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九十七) 魔鬼训练升级版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团结相守、一致对外、宁可战死、绝不弃友。()冰血站在大殿中央,看着墙上的十六个打字,微微一笑。

    “心齐老大,这是咱们的班规!”怪风一阵风般来到的冰血的身后,爽朗的声音中带着慢慢的自豪。

    “这班规,我喜欢!”冰血双手环胸,听到怪风口中的咱们二字,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对了,心齐老大,训练开始了!”想到自己进了的目的,怪风看向冰血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的严肃。

    冰血来到广场旁边的训练场,此时三十几个人站在训练场的中间,怪妖站在最前面,对着冰血点了点头。

    “这些都是谁创的?”冰血指着旁边的木桩和沙地,还有广场终于的那些障碍物,轻声问着怪妖。

    “是白俊导师带来的!怎么,有问题?”怪妖看着冰血,眼中带着疑惑。

    冰血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问题,把这些东西发下去,每个人负重五十!封闭体内所有的灵力,只靠体能,每天早上绕着操场跑五十圈,吃过早餐后,在木桩上单脚站立三个小时。接着在沙丘上跑,一会我会去沙丘设置一些障碍物。下午到瀑布中间的岩石打坐。记住所有人一些训练,体内的灵力都要封闭。”

    “好!”怪妖没有任何疑惑更加没有反对,冰血说的一切,他们都会照做,这不仅仅是班规,也是对与老大的绝对信任和忠诚,这就是紫级班。

    所有人看着手上银链,充满的好奇,按照冰血所说的指令,滴血后带上,想都没想直接加重到五十倍。顿时四周好似被绑在了大山上一般,噗噗噗…一个两个都猛地做到了地上,就连五怪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半蹲在地,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

    这……这东西……

    “老……老大……这是初级圣幻器!”

    原本以外他们是被这突来的负重给惊讶到了,刚要解释的冰血,却听到了从怪风口中的一声惊呼。

    冰血有些好像的看着怪风,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这问题大了吧!加重手镯我到底是也听说过,但是初级圣幻器的加重手链,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唉。把这东西炼制成圣幻器,到底是那个变态想出来的,这……这也太奢侈了吧!”怪风嘴角不断的抽搐着,看着手腕的那条银白色手链,满脸的无语。

    但是比他还无语的冰血,此时已经满头黑线:“不知不觉就炼制成初级圣幻器了。不过这个负重手链是没有上限的,想加重多少都可以,你们没隔五天,要加五倍到十倍,按照你们的身体承受力的极限来加。”

    此时所有人都一脸目瞪口呆的看向冰血,他们不是因为要接受这严苛的训练而惊讶,而且因为他们这位新老大的一句话……不知……不觉,尼玛……不知不觉!

    “怎么了?嫌多吗,要知道小天还只是大魔法巅峰,现在已经负重到八十倍了!你们最低也到了魔导士初级了吧!”冰血对着所有人双眉一挑,声音出现了几分冰冷。

    “不……不是……老大!你刚刚说……不知不觉是什么意思?”怪羽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可爱的小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呆愣的傻样,不过放在她那张标准萝莉脸上,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

    “我炼制出来的灵幻器不多,熟练度到达了炼器宗师后,凡是炼制出来的幻器,最低就是圣幻器初级了!所以,我也没办法!”冰血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不过嘴角边的那抹戏谑,却没有让那些明显被吓傻的新伙伴看出来,当然除了旁边的怪妖以外。

    然而下一秒,训练场上顿时毫不客气的响起了一阵倒吸气声,所有人看冰血的眼神,那就一个怪异啊!

