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那方面不行?

作者:寒引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上校大人是流氓最新章节!

    陆曼怎么也想不到,这明明是在说温婉表姐和叶大哥的事,可怎么转眼就变成她的事了?

    她心有不甘,继续沉声问道:“表姐,您就别扯开话题了,您的心思我还不了解?您当年和叶大哥那么恩爱,在哪都是形影不离的,难道真因为你去大西北带兵就和叶大哥分手了?”

    而且您今年都过了三十了,难道不是为了等叶大哥?

    最后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也是因为不敢,年纪是女人最在乎的事情,温婉表姐虽说这外表强硬,可谁知道她心里她在不在意?她还是得小心警惕点才行。

    分手?这两个字眼已经好久没有听见了。

    此刻的温婉冷冽面容上划过一丝恍惚,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她在心中感叹,这座城市的确变化了很多,如果她一个人开车过来的话,怕是还摸不着路。

    从小长大的城市况且变了这么多,更别说人心。

    这么多年过来了,她一个人很好,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累,但却并快乐着。

    见温婉面色氤氲难辨,陆曼脑海中一时间有些模糊,她不甘心的又唤了一声:“温婉表姐?”

    摒弃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温婉正了正神色,她皱着英挺眉梢,英姿挺拔的挺直脊梁,冷眼扫了一眼陆曼,低沉的嗓音有些不耐:“陆曼,我的心思你了解?好啊,那你告诉我,我现在想怎么惩罚你!”

    陆曼闻言,浑身一颤,明媚眼眸中难掩惊吓,她垂着明眸,死死咬着红唇,心中越发堵的慌。

    温婉表姐一向说的出,做的到,她要是再继续说下去,指不定她就不顾姐妹情谊了。

    想到这,她心中忽然有些挫败,温婉表姐难道真的打算这让叶大哥顺其自然的娶莫宁夏?

    温婉抬眸看了一眼脸色灰败的陆曼,冷峻的神色微微缓了缓,不动神色吐口:“曼曼,你也不小了,别整天管这些闲事,翌寒想要娶谁那是他的抉择,我们谁也管不了,我上次不是都告诉你了嘛!你叶大哥不喜欢无理取闹的女人,你要是再在他面前继续野蛮下去,他只会越来越疏远你。”

    陆曼闻言,委屈的险些落泪,她眼角含着晶莹水珠,哽咽吐口:“我都听你的了,可叶大哥还是不爱理我,自打那个女人出现之后,他就一直对我不冷不热。就连我提到你,他都没不买账,表姐,真的不是我野蛮,而是那莫宁夏太气人了,她以为她是谁啊?凭什么对我这么理直气壮?”

    温婉表姐说的话,她一向都视为真理,所以在电话中,温婉表姐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了。

    可她假装出来的温软贤惠在那个宁夏笑靥如花下,怎么也维持不下去。

    她只想冲上前把她的脸蛋划破,看她以后还拿怎么来勾引男人?

    温婉挑了挑眉梢,幽幽凤眸中难掩惊异光芒,但口中还是温和的安慰道:“那只能证明你叶大哥和他……妻子关系好,你以后见到他妻子的时候态度好点,他自然也会对你好的。”

    说到妻子俩个字的时候她声音稍稍顿了顿,隐隐带着一丝压抑,但很快这一缕异样情绪就被她压了下去txt下载。

    她是温婉,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脆弱表现。

    而且叶翌寒和那个女人领证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她一早便已经知道,妻子两个字也是名正言顺的。

    陆曼当场气的鼻子就歪了,她皱着黛眉,冷声道:“我为什么要对她态度好?她是个什么东西?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不过就是军总一个小小医生,也敢在我面前拿乔。叶大哥也真是的,放着这世上大好的如花美眷不要,非得娶那种女人,也不知道她到底给叶大哥喝了什么汤。”

    她就差没扑上去拿一把刀把宁夏给捅死了,哪里还会对她怎么和颜悦色?

    有些人生来就是宿敌,就像陆曼对宁夏似的,不管宁夏做的再好,她心里始终都瞧不上她,每次见面,那恶毒讽刺的言语更是少不了。

    车里总快就有三人,除了开车的那人是外人之外,就只有陆曼和温婉了。

    在陆曼的胡言乱语下,温婉越发不耐,尤其当那警卫员若有若无的眸光瞥过来时,她就差没好好骂上陆曼一顿了。

    真是个蠢女人,她以为这天下都是她的?可以随便她的心思来?现在开车的不是他们自己人,她这些话要是被外人传出来,最后破坏的不还是她的名声?

