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没用的男人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叶翌寒和工兵团的两位精英战士穿好了防暴服,带上了工具就轻步走了上去。

    紧闭眼眸的宁夏一直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千万别害怕,其实她不知道,此刻的叶翌寒比她还要紧张,他手心中都是冷汗,和旁边战友低声讨论了一番战略就开始解决面前的炸弹弑神天下。

    里面是一番生死争夺战,外面等待的众人同样心思深沉,心脏高高悬浮起来。

    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地上,宁夏身子都僵硬了,她稍稍移了移双脚,浓密睫毛微颤,看了一眼蹲在她面前紧蹙剑眉的男人。

    “别怕,很快就好了。”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百忙之中的叶翌寒微微抬眸,朝她温软一笑。

    阳光明媚的笑意让宁夏心中一暖,她微咬着红唇,轻声道:“我不怕,有你在身边陪着,我什么都不怕。”

    就算是死,也是和他死在一起,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人们通常都说患难见真情,直到现在她才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这个世上有太多的夫妻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何其有幸能遇上这个男人,享尽了他的呵护爱恋。

    望着眼前五颜六色交缠纵横难以解开的雷管,叶翌寒打从心里感受到了害怕,可面对宁夏的温声含笑,他心中猛然一定,笑着安慰:“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你等的,等咱们安全出去以后,就举办婚礼,酒店我一直包着,不管咱们哪天去摆酒宴都可以。”

    他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个新娘子,这个姑娘是他心尖尖上的女人,他怎么能舍得看着她在他面前香消玉损?

    宁夏虚弱喘息着,对于他这话,她没有搭话,而是淡淡一笑,笑容释然清新。

    她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即便今日真的出了意外,她也甘之如始的不怨天尤人。

    旁边俩个战士都是年纪不大的精英,如今见在军中一向严谨黑面的叶翌寒居然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不禁心下动容,暗暗想着,看来传闻也不是那么准确的。

    面前的雷阵排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个炸弹了,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对于叶翌寒来说,无异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他手心中汗腻腻的,可却还不忘安慰一旁的宁夏。

    “叶队长,这条线等下我们一起剪下去。”三人面对最后一个炸弹徘徊了许久,这时旁边一个战士咬牙提议:“这样一直耗着也不是办法,叶队长,如果你相信我们,等下我们就一起剪。”

    这飞鹰亲手做出来的炸弹果然非同小可,他们费了许多脑细胞才解决到这步,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只要把这个解决,就没有危险了。

    望着最后一个炸弹,叶翌寒微微抿唇,沉默了半响都没有声音。

    旁边的俩人都十分识趣的保持沉默,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叶队长考虑考虑也是应该的。

    叶翌寒面色犹豫,紧抿着薄唇,拳头紧紧握起,一向果断的他在此刻却犹豫不决,他不敢同意,如果因为他的判断失误,而导致小媳妇受伤或者死亡,他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看出了他的为难,这时,宁夏微启素唇,淡声笑道:“翌寒,我不怕,真的不怕,你就放心大胆的决定吧!”

    叶翌寒虎躯一僵,眼底闪过无数光亮,但最终却归于平静,看着眼前容颜憔悴的小媳妇,他心中忍不住纠成一团,但在她笑意盈盈的目光下,那些犹豫不决瞬间消失。

    他微扬薄唇,沉声应道:“好,等下不管生什么,你都不要紧张,我会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的。”

    说着,他爱怜温柔的吻落在她光滑白净额头上,眼底柔光缱倦。

    宁夏在笑,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乖巧的点了点头,眼角上含着晶莹泪水,小脸上满是温软笑意。

    旁边俩人为他们这份神情所感动,纷纷移开目光,心头不忍,心里更是想着,这么一对如玉的璧人一定能安全生活在一起的星震九天最新章节。

    安抚好小媳妇,叶翌寒深吸两口气,朝着一旁的两位战友道:“我准备好了,等会我数到三大家一起剪下去。”

    旁边两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一……”

    “二……”

    “三……”

