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双胞胎出生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这个冬天仿佛格外长,年后叶老夫人忧伤过度竟然没能撑到春天就去了,叶老参谋长身体也越来越不好,整个叶家犹如在风雨中漂泊一般。

    最后叶老参谋长直接搬去军区养老院住了,对于叶博山,叶翌寒,他都没精力去管了。

    他拼搏了一辈子,年老之后想的不过是家庭和睦,可最后这个简单的愿望也不能实现,他还继续在叶家做什么?

    叶翌寒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言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老爷子这样做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疗养院有专人照顾,也不一定就比家里差。

    反倒是叶博山,身边亲人一下子走了许多,整个叶家就只有他一人,人也老了许多,精神大不如以前。

    对于叶家二老,叶翌寒是有感情的,但对于叶博山,他连最简单的亲情都没有,就算回北京了,也只是去疗养院看老爷子。

    ……

    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享受的是皇太后的待遇,可宁夏怀孕的这几个月中实在太痛苦了,尤其在检查出怀的是双胞胎时,她更是整天紧张兮兮的。

    也难怪,现在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的命,她太瘦了,怀孕期间又吐个不停,什么有营养的东西都吃不下去。

    每天就要吃话梅或者喝柠檬汁,可把莫父给愁死了。

    怀孕期间,宁夏都是住在市区,莫父那里,家里俩个保姆也跟着一起去了。

    为了给闺女做饭吃,他每天愁的头发都白了不少,既得做的合她口味,还得有营养,简直比伺候皇太后还能伺候。

    宁夏怀孕之后,口味完全变了,无酸不欢,每顿饭都必须得吃酸的,不然就吃不下去。

    就连洗发水沐浴露都换成了柠檬味,为此叶翌寒还曾笑言称是不是以后孩子出生了也取名叫柠檬算了?!

    妮妮自打宁夏怀孕之后,每天放学写完作业之后也不学琴了,而是窝在宁夏怀中和未出生的孩子争宠。

    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宁夏都想笑,她摸着妮妮的小脑袋轻声笑道:“妮妮是姐姐,以后宝宝出生了,妈妈还是会很爱妮妮的。”

    搬来莫父这边住了一阵子,她脸色显然比前阵子好许多。

    春日里,春暖花开,阳光明媚。

    阳台上放了架摇椅,妮妮上学去了,宁夏就喜欢坐在这边听着优美乐曲,静静看着书。

    才五个月,她肚子大的行动已经困难了,但为了生产时能顺利点,每天保姆都会扶着她下楼在小区里悠闲逛上一圈。

    这天,叶翌寒回来的时候,正好妮妮还没放学,莫父又去菜场买菜了,宁夏在阳台上眯着睡着了,整个家里都静悄悄的。

    保姆弯腰把拖鞋拿出来放在叶翌寒脚边,轻声道:“夫人睡着了。”

    请的这俩个保姆都是金牌保姆,洗衣做饭带孩子样样精明,有这俩人在宁夏身边伺候着,他也能安心不少。

    脱了外套,叶翌寒蹑手蹑脚走到阳台边,望着睡颜安详的小媳妇,他心中充斥着满满都是柔情,即便是睡着了,她的手也是捂着肚子,其中爱护之意不言而喻。

    反倒是他,整天忙的不能回家,不能在媳妇身边照顾她,就连她最不舒服时,他都不在。

    心中存着愧疚,叶翌寒蹲在宁夏身边,耳朵贴近她鼓起的肚子上,静静感受着这份得之不易的温情。

    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叶翌寒也会有孩子,还是俩个,生活如此美满,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怀孕之后的宁夏整个人变得更加温柔,说话温声细语的,又没有生活压力,她的过很舒适,比起前期的不能舒适,现在她已经好上许多了。

    家里每个人都让着她,搬来莫父这没多久,脸又圆了不少。

    倒是可怜了叶翌寒,望着小媳妇日益丰腴的身子,只能盯着看,又不能半点实际性的行为,惹的浑身是火没地方发泄,只能每次冲冷水澡了。

    这天晚上,宁夏捧着肚子刚从床上躺下没多久,就见叶翌寒从门外走进来。

    他抱着被子要去外面睡沙发,宁夏心存不忍,抿唇叫住了他。

    心知媳妇现在心情阴晴不定,叶翌寒放下被子,走了上去,挑了挑眉梢。

    身后垫着枕头,宁夏靠在穿上,眨着璀璨凤眸注视着站在面前的男人。

    他不常回家,就是回来了也是睡在外面,说起来,自打怀孕之后,她就已经很少和他推心置腹了。

    想到这,她心底越发不舒服起来,伸手把他拉着一起坐下来,然后吸了吸粉嫩琼鼻,委屈诉苦:“我怎么觉得自打曹琴出事之后,你对我态度就变了许多?是不是还在怪我那次和你闹别扭,所以你没能好好照顾她?”