    人家只会说,某某某军区陆曼原来是个这样的泼妇,而那莫宁夏则是被叶翌寒保护的好好的,该结婚结婚,该怎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怎么怎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够了!”温婉实在受不了这种叽叽喳喳的声音,她沉着脸,紧锁眉梢,眉宇间隐隐划过一丝厉色,故意压低声音道:“这些话,我只当你是以表妹的身份来和我说的,如果当着大家的面,我不希望再看见你这么不懂事。陆曼,你必须清楚,你是人名解放军,你身份还穿着军装,你现在说的话和你身上这身军装相符嘛?”

    这个表妹,她一向最清楚她的性格,也难为叶翌寒这些年来对她的包容了。

    要不是有亲戚关系,她真的很不想承认自己有个这么愚笨鲁莽的表妹。

    陆曼死死咬着红唇,在温婉的呵斥声中,她白了脸盘,眼底难掩惊吓,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

    温婉表姐一直都是铁面无私的,如果她再继续说这些话,她真的有可能不理她,甚至惩罚她。

    那样的后果不是她可以付出的。

    想到这,她死死握紧拳头,不敢和温婉反抗,只能在心中怨恨着宁夏,对她的仇恨更深一层。

    如果不是她的搅合,现在叶大哥还是对她包容宠溺,而温婉表姐回不回来都没关系了,她不奢望做叶大哥的妻子,只想能在他含笑的眼眸下生活。

    可现在,就连这一个小小的愿望都达不成了,她岂能甘心?

    “好了,咱们换个话题吧!翌寒能结婚,我很开心,如果时间来得及,他的婚礼我会去参加的。”自觉刚刚话说的有些重,温婉又握着陆曼紧握的拳头,在她手心中捏了捏,朝她柔软一笑:“几年没见,我们家的曼曼也成了大姑娘了,现在工作怎么样?顺利嘛?”

    她走的时候,陆曼才刚刚上大学,现在也有五六年了,陆曼早就大学毕业,进入部队成了参谋。

    苍白着面色,陆曼显然还在温婉先前那冷厉的嗓音下有些回不过神来,现在见她这般和颜悦色,她眨着惊慌的眼眸,小声应道:“我大学毕业了,工作上很好。”

    温婉眉梢微皱,隐隐有一丝不耐,但她还是继续拉着陆曼的手,温声问道:“家中父母还好嘛?姨妈和姨父身份好嘛?”

    温婉的母亲和陆曼的母亲是一对双胞胎,俩人年轻的时候感情深厚,再加上那时候俩人都是住在一个大院里,所以连生下来的孩子都是打小玩在一起的。

    说到家中父母,陆曼紧张的心情稍稍抚平,她扬唇浅笑了起来:“爸妈都很好,倒是温灵这些年一直不着家,温爷爷心里很是想念。”

    说到爷爷,温婉脸上浮现出一丝真挚笑意,她抿唇轻声道:“都是我不孝顺,家中父母长辈年纪都这么大了,我还常年在外面。”

    见她神色中透出一股沉重,陆曼连忙安慰道:“温婉表姐你别伤心,你是为国家效忠的,温爷爷他们都能了解,就是你别再常年不回来了,逢年过节放假的时候,你回来想来也是不碍事的。”

    温婉这些年一直在大西北带兵,虽说也曾回北京,只是次数少之又少,而且就算回来了,她也是匆匆忙忙,很少像现在这般静下心来凝视着窗外这些熟悉的街道场景。

    她心中微微一叹,脸上却还是温声细语道:“这次趁着学习的机会回来,我倒是得好好回家看看了,对了,你刚刚说叶翌寒的婚礼?他是几号结婚?如果时间允许,我还是准备一份礼物送去比较好。”

    虽说她亲昵的称呼他为翌寒,但眸光清明,并没有一丝遐想,就连说到婚礼的时候,她也没有一丝怨恨,和先前大呼小叫,任性野蛮的陆曼简直大不相同。

    大家都是当兵的,各大军区里出色的人才也就那么几个,一些熟悉的名字大家都心中有数,开车的警卫员自然没少听过温婉和叶翌寒大名。

    经历刚刚女人的讨论,他心中渐渐明白,原来温军长和叶队长曾经有过一段情,而且看上去还感情深厚,也难怪刚刚那个女人如此激动。

    尤其在温婉大方得体的笑容下,警卫员不得不感叹,这才是真正的温军长,拿的起放的下,即便前任要结婚了,她还是能笑靥如花,并且想要准备礼物送去。

    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温军长才有这份齐天盖世的气量了!