    电花火石之间,咔嚓一声,雷管断了,并没有生剧烈爆炸声。

    宁夏死死咬着素唇,并没有感受到那份预期的疼痛,她快睁眸,眸光明亮璀璨,苍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望着面前因为紧张而说不出话的男人:“翌寒,你成功了,成功了!我没有危险了。”

    说着,她眉宇间漾着淡淡欣喜,高兴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扑进他怀中:“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不会让我受伤的。”

    她笑容清甜,有着劫后余生的高兴。

    叶翌寒神色微微一正,悬浮的感官瞬间回神,刚要搂着她,但却见刚才宁夏刚刚坐的那个地方赫然躺着一个地雷,随着宁夏的离开,地雷在冒着白烟。

    他脸色幡然猛变,惊声厉叫:“快,大家快离开。”

    说话间,他搂着宁夏快步向前跑去,旁边俩人皆是动作迅趴下。

    几人满脸惊吓趴在地上可却久久没有听见爆炸声,宁夏被叶翌寒护在身下,整个人趴在地上,地面上灰尘浓重,她呛了一口灰,重重咳了起来。

    三分钟过去了,身后依然安静如初,叶翌寒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从地上起身,快步朝那走去,望着地上那个冒着白烟的地雷,暗骂一声,一脚踢开。

    靠,居然是个哑雷。

    两位工兵团战士走了过去,心有余悸扫了一眼周围。

    “叶队长,这边有封信。”有人眼尖的看见地上还放着一封白色信封。

    叶翌寒沉着脸走上去,微弯腰,拾起那封信,打开纸张就看见那熟悉的笔记。

    信是飞鹰留下来的,上面很简洁的一行话:“新婚快乐,小小贺礼不成敬意。”

    看见这行话,叶翌寒真是忍不住要爆粗口了,他妈的这算是什么贺礼?

    宁夏咳了两声从地上爬起来来到叶翌寒身边,一眼便看见字条上那行话,顿时眼角抽了抽,惊诧吐口:“翌寒,你是不是认识这个飞鹰啊?之前我听他的口气,好像和你们都认识。”

    至今她都记得,那个男人提及温婉时的口气,是那般的冷嘲讥讽。

    叶翌寒咬着牙把手中的纸条握成团扔了,长臂一伸,紧紧把宁夏抱在怀中:“飞鹰的事,一时半会和你也解释不清楚,放心,已经没事了,以后都不会再生这样的事了。”

    如此惊险万分的事经历过一次就够他受的了,以后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她,谁也别想在动他叶翌寒的媳妇。

    他力道很大,把她紧紧怀中,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可宁夏并没有推开他,她扬唇淡淡一笑,温软靠在他肩上:“嗯,我相信你。”

    她是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把他当成生命中的亲人了。

    怀中的温软香躯是如此让他怀念,叶翌寒紧紧把她拥在怀中,温柔的吻忍不住落在她鬓上黑上,一向冷锐黑眸此刻满满都是浓情蜜意大唐绿帽王。

    他的悸动紧张,宁夏都能感受的出来,微微抬,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一吻。

    这个男人对她的好让她无力回报,她唯有对他更好更好。

    难得见小媳妇主动问他,叶翌寒双眼一亮,大掌紧紧禁锢着她纤细腰身,垂,吻上那想念已久的娇艳唇瓣。

    俩个人有着劫后余生的欢快,似乎忘了这里面还有俩个外人。

    两位工兵团战士对视一眼,眼底划过一丝尴尬,上前朝着叶翌寒礼貌道:“既然人已经安全解救出来了,那我们就先出去了,叶队长,你们在这好好聊聊吧。”

    话落,俩人就迫不及待的离开,把这安静的地方留给许久未见的小两口。

    叶翌寒和宁夏的婚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们没想到一向冷清决绝的叶队长竟然还有这么火辣的一面。

    望着俩人落荒而逃,叶翌寒鹰眸中闪过一丝满意,可怀中的小媳妇却突然挣扎起来,她满脸娇羞把他推开,红着脸,小声道:“我们也出去吧。”