    对于那种女人,她其实是不希望和她扯上什么关系的,可也没想过要让她生不如死。

    那天得知她被人糟蹋了,她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不管那女人打的什么心思,可到底是虎子的妹妹,光是看在这份面子上,她就觉得自己当时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

    叶翌寒知道她指的是哪件事,脸色表情微僵,见她面色内疚,他轻声安慰起来:“别想太多,一切都是她的命。我们谁也不希望她会那样!”

    说来,也是曹琴自己运气不好,在云南边境回来的毒贩子居然也能被她遇上!好在还留了一条命,现在被送回老家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也差不多都灭了。

    “真的不是嘛?”宁夏还是有些不大相信,她微蹙着黛眉,圆润面颊上浮现出淡淡忧伤:“那你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冷淡?是不是见我现在胖了,就不喜欢我了?”

    怀孕之后的宁夏真的和漂亮不搭边了,她胖了有二十斤,整天素面朝天,穿着柔软居家服,以前那些裙子牛仔裤都穿不了了。

    每每照镜子她都觉得伤心,生怕生完宝宝之后,身材恢复不了。

    叶翌寒有些无奈,这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没有的事,我媳妇一直都如花似玉的,我喜欢还来不及,哪里能嫌弃啊!”

    其实在他看来,媳妇这样最好,珠圆玉润的摸哪都有肉,比以前弱不经风的模样好多了。

    “真的嘛?”宁夏眨了眨乌黑俏瞳,忍不住搂着他精壮腰身,小脑袋靠在他胸膛上,那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老公。别人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男人最容易出轨。我现在又胖成这样,你真的不会不要我嘛?”

    这话他已经保证过无数次了,可最后小媳妇还是会不放心。

    叶翌寒就差没跪下来以表忠心了。

    他揉了揉疲惫眉宇,郑重注视着怀中可怜巴巴的媳妇,低沉嗓音放软了一分:“真的,比金子还真!媳妇,咱们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你现在怀着宝宝,要是忧伤过多,对肚子里宝宝也不好。你看,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别想这些了。”

    宁夏摇头,如水般魅力凤眸紧紧望着他,丰腴的身子更加紧贴着她,在他幽深注视下,她红着脸小声道:“今晚能不能留下来和我一起睡?医生都说了,我们现在可以同房。”

    最后俩个字她咬的极轻,可叶翌寒还是听的一清二楚,瞬间,他脑袋一炸,烟花四射。

    瞧着因为怀孕而变得风韵荡漾的媳妇,他眸光渐渐变得幽暗一片,吞了吞口水,哑声问道:“媳妇,你确定?”

    宁夏贴在他怀中根本就不愿起来,听见他的问话,她面颊更是红上一分,可还是轻轻应了一声。

    压低嗓音,小声说道:“我自己就是学医的,你还不相信?”

    叶翌寒伸手摸了摸小媳妇鼓起的肚子,冷锐鹰眸中浮现出淡淡幽暗光芒。

    在她逐渐红晕的面色下,他一个翻身将她圈在自己怀中,眉梢眼角上难掩盎然笑意:“媳妇,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原来你还有主动的一面?”

    这话更是让宁夏面色爆红,她咬着红唇,不甘瞪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娇气嘟着唇道:“你给我让开,你不是想去睡沙发嘛?那就去睡好,我才不管了呢!”

    她是心疼这个男人每次回来都睡外面沙发所以才提议让他今晚留下来的,谁知道他这么不正经?