    陆曼气的鼻子都歪了,她没有温婉这份容人的气量,想也没想便沉声冷哼:“表姐,您就省省吧!你乐意送礼过去,指不定人家还不乐意收呢!你是不知道,现在叶大哥完全都听那个女人的,她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还指不定怎么和叶大哥闹腾呢!”

    她就不相信,依着莫宁夏那个性子,要是真的温婉表姐回来了,还能淡然自若?

    恐怕早在知道有温婉表姐这个人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把温婉表姐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女人还不都是那回事?谁表面上不装着大方容忍,可背地里肯定气的咬牙切齿。

    温婉没见过宁夏,也没派人查过她,对于她的了解,还是从陆曼口中得知的。

    只是陆曼如此讨厌那个女人,对她的形容肯定都夸大其词了,她也只能相信一半,另外一半是自己构想出来的。

    可光是这样,她对她的感觉也并不好,可看着陆曼这般喜怒行于色的模样,心中还是不禁摇头。

    怕是那莫宁夏再不好,也要比陆曼强多了。

    这个姑娘被姨父姨妈宠坏了,又是老来得女,什么好东西都往她手上送,这才养成了她这副目中无人的性子。

    心中这般想着,可她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收不收是他们的事,咱们好歹也是相识一场,老朋友结婚,送份礼物过去也是实属应当。”

    陆曼重重冷哼一声,望着温婉的目光中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就你就性子好,你既然都决定要送了,还问我做什么?他们下个月十号就结婚了,你还来得及送礼!”

    说到最后,她语气中隐隐有一丝赖皮。

    她真的没想到事情最后竟然发展成这样,温婉表姐不旦没有想要夺回叶大哥,给那个女人点厉害看看,现在竟然还要给他们送结婚礼物。

    她真的是快要气疯了,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像温婉表姐这般大方容忍的女人了。

    下个月十号?

    温婉闻言,微微垂下清眸,心底有些窒息,现在已经是九月里的最后一天了,还不过十天的时候他们就要结婚了。

    分手这么多年来,她不是没想到翌寒还会再找,只是这样的消息一直没传来,她心中失望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傲气,可现在他已经领证了,宴请亲朋好友也不过是下个月的事情。

    烟雨朦脓六年里,他们早已不再是当年稚嫩的男女,他们都是年过三十,成了顶天立地的人。

    如今他要结婚了,而她却始终没有沉下心来找个男人结婚。

    现在想来,她到底还是慢了一步……

    思及此,她冷艳面容上隐过淡淡笑意:“十月十号是个好日子,十全十美,翌寒他们也真会挑日子。”

    礼物她自然会送,老朋友结婚,她这个和他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老友,又岂能那么小心眼?

    “温婉表姐,你就继续好心下去吧!”陆曼气怒的移开视线,本来还指望温婉表姐回来了能够挽回叶大哥,可就现在看来,温婉表姐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她不禁有些气呼呼的说:“那天婚礼了,要去你自己去,我是不会去的,我可不想看着那莫宁夏指高气昂的模样全文阅读!你都不知道,不管她做什么,叶大哥都能包容她,我都快气疯了。”

    现在她还真是想把她的脑袋切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怎么温婉表姐能这么平静?

    还有十天,十天过后,莫宁夏那个贱女人就是叶大哥名正言顺的妻子了,被所有亲朋好友都承认的叶家长媳。

    温婉表姐和叶大哥打小就认识了,她难道真的能甘心?

