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不情之请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温婉将带来的奖状证书还有礼物留下之后就打算离开,凑巧这时宁夏和叶翌寒正好进来告别。

    宁夏没想到温婉还没走,白净面容上顿时划过一丝尴尬,抿着唇瓣,跟着叶翌寒身后不知道说什么。

    温婉自然也看到这俩人,她红唇边扬起缓缓笑意,笑意盈盈望着叶翌寒:“叶队长这是要来告别的?啧,也真是难为你了,好好的蜜月没度起来,竟然发生这样的事赶过来了。”

    早上葬礼刚过,她却笑容明媚,这样的温婉让叶翌寒反感,他紧皱剑眉,直接选择了无视。

    反正这个女人见到他的时候一向没什么好脸色,他又何必和她置气?

    “叶队长,你要离开了?”温婉的话音刚落,曹家二老脸色齐齐一变,曹母更是心直口快的直接问出声来:“是不是我们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所以你才这么着急回去?”

    故人父母,叶翌寒一向很尊重,见他们满脸惶恐,他急忙解释了起来:“叔叔阿姨说笑了,你们招待的很好,只不过我和宁夏还有工作上的事要处理,所以不能再继续住下去了。”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曹家父母就是再想挽留也没理由了。

    在一旁站着的曹琴暗暗着急,她咬着红唇,一副楚楚动人模样,奈何叶翌寒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大堂内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这时,宁夏笑着上前挽着曹母的手腕,笑容清甜道:“阿姨,你不必舍不得,我和翌寒得空了一定会来看你们的,就是虎子不再了,也有我们来赡养你们!”

    几天相处下来,她多少也能了解这一家人,除了那个曹琴有些心眼外,其余几人都是老实忠厚的,在他们眼中,虎子就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唯一的顶梁柱倒了,对他们来说,不亚于是灭顶之灾。

    虎子退役的时候,抚恤金的确不少,可迟早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她和翌寒既然有这个能力,那帮衬着点也没什么。

    曹父面露为难,曹母直接握着宁夏的玉手跪地不起,她苍老面容上挂满了泪水,语气哀求:“莫小姐,我知道我接下来的请求会让你很为难,但求您务必答应。我家老大走了,老二又是个不着调的,在外打工,连他大哥的葬礼都不回来,可我家老三却是个好姑娘,她相貌一点儿也不比人家差,求您带着她一起回去吧,如果让她一直在这森山老林里,只会耽误她的前途啊!”

    她这一跪,让宁夏不知所措起来,尤其在听见她这番饱含深意的话语时,更是微蹙黛眉,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曹琴这时候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她微红的眼眶中噙满了泪水,如白莲花般娇娆赢弱:“叶大哥,求求你收留我,我什么都会做,我可以给你们当保姆,洗衣做饭什么都行,只求你收留我。”

    这样的举动,大大出乎叶翌寒的意料,他连忙上前想要扶起曹琴,但这姑娘是铁了心,一心跪在地上,哭的泪水涟漪,根本就不愿起身。

    温婉还并未离开,瞧着这样的闹剧,她好心情翘起唇角,眉目含笑望着眼前这一幕。

    见那曹琴眨着泪水汪汪双眼望着叶翌寒,她深邃眼底难掩厌恶,忽而嗤笑一声,笑声刺耳嘲讽:“这好端端的非得上赶着上别人家做保姆,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难道新时代的女人就是这样的?”

    温婉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她这辈子活的恣意,当年就是有叶翌寒这般优秀的男人,她也能摆着张冷脸,更别说是对曹琴这种没身份没地位的农家女了。

    那温灵之所以在她面前能继续嚣张下去,无非就是她敬重父亲,不想让父亲夹在她们姐妹中间为难。

    跪在地上的曹琴脸色微僵,她咬着红唇,惊吓似的眸光看了一眼温婉,又快速收了回来,娇柔身躯不断轻颤,像是受了什么极大的委屈。

    这个女人是高干家庭出生的,一生下来就享受着荣华富贵,她习以为常的事情,她恐怕一辈子都没接触过!她哪里懂得她的不甘?