    在明灿灯光下,他身子的女子眸含清水,丰润面颊上飘散着淡淡潋滟红晕,一言一行中皆是娇憨,看的叶翌寒心都软了。

    他双手撑在床两侧,目光专心凝视着身后温软如玉的小媳妇,忍不住在她雪白颈脖间蹭了蹭,感受着这难得的温情时刻:“媳妇,主要是你难得主动,让我都呆了。”

    他眸光太过灼热坦亮,让宁夏面色越发烧红,她有些受不住这种暧昧氛围,拉过被子蒙住脸,咬唇小声道:“讨厌,再不睡,你就给我出去。”

    现在是双身子,月份越大,她就越是辛苦,小腿开始浮肿,每天保姆要给她按摩,不然第二天都下不了床。

    她是体谅他这么多日子没那个了,他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一直去冲冷水澡她也心疼,而且那方面一直压抑着也会影响身体的,所以今晚才留他下来。

    “好,现在就睡。”叶翌寒薄唇边勾着浅浅弧度,起身快速把房门关上,从里面锁起来,然后又重新回到床上,把柔软丰润的小媳妇搂在怀中。

    这一系列动作,他做的如行云流水般舒畅,宁夏没被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上下其手吻的娇喘吁吁了。

    房间内没开灯,只有窗外斑斓月光照了进来,为黑暗的房间内平添一抹光亮。

    影影绰绰间,叶翌寒只觉得身下挺着肚子的小媳妇面如芙蓉,眸含抚媚,光是一个眼神就刺激的他家老二开始敬礼。

    他不由哑然失笑:“宁夏,我发现,我对你真的没有一点儿抵抗力,你说我这样还怎么练兵去?”

    在这夜风徐徐的夜晚,他眉眼中满满都是缱倦爱意,眷恋情意足以将她融化。

    宁夏弯了弯粉唇,没有说话,眼底却闪烁着淡淡感动流光,伸手将他搂紧,柔软身躯紧紧贴着他坚硬胸膛,寻求一份安全。

    接下来的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虽说叶翌寒已经好几个月没那个啥了,但真的真枪实上场还是技术高超,把宁夏伺候的舒舒服服,娇喘不断。

    ……

    怀孕**个月的时候,宁夏简直就成了国宝似的被全家人保护起来了。

    就连素来拉不下老脸的殷老将军都特意从北京飞来南京看望宁夏,医院大夫保姆准备的一应俱全,就连双胞胎的衣服都准备了许多。

    宁夏心中感动,摸着肚子让宝宝长大之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太外公,直把殷老将军笑的合不拢嘴。

    要不是宁夏现在双身子不易上飞机,他真想让宁夏跟着他一起回北京,到时候宝宝生下来也来放在殷家,他来照顾。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在还未出生孩子份上,临走前,殷老将军可大方了,送了宁夏一套别墅还有车子,说以后宝宝长大了,她也可以开车带着宝宝出去溜达。

    这样的举动让宁夏哭笑不得,她哪里缺这些东西?不过是看在外公一片热心上才不得不收下的罢了。

    ……

    预产期在八月份,正是炎夏酷暑之时,提前两天,宁夏已经住进医院了。

    莫父还有保姆跟在身边伺候着,就连叶博山还有叶老参谋长都从北京赶了过来。

    羊水破的那天,宁夏疼得连呼吸都快没了,医生产房都是准备好的,不出片刻就被推进了产房破腹产。

    叶翌寒提前一天已经从部队赶回来了,现在正焦急在产房外来回走动,要不是刚刚护士把他拦了下来,他肯定就冲了进去。

    孕妇生产的时候医院是允许一个家人进去陪她的,只是宁夏不愿将自己最狼狈的一面显现在叶翌寒面前,就没让他进去。

    一个小时过去了,俩个小时过去了,手术还在继续中。

    站在门外的叶翌寒暴躁的恨不得砸门了,叶老参谋长实在看不下去了。

    他轻咳一声,板着脸,低声训斥:“女人都得经过这道坎,瞧你这样,还有点出息?你媳妇还好好的,不会出事!”

