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他心尖尖上的人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薛子谦浑身猛地一怔,秋叶飘风中,他面色如冰霜般清冷孤寂,他想反驳,想解释,可却发现喉间有万石挤压,哽咽的他吐不出一个字啊。

    她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太过关心了,关心的忘记了理智,因为没买上最近的机票飞中国,他瞒着父母坐的是私人飞机来南京姐姐别走。

    回纽约的这几个月,用度日如年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他不是没想过来找她,但总是找不到何时的理由,现在有理由了,但却那么牵强,牵强的让人一眼就能看穿。

    见他面容苦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郑静月不禁嗤笑起来:“子谦,你就承认吧!你根本就不是关心她辞不辞职,而是想念她了,想要来看她!现在你看清楚了没?她好的很呢!她有丈夫有女儿,一家三口不知道生活的多好,对于他们来说,你才是外人啊!”

    不管你以前对她多好,现在你始终是个外人,子谦,你聪慧绝顶,为人处事更是出了名的厉害,可偏偏在这事上执迷不悟,我从未不知道原来你竟是个情种。

    “够了!”满耳都是这些冷嘲热讽,薛子谦有些恼羞成怒起来,他寒着脸,眸色冷厉扫了一眼她,不过瞬间,他就收敛起之前的失态,语气似深冬的冰霜般寒凉:“你能陪我来,我很感激!但郑静月,你要弄明白,我们的关系很简单,你还不够格在我面前说教!”

    说他有情也好,无情也罢,这些他都不在乎了,面对这个女人,他多少有些愧疚的,但这丝愧疚,并不是她在他面前理直气壮的理由!

    郑静月心中微凛,明媚美眸中浮现出淡淡幽光,抿着红唇,失笑道:“我还以为为了那个女人,你连最基本的理智都没了!子谦,既然回去了,又何必再回来?你明知道,那样的场景你会受不了。”

    最后一句,她嗓音狠轻,轻的让人听不见,可耳尖的薛子谦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一时间,他心中仿若压着快大石一般窒闷。

    从小的教育和绅士教养,让他对于女人,做不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而且面前这位,不止一次的帮助过他,在他心中,其实是感激的。

    即便不爱他,他也不想伤害她。

    但现在,他却有些心凉,其实他所受的这些伤害苦楚,她一样也不少,甚至她还要强颜欢笑在他面前陪着她。

    不知为何,薛子谦有些心酸,他疲惫的松懈下身上的所有防备,眸光更深望着身姿婀娜动人的女子,温润嗓音透着浓浓伤感:“别笑了,你现在笑的简直比哭还难看,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其实现在看见宁夏能幸福,我很高兴!”

    那是他心头一抹白月光,美的用语言无法描绘,他爱她,这点是毫无质疑的,但如果他的爱为她带来困扰,他还能继续下去嘛?

    即便现在站在离她最近的土地上,他也不想去打扰她,能看着她幸福快乐,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满足!

    听他这么说,郑静月猛地一怔,脸色僵硬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得了他那一句谢,她眼眶有些湿润,紧紧抿着红唇,别扭移开视线,心中虽有幽怨,可此时却什么冷嘲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过了好半响,她才扇了扇眼睛,不想让眼上妆容花了,吸了吸鼻子,她又恢复了一贯的高贵典雅,哼了哼,没好气道:“既然你都来了,还是找个时间约她出来见一面吧!”免得回去之后又要懊悔。

    当然了,最后一句她才没这么好心的给他提醒。

    女人在感情的事上,始终都是小心眼的,她郑静月规规矩矩过了小半辈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气质高雅,可始终也是个好女人。

    但偏偏面对他的事时,她会不折手段,连最亲的父母都会骗。

    其实她不想这样的,可那天无意间听到爸爸说莫宁夏辞职了,她惊的撕破了碗,想了好久才打电话过去告诉他!

    她知道,那个女人的消息,是他苦楚生活中最大的光亮,就如她一般外星王妃全文阅读!

    “还是算了吧!”薛子谦苦笑似的摇摇头,他抬眸望了一眼耀眼阳光,微微眯眼,眼底光彩暗淡:“她丈夫不是一个大方的,我还是别给她惹麻烦了!”