    宁夏很是诧异睥了一眼温婉,随即微垂清眸,掩下眼中清幽冷光,僵硬的面容上尽量扬起一丝笑意。

    她笑容温软如水:“阿姨,您先起来,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我看你们家三姑娘长的国色天香,如果你是担心她的姻缘,我们回去之后,倒是可以帮她物色些好男人。”

    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女孩子长大之后嫁的也就是附近的村民,这曹琴又是个不安分,她有什么心思,她多少也能猜的出来。

    她这样的相貌,如果去了城里,找个好男儿嫁了倒是不难,如果仅此而已的话,她倒是可以帮这个忙。

    但显然,宁夏想的太简单了,曹琴听言之后,连忙摇头否决,她苍白面颊上挂着哀戚:“莫小姐,我知道您人心善,我现在还不想嫁人,我爸妈只是希望我能进城里好好发展,以后出息了也能把他们接过去生活!你也知道小早他明年就要上高中,我们这没有高中,他要真的考的上,以后只能去城里住校了,我们家就小早这么一个读书厉害的孩子了,哪里舍得让他常年在外一个人求学?”

    她口口声声说宁夏是善人,压的宁夏心口喘息都困难,照她这么说,他们不收留她,就是恶人了?

    宁夏抿着红唇,神色冷凝将曹母扶了起来之后,淡淡一笑:“曹小姐,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也不必这般贬低自己,你是虎子的妹妹,我们照顾你是应该的,哪里能让你上我们家当什么保姆?至于小早上高中的事,还是听听翌寒是怎么说吧!”

    她这一番话说的给足了曹家面子,不管曹母是什么原因想要把曹琴托付给她们,她都视而不见,反而将这个难题踢到叶翌寒身边了。

    站在一旁的温婉脸上挂满了冷笑,冷厉眸光望着那哭的如白莲花般的曹秦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她最厌烦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女人,就连她一向不喜的温灵都不似这般讨厌,女人啊,以色视人,迟早有一天是要吃大亏的。

    听见宁夏这话,曹琴连忙抬眸,她如水凤眸中沁着淡淡风情,咬着红唇,未语泪先流:“叶大哥,我知道你已经帮了我们家很多了,我不应该再向你要求什么。可我真的很想去城里打拼,就算不能出人头地,也希望最后能将父母接到城里去生活,完成大哥一直没有完成的梦想。”

    最后那一句话让叶翌寒浑身一颤,他抿着唇,目光氤氲深沉。

    虎子的愿望他自然知道,他拼死拼活这么些年,无非就是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有这个能力把父母接到城里来生活,但可惜,他这个愿望还没实现,人就已经不在了。

    见他面色有些松动,曹琴眼中一喜,伸手拉着叶翌寒的裤脚,一身雪白孝服穿在身上,衬的她冰清玉洁,十分明艳:“叶大哥,求求你带我一起回去吧!我向您保证,过去之后,我一定不打扰你,我自己找工作养活自己。”

    从这里坐车去市区要六七个小时还不止,她一个弱女子甚至连搭车都不知道,更别说去大城市了。

    脚下的女子长生的极好,五官明艳,容颜娇俏,一言一行都带着娇柔感,但却让叶翌寒怎么都欢喜不起来。

    他迟钝片刻之后,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微皱的眉宇间难掩犹豫:“你是虎子的妹妹,我什么会对你视而不见?带你出去是个简单的事,但你确定你真的要去?大城市不比乡下,那儿随处可见压力,也许你找的工作只能温饱,你确定你真的要过这样的生活?”

    他完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想去大城市生活,住在山清水秀的山里除了交通不便有什么不好?就是小早上学也完全不必担心,到时候他考上哪个学校,他都可以资助他足够的资金住校或者在外租房都行。

    小早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上完三年高中,到了大学,完全可以在外租房。

    但这些话,他始终都没说出来,而是苦口婆心朝着默不作声的曹家父母道:“叔叔阿姨,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让曹琴一个姑娘家去大城市发展,并不是安全的行为,如果你是担心以后养老问题,这完全可以不用想,我和虎子这么多年兄弟,他的父母我一定帮忙赡养。”

    话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曹家人要真是聪明的话,就不应该再痴心妄想。

    见他这般犹豫不决,站在一旁的曹琴不由咬上红唇,垂眸暗暗想着,今日的耻辱迟早有一天,她一定要讨回来。

    曹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妇,在叶翌寒清明威严的目光下,她陡然倒吸一口凉气,唇角颤动的说不出话来。

    还是曹父镇静,他沉思片刻,转眸望了一眼女儿,这才点头应道:“我们知道你的好意,可我的女儿有手有脚,而且我家这三丫头,从小就有主意,可惜生在了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翌寒,看在虎子的面子上,还请你带着她出去之后多照顾她一点。”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早上才将亲生儿子送上山,此刻他心情很是不好受,看着执迷不悟的女儿,他不由叹息道:“这丫头一心想出息了接我们到城里生活,可想要在城里扎根哪里那么容易?就让她去吧,让她吃了苦头就知道回来了!”

