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讲究到让人抓狂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咳咳……官道。”

    在妮妮清澈如水的双眸下,齐高忍不住轻咳了起来,他高华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故作沉稳道:“小孩子别问那么多?不是说要去我家玩嘛?再问那么多,小心我不带你去了。”

    妮妮闻言,微抿着粉唇,琉璃凤眸中划过一丝黯然,心中委屈极了,可却十分懂事的没有再出声了。

    齐高看在眼底,只觉得十分新奇,心中暗暗想着,这么个粉雕玉琢,聪明可爱的小姑娘长大之后也不知道是怎样的绝顶无双。

    叶翌寒生怕齐高会带坏他闺女,板着脸,满脸不悦道:“齐高,你收起你那些弯弯肠子,我闺女可是冰清玉洁的小姑娘,长大之后,我还要给她找个匹配的男人,你少在这败坏她的想法。”

    说着,他阴冷视线一转,落在泪眼湿润的妮妮身上,冷冽的语气瞬间转了个弯,变得温柔无比:“妮妮,咱们不去齐高家玩好不好?爸爸带你去爬长城,你不是最想去长城的嘛?”

    一旁的殷傅眼角狠狠抽了一下,这尼玛偏的也太厉害了吧?刚刚还是一副冻死人不偿命的死人脸,现在却笑容和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齐高有多大的深沉大恨。

    要是搁在平时,工作忙碌的爸爸能有空带她去爬长城,妮妮早就兴奋的找不到北了,但今个她却显得兴致缺缺,趴在齐高肩上,抬眸看了一眼笑容讨好的叶翌寒,想也没想便扬声拒绝:“爸爸,要不是你等我从齐叔叔家回来这你再带我去爬长城?”

    其实,爸爸还能记得她这个愿望,、已经很难得可贵了。

    现在上幼儿园了,班里的同学不少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于北京的胡同,有特色的景点更熟熟悉的不行。

    可她不是北京人,前面几年又生活在纽约,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感到陌生,每每同学们说到相同的话题时,她却什么都不知道,想去长城玩的事,她也不过在爸爸面前提过一次,没想到爸爸真的记住了。

    如果不是有齐高叔叔这个太大的引诱在这,她肯定很愿意和爸爸一起去的。

    没想到妮妮会拒绝,叶翌寒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听到旁边殷傅的窃笑声传来,他才涨红了脸颊,幽怨的眸光望着妮妮,那模样简直比打入冷宫的妃子还要不情愿。

    这个小没良心的,当真为了个齐高,就不要他这个亲爸了?

    宁夏脸上一阵阵尴尬,伸手扯了扯叶翌寒的衣袖,让他收敛收敛。

    和齐高较什么真?虽然对于妮妮对齐高的亲昵,她感到很担心,可当着大家伙的面,总不能失礼吧?

    想到这,她轻咳两声,素雅面庞上挂着柔软淡笑:“妮妮,你要去齐叔叔家玩没关系,不过去了之后,别在人家家里调皮捣蛋,见到人要记得礼貌的称呼一声,别像在家里似的无法无天。”

    话虽是这么说,可对于这个姑娘的礼貌,她却是十分骄傲。

    妮妮是她一手带大的,看着她从咿咿呀呀说不清话的奶娃娃长到现在这般聪明伶俐,她心里不是不舒坦骄傲,可当着齐高这些人的面,这些话她却要嘱咐一遍。

    见宁夏温声同意,妮妮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她被齐高抱在怀中,在他怀中蹭了蹭,然后热情的将小脑袋靠在他肩头,微启粉嫩,稚嫩吐口:“齐叔叔,我妈咪同意了,你可别耍赖,晚上我要和你一起睡。”

    一想到晚上能和仰慕已久的齐叔叔同床共枕,妮妮心脏就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小脸上笑容越甜美。

    看够热闹的殷傅这时候忍不住勾唇而笑:“兄弟,真难为你了,晚上没有美人儿相伴,反而要抱着个奶娃娃一起睡,也不知道你孤枕难眠的睡不睡的着俺是一个贼!”

    叶翌寒面容一黑,朝着殷傅低声一呵:“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他闺女还在这,这殷傅就说这种荤素不分的话,真是欠抽。

    齐高脸上更是一阵尴尬,他齐高活到这么大,还真的从没带过一个奶娃娃一起睡觉,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其实对于这个姑娘,他只是觉得长的精致漂亮,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要多余的感情也没了,不过都是看在兄弟的情面上。

    要她不是叶翌寒的闺女,就是再招人喜欢,他也费不了这个心思带她会老宅玩,更是不会同意晚上带着她一起睡。

    在北京城,他齐高是出了名会风花雪月的人了,这晚上没美人儿陪伴,还真不像话。

    妮妮眨了眨深邃凤眸,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望着殷傅,甜美一笑:“殷叔叔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说我不是美人儿了?”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可每次爸爸和妈咪都说我是这个世上最可爱漂亮的小姑娘。”

    此话一出,殷傅就觉得嗖嗖好几道冷光朝他射来。

    他在心中爆了句粗口,笑容可掬望着妮妮赔罪:“殷叔叔一时口误,一时口误,咱们家妮妮最是绝顶,谁都比不上,那些女人和咱们家妮妮一比,完全算是庸脂俗粉。”

    不就说了句玩笑话嘛,他叶翌寒脸色就黑沉似墨,真是够可以的,这还不是他亲生的闺女,要是哪天小嫂子为他生了个孩子,还指不定要怎么宠上了天。

    腹诽到这,殷傅觉得十分有可能,这叶翌寒本来就是殷家和叶家的宝贝,现在要是再能老爷子添个曾孙,那不还普天同庆了?

