瞬间停下了脚步,满脸委屈的转过头看向旁边那一脸冰霜的怪妖,憋了憋嘴。

    不让抱就不让抱嘛,冻我干嘛呢!怪妖老大真小气!

    随即怪风用那一双仿若小型流浪犬一般的小眼神,可怜兮兮,满是哀怨的看着冰血,脚尖点地来回蹭了蹭:“老大!”

    冰血对着活宝似的怪风犯了个白眼:“怎么了?”

    怪风听到冰血的问话,脸上瞬间出现了几分正经的表情,双眸中闪烁着精睿的光芒,轻声说道:“院长传音,召紫级班速回!”

    “邋遢老头找我们?”冰血一下子坐起身,歪着头看向怪风,眼中带着几分沉思。按理说帝樱学院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学院他们紫级班出动的,所以不可能是有外敌入侵,要知道自己的三位师父和五行长老可都在学院内。他们这次的任务期限还没有到,怎么突然就要召他们回去了。

    听到冰血给院长起的外号,怪风嘴角抽了抽,不过这名号还真适合。

    “是的,具体什么事没有说,只是发了一个召集信号过来!”

    冰血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无奈的说道:“这个邋遢又懒得要命的臭老头,就不会多说几句话吗。直接发个召集信号,他倒是省事了!”

    此时的冰血口气中说的虽然极为的嫌弃,但是众人看着她在听到怪风说完后,瞬间褪去了一身的慵懒,快速从床上坐起身,穿好鞋子,明显就是要马上出发的意思。紫级班的众人微微一笑,明明口气那么恶劣,行动上却带着几分的焦急,还不是担心帝婴学院,担心院长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的老大啊……就是嘴硬心软,当然心软……只限于他认定的人。

    随即冰血看向白惊奕,快速吩咐道:“我们先离开,如若有人问起就说学院院长命我们速速归校!”

    “是!少爷!”白惊奕点了点头。

    接着冰血单手一挥数十个生命牢笼出现在了白惊奕的面前,随即冰血继续说道:“另外,你将这七只神兽分别送给雷三刀大叔、雷青叔、雷震行大叔、融旬大叔、罗琦叔叔、融毅轩大哥、郑涯阆叔叔!另外的那五只神兽是你们五个人的,剩下的圣兽你带回佣兵团,交给你们分别吧!”

    看着一下子出现在地面的上的这些生命牢笼,白惊奕眨了眨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淡定淡定……一定要淡定,不能给这变态少爷丢脸啊!可是额头上却缓缓的滑下了几滴汗珠,最后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三个字:“是,少爷!”

    “哇靠……老大!”

    怪风的一声惊呼让冰血刚要说出口的话瞬间憋了回去,冰血转过头满脸阴冷的看着怪风。

    “那个……老大……这些魔兽怎么了?”怪风厌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

    冰血满脸鄙视的看着怪风,翻了个白眼:“你脑子被风灌了啊!被驯化了啊!”

    “驯……驯化……谁驯化的?”怪风眨着一双大眼睛,满目呆愣的看着冰血,那样子让冰血有种他被叶冰熏附身的感觉。

    冰血皱了皱眉头,真心觉得她不想理这人了,这货绝对抽风了!随即转过头看向其他人,顿时映入冰血眼帘的是一个个形态各异的雕塑。冰血长叹一声,抬手“啪”的一下拍在了额头上,无奈的说道:“我驯化的,我昨天就醒了一会,就把这些魔兽给驯化了!我是驯兽师,不然我之前让你们抓那么多魔兽干什么呢!”

    “呵呵!你又吓到人了!”韩启明无语的走到冰血的身边,一手搭在她肩膀上,看着一群逐渐风化的人,戏谑的一笑。他已经慢慢开始习惯了,虽然他也被狠狠的震惊了一下,不过对于冰血这个小变态的变态程度,可以说打击打击就真的习惯了。

    这货生来就是为了打击人和制造奇迹的!

    “好了,白惊奕这些你收起来,等随后回到佣兵城在交给他们!”冰血对着白惊奕说完,随即转过头看向韩启明,挑了挑眉头说道:“白惊奕能不能联系到吉杰?”

    听到冰血的问话,韩启明微微一愣,随即轻叹了口气,他已经隐隐约约知道这丫头要做什么了,当下点了点头:“我可以把方法告诉白大哥,不过可能要麻烦白大哥亲自跑一趟南叶国都城了!”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看向白惊奕,指着脚边剩下的那只还为分配的神兽和旁边那三十只圣兽说道:“你将那边的一只神兽交给吉杰让他契约,另外的三十只让他分给铁面骑士的弟兄们!”