    你们十四岁的大魔导师已经够摧残他们的心灵了,现在竟然告诉他们,他们的这个新人老大还是一名年仅十四的炼器宗师,要不要这么玩他们啊!是他们老了嘛,还是说真的是他们太久没有出去,所以都不知道外面的天已经变成了红色,太阳已经开始从西方升起来了。

    “怎么样?还有疑问吗!”冰血双手背后,歪着头看着那些满脸扭曲的同学,笑的一脸甜美可爱。

    “额……没!”众人仿若呆子一般的看着冰血,僵硬的摇着头,浑然不知,就在冰血露出一抹可爱笑容之时,站在最边上的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已经慢慢的在挪动脚步了。

    “那么……还坐在地上干嘛?”冰血挑了挑眉,可爱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好奇。

    “呵……不……不干嘛!”怪风想也没想的顺口说道,随即依旧是那副痴呆的表情看着冰血,傻呵呵的笑。

    “哦……”冰血看着怪风一行人,再次微微一笑,然而下一秒脸色一变,让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之时,抬起手臂对着自己的衣袖说道:“阿花,半个小时内,没有跑完五十圈的人,不用客气,可劲咬!”

    “嘶嘶!”的声音好似在回应冰血一般,从冰血的衣袖中传出,让众人浑身一震,猛地从冰血的笑容中回过神来。满脸惊骇的看向冰血的衣袖。

    据他们了解,凡是能被他们这位怪物老大拿出来的,都没有不吓人的。

    然而在他们看到那条从冰血衣袖中悠哉悠哉的爬出来的小蛇后,瞬间脸色一变,那感觉就好似看到了一只巨型猛兽,对着他们已经张开了大嘴,而且已经伸到了他们面前一般。

    “这……这……这是……”怪风坐在地上指着从冰血衣袖中爬出来的小蛇,急的开始口吃了起来。

    “百花毒王!”一身劲装的怪柔,已经再也维持不了那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了,瞪着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冰血手腕上的百花毒王。

    这条蛇,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的,同样也没有一个差点没被这条毫无魔力的小蛇给弄死的。记忆犹新,怎能不怕啊!

    “嗷嗷嗷!快跑!”怪羽不快小巧灵活啊,猛地从地上窜了一起,带着身上的那五十负重,同时封闭住体内的所有力量,向着操场边缘跑去。

    有了怪羽的提醒,所有人一高窜了起来,跟着排成一排开始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晨练。

    操场的跑道上的障碍物,已经全被设好,怪风跑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两纵长排,洛坤、洛天、韩启明、叶冰熏成一竖排,怪灵、怪蒙、怪羽、怪柔层一竖排。

    因为每个人的衣着风格颜色都不相同,只是每个人的胸前都带着一枚紫色中间带有一朵粉色樱花的胸针。远远看去显得队伍很杂乱,但是如果仔细听,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们三十三个人的步伐统一到连抬脚落脚的速度都是相同的,哪怕是呼吸的速度都是一样的。

    这样的不仅仅是长期培养出来的默契,还有一种打心底发出的一股团结之气,三十三个人,也可以说是一个人。

    经过了三天的时间,冰血带着暗夜、怪妖和他们的契约兽们,终于结束了搬运工外加运输工外加建筑工的工作。()将整个训练场重新规划的一番。

    冰血在木桩上面加了一层铁架子,在铁架子上倒挂着一把把锋利的双面剑,独独留下每根木桩的一小块距离,沙场上,冰血绑了几个沙袋,在沙场上打沙袋,估计也只有冰血这个变态想得出来,试问……正常人能站得稳吗!

    另一边的一个大操场上,冰血设置了挂勾梯,五十米铁丝网,单杠双杠,五米高的石墙,一排箭靶。冰血还在旁边建了一个游泳池,虽然广场那边已经有了一个水潭的,但是毕竟水潭旁边就是瀑布,练习游泳什么地比较麻烦。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后,紫级班的一行人也在三天里,慢慢的习惯了手脚上加重的那五十倍力量,毕竟他们这二十多个人都不知正常人。

    在第二天一早,所有人不到早上五点准备到训练场集合之时,看到了一堆他们从未看到过的东西,看似好像是给他们准备的训练项目,只是……这些训练项目,好奇怪!

