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齐叔叔我恋爱了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此话一出,葛明脸上笑意一僵,面对着叶翌寒身上表现出来的排斥恼火,他心中别提多憋屈了。

    这是妮妮的父亲,他还能对人家父亲不敬?

    莫妮一直都知道爸爸对她的爱护,这会见他发飙,也在她的想象之中,她上前站在葛明面前,正好挡住了父母对他的打量。

    “爸,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好不好?”

    见闺女这样,叶翌寒更是怒火,好啊,这个臭小子还真是有本事,居然让他闺女这么维护他?

    一时间,叶翌寒眼底喷火瞪着被莫妮护在身后的葛明,就差没扑上去和他拼命了。

    年轻的时候,他抢老婆也是这么模样,现在女儿早恋,他也这样。

    宁夏看在眼中,只觉得十分丢人,她上前拉住浑身阴沉的男人,顶着周围人打量的目光,在他耳边小声道:“好了,好了,你别生气了!妮妮说的对,有事咱们回家说,你这样让人看了笑话,妮妮以后还怎么做人?”

    这男人怎么都这年纪还一点儿也不理智?这还是在妮妮学校门口,他真要把事给闹大了,妮妮还要不要脸面了?

    葛明是富家公子哥,母亲的娘家在市政府那边又有些关系,所以在学校里混的顺风顺水,何时被人这般对待过?偏偏这人又是莫妮的父亲,是他招惹不起的人!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毕竟这一家子各个容貌过人,其中那男人还穿着军装,肩章赫然是两杠四星的大校,这种极别的首长可是很少看到的。

    在妻子的劝慰声中,叶翌寒渐渐冷静下来,他冷瞪了一眼葛明。

    话却是对着莫妮说的:“女儿,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有什么委屈和我说,爸爸给你做主!”

    心中想着,不过是个白白瘦瘦的窝囊废,还没他女儿有勇气,妮妮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他冷哼一声,冷冽视线落在莫妮身上,不知不觉中,他闺女已经长这么大了,正是如花的大好年纪,要是被人给骗了可真是不值得。

    这时候,他完全想不到,在这段感情中,是他闺女自愿的。他想一定是被葛明那个臭小子给骗了,仗着自己长了张就皮相,就敢欺负他女儿,真是不想活了。

    面对热心的爸爸,莫妮无奈抚额,葛明更是满脸苦恼,心想,叔叔我可是大好青年,没你想的那么龌蹉。

    ……

    最后,叶翌寒在宁夏的劝说下,这才罢休,但拉着女儿临走前还是不忘狠狠警告一番葛明,让他别再来找他女儿了。

    回家之后,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体贴望着闺女,满面担忧:“妮妮,你告诉爸爸,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这话莫妮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先前在车上她一直保持沉默,但现在却不得不皱眉解释:“爸,你误会了,葛明对我很好,一点儿也没欺负我!您能别这么想人家成嘛?”

    她这也是实事求是的说,虽然对葛明没什么情感,但在这方面却不得不承认,这些日子他一直对她很照顾。

    中午会和她一起吃午饭,下午放学了又会带着她去玩,然后还把她送回家。

    跟着他一起玩的这些日子,她过的很轻松很快乐。

    这话无疑大大刺激了叶翌寒,一怔过后,他怒目瞪着莫妮,漆黑鹰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你说,这些都是你自愿的?”

    莫妮知道,她这几个月的做法很愚蠢,和葛明交往本来是一气之下的决定,可都这么久的时间了,那个男人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来,恐怕都还不知道这件事。

    而她呢?却要为了这事让爸爸妈妈失望生气。

    一时间,莫妮心中浮现出无数伤心,面对叶翌寒的怒火,她咬唇垂眸道:“是我自愿的。”

    “你……”叶翌寒气的脸色都变了,他死死盯着面前长到十四岁的女儿。她正是亭亭玉立的年纪,青春漂亮,年年跳级,是老师夸奖的对象,也让他时时骄傲。

    但现在她却说和那个男生的交往是她自愿的,这怎么能不让他心寒震惊?

    “我让你上学接受高等教育,就让你在外面乱来的?妮妮,你不觉得这事需要给我个解释嘛?”

    他真是气极了,才会用这种冷言冷语,平时宝贝闺女疼都疼不来,他哪里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回家之后,宁夏也没上前接着劝说了,她抿着素唇站在那凝视着莫妮,心中多少有些失望。

    她的女儿一向懂事乖巧,上学以来,都是中规中矩,连她爸的特权都不用,甚至还主动提出不需要司机接送,自己能坐地铁回家!

    但现在她就这么毫无愧意的在她们面前说着自愿,她知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

    “爸爸,对不起。”在父母震惊的注视下,莫妮死死咬着红唇,心中慌乱极了。

    她到底是为什么?

    她的齐叔叔已经好几个月没联系她了,可她却在这为了他上演了这么一出,让爸妈伤透了心。

    想到这,她心中忽然一痛,抬首,眸光盈盈看着叶翌寒,咬唇内疚道:“爸爸,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

    爸爸对她的爱比对勤勤勉勉还要深,她怎么舍得伤爸爸的心?