    她刚刚真是太糊涂了,居然忘了旁边还有俩个外人,被瞧见这么一幕,真是够丢人的。

    “没事,他们都走了。”危险解除,叶翌寒也不急着带宁夏出去,反而笑意盈盈打量着她,眉梢眼角间具是盎然笑意:“要是以后媳妇你天天都能这么主动,我可性福死了。”

    他故意咬重“性福”二字,那双幽深黑眸正闪烁着邪恶光芒。

    宁夏俏脸一红,恼羞似的剁了剁脚:“不理你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可因为一天未进食,身体虚弱,没走两步,脚上就是一软。

    叶翌寒眼疾手快上前扶住宁夏,低低一叹,他嗓音包容万千:“身体不好还硬要逞能,别动了,我抱着你出去。”

    微咬着素唇,宁夏白嫩面颊上泛起两朵红云,轻嗯了一声,就任由他抱着她。

    ……

    外面众人等的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尤其是温婉,如果不是有夏祁刚在一旁拉着,早就冲进去了。

    率先出来的是两位工兵团战士,徐岩眼尖,快跑了上去,急忙问道:“你们怎么了?里面怎么样?”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有人惊呼:“出来了,出来了。”

    徐岩闻言,下意识抬眸朝着前方看见,果然,就见叶翌寒抱着宁夏,满面笑容走了出来。

    她整个面容埋在他怀中,让人窥测不到一丝神色,即便这样,徐岩看在眼中,还是轻舒了一口气。

    温婉快步跑了上去,一双美妙明眸紧紧盯着叶翌寒,似是在确定他是否有受伤。

    宁夏从叶翌寒怀中抬起头来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此刻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黑暗过去,黎明破晓,面前的女人五官越清晰起来。

    刚刚在里面灯光暗淡,她看不清楚,如今却是一清二楚。

    眼前的女人一身暗绿色笔挺军装,不同于那些文艺女兵穿着娇俏,她是真正的英姿飒爽,利落的短塞进军帽中,肩膀上赫然是两杠三星。

    宁夏看在眼中,只觉得眼睛生疼,她脸上挂满了担忧神色,这样的脸色她太熟悉不过了,是个为情所困扰的女人网游之沉默术士。

    叶翌寒把宁夏抱上早就准备好的救护车上,然后才朝着众人微微赫:“谢谢大家这两天的帮忙,我媳妇已经安全找回来了。”

    他话音刚落,那边夏祁刚在警卫员王猛的搀扶下,杵着拐杖艰难的走了过来,冷酷黑落在他身上打量一番,随即勾唇嗤笑:“算你福大命大,竟然没被炸死。”

    他的声音太过不好,宁夏下意识朝他看去,只见这个男人一身休闲服,腿上还绑着石膏,虽说杵着拐杖,可身上的气度却丝毫不减。

    这样的男人就如明珠般让人难以忘怀。

    许是宁夏的目光太过直白,夏祁刚黝黑面庞一红,朝着她没好气的嚷嚷:“看什么看?以后出门的时候注意点,别又生这样的事,让大家伙都不睡觉在后面找你。”

    “够了,夏祁刚。”一直未曾说话的叶翌寒这时候挡在夏祁刚面前,挡住他不善的目光:“你他妈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我媳妇怎样,和你没关系!而且这次的事情都是飞鹰做的,和我媳妇有什么关系?你最后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这个男人,是他曾经的至交好友,时至今日,他对他都是包容的,可他如果对宁夏不尊重,那这份包容就将不复存在。

    他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并不想做什么天大的好人,他的心思很小,只想保护好小媳妇就行了。

    夏祁刚同样是个火爆脾气,在他尖锐的语气下,他顿时火了,扯着嗓子朝他嚷嚷:“叶翌寒,你什么意思?别把我当成是以前的夏祁刚,现在要真打起来,我是不会怕你的。”

    叶翌寒冷笑的鹰眸扫了一眼他绑着石膏的双腿,眉目讥讽:“我看你还是等把伤养好了,再到我面前大放厥词好了。”

    闻言,夏祁刚面色一红,气的胸膛不断起伏,要不是警卫员王猛扶着他,指不定都要站不稳了。

    “够了。”温婉面色一冷,见他还欲火,她不耐烦的低斥:“你忘了来之前是怎么向我保证的?别在说这些有的没了,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愿意,那飞鹰心思一定阴晴不定,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她称呼那个男人为飞鹰,叶翌寒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随即深邃鹰眸中隐过一缕冷嘲。