    叶博山坐在医院走廊上的长椅上。西装革履,风尘仆仆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刚赶来的。

    他的旁边还站着助理,助理左手拿着一个黑色公文包,面无表情站在那等着。

    对于部长家里的情况,他多少也有些了解,和大儿子关系僵硬了这么多年,小儿子现在又在美国治疗,也难怪现在孙子辈的孩子出生了他这么紧张,连在北京那边最重要的会议都放下了。

    瞄瞄是一早就接到莫父电话就赶来了,现在瞧着叶翌寒这副紧张样,忍不住勾着唇角想笑。

    这男人怎么能这么可爱?紧张害怕的好像现在生孩子的是他似的。

    众人都劝他冷静冷静再冷静,可他就是缓不下来心来。

    他始终都能听见里面的小媳妇惨白着脸叫疼,那一声虚弱的唤声直抵人心,让他心脏一阵阵收缩。

    产房内的宁夏的确疼的喘息,因为是破腹产,肚子被划开的那瞬间,被打了麻药的她还是浑身颤抖,额上冷汗涔涔。

    头顶上是白花花的灯光,宁夏闭着眼睛,第一次觉得离死亡这么接近。

    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听见了孩童鸣哭的声音,是那么响亮透彻。

    这声洪亮的哭声,让在门外等候的众人皆是其其放宽了心。

    唯有叶翌寒依旧神色紧张,在医生出来的时候,他第一个冲了上去,匆忙问道:“医生,我媳妇们怎么样?”

    这天下当爹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这样了,孩子出生了,不问孩子怎么样,只关心媳妇。

    “恭喜叶队长,母子平安,您太太生的是一对双胞胎,都是男孩。”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面对叶翌寒的焦急,她笑容温和道:“孩子很健康,等下你们就可以就去看了。”

    听到母子平安这几个字的时候,在场等候多时的几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叶老参谋长还有叶博山急着想要问孩子怎么样,而叶翌寒直接推门而入去看宁夏了,压根连看儿子的意思都没。

    叶老参谋长骂了一声混蛋,可脸上却难掩笑意。

    叶家今年一直处在乌云密布中,现在有了这俩个孩子的出生也让他多少有些欣慰。

    ……

    三个月后,俩个刚出生的宝宝已经从刚出生时皱巴巴的小摸样开始渐渐长开了,穿着同样精致的粉蓝色小衣服躺在摇床里睡觉,五官粉嫩水润,肉嘟嘟的小脸让谁看见都想捏一捏,还时不时吐下泡泡,简直萌翻所有人。

    孩子刚生下来时只知道哭,根本什么意识都没,对于这点,叶翌寒可嫌弃了,在加上这俩个孩子还嘴刁,奶粉根本不喝,只要亲妈喂养,把宁夏折腾的每晚都睡不安稳。

    叶翌寒看在眼中急在心中,恨不得把这俩个臭小子给扔出去,自己抱着媳妇睡个安稳觉。

    这天,正好是满月酒,叶家大摆宴席,广邀亲朋好友。

    因为还小,不宜坐飞机回北京,所以这次的满月酒是在南京举办的,即便这样,也同样热闹非凡,到场的众人各个来头都很大,齐高殷傅那伙人更是没少。

    宁夏在酒店房间里抱着老大叶勤喂奶,别看这孩子才刚满月,可着实不轻,足足有十几公斤,是个胖小子。

    老大叶勤比较乖巧,她带在身边还能伺候着过来,至于老二叶勉已经被他爸抱到前面去给大家伙玩了。

    此时叶翌寒的心情可谓是春风得意,满脸笑意,和平日里的严肃黑面大不相同。

    让他的那群挚友看见了,纷纷打趣笑道:“啧啧,这可真是不同了啊,瞧瞧这动作多快,一年的时间,生了俩个大胖小子,挺行的啊。”

    说这话的是殷傅,他坐在椅子上喝酒,见叶翌寒进来,端着酒杯,不由嗤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咱们叶大队长还有这本事,大家瞧瞧,他现在抱着他儿子的样子多专业。”

    此话一出,包厢内众人皆是忍不住哄然大笑起来。

    可不是嘛,他们见过这个手上执过枪,可却从来没见过他抱过孩子,还别说,现在这样,还真是挺像模像样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内行人。

    面对好友们的戏谑笑声,叶翌寒压根就没放下心上,他抱着他家二儿子叶勉在屏风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冷睥了一眼在包厢里服务的服务员:“去给我拿点软些的面纸来,在把门和窗户都开开通风。”

    他这一系列吩咐,让酒桌上那些男人都二丈摸不着头脑,压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喂,翌寒,这天可不热,你把门和窗户开着通风做什么?”方子是个直性子,没忍住,就率先问了出来:“你就不怕把你儿子给冻着?”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语调有些酸溜溜的,一双漆黑眼眸紧紧盯着叶翌寒怀中面容纯真的孩子,眼底有着深深羡艳。

