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离家出走找齐叔叔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童年的妮妮无疑是不幸的,她亲生父亲是皎洁无双,清贵优雅的贵公子,可她亲生母亲却是法国名妓,据说和很多高管和富豪都有染。

    躲在房间里的妮妮对于名妓并不是很了解,她拿出ipad快速输入名妓二字,得到的答案也让她懵懵懂懂,但她知道,这绝对是不好的,不然这些人谈及的时候会这般面色冷凝。

    这时候,叶翌寒被堵的哑口无言,他侧眸忘了一眼身旁忐忑不安的宁夏,然后才抱歉朝着谢家人一笑:“谢夫人不必动怒,我没别的意思,不过就是阐述一个事实罢了。我知道你们谢家,家大业大,到现在还没有继承人。如果你们只是单纯的喜欢妮妮,想和她团聚,我们夫妻两自然不会阻止,可你们目的不纯,想接妮妮回去当什么家族继承人,这点,恐怕我们不能认同!”

    他的女儿是掌上明珠,是可以娇纵任性的,钱财权势这些东西,他都可以为她挣来,并不需要她小小年纪就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年轻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有无上梦想,可等结婚生子之后才发现,这些梦想都没有子女安康,家庭和睦来的重要。

    妮妮生父生母是谁,他其实并不在乎,既然现在妮妮和他们一起生活,那他就有这个必要为她考虑。

    “叶翌寒,你别欺人太甚了!”被这样无所谓的态度一而再再而三刺激着,谢闻均彻底恼了,他扶着情绪激动的谢夫人先坐了下来,然后冷声道:“妮妮是我们谢家的子孙,她的未来由不得你来做主,在说了,继承我们谢家的一切有什么不好了?她可以一步登天,普通人也许一辈子都达不到她这个高度!”

    面前这个男人的确优秀,但也仅此而已,他能给妮妮带来什么?财富还是权势?他谢家人注定就是要高人一等的,即便在不喜欢妮妮的母亲,

    他也必须承认,妮妮身上有一半是他谢家的血液,是以后谢家的发展人。

    叶翌寒刚要冷笑反驳,就被宁夏拉住了双手,她朝他蹙眉摇摇头,然后轻声朝着谢家二老叹声道:“不管怎么样,终究是死者为大,妮妮亲生父母的事,我们也不愿计较。妮妮是我一手养大的,我和她感情跟深厚,你们现在要把她接走,无异于是割我的肉。”

    说到这里,她眉宇间浮上淡淡忧愁,唇角含笑:“我想我的过往,你们也调查的很清楚了。的确,发生那件事之后,我受不了打击就出国留学了,在纽约的第三年,我遇见了妮妮,刚收养她的那会,她有严重自闭症,不和人交流,乖巧的像只小猫一样,我是经朋友介绍才找到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治好了妮妮。你们别瞧着她这样多活泼开朗,其实内心最是敏感了,我一直都怀疑,她是记得纽约那场车祸,才会变得自闭的!”

    叶翌寒闻言瞬间一惊,他漆黑鹰眸中难掩惊诧光芒,这些事,他一直都不知道,没想到妮妮那么小就遭遇了这些惨痛事。

    这些事实,谢家都已经调查过,可这一刻听着宁夏说出来,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颤。

    尤其是谢夫人更是早已泪流满面,她在想,当初,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如果在坚持一点儿,现在妮妮是不是就会亲热热的叫她奶奶,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冷言冷语。

    一个外人尚且都可以这般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妮妮,为什么反倒是他们这些亲人会这么冷漠?

    谢闻均一时间也没了声音,他抿着唇瓣,选择了沉默。

    那个时候在得知儿子又去法国找那个女人了,他都气疯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个所谓的孙女?

    尤其这个孙女还一直是和juliette生活的,他甚至都没有见过,所以当年舍弃的时候才会那么毫不留情。

    现在被个外人指出来,他觉得老练真是火辣辣的疼,这一刻,他是真的在庆幸,幸好有个人收养了妮妮,不然谢家就真的绝后了。

    ……

    见谢家人都羞愧的不语,宁夏微微一笑,不由摇头苦笑起来:“我能看的出来,你们现在是真的想要对妮妮话,就像谢夫人说的一样,我们目的一样,不过用的手段有偏颇罢了。我是不会同意妮妮去和你们生活,但你们要是有空来看望妮妮,我们绝对欢迎!”

