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章:无法接受(开新文了,求支持哈)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雷武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莫妮是不知道这件事的,相比较高深莫测的老狐狸,她则显得稚嫩多了,她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却发生在部队里好久没回家的叶翌寒回家了。

    要说这世上哪个男人最爱她,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爸爸,相比较赋予她血脉的亲生父母,叶翌寒和宁夏则对她更好,那种好是平时生活在

    一起一点点融合起来的。

    “爸爸。”飞快换好鞋,莫妮就赶紧朝叶翌寒飞奔而去,她脸上挂着热情微笑,直接扑进他怀中,娇声撒娇:“爸爸你怎么这次这么久才回家啊,妈妈和我可想你的。”

    在外面她是智商爆棚的天才少女,但在家里她却只是个被父母宠在手心中的小公主。

    “妮妮放学回来啦,赶紧把书包放下来吧。”瞧着闺女连书包都来不及放下就一下子扑进了叶翌寒怀中,宁夏弯了弯眼眸,眼底透着慈爱光芒,她站起身来,主动将妮妮的书包给放下来,然后又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她面前:“瞧这开心样,我每天都在家里给你准备晚餐,也没见你朝我笑的这么开心,果然啊,你还是和爸爸亲,凡事妈妈都要靠后。”

    自打生了两个儿子之后,宁夏就彻底成了一个家庭主妇,虽然前几年她和朋友有合资开了餐馆,现在在市区里已经有好几家了,但生活的重心却还是在家里,毕竟赚钱养家这种事有男人做,她没压力餐馆开的也开心。

    听着媳妇的俏皮话,叶翌寒忍不住笑了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眼角上已经开始出现皱纹了,却让他看上去更加成熟有魅力:“媳妇,咱们闺女的醋你也吃啊,刚才妮妮没回来的时候我不是已经向你赔过不是了嘛。”

    两人结婚数十年,期间也曾发生过误会,也曾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而吵的不可开交,但始终,那份初心不曾变过。

    他爱她,她也更加爱他。

    这个世间,有爱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因为这份爱意,他们更好的经营这个家,孝顺父母,养育孩子。

    在他含笑暧昧的目光下,宁夏忍不住红了脸庞,娇嗔瞪了他一眼,佯装愤怒道:“女儿还在呢,你瞎说什么啊。”

    他们经历了七年之痒,婚姻生活被没有被时间打败,反而将当年那份爱情转变为亲情和责任,更好的生活在一起。

    完全坐在叶翌寒怀中的莫妮这时候忍不住勾唇笑着:“妈妈,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嘛!你看,你脸都红了。在家里,爸爸最爱你了,我和勤勤勉勉都得靠边的。”

    因为闺女的这句玩笑话,宁夏面颊更是红晕了一分,她恶狠狠瞪了一眼笑的奸诈的叶翌寒,然后哼哼道:“你就向着你爸说话吧,反正他也不常回来,就是想惯你也惯不了多久。”

    说完这句话之后,宁夏就进了厨房切水果去了。

    对于女儿,这男人觉得是下了血本,只要妮妮一句话,不管要什么他都舍得。

    反观对儿子,他是一点儿耐心都没,就恨不得一脚踢出门外和他没关系才好。

    虽然心中这般想着,可她心中到底还是甜蜜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家庭和睦,儿女双全,丈夫宠爱,现在还有事业傍身,不管怎样她都是幸福的。

    “妈妈真的好爱脸红啊。”笑眯眯目送宁夏进了厨房,莫妮这才转眸,笑着从叶翌寒腿上起身坐在一旁沙发上,但还是亲密挽着他精壮臂膀,脸上满是促狭笑意:“每次你一笑着看着妈妈,她就要不好意思了。”

