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温婉和叶翌寒第一次见面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叶翌寒在部队里和众战友告别之后就去了机场,知道他今晚回北京的除了部队战就只有齐高了。

    夜晚的北京机场依旧人来人往,停机草坪上停着两辆车,齐高靠在自己的黑色奔驰上,微勾眼角,笑睥着对面军装加身的温婉,漆黑凤眸中闪烁着惊异光芒:“呵呵,真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在北京瞧见咱们的温军长,真是稀奇事啊。”

    他笑声性感低沉,隐隐透着一丝别样意味,尤其在星光璀璨的夜晚下,他完美的脸庞越灼目。

    还别说,这女人如今还真够本事的,瞧瞧这气势,真是和当年不能同日而语。

    但凡认识齐高的人都知道,这男人不仅长了张比女人还要炫耀精致的脸庞,就连这嘴巴都是舌灿莲花,没人能说的过他。

    温婉同样靠在一辆军用吉普车上,她的旁边还站着6曼,但对于齐高的戏谑问话,她却一点也不敢插嘴,中规中矩站在那,丝毫没有平日里的泼辣劲。

    “齐副市长说笑了。”温婉沉静的面容上神色冷淡,面对北京城人人巴结的副市长,她并无任何谄媚,遥望着远方,嗓音中透着一丝飘渺:“这里变了许多,我最喜欢的那家电影院被拆了,一个人开车在北京市区里逛竟然会认不出路。”

    说着,她微微嗤笑一声,然后抬眸笑着望着齐高:“但是你的风采却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夺目!”

    这般怀旧的温婉真是难见,6曼吓了一大跳,她猛地抬眸朝温婉看去,唇角微微蠕动,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温婉表姐,你不必伤感,你要是不认识路,我可以带你去啊,你想去哪,我都认识。”

    虽说她家早就搬出北京了,可是由于这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再加上不少朋友在这,她每年除了在部队里,会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这,所以对于这座城市很了解,哪的衣服好看,哪的餐厅好吃,她都一清二楚。

    不仅6曼惊诧,就连齐高都高高挑起眉梢,他容颜极好,清隽的眉一挑起,整张景致如画的面庞越如玉剔透,狭长的凤眸落在温婉身上,眼底有着深深的探究,在晚风中,他徐徐扬唇一笑:“温军长才是真正的说笑了,现如今你位高权重,想找个带路人还找不到?就算找不到,你旁边这位美人儿可是很愿意给你带路的。”

    被称为美人儿的6曼俏脸一红,齐高竟然说她是美人儿?这简直是天大的殊荣。

    女人都有一刻虚荣心,明知道这男人名声不好,可被他这么一称赞,她心里也是飘飘然的。

    对于6曼时不时红着小脸朝他看来,齐高是一点也不介意,他慵懒靠在车前,颀长的身姿上透着一股雍荣华贵,似笑非笑凝视着温婉,似是在等她一个答案。

    温婉今夜穿了一身6军军装,墨绿色的军装外套,军裤显得她两条**十分修长,短被压在军帽里,肩章上赫然是两杠三星的上校军衔。

    面对齐高浓浓的探究,温婉垂下眼眸,深邃凤眸中闪烁着淡淡星光,沉默半响之后,她终于抬,苦笑似的望着对面的男人:“齐高,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现在这是怀疑我嘛?”

    和叶翌寒是打小的青梅竹马了,他的小挚友,她哪个不认识?不但认识,还关系匪浅废物三小姐:特工狂妃。

    可只有这个齐高是特例,他比他们这些单纯的高干家庭出生的孩子要尊贵,父亲当官,母亲从商,钱权他都不缺,所以交朋友什么的完全是凭心情。

    他要是看不顺眼的人就是天王老子都不会给面子,偏偏她就是他看不顺眼的那类人。

    当年,她和叶翌寒还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仗着叶翌寒的面子,她曾正大光明的去问过他,为什么不待见她?