    “是,少爷!”白惊奕没有问任何多余的话,凡是冰血下达的命令,无论是什么他都会照办,虽然盲目,但却心甘情愿。

    “如果吉杰知道你还惦记着他,估计会兴奋的跳到房梁上大条艳舞!”韩启明满脸得瑟的看着冰血,笑的一脸灿烂。

    冰血嘴角一勾,啪的一下将韩启明的胳膊从肩膀上拍了下来,鄙视的看了一眼他:“如果吉杰知道他最心爱的少爷这般说他,估计是抱头抢地,痛哭流涕!”

    “额……”韩启明满头黑线,他有怎么让吉杰受不了吗!

    对于分配出去的魔兽,紫级班的人没有一个人出现任何反对的心里,对于老大的决定,无论是什么,他们都会支持。况且自家老大是什么人,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想必回去后,坐地分赃这个环节,那是绝对少不了的了!

    白惊奕退出房间后,冰血便带着紫级班的人悄声无息的消失在了林城内,向着帝樱学院急速飞去。

    回去之时众人没有向来是那边慢慢走过每个经过的城镇,而且直接从空中跨过巫骨山脉和魔兽森林,不出几日的时间便回到了帝樱学院。

    在这段时间,一直驻扎在林城内的几大佣兵团也告别了林城回到的佣兵之城,同时那些一直等在林城城主府的众人在知道冰血一行人早已离开城主之时,一个个满脸失落失望的离开了。而南列亚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带着那一身冷冽的气息足以证明了他的心情,虽然气氛冰血一行人的不知好歹,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就算此时追到帝婴学院去,能不能见到不说,去了也是出师无名,帝婴学院可是什么时候都能进去了,无论那人是何身份。最后知道带着满脸不甘的南瑶儿回到了皇城,心里却没有一丝要放弃的意思,在离开林城之时,他便休书给了南傲井,让他时刻主意墨心齐这个人,并且想尽办法与之较好,拉拢过来。却不知道南傲井早已知道并且多次接触过了墨心齐,但是却总是以碰壁收场。然而在同一时间,大陆上各大势力都纷纷派出了各路人马打听起了墨心齐这个人。同时墨心齐的这个名字也在大陆上锋芒大盛。

    同时一条信息更是震惊了大陆上所有人,那就是帝樱学院传说中的紫级班出世了!

    当然有人想要拉拢墨心齐和紫级班的同时,也有人向着如果灭杀了这个让大陆震惊的人,那就是在得知自己儿子竟然损在了林城的光明神殿红衣大主教,白飓华之父,白遂。

    此时在光明神殿的一座小宫殿内,昏暗的阳光透过硕大的落地窗投射到地面上,却已然无法给这个充满阴冷的房间内整添哪怕一丝温暖。

    光明神殿红衣大主教白遂在听到跟着白飓华一同前去林城助战的光明骑士的汇报后,脸上阴沉的吓人,一股股杀气不断的从体内迸发而出。虽然白飓华不是自己最喜爱的儿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他感觉到悲伤,但是竟然还有人杀他红衣大主教的儿子,对于他绝对是巨大的侮辱,怎可放过。

    “墨心齐,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白遂比将你挫骨成灰,死无葬身之地。”

    “启禀红衣大主教,大主教吩咐让我们极力拉拢墨心齐,她是紫级班的老大,而且是妖月佣兵团的少爷,只要拉拢到她,那么整个紫级班加上妖月佣兵团将会是我们的光明神殿的!”跪在红衣大主教前面的光明骑士,低头小心翼翼的说着。

    “哼!”红衣大主教一声冷哼,单手一挥,只见那名跪在地上的光明骑士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到了洁白的墙面上,随即滑落在的,冷硬的嘴角边缓缓的流出一条鲜红的血液。

    然而光明骑士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单腿跪在了地上,连嘴角的血痕都不敢擦,低着头等待着红衣大主教的发话。

    “你是我红衣大主教殿内的光明骑士。就算大主教比本主教的极为高,你要听从的也是本主教!”红衣大主教阴冷的声音回荡在硕大的宫殿内,带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是,属下知错!”光明骑士硬声说道。

    红衣大主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一双阴冷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算计的光芒,随即对着那名光明骑士吩咐道:“去查清楚这个墨心齐的底细!”

    “是!”