    “坏丫头,既然知道你妈脸皮薄,你还笑话她?”身边的少女已经十多岁,已经从当年那个萌萌的小丫头长成了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让叶翌寒内心止不住的欣喜,趁着宁夏进厨房的功夫,他小声提醒起来:“你也知道我工作的特殊性不能经常回家,虽说可以随军,但还是怕你们不习惯。平时都是你妈照顾你们三个孩子,有多辛苦,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身边的男人开始絮絮叨叨为老婆说起话了,莫妮忍不住咧开唇角,眯着凤眸,笑意盎然道:“刚才妈妈在这,你怎么不说这话?现在妈妈走了,你才说,妈妈都不知道多可惜啊。”

    父母其实就是孩子的启蒙老师,也是最直接影响他们成长的人,生长在这样一个充满爱意的家庭里,即便莫妮满身清冷也不禁被融化。

    “你这小嘴巴还真是能说。”叶翌寒笑着捏了捏闺女的小鼻子,磁性嗓音中满是无奈:“你妈妈和你一样的性子,不能当面夸,不然指不定怎么傲娇呢。”

    说到妻子,他唇边弧度浅浅上扬,眼底柔情似蜜,俨然一副好丈夫的形象。

    有时候幸福真的很简单,有娇妻,有漂亮混血的女儿,有聪明伶俐的儿子,让他即便每次面对危险的时候都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去战胜。

    “爸爸就知道说谎。”莫妮撒娇似的整个人都窝在叶翌寒怀中,享受这如山般宽厚的父爱:“明明你爱妈妈比爱我们都多,还隐瞒,不敢向妈妈说。”

    她不知道别人家里父母是怎么相处的,但她觉得,她的爸爸妈妈相处方式就极为和谐,光是一个眼神就充满爱意。

    “好了,你们父女两就不要说悄悄话了。”宁夏洗了水果切成小块放盘子里端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两人还在悄悄密语,她抿着红唇,柔和一笑:“妮妮去洗手吃水果,少听你爸的话,他这人一向粗鲁惯了,哪里知道疼人?也就对你好点罢了。”

    正好今天勤勤和勉勉去上象棋课了还没回来,不然瞧着他对妮妮这宠爱样,心里又要吃醋味。

    虽然她很同意他的那套教育体制,但有时候还是觉得太过心狠了,毕竟两个儿子今年也才七岁半,还是稚嫩爱玩的时候,他却总是义正言辞的教育他们,每次都会让他们特别的失落。男孩子嘛,调皮点也是正常的。

    这拆台的话让叶翌寒瞬间板起脸来,莫妮勾着唇角忍不住想笑,她连忙站起身来笑着进厨房洗手,把空间留过傲娇的两人。

    虽说两人都已经结婚数十年了,但其中那份激情却始终未曾改变。

    在闺女不在的空隙,他忽然起身,高大身躯站在宁夏面前,笑着揽着她纤细腰身:“我粗鲁?对你不好?”

    男人嗓音低沉似墨,透着浓浓危险,那双冷锐鹰眸更是蕴藏了无数暗芒。

    宁夏小心脏惴惴不安迅速跳动了两下,抬眸瞪着面前的男人,拿出了一贯的气势:“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让孩子看见了也不嫌笑话的。说你粗鲁还不对了?每次你对勉勉都没耐性,勤勤就算了,毕竟他那么好,也让你挑不出刺来了。就是勉勉,为什么你每次都对他那么凶?”

    家里儿子在一天天成长,当父母的其实也咱一天天改变。

    作为职业军人,工作中的叶翌寒绝对是耐性十足,但在生活中却完全不一样,尤其在面对勉勉那个小滑头的时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就想不明白了,他三观这么正的人,怎么就生出叶勉那个小坏蛋?

    面对妻子的控诉,他难得没有心软,而是皱眉解释:“叶勉就是被你和爸宠出来的,小小年纪就不学无术,在学校里整天想着和同学打架斗殴,我要不管管他,他还不得闹翻天?”

    “勉勉是男孩子,调皮点不是正常?”每次在叶勉的教育问题上,这两人总会产生分歧,宁夏真是有些生气了,她转身,眸含愤怒盯着身边的男人:“在说了,我可记得爷爷经常说你小时候可比勉勉更厉害。勉勉才七岁多,你就不能对他多点宽容嘛?”