    其实他是怕在和她见面,会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贪念,他想她和妮妮,想带着她们一起回纽约生活。

    “那你现在就打算回去?”不曾想,他居然连她的面都不见,郑静月微微瞪大眼睛,眼眸深处划过淡淡惊诧,但却转瞬即逝,她心中暗暗苦笑着,恐怕不见,是因为不舍再次告别吧?

    摇了摇头,此时的薛子谦褪去了平日里的优雅贵公子做派,他普通的和世上万千被情所困扰的男人一样:“我也不知道,先找个酒店找着吧,不过我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是一定要赶回去的!”

    他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连休息都没休息,没想到一来倒是见到这样深情款款的告别场面。

    薛子谦不断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嫉妒,一旦嫉妒,他的心灵也就变得丑陋。

    可到底是心有不甘啊,后天的会议,他只能在这呆一天,明晚飞机回纽约。

    恐怕这个时候,父母已经知道他偷跑过来了吧?

    思及此,薛子谦唇角弧度越发苦涩,他垂着凤眸从郑静月面前走过,温声道:“这儿哪有干净点的酒店?你比我清楚,你带我去吧!”

    即便在这种时刻,他的语调还带着一贯的理所当然。

    郑静月听在耳中,咬唇红唇,狠狠瞪了一眼他的后脑勺,心中不甘想着,我都不是你的秘书了,怎么指使起她来还这样充满了气势?

    可望着走在前面,身姿颀长清隽的男人,她心中到底是甜蜜的,也不计较这些,乐呵呵的跟了上去,拿出手机,点了百度地图,她柔声道:“就知道你这大少爷病又烦了,这儿不是市区,你想住顶好顶好的套房恐怕没有,但干净靠谱的酒店还是有,你别嫌弃就好了。”

    那一句大少爷病让薛子谦微微抿起唇角,在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和她扯这些了,只能耐着性子道:“算了,一切从简吧!”

    “那好吧!在走十多分钟就能到了!”郑静月拿着手机看着地图上面的地址,头也不抬说道。

    顿了顿,她又咬唇小声提醒:“这里离她家不远,你要是改变主意了,可以过去找她!还有,这里打车可能有些难打,你去机场的时候可以提前打电话给我,我开车送你去。”

    她考虑的很周到,即便他们现在关系浅薄,他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她也好心的将这些提醒话给说出来。

    而薛子谦显然心不在焉,轻轻应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跟在他身旁的郑静月不由垂眸苦笑着,到底不是他心尖尖上的那位,不管她做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

    ……

    叶翌寒并不知道薛子谦的到来,不然非得气的脸色发黑,他和宁夏告别之后就上车了了,开车的是小刘,他身边还跟着个小兵,那小兵显然是第一次瞧见这样的场景,惊的眼珠子瞪的老大,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刘看在眼中,嗤笑一声,朝他军帽上一拍,扯着嗓音,笑嘻嘻道:“你小子看傻了啊,那是咱小嫂子,你也敢盯着一直看?就不怕队长把你眼珠子给挖下来?”

    他这话中充满了戏谑意味,奈何那个小兵是个老实的,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白了脸,急急朝着身后脸色不善的叶翌寒解释了起来:“队长,我没有……您别听小刘的话,我哪有那个胆子敢打小嫂子的主意啊极品男仆!”

    现在部队里谁没听说啊,小嫂子就是队长的心肝宝贝,他们议论谁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议论小嫂子,不然被队长知道,非得大卸八块。

    叶翌寒沉着眼扫了一眼搬弄是非的小刘,然后朝着那小兵冷声道:“行了,行了,瞧瞧你那德行!被小刘说两句就吓的没胆了?我手下的兵要都是你这样样子,以后还怎么抢险救灾?”

    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顿时让小兵苦了脸,就差没哭了。

    队长这分明就是心情不好,拿他出气呢!

    瞧着叶翌寒铁面无私的面庞,不知为何,小刘有些想笑,他强忍笑意,大着胆子帮衬道:“队长,你这就冤枉人家小北了,我本来是带着他出来见见世面的,谁知道您和小嫂子原来还有这么多话要说啊,以后咱们一定把车停的远远的,不碍您的事!”

