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情敌见面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雷武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坐着地铁回谢家的莫妮一路上脸色都差极了,她想,那个汪易澜真的太讨厌了,竟然敢那样说她的齐叔叔。

    她的齐叔叔怎么样,哪里容得下那个臭小子评论?

    脸色臭臭的莫妮回了谢家,在管家的提醒声中,谢闻均笑着抬起头来看向莫妮,但却不见她身边跟着的汪易澜,老爷子皱着眉,疑惑问道:“咦,妮妮?你易澜哥哥呢?!”

    老爷子是打心眼里希望妮妮能和林家孩子走的近些,也算是弥补当年他们谢家对不起林芷宁的事,最主要的是易澜小小年纪就沉稳厚实,心性又好,这样的孩子和妮妮玩在一起,对她也能有帮助。

    只是这些莫妮并不领情,她进来之后,接过保姆弯腰递上来柠檬水喝了两口,然后眸光冷冽扫向坐着沙发上兴致勃勃的谢闻均,见他满心满眼皆是对那臭小子的欢喜,她撇唇没好气冷笑:“我哪知道,他有腿有脚,要上哪去,我还能拦着了?”

    谢家祖宅坐落在山上,建筑雄伟,远远望上去十分壮观,在这一片富人区内,也算是大有名气。

    已经六十好几的谢闻均这些年来脾气比之以往要好上许多,但每次被自己孙女这么一刺,而是忍不住动怒:“瞧瞧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爷爷,你就这个说话态度?看来平时教你的礼仪礼貌都喂狗肚子里了!”

    瞧瞧,这才不过三句话就吵了起来,大厅里伺候的下人纷纷恐慌垂下头,心中想着,这小祖宗还是厉害,才回来就又把老爷气成这样。

    这话,莫妮这些年已经没少听了,所以此刻她表现的十分淡然,身姿优雅在他对面落座,勾着红唇,她冷嘲而笑:“现在倒是来和我谈什么爷爷不爷爷的,早干嘛去了?”

    这句真狠,明知道谢闻均最在乎什么,还用这话刺他。果然,这才是最好的办法,只见先前还气怒难平的谢闻均此时像个泄气的皮球靠在沙发上,幽怨望着莫妮,唇角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丫头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在多她也听不进去,反而会让她更觉得厌烦。

    也的确是他们谢家对不住她,这会多包容包容也是应该的。

    “以后少让汪易澜出现在我面前了,我很讨厌他!”见老爷子不和她呛声了,莫妮反而失了兴趣,她站起身,临走前又深深看了一眼他,抿唇沉声道:“我不过就是去看我齐叔叔,你们不必这么紧张!我很不待见汪易澜,这点以后我不想在重复了。”

    话落,她就转身上了楼,旁边伺候的下人见此,腰弯的更深,就差没把头垂到地上去了。

    这些都是在谢家伺候多年的下人,对主人的性子太了解了,自打这小祖宗来了之后,老爷是既高兴又愤怒,激动的是可以亲近孙女,可生气的也是这孙女儿嘴皮子太利索,压根就不把他放在眼中,两人在一起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惨不忍睹。

    瞧着孙女儿头也不回的背影,谢闻均彻底怒了,他把面前的上好茶盏砸在地上,顿时碎的四分五裂,让本来就心中紧张的下人这会更是吓的面色苍白。

    她们想着,那小祖宗还真是有本事,瞧瞧把老爷都气成什么样了。

    谢闻均着实被气的不轻,尤其在妮妮说出不待见汪易澜的事情上,他更是怒不可遏,怒吼了一声:“阿福,你给我出来。”

    阿福也就是谢家祖宅的管家,在谢家做了许多年的老人,这会在谢闻均铁青的面色下,连忙跑了上来,立在一旁面容担心。

    “阿福,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下午易澜不是好就送她出去,怎么她回来就是这样?”谢闻均抬眸,望着站在他面前上了年纪的阿福,还别说那丫头还真狠,对他这个嫡亲的爷爷向来没什么好脸色,反倒是对阿福好的不行,平时亲热热的称呼他为爷爷,倒是把他这个亲爷爷忘到脑后了。

    想到这点的谢闻均很不高兴,连带着阴沉面色也更黑上一分,阿福心中忙叫苦不跌,他擦着额头上冷汗,苦声道:“老爷,我也不知道啊,小姐今晚是自己回来的,汪少爷没出现,小姐这个年纪正是爱玩的时候,说不定是和汪少爷闹别扭了呢?”