    这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宁夏总觉得不和他说清楚,以后勉勉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家里三个孩子,前面两个一点儿都不要她操心,反倒是最小的那个让她操碎了心。

    现在为人母了才能感受到教育孩子的那种困难,勉勉虽然纨绔了一些,可到底是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骨肉,每次见他被这男人体罚总是忍不住心疼。

    说到以前那些破芝麻烂谷子的事,叶翌寒面容瞬间变得僵硬起来,极为不自然移开视线,皱眉沉声道:“你不要混淆视听,拿勉勉和我比有什么意思?你怎么不想想你每次被勉勉老师叫到学校的尴尬?他就是被你宠出来的,要不是每次出事你都护着他,他现在敢这么胆大妄为?”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宁夏气的浑身直颤,紧紧抿着红唇,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这男人倒是真敢说,勉勉捣蛋都是她宠出来的?那他呢?他这个当亲生父亲的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难道儿子就是她一个人生出来的?他一点儿也不需要负担?

    要说这些年两人的夫妻生活过的美不美满,但一定是肯定的,可随着叶勉的长大,这个家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危机。

    勉勉好动调皮,完全不似哥哥那般绅士懂事,但那活泼机灵劲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再说了,勉勉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即便每次勉勉在学校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宁夏还是舍不得惩罚他,在她眼中,勉勉怎样都是可爱伶俐的。

    洗完手出来的莫妮明显感受到家里的低气压,看着爸爸和妈妈分别坐在沙发两头互相沉默,她有些好笑道:“刚才我在洗手都听见你们的争吵了,爸爸,你看妈妈每天这么辛苦的照顾我们,你就不能多让让她嘛!”

    即便身为人母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宁夏有时候还是不大成熟,这多少和她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系。本来夫妻生活一直都是多姿多彩的,但在勉勉的事情上,这男人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一点儿耐性都没了,还总责怪她,娇气的宁夏怎么能受得了这口气?

    叶翌寒也知道这些年媳妇的确不容易,为了家庭放弃了许多,连当初求学时最炽热的理想都搁浅下来。

    他在外拼搏,她却为了父母孩子情愿做家庭主妇。

    有时候他不敢细想,一旦想到这些年他亏欠宁夏有多少,他心中就抑制不住的难受。

    两人都是要强的人,在这种时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且这次还是因为勉勉的事情闹的不愉快,都不愿意退让。

    莫妮看的分明,她无奈上前坐在两人中间,托着下巴,眼巴巴瞅着这两人:“爸爸,勉勉还没回来,你就是要教训勉勉也得等他回来在说了吧?妈妈刚才辛苦的进厨房洗了水果,你怎么一口都不吃?”

    说话间,她拿着牙签戳了一块切好的猕猴桃递到叶翌寒知面前,绝艳小脸上挂着微笑:“妈妈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你就多让让她嘛!”

    已经长成大姑娘的莫妮坐着叶翌寒和宁夏中间是他们家庭和睦的见证,在女儿纯真笑脸下叶翌寒无法抵抗,他接过莫妮手中水果,然后无奈笑着投降:“好了,我认错成了吧,你妈妈的确辛苦,我不应该在这事上和她争吵。”

    两人结婚快十年了,那份深情不是一两次吵架就能冲淡的。

    宁夏即便心中有气,现在当着孩子的面也不想在继续下去了,她侧眸,悄然瞪了一眼面色尴尬的男人,然后气呼呼道:“儿子女儿都向着你,你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非得勉勉也这样对你是吧?”