    可望着这般坦然的温婉,陆曼心中不得不承认,温婉表姐好像真的放下了,她不喜不怒,就连说着要送礼也是表情淡淡,丝毫嫉妒的心态都没。

    如果是真爱,此刻的温婉表姐肯定会大发雷霆,或者是回来的第一刻就想着要去找叶大哥说清楚。

    可她没有,她一项举动都没有,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见陆曼这般孩子性使脾气,温婉抿唇笑了笑,并不置一词。

    相比较自己的亲生妹妹温灵来说,她会更喜欢陆曼这个表妹,无外乎就是因为她向着她,并且事事都听她的。

    想到温灵,温婉目光一沉,她意味不明问道:“温灵现在还没回来?”

    陆曼正在气恼温婉的不动神色,突然听见她问及温灵,怔楞片刻之后她就撇撇嘴道:“温灵你还不知道?她整天就像一只欢脱的小鸟似的不着窝,要是哪天能安安静静呆在家里,我还觉得奇怪呢!”

    这话说的真不假,温灵就如她的名字似的,整天灵动活泼,上窜下跳的闲不得。

    温婉紧紧抿着朱唇,听见陆曼这么说,她反而静下心来,眸光幽暗注视着窗外,心中渐渐冷了下来。

    看来这次回来还有不少事等着她呢!

    翌寒啊翌寒,我们也是认识认识三十多年的老友了,就算做不成恋人夫妻,可这多年来的情谊也在啊,你领证这么大的事没通知我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结婚了,人人都有喜帖,而我却没有?

    难道我在心里就真的一点地位都没了?

    意识到这,温婉轻轻勾唇似嘲似讽的笑了起来,她笑声清冷中透着一丝冷沉。

    陆曼听在耳中觉得有些阴恻恻的寒冷,她惊吓似的唤了一声:“温婉表姐你怎么了?”

    温婉表姐一向有着强大的克制力,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般走神?

    回答她的则是温婉轻飘飘的一眼和那氤氲雾霭的嗓音。

    她说:“没什么,只是突然间想到以前和翌寒在大院里玩耍时的场景,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穿着开裆裤的小孩子,男女不分,在一起胡闹的玩,翌寒最调皮了,把邻居家的窗户给打破了,拉着我就跑,害得我晚上回家之后被妈狠狠打了一顿。”

    说起这么童年往事,她冷冽寒霜面容上划过一丝淡淡柔软笑意,此刻的温婉看上去,没有平时一身戎装的英武,有的只是女人该有的温软。

    陆曼听在耳中,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嗓音明亮清丽,叽叽喳喳道:“叶大哥小时候的窘样只有温婉表姐你才知道,我看你们才是天生一对,那个莫宁夏就算是后来居上也没有您在叶大哥心中重要。”

    如果今日叶大哥娶的是温婉表姐,她是一点也没有异议,并且还会深深的祝福,可现在却是那个贱女人得道升天,她不旦不会祝福,还要想尽各种方法让她梦想破灭。

    连她都不敢想象成为叶大哥妻子,凭什么她却能心想事成,如此简单的得到她想的不敢想的东西?

    想到这,陆曼明媚眼眸中难掩怨毒光芒,在温婉面前又欢快的说了许多小时候的趣事,直惹的温婉微翘唇角,笑意盈盈。

    温婉始终都是个女人,在外拼搏这些年,现在好不容易回了家乡,面对自己的亲人,她并没有平常的冷酷寒凉,尤其陆曼说的又是她和叶翌寒小时候的那些事情,她凤眸中更是沁着淡淡笑意。

    这人啊,始终都是念旧的,温婉就是再本事有能力,可再面对这些童年往事,她还是向往的。

    小时候的生活无忧无虑,天天只想着有什么好玩的,有什么好吃的,压根就不知道长大之后的事情。

    等到真正长大了,才明白,原来有些事情终究难以两全,有了生活压力之后,他们每个人过的都战战兢兢。

    至于现在,连她都不能肯定翌寒是否还能记得她们曾经那些童年趣事……

    ……

    这些天,宁夏一直都在忙着写喜帖的事情,其实网上爆红的那段视频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不过好笑的是,有几家电视台还有报纸想找她来问清楚那天的事情,可都被她一一婉言拒绝了。

    她现在每天都忙死了,哪里还有空去闹腾这些东西?她又不想出名,什么美人医生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反倒是瞄瞄乐不知蜀了好一阵子。

    不过说来也真是奇怪,本来她想,这视频爆发出来之后,依着陆曼那个性子肯定是要来找她破坏大骂的,可没想到等了两天,她都没来,索性她也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

    她哪里知道,人家正在做着温婉的思想工作。

    叶翌寒自打上次和她讨论过喜帖的时候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传来了,她打电话过去又是关机,宁夏心中难免有些怅然若失,她魂不守舍的把剩下来的工作完成之后就准备放假回北京结婚了。

    这天晚上,宁夏在收拾行李,叶翌寒的电话就打来了,隔着电话,他低沉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醇厚好听:“睡了嘛?”