    心中暗暗想着,这叶翌寒这一年来动作可真快,先是闪婚,又已闪电般的速度生了俩个大胖儿子,瞧瞧这孩子长的白白嫩嫩,多招人喜欢。

    哪像他,这些年身边就伍媚一个女人,可还是闹的这么不愉快,那女人心肠可狠了,别说给他生儿子了,就是想抱抱亲亲都难。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叶翌寒接过服务员恭敬递上来的面纸轻轻擦拭着儿子嘴角上流出来的透明口水,然后才不紧不慢道:“你们这里面都是烟酒味,我儿子还小,吸了你们的二手烟危害太大了。”

    像是感受到粑粑关心的意思,小叶勉咧嘴灿烂一笑,刚刚才擦干净的口水又不由顺着唇角流了出来。

    孩童的眼眸格外清纯明亮,此刻小叶勉正眨巴着璀璨水润星眸望着叶翌寒甜甜笑着。

    叶翌寒看在眼中,面上一片平静,心中还是哼了哼。

    臭小子就知道撒娇卖萌,别瞧着现在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可到了晚上可磨人了,非得让宁夏抱着他睡,不然就整夜整夜的哭。

    这点,让叶翌寒每晚都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给打包踢出房间,可每次他抗议,都无人反应,现在小媳妇心中就只有这俩个孩子了。

    也不知道是谁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怔愣的众人纷纷扬唇大笑,其中抽烟的男人更是自觉把烟给掐灭了。

    这回换齐高抽着眼角,勾着薄唇,温润吐口了:“原来翌寒请我们来,就是看他怎么奶孩子的。快,兄弟们都别抽烟了,翌寒家孩子金娇体贵,要是吸了我们的二手烟可得受危害了。”

    他声音才刚刚落下,那边方老二就迫不及待站起身来,朝着叶翌寒走去:“我说,翌寒,你离我们做的这么远做什么?难道还怕我们把你儿子怎么了?”

    他几步就来到叶翌寒身边,低头打量着在他怀中傻乎乎留着口水的小叶勉,还别说,这小子长的和他爹还真像,眉宇间透着两分神似,一看就知道是叶翌寒的种。

    而且这小子长的还真不耐,唇红齿白,粉嫩绵软的,瞧着他走过来也不怕生,还在咧嘴笑着。

    可是这笑容也忒那个什么点了吧?

    嘴角抽了抽,方老二抚额叹息道:“难不成奶娃在都是这样?这笑容也忒傻了吧!翌寒,你和你媳妇都挺精明的人,怎么这小子傻成这样?”

    的确是傻,方老二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

    就知道一个劲傻笑,留着口水,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翌寒直接回了个你才傻,你全家都傻的眼神给方老二。

    他抱着小叶勉,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阴恻恻吐口:“你指望才刚满月的孩子给你什么表情?是不是他现在能蹦下来陪你玩两把你就觉得这孩子聪明了?”

    人人看见叶家这俩个孙子辈的孩子,都赞不绝口,无非就是说这俩个小子可真够乖的,一点也不闹腾,连哭闹都很少。

    可只有他这个当爹的才知道,这俩个小子分明就是两只头上带角的小恶魔,明面上看起来纯良温顺,实际上早就黑化了,一个个比谁都精。

    有时候他就奇了怪了,这俩个臭小子怎么就像有灵性似的?在外人面前装的滴水不漏,一旦到了宁夏面前就彻底变了,尤其是这叶勉,完全就是他的克星。

    到了晚上,和他抢媳妇,和他抢床,还和他抢房间,最后宁夏直接把他赶出房间睡客房了。

    人人都知道方老二喜欢打麻将,平时没事就约上好友来个几圈,现在被叶翌寒深深的鄙视了,他面上有些挂不住。

    可瞧着小叶勉,尤其在对上那双剔透如水晶般的眼眸时,他深深的觉得这孩子生的真好,也不知道叶翌寒这种大老粗,怎么就生出个这么细品嫩肉的儿子的。

    越瞧,他心中越是欢喜,朝小叶勉拍了拍手,柔软笑道:“瞧瞧这孩子眼睛多清亮啊,小脸粉嫩的,让人想捏捏。翌寒,这是你家老大老二啊?”

