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八)

作者:九条尾巴的猫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妻在上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恶魔很倾城最新章节!

    白衣男子的话让闻人商会分部的其他人同时一愣,一个个瞪着双眼睛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燃脸上那不变的笑意。随后在看到闻人熙燃身边的冰血之时,顿时明白了,为何她刚刚只给男孩治疗却拒绝给其他人治疗。

    男孩是因为闻人熙燃的话才等到了那个奇怪女孩的治疗,然而拒绝他们分会长的请求,是因为刚刚分会长对闻人熙燃的失礼。

    可想而知,他们小少爷在那个实力强悍的女孩心中是很等的地位。

    他们那素来被称为第一纵跨的小少爷什么时候交到了一个这么……额……怪,实力又这么强悍的朋友。

    “紫墨妹妹,如果治疗好他们会对你有伤害吗?”闻人熙燃没有理会从对面传来的目光,转过头轻声问向冰血。紧接着传音道:“紫墨妹妹,如果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危害,那么只要他们这些人死不了就好,其他的无需理会。”

    冰血拉过闻人熙燃的手,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很费精神力和灵力,但是几人燃哥哥想救他们,紫墨自当尽力。放心吧!”

    闻人熙燃瞥了一眼闻人商会的人,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那些人是他们闻人家的人,但是在他心里却始终没有冰血重要,在他们这样的大家族中,有的也许连最亲血缘的亲人都一定有太多的感情,何况是他们。先前来焦急来救他们,是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父亲很重要罢了,也因为他们毕竟是闻人商会的人。如果真的要用冰血的健康来换取他们的健康,那么他绝对会拒绝,那么这些人只要不死就好了。

    雷明作为闻人熙燃的发小好友,此时自然明天闻人熙燃心中所想,安慰的拍了拍闻人熙燃的肩膀,轻声传音道:“放心吧。既然紫墨说没事,那么就一定不会有事的。毕竟晚些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不会贸然浪费自己的灵力的。”

    冰血笑着对着自己的伙伴点了点头,向前一步,双手缓缓的向上抬起,两团金色的光芒由手掌心迸发而出,一瞬间将闻人商会分会所有伤员笼罩在其中,虽然这样大面积的治疗没有单个来的效果好,但是却可以让轻伤者恢复体力,让重伤者可以恢复到自己运息疗伤的地步。

    这样不仅仅可以让这些人感激闻人熙燃和自己,还可有有效的利用那些轻伤的人,毕竟一会一旦跟黑衣人打起来,他们五个人估计会不够用。

    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治疗,冰血终于收回了释放的光系治疗魔法,脸色有些发白。被火云裂扶着盘膝坐到的一边,静静的调养着。

    “不知道小少爷怎么会突来来到了藩司城,难道是总会长大人派小少爷过来的?”白衣男子睁开眼睛后,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燃,语气中多了几分恭敬。

    “不是。”闻人熙燃微微一笑,眼中透着只属于他和他们佣兵团的骄傲:“在下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金燃。刚刚给你们治疗的是我妖月佣兵团的团长之一紫墨,这位是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落雷,这位是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火云,这位是妖月佣兵团团长之一的轻风。这次我们是接到了佣兵公会发出的任务,才会来藩司城的。”闻人熙燃一一介绍了身边的伙伴,眼中始终带着骄傲,属于他们的骄傲和那一丝丝的温柔。

    “妖月佣兵团!”白衣男子与身边的几个贴身护卫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他们从来没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佣兵团的名字,他们在伤差不多好了之后,都有探视过他们五个人的修为,但是却一无所获,就连他们比较熟悉的闻人熙燃都让他们无法看透,甚至连一丝丝的灵力波动都无法察觉到。

    难道他们身上都有那有价无市珍贵的隐匿幻器。

    别吓他们啊!

    这五个人到底是多有钱啊!

    更重要的事,为什么连他们那素来难以管教,第一纵跨,放荡不勒的小少爷竟然做起了佣兵。

    难道……这期间闻人家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们不知道!

    “我们刚刚成立不久,你们没有听过实属正常。但是,我相信,不久将来这个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妖月佣兵团的声音。”闻人熙燃单手一甩,唰的一下打开了手中的白玉折扇,轻柔的举到了坐在自己身边冰血的头上,轻轻的扇着风。

    这样温柔、这样体贴、这样狂傲的闻人熙燃是白衣人等从来没有见过的。

    不过,说实话,确实比以前的闻人熙燃顺眼了许多。

    “对了,刚刚我和云急着出去找紫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闻人熙燃手中的折扇继续煽动这,转过头看向正在用目光探索他们五个的白衣人等人,轻声问道。

