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问这个有意思嘛?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叶翌寒目光微转,落在那个子最矮的男孩身上,他正直青少年时,却生的面黄肌瘦,头发发黄,一看就知道营养不良,身上穿着黑色衣服,披麻戴孝。

    心底发酸,他郑重启口:“我以前经常听虎子说起他那个聪明的弟弟,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你哥哥的一片期望!”

    在虎子心中,恐怕最是放不下这群兄弟姐妹……

    “小早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出声的女子是曹家老三,曹琴,曹虎的亲妹子,她生的极为貌美,肤白脸嫩,一点儿也没有乡下女孩的俗气,这样的长相,这样的气质就是放在大城市也是极为抢眼的。

    “小早,以后你要好好和这几位优秀的哥哥学习,这样才不辜负大哥的一番苦心。”她梨花带雨的绝色面庞上挂着淡淡哀愁,但却强颜欢笑安慰起众人:“我哥哥走的太突然了,我们全家都没个准备,二哥在外地打工,家里就只有小早一个男孩子了,好在他是个善良懂事的,每天下学回来,要为家里做不少事。”

    这样的话听在村里人耳中并没有觉得什么,可在叶翌寒,宁夏,还有少数几个特意从城里赶来为虎子送行的人耳中就觉得曹家当真是一贫如洗,怪不得这孩子都上初三了,还长的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在这种时候,宁夏自然不会瞎想什么,见那叫曹早的孩子脸上泛着不好意思,她心中微一叹,上前好脾性的握着他的小手,轻声道:“虎子能有你这么一个好弟弟,他心里也是欣慰的我的老婆亚瑟王。”

    在偏远山区,不少家庭恐怕都是重男轻女的,虎子无疑是家中的顶梁柱,但现在他却突发事故走了,这个家里,现在就只有这个孩子是大家的希望。

    他能懂事自然是好的,好好学习,以后考个好大学,出来之后赚钱养家。

    曹早是个刚刚十五岁的少年,即便这里思想落后,可他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在宁夏靠近的时候,他就已经羞红了面颊,小声怯弱道:“神仙姐姐,我是不会辜负我大哥的一番苦心的。”

    大哥从小就爱在他面前说自己没文化,教育他们这几个姐妹一定要好好学习,大哥在部队里拼死拼活的工作,他要是连最简单的学习都做不好,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哥哥?

    这样的称呼让宁夏面色微红,她娇嗔瞪了一眼眸光纯真的孩童,抿唇轻声道:“傻孩子,这样叫我,你哥哥叫我嫂子,你就跟你哥哥一样称呼我就行了。”

    在满目苍白肃静的灵堂上,她表现的大方得体,让旁人刮目相看。

    叶翌寒看在眼中,心底微微有些动容,这是爱他的小媳妇啊,为他竟然能包容至此。

    其实他知道,这姑娘并不懂得人情世故,刚认识她那会,她是个孤僻且傲娇的人,面对看不顺眼的人她不会说出来,但指不定心里怎么吐槽,可现在她却能为了他来到这样偏僻山区,安慰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外人,不得不说,这样的宁夏,让他感动极了。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曹琴眸光微闪,她抿了抿唇,悄然递了一个眼神给曹晨,但那丫头却是个傻心眼的,正在揉着眼睛哭泣,压根就没看到她的目光。

    “四哥,以后大哥都不再了嘛?”这次出声的是曹家小妹,她年纪和曹早相仿,但却比他还要瘦弱,苍白的面颊上挂着两行清泪,哭了一个上午,她双眼红肿一片,更显得让人心疼。

    这孩子是曹家最重的负担,她和曹早是双胞胎,但刚一出生就有心脏病,身体从小就不好,没有哥哥的好体力,她自然不能像他一样爬山涉水一般去上学,所以她小学毕业之后就已经休学一直未曾去上初中。

    曹秦这时候轻轻一叹,她面色为难,但很快这丝难处就被她收敛起来,她哀痛似的握着妹妹小手,嗓音哽咽道:“小晨,不要乱说话,这儿这么多客人呢!”