    被成为小北的那位同志听小刘这么说,心中也暗暗笑了起来,他垂着眸,不敢看身后队长的面色。

    可一想到先前队长和小嫂子腻歪那劲,他就忍不住想笑,人人都说叶队长是最铁面无私,不讲旧情的,可就现在看来,这分明是个铁血硬汉也有柔情时啊。

    没亲眼瞧见那都不算数,现在瞧清楚了,他以后也好到兄弟面前炫耀炫耀,他们的队长原来是如此的多情。

    在俩个属下含笑打趣的目光下,叶翌寒恼羞成怒低骂一声:“瞧你们这得行,多大点事啊,就把你们乐成这样。”

    小刘笑的嘴巴都要合不拢了,听了这话,连忙开始搭腔:“队长,您不知道,咱们部队就只有政委一人有机会去参加您的婚礼,我们都懊悔死了,那么精彩的一幕都没瞧见,大家早就炸开锅了,要不是您让政委给咱们带了喜糖,恐怕那群崽子们早就不干了!”

    喜糖?

    叶翌寒微微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转眼他就想到,这应该是戴清自个办的吧!

    他那天太兴奋了,压根就忘了要带喜糖回去,好在戴清想的周全,不然那群不知天告地厚的王八羔子们非得闹翻了天。

    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叶翌寒板起脸来,严厉训斥着小刘:“差不多就行了啊,既然喜糖也吃了,就少跟着起哄了!”

    恐怕部队里那群兔崽子都等着今个回去敲他竹竿呢!

    想到这,他一阵失笑,笑容温和道:“算了,都这么久没见面了,难为大家伙还惦记着这事,小刘,先去超市吧,去买点糖果带着,我要是空手回去,那群王八羔子还不得和我闹翻了天?”

    这事也怪他考虑的不周到,结婚前还想的清楚,但这阵子发生太多事了,他都给忙糊涂了,哪里还记着这个?现在既然想起来,就去买点带着吧,也算是一份心意。

    “好勒!”小刘连忙笑着应了下来,才刚开出小区没多远,前面不远处就有个苏果超市,他笑容满面停好车就下去买糖,浑身充满了干劲。

    叶翌寒看在眼中不由低骂一声,但脸上却充满了盎然笑意。

    王北没跟着一起去,他坐着车内,瞧着后座上笑意难掩的叶翌寒,不由扬唇明朗道:“队长,听说虎子的妹妹来了?她现在住哪?我们方便去看看她嘛?”

    在这些人眼中,虎子是憨厚老实的兄弟,他的妹妹,自然也就是他们的妹妹,他们有这个义务要好好照顾虎子的妹妹。

    但叶翌寒闻言,却脸色稍变,想到那个心思极大的曹琴,他按了按眉心,心中不安想着,也不知道那天早上的警告,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重生名门千金。

    小媳妇一个人在家里,他其实很不放心,在加上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曹琴,他这眼皮更是一直跳,生怕那个曹琴会又找上小媳妇使心计。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王北心中咯咚一跳,唯恐队长误会什么,他连忙解释起来:“我之前是虎子手上的兵,这次虎子发生意外,我们都感到很痛心!政委说虎子的妹妹要来城里发展,我们有不少兄弟都想着,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他是万万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面前这个年轻汉子眼中的局促紧张,叶翌寒不是没有看见,他心底无声叹息,提及虎子的意外身亡,他到现在还深感痛心,可一想到那个不着调的曹琴,又是一阵头疼。

    面对这些小兵,他那些话,是说不出口的,只能扯开话题:“这个你放心吧!虎子的妹妹现在很安全,我给她找了酒店先安顿下来,至于工作的事,等回去了让戴清给安排!”

    这些事还是交给戴清安排比较好,他接下来在和那个女人接触也不合适,要是让小媳妇知道,指不定要怎么闹呢!

    察觉到队长兴致不高,王北也不敢多言,他抿着薄唇,小声道:“那队长,我们放假了,能去看看虎子妹妹嘛?虎子临终前,我们没能赶去送他最后一程,现在她妹妹过来了,我们想尽自己的所能给她送些温暖!”