    “妮妮,你大了,有自己想法是对的,但不应该用在这上面。”见女儿红了眼眶,宁夏心中也不好受,她拉起莫妮的小手紧紧握着,清眸中噙着一丝伤感:“你是爸妈的骄傲,爸妈最爱的就是你,你从小就享受着最好的教育,我们以为你在这种事上会比一般的小姑娘更聪明的。”

    嗓音微顿,她又继续哽咽吐口:“你现在还年纪还太小了,我们这么担心,也是怕你被别人骗了,女孩子本来就娇弱,比男孩子更容易受到伤害,妈妈不希望你以后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莫妮心中有愧,只能点头表示明白,她是真的对葛明没什么感觉,当日之所以要接受他的求爱,不过是想向所有人证明自己长大了!更想向那个男人证明,她莫妮并不是当年那个奶娃娃了,可就现在看来才知道当日的决定是多么的可笑!

    在宁夏柔软目光凝视下,她羞愧的不知道说好了:“妈妈,我真的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做这种混事了,你和爸爸别为我伤心了。”

    叶翌寒这时候心里像被沙子磨过一般的复杂,女儿真的早恋了,还是个白生生一看就知道没什么用的臭小子!

    “妮妮,你是我们的骄傲,你要永远记住这一点。”见女儿像是真的知道错了,宁夏心中松了一口气,她揉着女儿的长发,眼底光芒慈爱:“现在你知道错了就好了,明天去学校和人家同学好好说清楚。你现在年纪还不到,等在过几年上了大学,你要真的看上什么喜欢的男生,我们都会支持的。”

    她不是什么迂腐之人,现在男女之间的男欢女爱也不过就是那样,她也曾年轻过,对于那种感情自然不陌生。

    只是她不想女儿走弯路,当父母的永远都希望孩子能幸福安康成长,少遇灾难!

    好在女儿知道错了,不然叶翌寒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他气的冷哼一声,伸手把军装外套脱下来扔在沙发上,然后沉声吐口:“我一看就知道那臭小子不是什么好人。”

    莫妮闻言,面露无奈,想到葛明这阵子对她的照顾,她还是轻声为他辩解:“爸,你误会他了,其实他人很好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叶翌寒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就飘了过来:“好什么好?还需要你护着他,单单就这一点,我就看不上。”

    说着,说着,他又不放心望着莫妮,语重心长道:“宝贝,你以后可不能在和那人有什么来往,等你以后大了,我带你上我们部队去,多少好男儿都任你挑,哪个都比那个小白脸强。”

    莫妮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那句小白脸说的是谁,但很快她就理解过来了,顿时哭笑不得说:“爸爸,你真的误会葛明了,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其实凭良心说,葛明在她面前还是很规矩的,从不喝酒抽烟打架闹事,普通的和所有少年都一样。

    真要上纲上线的评说,还是她对不起他,明明就不喜欢他,还把他当枪使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弄的她爸对他都这么反感。

    “你这丫头怎么还向着那臭小子说话?”闺女口口声声维护着那小白脸,叶翌寒不干了,他立马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来到莫妮身边,冷锐鹰眸紧盯着她,满脸不放心:“他能和我手下的兵比?等你成年之后,我就给你介绍,保管给你找个好男儿。”

    瞧着他这样,宁夏微微蹙眉,捏了捏他的手心,然后挡着这父女面前,淡声吐口:“好了,妮妮都知道错了,你就别说了,你和人家葛明才第一次见面,别这么大仇隙。”

    能不仇恨嘛!把我的宝贝闺女都给拐走了,老子现在恨不得把他给狠狠揍一顿!

    叶翌寒心中忍不住暗暗腹诽,但脸上却不得不给小媳妇这么面子,他冷哼一声,移开视线,还有些赌气。

    莫妮看在眼中为难皱着黛眉,抬眸看了一眼叶翌寒,然后又将目光移到宁夏身上,像是在无声求饶。

    将这一幕注意到,宁夏不由轻叹一声,女儿到底是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

    她揉了揉莫妮的长发,白净面庞上浮现出一丝温软笑意:“不知不觉,我女儿都长大了,今年有十四岁了。妈妈知道你这时候正是青春期,有些叛逆,但好在你已经及时意识到错误了。至于葛明那个男生,妈妈相信你的眼光,他一定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人……”

    听宁夏这么说,莫妮深邃琥珀色眼中瞬间一亮,她有些迫不及待解释起来:“葛明真的很好,不是爸爸想的那样……”

    这时候的莫妮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对于葛明她不愿伤害,也不想让他在她父母印象太差,所以就极力解释。只是她不知道,这种解释,听在叶翌寒和宁夏耳中更像是一种变相的维护。

    宁夏静静聆听着,也没反驳,等莫妮说完之后,她才点头,幽幽一笑:“好了,妈妈知道了。妮妮你别忘了,你刚才怎么向我们保证的,你现在这个年纪的确不适合谈恋爱,等你成年了,过了十八岁,在想这种事才对!”