    能不奇怪吗?冰血建的这些可是跟现代那些特种部队的训练一样的,只不过在这里冰血将所有的项目都加大了力度。毕竟他们跟那些普通人是不一样嘛。

    “心齐哥哥,这些是什么?”洛天好奇的看着冰血身后的那个广场,不过此时的洛天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到冰血的怀里。

    “这就是你们以后每日都要训练的项目!现在我来说下今后每日的训练课程。早晨五点操场准时集合,绕着操场跑到半个小时内跑五十圈,每两天加五圈,以此类推。早餐过后,六点上木桩单脚直立两个小时,八点木桩上跑步一个小时。九点挂勾梯上下六百回,穿越五十米铁丝网来回六百趟。十一点单杠双杠体能训练。十一点半俯卧撑三百个1组,引体向上一百个一组,仰卧起坐上身倾斜45度不动一个小时。午餐半个小时,一点所有人到练靶场,双手摆出拿着箭头上拉着重力石的弓箭,丞射箭的姿势,保持两个小时。接着是三个小时的自由搏击,接着半个小时的晚餐过后,所有人到瀑布的岩石上打坐。第二天四点半的时候回各自的房间换衣服。”

    一连串的训练课程,冰血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说完后,淡然的看着众人。

    没有睡觉……时间!

    怪风用眼睛瞄了瞄身边的怪蒙,无声问道。

    有……在瀑布里面!

    怪蒙轻声叹了口气,回看了一眼怪风。

    原来一山更比一山高,说的就是他们的心齐老大和怪妖老大啊!原先的训练,他们就已经觉得很变态了,现在心齐老大的训练,简直的非人类的虐待!

    好吧……他们本来就是非人类。

    然后在冰血带着他们来到那慢慢都是寒光闪烁的刀帘子的木桩前时,顿时所有人的脸都绿了……他们转过头哀怨的看了一眼一脸正常的墨心齐。深深的吸了口气……老大……乃这是要弄死咱们吧!

    而此时洛坤、韩启明、洛天、叶冰熏四个人只能无奈的笑了笑,真不知道他们家的那个小变态还有什么是她想不出来的。四个人对视一眼,随即转过头拍了拍已经怪风、怪灵、怪蒙三个人肩膀,对着怪羽和怪柔点头笑了笑,随即脚下一蹬,最先上了木桩。

    “想什么呢,还不上去!”怪妖冷冷的瞟了一眼怪风几个人,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冷冽的摄人之气。

    “是!妖老大!”

    众人浑身一抖,刷刷刷的跳到了木桩上站定,努力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不碰到旁边那些都快挨到自己脸上的利剑。

    呜呜呜……两个老大,一个冷,一个黑,他们好可怜的说!

    冰血站在下面看着木桩上那一张张委屈的小脸,但是双眸中却闪速着认真和坚持。这样的他们让冰血面无表情的脸上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了看暗夜和怪妖。三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这么轻轻的一眼,便已经知道了对方下一个动作,只见三个人齐齐一跃,同时站在了最前面的三根木桩上。

    紫级班整整好好三十六人,在太阳还只是在天边冒出个小头之时,便齐齐站在了一片用利剑穿成的帘幕中,脸上带着不同的表情,眼中却同样的坚定认真。

    这是小心导师前去院子里晾衣服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不懂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能让这些才年纪轻轻的少年少女有着这样的毅力。

    就这样,紫级班内新的魔鬼式训练升级版,正式开始了。全体人员每天都在重复着那些训练项目,但是每隔三天到五天,所有的项目不变,但是次数却在不断的增加,四肢上的负重力也在不断的增加,晚上更是从来没有回过自己的寝室,最后干错所有人都将衣物拿到宫殿的三楼,里面不需要床,只需要两个房间用来做男女更衣室就好,因为他们的睡觉时间用在了在瀑布中打坐修炼。

    之前他们也觉得这样的速度过快了一些,不过在怪风好奇问道冰血身上的负重力现在到了什么倍数后,所有人再也没有了任何抱怨,连想都没有想过了。

    他们这里面除了新来的小天和叶冰熏以外,最小的也已经到了十七岁。而他们那马上就要十五岁的老大,竟然告诉他们她手脚上的负重是各五百倍。

    我擦……五百倍……

    妈的……这还抱怨个屁啊,想想都觉得脸红!

