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五)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好在冰血的解毒药都是极品丹药,不然的话,如果像是其他普通的解毒丹药,不仅仅不能这么快的清除毒素,还会让闻人熙耀那本就少的可怜的血,再吐出那么多毒血以后,完全可以直接升天了。

    然而冰血的这种解毒丹药却是直接针对这种血液毒素研制的,还血丹,可以让血液入毒者体内的所有毒血转换成健康的血液。

    还血丹将闻人熙耀体内血液的毒转化成健康的血液之后,就差身体表面伤口上的毒素了,如果不及时处理,同样会危机生命,毕竟伤口感染可不是小事。

    冰血盘坐在闻人熙耀的身边,双手十指轻轻张开,举到闻人熙耀的腹部之上,一声淡漠冰冷的吟唱随即而出:“清心之水,吾乃元素之主,命汝以水精灵之力——驱毒。”

    一个水系治疗上古魔法轻轻松松被冰血使出,随着吟唱的声音又口中发出,一道湛蓝的水光缓缓的在冰血手掌心迸发而出,缓缓的形成了一个蓝色的水光球,在吟唱出最后一个字之后,“唰”的一声,一道道水蓝色的光芒由冰血掌心处的水光球中发出,将闻人熙耀团团包裹住,好似一道道湛蓝的水流般,一边又一边的清洗着闻人熙耀的身体。

    此时浑身处于火辣辣般疼痛的闻人熙燃,突然感觉到自己好似被一片凉爽包围着,身体上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在逐渐减退,最后消失不见,很舒服,很清爽,所有的疼痛,苦闷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舒爽。

    现在的冰血已经不是当初刚刚进入到魔兽森林之时的她,一个上古治疗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很轻松,不再有那是的压迫感和无力感。

    轻轻松松的治疗好了让闻人商会十几个人都束手无策的闻人熙耀,冰血轻轻的放下双手,习惯性的揉了揉手腕,不理会四周传来的惊叹目光,转过身,神识不断向外释放,按理说都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雷明他们怎么还没有到。

    “额……请问紫墨阁下,我家主子现在如何了?”青衣看了看躺在身边的闻人熙耀,紧闭着双目,脸色也好了很多,但是却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又看了看冰血一副轻声自在的表情,顿时有些不解的问道。

    但是人家紫墨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更别说回答他的话了。

    再说现在的冰血也没有时间去理会他,反正人是救活了,她的任务结束了,她更担心的是雷明一群人。

    不再耽误时间,立刻用契约平台联系上了银摄,看是否需要回去接他们。显然雷震行那几个高手直接被冰血给无视了,他们是有多不让人放心啊,怎么说他们几个老家伙在佣兵界也是出了名的高手吧!

    如果雷震行他们知道,定然又是一定欲哭无泪,怒火中烧却又等不到发泄口,最后导致憋出内伤来。

    “银摄,你们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有到?”

    “主人,你放心,我们没事。只是这雾比较奇怪,竟然能降低我们的威压。一路上有几波不长眼的撞上来而已,已经都解决了,没有人受伤,大家都很好。我们很快就到了!”银摄娇嫩的声音让冰血多少放下了心。

    只是那话中的意思却让冰血皱起了眉头,这一皱眉头不要紧,要紧的是吓坏了青衣一群人,虽然青衣刚刚问完冰血,没过一分钟,冰血就皱起了眉头,不乱想才有鬼呢。

    “紫……紫墨阁下,难道……难道主子出事的,没有救吗!请紫墨阁下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家主子啊!”大块头敖焙,也就是那个悲催的被冰血甩到一边的大汉,立刻吓到爬到冰血的身边,一张大脸扭曲的极为诡异,扯着大嗓门,悲痛欲绝的开始摧残冰血可怜的耳朵。

    本就在暗自思考的冰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震的一惊,瞬间感觉到了身边的热量,想也没想,纯属习惯性本能的快速抬起手,对着身边的大块头敖焙挥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伴随着几声惊呼和一声惨叫响彻这个山洞内。

    冰血皱着眉头,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那个被自己挥出去的倒霉孩子,大头朝下,脸埋地,双腿朝上,胸触地。

    额……下手有点重!

    冰血嘴角一抽,额头快速滑下三条黑线。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自然反应!”