    是的,她和温添的关系一向不好,小时候的温婉就是一副自视甚高的模样,看不起温添这个落魄户。

    夏祁刚重重冷哼一声,在温婉不悦的目光中真的就闭嘴了。

    他爱惨了这个女人,即便她不待见他,他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叶翌寒阴沉讥讽的目光温婉不是没看见,她紧握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下心底愤怒。

    她抿着红唇,狭长凤眸微微转,落在被叶翌寒护在身后的宁夏身上,眸光深沉似冰:“莫小姐没事就好。”

    这是她第一次和她说话,宁夏精致面容上划过一丝尴尬,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其实这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她不知道她对她的印象是什么,可单单就她而言,对于面前这个军装笔直的女人,她是打心里敬佩的。

    这是一种本能的感觉,她不同于6曼的胡搅蛮缠,疏离中透着礼貌,是个真正的合格军人。

    叶翌寒不愿俩人多有交谈,微转身,抚上宁夏清瘦的面颊,正好挡住温婉的目光剑道独尊。

    “我们等下去医院。”他满目柔情注视着她,若无旁人的细细温柔抚摸着她俏脸,那份维护疼惜之情任谁都能看的清楚。

    不仅温婉浑身一颤,就连在一旁一直遭人忽略的徐岩都红了双眼,他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

    这个时候,他很想上去将她从他怀中抢过来,可他不能,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这么做。

    他有官职在身,而她则是叶翌寒名正言顺的妻子,他不能做这么自打脸面的事!

    宁夏尴尬抿着素唇,偏过头来,翁声翁气道:“我没事,就是一天没吃饭了,所以身子才虚弱了点。”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实在不好意思和他表现的多么浓情蜜意,而且旁边还站着个温婉,在她锐利目光下,她现自己真是太渺小了。

    叶翌寒沉声一笑,见她红着脸颊,一副娇羞模样,索性也不逗她了。

    他的小媳妇明明已经过了二十七岁生日了,可却处处表现的似个孩子,让他打心眼里心疼。

    在众人打量的目光下,宁夏越不自在,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她脸上血色尽无,紧紧拉着叶翌寒的手臂,匆忙问道:“瞄瞄呢?你们找到瞄瞄了没?她和我一起被抓的。”

    刚刚一直处在一种神游九天的状态,她都快要忘了瞄瞄的事了。

    她亲眼见到那群人将瞄瞄残忍的推下车,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

    见她急的脸色苍白,叶翌寒心中一痛,伸手捧着她的面颊,微启薄唇,低声道:“没事了,瞄瞄没事,她早就被找到送去医院了,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你别担心。她伤的不重,是倒在一处农田里被农民现,然后打电话报警的。”

    他清楚的知道瞄瞄对她的重要性,而且这次瞄瞄也是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才受伤的,如果在这次的绑架中,瞄瞄真的出现危险了,他想,他这个软心肠的小媳妇肯定要内疚一辈子。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瞄瞄没事!

    宁夏听言,娇柔身躯僵了僵,眼角上含着莹润泪珠,咬着素唇,不确定的问道:“真的?”

    她是亲眼见到那么罔顾人命的一幕,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的害怕,就算当时被推下车的不是瞄瞄,她也会担心。

    在这个法治社会里,杀人犯罪的道理一直深深悬浮在她脑海中,可突然有一天,突然一群人,他们不顾正邪,不管对错,只知道收钱办事。

    她是真的怕了,害怕瞄瞄会因此而受到危险。

    “真的。”叶翌寒微微点头,忍不住伸手抹掉她眼角上的洁白泪珠,满眼皆是疼惜光芒:“瞄瞄真的没事,你别担心。”

    宁夏紧紧拉着他的衣袖,咬着素唇,哽咽道:“那我们去医院,你带我去看瞄瞄。”

    没有亲眼见到瞄瞄安全的活在她眼前,她始终都不能安心。

    叶翌寒微微点头,让戴清善后,带着宁夏就上了救护车。

    而就在这时,一直未曾说话的徐岩突然走了上来,他醇厚的嗓音透着一丝受伤:“宁夏,对不起!”