    从那以后,所有人的心里再也没有了任何想法,每天只要是冰血叫大家做的,管你是加什么,就算现在他们去砍座大山背在背后,他们都绝对没有任何意见了。

    在三个月后某一天,紫级班结束一天的特训后,冰血叫住了所有人。

    “今晚开始撤掉负重链,特训停止三天,这三天里大家可以留在自己房间打坐冥想!”

    冰血的话让众人一愣,随即笑了笑,没有兴奋,没有任何激动,只是很柔和的笑了笑,齐声喊道:“是,心齐老大!”

    吃过晚餐后,怪妖和五怪带着冰血、暗夜、韩启明、洛天、洛坤、叶冰熏六个人回他们专属的领地。

    所有人的寝室都在山崖上面的树林内,树林内有两片领地,一片是只属于怪妖和五怪的,一片是属于另外二十几个兄弟姐妹的。

    在紫级班内,等级分界很明显,就好似一个军队一般,但是彼此的感情却又是最亲密的伙伴、亲人、兄弟。看似矛盾复杂,但是却又感觉理所应当。

    所以像是怪妖和五怪他们就有只属于他们六个人的专属领地,然而现在冰血六个人来了,所以自然而然归属到了怪妖他们的领地中,而他们的六个人专属的房间也在他们训练的事实,怪羽找了几天吃饭的时间去整理好了。

    当冰血几个人在怪妖他们的带领下,来到了那所谓的领地后,第一个感觉就是惊讶,然而在看到他们的寝室后,剩下的就只有满头的黑线了。

    从冰血几个进入到他们这新领地后,就感觉好似突然进到了热带雨林,但是这里却带着清爽的感觉,微风徐徐很舒服,耳边还有流淌着水流声,十分的悦耳,偶尔一两声清脆的鸟叫给这片林子添加了许多生气。不过越往前走,就总是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用木头做的桌椅,秋千,花篮。地上种着许多好看的花朵,就连树上都缠绕着不知名的花朵或者是青藤,很好看,很清馨。

    但是谁能告诉他们,他们的房间为何在那苍天大树上!

    树屋啊……虽然这树屋从外面看上去很好看,而且感觉很温馨,但是它也是树屋啊,不仅仅是他们的房间,就连他们的各自的书房、厨房、乃至浴室都在树上,而且是同一颗差不多有五人环抱的苍天大树,呈环绕式从顶端到树干中央。

    一人一颗,在这片领域上,每个人的树屋都相距不远,但也不会打扰到彼此,分部规划的很好,但是让住惯了正常房屋的几个人还是多少有些怪异。

    “这都是怪羽弄得,我们领地上的所有建筑规划都是她一手操办的!”怪柔看着一直没有进上树的冰血,微微一笑,温柔的走到她的身边,同样抬起头,跟着冰血一起看着大树,不过冰血听出了怪柔声音中的那抹疼惜。

    “这都是小羽儿一个人弄得!”冰血仰着头看着树屋的目光中闪烁着一抹惊讶。

    “嗯!她说她都是按照当初她在精灵族居住的时候,她和妈妈家就是这个样子的!”怪柔温柔的看着冰血,笑了笑。

    “她在精灵族住过?”冰血转过头看着怪柔,眼中带着疑惑。不是她喜欢八卦,喜欢大厅伙伴的私事,只是他们的事情都比较特殊,知道多一些,也好多做一些准备,防患于未然。

    “嗯!精灵族的精灵们心底都很善良,对刚出生的怪羽很好,她说在精灵族居住的那些时日是她最幸福的时光了。不过后来他爸爸娶了精灵的事情被魔界知道了,他们一家怕给精灵一族带来麻烦,便偷偷的离开了。没想到,刚刚出了精灵之森没有多久,便被魔界的人发现了,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怪柔耐心的跟冰血讲着怪羽的事情,脸上始终带着温柔中夹着一抹疼惜的笑容,只是那双温柔似蕊的眸子里偶尔闪过一抹狠厉的凶残之光,表示着她的不同。