    这话一出,无非就是同意曹琴的做法,想要让她跟着他们一起回去。

    当场,宁夏脸色就难看上了几分,她垂在两侧的拳头紧握,面露冷光。

    将这么一个心思不纯的女人带回家,是想给叶翌寒找小三嘛?

    温婉这些年都呆在西北最贫苦的地方,什么样的刁民都见过,这一家人打的心思她太清楚不过了。

    在这样落后的村庄里,恐怕还存着男尊女卑的思想,至于三妻四妾恐怕也不是没有。

    现在这样硬生生把女儿塞过来,打的是出外赚钱的名头,可实际上不还是想要把女儿送上叶翌寒的床?不过是这话说的好听点罢了。

    就算最后不能爬上叶翌寒的床,凭借叶翌寒的名声,她还能混的差了?

    瞧瞧这姑娘,大哥才刚去世,她就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了,真不知道该说她聪明还是冷血。

    ……

    最后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曹琴的愿望达成了,叶翌寒同意带她回去,并且答应会按照她的能力给她找一份安全稳妥的工作,临走前,曹家父母自然喜笑颜开。

    送他们去机场的还是之前那三人,再看见其中还有曹琴时纷纷一愣,但却极为聪明的都没吱声。

    相送的场面很浩荡,曹家父母一直送到山脚下,曹琴和曹早曹晨两兄妹细细嘱咐告别之后才含着泪水上车。

    这不是她第一次坐轿车了,但却是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轿车,软软的坐垫让她置身天堂,看着窗外村民或羡慕或嫉妒目光,她晶莹凤眸中闪烁着如花笑意。

    轻轻擦拭着眼角上的泪水,可她心中却乐开了花,没想到这一切这么快就达到了,虽然结果和她想的差了一大截,但好歹能有机会去大城市发展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啊。

    温婉是赶着夜路才赶得上这场葬礼,一夜未睡,但她一丝睡意都没,在上车前,她笑意盈盈望着叶翌寒和宁夏,最后目光落在宁夏身上,见她一直强颜欢笑,不由勾唇傲慢吐口:“没想到莫小姐这么能忍,家里即将要供着个菩萨了,还能笑的出来,啧啧,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和温婉的几次见面,宁夏都觉得这个女人心性冷淡,不屑于人交谈,没想到今个她会来到她面前说出这番话。

    她震惊的有些回不神来,脸色难看极了。

    叶翌寒握着宁夏的手微紧,满含怒火的目光冷冷瞪了一眼温婉,嗓音低沉似冰:“温婉,你管的太宽了,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是,的确不是我该操心的!”温婉好心情的点头承认下来,那双漆黑凤眸中闪烁着幽幽冷光,似在嘲讽一般:“我只是觉得,咱们的叶队长太过大公无私了,是不是每个战友的家属你都有义务帮忙照料?”

    她尖锐的声音让叶翌寒剑眉更加紧皱,他冷酷吐口:“与你无关!”

    有些事,他们恐怕这一辈子观点都不会一样。

    周围村民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宁夏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忘记身后那个心思不轨的女人,她笑容可掬望着温婉,唇角上扬起自认为最美丽的笑意:“温小姐此言差矣,翌寒不过是好心,她一个弱女子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不成?”

    面对气怒瞪着她的叶翌寒让她感到陌生,温婉冷笑似的移开视线,压下的心底不断冒出的酸涩,她眸光讥讽望着端庄的宁夏,翘着红唇,似嘲似讽:“所以说莫小姐好气量啊,连这样的潜在敌人都能容忍!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这样的事有一次就有第二次。”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冷凝的视线渐渐冻结成冰,似有万千寒霜划过,微微上前,在宁夏耳边轻声一笑:“因为你嫁的老人是个大好人,他总有无数的理由来解释这样的事,他首先是一名军人,其次才是你的丈夫。”

    话音刚落,她就毫不留情转身离开,那份干净利落让人钦佩。

    很快温婉就上车离开了,只留叶翌寒和宁夏站在原地,宁夏瞬间煞白了面庞,她颤动着素唇,眼中渐渐浮现出氤氲之色。

    温婉那话,叶翌寒听的清楚,他面上一急,匆忙解释起来:“媳妇,你别听温婉胡说,她就是没安好心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