    叶翌寒心中微窒,这些兄弟们对于虎子的爱戴,他都知道,可那曹琴并不是个好相处的,她心眼太多了,他怕他手下这些甚少和外人打交道的兄弟们会着了她的道。

    到底是顾及着虎子的面子,那些提醒话,他一句都没说出来,而是阖上眼眸,轻轻应了一声。

    可心中却想着,等回去了,一定要和戴清好好商量商量,那老小子一向善懂人心,由他帮着出谋划策,一定能把那个曹琴安置好。

    ……

    叶翌寒离开之后,宁夏回去之后面对着空荡荡的家里,心中有些怅然若失,中午饿的时候,她连叫外卖的心情都没,从冰箱里把昨晚没吃完的剩菜从冰箱里拿出来放进微波炉热了几分钟就凑合着吃了点。

    再加上辞职了,现在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连工作都不用做,第一次,宁夏感觉到空虚寂寞,她觉得,之前在瞄瞄面前信誓旦旦说的话完全就是放屁,家里又没他的陪伴,她不去上班,就只能发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她摸着点去幼儿园门口接妮妮,现在这种私立幼儿园建的比大学还有风景如画。

    宁夏望着门口一溜串名车,不禁暗暗咂舌,也对,能交的起这么贵学费,家里有辆豪车也不算什么!

    在一大群家长中,宁夏一眼就瞧见了莫父,她笑意盎然跑了上去,挽着莫父的胳膊,热情唤道:“爸,我来了,你想我了没?”

    在北京举办完婚礼之后,她就和叶翌寒飞去丽江度蜜月,又从丽江赶去陕西,最后才从陕西回了南京,一路上忙的昏头转向,最后又因为曹琴的事闹的心口疼,都忘了要回家看望爸和妮妮。

    莫父正在校门口等着妮妮放学,宁夏突然冒出来,吓了他一大跳,他抚着胸口,没好气瞪了她一眼:“都这么大人了,还风风火火的,瞧瞧你这样,哪里还有一点为人妻为人母的样?让人瞧见了都要笑话!”

    这丫头还以为是像以前做姑娘一样可以随心所欲呢?也幸亏翌寒是个好性子,不然面对这样没长大的媳妇不还得烦死了?

    “爸!”宁夏气的瞪大双眸,腮帮子鼓鼓的:“我还是不是您亲闺女啊,这不是十来天没来瞧您嘛!您至于和我发这么大的火嘛!”

    被叶翌寒宠坏了,现在真是受不得一丝委屈天梦凌云最新章节。

    多日未见闺女,莫父自然是欣喜的,可瞧着心性不稳定的闺女,他那丝欢喜就被担忧所掩盖:“你呀!真是比妮妮还不懂事,没说两句就不高兴了!”

    他话音刚落,就瞧见不远处妮妮背着小书包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了出来。

    妮妮本来是无精打采的,但在看见站在校门口的宁夏时,琥珀色眼眸瞬间一亮,也不等老师说解散,她就立马跑到宁夏脚下,一下子扑进她怀中。

    稚嫩嗓音中满满都是怀念:“妈妈,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通知我?早知道,我就和外公去机场接你和爸爸了,丽江好玩嘛?”

    妮妮从小是在美国长大的,现在回了中国,在这生活了小半年,再加上如今上了幼儿园,见周围的孩子都是称呼自己母亲为妈妈,她自然也渐渐这样跟着叫了。

    一个称呼而已,宁夏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她笑意盈盈将妮妮抱进怀中,在她粉嫩面颊上吧唧亲了两口,笑的眉眼弯弯:“丽江很好玩,下次有机会,让爸爸带着我们全家一起去好不好?”

    这孩子一向粘她,这恐怕是自打她出生以来和她最长时间不见面,也难怪今个一见,这丫头会这么热情。

    小手紧紧搂着宁夏的雪脖不肯松,妮妮可怜兮兮吸了吸鼻子,小脑袋靠在她肩膀上,想念的都快要哭了:“妈妈骗人,妈妈有了爸爸,就不要我了,要不然怎么出去玩也不带我一起?”

    宁夏知道这孩子想她,但没想到一见面就成了这样,她心疼的连忙安慰起来:“妮妮乖,妈妈没有不要妮妮,云南那边紫外线强,没带妮妮去是不想妮妮被晒黑了!下次咱们这找个气温合适的时候,一起出去玩好不好?再说了,妮妮现在不是还在上学嘛!你才刚入学,不能随便请假的!”