    老爷啊老爷,您可不能把这怒火牵引到我身上,明明就是小姐招惹的你不痛快啊。

    “你说今晚不是易澜送妮妮回来的?”谢闻均明显听出其中的猫腻,顿时气的破口大骂:“好啊,那小子居然没送妮妮回来,她一个小姑娘,天都黑成这样了,他居然能狠心不送妮妮回来。”

    他气的老脸愤怒,就差没冲到汪家找那汪易澜理论了。

    这时管家更是无语,他垂着头,心中暗暗腹诽,老爷,您这不是故意的找茬嘛?明知道小姐性子刚烈,对汪家少爷向来就是无视,汪家少爷倒是个好的,肯定是小姐自己不愿让人家送。

    小姐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她要真强起来,那汪家少爷岂是她对手?

    在这群下人诡异的神色下,他才发现自己刚刚的确是有些激动过度了,他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掩下眸底尴尬,然后小声嘱咐:“等会给小姐送点姜汤上去,免得她冻感冒了。”

    从寒风中自己走回家,那丫头还真是够狠的,也不怕走断了两条小腿了。

    这时候的谢闻均又紧张的在想,都怪他考虑不周到,早知道就让自家司机跟着去了,也免得让这丫头迎着冷风自己回来啊。

    ……

    对于楼下发生的一切,莫妮一点儿也不知情,就算知道了,她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在她看来,谢家人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把小小年纪的她给接回谢家了,说什么要认祖归宗,实际上就是想她能为谢家带来利益。要是谢家这会还有别的下代,恐怕她现在享受的一切都要易主了!

    才十三岁的她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也怪不得她要早熟,不然早就被骗的团团转了。

    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南京上高中的,只是因为知道齐叔叔回来了,她才特意飞过来的,还请了两天假,这事也是爸爸妈妈同意的,所以她才高兴。

    站在镜子前,莫妮不由打量起镜中的自己,腰细腿长,个子也有一米五八了,比同龄人要高,可就是胸不够大,脸蛋还不够成熟抚媚。

    其实她这样的装扮也许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很多了,可她还不满足了,她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能长快点,能快点成年。

    这样的感觉很微妙,她想承认,又不敢承认,心中矛盾极了。

    想到昨天那个女人,她就气的牙痒痒的,那女人到底仗着什么敢在她面前嚣张?难道就是比她成熟比她漂亮?

    意识到这的莫妮很不高兴,本来含笑的面容瞬间冷凝下来,站在镜子前,揉了揉面颊,然后又化了个淡妆才去找齐高。

    今天,她们两约好了,齐叔叔今天一天的时间都是属于她的。

    ……

    谢夫人去乡下散心了,整个谢家祖宅只有谢闻均和莫妮,她下楼的时候理也没理坐着餐厅中吃早餐的人就飞一般跑了出去,可把谢闻均气的够呛。

    心知来的早了,莫妮去超市买了今天要吃的菜还带了早餐才去齐高家。

    回北京的齐高独自一人住在自己早前的公寓里,对于这些“行宫”,她早就了如指掌,以前没少来。

    ……

    清晨的齐高是在豆浆机工作的声音中醒来的,他还以为是请的小时工来打扫卫生的,谁知道一开门,就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居然在厨房里忙碌。

    这里的公寓是不开火的,睡的迷迷糊糊的齐高这会瞬间清醒过来,他快步走了上去,惊诧问道:“妮妮,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他印象中的小姑娘可是贪睡爱偷懒的,小时候懒的可就喜欢窝在床上不想起床,怎么现在倒是起的这么早?

    莫妮站在那洗手,等把手洗干净了,她才转身,眸光盈盈注视着身后的男人,委屈咬唇道:“齐叔叔,你这怎么都没有做饭的电饭煲?还有锅都没有?我去超市买了不少你喜欢的菜,还想着能大展厨艺呢,这会什么都做不了了。”

    她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齐叔叔在这点上至少会改变吧?谁知道竟然还是这样,真是让人不放心。

    齐高一愣,顺着她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厨房,不由扬唇失笑起来:“你这么大早来就是想给我展示你的厨艺?我这边一直不开火,中午我们出去吃,你也别自己做了。”

    这丫头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小时候那么娇气,现在竟然要做饭给他吃,这时的齐高心中充斥着满满温情,可又有些怅然若失。

    他想,他真的许久没和这丫头见面了,竟然不知道她还有如此贤惠的一面。

    “我买了基围虾还有螃蟹,本来想做给你吃的。”妮妮站在那,显得有些委屈懊恼:“早知道就不买了。”

    纵使她厨艺在好,这边没有锅没有火,她想展现也展现不出来啊。

    齐高微微一笑,笑容宠溺包容,上前拉着她出了厨房:“好了,别想了,不就是螃蟹嘛,中午我带你出去吃。”