    她的女儿她太了解了,既然她和那个男生亲近,那那男生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绝对不会像丈夫说的那般不堪!

    只是就算在好,这种时候她也不会同意的,女儿还太小,这种时候早恋,的确会有很大的影响。

    听了半天,见女儿还是这么维护那个臭小子,叶翌寒深表无奈,俊颜上一片黑沉,到了最后更是没了耐性:“好了,你回房写作业看书吧!以后不准在和那个臭小子来往了,我不管他到底哪好了,诱惑你小小年纪早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要真知道什么责任什么承担,为什么不再等几年?”

    莫妮咬着唇瓣,在那被叶翌寒教育了许久,才回房。幸好一早家里阿姨就带着勤勤勉勉去外公家了,不然让勤勤和勉勉听见了,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呢!

    以后做这种事一定要想清楚了,明明就没发生什么,偏偏爸爸妈妈这么紧张,尤其是爸爸,更是把葛明当成了仇人,生怕她吃一点儿亏。

    其实是她赚了好不好?这阵子吃饭都不用掏钱的。

    心中这般想着,可她心情还是不大好,回房之后的莫妮就坐在床上发呆,想着想着,她又想到了齐高。

    她们认识的太早,她五岁的时候,他已经三十了,刚刚是而立之年,早就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事业也发展到了一个高峰,在北京城,谁不知道荣耀一身的齐副市长?而且他是和她爸爸一个辈份的人啊。

    而那时的她呢?才刚刚上幼儿园,在大人眼中还只是个稚童,见到他时,还要尊称一声齐叔叔!

    就这简单的三个字,让她和他注定是以这种身份而相处着。

    意识到这,不知为何,莫妮眼中有些发酸,她死死咬着唇瓣,唇上溢出一抹鲜血,以此疼痛来提醒自己这些日子的愚蠢!

    他是她的齐叔叔,是她尊敬的长辈,可不知从何时起,这份感情竟然变了味。

    变成了哪样,她现在也不敢判定,因为那后果是所有人都不敢承担的!

    ……

    年后三月中旬的南京还是有些幽冷,天黑的特别早,才七点就已经夜幕降临,寒风瑟瑟。

    坐在温暖的房间中,莫妮越想越是面色如纸,她知道,她的齐叔叔要结婚生子了,这些事很快就要发生了,也许今年,也许明年。

    到那时起她就要看着另外一个和他同进同出,而且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这近两个月的放荡堕落,她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让自己父母心寒,而那个男人却一点儿也不知情?这公平嘛?!

    鬼使神差的,她拿出了手机,拨打了那串熟悉了数十年的号码,即便把他的一切联系方式给删了,可她早就记得的清楚,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写的出来!

    电话很快就通了,彼此都处在一个寂静的地方,所以电话一通,就连彼此间的呼吸声都听的那么清楚。

    齐高显然有些诧异,他愣了一会,但很快就出声,低沉悦耳的嗓音中透着惊喜:“妮妮?你这时候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他的小姑娘已经好几个月都和他联系了,他有事留在这边,过年也没回去,连给她的准备的过年礼物都落下了。

    本来以为她会一早就打电话来抱怨的,没想到这一等竟然等了这么久,这丫头啊还真是怪记仇的。

    握着手机,听着耳边那熟悉又磁性的声音,十四岁的少女手心中一阵粘腻,竟然是一片汗水。

    她站到窗户边,望着窗外万家灯火明亮着,想着电话那头的男人是不是也如她这般想念刻骨?

    许久都没她的声音响起,齐高以为他的小姑娘还在气他过年没回去看她,不由低低一笑,笑声低悦动听,甚过一切美妙的音乐:“小丫头是不是还在生气我过年没回去看你?其实礼物我早就给你准备了,只是见你没问,我就没说了。没想到你还真的赌气这么久没打电话给我,这样吧,明天我就让助理把它寄给你。”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真的很好听,让莫妮心中一阵痴迷。

    她有许多第一次都是这个男人带她体验的,爸爸工作忙,很少有机会带着她一起玩,但上幼儿园那两年,她的齐叔叔经常飞南京找她玩,或者是她飞北京找他玩。

    那时候,她还没考虑他要不要结婚生子这种事,那时她们的感情单纯的只剩下玩耍了。

    可现在时间越长,感情越深,越是要考虑那些俗事。

    心中苦寂一笑,对着浩瀚星空,莫妮抿唇突然说道:“齐叔叔我恋爱了……”

    ------题外话------

    小剧场:

    听说四爷和若曦真的在一起之后,最高兴的人莫过于齐先森,他终于可以在叶队长面前傲娇说着:“你瞧,人家吴奇隆和刘诗诗相差十七岁都可以想成正果了,我和妮妮为什么不可以?”而且我比四爷更帅更显年轻更土豪!

    “……”叶队长:“滚粗……我女儿不是那么好追的!”

    o(n_n)o哈哈哈,最爱刘诗诗不解释,我写宁夏的时候就按照她气质和容貌写的,祝她和四爷永远幸福下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