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肮脏的自尊心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雷武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俩人来到主卧室门口,徐岩率先将门推开,他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极有礼貌伸手邀请宁夏先进。

    此时的徐岩俨然忘记先前那番不愉快的谈话,他眸含深意望着宁夏,深情款款的模样为他平添一抹温和气质。

    其实一贯的徐岩是清冷温润的,在官场摸爬打滚这些年来,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正广青涩隐忍的大学生,如今的他事业有成,人人称赞,缺的不过是心太那一抹明月光。

    正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更加执着。

    站在门前,宁夏一直兴致缺缺,见他笑容盎然,她更是嗤之以鼻,掀了掀眼皮,目光无趣朝着房内扫了一眼。

    猛然间,她视线一僵,脸色瞬时煞白。

    这时,徐岩清冽笑意在耳边响起:“不进去看看?”

    他嗓音中充满了磁性,十分好听,仿若低吟的歌曲般动听:“喜欢嘛?”

    可听在宁夏耳中,却如魔音绕耳般让她心惊,她抿着素唇,像见鬼一样盯着他,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徐岩,我看你是疯了!”

    因为他准备的那份礼物居然是一件典雅华贵婚纱,棕色地板上立着一个身材高挑的模特,模特身上的婚纱是那般雍荣华贵,比她大婚那天穿的婚纱还要闪亮夺目。

    这男人要不是疯了,怎么会选择送婚纱给她?

    她充满震惊的声音听在徐岩耳中,让他心底微窒,浓郁黑眸中闪烁着淡淡幽深,但转眼他又笑着若无其事:“不喜欢嘛?这是我找法国设计师按照你的身材气质设计出来的,大家都说女人这一辈子最漂亮的时候就是穿着婚纱,本来我们应该也有一场幸福甜蜜的婚礼,但因为我的过错,一直耽误到现在!夏夏,进去试试好不好?”

    他都快要忘了当年她穿着婚纱时是什么模样了,时间过的太久,久到他每次午夜梦醒时都会浸湿双眼。

    这样一个让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那时他怎么就舍得放弃?

    惊吓过度,宁夏终于找回了点理智,她白着脸朝着他冷声道:“徐岩,你清醒清醒,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能别再睁眼说瞎话了嘛!我已经结婚嫁人了,你难道真不顾我已是人妻这个事实?”

    要是知道他准备了这么变态的礼物,她是打死也不会来的,他还有完没完啊?总是装出这副情圣的样子给谁看?这世上谁比得上他狠毒凉薄?

    在她声声逼问下,徐岩脸上最后一丝维持的笑意也收敛了起来,他目光阴恻恻注视着宁夏,不似先前那番温润如玉,而是浑身充满了暴戾:“你告诉我!那叶翌寒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这样处处为他?我徐岩到底哪点比不上那个男人了!你说他爱你,难道我对你的爱就少了!”

    说话间,他伸手攥住宁夏手腕,不顾她意愿将她强行拉了进来。

    “你和他婚礼的时候,我中了两枪,在家里躺着,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嘛?”

    他眉宇间透着阴霾,双目赤红,目光紧紧盯着宁夏,似有万千伤痛:“其实我当时真的一点也不怨,我伤你那么深,现在受到点惩罚也不算什么重生之虏妾全文阅读!可让我忍受不了的是你另嫁他人,可我却无能无力。你不知道,当时倒在血泊中,我多想阻止,可嗓子沙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看的出来叶翌寒是真心对你好,可夏夏,我不能相信,你也想和他过一辈子。明明当年你就是那么爱我!”

    现在他都能回忆时她张扬明媚的面庞,那时的她没有现在这般温软宁静,性子中充满了不安分因素,任性的谁也不放在眼中。

    他以为他是讨厌这样目中无尘的女人,可后来转了一圈却发现,见识了各色美人儿,只有这个在年少岁月中让他不屑一顾的女人才是他的真爱。

    那时他还一无所有,是个穷大学生,每个月的生活费都需要自己打工赚取,而她则是富家千金,上学放学都有豪车接送,甚至夏天穿的裙子都是不从样的。

    这样富有幸福的她,让他打心眼里厌恶甚至还有些嫉妒,他总是在想,为什么心灵丑陋,手段狠毒的她会生活的这么好?上天真是不公平!

    本来剧烈挣扎的宁夏在他湿润微红的眼眶注视下,顿时停了所有动作,她死死咬着素唇,心中痛成一团。

    他伤她至深,可到头来却说爱上她了,这难道是造化弄人嘛?

