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般配极了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她说,这样的事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你嫁的男人首先是名军人,其次才是你的丈夫。

    临走前温婉说的那般坚决冷沉,那份嘲讽任谁都看的清楚。

    宁夏只觉得心口处传来阵阵寒凉,她不愿去想那曹琴有什么别的目的,她甚至不愿去想叶翌寒在这件事上的态度,眸光深深扫了一眼身旁面容紧张的男人。

    她忽而扬唇一笑,明艳笑容中有着绝望:“直到今日,我才发现,温婉才是那个看的最清楚的,而我现在不过是重蹈她的覆辙罢了。”

    这话深深戳进叶翌寒的心中,让他面色一白,紧紧抿着薄唇,想要道歉诱哄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一诺风华百里(军旅)全文阅读。

    宁夏心里憋屈的难受,她不愿再看他的神色,而是冷冷转身上车,面容清淡若水。

    到了如今,她才是真正有些同情温婉,那个女人是个傲娇甚至目中无人的,打从第一眼相见时,她就能体会到这点。

    可那样的女人曾经恐怕也曾遇到这样的事,她的选择不是妥协,而她呢?她有勇气不妥协嘛?

    想到这,宁夏就觉得心乱如麻,她不在乎那个曹琴有怎样的目的,她真正在乎的是他的态度,他要是一直这么心软下去,那么以后曹琴仗着是虎子的亲妹妹,是不是想要她这个正妻的位置,她都要给予?

    这一路都相安无事,从这里开车到机场足足用了六个多小时,到了西安咸阳机场的时候,已经临近夜晚,灯火通明的候机室没有开暖气,秋日里倒显得有些淡凉。

    因为曹琴的临时跟来,机票问题还是叶翌寒特意打电话去办的,宁夏一直冷眼旁观,看着那曹琴俏脸含羞叫着她老公为叶大哥,一会问他饿不饿,一会问他渴不渴,那份关怀模样,还真有当人小妾的自觉。

    不知怎么,她看在眼中就是想笑,扑哧一笑,容颜明媚。

    她身上穿着黑色打底衫,打底裤配着长靴,卡其色风衣则被她挽在手臂上,正慵懒靠在椅背上,眯着凤眸,纤弱身躯上透着倔强恼意。

    她也冷啊,可这曹琴怎么就不来关心关心她?

    那温婉说的真没错,连这样的事她都能忍的下去,也难怪她要瞧不起她。

    现在这个时候,连她都觉得自己真是窝囊,为什么就不能如之前那般潇洒?不过就是一个心怀天下的男人而已,难道少了他,她还活不下去了?

    宁夏的笑声,刺的叶翌寒心脏一缩,那份刺骨疼痛顿时浮现出来,他望着靠在椅背上,满目嘲讽的小媳妇,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要窒息了。

    俊颜上尽量扬起一丝柔软笑意,他走上前去,弯腰蹲在宁夏面前,笑容明亮握着她的玉手,轻声问道:“媳妇,冷不冷?要不要把外套披上?”

    这是这整个下午,他初次发声,漆黑鹰眸中溢满了恳求。

    这样低声下气的叶翌寒让宁夏无力再继续冷着脸了,她抿了抿素唇,伸手抚上他的侧脸,在这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内,她哽咽的眼圈微红。

    这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他不是没看出来曹琴攀龙附凤的心思,只是无法拒绝,那毕竟是虎子的亲妹妹。

    站在一旁的曹琴兴致昂然扬着唇角,她身上穿着从宁夏那里拿来的毛呢灰色及膝裙,显得身材玲珑,明眸皓齿间尽是动人风情。

    行李已经拿去托运了,她风姿楚楚站在现代化十足的候机大厅内,眼光灼灼,见宁夏面露沉痛,她好心情的扬了扬下巴,一副得意忘形模样。

    这样的女人真是让人厌恶,宁夏狠狠咬着牙才忍受住了心中愤怒,她怒气难掩推了叶翌寒一把,拧着黛眉,寒声冷笑:“我不用你关心,在冷也不会冻死我的。”

    她怒气飞扬间是淡淡沉重悲伤,但这股子劲却被她压抑的很好,要不然这个时候,哪里能轮的到那个曹琴在这嚣张?

    见宁夏这般野蛮不讲理,曹琴微微瞪大双眼,眼底难掩惊诧,就连想要上前搀扶的动作都停住了。

    在她那里,女人都是拿来传宗接代的,就连她母亲平时在家里也没少遭受父母的打骂,这些在她看来都是家常便饭的时候,现在却发生了改变。

    曹琴不断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害怕,这是大城市,这里男女平等,她不再是曾经那个生活在山沟沟里的曹琴了美女图。

    叶翌寒被她推的向后一仰,双手微微撑地,这才没有摔倒,他深吸一口气,不断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和小媳妇置气,可心里却像火烧一般难受。