    嗓音微顿,她又继续沉声补充道:“如果你们对我这样的提议还有意见的话,我不介意把这事闹上法庭!谢老先生,我是真的把妮妮当成亲生女儿在疼爱,请原谅一个做母亲的自私。”

    在她心中,妮妮甚至比她亲生的两个儿子还要重要,她没办法看着她小小年纪就去承担这些。

    其实这也是叶翌寒本意,现在被宁夏说出来,他赞同点了点头:“我太太这话很对,妮妮于我们来说是亲人,不是单纯名义上的领养关系,我们无法把她就这么给你们,而且她现在还小,你们真以为这样就是为她好?她会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不想一个谢氏就捆绑了她一辈子。”

    这些顾忌谢夫人何尝不知道?她的儿子无尘就是小时被他们这样教育着,所以才对管理家族企业那么反感,物极必反的道理她岂能不懂?

    可他们真的是没办法了,谢氏是从祖上传下来的基业,耗尽了丈夫一生的心血,他们不能看着他落入他人之手,丈夫现在的确是可以承担大任,可谁知道十年之后的事情呢?

    最主要的是妮妮是他们谢家的孩子,她也的确是真的后悔了,想要把她接回身边好好补偿。

    ……

    最后,谢家人只说要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就离开,目送这些人离开之后,宁夏不由轻叹一声,靠在沙发上,柔声道:“这几天老是面对这两人,我都累了,其实我一直都是这个意思,只是他们态度强硬一直听不进去。”

    如果今天没把妮妮当年得过自闭症的事情说出来,这些人恐怕还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她是真的累了,妮妮这些日子也心情低落,比之以前要少了许多生机,这些她看在眼中也暗暗心疼。

    长臂一伸,叶翌寒把宁夏搂进怀中,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眉梢眼角间透露出浓浓爱意:“嗯,我知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等把妮妮的事情解决了我在回去。”

    整个家都是小媳妇在支撑着,有时候在部队里他想到这个,都会心疼的难受。

    两个儿子刚学会走路,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平日里恐怕照顾他们,她都心力交瘁了,更别说还要处理妮妮这些事了。

    “相比累,我更心疼妮妮。”靠在身上肩膀上,宁夏眼角上闪烁着晶莹泪水,想起这些年和妮妮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由抿唇道:“我认识妮妮的时候她才两岁多啊,正像叶勤叶勉这个年纪,可她比咱们儿子聪明多了,咬字都能说的清楚,在那样的冰天雪地里,她就转着大眼睛望着我,叫我妈咪,那时我真的无法抗拒。”

    这个时候,叶翌寒没有说话,他就静静聆听着,偶尔还会揉揉宁夏的脑袋以示安慰。

    说到激动处时,宁夏哽咽道:“你说妮妮长大之后知道这些真相她能接受的了嘛?”

    亲生母亲是做那个的,而爷爷奶奶则痛恨她去死,甚至父母的死都是爷爷奶奶间接造成的。

    这个时候,她忽然在想,出生在健全家庭里的叶勤和叶勉是有多幸福?

    虽然妮妮现在有她的悉心照顾,可有些事实,不是她可以掩盖一辈子的。

    “放心,没人敢看不起妮妮。”叶翌寒动了动唇角,忽而坚定吐口:“妮妮是我们的女儿,以后我们会为她把一切都准备好,她不需要自卑,她有比别人更多的爱。”

    家里的每个人只会更爱她,等叶勤叶勉长大之后,也会敬重爱护这个长姐。

    宁夏心中唏嘘,面上不由轻叹,但这个时候却什么都没说了,而是窝在他怀中,淡声道:“但愿吧。”

    他们不知道是,这个时候妮妮正趴在门缝间,将这一切都听了个清楚。

    她脑海中不断盘旋着车祸名妓爸爸这几个词,渐渐的,她咬着粉唇,红了眼眶。

    ……

    这一切宁夏他们并不知道,等到了晚上还是正常吃饭,睡了一下午的叶勤和叶勉这时候正是活动的时候。

    尤其在看见爸爸回来的时候,他们更是兴奋的手舞足蹈,调皮捣蛋的比较怕粑粑,此时只能窝在麻麻怀中不敢上去。

    反倒是一向是笑面虎的叶勤伸着小胳膊,脚步不稳,朝着叶翌寒跌跌撞撞走去,期间还曾摔倒在地板上,但这个时候,家里保姆甚至是宁夏都不曾去扶。

    最后,摔倒的小叶勤只能吸着鼻子自己爬起来,然后又朝着粑粑走去,快要靠近的时候,他已经伸手露着粑粑的颈脖,然后一下子扑进粑粑怀中,软声软语道:“粑粑坏坏……”

    这对双胞胎已经两岁了,能说善道,嘴巴甜的腻死人,每次带他们下楼溜达的时候,总是吸引了广场上那群老奶奶。

    如果这两兄弟就甜甜的叫人家爷爷奶奶,可把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叫的心中开花。

    叶翌寒伸手捏了捏儿子软绵绵的脸蛋,一把将他抱进怀中笑道:“有没有想爸爸?”