    吸了吸鼻子,莫妮将失望掩下,然后又指着桌上买来的早餐,道:“我给你买了点早餐,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娇气,瞧瞧,不就是没让她大展厨艺嘛,就这么一副委屈的受气包模样。

    齐高看在眼中,心中满是无奈,他捏了捏她的粉嫩琼鼻,不由勾唇浅笑起来:“我这不开火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下次你记住就好了。”

    “难道就不能为了我改变嘛?”莫妮抬眸,眨着晶亮璀璨星眸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眼中依赖爱慕是那般明显:“齐叔叔,你这么爱我,难道就不能为我在这点上改变嘛?我大了,会自己做饭烧菜了,以后你回北京了,我可以来给你做饭吃啊!”

    少女的目光太过炽热,这时的她还不懂得怎么收敛自己的情感,一切都表现的那般自然,不掺假。

    这样的莫妮反倒让齐高一愣,他站在那,失笑了半天,然后勾唇慵懒道:“我真让你来给我做饭吃,恐怕你爸你妈知道了得心疼死了,尤其是叶翌寒,可能和我拼命的心都有了。”

    在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真是没白疼这个姑娘,当真是可爱的紧,这样无时无刻不在为他着想的小姑娘,怎么能不让他欢喜?

    叶翌寒对这闺女有多重视,他都是看在眼里的,真让他知道,他平时宠在手心中的女儿跑这来给他做饭,真的气个半死。

    “没事,你不说,我不说,我爸我妈是不会知道的。”妮妮小脸上满是狡诈笑意,趁着齐高不注意的时候,她突然上前,搂着他,将小脸贴在他坚硬胸膛上,面露委屈之色:“齐叔叔,我总觉得,咱们半年不见,你对我都生疏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是不是因为你要结婚了,所以才把我给忘了。”

    这时候的莫妮很自私,她觉得齐高对她的书疏远是因为即将结婚生子,所以她心中是不希望他结婚的,更甚至她有种冲动想把昨个出现的顾媛脸给划破,这样她就没机会在出现在齐高面前卖弄了。

    的确,齐高潜意识里的确是想和这姑娘保持距离,但耐不住她这动不动就搂着他,靠在他怀中啊。

    本来坚硬的一颗心此时又不由变软,他僵硬着身子站在那没动,垂首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姑娘,那时她还很小,他可以带着她一起睡觉,可以抱着她任意吧唧亲一个,但这会在出现这种动作,无疑就是耍流氓啊。

    深知这一点的齐高是理智的,他克制住自己情感,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唇边浮现出无奈笑意:“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是你齐叔叔,这点永远不会变,也和我结不结婚没关系。反倒是你,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依赖我,你以后真要出国留学了,一个人还怎么生活?”

    这姑娘打小就脑袋聪明,别人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花了十二年的时间,可她却只用了七年,比别人足足少了一半,她班上的同学恐怕都已经十七八岁了唯有她才十三岁。

    他不禁想着,他十三岁那年在做什么?好像和同龄孩子没什么两样,那时的他虽然也聪明,可上学却是按部就班,从来就没有跳级。

    说到出管留学,莫妮就一肚子火,她咬牙切齿低吼:“我才不要出国留学,让他谢闻均高兴的事我都不会做。他整天嫌弃人家国外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最后不还是想把我送出去上学?哼,那老头就是会装。”

    也不嫌恶心的,本来就不喜她亲生母亲是法国人,可在她面前还非要装成那样,他难道不知道他脸上写满了厌恶了嘛?

    摸着她柔软长发,齐高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丫头一向主意正,要做什么,不做什么,自己心里都有想法,哪里需要他来操心?

    只是不知为何,想到她以后可能会去大洋彼岸留学,他心中就像缺了一块儿什么似的难受。

    ……

    莫妮这一整天都和齐高在一起,她们早上在家看电影听音乐,中午出去吃饭,下午逛公园,然后又回家打游戏。

    这样的生活节奏很慢,齐高其实不怎么喜欢,他已经习惯了每天都忙碌,只是每当看见陪伴在身旁的小姑娘时,他会突然惊醒,他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值得了,只要她能开心,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这一天莫妮过的很愉快,以至于到了傍晚,齐高送她下楼回家的时候,她还笑语晏晏十分欢快。

    只是这一幕被汪易澜看在眼中却刺眼极了,他垂在两侧的拳头悄然紧握,目光清冷受伤。

    心中想着,这就是齐高?这就是她口中那个齐叔叔?早年北京城的副市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