    妮妮靠在宁夏怀中,哽咽的一直强忍哭意,听她这么说,她压低声线,小声不屑道:“妈妈,你不知道,我们班那群同学都好笨,那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做,我一点儿都不想和他们当同学!要不是爸爸说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我早就去上一年级了。”

    瞧着怀中的小不点一副春风得意模样,宁夏一噎,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这丫头和她小时候比,简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听爸说,她小时候上幼儿园的时候哭个不停。

    可现在换成了妮妮,却这般聪明懂事,还可以跳级,她那个时候上学,成绩虽然不是最差的,可也没好到可以跳级啊!

    瞧着闺女抱着妮妮站在学校门口别人挤,莫父有些心疼,微微皱眉,上前从她怀中把妮妮抱了过来:“好了,好了,有什么话,咱们回家说,别让人家看了笑话!”

    妮妮这些日子都被他养胖了,闺女抱着妮妮也怪累的。

    刚放学,这儿人太多了,宁夏也不愿在这多呆,点点头,就跟在莫父身边一起回家。

    可还没走两步,就见一个半大的小男孩挡在他们面前,他穿着和妮妮同款式的校服,双手叉着腰,扬着小脑袋嚣张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莫妮,没想到你还会哭鼻子,现在还让你外公抱着你,啧啧,也不羞的!”

    这孩子来的太过突兀,宁夏完全没有准备,见他这样说话,就以为是妮妮的同学,毕竟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斗嘴玩了。

    一见来人是杜子腾,妮妮脸上的笑意瞬间收了起来,冰冷冷瞪着他,她沉声道:“肚子疼,你给我滚远点!小心我在打你!你忘了上次被打成猪头的教训了?”

    妮妮一向人小鬼大,对于不喜欢的人,出于礼貌,她还是会给予一分笑脸。可在面对这个长相可爱,像观世音菩萨坐下的善财童子时,她则是表现出另外一面,要不是被莫父抱在怀中,她恐怕早就要扑下来和这孩子打成一团了暧昧天王全文阅读。

    杜子腾今年六岁半,也是个半大的孩子,现在被妮妮这样威胁,在一想到先前的殴打,顿时吓的躲进自己保姆身后。

    但转眼想到这样很没出息,他侧出半边身子,朝着妮妮叫嚣:“你这个母老虎,从小就这么凶悍,小心长大之后嫁不出去!”

    宁夏完全目瞪口呆了,瞧着妮妮黑沉似墨的小脸蛋,她心脏跳了跳,有些摸不清头脑。

    还是莫父反应快,他脸色微僵,连忙朝着跟在孩子身边的保姆道歉:“抱歉抱歉!我家妮妮还太小不懂事,都是童言无忌,你们别当真啊!”

    那孩子也就是嘴巴厉害,注视着妮妮不善的脸色,他躲在保姆身后都不敢出来了。

    保姆终究是保姆,对于雇主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尴尬站在那边也不知道说什么。

    莫父见此,给宁夏递了一个眼神,抱着妮妮赶紧走了。

    ……

    走了大老远,宁夏还有些缓不过神来,她清丽声线中透着疑惑:“爸,你刚才那么紧张做什么?妮妮还小,和同学闹了点矛盾,自己就能解决了,咱们当家长的不必跟着掺合!”

    莫父这时候把妮妮从怀中放了下来,牵着她的小手走路,面对宁夏的询问,他脸色微微发青,气怒瞪了一眼妮妮,然后朝着宁夏没好气嚷嚷:“你还好意思说,自家闺女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妮妮在学校里打了那孩子,所以我每次瞧见他的时候才尴尬!你不接孩子上下学不知道,妮妮现在和班里同学关系闹的有多不愉快!”

    自家嫡亲嫡亲的孩子,要不是真的闹的太过了,他哪里舍得说上一句重话?

    但这次妮妮实在太过分了,不仅打了人家孩子还不知悔改,小嘴巴说的比谁都厉害。

    宁夏惊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望着还没到她腰的妮妮,眨了眨双眼,心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你和人家打架了?”

    她问的苍白无力,妮妮听在耳中,顿时委屈嘟起粉唇,潋滟双眸中溢满了流光:“是他先欺负我的,妈妈你和我说过,不可以随便欺负弱小,我比他小,是他先动的手!”

    面前的小姑娘不过才五岁多,宁夏纵使在生气,那些愤怒的话也说不出口,她站在原地没动,抿着红唇,严肃问道:“那人家为什么要欺负你?打架也总得有个原由啊!”