    “真的嘛?”妮妮脸上笑容不变,笑眯眯看着殷傅,深邃琥珀色眼眸中尽是狡诈光芒:“谢谢殷叔叔这么夸我,其实你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男人,比外面许多女人都要漂亮。”

    她虽是在笑,可眼底流光闪烁,完全一副整人的意思。

    齐高闻言,薄唇微牵,唇际边划过一缕幽深笑意,见这么小的奶娃娃耍心机,还真是挺好玩的。

    殷傅听在耳中,俊颜一黑,望着被齐高抱在怀中咧着唇角的妮妮,眼角抽了抽,压下心底那份不甘,不阴不阳笑道:“那我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不过我再漂亮,也没你齐叔叔漂亮。”

    说着,他那双邪魅桃花眼扫了一眼齐高,眼底满是盎然兴趣。

    还别说,现在抱着孩子的齐高真有一股三好爸爸的味道在其中,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见齐高抱着个奶娃娃,虽说妮妮是叶翌寒家的闺女,可要是入不了他的眼,这份面子他肯定不会给的。

    妮妮亲昵搂着齐高的脖子,小脸上满是精心笑意:“那是自然了。”

    对于她时不时搂着脖子,或者吧唧亲一下的行为感到很别扭,齐高温润面容上有些僵硬,可还是尽量扬起一抹浅笑:“你们夫妻俩个就放心吧,我带着妮妮晚上住我家,会照顾好她的,明个一早一定毫无伤的给你们送回来。”

    这个小丫头这么粘他,是他意想不到的,可没办法,人家是个没长大的奶娃娃,他总不能和她计较吧?

    “好啊,只要你不嫌我们家妮妮烦就行了。”宁夏拦着欲要火的叶翌寒,微抿着素唇,笑容得体望着齐高:“这孩子从小就被我娇生惯养着,有很多小习惯,衣服鞋袜都要消毒过才能穿,不然皮肤会过敏,还有她吃饭的时候也会很挑,不吃葱姜蒜,口味偏辣和甜,临睡前要喝一杯鲜磨的豆浆……”

    她一张口就说了许多妮妮的习惯,只听的齐高眼前晕,越觉得怀中抱着的这个不是简单小姑娘,而是供了个佛祖回去养着邻家有女送上门。

    难道平时叶翌寒也是这么悉心对这丫头?

    想到这,他心底一阵恶寒,深深的感觉到没结婚生孩子是个正常的做法,不然岂不是今后的日子都来琢磨孩子喜好了?

    殷傅满头黑线,他满眼惊诧扫了一眼妮妮,然后朝着宁夏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小嫂子,我现在终于知道你有多不容易,带好个孩子,简直比世上任何事都难做,没想到这看着大大咧咧的小丫头竟然有这么多习惯。”

    细致到连吃饭喝水都有专门的习惯,简直让他妈让人抓狂了。

    殷家是个大家族,在他前面倒是有几个表哥表姐结婚生了孩子,只不过他对那些孩子都不怎么亲近,自然不知道照顾起孩子来居然是这么的麻烦。

    对于这话,宁夏心中一阵失笑,她脸上有为人母的慈祥:“其实每个当父母的都是这样,以前我在纽约留学的时候也是个孩子,我爸经常打电话过来吩咐多加件衣服,或者让我多吃点。等你以后成家有了孩子,就会理解了。”

    这些都是生活在一起久了的习惯而已,妮妮这孩子从小就身体不好,所以在真方面,她会更加上心。

    而且这是她的女儿,是她最亲最亲的人,她哪里舍得让她过的不舒服?

    嘴角抽了抽,殷傅很聪明的对于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了,等他成家生孩子?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齐高听了半天都是云里雾里的,眉宇间渐渐生气一抹阴霾,很想把怀中这个奶娃娃给扔了,就此掉头走人,风花雪月去。可偏偏之前已经答应下来了,只能耐着性子听宁夏说完之后,然后才沉声道:“那我干脆再回一趟你们家,把她晚上需要的衣服,碗筷,还要玩具都带着。”

    妈的,这哪里是娇生惯养?简直就是当菩萨似的供起来了。

    想他齐高也是家中骄子,可从小也没像她这样能折腾吧?