    这个男人也直接,在众人的面前丝毫也没有掩饰,直接说他只喜欢美人儿,对于长的不漂亮的女人提不起来兴趣。

    打那时起,她就不敢小视这个男人,他的确有狂妄骄傲的资本,即便当着大家伙的面说这种话也没人敢说他什么。

    事后,还是叶翌寒向她赔礼道歉的。

    只是这事一直是她心里的一道坎,她永远都记得,在她二十年华的时候,有个男人因为她长的不漂亮而不待见她。

    眸光一定,回忆渐渐散去,温婉氤氲的面容上挂着淡然微笑,坦然淡定接受齐高的打量。

    “怀疑倒是没有。”齐高摸着下巴,抬望着天际上挂着的明月,唇角上绽放出如花笑意:“咱们好歹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是我的好友,我哪里能怀疑你啊。”

    他说的轻巧,丝毫诚意也没,俊颜上充满了敷衍意味。

    即便这样,也没人敢说什么,就连一向唯温婉是命的6曼此刻都不敢招惹齐高,这个男人是真正的权利滔天,就连家中长辈都不敢在他面前狂妄,更别说她这样的小丫头片子了。

    温婉抿了抿红唇,听着远处飞机降落的声音,唇角上勾着浅淡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她一向是坚强甚至骄傲的女人,在军中,人人都欣赏她,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知道,她什么都不是,他不会因为她是谁家的女儿而给他笑脸。

    “变老了。”齐高勾着薄唇,哈哈一笑:“都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我可是比当年老了许多。”

    听他这么说,6曼下意识的朝他望去,眼底隐过一缕惊艳光芒。

    面前这个男人和叶大哥的刚毅俊朗完全不一样,他矜贵优雅,一言一行中透着贵气,同样是耀眼的新星。

    这样的男人竟然说自己老了?她完全不能理解。

    可只有温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她紧紧抿着红唇,锐利凤眸中划过一丝暗芒,缓缓移开了目光,良久都没有声音。

    她早该知道这个男人不待见她,更别想从他口中听见什么好话,现在这般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对于温婉的沉默,齐高兴致高昂的扬起薄唇,欢愉的笑声从薄唇中溢出,在这星光点点的夜空下,他俊颜魅惑,笑声性感,绝艳的让天际上的明月都失了光辉。

    有趣,真是有趣,以前鲁莽,话没说上两句就爱瞪着他的温婉如今倒是真的成熟了。

    这一身墨绿色军装穿在她身上,身姿挺姿飒爽,倒还真有制服诱惑的味道在其中。

    翌寒啊翌寒,你这情债还真是不少,就是不知道,这个青梅竹马的温婉,你打算要怎么安排?

    ……

    叶翌寒穿着便装,下了飞机没有急着出机场,而是电话给了齐高,问他在哪,确定了位置,他直接走了过去铁血1933全文阅读。

    6曼这次来就是特意接叶翌寒的,她眼神极好,隔着大老远她便看见远远走来的叶翌寒,顿时高兴的跳了起来,热情欢呼:“叶大哥,这边……这边……”

    即便知道叶大哥马上要结婚了,而且温婉表姐也回来了,可她心中就是忍不住激动,她已经好久没见叶大哥了,这个男人在她生命中占据了极大的位置,让她不能忘却。

    叶翌寒是特种兵出生,一向目光锐利,朝这走过来的时候便瞧见了两辆车前的那三人,只是隔着远,他并没有看出旁边俩个女人是谁,走近了,再加上6曼的欢呼,他敏锐的注意到其中的温婉,脚步顿时僵住,深刻俊颜上划过一丝惊诧。

    温婉站在车前,目光缱倦幽深注视着一步步朝这走来的叶翌寒,在绿油油的机场草坪上,他身躯颀长,一步步走的都是那么坚定有力,那张明朗的脸庞远远看不真切,可身上透露出来的那份气势就是叶翌寒无疑了。

    她唇角上点缀着淡淡笑意,冷沉的凤眸中噙着融融,见他脚步猛地僵住,她笑意不变,长腿一迈,缓缓朝他走去。

    站在他两步开外,她停下脚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伸手盎然笑道:“翌寒,好久不见了。听曼曼说你结婚了,新婚快乐!”

    她精致面容上笑容矜持,无一丝扭捏,就连那声新婚快乐也说的极为正常,眼中沁着淡淡笑意,仿佛真的在为他结婚了而感到快乐。

    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温婉,叶翌寒脑袋轰的一声炸开,炸的他神志不清,完全忘记了基本礼仪。

    温婉牵着唇角,笑意浅浅不变,见他怔愣着没有动作,不禁嗤笑一声,扬了扬英眉,温润一笑:“翌寒,你不会还在怪我当年不告而别这么小心眼吧?我这次回来是代表兰州军区来北京学习的,正好赶上你的婚礼,怎么?不欢迎?”

    她没有6曼的年轻漂亮,也没有宁夏的靓丽清新,可她爽朗大方,即便面对曾经相爱并且深爱的男人也能做到大度无怨,言行举止中透着良好的家教。

    这就是温婉,一个傲娇年轻的军中之花,受人敬仰尊重!

