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宝贝被抢,爸爸吃醋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其实莫妮早恋的事,宁夏也有所察觉,比如一向不爱交际,放学准时回家的她开始找各种理由迟回来。

    一次两次,宁夏也就相信了,但这时间一长,次数一多,就是借口找的再好,也会让人容易起疑。

    她也曾年轻过,曾经上过高中,那个年纪的孩子正处在青春的躁动期,一不小心就会犯下错。

    她家妮妮又一向主意正,聪明伶俐,真要喜欢上什么男生,可就不是她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的明白的了!

    这些日子姐姐的不正常,就连叶勤叶勉两兄弟都能感受的到,两个双胞胎惊呆了,想着,难道自家容貌过人,机智敏捷的姐姐早恋了?!

    自打当妈以后,宁夏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会发生这种事,女儿长大了,自然而然要经历青春期叛逆期。

    虽然妮妮一直表现的很温和可亲,可她知道这姑娘性子倔强,真要认定一件事,别人怎么说都没用。

    所以这会,她虽然着急,可还是维持着大局,在闺女面前不吱一声,但到了晚上却还是偷偷打电话给了叶翌寒。

    语气焦急,难掩那份关怀:“老公,我们闺女好像早恋了,最近常常晚回来,每次都说去和同学出去玩了,有天阿姨下楼倒垃圾,还说看见一个小伙子送妮妮回来。”

    这话绝对是份量极了,宁夏只听见电话那头的叶翌寒猛地一拍桌子,磁性嗓音怒火通天:“什么?你说有个小伙子送我们家妮妮回家?”

    宁夏也是病急乱投医,想着女儿发生这么大的事了,怎么也要知会丈夫一声,但现在听到丈夫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她突然一顿,暗叫糟糕。

    这男人一向对妮妮就偏爱,打小当成掌上明珠一样爱护着,比亲生儿子还要亲,这会听见妮妮早恋了,恐怕第一个掀桌发火。

    意识到这的宁夏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又连忙解释:“你别着急,说不定是阿姨看错了。我也就是最近太紧张了,其实妮妮晚回来,也许是因为备战高考呢?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是人生中难得的大事,妮妮紧张也是自然的!”

    这话怎么说都怎么不占理,妮妮一向成绩优异,对于高考更是一直都有信心,还曾在家里戏言,说要考个女状元回来呢!

    叶翌寒的确被惊的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他正在基地给手下们开会,电话是从内部连过来的,通讯员见是首长家里的电话才敢接过来的,谁知道首长会突然间变脸?这这般气势沉沉?

    会议室里,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座的这些人中唯有戴清听的清楚,他想,这事不是和他媳妇有关系就和他那个宝贝闺女有关系。

    两人战友外加朋友十多年,对于彼此那些事早就一清二楚,他叶翌寒这辈子最在乎的两个女人就是他媳妇和他闺女,除了这两人,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让他变脸到这种地步?

    “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这种时候叶翌寒也无心再继续开会了,他朝着众人抱歉一笑,然后拿着手机快速出了会议室。

    站在悄然无人走廊上,他双手叉腰,俊颜上满是怒容:“你把这事给我说清楚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我才几天没回家,家里就发生这么大的事?”

    依稀记得上次他在家的时候,闺女还坐在他旁边陪着他吃晚饭,一如既往的乖巧懂事,压根就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啊。

    宁夏十分后悔打这个电话告诉他这事,可依着这男人的脾性,她要没说清楚,指不定他现在就立刻马上去调查了。

    心中无奈轻叹一声,她还是如实相告,把自己怀疑的事都说了出来。

    女儿长大了,难免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她这年龄,她这思想,对于早恋也是有一种全新的看法。

    做家长的不能冒冒失失就把这事和她摆在明面上说,还是得从其他地方下手。

    ……

    弄清楚了前因后果的叶翌寒表示很愤怒,他挂了电话之后还是怒气难掩。和宁夏的理性思维不同,一想到现在有个臭小子惦记着他家闺女,他这心里就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又麻又难受。

    闺女打从五岁起就和他一起生活了,虽然不是亲生的,但这些多年相处下来,那些都是浮云,他压根就没在意。

    家里就两个女的,小媳妇自然是要放在手心上宠的,闺女也是打小看到大的,现在出现个这么臭小子,他有什么资本追求他的宝贝?