    两岁的叶勤长的粉雕玉琢,大眼睛水灵灵的极有灵性,而且性子安静,比起爱好动的叶勉,这觉得算的上是个乖宝宝,也更得叶翌寒的喜欢。

    小叶勤连忙点头,神色懵懵懂懂,看在叶翌寒眼中不由想笑。

    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其乐融融,妮妮胃口很好,吃了两碗米饭,吃饭之后甚至还喂起了弟弟。

    宁夏晚上和叶翌寒进房间睡觉的时候还在笑言:“我们家妮妮真的长大许多,这么懂事,还知道喂勉勉吃饭。”

    “妮妮一直都这样乖巧懂事,你就别大惊小怪了。”叶翌寒微微一笑,唇边上扬起完美弧度:“你不记得了?那会勤勤和勉勉刚出生的时候,妮妮还抢着给他们喂奶呢!”

    想到那样的场面,他就想笑,那时妮妮不过才五岁,自己还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妮子,转眼却要装大人似的照顾弟弟。

    那样的场面的确很温馨,宁夏现在想来都不由想笑,她一边换睡衣,一边笑道:“你不知道,有一次妮妮写作文的时候,作文题目是你最爱的人是谁,妮妮居然写最爱的人是弟弟,甚至还把平时怎么照顾弟弟的细节都写进去了,有次我去学校接她,遇到她们老师,她们老师很委婉的让我以后在家里别老是让妮妮做这些事,还说什么孩子现在学习为主。”

    说到这里,宁夏自己忍不住率先扑哧一笑,她理了理头发,然后转过身来,笑容欢愉望着身边的丈夫:“她老师以为我们把妮妮当成童养媳再养呢,家里什么事都要她做。”

    望着妻子妩媚的神色,叶翌寒心中一荡,他微微上前,长臂一伸,伸手将宁夏揽进自己怀中,在她耳边暧昧低语:“有没有想我?”

    白天在家里的时候有两个极大的电灯泡,叶翌寒是完全没机会和小媳妇亲近,只有到了晚上才能一亲芳泽。

    两人结婚好几年了,早已熟悉彼此间的眼神眉目,见他这般,宁夏忍不住红了面颊,咬唇小声道:“那你有没有想我?”

    她不答反问的态度让叶翌寒挑了挑剑眉,英俊面容上浮现出一缕幽深笑意,直接吻上她娇艳红唇来表示自己到底有多想她。

    他的吻炽热霸道,让宁夏面红耳赤,她身子渐渐软了下来,要不是有着搂着,恐怕早就站不住了。

    这时候,叶翌寒低低一笑,他笑声磁性悦耳,听在耳中让人心中荡漾。

    他直接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然后健壮身躯随之而上,唇边笑意盎然:“现在知道我有多想你了吧?”

    在这种时候,宁夏总不是他的对手,即便两人早已恩爱缠绵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每次她都脸红害羞,比人家小姑娘第一次还紧张。

    叶翌寒看在眼中,唇边笑意更深,根本不给她思考的机会就直取自己想要的美好。

    夜……还很长,那种极致的美好,他打算慢慢享受……不愿错过分毫。

    ……

    半夜凌晨,整个家里都是静悄悄的,躺在床上早已熟悉的妮妮却忽然睁开双眼,眼角湿润透着血丝。

    她一声不吭起床,穿衣服,洗簌,这一切做的极快又悄然无声。

    然后从衣橱里拿出行李箱,往里面塞了几件衣服鞋子,确定门外没声音,这才拉着箱子出门。

    站在安静黑暗的客厅中,妮妮独自小声哭泣着,她知道爸爸妈妈都很爱她,可就像那个糟老头说的一样,她和叶勤叶勉不一样,她和爸爸妈妈没有血缘关系,始终都是个外人。

    想到这,才七岁的妮妮差点哭的岔气,她吸着小鼻子,一向神采飞扬的大眼睛里满是黯然至色,最后又留恋看了一眼客厅内的景致,然后拖着小箱子出了家门。

    这个时候只有齐叔叔才会收留她,也只有齐叔叔才是真的无所保留的纵容她爱护她。

    从没有哪个时候像现在这般,这么想齐叔叔,想齐叔叔抱抱,想齐叔叔温暖的怀抱……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过安静,让人没有丝毫准备。

    早上保姆进门去叫妮妮吃饭的时候,才发生妮妮不见了。

    她惊呼一声,连忙去叫宁夏,脸上满是惊慌:“夫人不好了,小姐不见了。”

    此时的宁夏刚穿好衣服,昨晚被某人折腾了个通宵,到现在身上还疼。

    但在听见保姆声音的时候,她猛地一僵,随即快速冲了出去,惊声道:“什么叫不见了?阿姨你仔细说清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