    说到这件事,莫父显然被气的不轻,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妈妈,你别生气,我都告诉你!”妮妮咬着粉唇,满脸的委屈任谁看了都心疼,她上前拉着宁夏的手小声道:“他要抄我的作业,我不愿给他抄,他就拽我头发,我气不过,就叫了一声他的外号!然后他推了我,我就和他打起来了。”

    莫父是老实的商人,即便现在打下了一片家产,也是靠的真本事,对于妮妮这样的行为,他并不赞同,生怕宁夏心软,他语重心长叹声道:“我们都知道妮妮是好孩子,可这打人实在不是好行为,他欺负你,你可以和老师说啊,或者回来和外公说,外公一定会去学校给你讨回公道的。”

    “爸,你就别说了,孩子都知道错了!”宁夏不愿拘束着孩子的性子,如今瞧着妮妮红着眼眶站在那吸鼻子,她一颗心软的似能滴出水来,哪里还舍得怪罪:“好了,好了,咱们不委屈了,妈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他动手推你肯定是他先不对,可咱们也不能动手打人啊,以后在被人欺负了,就回家和我们说,我们去学校帮你讨回公道好不好?”

    她弯腰蹲在妮妮面前,揉着她的脑袋,俏脸上挂着柔软笑意,一副慈母做派六道伏天。

    莫父看在眼中,本想不赞同的表达自己观点,可转眼一想那天妮妮受到的委屈,他也就不多言了。

    妮妮是他的心头肉,那臭小子居然敢拽妮妮头发还推他,要不是看他小,他真咽不下这口气。

    平时家里就他们爷孙俩个,妮妮要月亮,他不给太阳,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哪里轮到别人欺负?

    妮妮扑进宁夏怀中,紧紧搂着宁夏,红着眼圈,哽咽道:“下次让爸爸去教训他!”

    宁夏摸了摸她的脑袋,勾唇淡淡笑了笑:“以后妈妈送你上学放学,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那男人比他还宠妮妮,如果让他知道妮妮在学校里被别人欺负了,还不得闹翻了天?还好,他今天去了部队,不然真让他知道了,这事还不好收场。

    “妈妈你不上班了?”聪明如妮妮,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她眨了眨光亮琥珀色眼眸,紧张注视着宁夏。

    在她眼中,妈妈是救死扶伤的医生,很小的时候,她感冒发烧,都是妈妈给她治疗,根本就不用上医院。

    就是现在和同学提及这件事,她都满脸骄傲!

    这是她的妈妈啊,长的漂亮,说话又温软,还有着人人羡艳的职业。

    牵着妮妮,宁夏站起身来,她笑着望了一眼莫父,然后温声细语和妮妮解释起来:“妈妈打算和爸爸要个小弟弟,所以先辞职了,打算在家好好修养!以后弟弟长大了,就能保护妮妮不受欺负了!”

    辞职的事,她事先没和爸打声照顾,也不知道他的看法是什么。

    以前恣意惯了,现在有了丈夫孩子,她反而更顾及长辈的心思。

    辞职这事,莫父完全没有意料到,他怔愣的片刻都没说话,良久之后才回过神开,对上闺女善良希翼的目光,他皱眉无奈道:“既然你都这么做了,还来问我的意思做什么?唉!女儿大了,果然就不归我管了!”

    他这个闺女,从小就主意正,考大学谈恋爱都不让他过问,她想来北京上大学,他就由着她,后来她和徐岩好上了,他都没怎么阻止,但到底是错了!

    如今她更是一声不吭的辞职了,其实在他看来,完全不必如此,难道要生孩子的女人都要先辞职?说到底,这丫头就是被他宠坏了,娇气的不行!

    “爸,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见莫父没有生气,宁夏上前笑眯眯挽着莫父胳膊,脑袋靠在他肩上,也不顾这是人来入往的大街上:“以前我太不懂事了,让你操碎了心,以后我肯定改正!翌寒回部队了,恐怕这段时间都不会回家,我打算收拾衣服回来住!”

    她一个人住在那,连吃饭都是个问题,既然想要生宝宝,那第一步自然是要养好身体,才有精力面对宝宝的降临。

    “也难为翌寒了!”莫父点点头,表示同意:“本来我担心你仗着年轻,再加上又是刚结婚想过什么二人世界,等过几年在要孩子!现在能这么说,证明你这些日子成长了不少,你也知道亲家的情况,老人家都那么老了,无非就是想看着子孙健康出生!”