    反观叶翌寒,倒像是那个没放开的男人,他怔怔半天没动作。

    齐高看不下去了,他微微皱眉,走了上去,站在叶翌寒旁边,用胳膊肘戳了戳他:“喂,就算你们许久没见,也不用在这眉目传情吧?”

    他低沉的声线中隐隐带着一丝嘲弄,瞬间惊醒了叶翌寒,他面容一黑,悄然瞪了他一眼,又见温婉一直伸着手,他顿时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刚刚没反应过来。”

    说着,他礼貌朝着伸至眼前这双白净小手握了一下,虽然过程极短,可他还是敏锐的现她掌心中厚实的老茧,这分明就是常年拿枪磨练出来的。

    一时间,他说不上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虽然回来之前戴清已经和他说过温婉已经回来了,可他心中却始终不愿相信,如今听她说的这个理由,他心里倒是有些释然。

    温婉是个死性子的女人,对于来北京学习的事情心里就算再不乐意,可也一定会同意的,服从上级长的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没关系!”温婉神态自若伸回手来,脸上依然挂着淡然笑意:“都这么多年没见了,突然见面了,难免会有些不习惯,恐怕你第一眼没认出来我吧?”

    这时,6曼跑了上去,她热情的挽着叶翌寒的臂膀,扬着精致笑靥,眼底闪烁着欣喜光芒:“叶大哥,我说的没错吧?温婉表姐一定会回来的,她都回来了,你应该不会和那个莫宁夏举行婚礼了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人面色巨变,温婉目光瞬间沉了下来,把6曼拉到自己身边:“曼曼,不准这么说话穿越之战歌全文阅读!你叶大哥和莫小姐举不举办婚礼和我没关系,你注意你的言行,不要让人误会了。”

    她板着脸,一言一行都透着要和叶翌寒撇清关系的意思。

    这些日子,在温婉的训斥下,6曼早就要疯了,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她更是倔强的不让退让:“本来就是,温婉表姐,你何必这么说?她莫宁夏有何德何能能嫁给叶大哥?本来叶夫人的位置就是你的,除了你这世上没人配的上叶大哥。”

    叶翌寒本来厌烦6曼这话,但听着温婉这话,脸上突然划过一丝尴尬,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齐高都看在眼中,他双手抱胸,打着哈欠,像是极困的样:“翌寒,你太不厚道了,既然有青梅竹马的姑娘来接你了,你还打电话通知我做什么?还得今晚我床上的美人儿又得孤枕难眠了。”

    他说的毫不掩饰,就这么大大咧咧把自己的性情暴露在众人面前。

    温婉目光冷厉瞪着面前死心不改的6曼,眼底划过一丝冷光:“6曼!你再这么说,我就让你回去了!”

    说着,她微微抬,朝叶翌寒看去,脸上透着尴尬抱歉:“对不起,曼曼年纪还好,说起话来这么不懂事,我替她向你和莫小姐道歉,希望你们别放在心上。”

    “表姐,你为什么要道歉?”6曼瞪大了乌黑瞳孔,眼底满是不可思议:“我又没有说错,叶夫人的位置明明就是你的,你和叶大哥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她莫宁夏算什么?凭什么她就可以一步登天?”

    她真是闹不懂为什么温婉表姐到现在还不行动?这都七号了,还有两天多,叶大哥就要迎娶那个女人了,难道温婉表姐真要看着那个女人如愿?

    这个时候,她都要气疯了,可她倒好,竟然还能说出什么祝福的鬼话。

    “6曼!”温婉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她死死拉着6曼的手腕,面容冷沉寒霜,锐利凤眸中泛着幽光,一字一句冷声道:“你要再这么无理取闹,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走,以后你也别在出现在我面前了。”

    6曼闻言,浑身一颤,微微咬唇,见温婉说的不似假的,心中委屈不由想哭。

    “表姐,你就傻吧!你这样维护别人,人家也不见得会说你的好。”

    看着眼前这场闹剧,叶翌寒眼角抽了抽,只觉得十分头疼,果然有6曼的地方就不会安宁。

    齐高将6曼和温婉的表情看在眼中,不由想笑,他也的确扬声笑了起来,一手搭在叶翌寒肩膀上,笑意低沉盎然:“原来6家的小妹妹也爱慕你啊,哈哈,看来咱们的翌寒的桃花运还真不错,啧啧,这一口一个叶大哥叫的男人心里都酥了。”

    叶翌寒听言,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极了,他一把推开幸灾乐祸的齐高,没好气道:“滚蛋,别扯这些有点没的。”

    这个男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怎么这种事也能被他遇见?