    宁夏收拾行李时,喜欢把衣服都放在床上,整个房间都很乱,所以当她好不容易从一堆衣服里翻出手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是谁来的来点就接了。

    蓦然听见他含笑的声线在耳中响起,她怔了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电话那头的叶翌寒像是明白宁夏的心思,不由低低一笑,他笑声性感磁性,听上去十分勾人:“傻媳妇,是不是高兴的都睡不着了?”

    即便没有见到他,宁夏还是能想象的出来电话那头,他扬唇浅笑的促狭模样。

    她有些懊恼的抿起红唇,坐在床上,闷声道:“我有什么可高兴的啊,咱们这都要结婚了,你还不见影子,明天我就一个人回北京了,你不在身后,面对爷爷奶奶,还有你爸他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隔着电话,俩人的语气还是能清晰的传到对方耳朵中去,叶翌寒自然听出小媳妇声线中的抱怨。

    此刻的他正站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办公桌上还摆着地图和一些重要文件,显然是忙里偷闲才打的这个电话。

    可即便这样,还是委屈了他如花似笑的小媳妇。

    他沉声一叹,轻声安慰起来:“媳妇乖,等过几天忙完这边的事情,我就回去,你要是不想太早回北京,就先在南京这呆上两天,等我过两天从山东回家就去找你。”

    其实宁夏刚刚说出那样的话之后,她在心中就开始后悔了,这个男人她还不了解,如果真的有办法,他肯定不会忍受相思之苦,这么久不打电话给她的。

    想到这,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可没想到他后面一句会说这话,她有些错愕问道:“你现在在外地?”

    叶翌寒轻轻“嗯”了一声,他伸手按了按苦恼眉心,身心疲惫,但还是温声向宁夏解释:“你放心好了,我没事,不过是在这边有个任务。这个婚礼,我盼望了好久,自然得让她顺顺利利的完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提前回北京的。”

    他再三的保证让宁夏心中微微泛起酸涩,她小声认起错来:“是我不好,明知道你工作的特殊性,还在这和你使小性子,你放心好了,我明天和爸就去北京,奶奶老早就让我早点回去了,我回去之后,也能帮着他们二老点忙!说到底这也是我们俩个的婚礼,全让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操忙,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爷爷奶奶今年都是八十好几的人了,这个时候正是享清福的时候,家里子孙满堂,可却还为了他们的婚礼忙碌,有时候看着爷爷奶奶满头的白发,她心里都有些酸涩。

    叶翌寒唇角上难掩明亮弧度,他笑了笑,沉声道:“你有这个心就好了。爷爷奶奶肯定会高兴的。”

    宁夏知道他在外地忙,而且都这个点了,实在不想打扰他休息,又说了两句,她就找了个借口说晚安休息了。

    ……

    这边叶翌寒刚挂了电话,身后就响起一道鹦鹉学舌的声音:“媳妇,晚安。”

    只见戴清挑着如墨眉梢,一马当先的走进了进来。

    他盎然笑着:“啧啧,这股子甜蜜劲,可是让我们几个酸死了txt下载。”

    跟在戴清身后还有好几人,他们几个都是来和叶翌寒讨论作战部署的。

    戴清的话音刚落,那几个都忍不住扬唇笑了起来,其中胆大的一人戏谑这笑道:“队长的心早就飞到小嫂子那去了,哪里还有心思在这和我们讨论什么作战部署啊。”

    他话一出,旁边几个都一起起哄笑道:“队长,您这状态不对啊!还不如提前回去结婚呢!这样我们也能安心,不然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我们扣着队长,让您不能回去和小嫂子举办婚宴。”

    这几个小兔崽子一人一句直说是叶翌寒头疼,他板着俊颜,再也没有先前和宁夏打电话时的和颜悦色。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赶紧来讨论正事。”

    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早点回去陪媳妇,看看婚礼现场到底是怎样的。

    可他现在不能,他有自己的指责,既然回来了,穿上这身军装,他就必须做个合格的军人。

    经历了这些天的惊险合作,戴清对于宁夏那些不顺眼早点抛到脑后了,他不是一个记仇的小人,自然不会一直纠着那件事不放。

    当下就笑着帮起叶翌寒,朝着那群人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就知道唯恐天下不乱,你们队长和他媳妇的感情可是一直都浓情蜜意,这马山就要结婚了,谁不想早点回去,可不还是被这些破事给耽误的嘛!”