    越想,叶翌寒就越是觉得心里不痛快,连带着开会的时候,脸色都黑沉森凉。

    会后,戴清看人走的也差不多了,就壮着胆子笑道:“家里又发生啥大事了?瞧你这脸气的,刚才开会的时候,可把那些小兔崽们吓坏了。”

    两人一个指挥作战,一个当政委,配合了许多年,对于彼此的情况太过了解了,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友谊也是越来越浓厚。

    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叶翌寒靠在椅背上,揉着眉心,面上一片苦恼:“还不是我闺女的事嘛……”

    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他又觉得,上高中的孩子早恋好像是很平常的事,但他女儿不是还年纪小嘛!如果她规规矩矩上学,现在也不过才刚初中毕业。

    他不反对闺女谈恋爱,但这个时候是否太早了点?

    要是儿子出现这种情况,他一脚踢上去,板着脸说两句也就过去了,可现在发生这种事的是他宝贝闺女,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连说句重话都舍不得,还害怕影响她成绩,高考考不好。

    其实这时候的宁夏和叶翌寒,也只是普通父母,她们会担心孩子早恋影响成绩,和全天下的父母一样担心女儿被骗。

    “喂,你可别说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啊。”戴清瞧着高姿态二郎腿坐在那,瞧着兄弟满脸忧愁,心中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是不是你家闺女恋爱了?你闺女长的那么漂亮,是个小伙子都抵抗不住她的魅力。”

    他叶翌寒也不照镜子好好瞧瞧现在这样,要是让外头那些人瞧见堂堂军区首长原来这么溺爱女儿,非得跌破下巴不可。

    一想到有个臭小子对他家宝贝闺女心怀不轨,他这眼皮就直跳,面对戴清的看笑话,他也懒得计较了,只是坐在那苦想,应该怎么和闺女说这事?

    “哈哈哈,还真被我猜中了。”见他沉默,戴清再也忍不住了,扬唇朗声一笑,黝黑面庞上一派笑意:“你闺女都上高三了,早恋也是正常,你是不知道,现在这些小孩子有多厉害,别说是高中生早恋了,就连小学生早恋都不是稀奇事!”

    如今网络发达,一有什么新鲜事,网友就喜欢拿到网上来晒晒,小学生更是有qq微博微信这些社交软件。

    叶翌寒就是再落后,年纪再大,对这些事也是有所耳朵的。但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事会发生在他家里,以前不是不想,只是不敢想,现在真的发生了,他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想着想着,叶翌寒忽然想到,这戴清家的女儿比他家妮妮大两岁,他是怎么处理这种事的?

    冷锐黑眸中闪过一丝亮光,他急切朝着身旁的男人问道:“你家软软今年也有虚十七了,她就没有早恋?”

    其实父母在孩子的教育上都是一样的,在她们看来,这个年纪的孩子就是应该好好学习,除非到了大二大三,谈恋爱还差不多。

    说到软软,戴清眼中划过一丝柔情,他笑着道:“我家软软可不能和你家妮妮比,她今年才上高二,又没妮妮的好脑袋,每天忙的恨不得有四十八个小时才够用。”

    还别说,他家软软就是懂事,不用她们当家长的催促就能好好学习。

    当然了,这种态度,自然是和妮妮没法比,但在他心中,他家软软就是世上最好的姑娘了。

    瞪了一眼戴清,叶翌寒觉得这问题就等于没问,这意思不就是说他家妮妮每天时间太多了,所以才在高考前几个月的时候还能早恋嘛?

    意识到这,他脸彻底沉了下来,冷睥了一眼笑容满面的戴清,嗓音低沉冷峻:“你少在我面前得瑟,我闺女就是一时糊涂,等我回去好好说说她,她就知道错了。”

    ……

    这事齐高压根就没不知道,他每天有忙不完的公务要做,还要时不时应付着他家老佛爷的电话查岗,问的无非就是最近相亲相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中意的姑娘?

    这样的电话,他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接到,然后就是各种敷衍,压根就不知道自打去年不愉快的见面之后,他的小姑娘就开始和他冷战了,也压根不知道甚至连他的电话微信qq都给删了。

    有半年没回去见她了,他不是不想,只是一直在克制着,有些情;感一旦爆发,就是洪水猛兽,是他控制不住的。

    ……

    两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市一中校门口。

    叶翌寒和宁夏两人站在学校门口等着莫妮放学,宁夏心中不安,尤其见身边的男人又黑着张脸,她更是心中惴惴,抿唇小声道:“等下妮妮出来了,你别一开始就生气的骂她,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好好商量。”

    三十多岁的宁夏,年轻已经不再了,唯一不变的是她披肩的长发和那张清汤寡水的面容。

    站在家长其聚的高中校门口,她无疑是最瞩目的,漂亮明艳的根本让人想不到她的孩子都已经上高中了。

    叶翌寒冷冽站在那,听了小媳妇的话,他垂首看了她一眼,见她满面担忧,心中微软,淡淡点头应了一声。

    可这心里却想着,等下闺女出来,一定要好好问问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哪个臭小子敢这么胆大妄为,缠着他闺女不放?