    “没有,没有!”齐高的扬声大笑听在6曼耳中无异于是一种魔音,她瞬间扬唇反驳起来,紧紧拉着温婉的玉手像她解释:“温婉表姐,我没有,你别相信!”

    是的,此刻的6曼是慌张的,她的那些小心思并没有告诉温婉表姐,如果让她知道,她爱慕叶大哥这么多年,她会怎么想她?

    她眼中的爱慕那么清晰,是个人都能察觉的都出来,可只有她还在这自欺欺人。

    温婉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抬眸睥了一眼齐高,这才将目光落在叶翌寒身上:“早知道,我就不带曼曼来了,给你添麻烦了,真是过意不去异世之女王养成记最新章节。”

    她只说6曼的无礼,并没有理会齐高的笑言。

    叶翌寒微微抿唇,其实很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可这话,他始终都问不出口。

    一是他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不在正常的思维上,二是刚刚温婉向他道歉的态度让他心中有愧。

    齐高的确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见温婉对这事聪明的不表示看法,他目光又在她和叶翌寒身上来回打量,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喂,温军长,你今个来我一起来机场接翌寒,不会是想要和他破旧重圆吧?还别说,这么多年没见了,你别以前更有女人味了,尤其这一身军装穿在身上还真有制服诱惑的感觉。”

    他说的毫不隐瞒,嘿嘿一笑间明明应该是下流猥琐,可由他做来,却十分具有欣赏之意,身上那股高华之气隐隐绽放,他依然是那个清贵高雅的齐副市长。

    这话说的极为刺耳,叶翌寒脸色立即就变了,他低呵一声:“齐高,你别太过分了!”

    他明知道他和温婉曾经的关系,还这么说,不是故意引起他们的尴尬是什么?真不知道这男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这阵子也没招惹他吧?

    温婉下意识皱眉,脸上笑意渐渐收敛起来,目光沉静注视着齐高,丝毫也不因为他是北京城权力滔天的副市长而退让:“齐副市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今晚过来是想要和翌寒藕断丝连的?你太小看我温婉了,我还没廉价到要去勾引有妇之夫!”

    她不屑去喜欢有女人的男人,而且当年还是她先提出的分手,这个男人是她先不要了,现在齐高说这话,不是侮辱她是什么?

    “齐高,你别血口喷人。”6曼怒了,见人这么说她的温婉表姐,她再也顾不上齐高的身份便朝他愤怒反驳:“我温婉表姐本来就是名正言顺的,就算现在叶大哥要娶那个莫宁夏了,温婉表姐也没有别的心思,她这两天甚至还在商场里挑礼物要送给叶大哥当新婚礼物,你怎么能这么侮辱我表姐?”

    温婉表姐在她心中就如神坻般伟大,她一直是她的偶像,她怎么能容忍她被别人如此侮辱嘲笑?

    这个齐高仗着自己是副市长的身份就在北京城无所欲为,床上女人不知泛泛,凭什么这么说她的温婉表姐?

    “齐高,你别胡扯!”叶翌寒气急败坏恶狠狠瞪着齐高,脸上有些难堪:“温婉是我们的朋友,就算我和她无缘再当恋人,可打小一起长大的感情还在,你这么说,不但侮辱了她,更加小看了我和宁夏的感情。”

    其实当年和温婉分手时,俩人都处在年轻气盛的年岁,说了分手之后,就各奔东西再不愿相见。

    可现在差不多过去六年时间了,大家早就从稚嫩少男少女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女,齐高这话,不旦轻佻还有嘲讽的意味在其中。

    在多年前,他就知道齐高不待见温婉,可也没放在心上,毕竟让齐高看的上眼的女人极少,可没想到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仇敌在其中。

    在三人连番指责下,齐高丝毫不为所动,他慵懒的耸耸肩膀,如玉俊颜上挂着闲适笑容:“瞧你们这话说的,我不过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罢了,你们一个个还真的当真了?”

    话落,他扬声大笑起来,在这空旷的机场草坪上,他的笑声清越动听,一如他这个人一般让人赏心悦目。

    笑声止了止,他微勾着狭长凤眸,眼底闪烁着戏谑光芒,上前两步,一把将温婉热情搂入怀中,爽朗吐口:“欢迎你回来,等明个,咱们约着老二,殷傅他们一起出来喝一杯,我记得当年你可是千杯不醉的,怎样?现在酒量倒退了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