    垂眸,看了一眼怀中乖巧灵动的妮妮,他压低声线,咬牙笑道:“你可真讲究。”

    衣服要消毒,碗筷要消毒,就连吃饭还那么多讲究。

    妮妮眨着水亮凤眸,笑容璀璨朝着齐高一笑,十分懂事的在这事上没顶嘴了。

    其实齐叔叔能带着她一起回家玩就已经让她很高兴了,那些东西,她其实可以不要,但既然妈咪说了,那她自然是顺从的。

    宁夏微微赫,扯了扯素唇,淡声笑道:“这样最好了,妮妮,你应该知道你都需要什么东西吧?记得回家拿的时候别忘了,外公应该在家,到时候你让外公拿给你。”

    妮妮精致小脸上挂满了恬静笑意,朝着宁夏,叶翌寒挥手甜甜笑道:“我知道了,爸爸,妈咪,拜拜,明天见。”

    无视叶翌寒脸色那欲要杀人的脸色,齐高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之后,就抱着妮妮逃之夭夭了。

    他还真怕等下叶翌寒真的抑制不住,冲上来和他拼命,还有怀中这个烫手山芋,让他更加懊恼,怎么第一次见面时就脑子不清楚的答应她这个?

    ……

    齐高走后,殷傅也没呆多久,就离开了。

    叶翌寒黑沉了许久的欲火得不到泄,冷硬瞪着宁夏,没好气问道:“你为什么要让齐高把妮妮带走?你知不知道那个臭小子私生活不检点?要是让我们家妮妮瞧见什么不该看的怎么办?”

    对于妮妮,他是打从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了,如今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女儿,他更是欢喜的不得了腹黑npbsp;可这个闺女自己还没捂热,就被别的男人撬走了,怎么看都让他心里不痛快。

    面对他的恼火,宁夏无奈轻叹了一声,她抬眸,眸光清淡望着他:“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妮妮就是喜欢和齐高亲近,这孩子别瞧着平时乖巧懂事,可性子里却有一种倔强,如果今天我们不让她去,她虽是会同意,可心里始终都是不高兴的。”

    打从妮妮见到齐高二话不说的要走时哭了,她就知道,这个孩子是真的上心了。

    虽然不知道这份亲密到底是从何而来,不过能瞧着她开心快乐,她这个当妈的就跟着一起舒坦了。

    叶翌寒紧紧皱着浓黑剑眉,对于宁夏这话,他其实是不大赞同的,想了想,委婉的提出建议。

    “妮妮不同于别的孩子,她很聪明,也很有主见,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咱们不应该让她承受的太多,更不应该让她知道一些不属于她现在这个年龄知道的事。”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算了,这次就这样好了,等下次再见齐高的时候,我一定和他好好说说,那小子整天不着调,晚上准出现在酒吧夜店这种**,总让妮妮和他亲近,那不是学坏了嘛?”

    在他看来,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就他家妮妮那样,好好培养,长大之后绝对是个冠绝京城的淑女。

    一直以来他的生活就单调枯燥,这好不容易有了老婆孩子,那可是可劲的疼,无数次的他都在想,以后等妮妮大了,要为他找个什么样的老公照顾她?

    “你怎么还瞧不起人啊。”宁夏微蹙黛眉,不悦睥了他一眼:“那齐高不是你兄弟?有你这么说兄弟的嘛?”

    对于妮妮,她一向采取放羊式教育,既然她喜欢和齐高亲近,那她完全没理由反对,这男人就是想的太多了。

    先前她也觉得齐高这人太过高深莫测,还是少接触的好,可没办法,耐不过闺女念想。

    瞧着小媳妇上纲上线了,叶翌寒顿时泄气,他苦着脸朝她认错:“好,好,好,咱们不说这个了行吧?你才刚清醒过来,先坐下来,别太累了。”

    媳妇是因为惊吓过度才昏迷的,这两天真是让他劳心劳肺的难受,总是趴在床上等着小媳妇醒。

    在他温柔的搀扶下,宁夏坐在了床沿上,她环顾了一眼四周,又是这种白乎乎的场景,不由舒了一口浊气:“医院都快成我家了,平时上班在医院,放假了又住了进来。”

    她淡凉语气中透着一丝无奈疲惫,叶翌寒听在耳中,心里都纠成一团,忍不住上前将娇柔的小媳妇搂进怀中,微扯薄唇,低沉的嗓音中透着浓浓的懊恼愧疚:“对不起,媳妇!打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要好好保护你,但每次都食言了,如果那天早上我能坚持陪你一起去机场接瞄瞄,就不会让你们生这样的事了。”

    他的小媳妇是个普通女人,不似温婉一样见惯了杀人枪战,面对这样的情景自然会害怕紧张。

    幸好飞鹰没有做出什么危害性行为,不然伤害了媳妇,那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那日的不坚持。

    不曾想他会这样的内疚,宁夏清眸中浮现出一丝雾霭,微微抬,微笑着望着他,感叹道:“翌寒,你别这么说,我没怪你的意思,其实你那天你能将自己至于危险中,我就知道,你爱我,爱的连生命都可以不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