    莫妮承认,她现在的确有些自暴自弃,对于葛明,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

    但为了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姑娘,甚至还有些和齐叔叔赌气,这才决定接受他的追求。

    她做的不细致,在很多方面都做出破绽,所以父母会猜到,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稀奇的。

    但真的见爸爸妈妈站在校门口时,她还是有些眼前发晕。

    葛明还是一如既往替莫妮背着书包,笑容绝艳:“妮妮,我们等会上哪玩?”

    这时候的少男少女谈恋爱,还只是单纯看电影吃饭。

    她们两谈恋爱的这几个月来连手都没牵过,做的最多的就是吃饭看电影或者在公园散步。

    但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让葛明心满意足了。

    他觉得自己绝对魔怔了,这个姑娘比他足足小了五岁,他都十九了,在过几年就到了可以领结婚证的年纪了,但不知为何,在后来的接触中,居然会喜欢上她。

    在叶翌寒大老远就射来阴沉的视线下,莫妮头发发麻,她将自己的书包从葛明肩上拿过来,然后指着校门外那一对男女,朝着他小声道:“我爸妈来了,今晚活动就先取消了。”

    饶是葛明在伶牙聪明,这会也不禁愣住了。

    见他这般,莫妮以为他不信,再次提醒道:“我说真的,你别不信。我爸妈真的来了,今晚就不和你出去玩了,我得先回家了。”

    她基本上能猜的出来,爸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了,肯定是说她和葛明的事。

    其实和葛明交往的这些日子,她们经常一起了电影,一起玩闹,一起吃饭,感觉还不错!

    除却男女之间的感情,单单是简单的在一起玩耍,她觉得还是不错的,只是这些事被父母知道,她们恐怕就不会想的那么简单了。

    ……

    叶翌寒的确想的没有那么简单,隔着人群,他大老远就瞧见他闺女出来了。

    在一众学生中,她最是耀眼,本来他应该骄傲的,可却瞧见她和一个高个男生在那拉拉扯扯金额,顿时脸上乌云密布。

    宁夏也看见了,她本想再劝两句,让他冷静一点儿,但话还没有说出来,身边的男人就已经长腿一迈,朝着对面走了过去。

    ……

    “你先走吧。”莫妮还在那让葛明早点离开,但话还没说上两句,爸爸妈妈就已经来了。

    叶翌寒站在那,面容冷峻,眸光沉沉打量着葛明,话却是对着莫妮说的:“妮妮过来。”

    这时候葛明就是想走,也离开不了了。

    他迎着军区首长如利剑般的目光,心中惴惴不安,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女朋友的家长,尤其还是他重视的姑娘父母。

    以前没少谈对象,但见家长还真的是第一次,其实他对这姑娘的感情还挺复杂的,自己也没想清楚到底是不是喜欢。

    莫妮无法,只好走到叶翌寒身边,下意识垂眸,不敢看他的眼睛:“爸爸。”弱弱的声音。

    宁夏这时候也不动声色打量起了葛明,小伙子长的白白净净,个子高高瘦瘦的,还挺顺眼。

    难道这就是妮妮看上的男生?

    盯着人家父母的打量目光,葛明硬着头皮,礼貌朝两位点了点头,然后笑着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是妮妮的同学葛明!”

    这时候他可不敢说什么我是妮妮的男朋友,学校就这么大,谁家有钱,谁家有权都了解的差不多。

    他一直都知道妮妮的父亲是军人,军衔还不低,但没想到都已经是大校了,这军衔这气势,一看就知道在军中威望颇深。

    出于礼貌,宁夏还朝着他点点头,面容温和良善。

    但叶翌寒却压根就没放在眼中,他冷哼一声,眼底满是排斥,直接冷言冷语道:“我不同意你和我女儿交往!小子,你要是知趣,以后就别缠着我家妮妮了。”

    ------题外话------

    小剧场:叶队长和齐先森

    叶队长一个斜眼飞了过去:“听说你想追求我闺女?”

    齐先森眼巴巴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妮妮的!”

    叶队长傲娇扬唇:“门都没有!你丫的太老了,配不上我闺女。”

    “……”齐先生……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