    闭了闭眼,宁夏失了先前愤怒的心情,她苍白的脸颊上浓密睫毛微颤,端的是欺霜赛雪:“徐岩,你真的错了!不但错了,还错的离谱,没有谁少了谁就活不了。当年你在宾客云集的婚礼上抛弃了我,我当晚就坐飞机出国了,那个时候我没有绿卡,连签证都没来得及办,是我爸花了大价钱托人连夜办了签证送到机场的,其实你不知道,十天之后我因为签证问题又回国了!”

    “你回来过?”徐岩闻言,脸色微僵,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宁夏淡然点了点头,面对曾经的初恋,她心中不动容是假的,一直以来她都将这丝悸动保留的很好,白衣飘飘年代里一个念想罢了。

    “你从不关心我,怎么能知道我的动向?因为签证问题,那阵子我没少去学校和大使馆,那个时候,我到底是爱你的,没能忍住去你单位找了你,正好看见你和肖雪共进晚餐的场景,你笑的那么温柔,拿着纸巾替她擦拭着唇角,打那时起我就知道你徐岩是真的不爱我!我们不是有缘无份,而是从来就没有爱情!”

    枉她曾经爱的悲哀心碎,其实后来才发现不过是一场笑话,那阵子她在国内停留了许久,按照程序,好不容易才拿到签证,但到底是爱的卑微,她甚至在想,只要他能来找她,她可以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留学机会,和他在一起。

    但这一切到底是她痴心妄想而已,她离开的那天,北京下起了大雨,灰蒙蒙的天色一如她的心情。领登机牌的时候没有他的身影,过安检的时候也没有他的身影,打那时起她就真的失望了。

    徐岩黑眸中满是错愕光芒,他惊诧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过那晚她离开知道会在回来,还亲眼目睹了他和肖雪在一起的场面。

    他只记得六年前她是怎样的稚嫩飞扬,早就忘了肖雪长什么样了。

    其实这些年一直能容忍肖雪在他身边,不过就是出于一种男人的心思,她是学芭蕾出身的,身段诱人漂亮,气质更是出众。搂着这样娇娇美人出去应酬,他脸上也有面子。

    宁夏回国那段时间,是他自认为过的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仇恨的女子无脸离开,心爱的女子被他正大光明拥在怀中,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可现在回想起才觉得不过是一场笑话,可笑他当初居然会愚蠢至此,识不得谁是真心,谁是虚情假意。

    这个时候的徐岩是悔恨焦虑的,他心中被苦涩蔓延,目光灼灼望着宁夏,眼中似有许多话要说,可却哽咽的一句也说不上来重生明珠。

    他伤她那么深,又岂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抚平的?

    宁夏垂眸望了一眼他紧握着的手腕,不动神色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扳开,然后面无表情抽回手,她走到模特面前,伸手抚摸着裙摆上光滑的真丝,手感很好,一摸就知道不是普通的淘宝货。

    她回头朝他嫣然一笑,眼底说不出的寂寥苦意:“婚纱在漂亮又有什么用?人心早就不是当初的人心了!徐岩,你问你,你敢说你和那肖雪没上过床?这六年来,你床上没有别的女人?现代社会,这种事情很常见,可你不知道我有感情洁癖,我不能容忍,我的另外一半曾经将别的女人压在身上缠绵!”

    说她幼稚也罢,可笑也好,这是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只要一想到面前这个男人曾经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和肖雪缠绵恩爱,她就觉得恶心,那种反胃感搅合的她心里一阵难受。

    在她一连串的问话下,徐岩早就失了先前暴怒的气势,他紧紧抿着薄唇,说不出一句话来,脸上有着浓浓难堪。

    他自然不能信誓旦旦和她说,这六年来他没有一个女人,除了肖雪,他应酬时逢场作戏也不少,第二天起床之后,一笔钱就能把那个女人打发了,这样的事,圈内还少嘛?

    他是一个男人,权利金钱都不缺,有女人倒贴也是常有的事,有时肖雪不在身边,他忍不住了,也不介意这样的女人。

    但今天被她这么一提,他觉得自己真脏,以前怎么就能这么混蛋?!

    “怎么?说不出话了?”宁夏歪着头,笑意盈盈望着他,虽是在笑,可眼中却有深深讽刺:“真的,以后离我远点,也不要再说什么爱我了,你的爱太廉价了,我不稀罕!你不是上帝,不要觉得只有认错了,一切都还像以前一样。”

    “宁夏,你这是故意为难我!”徐岩痛苦的搓了搓脸,稍稍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一贯的清明,他眸色清浅注视着面前笑靥如花的女子,称呼也有亲密的夏夏变成无奈的宁夏,这时的他心痛大于恼火。

    “你敢说,叶翌寒在你之前也没和别的女人上过床?夏夏,真的,别再单纯了!也别再转牛角尖了,那叶翌寒当年和温婉有一段情的事圈子里谁不知道?他们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温婉到现在都没结婚,不是在等他叶翌寒?”