    叶翌寒一向就是军区首长心中的婚姻困难户,都三十四的年纪了,别说娶媳妇了,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那几年不旦叶家二老急,就连军区首长都急的团团转,现在好不容易瞧见他要大摆宴席结婚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只想让他赶紧完全个人终身大事,再回来处理工作上的事。

    几人嘿嘿一笑,望着叶翌寒的目光中充满了敬佩。

    这是和他们出生入死的队长,是无数次救他们如水深火热中的队长,他现在终于要大摆宴席结婚了,部队里无人不雀跃欢呼。

    瞧着这群多年的战友,叶翌寒既无奈又好笑,他微启薄唇,沉声笑道:“都好好干,把这几天忙完,能和我回北京喝喜酒的就一起去,不能去的就等着我给你们带喜糖。”

    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队长,相比较喜糖,我们更想吃喜蛋,啥时候,你给我们发喜蛋啊!”

    这话一出,大家伙都统统叫好,那高兴的模样就像结婚的是他们自己。

    戴清闻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揶揄的眸光扫向一旁的叶翌寒,促狭问道:“翌寒,还别说啊!我也挺想等着你给我发喜蛋的,这都结婚好几个月了,怎么一点消息还没有,不会是你不行吧?”

    最后一句话,他故意拉长了语音,让人听上去隐隐有一丝隐秘在其中。

    旁边几人听见之后哄然大笑,可在叶翌寒陡然黑沉的面色下,他们怎么也不敢笑出声来,唯有捂着嘴巴在那憋笑。

    也真亏政委能说的出来,竟然怀疑他们队长那方面不行?

    叶翌寒面容黑沉似墨,眸光寒霜瞪着戴清,眼底渐渐燃烧起怒火:“戴清,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戴清耸耸肩,狭长凤眸微扬,眼底闪烁着幽幽流光,满脸的不置可否,丝毫也没有将他的怒意放在眼中:“我这不是关心你嘛!要是那不行就赶紧去治,别不好意思,你这一直到了三十多岁都没尝过肉的味道,也难免那方面会不行。”

    他越说越不像话,站在旁边的几人都忍笑忍的肚子疼,纷纷抬眸不敢去看叶翌寒的脸色。

    不用想,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队长的神色肯定冷沉的吓人,也就只有政委有这个本事敢开队长这个玩笑,打死他们也不敢这样说。

    “滚蛋!”在戴清胡言乱语下,叶翌寒不耐烦的皱起浓黑剑眉,他深刻俊颜上挂着冷肃寒霜,冷睥了他一眼,满脸的愤怒:“你要是行,哪天生出个十个八个的给我瞧瞧?生不出来就别在我面前废话,我再不行,也比你这个上了四十岁,走下坡路的男人强。”

    部队里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平时飞进来一只母苍蝇都觉得稀奇,更别说什么女人了。

    大家伙平时在一起都呆习惯了,男人嘛,偶尔聊天玩笑的时候会露出点黄色段子。

    可听着政委和队长这番话,可真他妈刺激!

    戴清听在耳中,脸色瞬间变得墨黑墨黑,咬牙切齿瞪着叶翌寒,就差没扑上去和他拼命了:“你说谁走下坡路啊?”

    叶翌寒不动神色挑了跳眉梢,阴沉的目光扫了一眼他身下,不屑扬了扬薄唇:“说谁自己心里清楚。”

    戴清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尤其在众人若有若无的目光下,他贾老二一紧,那种憋屈的感觉真让人怒。

    这个男人一向就不是肯吃亏的主,他要再和他闹下去,指不定他还要吃再大的亏,想到这,戴清就差没一口血喷了,早知道就不和这个嘴贱的男人扯了,他最是毒舌了。

    ……

    宁夏头一天晚上就把行礼收拾好,去北京至少有十天,她觉得好多东西都要带,足足塞满了一个箱子,而莫父和妮妮的衣服加起来才收拾了一个箱子。

    第二天宁夏拉着箱子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东西真的带多了,微微有些脸红,朝莫父唤了一声爸,就进厨房拿碗盛粥吃了。

    因为是十点钟的飞机,所以一家人也不急,莫父事先就去妮妮幼儿园请了假,这会正坐在餐厅里吃早餐。

    宁夏盛了一碗白米粥出来,微微咬唇道:“东西好像带的有点多,我是不是得再收拾下?”