    “魔界啊!”冰血皱着眉头,淡然的说着这两个字,清冷的双眸中让人看不出她心里的想法。

    “怪羽早晚有一天会去魔界找她的父亲,她始终相信她父亲是不会死的!”怪柔在说这样的时候,一直看着冰血,然而在看到冰血皱了皱眉头之时,怪柔的脸上除了一抹急切。

    “怎么了?你怕了!”怪柔的问的很平静,但是冰血却听出那一抹急切和……诧异。

    “怕什么?”冰血突然抬起头看向怪柔,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笑。

    “我们紫级班是一体的,怪羽如果说要去闯魔界就父母的话,我们也会一起去的!”怪柔的看着冰血,脸上带着坚定,不容置疑。

    “那我是不是紫级班的?”冰血眨着眼睛,反问道。

    “是!”怪柔心里奇怪,但是却已然点了点头。

    “你说紫级班是一体的!”冰血继续问道。

    “当然!”怪柔皱了皱小巧的鼻头:“可是……你难道不怕,魔界是三大界面中的其中一个,而且很神秘,有的人说魔界的真实实力也许早已超过了其他的两大界面!”

    听着怪柔的话,冰血再次笑了笑,抬起头轻轻的揉了揉怪柔那一头柔顺的蓝色秀发,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天空,脸上带着狂傲的自信:“就算是怕,又如何。伤害的伙伴人,哪怕是玉石俱焚,我墨心齐也会去!况且……长这么大,我墨心齐还从来没有怕过一个敌人!”

    “你……”怪柔看着这样的冰血,突然愣住了,虽然他们现在是伙伴,但是认识不过三个多月吧。她竟然说为了他们,哪怕跟敌人玉石俱焚……

    “我刚刚说魔界,不是因为怕。而且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魔界的入口,脑海里隐隐约约有这个地方,但是却想不起来。所以你误会了!”

    冰血看着怪柔难得出现这幅傻愣愣的表情,顿时觉得可爱,好笑的将手搭在怪柔的肩膀上,从远处看,怎么看怎么觉得想是在调息良家闺秀。

    怪柔看着逼近的自己的这章绝美容颜,顿时脸颊一红,眼中都这娇羞的神情,低着头,小声说道:“老……老大!你……你离得太……太近了!”

    “额……”冰血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你……”就在怪柔不知道如何解释的之时,怪羽的尖叫声突然传了过来。

    “啊……你们……你们在干嘛!”怪羽看着那两张都快亲到一起的脸,顿时小脸一红。她本来刚刚送洛天去看他的树屋,还在奇怪怪柔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心齐老大不满意自己给他特别装饰的树屋,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想都没想就叫了出来。

    被怪羽这么一叫,怪柔瞬间从冰血的怀里跳了出来,此时那张小脸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

    “我们……没在干嘛啊!”冰血更加迷茫了!这两个人怎么?干嘛脸都那么红啊!

    原谅我们这单纯的小娃吧,有的时候聪明的好似不是人,有的时候却笨的好似一头……额……小猪。

    “老大……你怎么可以这样?”怪羽跑到冰血的面前,小脸上满是委屈和控诉,一双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冰血。

    “我……没怎么样啊!”冰血是更大懵了。

    “男女授受不啦!你怎么可以突然亲柔姐姐!”怪羽憋着小嘴,不依的看向冰血,突然凑到了冰血的面前,满是好奇的说道:“人家也要亲亲!”