    待到光明骑士消失在大殿内后,整个大殿内再次出现了一股诡异的死寂。

    这时的冰血并不知道知道在大陆上某个人地方多出了一个想要将她置于死地的强大敌人,但是计算她知道了,估计也不过是轻蔑的一笑,说一句,就算光明神殿不来招惹她,总有一天她也会让那里万劫不复,成为真正的地狱。

    在冰血率领紫级班的所有人回到帝婴学院之时,刚飞到广场上空便看到了出来迎接他们的白俊,白俊的脸上依旧带着那抹温和的笑容,在看到冰血之时眼中多了几分宠溺。

    “我就知道,一旦将你们所有人都放出去后,要么就无声无息的回来,要么就震的整个大陆都因为你们而变得鸡飞狗跳!”

    冰血听着白俊的话,嘴角一抽,满头黑线,这话怎么听着……就这么变扭的!

    “白俊叔叔,我们这次可是做好事去了唉!”冰血满脸无语的辩解着。

    “是啊!你这小家伙敢确定,你不是带着他们去趁火打劫!”白俊温和的笑容中散发着一股腹黑的味道。那双笑意连连的眼眸中不断的闪烁着自豪的光芒,好似眼前的这些小家伙就算是去把整个林城都劫了过来,对他来说都是件十分值得自豪的事情。

    冰血嘴角再次一抽,好吧……她确实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在里面。

    “我们做的很仔细,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冰血双手叉腰,满脸骄傲的笑着。那感觉……好像真是做的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一般,好吧……其实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无耻到毫无人性的非人类来说,确实值得骄傲。

    “你啊!”白俊看着冰血那一副臭屁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手指轻轻的点在冰血的额头上,脸上带着宠溺,随即拦着冰血纤细的肩膀,温暖的气息瞬间划过冰血的鼻腔:“走吧,叔叔带你们去院长室!”

    “又去那个垃圾回收站啊!”冰血嘴上这么说,但是却已然随着白俊向着她口中的那个垃圾回收站飞去。脸上却摆着一副嫌弃的表情,憋了憋嘴。

    “垃圾回收站!”白俊双眉一挑,很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想到那个在外风光无限,在家邋遢成性的院长师父,他就头疼不已,唉……下次他也应该向冰血一样,直接一阵风将那堆有用的没有用的垃圾推到墙角,让那邋遢老大自己翻去。

    冰血众人刚刚来到院长室,门还没有推开,三十几个人的脸上就同时摆出了一副万分嫌弃的表情。

    “白俊叔叔,你在学院里面,怎么也不管管这老头啊!”冰血无奈的揉了揉闭嘴,站在门口,她就闻到了一股怪味从里面传出来。让她倍感无力,她怎么会摊上了一个这么极品的院长呢。有机会她一定要去另外几所学院的院子里面看看,是不是每个学院的院子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怪癖。比如像他们家这个老大,喜欢收集垃圾。

    白俊嘴角一抽,温和的表情险些破攻,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们离开学院后,我也跟着离开了。今早刚刚回来,便收到了怪风传来你们即将到达学院的消息,便在广场等着你们了。”

    “难怪!”冰血看着眼前的大门翻了个白眼,多么华丽的大门啊,多么高雅的大门啊。可是大门里面呢……真心很让人觉得蛋疼。

    “不过……”白俊再次叹了口气,他都觉得有这么一个师父,自己会老的很快:“不过,就算是我收拾好以后,这老家伙也会在半个小时后再次弄的一团糟的!”

    冰血憋着嘴摇了摇头,有些僵硬的伸出手,缓缓的转动门把手,突然冰血浑身一顿,大吼一声:“退!”

    一瞬间三十几个人瞬间退到了十米外的走廊上,冰血和白俊同时单手一挥,两层魔法防护罩瞬间笼罩在三十几个人的头上,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浓烟滚滚的黑烟瞬间从院长室内飘出,其中竟然还夹杂一丝丝的火星,一股铁皮烧焦的味道随着浓烟向着冰血众人扑面而来,让三十几个人顿时变了脸色。

    冰血脸上难看的深深吸了口气,僵硬的转过头看向白俊,严肃的说道:“白俊叔叔,如果那老头就这么挂了的话,下任院长是不是就由你来当啊!”

    白俊嘴角抽搐,狠狠的瞪了一眼浓烟滚滚的院长室,声音温和却蕴藏着弄弄的爆裂之气:“我一定会提前跑路了。那老大就算是只剩下一缕游魂,也得给坐在他的院长位置上,老实的待着!”