    很突兀的声音,让众人一怔,就连宁夏也是一愣,她已经上了救护车,居高临下看着站在车下的徐岩,他因为也是在外等了一夜,眉宇疲惫,眼圈上有着明显清影,看上去和平日里光鲜亮丽的模样大不相同。

    叶翌寒冷冷扫了他一眼,然后一声不响的拉上车门,这一过程中,宁夏自始自终都保持着沉默炼金大中华全文阅读。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那一声“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也不想知道。

    救护车绝尘而去,徒留一众人群还在原地,叶翌寒带着宁夏走后,戴清就开始善后,对于应酬他很是在行,说了一些好话,就让大家就都回去吧。

    而没有得到应答的徐岩则站在原地,他微微抿唇,清俊面容上浮现出一缕氤氲暗沉,眼底光芒浓郁似海。

    他周身围绕着森凉寒气,以至于让人不敢上前,就连戴清都没去搭理他。

    对于想要挖他兄弟墙角的男人,他是一点好感都没。

    而且这个男人先前这嘴巴可真是够贱的,瞧着叶翌寒婚礼办不成,没少冷嘲热讽,对于这种人,他是懒得理会。

    温婉站在原地,眸光幽深望着救护车越开越远,远方掀起一阵阵灰尘,在那漫天灰尘中,她仿佛看见了自己雾霭朦脓的内心。

    忽而勾唇凉薄一笑,她笑容浅淡中透着死死讥讽,快转眸,凤眸中闪烁着阴霾,似笑非笑凝视着一旁化做雕塑的男人:“这就是你让我看的热闹?”

    看着叶翌寒怎么费尽心力把莫宁夏解救出来,看着他们相拥而抱在一起,还是看着叶翌寒不顾生命安全的一心要进去?

    徐岩倏地侧眸,目光阴历望着温婉,眼底划过一抹暗芒,冷淡吐口:“这只是个意外,下次不会这样了。”

    “下次?”温婉紧握拳头,暗暗咬牙,冷瞪着徐岩,脸色不善:“你还想有着下次?徐岩,我告诉你,我不是傻子,以后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们俩个自此都别见面了。”

    她声音虽然低,可旁边的夏祁刚耳朵灵敏,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他不解的目光落在俩人身上来回打量,错愕吐口:“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温婉看也不看他一眼,眼光冷冽扫了一眼徐岩,就快转身离开。

    没用的男人,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怪不得比不上叶翌寒,夺不了莫宁夏的心。

    “婉婉,你别走啊,等等我。”见温婉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夏祁刚在她身后连忙扬声叫唤,可她就像是没听见一般。

    微微抿唇,他眼底划过一丝郁结,朝着一旁的徐岩没好气问道:“喂,刚刚婉婉都和你说什么了?”

    在他看来,婉婉一向是个冷性子,这次居然能主动和一个男人说话,真是天古奇闻,还别说,这男人长的真不错,难不成婉婉喜欢这种奶油小生?

    对于夏祁刚的横飞吃醋,徐岩目光一冷,冷沉的黑眸落在他身上,眼底流光闪烁,微牵薄唇,寒凉吐口:“夏团长要想知道,大可以去问温军长,我没必要向你禀告。”

    话落,他挺直脊梁,唇畔边勾着冷嘲笑意从夏祁刚身边走过。

    一旁的警卫员急了,狠狠瞪着徐岩高傲的背影,恶狠狠道:“什么人啊,瞧瞧这态度可真是够可以的,团长,你看要不要我找人去教训他一番?”

    在他看来,他们的团长就是神,带他们打过无数胜仗,除了在情感的事上慢了一拍,在其他地方简直就是完美的无人可以匹配。

    可现在这个男人态度傲慢,真把自己当跟葱了?

    夏祁刚同样面色一黑,眼眸冷峻盯着徐岩的清隽背影,微微眯眸,爆了一句粗口,不屑勾起眼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