    叶翌寒心中有愧,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能眸含深意注视着宁夏,苦笑解释:“你还真是一点亏都吃不了,我刚才不在气头上随便说了你两句嘛,你就直接记挂在心上了。”

    “你那是随便说嘛?你那完全就是在责怪我没教育好勉勉。”到底是怒气未平,宁夏又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怒目瞪着他:“你要真好心,以后勉勉就由你管家了,我完全不理会了。”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莫妮一时间不知道劝什么好,而叶翌寒更是直接选择了沉默。

    是的,在勉勉的事上他的确有些怪宁夏太过溺爱,勉勉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爱?只是有时候太恨他那混不吝的混蛋样了。

    现在在她愤怒爆发声中,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做的真的不够格,宁夏很年轻的时候就跟了他,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婚后操持家庭。

    而他更多的却是在外拼搏,逢年过节能回个家都是奢侈,教育孩子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这个纤弱女子身上。

    即便他们已经结婚九年了,但在他眼中她还是当年那个在他面前撒娇任性的小媳妇。

    本来欢快的情绪现在因为这句话的影响而彻底低入谷底,站在叶翌寒面前的宁夏咬着红唇,心底有些内疚,尤其见他面色阴沉一直沉默,她更是惴惴不安。

    见这种情况,反应过来的莫妮连忙站起身来朝着房间走去:“今天作业还挺多的,我先去写作业去了。”

    女儿的懂事离开让宁夏脸上更是难堪,她偷偷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面色陈静的男人,开始小声道歉:“老公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那么说你的,你平时的工作已经很忙了,我不应该在拿勉勉的事烦你,是我没把勉勉教育好让你操心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翌寒伸手打断,四十多岁的男人并不幼稚了,他心中无声轻叹,然后忽然站起身来一把将宁夏拥进怀中,沉声吐口:“真正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这些年来是我亏欠这个家还欠了你的,勉勉的确要教育,但一昧的使用暴力也不是办法。”

    满怀愧疚的叶翌寒紧紧抱着宁夏,一如当年一般用力深爱:“对不起,刚才我说话的语气有些冲,你别生气。”

    他都这么说了,宁夏就是在有气,这时候也不好发作了。

    被他深情揽在怀中,她红着脸哼哼道:“别动不动就动手,道歉就好好道歉嘛!家里还有妮妮在呢。”

    莫妮本来也没走远,一直在房间里关注着客厅里的情况,现在听宁夏这么说,她连忙出来捂着小脸,忍不住嬉笑:“我没看见,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也没看见。”

    当年还稚嫩被人抱在怀中的奶娃娃如今已经成了漂亮的小姑娘了,纯真笑容中尽是揶揄之色。

    宁夏顿时红了面庞,她娇嗔在叶翌寒胸膛上捶了两下,然后退开他的怀抱,娇羞哼道:“你爸就是老不正经,你少理他。”

    这话叶翌寒可不乐意听了,他皱着眉,故意沉声道:“我老不正经?你知不知道,齐高要结婚了,娶的姑娘比他小好多,他那才是老不正经好嘛!”

    “齐高要结婚了?”宁夏闻言,满脸惊诧,她目光转向叶翌寒,满是错愕:“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听见啊,谁家姑娘这么好福气啊?”

    叶翌寒扶着宁夏坐在沙发上,神色平静,但嗓音中却难掩感慨:“是挺突然的,别说你了,就连我之前都不知道这事,也就这两天齐高才通知外界的,恐怕不是什么真爱,而是联姻。算了,我也懒得管他了,之前就和他说过许多次,可他不听,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原来这样,那真是可惜了。”结婚多年的宁夏生活美满,同时也希望身边的朋友都能幸福,那个男人平时可没少照顾妮妮,知道他要结婚的消息,她其实很诧异,但却没想到是什么联姻,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联姻什么的都只是锦上添花。

    ……

    就在两人叹声感叹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莫妮面色发白,她满脸错愕,不等思考,就转身跑出了家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发酵,那就是她的齐叔叔要结婚了。

    他居然要结婚了,居然要结婚了!可她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题外话------

    某素开新文了,全新的故事全新的人物,期待亲们的继续支持,么么哒。

    《今晚开荤,首长有点猛》http:///info/551464。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