    在场的这些人很多都是第一次见叶翌寒的这双儿子,尤其是俩个还是双胞胎,更是不清楚哪个是大哪个是小。

    叶翌寒捏了捏小叶勉的屁股,然后才回答道:“这是老二叶勉,老大叶勤在宁夏那边喂奶,宁夏怕你们着急看孩子,就让我先把老二抱来给你们瞧瞧。”

    “啧啧,小嫂子想的可真够周到的。”殷傅这时候也凑了上来,还不忘说了宁夏一句好。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叶家这对双胞胎,可每次见,都不得不感叹,这俩个粉雕似的孩子生的真好,就像糯米团子似的想要让人捏一捏揉一揉。

    “来,勉勉,给表叔抱抱。”他拍了拍手,含笑望着在叶翌寒怀中至极的小人儿,眉梢眼角中皆透着一份欢喜笑意。

    在场的几人瞧着小叶勉粉嫩嫩的模样,早点忍不住想要逗了逗了。

    他们这几人女朋友倒没少谈,但真的触及谈婚论嫁就胆怯了,都是三十来岁的男人,谁也不想那么早因为婚姻束缚了自己。

    可现在瞧着叶翌寒端端正正抱着孩子的模样,他们心底最柔软的一片被触及,不禁想着,是不是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般软绵绵的一团?

    面对殷傅的热情,叶翌寒直接伸手拦下,不由蹙眉扫了他一眼:“你洗手消毒了嘛?我儿子还小,可禁不住什么病菌的感染。”

    他一口一个我儿子还小,听在大家伙耳中,怎么都有种炫耀的感觉。

    尤其是此时,他抱着他儿子坐在那,冷淡望着殷傅,仿佛看待病毒似的。

    殷傅一口气没咽上来差点被噎死,他瞪大双眼,不确定问道:“你嫌我身上有病菌?喂,叶翌寒,说话要讲良心啊,我殷傅哪招惹你了,让你这么不待见?”

    在一旁的方老二更是眼角直抽,殷傅是叶翌寒的表弟,都得到这个待遇,要是他,还指不定怎么被嫌弃呢。

    “大呼小叫什么?”当粑粑已经有一阵子了,叶翌寒就算在想教训怀里这个奶娃娃,可在外面,还是极其照顾他的,瞧着殷傅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他拍了拍怀中的奶娃娃,然后低声训斥:“我没功夫不待见你,孩子小,免疫力弱,细菌是在空气中传播看不见的,就连我每次抱孩子都要先洗手消毒,你确定你这样抱了我儿子之后,不会让他生病?”

    他说的极为严肃,板着脸,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在场的众人看在眼中,嘴角又是一阵抽蹙,照他这个说法,难不成以前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就他家这一对双胞胎金贵?

    见旁人目光落在他们父子俩身上打量着,叶翌寒无奈耸耸肩,注视着殷傅的目光也放软了一分:“没办法,这是我们家的家规,你嫂子规定的,谁都要遵守。连我闺女妮妮每次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洗手消毒,你要真想逗他玩,还是先去洗手吧!”

    现在这俩个肉球就是他媳妇的命根子,简直比宝贝还要宝贝,一刻不见都想的慌。

    在家里,都是这样规定的,他哪敢不遵守?要是让小媳妇知道,人前不说什么,可等回家了,指不定怎么给他上脸呢!

    他这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你不会连我闺女都比不过吧?

    殷傅暗暗咬牙,面色阴沉一片:“你可真够行的。”

    丢下这句气恼的话,他冷声吩咐服务员去端盆清水过来,那双深沉黑眸有些气愤盯着小叶勉,心中暗暗想着,这可真是个金贵的主。

    想他们在座的哪位不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可这位倒好,简直享受了皇上的待遇。

    像是感受到殷傅不善的目光,小叶勉咯咯一笑,粉唇上口水流的更多了,奶白奶白的泡泡从小嘴巴中吐出来别提多可爱了。

    这时候齐高笑容潋滟走了上来,在殷傅和叶翌寒理论的时候,他已经擦干净的双手,走上前来,也没客气,直接伸手捏了捏小叶勉肉嘟嘟的脸颊,温润眼眸中闪过淡淡流光。

    还别说,这叶家两个小子长的还真不错,粉嫩粉嫩的小脸蛋,让人看见就想捏一捏。

    “来,给叔叔抱抱。”见小叶勉不怕生的朝他灿烂笑着,齐高心中欢喜更甚,这是妮妮的弟弟,和她古灵精怪的性子还真像,也不知道妮妮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粉嫩可爱?

