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你也给我闭嘴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见宁夏淡声拒绝,殷傅直接吓的躲到暗淡处,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这话一出来,他家老爷子要气成什么样。舒殢殩獍

    自打老爷子退休之后,在家里的性子是越来越奇怪,大家伙因为尊敬他,哪里敢忤逆他?就连他那几个叔叔在老爷子面前都中规中矩,任打任骂,他更是不敢和老爷子对着干,老爷子让他晚上准时回家,他自然准时回家,从不敢有二话?

    可现在,这个看上去弱巴巴的小嫂子竟然敢当着老爷子的面佛了他的面子?真是让他大开眼界,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做法。

    殷老将军压根就没想到,凭着他的面子,能放下脸面来叶家让她去殷家住,这个小丫头片子竟然不同意?

    尤其此刻旁边和他一向不合的叶老头又在起哄,他更是气的老脸都红了,一双漆黑眼眸微微瞪大,眼底闪烁着浓浓怒火:“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在说一遍?”

    他真的是被气疯了,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更别说忤逆他的意思了。

    在殷老将军汹汹怒火中,宁夏缩了缩脖子,她清幽凤眸中划过一丝胆怯,面对这般的外公,她只觉得十分陌生,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应付。

    说到底,和这位老人,她也相处了短短几十个小时,而且第一次见面还是在那种尴尬的场合下,她至今都能记得,外公用那双阴霾的双眼打量她时是多么的不喜欢。

    相比较第一次见她时就和颜悦色,欢喜融融的爷爷奶奶,她自然对这个外公只有尊敬,再无别的情绪。

    尤其他今个要让她去殷家住,她更是不愿去,谁知道这个老人又打什么主意?

    见对面的老头子真的动怒,叶老参谋长心中忍不住的想要大笑,可当着这么多人面,他还是轻咳两声,忍了下来,把宁夏护在自己身后,怒目而瞪着他:“殷老头,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宁夏可是我们叶家孙媳妇,你说话声音这么大,把人家小姑娘吓着怎么办?”

    要不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殷老将军直接拿着拐杖和挡在他面前的老头子打了起来。

    他深深呼吸,这才压下心中愤怒,恼火的目光扫了一眼站在那的宁夏,见她满脸惊吓疑惑,他心中这才好受,暗暗告诉自己,这还只是个年纪不大的丫头,哪里懂得了那么多?

    想到这,他心中这才好受,无视叶老参谋长的挑衅,他目光阴沉注视着宁夏,冷声道:“你放心好了,你是翌寒媳妇,我们殷家人会把你当亲人对待的,你住在这边,我不放心。”

    他的理由简单干净,丝毫隐瞒都没有。

    翌寒还没回家,让他一个小姑娘住在这,他打从第一天开始就不安心了,要是叶博山没有再娶,宁夏住在这倒也行。

    可偏偏现在叶家还有个肖雨涵,那个女人可让人不敢小视,就宁夏这么个单纯的丫头,怕是最后被人家卖了还要反过来替人数钱。

    前些日子,要不是面子上搁不下,他早就来了,哪里轮得到叶家这个老头这么高兴得瑟?

    宁夏没想到殷老将军说的这么干脆简洁,她惊诧似的凤眸快抬了起来,眼底泛着潋滟流光。

    到了这个时候,她是真正能提出到外公对她的关心,她是真的不放心她住在叶家,被了欺负了。

    意识到这,她心中微微一软,本想道谢。

    但这时候叶老夫人站了起来,她走到宁夏身边,轻轻握住她的玉手,浑浊的双眼中透着宁静安详:“宁夏,你就和你外公去他们家住吧!反正我们两家离的也不远,你过去住了想过来走两分钟就来了。”

    和老殷相识这么多年,他的为人,她太清楚了。

    他们殷家子嗣丰厚,除了小桐以外,还有三个儿子,但这四个孩子当中,小桐无疑是家中娇女,因为年纪小,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从小她就受到三个哥哥,还有父母的宠爱,是真正的天之娇女,要什么得什么。

    可小桐那个孩子懂事,为人处事一向中规中矩,从不让人操心,这样的好姑娘怎么能不招人喜欢?