    候机室内不乏游客,见这对小两口闹别扭,纷纷露出了然于心的笑意。

    在这些人看来,这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两口拌嘴,过一会差不多就好了。

    “你站起来,别蹲在我面前碍眼。”恼怒中的宁夏并没有那么好脾气,双眸微瞪盯着叶翌寒,淡凉语气中透着寒霜。

    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里,叶翌寒就是有心哄哄闹脾气的小媳妇,也拉不下这个脸啊,再说了,人家曹琴还站在旁边,他那话说出来也不合时宜。

    思及此,他也不再强求,面无表情站起身来,伸手将她挽在手臂上的风衣拿出来披在她肩头,漆黑鹰眸中闪烁着柔软细腻光芒:“天气转凉,别冻着了。”

    宁夏虽是在生气,可也不会在公众场合和他闹起来,再说了,身边还有个曹琴,她更加不会和他吵起来,免得让她看笑话。

    ……

    从西安飞回南京俩个小时,是夜班飞机,从机场回家又开了一个半小时车,这整个下午差不多都在车上,宁夏早就累的快要吐了。

    她本来身子就不大好,现在被这个曹琴刺激的,越发没有耐性了,好在随身带了晕车贴一直贴,不然真要累的动不了了。

    叶翌寒带曹琴去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房,特意吩咐服务员好好照顾她。

    曹琴又不是瞎子,这一路上哪里能看不出来宁夏对她的不待见,现在见唯一的靠山也要走了,她连忙泪眼汪汪诉起苦来:“叶大哥,你难道就把我一个女孩子丢在这儿回去了嘛?”

    她穿着宁夏的毛呢长裙,叶翌寒看在眼中,心里一阵反胃,这几天小媳妇的委曲求全他不是没看见,就算箱子里的那些衣服不见得有多金贵,可始终都是自己喜欢的,可她最后却都送人了。

    如今这曹琴还不甘心,叶翌寒当即就冷了脸:“曹小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住在这里很安全也很方便,至于工作,我会尽快帮你安排的。”

    这几天他在曹家都是礼貌温和的,一点架子都没,曹琴也理所当然把他当成是那种温润如玉的男人。

    可现在见他板着张脸,不苟言笑盯着她,目光冷沉,她心底没由咯咚一跳,有些怯怯收回眸光,到底是心有不甘,又强撑着一笑:“叶大哥,我不是催你帮我找工作,只是我第一次出家门,又是来了不认识的城市,心里很害怕!”

    她嗓音娇弱,微垂着清眸,一副清苦柔软模样。

    在这样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内,她身着素雅,和城市繁华的气息格格不入。

    叶翌寒不是没有看到她眼中的**,明知这次带她出来可能是害了她,但却不忍心拒绝那两位老人意思。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既然今日她曹琴选择这样的方式成功,那他便帮她搭这个桥。

    心中到底还是念着虎子的,他抿唇安慰说:“不用害怕,这是酒店,很安全的,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把门从里面反锁起来,我的电话号码也写给你了,你要是有事可以拿酒店房间里的座机打给我,我就住在这附近,很快就能赶来。”

    他其实不是太能理解,她眼中的**到底是什么,在他看来,照她之前的经历,这应该是个很单纯的女子,兄长的死固然可悲,可她这个时候不应该好好陪在父母身边服侍嘛?

    纵使心中再不悦,他也没有始终都冷着脸踏道全文阅读。

    曹琴知道想要住进叶翌寒家里那是不可能的事,她表情哀怜沉默了半响,然后红着眼睛点头答应下来,那样子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叶翌寒没空去理会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把她安全送回房,再三嘱咐了一些安全事项,并且承诺明天回买只手机过来,这才安心离开。

    眉目哀戚送着他出去之后,曹琴缓缓关上房门,然后转身,望着身后顶级大床房,她眼中先是一怔,随即翘着唇角,高兴之色溢于言表。

    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她快步跑到雪白大床旁,轻轻在床边上坐了下来,那份柔软感刺激的她浑身一颤,抿唇笑了起来。

    这样的房间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因为哥哥的出息,她家的房子已经由很多年前的土房子转变成现在小洋楼,虽然已经是全村里最宏伟的建筑了,可还大城市相比,简直就是相差太多。

    还有身下这张床,足足有两米,又这么的柔软,曹琴不禁想,她以前的生活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甚至她之前都不知道坐飞机会这么快,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才需要俩个小时?!

    ……

    叶翌寒将曹琴安排妥当之后就回家了,从酒店开车回家几分钟的车程,上楼的时候,家里的客厅黑灯瞎火,只有卧室亮了一盏小灯。

    他本来是抱着悔恨道歉的心思,但当进了卧室,看见躺在床上已经熟睡的小媳妇时不禁抿唇淡淡笑了起来。

    宁夏今天这一天是真的累了,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上午又被那样的事气的心肝脾肺都疼,回家一沾这舒适的大床,就合眼沉沉睡去了。