    “额……这个!”白衣人本来满是疑惑的脸上顿时一脸的尴尬,低下头好似在逃避闻人熙燃的目光一般。随即快速转过头看向身边的青衣男子,手肘处悄声无息的碰了碰看天看地就不看他的青衣男子。

    感受到自己老大的暗示,青衣男子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闻人熙燃,声音低沉的说道:“我们本来早在那些奇怪的黑衣人攻击这藩司城内三大家族之时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快速驱散店里的可人,带着分会仅剩的十十多人进入到了地道密室。昨天听说终于收到了表少爷的传讯,说他们这些人都躲在了城里,逃过了那些黑衣人的追捕,不过都受了伤。我们遍寻了过去,那个地方根本不安全,我们便想将表少爷一伙人全部转移会地下密室,但是中途再次遇到了黑衣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躲在了这里。好在,我们出来前有将会分的镇店之宝幻隐圣器带出来,这才躲过了黑衣人的搜藏。不过大家都受了伤,特别是表少爷身边的人。好在小少爷您和您的朋友来的及时。”

    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多遇到的事情,本应该是很悲催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闻人熙燃竟然可以从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的脸上看出极为尴尬的表情。

    嘴角一抽,闻人熙燃问出了他们五个人从进入到藩司城内就一直很是疑惑的问题:“话说,你们为何不从地道出去,搬救兵进来,我想机会更应该大很多才是吧。”

    “这个……”青衣男子听到闻人熙燃的话,竟然脸颊一红,表示竟然显得十分的好笑。双眸求助似的看向白衣男子,得到的确实彻彻底底的无视,在转头看向自己平时有祸同当的四个兄弟,那四个人更是夸张的像是没有听到什么一样,该玩指甲的玩指甲,该整理头发的整理头发,该欣赏风景的欣赏风景,该拉衣服的拉衣服。

    青衣男子顿时努力!尼玛!你说你们,玩个毛的指甲啊,你那光秃秃的指甲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给你玩的。

    还有那个,你奶奶的!你那头发都快被烧焦了,越整理越越乱,再扯扯没了。

    我擦嘞,他怎么不觉得这光秃秃什么都没有又昏暗的房间有什么好欣赏的。

    我去了,兄弟,你那衣服都快成破布条了,不能在拉了。

    青衣男子那叫一个哀怨啊,无奈自家小少爷那一双好似如火一般灼热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身上,想不回答都难,只好硬着头皮,语气僵硬的说道:“额……那个……我们进入到地道后,顺着里面的暗道找到了出口,但是……但是不管我们使用什么方法都打不开。”

    青衣男子的声音落下,整个房间内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仿佛连呼吸声都消失了一般。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八分钟过去了!

    突然……“噗!哈哈哈”一道喷水声随即而来,就看见那个原本在打坐冥想的冰血,顿时毫无形象的扑到火云裂怀里,一点面子不给,哈哈大笑。

    “咳咳!”雷明和林泽然对视一眼,低下头,强忍着笑意,同时轻咳了两声。

    然而林泽然那泛红的耳朵一直在告诉大家,他忍的真的很幸苦。

    火云裂抿着小嘴,轻轻拍着冰血笑的一颤一颤的后背,同样忍着马上要笑出口的声音。

    “咳咳!”闻人熙燃嘴角眼睛一抽一抽的,猛烈的煽动着手中的折扇,避免笑出来。毕竟对面之人还是他们闻人家的人,多少给点面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低沉的说道:“我们进去后,看到桌子上的茶,想到了几十种可能,却唯独没有相信你们打不开门的这条。只是没有想到!”

    本想着给他们留点面子,没成想,闻人熙燃这一句话刚出口,冰血的笑声更加的大了起来,就连火云裂都跟着捂着嘴一顿猛笑。

    林泽然和雷明是更抽了。

    这后来的几个人中,当属福俊杰最给他们面子,此时此刻让人张大嘴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衣人和他边上的几个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咳咳!”白衣男子有些不满的看向笑的极其夸张的冰血。他敢保证,这丫头现在绝对是在报复,赤果果的报复。真的是……小气的丫头。

    他刚刚都已经跟闻人熙燃道过谦了,竟然还不满意。找到机会就这么笑话他们。

    “小少爷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白衣男子的声音有些严肃,问的是闻人熙燃,目光却始终不离那笑趴下的冰血。

    “哈哈哈!我们自然是从你们闻人商会分部的地道入口进来的。不然你以为呢!”冰血手支着火云裂的肩膀,缓缓的坐起身,好笑的看向一脸诧异的白衣男子。

    ------题外话------

    抱歉……昨天身体状况不佳。呜呜……猫猫昨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头会疼得裂开内!吓死偶了!不过,猫猫还是道歉,请假了一天!么么!还请各位亲原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