    最后小桐的离世,别说是殷老头了,就连她都大受打击,那一年,是两家人的灾难。

    她很能体会殷老头现在的心思,小桐离开之后,翌寒就是两家人的宝,可他性子刚硬,根本不需要家里人的帮助,那现在这个宁夏,就成了两家人表达对翌寒爱意的一种桥梁。

    “奶奶!”宁夏眼底透着受惊,微微转眸,错愕的目光望着叶老夫人。

    见老伴拆自己的台,叶老参谋长更是怒目而瞪,第一个反对:“不可以,我们家怎么就不安全了?殷老头,我还嫌你家不安全呢!你倒是说说看,你家那么多人,你能保证各个对宁夏都是真心的?”

    就算这个老头真的是疼宁夏,可他那几个儿子媳妇呢?到底是隔了一层,哪有在自己家好?

    “他们敢!”殷老将军直接怒吼道:“殷家还是我做主,他们要是敢对宁夏不好,我就把他们统统撵出去。”

    “这点,我能作证!”一直未说话的殷傅这时候走了上来,他笑容浅浅注视着宁夏,邪魅桃花眼中闪烁着淡淡笑意:“小嫂子,你心里别有压力,其实我爷爷还是很关心你的,在你第一天来大院的时候,他就坐立难安的问我,你是打算在哪住,如果不是碍着面子关系,他早就来了。”

    能享受老爷子这种关心的也就只有小嫂子了,平时老爷子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那完全是身边没个人陪他闹磕,他闲的无聊才想起了他。

    可小嫂子是不一样的,她是叶翌寒的媳妇,真的是老爷子心尖子上的人,要不是老爷子喜怒不行于色,早就按耐不住要把小嫂子接回家了。

    “喂,你这个死小子,谁让你这么说的?”在殷傅这番坦诚的话语中,殷老将军涨红了老脸,拳头低在唇边轻咳两声,恼怒又尴尬瞪着殷傅,眼底尽是恼羞成怒:“我什么时候坐立难安了?要不是看在翌寒的面子上,我能来让这个小丫头去上我们家住?”

    望着这般尴尬的老爷子,殷傅微微勾唇,唇角上绽放出花笑意,家有一老,如同一宝。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他就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所以在面对老爷子故意的刁难,他能很好的谅解甚至包容,只为了能让他开心。

    宁夏心中深深一震,她从未想过有一天竟然能看见这样的外公,其实上次在南京他第一次登门时,她便知道,这个老人心眼不坏,只是有些别扭。

    想到这,她心中有些想笑,可却极力忍笑,微勾红唇,朝着他道谢:“谢谢外公这么关心我,本来想着等翌寒回来了,我们就去拜访您,没想到这次又是您来看我。”

    说着,她眼底过一丝愧意,微垂着凤眸,浓密睫毛在眼帘上投下一层清影。

    也许外公第一眼见她的时候是真的不满意,不喜欢,可她能看的出来,为了翌寒,外公这种负面情绪正在一点点改变。

    明眸扫了一眼客厅内众人的神色,肖雨涵垂在两侧的手指悄然紧握成拳。

    殷家老头子口口声声说不放心莫宁夏住在叶家,不就是在防她嘛?

    好啊,走了最好,最好以后都别再回来了才好!