    叶翌寒也是身心疲惫,甚至还有些心纠,但他却没有洗簌睡觉,而是坐着床边静静凝视着睡睡的宁夏。

    连最后的婚礼都办完了,他们现在是再合法不过的夫妻了,有时候想想,他能娶到这么可心的媳妇,真是睡到半夜都要笑醒了。

    这姑娘一向就是娇生惯养的,让她跟他在乡下住了几天,吃不好睡不好,最后临回来还闹了这么一出,她心里什么想法他都清楚。

    正因为这样才让他心疼,她虽是委屈恼怒,可这一路上却没对曹琴说过什么冷言冷语,最多的不过就是无视。

    灯光暗淡中,他有些情不自禁伸手抚上她安详睡颜,在她红唇上轻轻应下一吻,喃喃声刚从口中划出,瞬间便消散在秋风中。

    ……

    而此时的北京城却还是灯火通明,夜生活才刚刚上演。

    温婉下飞机之后,来接机的竟然是夏祁刚,这是他们自上次那场不愉快的谈话后,第一次相见。

    明明不过才短短数日,可温婉却发觉,面前这个男人有什么地方悄然发生变化了。

    他不再如之前那般开朗明亮,眉梢眼角中透着一股阴沉,但在看见她的时候,他笑了起来,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痴傻。

    这样的夏祁刚让温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面无表情走到他面前,皱眉寒声道:“你还没回去?”

    这自然是值他怎么还没回部队?他们都不是清闲的人,常年为部队的事忙的团团转,这次如果不是代表兰州军区来北京学习交流,她也不会停留这么久。

    虽说这男人和她同属一个军区,但因为军种不同,手上带的兵也是不一样,所以她如果不刻意打听,是很少能听到他的消息双重生之逃离全文阅读。

    “婉婉,我觉得上次你说的话有失公平,所以在没和你谈清楚的时候,我暂时不打算回去。”今日的夏祁刚依旧是一身暗绿色军装,和温婉身上的军装相同,远远往上去般配极了。

    这还是在机场草坪上,刚下飞机的游客见俩个军人站在那密切交谈,且又是一男一女,只觉得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他说的平静,可听在温婉耳中却不亚于惊雷,她难得错愕瞪大双眸,深邃凤眸中闪烁着幽幽清光:“你一直没回去就是等着和我说清楚?”

    震惊未掩,她又急急怒骂道:“夏祁刚,你有病吧?我不是都说的很清楚了嘛!你还要发什么疯。”

    温婉一直都是清高傲慢的,就连发火,她也是盛气凌人,何时像现在这般失态的瞪大眼睛,眼底喷射的怒火欲要爆炸。

    夏祁刚看在眼中不由想笑,实际上,他也的确笑了,薄唇上挂着痞痞笑意,他凑上前去,眼睛眨都不眨盯着温婉精致面颊,忽而一笑,颠倒众生:“婉婉,你这是在关心我?”

    在她面前,他从来不知脸面为何物!

    要想追女人,首先得放下身段,小时候的夏祁刚因为样貌不出众而感觉自卑,可长大之后的夏祁刚却是个十足的男子汉大丈夫,他有着绝顶家世,卓越能力,自身长相也不错。

    这样的男人,不知道让多少女人趋之若附,可这些年来,他却一直抵制住了诱惑,就算在最亲爱的母亲威逼下,他也能保持底线。

    但一个人的耐心始终有限,他从年少朦脓的爱恋期到如今正大光明的追求,不知道等了多少年。

    无数次他都在和自己说,再等等,婉婉的心不是石头做的,迟早有一天她也会被他打动了,但等了这么多年,他却渐渐心寒,要是再寻不到一个答案,他怕他会撕心裂肺到死。

    温婉自然不会承认刚刚那一瞬间的紧张,她冷傲勾着唇角,缓缓移开视线,轻嗤:“夏祁刚,你怎么还这么无聊?这种话你说的次数还少嘛?”

    就因为说的字数很多了,所以每次温婉这样满不在乎,夏祁刚才能渐渐接受,要是真和这个狠心的女人较真,他非得被气出病来不可。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甘,他哈哈一笑,掩下眸中黯然,若无旁人似的爽朗一笑:“可我每次说婉婉你不还是这副不上心样子?啧啧,你要再多来几次,可真是得把我给气死了。”

    婉婉这个称呼,暧昧且幼稚,温婉很反感,但次数一多,她也就渐渐免疫,直到现在的无视,见身旁男人笑容盎然,她哼了一声,抿着唇上车了。

    “喂,你不是说来接我的嘛?怎么好不走?”

    得到命令,夏祁刚自然高兴,欢天喜地开车载着温婉回家,一路上都极力愉悦的氛围。

    其实温婉是讨厌夏祁刚这样的热闹,她喜欢安静,一个人的时候静悄悄,身边人大多知道她这个习惯,所以从不在她面前放肆,唯有这个男人,在她面前跳脱的不似是个军人。

    脑海中突然想起今早在曹家发生的时候,温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难得好心情的侧眸,对一旁说的正欢的男人道:“别贫了,我问你个事,你给我老实说!”

    ------题外话------

    开文一周年了,对那些还在看文的姑娘们,某素觉得感激真的太轻了,么么么,真的爱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