    面对她时,他是又爱又恨,那种矛盾的感觉一直在他胸口徘徊,久久消散不去。

    果然,她还是一如当年一般爱较真,那时她也是这样眼里容的沙子,可却因为爱他,而一而再再而三让步,他多希望时间能够倒流,让他那可怜的自尊都统统去见鬼吧!

    其实当年之所以选择那样对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自尊心作祟。

    他认为不为父母报仇,就是不孝顺,道德上过不去!其实这个世上最肮脏的不是金钱,而是他那可怜的自尊心。

    “你说我钻牛角尖?”在他一直以来理所当然的态度下,宁夏怒了,她像一直炸毛的猫咪一般瞪大双眼,气呼呼盯着徐岩:“你怎么不想想自己?这些年来你何尝不是钻牛角尖?你现在口口声声说爱我,可你知道嘛!你的爱只会为我徒增烦恼罢了!你要是真的爱我,就应该选择放手,让我安稳过日子!”

    他们都是成年男女了,有各自的事业家庭朋友圈,没有谁会少了谁就过不下去,这个世上失恋的男女那么多,那是不是得不到都像他这样偏激固执?

    一句话就把徐岩说的哑口无言,他拳头紧握,眉宇间有着隐忍,她这样分明就是在维护叶翌寒,她根本就不愿相信叶翌寒和温婉的亲密关系。

    这样一个处处维护别的男人的宁夏让他心寒都泣血,他气愤的眼睛都红了起来,一把将旁边桌子上的东西挥在地板上,透明玻璃杯碎在地面上发出清脆声响重生之谁是四爷。

    惊的宁夏眼皮一跳,她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收敛起眼中的怒意,平静无波望着面前狼狈黯然的男人,清丽嗓音是那般冷冽:“这样就受不了了?你怎么不想想当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不过是拒绝你的求爱,你就这样恼羞成怒,当年在婚礼上,你当着我同学,老师,亲戚家人的面那样打我脸,我是不是可以去死了?”

    这个男人啊,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私自利,连最基本的风度都没,听他说爱,就像听大戏一般好笑。

    她三两句话就能挑起他的怒火,徐岩沉默过来不由苦笑一声,他做了一个休战的动作,摇头苦声道:“看来我准备的这份礼物没能入了你的眼,算了,我送你回家吧!”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爱恨分明,对于不喜欢的人果真是一点儿感觉温度都没。

    那时他是她心尖尖上人,所以理所当然伤她害她,但现在他却连表达心意的资格都没了,她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不相信他会悔改。

    听言,宁夏清眸瞬间一亮,她不可思议瞪大乌黑瞳孔,有些不确定望着他,淡声问:“你真的肯送我回家?”

    来之前的路上,她一直注意观察路形,这是别墅区,又在郊区,出租车很少。

    她一直没逃跑就是因为觉得逃出去之后也同样回不了家,还不如和他周旋之后让他送她回去,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说我爱你,你不相信。现在我要送你回家,你也不相信?”徐岩勾着薄唇,浅浅笑着,甚至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为了可怜的自尊心,他对不起她的地方太多了,现在又怎么忍心让她为难愤怒?

    面前这个男人穿着休闲西服,最简单白衬衫,鼻梁高挺,面色清隽,还是一如既往的挺拔耀眼。

    望着他纯净无杂质笑容,宁夏眼前一花,仿若回到许多年前,那时她是大学新生,他是远近闻名的优秀学长,气质儒雅清和,不知道俘虏了多少姑娘的芳心。

    而她则有幸和他相识相爱,公然牵着手走在校园里。

    青涩单纯的初恋总是那么让人难以忘怀,尤其是在他忏悔的目光下,她心中更是堵得慌。

    如果他还是对她怨恨仇视,她也许会好受些,偏偏他现在说他爱她!

    她是他的杀父仇人,是她的胆小鲁莽害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他能不顾这些,说爱她。

    一时间,宁夏鼻子有些酸涩,她眨了眨湿润凤眸,移开视线,临走前,在他面前停了停脚步,红着眼圈,轻声哽咽道:“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你做的都没错,真正错的是你现在的态度!其实我一直都不后悔当年那么爱你,你是我青春时最美好也最苦涩的回忆!”

    话音刚落,她就头也不还的离开,只留徐岩一人站在原地久久都回不了神。

    脑海中不断浮现,她临走前那句:“我一直都不后悔当年那么爱你……。”

    想着,想着,徐岩竟然笑了起来,他笑的滚烫热泪终于忍不住的划出眼眶,湿润黑眸中眷恋是那般明亮。

    ------题外话------

    这章把某素给写哭了,某素要好好思考下情节,可能过不了多久就大结局了,到时候会公告通知大家的,抱抱,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