    在这种时刻,根本就没有叶博山说话的地步,当着殷老将军的面,他并不敢说什么。

    早就小桐去世那天起,他就已经失去和殷家人交流的机会。

    叶老夫人轻轻捏了您宁夏的玉手,眼中透着慈爱:“去和你外公一起去他家住吧!等翌寒回来了,你们再回来好了。”

    其实让宁夏去殷家住倒也好,免得再受肖雨涵的气,她和老伴始终都是个上年纪的老人,在很多方面都注意的不仔细,要是宁夏真的受委屈了,他们也不知道,还不如这两天先去殷家住的好。

    殷老头的性子,她头清楚了,如果今个不让宁夏和他一起走,他指不定真的一气之下把叶家给烧了。

    “我不同意!”叶老参谋长想也没想便不悦的嚷嚷起来:“凭什么他一来就要把宁夏接走?就他宝贝宁夏,难道我们就不宝贝了?”

    和殷老头争斗了一辈子的叶老参谋长事事要强,年轻的时候俩人一起在部队里比骑射比枪法,到了老了,这脾性还是改变不了。

    在宁夏这件事上,他是深深不能看着殷老头如意。

    “老叶!”叶老夫人抬眸看了他一眼,精锐的眼中隐过一缕警告:“你别不懂事,本来宁夏和翌寒结婚是件大喜事,你别吵吵闹闹的让大家失了这份兴趣。”

    “哼!”殷老将军终于如愿了,岂能不高兴?只是他爱拿架子,冷哼一声,鼻孔朝天:“我看你们叶家,也就只有你懂点是非了。”其他的真是一个比一个蠢笨,尤其是挡在他面前的这个老头。

    叶老夫人微微苦笑,自然敏感的注意到这话中的嘲讽,只是她没反驳,反而笑着看着宁夏:“放心好了,去了殷家,你外公会保护你的。”

    宁夏心中本来是不愿意的,可在这三位老人已经商量好的情况下,她再强求些什么那就是矫情了,微咬着红唇,她点头应了下来:“好,谢谢奶奶的关心,等翌寒回来,我就搬回来。”

    其实殷老将军本来是打算让宁夏从殷家出嫁的,就算翌寒回来了也是上他们殷家住,但他知道,这已经是叶老夫人最大让步,那话他索性也没说出来,而是气呼呼的冷哼一声,别扭的移开视线,朝着宁夏嚷嚷道:“你上去收拾东西,我在这等着你。”

    宁夏抿着红唇,淡淡应了下来,刚想上楼,衣摆就被人扯了扯,刚一垂眸,就对上叶江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

    他眨巴着星眸,眼底闪烁着惊吓,低低道:“小嫂子,你真的要过去住?”

    这个孩子的目光太过单纯,清澈的眼底不染尘埃,粉嫩精致的五官让人心疼。

    瞬间,宁夏心中柔软的似能滴出水来,她淡淡应了一声,然后叶江急忙道:“可是那边都是会吃人的怪兽,小嫂子,你过去之后,要是被他们给吃了怎么办?”

    他稚嫩清脆的嗓音在客厅内响起,让众人脸上都是一僵。

    就连肖雨涵都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会这么说,她连忙上前捂住叶江的嘴巴,冷声呵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以后这种混话不准说了。”

    她话音刚落,那边殷老将军脸色铁青,气怒到冷沉的嗓音就嚷嚷了起来:“你放心好了,宁夏是我们殷家人,我自然会对他好,你的那点担心就塞进肚子里吧!”

    叶江显然对于殷老将军十分害怕,他声音刚一响起来,他就连忙躲进肖雨涵怀中,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湿漉漉光芒。

    殷傅看在眼中,心底忍不住一笑,这孩子似乎真的被他家老爷子吓着了。

    叶老参谋长直接很不客气的笑了起来,那双戏谑的凤眸落在殷老将军身上,眼底尽是促狭:“殷老头,不是我说你,而且你这副表情太过凶神恶煞了,你这样不旦吓着小江,还会让宁夏心生不安的。”