    叶翌寒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把小叶勉往齐高怀中一塞,然后高枕无忧靠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我就是天天端着枪,也没抱他来的累。”

    这可是大实话,自打这俩个小祖宗出生之后,他在家里完全没有地位可言,家里大的小的都围着这俩个小祖宗转,就连晚上想搂着小媳妇睡个安稳觉都难。

    最可恨的是,每次回来,还得给这俩个祖宗换尿不湿,擦屁股。

    这哪是当老子啊,简直比孙子还憋屈。

    这话隐隐有抱怨的意思,方老二嗤笑一声,眉目含笑,透着戏谑打趣:“瞧瞧这风凉话说的,我怎么看你是乐在其中啊。”

    还别说,这小子长的还真不瘦,浑身上下都是肉,抱在怀中还真不轻。

    齐高是第一次抱这种刚出生的奶娃娃,在叶翌寒递过来的那瞬间,他有些僵硬,但转眼却欣然接受,只是那动作怎么看都有些僵硬。

    将他的局促看在眼中,方子不由勾唇大笑起来:“啧,齐高,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你不擅长的事情啊,我刚刚瞧着翌寒抱着孩子的时候可是动作规范,怎么到你怀里就成这样了?”

    他戏谑的嗓音刚落,不少人目光都朝着齐高望去,尤其在瞧见他皱着眉梢,面露为难时,更是忍不住想笑。

    在他们这群人当中,齐高无疑是拔尖的,在政坛上就像玩似的混的顺风顺水,让人羡艳的同时又感叹这是他应得的。

    旁人看笑话的眼神,齐高不是没看见,他的确不太会抱宝宝,而且怀中的这个小肉团还很不老实,在他怀里一蹭一蹭的,他还真怕自己手一抖就把他给摔了。

    可当着大家伙的面,他却丝毫也不显露,挑了挑如墨眉梢,冷笑扫了一眼方子,如玉俊颜上满是闲适笑意:“要不换你来?”

    此话一出,方子脸上笑意一僵,连忙摇头摆手:“别,别,别,齐高,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没这个童趣逗个奶娃娃玩!”

    瞧着自家兄弟那没出息的样子,方老二气的脸色发青,愤恨想着,这都是伍媚那个女人闹出来的。

    以前的方子多潇洒不羁?哪像现在这副狗熊样?

    这时候殷傅已经洗好手过来了,瞧着小叶勉在齐高怀中安然自得的咯咯直笑,他眯着黑眸,不由发笑:“你小子可真够本事的,谁抱都不哭。”

    他这话中俨然带着一丝气怒,把从叶翌寒吃的憋转到小叶勉身上来了。

    谁让叶翌寒气场太强大了?他打不过呢!

    齐高好笑睥了一眼面容阴沉的殷傅,微启薄唇,朗声道:“殷傅,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作为一个男人,气量怎么这点小?这孩子怎么说还和你是亲戚。”

    这群挚友轮番上来逗小叶勉,叶翌寒也没管,瞧着自家儿子傻兮兮憨厚的笑容,他不由撇撇嘴,暗道一声黑心。

    这小子绝对黑化了,别瞧着外表斯文笑意,可实际上却是个调皮鬼,小心思可不少。

    这边殷傅从齐高手中接过小叶勉,拍了拍他嫩滑小脸蛋,笑的不怀好意:“这当弟弟的都这么重了,那当哥哥的还不知道胖成什么样了。”

    这话不假,小叶勤的确比小叶勉重上不少,每天宁夏抱着的时候都十分吃力。

    被殷傅抱在怀中的小叶勉也许是察觉到殷傅的冷脸,竟然不如先前那般配合了,扭着小身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挣扎。

    殷傅感受到怀中的小肉团苦巴巴瞪着大眼睛瞅着他,丝毫也不像先前那般天真灿漫。

    他不由啧啧称奇起来,扬唇笑道:“这小子现在是怕生了吧?竟然不笑了。”

    话音才刚落下,他就觉得手上一阵潮湿,随着而来的还有小叶勉不配合的哭声,然后众人瞬间嗅到空气中传来某个小肉团臭臭的粑粑味。

    殷傅脸色顿时变得青白交加,因为他明显感觉到那臭臭的味道是从小肉团的尿不湿中传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