    “额……”冰血那个汗啊!谁来告诉她……这是肿么个情况啊!

    “那个……我是……我是……”冰血满脸尴尬的看着怪羽和怪柔,小声说出了两个人。

    顿时两个满脸血红的人儿愣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冰血……女孩……不是吧

    “靠!我们变态到毫无人性的心齐老大竟然是……女的!”怪羽吓到顿时往后一跳,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换着。

    “老大是女孩子!”怪柔张着小嘴,上上小小的看着冰血。看到冰血肯定的点了点头后,最后怪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轻轻的来到冰血的身后,拉过冰血的手,温柔的说道:“老大,你可吓死我们了!你这藏的也太深了,而且……而且……”

    “而且老大从哪看都看不出是女孩子的样子,这也太彪悍了吧!”怪羽也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好在他们都不是普通人,适应能力和接受能力也是超强的。慢慢的接受了她们那彪悍到毫无人性的老大是女生的这个事实。

    “我哪里有藏着,只是你们又没有问过我。我这样子也习惯了,就忘记说了嘛!”冰血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就老大你这比爷们还爷们的个性,谁会没事闲的跑到你面前问你是不是女孩嘛!”怪羽毫不客气的对着冰血翻了个白眼。

    “额……”汗……好吧,太爷们,也是她的错。

    可是……她真的有她们说的那么爷们吗!

    “不过,如果老大换做女装,一定很好看!到时候估计整个大陆都要疯狂了!”怪柔温柔的拉着冰血手,宠溺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却总是想着怎么保护他们的女孩老大。

    “嗯嗯!”怪羽看着冰血的眼前越发的明亮,那感觉就好像要马上拖着冰血去她的房间,换上自己精心准备的最可爱的蓬蓬纱裙,一定很可爱。

    冰血看着怪羽的眼神,在看看怪羽那可爱的蕾丝蓬蓬裙,嘴角一抽,快速往怪柔的身后一躲,连连摇头:“小羽儿,你想都别想,本少是绝对不会穿你那种可爱到爆的纱裙的。”

    “吼!老大好讨厌!”怪羽嘟着小嘴,踱着脚,一脸的失望,哀怨的看了一眼冰血,抱怨的说道:“而且还总是本少本少的”

    “我习惯了嘛!”冰血好笑的看着怪羽。这样的小丫头,任谁都看不出她能笑着屠杀一城的人,也面不改色的主吧。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回去整理一下,还有卸掉负重链的加负力,打坐休息呢!”怪柔温柔的揉了揉怪羽的头,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三个人道过晚安后,回到了各自的树屋。

    冰血先是来到最下面的厨房,里面大多数都是一些用木头或者石头制作的东西,很干净,上面还放着一些小吃,应该是小心导师做的吧。虽然她不经常出现,但是对于他们的生活却极为的照顾,就算他们三十六个人每天都要换一套衣服,她也会在第二天的一早将所有人要穿的干净衣服整理好,放在他们的更衣室了。每天都变着法的给他们做营养餐,让他们有足够的体力迎接每一天的训练。

    偶尔冰血会看到她晾衣服的时候路过训练场,那个时候小心导师会笑着看他们训练,淡然笑容的却带着慢慢的心疼。虽然她的实力在他们中间是属于弱小的存在,简直就是不可能出现在紫级班领域里的,但是冰血知道,班级了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位弱小的小导师,也在用心的保护她。因为每一次她要外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怪妖都会拍一两个人陪同她一起去。

    厨房的上面是浴室,这里面有一颗水系魔晶石,可以供他们洗澡。浴室的上面就是书房了,里面没有什么书,但是却有许多珍贵的字画,和一张大大的书桌,上面放着玉石制成的文房四宝,可精美。

    冰血最后来到她的卧房,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张大大的原本双人床,上面是软软的紫蓝色棉被和枕头,上面还有两个大大的抱枕,还挺可爱的。房间的另一边是一个透明茶几,还有一套紫蓝色沙发。

