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男人间的较量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徐岩挫败捂着脸,眉梢眼角上皆是颓废之色:“我知道,我都知道,可兄弟,我放不下,我真的放不下!要是真能释怀,我早就潇洒的过自己日子了。”

    昔日意气风发的交通局副局长也不过是个情种,因为爱而不得,他也会黯然自怜。

    这样的徐岩如果被蒋怡瞧见指不定要心疼成什么样。

    王宏冷冷勾着唇角,恨铁不成钢道:“你放不下又有什么用?!徐岩,你忘了你当初的梦想,你不是想成为人上人嘛,现在你什么都有了,还去计较那些做什么?他叶翌寒是好惹的?你惦记着人家媳妇,他就是把你整到死也是应该的。”

    此话一出,卧室内一阵寂静,他也不着急,揉了揉疲惫眉心,只觉得说了这么多话自己都烦了。

    这样浅而意显的道理谁不知道?偏偏他还在这事上犯糊涂,昨天他是在婚礼现场被吴靖电话给惊过来的,那样的场合,他要是真明目张胆去诱拐叶家长媳,恐怕这辈子都要背上这个污点了。

    当你有钱有权的时候,这样的行为,人家会称为风流韵事,甚至大为称赞,但现在他明显是处于不利地位,殷家和叶家是百年世家,家底雄厚,不是一个简单副局招惹的起。

    良久徐岩都没声音,他垂着眼帘,面容阴沉森凉,深邃眼底有着化不开的浓雾。

    见他这般,王宏也知多说无异,他无奈皱眉,沉思片刻,最终冷硬吐口:“你就是想要重新夺回莫宁夏也得保持自身的实力,你难道认为,除却你现在的身份,能给她优越的生活条件?”

    这些话,完全是他的安慰之言,在他看来,莫宁夏和叶翌寒是极为相爱的,上次和她的谈话中,他就已经看出来了。

    叶翌寒那样的铁血硬汉温软起来恐怕没个女人能抵抗的住吧?

    据说昨天的婚礼盛大奢华到人人赞叹,新娘新郎的深情更是感动了众人,这样的俩人,又岂是徐岩能掺合的?

    六年前的那番作为,现在想来,他是觉得愧疚甚至惭愧的,想他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却使用那样卑鄙手段对付一个小姑娘,真是挺可耻的。

    徐岩眼皮动了动,苍白面庞上挂着森森寒意,他抿着薄唇,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居高临下望着楼下花园中飘落的枫叶。

    半响之后,他终于出声,嗓音却是有些淡凉:“我一直我是恨她的,她不在的这些年,我没少想过怎么报复她,那天见她回来,我心里又急又躁,那个时候我不能体会那种心情,现在却明白了,感情这种事不是语言能表达的,如果能控制,我早就控制了!”

    他沙哑的声音徐徐道来,带着一抹寂寥落寞,一向温润清隽的背影此刻看上去却显得黯然颓废。

    这个男人往日是天上明月,是让人仰望的,但现在他只是个最平常简单的男人,是个为爱情困扰的凡夫俗子。

    静静听着,王宏没有吱声,该劝的话,他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要是再看不清楚,他又能怎么办?

    秋日微风凉凉,花园中已经很难看见姹紫嫣红的鲜花了,徐岩不紧不慢收回目光,心中微微有些感叹,原来夏日已过,现已进入秋天了。

    这是一个萧条的季节,没有夏天的热力四射,让他的心也渐渐低进尘埃找不到了。

    揉着苦恼眉心,他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王宏,低沉嗓音越发暗哑起来:“算了,王宏,你先回去吧!昨天的确是我太冲动了,叶翌寒既然把我送回来了,就证明在明面上他不敢拿我怎么样!”

    现在清醒了,他再回想昨天的事,不由苦笑一声,他采取了最愚蠢的办法,难怪输的一败涂地。

    这些日子以来齐高的打压已经让他陷入一种疯狂中,而昨天的那一番举动就是一种解压行为。

    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她另嫁他人,如果不采取任何举动,单单是他自己这一关就过不了。

    “你能知道自己冲动就好了!”见他不愿多说,王宏心中轻声一叹,十分聪明的转开话题:“你身上有伤,等下让医生进来给你换药,别细菌感染了!你工作上的事,我都听吴靖说了,齐副市长的为难,恐怕是叶翌寒指使的,他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其实他还想说,既然你拉不下脸,那有些话,还是我去说清楚吧!