    宁夏眼角抽了抽,爷爷想要笑话外公,却把她扯了进来。

    果然,下一句就听见殷老将军恼怒到极致的声线在客厅内响起:“滚蛋!叶老头,你少在这挑拨离间,不过就是仗着翌寒姓叶嘛?我告诉你,让我唯一的外孙子姓叶,我这心里已经耿耿于怀许多年了,你要是再废话,我下次就是死,也得让翌寒去换个姓氏。”

    这是叶老参谋长的底线,听他这么一说,他脸色顿时一变。

    宁夏见此,连忙上前拦着要怒的叶老参谋长,温声劝慰:“爷爷,您别生气,外公就是说着玩玩的,您要是真的生气了,这血压就得上升了。”

    住在家里这两天,她也渐渐的了解两位老人的身体状况,都有高血压,所以不能着急上火,不然这身子骨肯定吃不消。

    这关心的话说的让殷老将军心里酸酸的,他目光直直盯着宁夏,似是想让她关心他下,但很可惜,此时的宁夏只在一心关心叶老参谋长,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希翼。

    可站在一旁的殷傅却看的一清二楚,他心中微微有些动容,上前两步扶着殷老将军,在他耳边轻声解释:“爷爷,您不知道,其实小嫂子人很好,只是你们接触的不多,等下小嫂子上咱们家住了,您还担心她不注意到你?”

    说来也真是好笑,他家这个无敌金刚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可操心的事,仗着年纪大,在殷家是为所欲为,想怎样就怎样,家里人都让着他,可他唯独到那个常年不回来,在部队里摸爬打滚的叶翌寒上心。

    叶翌寒那个男人一直冷血凉薄的,因为家里的事情,他对待亲情上没有多少爱意,一年下来,也回来不了几次,可偏偏老爷子就是惦记着他,平常在家里,没少叹气怀念。

    现在好了,多了个宁夏,老爷子这阵子怕是有事做了。

    殷老将军闻言,皱着眉梢,冷瞪了一眼殷傅,似乎在责怪他的多管闲事,可心中郁结之气却消散了不少。

    他本不是个爱废话的人,再加上家里伺候的人都是跟了他多年的老人,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清楚,所以不需要他多说,他们就能明白。

    可现在不同,宁夏这个姑娘明显是怕他的,要想和她亲近亲近还真难。

    老爷子隐晦的面容,殷傅都看在眼中,只觉得十分好笑,一向无法无天的老爷子现在怕是遇到对手了。

    那边,宁夏正在劝慰叶老参谋长,自然没注意到这边殷老将军和殷傅之间的对话。

    最后,殷老将军实在憋不下去了,见宁夏和那个糟老头还在絮絮叨叨的,他终于愤怒的吼了出来:“你们两个差不多就得了啊!宁夏,你现在就给我上楼收拾东西去,有话,明个再说!”

    他来这接她,已经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她还在这和他的仇敌废话,真是气死他了。

    殷老将军的声音太过刺耳恐怖,宁夏吓的浑身一颤,煞白了面色,咬着红唇,惊吓似的朝楼上跑去,很快就把东西收拾好了。

    看着收拾好行礼,略显局促的宁夏,殷老将军摆起作为一家之主的架子,冷冷哼了一声,看也没看叶家人一眼:“走吧,和我回家吧!”

    宁夏是打心眼里害怕这个老人家,听他这么一说,她和旁边的两位老人打了招呼就连忙跟在殷老将军的身后出了叶家大门。

    在俩人走后,叶老参谋长不甘朝肖雨涵怒目而瞪:“都怪你,等下次殷老头再来的时候,你就带着小江上楼呆着好了,免得让那个老头又有什么话题来拿捏我们。”

    “爸!”叶博山不赞同的皱起眉梢,注视着肖雨涵的目光中划过一丝心疼。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老参谋长厉声打断,他苍老的脸庞上上尽是冷嘲:“你也给我闭嘴,如果可以,我真想让你滚蛋,我们叶家这辈子都光明磊落,怎么会有你这种行为恶心的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