    可以看出怪羽真的很用心的帮她不值房间。

    冰血走到大床对面的用原木搭成的及膝小高台,上面还放着一个紫蓝色的垫子,这里应该就是怪羽设计用来打坐的吧。

    温柔的笑了笑,冰血便做到了上面,闭眼调息,调整了一下最近三个月特训所得到了充沛灵力,内视之后,冰血才发现,她的魔幻之纹的封印,竟然在她不知道情况下解开了几条,虽然上面的封印依旧是无数道横七竖八的样子,但是已然可以让冰血清楚的感受到,魔幻之纹的轻微松动。

    冰血为了这细小的松动,心里难免激动的一下,要知道这魔蓝之纹的逆天强大,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这一点的细纹的松动,足可以让她以大魔导师高级的实力去战胜一名圣魔导师,甚至是跨两阶对上法圣,都有一战的可能性。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稳定一下激动的神情,调整好心态,屏气凝神,缓缓的进入到了冥想深思中。

    原本今天是紫级班全体放大假的第一天,不用继续在瀑布地上修炼,可以好好的会到自己的房间,好好的睡一觉。但是因为这三个月的训练让所有人的体质都发生了一个巨大的改变,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没有人正常的躺在床上睡觉,而且都在打开负重手链后,打坐冥想,好好的吸收这段时间所得到了好处。

    然而就在今夜,接近凌晨之时,原本安静的怪物之森,先是从普通学院的树屋领域爆发出一阵元素波动,天空顿时亮了起来,天地规则瞬间降下,包裹了那个爆发出元素波动的树屋,然而这样大的动静,竟然没有惊动出任何一个紫级班的人,不出两分钟,接二连三的天地规则光芒瞬间从天空中降来下来,仔细一算,竟然整整降下来二十九束光芒,那不就是紫级班除了东边领域中的十二个人以外,其他所有人都在晋级。

    然而这还没完,东边领域的突然也降下了几道天地规则的光芒,纷纷将洛天、叶冰熏、怪羽、怪柔、怪风、怪灵、怪蒙几个人的树屋包裹在了其中。

    这样大的一个集体晋级之光,瞬间将整个罗云山乃至整个普罗城都笼罩在了其中。帝婴学院的不管是学生还是导师,瞬间冲出了自己的房间,齐齐将目光看向后山方向,眼中带着震惊和秘密。实在不明显,他们帝婴学院的后山,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群人。竟然能在一起晋级,这也……太吓人了吧。

    普罗城内的几个家族,更是纷纷触动了几个高手,向着罗云山这边飞来,想要探测一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群人,这样三十来号人的集体晋级的景象实在是千百万年来第一次看到啊。

    然而帝婴学院又怎么会是他们可以随便闯入的地方,更别说是前来探测了,简直是找虐。不用其他,就小小的捍卫队,就让他们知难而退了,不是打不过,而且根本不敢打啊!

    “怎么样了,都赶走了!”白俊双手背后,踏空而力,淡然的站在帝婴学院的上空,双目看向后山最亮的地方。

    “是的,白俊阁下!”身后的黑衣人恭敬的说道。

    “嗯,下去吧!”白俊对着身后的摆了摆手。随即轻风一晃,身后再无一人。

    这时白俊身边的空气再次一动,一个穿着一挑水蓝色带着白色点点睡袍的老者出现在了身边,同白俊一起看向后山。

    看到这人的形象后,白俊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咬牙切齿的说道:“师父,您是院长,怎么能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你啊,年纪轻轻,怎么那么死心眼呢!这大晚上的谁不是在睡觉啊!这么急着出来,难道还换身衣服打扮一下嘛!”我们可爱可敬,又可恨的院长大人,对着白俊翻了个白眼。

    “你换衣服用得着三秒钟吗!”白俊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师父,竟然生出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力感。

    “好啦,好啦!生气容易老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