    冰血清脆的声音让所有人眼角一抽,不由自主的厌了口口水。敖焙可是他们当中力气最大,实力最强的一个斗士,竟然就这样被一个腿还没有他小胳膊粗的丫头给扇飞了,看看那墙都被砸出坑来了,这……这让他们这些大人情何以堪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位恐怖的姑娘,貌似……好像……是个魔法师吧!

    魔法师啊……身体体力最为羸弱的魔法师啊……竟然把一个强悍的天阶斗士给一巴掌拍飞了……这算个什么事啊!

    看着所有人都用一种看怪物似的目光看着自己,冰血嘴角再次抽动了一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吧,她习惯了,真的习惯了,真他娘的习惯了好吧!

    “我不习惯有陌生人靠我太近!”正了正神色,严肃的看着周围的人,语气冰冷淡漠的说道。其实不过是想掩饰下那少的可怜的尴尬罢了!

    然而冰血话音刚落,就见刚刚那些本来离冰血不是很远的人,速度敏捷的向着离冰血最远的一处墙壁爬去,那速度,根本就不是一个受了伤的人该有的。

    她可以说,人的本能真的……很强大。

    除了青衣和无法动弹的闻人熙耀以外,所有人都靠在了离冰血最远的墙壁上,仅仅的贴在墙根抱着双腿,生怕离冰血太近,被她拍飞,他们可经不起那看似柔弱却强悍到变态的一掌了,会死的!

    他们敢以天神起誓,如果这里不是山洞,如果四周没有那厚厚的墙壁遮拦,敖焙现在估计都已经看不到身影了。

    其实青衣此时也很委屈,不是他不想离这个奇怪又变态的女孩远点,实在是他不敢动闻人熙耀的身体,生怕出点什么意外,好不容易脸色好点了,如果因为搬动而有什么事的话,他真的该以死谢罪了。所以只要咬着牙,强装镇定的守在闻人熙耀的身边,还不动声色的将闻人熙耀护在身后。

    这个女孩实在太过诧异,她来救闻人熙耀这一点大家都已经完全相信了,刚刚那一个上古治疗术,他们都真真确确的看到了,虽然很惊讶她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变态的修为,就连使用完上古魔法都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的异常,这也是大家为何这般惧怕冰血的原因了,她给他们的感觉简直就是深不可测,试问十几岁的孩子竟然能给他们这种感觉,那是多么惊秫的一件事啊!

    而且这个奇怪的女孩,脾气又阴晴不定,完全不给一点面子,说冷就冷,就打就打,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一声冰冷的气息让人难以靠近,然而那股冰冷却又不似一般的冷漠而且带着一股嗜血的阴冷,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好似那股阴冷的气息本就是她与生俱来的,而不是后天养成的,正常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让人胆寒惊惧的阴冷,而且她还那么小,虽然不知道确切的年龄,但是那身型,那带着一些稚嫩的声音,足以证明她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岁。

    天啊……真的是越想越恐怖!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天阶!一个不到十五岁就能将强大的上古魔法随手捏来的女孩,一个不到十五岁就能将一个天阶斗士一掌打飞的魔法师……尼玛……你还是人吗!

    此时山洞内,一片寂静,所有落在冰血身上的目光越来越惊秫,越来越诡异,让冰血这个素来不知道脸皮薄是什么意思!

    “那个……”一阵冷风吹过,让陷入一片扭曲世界的青衣稍稍回过神来,看了看身边呼吸平稳的闻人熙耀后,转头看向冰血小心翼翼的开口,没想到还没说完就被冰血冷冷的打断了。

    “白痴吗!不是都说了他没事了!流那么多血,多晕一会很奇怪吗!”一声充满不耐烦的厉吼冲刺着整个山洞,一股冰冷至极,阴冷肃杀之气瞬间充斥着整个山洞内,让那些闻人商会的人顿时双目大睁,呼吸急促,每个人都突然有种好像身陷地狱般的恐惧,却又无力反抗,只能浑身僵硬的等待着接下来的酷刑。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血不屑的扫了一眼那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却是无法动弹的一群残疾鸟。估计如果现在他们不是在山洞里,早就一个个搀扶着有多远跑多远了吧!

    向着洞口走了几步,不再理会身后的那群白痴,这不明白,这群人是怎么将这么大的一个冒险者集中营撑起来了,就这点胆子,怎么没有被魔兽和那些凶神恶煞的佣兵冒险者给吓死。

    其实冰血这么说,还真是冤枉他们了。

    真是一群可怜的孩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