    “咳咳咳!你们……你们欺负我老人家!”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从黑雾缭绕的院长室内传出,带着几股弄弄委屈,但是却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同情。

    “师父……你又再搞什么鬼!”白俊咬牙切齿的冲着院长室大吼一声,但是脚下却没有向前移动半分,就连罩着他们的魔法防护罩都没有任何要撤掉的意思。

    其实不是他们心狠,而且这老头实在是太过欠抽了。当然也不是他们不关系老大的安全,炼丹药炸炉虽然很危险,但是那也仅仅是针对修为低的人,对于老头这样的等级,顶多就是熏的他一身黑罢了。而且早在冰血感觉到震动之时,冰血、白俊已经怪羽三人就同时射出精神力进入到院长室找到了那倒霉催的院长,并且很有默契的用精神力将他包裹了起来,他们才退后撑起自己等人的魔法防护罩,前后不过是眨眼的时间罢了。所以院长老头连衣服都没有破一点,然而冰血、白俊、怪羽三人在炼丹炉爆炸后十分默契又无耻的同时撤回了自己的精神力,所以才照成了院长老头此时被炸炉后的热烈加上烟灰给弄得一身黑。

    这也是为什么院子老头会在开口第一句话喊出“你们欺负老人家”的话。

    这时一个浑身灰黑灰黑,只露出一双白眼仁的身影从浓烟滚滚的院长室里爬了出来,随即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可怜兮兮,满是委屈的说道:“我……我就是想试试炼制二级的药液嘛!”

    三十几个人在听到自家院长大人说出来的话后,顿时齐齐扶额,满脸抽搐!

    我擦啊!院长大人啊,您到底是有多么不适合炼丹啊,二级……二级……而且还是药液,连丹药都算不上的,二级药液。他妈的…这都能炸炉。就算是去随便找一个刚刚接触炼药的药师都能给你炼制出来一个二级药液吧!

    白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绝对不过,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直接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做了二十几个来回,才算是让自己淡定下来,冷冷的看着那个坐在地上满脸无辜的自家师父,计量用自己还能做到的温和语气说道:“师父,你炼药就炼药,不在院长室里面的炼药室里面炼制,你跑到院长室去炼什么啊!”好吧……他已经很努力的,但是声音依旧可以让人听出咬牙切齿的僵硬。

    院长坐在地上,看着自家徒弟那可怕的表情,缩了缩脖子,再看到徒弟旁边笑的满脸柔和的墨心齐小鬼,顿时浑身的汗毛都缩了回去,小声说道:“我……我这不是知道紫级班的学生马上回来了吗。我怕我在炼药室听不到他们敲门,让他们等着多不好吗。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把炼药炉给搬到了院长室里面,想一边炼药一边等着小齐他们回来是不是!”白俊咬着牙,脸色更加难看了。

    “嗯嗯!”小蚊子一般的声音从院子的嘴里发出,再一看那老头,已经快速缩成一团了,可见他有多心虚。

    “师父……难道你不知道炼药是不能被打扰的吗。你竟然还能做出一边等人一边炼药的事情来。还是难道你不知道,你就算静心炼药连会容易炸炉的吗!我给你弄的炼药室是摆设吗!”白俊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满脸委屈的院子就是一顿狮子吼,那力道,那冲击绝对十足。

    “呜呜呜……”院长缩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家发飙的徒弟,好可怕啊……他好可怜啊!他是世上最可怜的师父了。

    冰血看着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看着白俊叔叔的院长老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单手一挥将最后一层魔法防护罩撤下,扑面而来的烧焦气味,让她更加无奈了,估计院长室又要第n+100次重新修复了!随即抬起手对着院子单手一挥,一道清澈的水流瞬间将院子包裹在内,不出两分钟的时间,一个干干净净,白白嫩嫩衣着华丽的院长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随即冰血轻轻的走过去,伸手将满脸委屈的院长老头从地上拉起了,拍了拍他身上有些褶皱的长袍,无奈的摇了摇头后,走向院长室,站在离院长室三米的地方,双手抬起对着院长室快速打出几个手势,一个水蓝色的五芒星瞬间出现在双手前,清脆的声音随即而出:“清水净化!”

    一阵带着清香味道的细雨顿时从院长室内降下,一快速将原本浓烟滚滚的院长室变成了一个小水塘,虽然如此但是却也显出了原貌。看着里面的座椅沙发茶几都变成了一推碎片,紫级班的三十几个人顿时有种无力感。

    韩启明走到冰血的身边,对着院长室单手一挥,一阵加扎着温热气息的金光瞬间将整个院长室笼罩在其中,不出五分钟金光散去,所有人的水迹都已经消失不见。三十几个人没有理会满脸感动的院子,抬脚向着院长室走去。

    ------题外话------

    等等哦,还有一点没传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