    这次在北京举办的婚礼让他大开眼界,他不是闺女不了解时政,那些大官平时只能在新闻上瞧见,那天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了,可让他大大吃惊。

    先是冲着这点,他也知道叶家肯定不同返校,那叶家长辈面对他这个一清二白什么官衔都不是的老头还这么客气,的确让他动容!

    闺女是个怎样性子的,他太清楚不过了,生孩子是个危险事,现在把身体调养好,也能免得以后少遭点罪大唐暴力宅男最新章节。

    想到自己的爱人,莫父鼻子一酸,险些落泪。

    恐怕她现在还在世,瞧着闺女都要生儿育女了,也是和他这般激动吧?

    望着泪光盈盈的莫父,宁夏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紧紧挽着他的手臂,她抿唇安慰道:“爸,你别想了,这是一个高兴的事!你应该笑笑才对!即便我和妈妈无缘见面,可我也知道妈妈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嫁给了你!”

    她的妈妈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了,自此之后,爸就没有在起另娶的心思。

    爸这些年的不容易,她都懂,以前是她太混蛋,现在想明白了,自然要好好在爸身边陪着他!

    年少的时候,她和很多人一样有许多伟大的梦想,但没有一样就想要陪伴在家人身边。现在结婚了,心中有了爱,她看开了很多事情,唯一的心愿不过是全家人能健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闺女的温顺让莫父心中暖洋洋的,他点点头,含笑道:“走吧,走吧!咱们先去菜场,我给你做点好吃的,瞧瞧你瘦的,在外面恐怕没吃好吧?”

    这个时候,她不想和爸爸争论什么胖瘦,乖巧笑着:“还是爸了解我,知道我没吃好!爸,咱们晚上烧虾吃吧,还有红烧肉,我都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

    五星级大厨做出来的菜肴固然精美好吃,可却少了一份心意,始终都没有亲人做出来的暖人心脾。

    握着闺女的手,莫父不免一阵失笑:“你这孩子,就知道吃!”因为笑容满面,他眼角上能看见清晰皱纹,鬓上白发在不知不觉中又染上一层雪霜。

    宁夏一手挽着莫父的胳膊,一手牵着妮妮,望着路上来去匆忙的行人,她唇角上笑意甜美,心中像抹了蜜糖一般甜蜜。

    “妈妈,妈妈,你是为了小弟弟才辞职的?”一边走着,妮妮一边眨着天真无邪目光看着宁夏,嫉妒抿着粉唇,有些吃味道:“弟弟还没出生就这么折腾妈妈,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其实她想说弟弟出生了肯定要和她争宠,肯定会让爸爸妈妈还有外公都喜爱他的。

    但这话,最后她到底是没说出来,免得让妈妈伤心。

    齐高叔叔说过,要多亲人宽容,妈妈这么期待小弟弟出生,肯定是不希望她不待见弟弟!

    宁夏闻言,不免想笑,她微微垂眸,捏了捏妮妮肉乎乎的小手,唇角微扬,笑道:“妮妮吃醋了?妈妈肚子里现在还没有宝宝呢!就是有了,妮妮也还是妈妈心里最重要的!”

    这嗓音微顿,她又笑着补充道:“以后就是有小弟弟了,妈妈也不会不爱妮妮!弟弟长大之后是要保护妈妈和妮妮的,以后爸爸不在家,就有弟弟保护我们!”

    在这个时候,她其实是愿意多废一些口舌和妮妮解释的,免得以后她和翌寒真的有孩子了,妮妮会想不开,甚至不喜欢!

    这样的事并不是没有,所以她还是防患于未然比较好!

    妮妮有些不信,她皱着稚嫩眉宇,目光紧紧注视着宁夏,眼中有着难以察觉的紧张:“妈妈,你说的是真的嘛?以后就是有弟弟了,也不会不喜欢我?”

    这孩子打小就心细敏感,这种重要关头,宁夏真的不希望她会多想,只好耐着性子,继续解释:“那是自然的,妮妮是妈妈心中永远的小公主!谁也取代不了你的地位!”

    生怕妮妮会不信,她又嗓音温软道:“妮妮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外公!你听外公是怎么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