    她不常出远门,每次收拾行礼,带什么东西都是由妮妮在旁边提醒她,昨个晚上她倒是忘记这茬了。

    莫父语重心长看了宁夏一眼,在看了一眼旁边的箱子,忍不住感叹道:“闺女,你都二十七了,怎么还像是十七岁的小姑娘似的?亲戚朋友都通知了,你到时候可得好好表现,别丢了我们家的面子。”

    虽说闺女早就和翌寒领过结婚证了,可到底没个正式的婚礼,许多亲戚问起来,他也能含糊的说上两句。

    现在不一样了,他女儿女婿要在北京五星级酒店大摆宴席了,他喜帖寄了无数份出去,这两天电话更是打爆了。

    宁夏朝着莫父吐了吐舌头,心中有些闷,她辩解了起来:“爸,您又偏心了,以前在您心里我是第一位,不管我做的好不好,您总是宠着我,可现在在您的心里啊,只有妮妮和叶翌寒了,我是最不靠谱的那个。”

    打从结婚没多久开始,她就清楚这个道理了,妮妮打从回国之后都是由爸带着,叶翌寒又是女婿,自然是他心尖子上的人。而她这个女儿早就“失宠”良久了。

    “你呀!”莫父无奈的摇摇头,满脸慈爱笑意:“你要是哪天不和我说这样的话了,你就真的懂事长大了。”

    妮妮皱着稚嫩眉梢,从椅子上爬下来,蹭蹭蹭向宁夏走去,一下子扑在她怀中,她吐着清晰语调,一字一句缓缓道:“妈咪别生气,等妮妮长大了会好好保护你的。”

    宁夏顿时忍不住扑哧一笑,她眉梢眼角上染上丝丝柔软,将妮妮抱进怀中,在她精致粉嫩面颊上吧唧亲了一下:“还是我们家妮妮最能体贴妈咪了,妈咪等着妮妮一点点长大,只不过到时候我就成老人了,妮妮可要更费心了。”

    她无数次的在感谢上苍让她遇上这么个贴心的小棉袄,如果这些年没有妮妮的陪伴,她想,在异国他乡的那些日子,她真的熬不下去。

    每次听着妮妮说要孝顺她的话,她就忍不住想要笑,可心中却是明白,这个姑娘是真的会心疼她,并且以后会像她爱护她似的爱护自己。

    望着母女俩抱在一起温馨的画面,莫父微红了眼眶,人生中有这么个宝贝闺女,还有个可爱外孙女儿,他也渐渐圆满,等着翌寒和宁夏把婚礼给办完,他也算是了却人生中一件大事了。

    “不会的!”妮妮将小脸蹭过来,亲昵靠在宁夏怀中,轻嗅她身上淡淡清香,她开心的翘起粉唇:“在妮妮心中,妈咪是最漂亮的,即便过去很多年,也没人比妈咪还要漂亮。”

    “瞧你这小嘴巴甜的。”宁夏扬唇娇俏一笑,她抱着妮妮,朝着莫父盎然笑道:“爸,您瞧,在妮妮眼中,还是我这个妈咪最重要,您下次要是再不待见我,我也不怕了,我有妮妮。”

    瞧着闺女像个小孩子似的,莫父无奈摇摇头笑笑,都是大姑娘,马上就要结婚了,可还是孩子心性,幸好认识的翌寒,不然她嫁过去之后,他还担心。

    在这个阳光和煦的早晨,宁夏抱着模样精致的妮妮,嬉笑玩闹的场面成了莫父眼中最绚丽的画卷。

    人老了之后,最大的愿望不过是看着儿孙满堂的其乐融融场面,而他现在无异于是满足的,女婿本事,女儿漂亮,就连这个外孙女都十分懂事乖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