    但这些话,他最后到底是没说出来。

    他能做的事情很少,叶翌寒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面子,趁着他们都还在北京,他还是应该去找莫宁夏,就算是像她道歉赔不是,他也必须让她不要报复徐岩。

    左肩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徐岩微微眯眼,眼底雾霭朦脓,脑海中不由浮现昨日子弹穿过*发出的闷声,身体上的疼痛远不如心灵的折磨。

    他想,他真的是疯了,才会不顾生死,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叶翌寒。

    想到这,他眸光渐渐冷淡下来,面对王宏的好意提醒,他也只是微抿薄唇,不冷不淡应道:“我知道叶翌寒恨不得我死,但现在局里正是重要时刻,新局长还没下来,这一切事物都要我来处理,这个时候把我赶下台可不是聪明的举动。”

    说到工作上的事,他眉宇间渐渐有了生机,微翘的薄唇上难掩倨傲。

    见他又恢复了往日在的镇定自信,王宏心中舒了一口气,他温润嗓音中带着一贯笑意:“他们目前是不能拿你怎么样,但背地里的一些阴谋同样很让人头疼,你自己好好掂量着办了,这些日子行事都注意点,别让人找到什么借口!”

    和叶翌寒为敌真不是一个好举动,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和那群人为敌,但到底是兄弟情深,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徐岩遭人打压而无动于衷。

    徐岩笑笑,不置可否,那叶翌寒虽然震怒,可真要短时间内对付他也是不可能的。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这种局面,让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

    到底是不放心,王宏最后又忍不住嘱咐:“这世上好女人那么多,你又何必强求她一个?再说了,人家现在已经结婚了,你以后就算真的和她在一起,这名声也不好听,你确定要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而影响自己的仕途?”

    男人首先应该将事业放在第一位,要是这个都丢失了,他还去谈其他的什么?

    那莫宁夏就算是天上的天仙,可那也是别人的,他就算不在乎名声,难不成还想为了她得罪叶殷两家?

    他的问题让徐岩沉默了片刻,对上他光亮希冀的目光,他缓缓移开视线,低低一笑,冷淡笑容中透着酷寒:“那种感觉你是不会懂的,如果可以放弃,我早就放弃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很恨她,甚至厌恶,但真的见她和别的男人亲亲爱爱,我又忍不住嫉妒,这种感觉就是当初见肖雪出轨都没有!”

    对于肖雪他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习惯身边有个光鲜亮丽的美女来充场面,但对宁夏,谈更多的是一种无处可发的爱意。

    他的的确确是爱上她的,爱的不可自拔,爱的奋不顾身,但即便这样,她也不屑一顾。

    每每想到这里,他的心脏就忍不住一阵阵抽痛,如果昨天他真的被叶翌寒给杀了才好,也免得如今这般痛苦。

    王宏唇角蠕动半响,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和徐岩是从大学时期就认识的挚友了,这些年来也是一点点看着他和肖雪走过来的。

    但如今他却说,爱莫宁夏比爱肖雪还要多,这该是怎样的感受才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

    ……

    王宏离开后,徐岩一个人独自站在窗边许久,看着窗外秋风瑟瑟的景色,他眼中有一丝恍惚,这个季节让人的思绪止不住的飘飞,一时间,他脑海中划过无数片段,但最终却归于沉寂。

    吴靖带着医生上来要给他换药,依然被他挡在了外面。

    他伸手抚上伤口,轻轻一压,那刺骨的疼痛顿时传来,但徐岩却眸含深意,悄然无声息的笑了起来。

    笑到最后,他眼底冷光越发浓重,似有万千仇恨在其中。

    很快,这种嘲讽笑意就从他脸上消失,他面无表情转身找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听见电话那头清冷的女声,他淡淡一笑,声音如魔音饶耳般低糜:“温军长,和我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想来昨天叶翌寒的婚礼,你心里也不好受吧?”

    这个女人和叶翌寒是青梅竹马以前长大的,相比较后来居上的宁夏,她更是有机会多了。

    其实他至今都没弄明白,宁夏到底是怎么和叶翌寒好上的,那时她刚回国没多久,对于国内的一切都不熟悉,又怎么有机会认识叶翌寒?

    其实王宏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要是没了这层身份,又如何给宁夏良好的生活坏境?

    最主要的是,这是男人间的较量,聪明的男人是不会单单用拳头来解决问题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