    这是个性子如水的女子,她一言一行都不像曹虎一样给人一种豪爽感觉,而是处处透着娇俏美丽。

    这样的女子不说话,光是站在那边就让人赏心悦目。

    宁夏这才仔细打量起这姑娘,她身上穿着最朴素的衣服,但却掩盖不了那如玉气质。

    同样身为女子,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姑娘真的很吸引人目光。

    “三姐,我好害怕啊!”十五岁的少女已经开始渐渐懂事,她看着放在大堂内的棺材,微微咬唇,脸色越发苍白:“我好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大哥了,妈妈说大哥的遗体要在家里摆放三天,然后就要送上山埋葬,我不想哥哥以后永远都见不到哥哥了。”

    曹虎在世时极为爱护这个幺妹,不仅是因为她身子不好,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孩子性情单纯善良,一句话就能温暖人心。

    幺妹的质问让曹琴无力面对,她咬着红唇,回头看了一眼母亲,见她面容哀戚,她心里也不好受,垂眸似是安慰妹妹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哥哥虽然不再了,但他是不希望你为他哭坏身子,小晨,你要坚强,没了大哥,我们一要能生活的很好,不能让大哥就是升天了也不能安宁,以后你要想大哥了,我们就去山上看他篡命铜钱最新章节。”

    那是她的亲大哥,是她未来的依仗,但现在却为了救一个毫不相干的孩子而命丧荒唐,每每想到这事,她就恨的牙痒痒。

    想她曹琴聪明了一世,可到头来却这毁在了这个亲大哥身上,但凡他能出息点,争取点,他们家现在就不会还在乡下,早就去大城市买房买车了。

    曹晨紧紧抿着唇瓣,欲语泪先流,她虽然没上初中,但好歹也上了六年小学,自然知道人死不能复生这个道理,在大哥尸体被打捞上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总喜欢摸着她脑袋,笑嘻嘻叫着她小晨的大哥不在了。

    ……

    这个葬礼办的很是风光,来了当地的居民,还有不少自发而来的网友,戴清和沈言第二天就回南京了,而叶翌寒则是足足呆了三天,想要送虎子上山。

    遗体在大堂里摆放了三天,每到天色暗淡时,总是有种幽深感。

    宁夏和叶翌寒这几天就住在曹家,房间很简陋,自然没办法和自家房子比,但胜在收拾的干净,后来宁夏才知道,原来这间房是曹琴的。

    她今年不过二十二的花样年华,平常女孩子还在享受大学生活,但她却已经早已步入社会,在外面摸爬打滚许多年了,相比较厚实淳朴的曹虎,她精明多了。

    ……

    夜深人静之时,宁夏和叶翌寒睡在木板床上,房间内是最简单的石灰墙,没有丝毫装饰,简单普通到不起眼。

    一番**缠绵之后,叶翌寒眼底流露出淡淡爱怜,抚摸着她的柔软青丝,唇角上难道浮现出一丝笑意:“媳妇,这两天让你受委屈了,明天中午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这两天,宁夏没少和曹家父母打好关系,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对老夫妻每每见到她时都笑容敷衍,甚至还有些尴尬,唯独再面对他的时候笑意盈盈,归根结底,她在想,是不是她就真的这么不讨喜?不然怎么和才刚刚认识的人都处不好关系?

    曹虎走了,本来当家主事的应该是曹家老二,但他在外地工作忙,根本就请不了假,所以就没回来,在很多时候,曹家都是由曹琴负责的,她口齿伶俐,模样俊俏,不过二十二的年岁,就能很好的协调起家里的一切事物,帮助曹母负责每天的三餐,更是让每个上门的亲朋好友都对她称赞一番。

    眸光微闪,意识渐渐回笼,宁夏不动神色望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他整天虽是爱冷着张脸,可这脸实在太招人了,这几天在这边,不少小姑娘都含羞带怯朝他看来,恐怕要不是见他已经结婚有家世了,早就扑上来围观了。

    “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被小媳妇专心致志打量着,叶翌寒微怔,随即蹙眉反问。

    披着外套从床上坐起身来,宁夏微微一笑,精致面庞上浮现出一丝幽深笑意:“你说是我漂亮,还是那个曹琴妹妹漂亮?”

    在这种时候,她根本就不应该置气的问这种话,但有的时候女人真是一种很小心眼的生物,得不到答案,她就寝食难安的难受。

    叶翌寒一噎,他紧紧皱着眉梢,眸光冷厉扫了宁夏一眼,不悦冷声道:“没个正行,问这个有意思嘛?”

    曹琴是曹虎的妹妹,在他看来,那个女孩不管如何,首先他都会记得她是虎子的嫡亲妹妹。

    宁夏抿了抿红唇,良久都没有说话,就在叶翌寒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的时候,她忽然有了动静,却是趴在他肩头,狠狠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小脸上透着冷绝气息:“你这个混蛋,以后别对人家姑娘傻笑了,指不定人家春心荡漾以为你对她有意思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